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 姨娘被害,追查真凶

作者:蔓妙游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重生之侯府嫡女最新章节!

    ~日期:~11月01日~

    “马姨娘,你怎么了?”慕容琳率先发现马姨娘的异状,暗藏起冷笑与得意,故做惊讶的高呼。

    “肚子……好痛……”马姨娘柳眉皱成一团,痛苦的弯下腰向一边倒去,慕容修眼明手快,伸手扶住她,横抱着快速步向马车,焦急呼唤道:“府医……府医……”好不容易才有的孩子,绝不能出事。

    “小心,小心……”马姨娘痛苦的哀嚎震荡耳朵,老夫人指挥丫鬟们打开帘子,小心翼翼的安置马姨娘,眼底布满焦急与担忧:“怎么会这样……府医……”

    “来了,来了……”府医提着药箱匆匆忙忙跑到马车前,拿出脉枕为马姨娘把脉,面容凝重。

    张姨娘与慕容琳相互对望一眼,兴灾乐祸之情溢于言表,众人的心思都在马姨娘身上,无人注意她们两人。

    抬眸望到马车旁的慕容雨,慕容琳眼睛眨了眨,轻声安慰老夫人:“祖母别担心,马姨娘一定没事的。”

    老夫人着急马姨娘腹中孩子,心烦意乱,没心情同慕容琳闲谈,轻轻拍了拍她的手,应付道:“借你吉言,希望孙儿能够平安。”

    慕容琳挑衅的望了慕容雨一眼,轻摇着老夫人的胳膊:“祖母,姐姐接马姨娘回府,也是一片好心,并不知道身体弱的孕妇不能颠簸,小弟弟出事,她也很难过,祖母就不要怪她了……”

    经慕容琳这一提醒,老夫人猛然意识到,马车行驶时颠簸,马姨娘腹痛,怕是动了胎气,心中不由得埋怨起慕容雨来:雨儿也真是的,不分青红皂白就用马车将马姨娘接回侯府,都没考虑马姨娘的身体能不能受得了,万一胎儿出了事,自己绝不会轻饶她。

    慕容琳望向慕容雨,得意,挑衅:好心是没错,可若是好心办了坏事,害死了侯府金孙,事情就是她的错,祖母一定会重罚她。

    慕容雨微微笑着,清新自然,可是眼瞳却幽深到了极致,隐约中带着魔性,慑人心魄的气势让慕容琳的呼吸为之一窒,脑中顿时一片空白,呆呆的愣在那里,半天才反应过来。

    慕容琳轻拍着胸口,惊魂未定:慕容雨怎么会有这么强势的气质,只一个眼神就可将人镇住。

    慕容琳遮遮掩掩的悄悄抬头望去,却见慕容雨的目光望向马车,眸底满是担忧,刚才的一切,仿佛不曾发生过:难道刚才只是我的错觉,可那种能够慑人心魂魄的感觉很真实……

    一只温柔的小手轻轻握住了她的手,慕容琳抬头望去,张姨娘正对着微笑:事情已成功大半,接下来,她们要更近一步,置慕容雨于死地……

    一阵清风吹过,淡淡香气萦绕鼻端,慕容琳深吸一口,陶醉道:“这是什么味道,真好闻!”

    府医轻嗅几下,瞬间变了脸色:“香气是从哪里飘来的?这是麝香,闻多了,会令孕妇小产……”

    “什么,有人故意要害我的孙子!”老夫人怒气冲天,愤怒的目光打量着在场的每一个人,丫鬟们全都低下了头,连大气也不敢出。

    慕容琳大着胆子,顺着香气飘来的方向向前走,纤细的身体轻轻越过战战兢兢的众丫鬟,在慕容雨身边停了下来,仔细嗅食片刻,高呼道:“啊,香气是从姐姐身上飘出来的!”眼底,闪烁着奸计得逞的诡异光芒:

    慕容雨只怕做梦也想不到,在将军府前,拿篮子的小丫鬟是故意跌倒,将麝香抹在了她衣服上……

    瞬间,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慕容雨身上,老夫人强压怒气,厉声质问:“雨儿,这是怎么回事?”是无心之过,还是故意为之。

    张姨娘眸光闪了闪:“老夫人别动怒,大小姐还是孩子,不知道麝香会害胎儿,涂抹麝香肯定是无心之举,她是嫡出大小姐,马姨娘的孩子只是庶子,即便出世,对她也没有任何威胁,大小姐没有害胎儿的理由啊……”

    此番话,明着,是为慕容雨解释求情,实则,在暗示老夫人,慕容雨是担心嫡出大小姐的身份受到威胁,才会对马姨娘的孩子痛下杀手。

    慕容雨微微笑着:“姨娘所言极是,侯府爵位一向传男不传女,若侯府没有男儿,爹爹百年之后,爵位就会被收回,即便到时我嫁了人,没有强势的娘家做后盾,少不得要受人欺负,所以,我是期待马姨娘腹中胎儿降生的,相信琳妹妹也是一样,有了强势的娘家,在夫家才能挺直腰……”

    老夫人的目光从慕容雨转到慕容琳身上:雨儿的母亲已经过世,继承爵位的弟弟,一定与她同父异母,她需要强势的娘家人,没有害马姨娘的理由,反倒是张姨娘,能容忍马姨娘比她先诞下庶长子吗?

