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道破诡计,害人终害已

作者:蔓妙游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重生之侯府嫡女最新章节!

    ~日期:~11月01日~

    ,nbsp;“你,去请仵作,你们几个,站在三米之外守着,不许任何人靠近这具尸体,等王妃前来定夺。”小丫鬟断气多时,没救了,一名管家模样的人有条不紊的安排着一切,转身,对王香雅和慕容雨道歉:“这里发生了命案,惊扰了两位小姐,实在报歉。”

    王香雅摆摆手:“无妨,去忙你的吧,我们自己会照顾自己。”王香雅出身将门世家,并不怕死人,侧目望向面色苍白的慕容雨,猛然想起,她是忠勇侯府千金,文文弱弱,与自己不同:“雨儿可是害怕,那我们离开……”

    “我不是害怕,只是觉得,刚才还鲜活的生命,突然间变成了一具尸体,毫无气息,有些感慨罢了。”生命,真是脆弱,心中不祥的预感越发浓烈。

    稍顷,洛阳太妃,洛阳王妃来到,花厅中的女客们也紧随其后,老夫人,御史夫人等一些长辈却是没来,众千金胆小,怕见死人,却又忍不住好奇,跟了过来,见到尸体的刹那间,许多千金都吓的惊声尖叫,与身侧的千金相拥着,不敢睁眼。

    小丫鬟是奴婢,属内院王妃管辖,此事不必惊动洛阳王,不过,刚才的惊呼传遍整个洛阳王府,洛阳王虽未来,前厅一些喜欢看热闹的男客却跟来了这里。

    “死了多久了?”问话的不是洛阳王妃,而是洛阳太妃,洛阳王妃心性单纯,这种事情,她处理不了,太妃只好亲自来。

    “回太妃,丫鬟的身体尚未僵硬,并且还有余温,最多一柱香时间。”管家模样的人,恭敬的回答着。

    “仵作请了没有?”验尸这种事情,必须得由仵作来。

    “回太妃,已经差人去请了,很快就会来到……”

    原本,死一名小丫鬟,不必如此兴师动众,只是今天情况特殊,正赶上宴会,京城各高门贵族皆在此,再加上刚才洛阳王妃曾训斥过这名丫鬟,若洛阳王府不彻底查清事情原委,少不得会背上苛刻丫鬟的罪名。

    “咦,她不是在花厅里撞了慕容大小姐的丫鬟吗?”回过神的宇文倩最先认出了死者。

    “可不就是她……”洪灵月以及许多千金也都随声附合,目光有意无意,瞄向慕容雨。

    “你们不要乱说,雨儿温柔善良,绝对不会杀人的。”张玉菲急声为慕容雨辩解。

    “张小姐,我们也没说人是慕容小姐杀的吧,你何必急着为她摘清。”洪灵月以丝帕轻掩嘴巴,偷笑。

    “就是,莫不是做贼心虚!”宇文倩敌视、不屑的目光的扫向慕容雨,之前,少弦世子对她多有关注,如今,洛阳王妃又对她如此亲近,好像已经把她做为未来儿媳,同是侯府千金,她凭什么处处比自己强,自己早就看她不顺眼了,这一次,看她还如何狡辩。

    “雨儿,你快说人不是你杀的啊。”张玉菲焦急万分,急的险些跺脚。

    慕容雨无声冷笑:张玉菲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样为自己解释,殊不知有些事情越描越黑,她已经变相将杀人之事扯到了自己身上,看来,张御史已经在想办法对付自己了: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嘴巴长在别人身上,她们爱怎么说,是她们的事情,与我无关,只要我问心无愧,就没必要向人解释什么,就如泼妇骂街,总喜欢指桑骂槐,明事理的人,是不会与她们计较的。”

    刚才嘲讽慕容雨的千金们顿时气的咬牙切齿:慕容雨竟然将她们比做骂街泼妇,可恶,更可气的是,她们不能再拿此事指责慕容雨,否则,就是坐实了泼妇之名。

    慕容雨侧目望向张玉菲,蚀骨冷意萦绕眼底,张玉菲没来由的心中一惊,慕容雨,怎么会有如此冷然的眼神:“玉菲,多谢你为我着想,事情根本不是我做的,你也没必要为此多费唇舌,说不定解释的多了,还会引火烧身,我不想你出事。”

