057 恶奴挑衅

作者:蔓妙游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重生之侯府嫡女最新章节!

    “姨娘,求求你了,饶了奴婢这次吧……奴婢以后再也不敢擅做主张了……”红贝哭的梨花带雨,马姨娘眼神冷漠,不为所动,早知如今,何必当初。

    “姨娘,行装都收拾妥当了。”红菱提着一些物品走出屋子,笑容满面,其他嬷嬷、丫鬟手中也拿着不少东西,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这些行装应该早就收拾好了,否则,绝不可能在半柱香时间内打理的如此妥当,慕容雨轻轻笑笑,并未拆穿。

    六筐上等樱桃抬至院中,慕容雨指挥着丫鬟们精心挑选了两篮,先行送到马车上:“姨娘,外面只有一辆马车,怕是坐不开这么多人,不如让嬷嬷们在此逗留一晚,明早再派车来接……”

    “一切都听大小姐的。”马车再大,也装不下这么多人和行李,慕容雨并没有将丫鬟们调离,只让嬷嬷们留下,可见是真的要帮她,不是害她,马姨娘心中欣喜、感激,慕容雨的提议,她自然是一口答应。

    回头,马姨娘催促:“牙婆还没来吗?”红贝已叛变,断不能再让她回到侯府,在这里发卖了,既可除掉她这个白眼狼,也可重重打击她幕后的主谋,一举两得。

    “城外庄子离城内较远,奴才特意叮嘱,去请城中关系最广的牙婆,估计,要半个时辰才能来到。”庄主谄媚的回答着,沉下的眼底,目光闪烁,牙婆来的越晚,越有利于自己计划的实施……

    慕容雨眸光微沉,庄子上卖个丫鬟而已,根本没必要请关系最广的牙婆,庄主明着是给马姨娘长面子,实则,是在故意拖延时间……  “姨娘,求求您不要卖掉奴婢,奴婢再也不敢自作主张了……”红贝伤心至极,手捂着帕子,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猛然起身扑向马姨娘脚下:

    要卖掉自己,马姨娘和慕容雨都还不够资格,自己可是功臣,要住在侯府享受最好的待遇,哪能被牙婆卖去偏远之地受苦……

    马姨娘大惊失色,惊呼一声,踉跄着脚步快速后退,手臂无意间撞到红烛所端的药碗:“啪!”的一声,药碗掉落在地,摔的粉碎,残药流淌一地……

    惊慌失措间,脚下一滑,马姨娘直直向地上倒去:“姨娘,小心!”慕容雨眼明手快,伸手扶住了马姨娘,美眸厉光闪现:红贝故意惊吓马姨娘,就是想让她摔倒出事,如此一来,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马姨娘身上,无人再关心她被发卖一事……

    “红贝,谁给你的胆子惊吓姨娘,姨娘可是有身子的人,若是出了事,你担待的起吗?”慕容雨将马姨娘交给红烛,美眸中冷光萦绕,红贝到了嘴边的辩驳之语生生卡在喉间,再也吐不出半个字。

    “大小姐冤枉啊,奴婢只是想求姨娘开恩,绝没有惊吓姨娘的意思……”自己死不承认,看她们能拿自己怎么样。

    马姨娘定下心神,轻抚着自己刚刚凸显的腹部,暗暗松了口气,幸好没出事,回眸望向红贝,怒火燃烧:“来人,将红贝打三十大板,关进柴房饿三天,再卖给牙婆!”

    “姨娘,奴婢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求姨娘开恩哪……”

    刑具摆好,粗使嬷嬷们涌了过来,拖着红贝快速向刑具走去,红贝这才意识到害怕,却为时已晚……

    板子打在人身上的‘噗噗’声,以及红贝凄惨的哀嚎萦绕耳边,慕容雨,马姨娘不为所动,庄主等人却是变了脸色,战战兢兢的低垂着头,一言不发,不知在想些什么。

    慕容雨清冷的目光在庄主等人身上一一扫过,杀鸡儆猴,红贝的事,只是给他们个教训,若再有人吃里爬外,下场可是会比红贝凄惨万倍……

    “大小姐,姨娘,行理已放置妥当。”红菱前来禀报,清脆的声音难掩喜悦。

    红贝面色惨白的没有一丝血色,被打的都没有力气惨叫了,木板打在身上时,只能有一句没一句的惨哼,重伤后,饿三天再发卖,有她受得。

    慕容雨笑容清澈:“姨娘,我们回府吧。”庄主想拖延时间,自己岂能让他诡计得逞。

    马姨娘抬头望向天空,日已西斜,的确是该回府了:“好!”

    “若祖母和爹爹知道姨娘有孕,一定十分开心……”慕容雨扶着琴儿的手走在右侧,笑意盈盈。

    “真的吗?”马姨娘扶着红菱与红烛的手走在左侧,心中喜悦,又有些忐忑不安。

    “当然,祖母和爹爹一直希望侯府有后,我也觉得,姨娘这胎是名小弟弟……”

    慕容雨和马姨娘有说有笑的向外走去,丫鬟们喜笑言开的跟在身后,庄主却如热锅上的蚂蚁,急的团团转:张姨娘交待的事情,自己还未顺利完成,若让马姨娘安然无恙的离开,张姨娘决不会轻饶自己,可自己要以什么理由留下她……

    眼看着慕容雨、马姨娘就要走到小院门口了,庄主把心一横,急急忙忙冲过去,挡住了慕容雨,马姨娘的去路。

    人影突然窜出,马姨娘微微一愣,瞬间又恢复正常:“庄主有事?”

    慕容雨则面色平静,雪眸微眯,嘴角轻扬起一抹冷笑,这庄主对张姨娘真是忠心,居然连自己都敢拦:“庄主何意?”

    “庄子上条件差,姨娘又有了身孕,体质比一般人弱许多,奴才怕姨娘坐马车,一路颠簸,会动了胎气……”庄主胡乱想了个理由,说完后,后背已被汗水湿透:撒个天衣无缝的谎,也不是简单的事情。

    慕容雨淡淡一笑:“庄主有心了,我会吩咐车夫小心驾车,保证姨娘安全回府……”庄主一再拖延时间,肯定没安好心。

    “马车再小心,也比不上人抬的软轿舒服,大小姐,马姨娘在此稍候,奴才让人去城内抬软轿……”唯恐慕容雨、马姨娘拒绝,庄主对着外门高喊:“阿有,阿才……”

    “黄大友!”马姨娘疾言厉色,打断了庄主的吩咐:“看来红贝的事情还没能让你认清自己的身份,记清楚了,你只是一名奴才,没有权力越过主子做任何主张!”

    天色已晚,从这里去城内,再回来,少说也得一个多时辰,到时,天都黑了,自己今日休想回侯府,之前,黄大友以为自己失宠,在庄子上没少在暗中给自己为难,如今又一再阻挠自己回府,绝对没安好心:“来人,将黄大友拉下去,重打一百大板!”

    本书由情人阁(qrge)首发,请勿转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