    可恶,又被慕容雨摆了一道!张姨娘胸中怒火燃烧,强忍着没有发作。

    自己母亲被嘲讽,慕容琳怒气难平:“姐姐,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居然在身上抹麝香……”麝香之事,一定要推到慕容雨身上,就算她是无心之举,麝香的味道可是从她身上飘出来的,马姨娘的孩子出了事,她一样难辞其咎……

    慕容雨似笑非笑:“琳妹妹又不是大夫,怎知我身上的是麝香?”

    “府医刚才说这香味是麝香啊!”慕容琳笑眯眯的反驳,眸底寒光乍现:慕容雨,你就狡辩吧,等确认了你身上的香气,哭都来不及……

    慕容雨笑意盈盈:“抹?琳妹妹,一般人都是熏香,为何你却说我抹香?更何况,这里地势空旷,气味复杂,府医站在马车边闻到了麝香味,妹妹距离府医可是有段距离,怎知你闻到的香气与府医是同一种?”

    糟糕,说露了,慕容琳额头冷汗直冒,急思说词:“我……我只是一时口误,姐姐不要转移话题,你为何要在身上熏麝香,害小弟弟?”

    张姨娘淡淡笑着,慕容雨已经被逼到穷途末路了,自己再加把柴,定能让她坠入无边地狱:“府医,马姨娘腹中胎儿如何了?”

    “痛……好痛啊……”马姨娘痛苦的哀嚎自马车内传来,府医摇了摇头,重重叹了口气:“马姨娘吸入麝香太多,在下医术低浅,胎儿只怕是保不住了……”

    什么?自己的孙子,还未出世,就被麝香害死了。老夫人全身的力气瞬间消失,踉跄着后退,幸好柴嬷嬷及时扶住了她:“老夫人,小心。”

    慕容修也是满面懊恼与叹息: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难道自己没有儿子的缘分,先是岸儿被杀,再是未出世的儿子受害,即便雨儿是无心的,也成了杀死自己儿子的凶手……

    “祖母,别伤心,小弟弟一定会有的……”慕容琳劝慰着,以丝帕轻抹着眼睛,遮挡眼底的得意:马姨娘腹中胎儿,本就不该出生,继承侯府爵位的,一定要是自己的亲弟弟!

    慕容雨美丽的小脸上带着淡淡的笑,眸底寒光萦绕,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老夫人满心欢喜准备迎接马姨娘腹中胎儿,如今却被告知胎儿即将不保,从高高的云端跌进地狱,心绪不宁,对身带麝香,害胎儿流掉的自己,她一定会重重惩罚。

    这就是张姨娘的计策,一箭双雕,除去马姨娘腹中胎儿那个大威胁的同时,也解决了自己这个绊脚石。

    “何人在此挡路?”侍卫质问声响起,众人转身望去,挂有皇室标识的豪华马车近在咫尺。

    道路虽宽,可忠勇侯府的马车一前一后平行排放,将大道挡去大半,豪华马车形体庞大,剩下的道路不够通过。

    “侯爷!”侍卫望到慕容修,立于原地行礼。

    慕容修强压痛苦,扯出一丝苦涩笑容:“马车上坐的是何人?”

    “楚宣王世子刚刚访友回来,还请侯爷行个方便!”

    慕容修笑容未变:“那是自然,车夫,将马车移开!”皇室之人,百官都得罪不起,更何况,慕容雨无心害死未出世的孩子乃是家丑,慕容修不想传的人尽皆知,能低调的,尽量低调。

    忠勇侯府的马车一前一后,靠在马路边,老夫人,慕容修,以及侯府的下人也立于路边,道路宽敞,皇室马车缓缓驶来……

    淡淡药香飘入鼻中,慕容雨猛然抬头望去,马车里坐的是欧阳少弦,难道下午时分,自己出城时,出城的那个皇室人也是他?欧阳少弦做事低调,如此大张旗鼓的出城,必定是有特殊事情要办……

    药香也来自马车,里面除了欧阳少弦,应该还有他懂医的朋友,张姨娘与府医勾结起来陷害自己,若想证明自己的清白,必须找个懂医术之人来为马姨娘诊断,可欧阳少弦孤高清傲,不喜与世人来往,若自己请求他的朋友帮忙,他会不会答应呢……

    眼看着马车就要来到众人面前,慕容雨下定了决心,猛然抬起眼睑,快步冲到马车前,清冷的目光一眨不眨的望向急驶而来的马车:成败在此一举……

    “雨儿!”老夫人,慕容修同时惊呼出声:若被马踢到,不死也会重伤,甚至破相,自己已经失去一个孙子(儿子)了,不想再失去一个孙女(女儿)……

    车夫震惊的瞪大了眼睛,快速勒马,快马抬起前蹄长嘶一声,停了下来,马头距离慕容雨不足五厘米。

    好险,老夫人与慕容修暗暗松了口气,张姨娘和慕容琳则暗自腹诽:那快马怎的不快行几厘米,踩死慕容雨,一了百了。

    车夫长剑出鞘,直指慕容雨,厉声质问道:“何人如此大胆,竟敢阻拦楚宣王世子马车?”