    “死者是洛阳王府的丫鬟,我们只是客人,不能出手干涉主人家的事情,相信太妃,王妃一定会查明真相,还死去的小丫鬟一个公道。”

    自己身为侯府嫡出大小姐,就算张姨娘扶了正,也是继室,慕容琳虽为嫡女,却是继室所出,其身份,比原配所出的自己,差了不止一截,即便自己没有害张御史被弹劾,自己也是张姨娘和慕容琳的绊脚石,他们一样不会放过自己。

    与人斗,其乐无穷,正好日子有些无聊了,就陪他们过过招。

    张玉菲不自然的笑了笑:“雨儿所言极是,是我疏忽了。”慕容雨好厉害的嘴巴,居然将事情扯到了自己身上,若自己再为她‘解释’,众人定要怀疑自己了……

    慕容雨三言两语就将张玉菲说的哑口无言,众千金心道厉害,暗暗加了小心,不敢再随意嘲讽她。

    洛阳太妃对慕容雨更加满意,洛阳王府的世子妃,必须得是个心思玲珑,能处理各种突发事件之人,不能再像现在的王妃一样,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太妃,王妃,仵作到了。”众人自发让开一条道,仵作快步走了过去,仔细查看:“致命伤就是额头的伤口,很深,应该是撞到了桌角之类的尖锐之地。”

    信手捻起小丫鬟嘴角的红线,慢慢扯出,一颗精致小巧的玛瑙核桃现于众人眼中。

    慕容雨的美眸瞬间眯了起来,这颗玛瑙核桃,她曾在陆皓文身上见过,难道今天要设计的人不是自己,而是陆皓文,可陆皓文一直在众目睽睽之下,于前厅中作诗画画,他们陷害他也不可能……

    “香雅,你从前厅回来的时候,陆皓文还在那里吗?”慕容雨压低了声音,为了以防万一,还是问清楚的好。

    王香雅摇摇头:“他喝多了,被下人扶去客房醒酒,不然,我哪有机会偷拿他的画……”

    慕容雨猛然抬起眼睑:这件事情,真是针对陆皓文而来,陆皓文初识贵族,为人又彬彬有礼,不可能得罪人,他唯一的敌人,就是李向东,今日,李向东也在王府做客!

    “藏的这么严密,会不会是凶手留下的?”宇文倩出言提醒。

    仵作点点头:“有可能,这玛瑙核桃虽精致,却不贵重,平民百姓都买得起,咦,这上面还刻了字,陆……”应该是个姓氏。

    “府里没有姓陆的下人,去查查看小怜死前都与哪些人接触过,里面有没有姓陆的……”

    洛阳太妃的话已经说的很是委婉,府里下人没有姓陆的,那就是来的客人中有姓陆的,小怜是丫鬟,接触的也多是下人,洛阳太妃此话是说,小怜被府外姓陆的下人所杀,而非姓陆的客人所为。

    一名男客犹豫片刻:“禀太妃,刚才在前厅时,在下曾隐隐看到陆皓文身上戴有这玛瑙核桃,不过,当时离的远,我也没看太清……”

    众千金的目光瞬间又集中到了慕容雨身上:“慕容小姐没什么要说的吗?”有了张玉菲的前车之鉴,洪灵月学乖了,在事情没有明朗前,没有嘲讽慕容雨,只是稍稍的,给了她点难堪。

    “这玛瑙核桃又不是我的,我有什么好说的。”慕容雨笑意盈盈:“陆先生是侯府请的先生,不是侯府下人,他要做什么,我无权过问,更何况,刚才那位公子也只是说隐隐看到了,并没有肯定玛瑙核桃就是陆先生的,现在说人是他杀的,还为时尚早……”

    “陆先生现在在什么地方?”洛阳太妃沉着眼睑,发了话。

    “回太妃,正在客房醒酒。”