    “臣女慕容雨,有事相求!”心中有些忐忑,欧阳少弦会帮自己吗?

    马车里静悄悄的,未发出一丝声音,车外也静静的,几十双眼睛齐齐望向慕容雨,眸底震惊闪烁:她胆子也太大了,居然敢求楚宣王世子……

    慕容琳不屑的轻哼一声:慕容雨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为了攀附权贵,居然不惜以身犯险阻拦马车,以为这样就可以让世子注意她了么,痴人做梦……

    “咳咳,小女不懂事,世子莫怪!”慕容修上前去拉慕容雨的胳膊:“雨儿,世子面前,不得无礼……”自己在朝中为官多年,若是其他世子倒是好说,可这位楚宣王世子,高深莫测的让人根本看不透,自己与他也只见过一两次面,谈不上什么交情……

    “爹,姨娘和弟弟危在旦夕,我们不能再顾及太多,否则,他们会没命的……”更重要的是,绝不能让张姨娘的奸计得逞。

    慕容修望了马车一眼,压低了声音:“雨儿,若现固执下去,世子发怒,不止马姨娘和她腹中胎儿,连你的性命也保不住了……”

    “爹,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马姨娘和弟弟出事不理啊……”

    “何事?”慕容修与慕容雨争执间,车帘打开,英俊不凡的欧阳少弦自马车上走了下来。

    欧阳少弦英俊出众的脸庞,高贵冷漠的气质让慕容琳深深迷醉,就那样痴痴的望着他,再也无法移开视线……

    慕容雨直视欧阳少弦:“世子,马车上是否有懂医之人?我家马姨娘突然重病,人世不醒,还望世子施以援手,臣女一家感激不尽……”

    欧阳少弦凝望慕容雨,一言不发,目光冷漠,冰冷的森寒气息萦绕周身,众人连大气也不敢出:世子莫不是生气了……

    慕容琳心中暗笑:世子身份高贵,岂是好说话的,慕容雨喜欢自作聪明,这一次可是聪明的过了头,作茧自缚了,世子一怒之下,肯定会狠狠惩罚她……

    “陈太医!”众人焦急的猜测欧阳少弦心思时,欧阳少弦蓦然开口,一名四十多年的中年人背着药箱自马车上走了下来:“世子!”

    “病人!”欧阳少弦语气淡漠,带着无须质疑的命令口吻。

    “是!”陈太医将目光转向慕容修,淡淡笑着:“侯爷,请问,生病的姨娘在哪里?”

    “在这边,陈太医请随我来。”柴嬷嬷引领太医向马姨娘所在的马车走去,慕容修,老夫人喜悦,焦急,关切的目光也转向马姨娘那里,谢天谢地,马姨娘和孩子终于有救了。

    陈太医是太医院的医正,医术高超,有他出手,马姨娘和孩子一定没事的……

    慕容雨对欧阳少弦福福身:“多谢世子!”

    张姨娘强颜欢笑,满眼恐慌:原定计划,厨娘在马姨娘的食物中下药,黄大友拖住慕容雨和马姨娘,老夫人赶到庄子时,马姨娘正好小产,慕容雨身上有琳儿抹上去的麝香,再让府医一口咬定胎儿堕于麝香之味,慕容雨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虽然后来黄大友没有拖住她们两人,但在这偏僻之地,无人懂医术,只要府医说马姨娘的胎儿落于麝香,他就是死于麝香,慕容雨同样难辞其咎。

    如今,荒郊野岭的,不但凭空冒出位世子,还随身带着医术高超的御医,若他看诊马姨娘,救回腹中胎儿,慕容雨也不会被惩罚,自己的计划,岂不是要前功尽弃了……

    张姨娘慢腾腾的走在前面,说些无关紧经的话,拖延时间,多拖延一分,马姨娘腹中胎儿的性命就会少一分希望:“大夫医术高超,定会救回马姨娘和孩子吧!”

    慕容雨淡淡笑着,美眸中冷意弥漫:“张姨娘,你就放一百个心吧,陈太医是鼎鼎有名的太医院医正,医术高超,只要出手,就没有治不好的病,整个清颂国无人能比,若不是因为世子的关系,人家才不会给咱们看病……”

    张姨娘不自然的笑了笑:“我只是有些担心,没有别的意思……”

    慕容雨的意思已经说的很明白,张姨娘有千万个不愿,也只能让路,心中将她诅咒了千万遍:先让慕容雨得意几天,总有一天,她会败在自己手中,到时,定要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陈太医走至马车前,突然转过了身,目光在慕容雨和慕容琳身上轻扫几眼:“绿衣的是嫡出小姐,绯衣的是庶出小姐。”

    “陈太医如何知道?”柴嬷嬷心中不解,论相貌、气质,二小姐虽不及大小姐,但许多官家庶女比嫡女漂亮,气质也比嫡女高贵,论衣装,两位小姐也是同样的绸缎所做……

    陈太医轻捋着胡须,神神秘秘的淡笑不语,转过身,踏上马姨娘所在的马车。

    慕容琳一心想做嫡女,最讨厌别人说她是庶出,陈太医的一番话,气得她怒火中烧:臭老头,自己很快就会成为嫡女,将慕容雨比下去,到时他就会知道,他的眼光差到家了……

    老夫人横了张姨娘一眼:雨儿端庄、高贵,识大体,顾大局,侯府嫡女风范在她身上彰显的淋漓尽致,琳儿被张姨娘教的刁蛮、任性,斤斤计较,明眼人一看就知她是庶女,真没教养……