    “去客房看看他的玛瑙核桃还在不在身上。”洛阳太妃处理事情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这一点,洛阳王妃远远比不上。

    下人领命而去,仵作翻过小丫鬟的尸体,众人顿时惊呼,因为后面的衣服被撕的乱七八糟,可以说是衣不蔽体,尤其是下面的裙子,布料少的惨不忍睹,后背伤痕累累……

    “仵作,这是怎么回事?”府中丫鬟,居然死的如此不体面,传扬出去,定会成为笑料,看来,是故意有人不想让洛阳王府清静啊。

    “回太妃,她临死前,剧烈挣扎过,应该是有人想要……欺辱她……”仵作思索半晌,终于说了个比较隐晦的词:“后脑有淤青,被人从身后重击过……”

    府差等人也在四下查看:“水池边有几滴血迹和明显的拖痕,死者应是从别处被杀,拖来这里的……”

    仵作在水池边验尸,府中下人奉命去客房试探陆皓文,陆皓文喝下醒酒汤,又休息了一会儿,神智清醒许多,坐在床边,手扶着额头,轻轻按动:御赐的酒,后劲果然大,自己居然喝醉了,真是没出息,幸好没发酒疯,不然,肯定会授人以话柄,连累到看重自己的忠勇侯爷……

    敲门声响起,管家推门走了进来,笑容满面,身后跟着一名丫鬟,手端参汤:“陆公子可好些了?这是渗汤,调补身体的。”关照陆皓文,和他套近乎,是为降低他的戒心。

    “多谢管家照顾,酒醒后,已经好多了。”陆皓文彬彬有礼。

    “刚才在门外捡到了这个,可是陆公子的?”玛瑙核桃垂于陆皓文面前,陆皓文在身上摸了摸,轻轻笑笑:“多谢管家,正是在下的随身之物……”

    伸手欲接过玛瑙核桃,冷不防管家快速收了回去,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眼正色:“不好意思陆公子,这玛瑙核桃是在死去的小丫鬟身上发现的,既然是陆公子的随身之物,就请陆公子随我们走一趟吧。”

    几名侍卫走了进来,不由分说,抓住陆皓文的胳膊向外押去,陆皓文慌忙解释:“我没有杀人,你们一定弄错了……”

    “你有没有杀人,不是我们说了算的,太妃审理后,若陆公子真是冤枉,定会还您一个清白。”

    侍卫押着陆皓文来到水池边时,仵作还在验尸,管家上前一步:“回太妃,陆皓文已经承认,玛瑙核桃是他所有。”

    “真是他杀了那丫鬟啊……”一千金小声的惊呼。

    “看着彬彬有礼的,哪曾想手段如此残忍……”又一千金嘲讽。

    “就是,衣冠禽兽……”

    “太妃,我没有杀人,真的没有杀人……”侍卫紧按着陆皓文,他动不了半分,心急如焚,醉倒前,那玛瑙核桃还在身上的,为何一觉睡醒,玛瑙核桃就成了他杀人的罪证。

    水池边突然静了下来,众人的目光皆望向洛阳太妃,静等她发落陆皓文,毕竟,物证已有,事情基本明朗了。

    慕容雨眼眸微闪:“太妃能否听晚辈一言?”陆皓文做了慕容雨两个月的先生,以她对他的了解,他熟读万卷书,才华高绝,是名正人君子,绝不是贪财、好色之人,今日之事,肯定另有蹊跷。

    “慕容小姐可是想为陆皓文求情?”宇文倩再次开口,语气微傲:“证据已经齐全,陆皓文杀了人,太妃会秉公处理,谁求情都没用的……”

    “陆先生并没有承认他杀人……”

    宇文倩嗤笑一声:“有哪个杀人犯会愚蠢到自己主动认罪……”

    “正因为他没认罪,我们更要找齐人证、物证,让他心服口服,心甘情愿领罚,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不问青红皂白,只凭这人人都能买到的玛瑙核桃就给他定罪……”

    宇文倩气的鼻孔冒烟,却又不肯服输:“不知慕容大小姐觉得如何待陆皓文,才能让他心服口服?”