    张姨娘沉下眼睑,暗暗盘算:马姨娘喝下堕胎药大半个时辰了,孩子应该保不住的,到时,慕容雨即便跌不进地狱,也会受到惩罚,老夫人对她的疼爱肯定消失全无,自己暗算她的机会就会增加许多,这一次暂且放她一马,下次定要让她万劫不复……

    陈太医已走进马车救治马姨娘,慕容修被慕容雨的道谢声拉回注意力,轻轻转过身,正欲以一家之主的身份再向欧阳少弦道一次谢,目光望到呆呆凝望欧阳少弦,满眼痴迷的慕容琳,眉头紧紧皱了皱,心中不悦:

    同是本侯的女儿,怎么差别这么大,雨儿知书达礼,为了救马姨娘和孩子,以身犯险,琳儿倒好,就会添乱,还如此没规矩的失态,未出嫁的少女,哪有这样紧盯着人家年轻男子看的。

    为了不让慕容琳继续丢人理眼,慕容修不自然的轻咳几声,正欲找个理由让慕容琳离开这里,侍卫的质问抢先响起:“你们两个,干什么的?”

    众人正无聊,听到询问,侧目望去,一老一小两名男子身背竹篓缓步前来,全身萦绕着淡淡的药味。

    侍卫手中长剑竖起,挡住了两人去路,年龄较大的男子面容平静:“在下药和堂坐诊大夫赵诚,这位是药童……”

    药和堂,京城最大的药铺,坐诊大夫医术高超,和皇宫御医有得一比。

    慕容雨淡淡扫了两人一眼:早知这两人随后就到,自己也用不着冒险请欧阳少弦帮忙了……

    侧目,正对上欧阳少弦深不见底的眼瞳,慕容雨没来由的一阵心虚:自己掩饰的很好,他应该没发现端倪吧……

    “你们来这里干什么?”侍卫不问清楚不放行。

    “药铺缺几味药材,我们是上山采药去了,若官爷不信,可去药和堂问问……”老者不卑不亢的回答着,并将竹篓解下,让侍卫检查,心中暗暗纳闷,这家人的确是富贵人家,可那人不是说只有病患没有大夫么,就在刚才,自己可是亲眼看到一名大夫进了马车,难道是自己来晚了,让别人抢了先机……

    侍卫们细细查看,确认两人所言属实,便予以放行,却没有放松对两人的警戒,手握长剑,目送两人前行,目光炯炯有神,若两人敢行不轨,侍卫们随时都可出手……

    欧阳少弦转身背对着慕容琳,她看不到他英俊的脸庞,只好懊恼的收回了目光,世子对自己并未注意,如何能让他的目光转到自己身上呢?

    慕容琳苦想计策,不经意间抬头,望到了慕容雨,眼睛一转,计上心来:“姐姐啊,赵大夫在为马姨娘诊治,你还是快将这件熏了麝香的衣服换了吧,这里有风,麝香飘进马车,对姨娘和小弟弟有害……”

    嫡庶身份上,慕容琳输给了慕容雨,便以为马姨娘和胎儿着想的理由,拿衣服上的麝香说事,让慕容雨难堪她扳回一局的同时,也让欧阳少弦的目光转移到她身上。

    “我身上没有麝香,为何要换?”若自己真进马车换衣服,就是坐实了熏麝香害马姨娘的罪名:“若妹妹还在怀疑,可让府医前来查看!”

    “姐姐,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衣服上的麝香是害人的气息,无意间熏上去的,只要马姨娘和胎儿平安,无人会怪你……”口中说着安慰的话,慕容琳呼喊府医:“府医,来查查姐姐的衣服。”慕容雨想自取其侮辱,自己当然要成她,麝香是丫鬟在自己的监视下抹上去的,绝对飞不了。

    回头,慕容琳面带愧疚:“姐姐,不是妹妹不信你,实在是,为了马姨娘腹中的小弟弟,我不得不谨慎。”若是当着世子的面,查出她身上有麝香,她的阴险,奸诈,更能衬出自己的善良,纯洁,世子一定会注意到自己的。

    “琳妹妹一心为弟弟着想,姐姐岂会怪罪于你。”慕容雨轻轻笑着,眸底冷光闪烁:明明是为自己私心,却说的这么大公无私,也罢,这一次,自己绝对会让她彻底死心。

    陈太医在为马姨娘诊治,府医无所事事,听到慕容琳的命令,快步走了过来,立于慕容雨半米处轻轻嗅食:“大小姐身上的香气的确是麝香味……”

    “噗!”府医话落,慕容琳还来不及得意的嘲讽慕容雨,走到两人身边的小药童已忍不住笑出了声,见众人的目光全都转向他,小药童不好意思的摆摆手:“对不起,这府医的话太好笑了,一时没忍住……”

    慕容琳冷着小脸:“府医的话很好笑吗?”

    “哈哈哈!”小药童好不容易收敛了笑意:“这位绿衣姐姐身上只是一般的梅花香气,哪是什么麝香,身为一名大夫,连麝香与梅花香气都会弄错,你说可不可笑……”

    府医涨红了脸,力争道:“我行医十多年,麝香绝不会闻错!”

    小药童不屑的撇撇嘴,暗嘲道:“您年龄大了,鼻子不够灵,闻错也是人知常情……”

    “你……”府医手指着小药童,气的说不出话来:他居然怀疑自己的嗅觉,气死了,真是气死了。

    赵大夫冷起脸训斥:“小童,不得对长辈无礼!”这孩子真是没大没小,站在这里的,都是贵族,得罪了他们,保准没有好日子过了。

    张姨娘皱起眉头,事情好像有些不对,可究竟哪里不对,她又说不上来。

    “雨儿身上的香气不是麝香?”老夫人蓦然开口:无论她身上有没有熏麝香,她请陈太医救下马姨娘和孩子,已是立了大功。

    小药童笑嘻嘻道:“当然不是,只是普通的梅花香,空气中的确飘散着极淡的麝香味,却不是大小姐熏的,应该是从二小姐身上散发的……”

    “这怎么可能?我身上并没有熏麝香,你不要冤枉我。”慕容琳神色慌乱:麝香明明抹到慕容雨身上了,怎么会飘到自己身上来,虽说那名丫鬟手上抹了大片的麝香,可自己没让她碰过自己一丝一毫,麝香绝不可能留在自己身上……

    慕容雨淡淡笑着:慕容琳的确没熏麝香,可在那名丫鬟将麝香抹到自己身上时,自己暗中扯了慕容琳的衣角,虽然只有一小点麝香沾到她衣服上,却足以让她和张姨娘坐实包藏祸心的罪名!

    小药童耸耸肩,无所谓道:“我和你无冤无仇,干嘛要冤枉你,若你不相信,等刚才那位大夫诊完病,让他看看,就知道你身上有没有麝香了!”

    “麝香是姐姐身上散发的,是她想害马姨娘,不是我啊……”慕容琳着急洗清自己,大声惊呼,却不知事情被她越描越黑:“是慕容雨,一定是她买通了这两名大夫来陷害我……”慕容琳慌不择言。

    “二小姐误会了,小药童可能闻错了,并没有指责二小姐的意思!”张姨娘握着慕容琳的手腕,心急如焚,琳儿一着急就转不过弯来,一切都是慕容雨设计的,她故意激怒琳儿,将事实尽情吐出……

    “琳儿,闭嘴!”老夫人狠狠瞪了慕容琳一眼,真是没有教养,当着外人的面,大呼小叫,成何体统,尤其是,楚宣王世子还在这里,她出丑,丢的可是整个忠勇侯府的脸。

    “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休息了,草民和药童还有事,先走一步。”药童得罪了人家,再不走,肯定没好事。

    “慢着!”慕容琳甩开张姨娘,快跑几步,挡住了赵大夫与小药童的去路:“诡计被我揭穿了就想走啊,痴心妄想,将你与慕容雨勾结陷害我的勾当一一招来,我会考虑放你一马……”若自己背上害胎儿的罪名,世子一定会讨厌自己的。

    “慕容琳,你闭嘴。”慕容修怒吼:“小药童只说闻到了麝香,哪有说你陷害姨娘。”家丑不可外扬,即便慕容琳真的设计害马姨娘,也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琳妹妹,赵大夫和小药童只是碰巧路过此地,没说过你半句不是,于情于理,你也不应如此质问人家……”慕容琳从小娇生惯养,脑子一根筋,若是受到刺激,就会不管不顾的乱咬人。

    慕容琳果然受不得刺激,小脸气的通红,怒声道:“慕容雨,你少装好人,一直以来,你都看我不顺眼,处处和我作对,这次肯定是怕我问出你们的奸计,你会无地自容,才会一再帮着他们两人……”

    “住口!”慕容修怒气冲冲,忍无可忍,狠狠打了慕容琳一巴掌,美丽的小脸被打偏过去,半边脸上浮现鲜红的五指山,快速肿了起来:张姨娘就是这么教她的,当着外人的面,不分轻重,将子虚乌有的家丑嚷嚷的人尽皆知,她不要脸,自己和侯府还要呢。

    “琳儿!”张姨娘三两步跑到慕容琳身边,心疼的将她拥进怀中:“别伤心,侯爷不是有意打你的……”琳儿真是沉不住气,这种话岂能当着别人的面乱说。

    张姨娘想对慕容琳讲解,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又不能说这些,只好将慕容琳紧拥在怀中,看牢她,以免她再生事端。慕容琳转过头,美丽的眸底泪水闪动:“爹,你又打我……”为什么不去打慕容雨,是她串通了别人来陷害自己。

    “还没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吗,赵大夫与小药童只是路过这里,你出言不逊,还训斥人家,人家与你素不相识,哪里得罪你了?”

    “二小姐,刚才你的确莽撞了些,侯爷都是为了你好,别伤心……”唯恐慕容琳再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来,张姨娘将她紧抱在怀中,轻声安慰着:“赵大夫,二小姐年龄小,不懂事,请您多多包涵……”

    赵大夫是药和堂坐诊大夫,为不少大户人家看过病,别人对他都很尊重,像今天这种事情,他还真是第一次遇到,不过,他是见过世面的人,知道什么事情该计较,什么事情该放宽心,不以为然的轻轻笑笑:

    “二小姐性格率真,我自然不会与她多做计较。”性格率真,说白了就是愚蠢,尤其是这位二小姐,率真的简直蠢到家了,真不知道忠勇侯府怎会教出如此蠢笨无知的小姐。

    赵大夫和小药童渐行渐远,直至消失不见,侍卫们收回目光,密切注意着四周的动静,楚宣王世子在此,他们不敢松懈。

    慕容琳妄想陷害慕容雨,让欧阳少弦注意到她,没想到弄巧成拙,慕容雨摘清了罪名,她自己反倒被抹黑了,欧阳少弦由始至终都没看她一眼,慕容琳伤心不已:在世子心里,自己是个蛇蝎心肠的坏女子,他肯定讨厌自己了,怎样才能让他对自己改观呢……

    出了这种事,老夫人与慕容修都不知要如何开口,整条道路顿时静了下来,众人各想各的事情。

    马姨娘的哀嚎越来越小,直到完全消失不见,陈太医下了马车,累的满头大汗:“陈太医。”一名侍卫快步跑过去,接过陈太医手中的银针包,递上一条面巾。

    “陈太医,马姨娘病情如何?”老夫人站起身,快步走向陈太医,她急于知道诊治结果,以及她的孙子能否保得住,一刻也等不了了。

    陈太医轻擦着额头的汗水,淡笑着轻声回答:“老夫人请放心,姨娘和孩子都没事……”

    “真的,孩子保住了,多谢陈太医。”谢天谢地,谢谢祖宗保佑。老夫人笑逐颜开!

    张姨娘胸中怒气翻腾:什么,孩子居然保住了,黄大友这个没用的东西,真是愚蠢至极,一点儿小事都办不好……

    守在马车旁的琴儿望了慕容雨一眼,喜悦,崇拜:大人,孩子平安无事,早在意料之中。

    厨娘下在红枣小米粥中的药,已被大小姐命人暗中稀释,药效除去**分,只剩下一两分的药性,会让马姨娘的肚子痛上一会儿,即便没有陈太医,也会有刚才那两名‘无意中’碰到的,医术高超的大夫,小少爷绝对不会出事……

    大小姐只让人稀释药性,没有让人换掉毒药,就是为了今天这出戏,若马姨娘的肚子不痛,戏就没办法演下去,不能重重打击张姨娘与二小姐,回到府中,张姨娘还是会给马姨娘使绊子。

    若有了今日之事,就算不能彻底打倒张姨娘,老夫人也会对她产生怀疑与隔阂,处处严加防范,她再想伤害马姨娘,就是难上加难了……

    “陈太医,姨娘腹痛是何原因?确如府医所说,吸了麝香的原故吗?”张姨娘,慕容琳的毒招已经出完,接下来,轮到自己出招了。

    陈太医轻轻摇了摇头:“姨娘是误服了堕胎的药物,才会腹痛,麝香与那药物结合,会加重腹痛程度,加速胎儿的坠落速度,以后吃东西时,定要小心才是……”高门贵族,后院争斗真不是一般的厉害。

    老夫人的面色瞬间变的煞白,居然有人故意害自己的孙子,家门不幸,真是家门不幸……

    张姨娘沉下眼睑,思索解决方法,马姨娘腹中胎儿未落,老夫人一怒之下,肯定会彻查侯府,少不得要怀疑到自己身上,怎么办?

    “世子,陈太医,多谢相助。”慕容修先是急于马姨娘与胎儿一事,后又训斥慕容琳,都没来得及和世子打招呼,如今事情已了,他方才抽出空来向两人道谢。

    “侯爷不必客气,举手之劳而已。”微风吹过,陈太医深深嗅食几下,抬头望去,目光在慕容琳身上停下:“二小姐奔波一日,身上多有尘埃,外衣还是换下的好,尘埃太多,人是会生病的。”

    瞬间,众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慕容琳身上:陈太医说的很是委婉,将害人的麝香比作尘埃,保全了慕容琳和忠勇侯府的脸面,若说那名小药童与人串通一气,陷害慕容琳,陈太医是太医院医正,收买不了,他与慕容琳又无冤无仇,岂会冤枉她……

    慕容琳心中大惊,难道那小药童说的都是真的,可麝香应该在慕容雨身上才对,为何突然间出现于自己身上,他们弄错了,一定是弄错了……

    陈太医望了一眼面色各异的侯府中人:“我与世子还有要事待办,先行告辞。”忠勇侯府怕是要清理门户了,自己和世子这两个外人,不便在场。

    “世子,陈太医请便,改天本侯定会登门拜访,答谢两位救命之恩!”欧阳少弦除了和慕容雨说过几句话外,一直立于原地,一言不发,强势的气息,冷漠的气质,让人望而生畏,慕容修想和他说话,却一直找不到合适的话题,只好借与陈太医道谢的机会,顺便向他道谢了。

    欧阳少弦转身走向马车,走过慕容雨身边时,望了她一眼:“将计就计,刚才的一切,都是你在策划吧!”欧阳少弦的声音很轻,估计只有慕容雨能够听到。

    慕容雨心中一惊,自己计划周密,居然还是被他看穿了,在聪明人面前,许多事情不必掩饰,否则,只会让他觉得你虚伪,造作,欧阳少弦孤高清傲,肯定很讨厌被人利用:“我没打算利用世子。”他出现的太及时了,那药和堂的大夫,晚了他一步。

    微风轻起,欧阳少弦的一缕头发飘向慕容雨的脸颊,淡淡墨竹香萦绕鼻端,风中传来欧阳少弦的提醒:“万事小心!”

    呃,望着欧阳少弦的背影,慕容雨微微错愕:他不是应该大发雷霆,厉声质问自己为何敢大胆利用他吗?怎么装作不知的走了,还暗中提醒自己要小心……

    欧阳少弦率先上了马车,陈太医正要上去,慕容琳突然挣脱了张姨娘,高呼着跑向陈太医:“陈太医,你一定弄错了,麝香是姐姐身上散出的,不是我,你再仔细闻闻,仔细闻闻啊……”如果陈太医走了,就无人能证明自己的清白了,自己是无辜的,无辜的啊……

    老夫人气的全身发抖:“快拦住二小姐!”当着世子的面,如疯婆子般横冲直撞,忠勇侯府的脸面,都让她丢尽了。

    年轻丫鬟们一拥而上,在慕容琳即将碰到陈大夫衣角时,将她拦了下来:“二小姐,别激动。”

    慕容琳拼命挣扎,丫鬟们人多,她挣不脱,厉声威胁:“你们这些下贱的奴才,快放开我,否则,我将你们全部发卖!”

    老夫人气的咬牙切齿:“二小姐得了疯病,快将她拖下去。”在自己面前如此威胁丫鬟们,当自己死了不成,都是张姨娘教出来了好女儿,目无尊长,无法无天。

    “琳儿!”张姨娘心急如焚,欲快步前去规劝慕容琳,却被老夫人身边的丫鬟拦住,前行不得,只能如热锅上的蚂蚁,急的团团转:琳儿怎么这么不开窍。

    慕容琳被丫鬟们拖向侯府马车,慕容琳不死心的对着皇室马车大叫:“世子,我是清白的,你相信我吧,是慕容雨在陷害我啊……唔……”

    慕容琳的高呼瞬间消失不见,像是嘴巴被东西塞上了,慕容修对陈太医歉意的笑笑:“世子,陈太医,对不住,因小女之事,惊扰两位了。”

    “无妨,小孩子嘛,脾气难免大些!”陈太医不以为意,上到马车,侍卫们护卫前行,马车快速行驶,很快便消失不见。

    老夫人的面色难看到了极点:“把马姨娘身边的丫鬟都叫来!”整条路上只剩下了忠勇侯府的人,可以清理门户了,胆敢暗害她的孙子,活的不耐烦了。

    “老夫人!”红菱,红烛等人很快被叫到老夫人面前,战战兢兢的低垂着头,一言不敢发,唯恐自己说错话,会被责罚。

    “马姨娘今日都吃了什么食物?”陈太医是太医院的医正,医术高超,又是世子带来的人,绝对不会诊错,他说是吃的东西出了问题,就一定是吃的食物有问题。

    红菱福福身:“回老夫人,马姨娘身体弱,一直孕吐,吃不下其他东西,每天都会喝些庄子上厨娘做的红枣小米粥补身子,今天也一样,只喝了庄子上熬的红枣小米粥……”

    “来人,去把庄子上厨房里所有人都带来,我要亲自审问!”一群奴才,居然胆敢谋害侯府小少爷,吃了熊心豹胆了!

    张姨娘眼眸微转:“从庄子上到这里,路程不短,马车上备有精致点心,马姨娘有没有食用……”

    慕容雨轻抬眼睑:“张姨娘此话何意?怀疑我在点心中放堕胎药?”

    “大小姐息怒,俗话说的好,没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我只是例行询问而已,并没有针对大小姐的意思。”言下之意,若你没在点心中做手脚,就不会害怕别人知道。

    慕容雨淡淡笑笑:“姨娘所言极是,不过,我也要澄清一下,我是受琳妹妹之托,去庄子上挑选樱桃时,才发现马姨娘有孕的,如何准备堕胎药……”

    老夫人的面色更加难看:又和琳儿有关系,归根究底,事情皆因她而起,她是一切货事的源泉……

    红菱微微低头:“回姨娘,马姨娘上马车时,刚刚喝过小米粥,再加上,马车行驶,总有颠簸,马姨娘在马车上什么都没吃……”

    “你确定?”不是为了讨好慕容雨,故意撒谎。

    “回姨娘,奴婢十分确定,若姨娘不信,可问问其他人,我们与马姨娘,大小姐坐在同一车厢,马姨娘吃没吃点心,我们岂会看不到……”

    “你们先下去,好好照顾马姨娘!”老夫人的胸口不断起伏着,显然是气的不轻:等庄子上厨房里的奴才们来了,再来对峙。

    张姨娘的眼眸闪了闪,讨好道:“庄子里条件苦,马姨娘怀着孩子,没少受罪,等回到侯府,一定要让厨房多做些药膳给她,好好养养身子……”

    慕容雨淡淡笑笑:“马姨娘身体弱的很,又经了这次堕胎药一事,先用温和的药品补补身体才是……”

    慕容雨突然顿住话题:“祖母,为了马姨娘腹中的胎儿着想,咱们还是换个府医吧……”

    “大小姐,府医在侯府十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怎能说换就换。”张姨娘冷冷一笑:想借机除去自己的势力,痴人说梦。

    慕容雨面色如常:“张姨娘,忠勇侯府可是贵族,府中的下人也需要聪明能干的,咱们现在这名府医,连麝香与普通香气都分辨不出,要他还有何用?马姨娘有了身孕,少不得要用药材,万一哪天,府医错将麝香当成普通药材放进药中,马姨娘腹中的胎儿岂不是又有危险?”

    “若府医医术高超,能够救治马姨娘也就算了,偏偏他还才疏学浅,救不下姨娘和胎儿,甚至,连姨娘腹痛的真正原因正查不出,今天是陈太医碰巧遇过,救下了马姨娘和孩子,那下次出事时,陈太医不在府中,无法及时救治,马姨娘岂不是要一尸两命……”

    张姨娘脸上的神色,瞬间变化了十几种:“府医是依靠咱们侯府的,若是将他赶出去,他岂不是无依无靠,定会让人嘲笑咱们侯府苛刻下人……”张姨娘在做最后一搏,妄想以可怜来留下府医。

    慕容雨毫不退让:“张姨娘难道忘了,府医无能,险些害死马姨娘腹中胎儿,只凭这条罪名,足以将他赶出侯府。”

    “他年龄大了,视觉,嗅觉,医术都大不如前,应该提早向主人禀明,换人来做府医,而不是以那浅显的医术死撑,害人害已,今日若陈太医未出现,祖母的孙子,爹爹的儿子,我和琳妹妹的弟弟就会化为一滩血水,这份责任,他担得起吗……”

    老夫人摆了摆手:“府医,你回府收拾东西吧,在我和侯爷回府前,离开侯府!”雨儿说的没错,没了能力,就应该主动请辞,念在他辛苦十多年的情份上,自己会送他一笔不小的银两养老,可他却隐瞒不报,险些害死自己的孙子,这般医术浅显,欺上瞒下的小人,忠勇侯府可不敢再用。

    “老夫人,求您再给小的一次机会,求您了!”府医跪倒在地,不断磕头:自己早就闻出麝香是从二小姐身上散出的,诬陷大小姐是因和张姨娘订了计策,自己冷眼旁观马姨娘痛苦,未施援手,并非医术退化,而是故意想让她失去腹中胎儿……

    这些事情都是机密,就算是为了活命,也绝不能做为证明自己医术还在的证据说出,如此一来,便坐实了自己医术浅显,欺上瞒下的罪名。

    被贵族赶出府的人,其他贵族之家也不会再用,甚至连医馆也没资格再开,若想活命,只能离开,前往别处谋生,可京城是自己的家啊,住了几辈子的家……

    老夫人皱了皱眉头:“来人,送府医回府收拾东西。”侯府不养无用之人!

    “老夫人,开恩,开恩哪!”府医哀求着,被人拖了下去,慕容雨淡笑的目光冷冷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下人,目光所过之处,下人们皆低垂着头,大小姐好凌厉的目光,让人不敢正视:若再敢有人与张姨娘串通一气,陷害自己,府医就是他的榜样,赶出侯府,背井离乡,孤独终老!

    “扑通,扑通!”庄子上的管事,厨房的厨娘们都被侍卫带到老夫人面前,他们远在庄子上,没见过如此严肃的场面,顿时吓的全身发抖:“老夫人……大安……”

    老夫人轻抿杯中茶水:“庄主是哪个?”庄子上的事情一向由庄子负责,出了事,最先要找的人,自然是他。

    庄子上的下人微微侧目,战战兢兢的望向趴在最边上,如死猪般一动不动,生死不明的黄大友。

    “他是庄主?”老夫人心中一惊:“怎么成了这副模样。”

    “祖母,是我命人将他打成这样的。”不等张姨娘告状,慕容雨抢先承认:“在庄子上,他处处以主人的身份自居,竟然对张姨娘不敬,我实在看不过去了,就命人打了他一百大板!”

    红烛立于一边,禀报道:“老夫人,在庄子上时,黄庄主时时与马姨娘为难,奴婢们也没少受他刁难,只因他是庄主,奴婢们敢怒不敢言……”

    “没错,他好像也没将大小姐放在眼中,自作主张的阻拦马姨娘回府……”

    “是啊,还煽动下人对抗马姨娘,把他自己当主子了……”马姨娘身边的丫鬟们早就对黄大友不满了,如今有人开了头,她们多日来的怨气全都发泄了出来,纷纷指责。

    “真是无法无天了!”老夫人手中茶杯,对着黄大友狠狠砸了过去,不偏不倚,正中头顶,鲜血顺着发根渗了出来,黄大友死猪般的身体微微动了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