    “给他个申辩的机会即可。”这个要求,绝对不过份。

    “放了陆皓文。”太妃一声令下,侍卫们快速松了手,陆皓文向慕容雨投去感激的一瞥,走向洛阳太妃:

    “太妃,那位姑娘真不是我杀的,开始,我在前厅与众人写诗作画,后来喝多了酒,被人扶去客房休息,再醒来时,管家便拿出了那玛瑙核桃,我的玛瑙核桃的确不见了,管家说是在门外捡到的,我便以为是我无意间掉落的……”

    “谁知道你是不是借醉行凶,所以不记得事情经过了……”宇文倩还是不肯放过陆皓文。

    “宇文小姐的意思是,陆先生酒醉好色,强行小丫鬟不成便杀了她,将尸体抛在水池里,又回去客房休息,先生这醉酒之人,做事居然如此慎密,比清醒的人都厉害嘛……”聪明人都听得出,慕容雨是在嘲讽宇文倩。

    想想也是,客房距离这里最少也有二三十米,一个醉酒之人,做完这些事情还没被人察觉,根本不可能。

    宇文倩冷哼一声:“谁知道他是不是在装醉。”

    “陆先生装醉的理由是什么?未卜先知自己喝醉后会被送往哪里休息,小丫鬟会在哪里出现,他可以借酒行凶……”

    宇文倩被慕容雨问的哑口无言,颜面尽失,无话可说,干脆吼了句:“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知道他在想什么?”

    “雨儿对此事有何看法?”洛阳太妃蓦然开口。

    “我觉得,陆先生酒醉丢了玛瑙核桃,恰好能证明他是被人诬陷了。”

    洛阳太妃淡淡笑着:“此话怎讲?”

    “洛阳王府位于繁华之地,走过一条街,就是林立的商铺,小丫鬟已经死去一段时间了,若陆先生真的醉酒,毫无知觉,是个人,都能将玛瑙核桃从他身上拿走,若陆先生没有醉酒,事情真是他所为,事后,以他的小心谨慎,定会发现丢了玛瑙核桃,他大可以借着这段时间买回一颗。”慕容雨淡淡扫了宇文倩一眼:“而不是躺在客房休息,任由我们拿着证据定他的罪……”

    “那上面可是刻了陆字,陆先生的姓,来王府赴宴之人,有几个姓陆的?”洪灵月不屑的撇撇嘴。

    “既然是陷害,自然要用陆先生的东西才行,不然又怎么能叫陷害呢。”不过,这个局有许多漏洞,设局之人很一般嘛,不会是张御史,也不像李向东……

    陆皓文对慕容雨十分感激:“其实,玛瑙核桃是在扬州所买,那上的陆字也不是我刻的,而是买的陆家商号之物,他们铺子里特有的标记……”并且,玛瑙核桃不是他买的,是他父母留给他的唯一还算值些钱的物品。

    “我说这陆字上面怎么有个古怪的符号,原来是商家标记……”管家拿着玛瑙核桃,自言自语。

    洛阳王妃笑的格外亲切:慕容雨这个孙媳妇,她非常满意,寒风性子太纯,许多事情处理的不够妥当,若有雨儿帮衬着,洛阳王府就算不壮大,至少不会衰败。

    “又发现一个物证。”仵作惊呼,众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阳光下,一枚精致小巧的绿色玉蝴蝶折射出盈盈光芒。

    “玉蝴蝶是她紧握在手中的,刚才手缩进了衣袖,方才没注意到。”将她翻了两番后,手自衣袖中掉出,仵作自然找出了端倪。

    慕容雨心中一惊,快速低头望去,腰间成对的玉蝴蝶,如今只剩下孤零零的一只:进花厅时,自己还特意看过,玉蝴蝶是两只,进花厅后,千金们都坐在各自的座位上,自己只和香雅走的近,她绝不会害自己的……

    在花厅外见到的欧阳寒风,欧阳少弦绝不会设计自己,至于宇文振,应该也不会吧,自己都已经和他讲清楚了……

    脑中突然灵光一闪:自己撞到送茶水的小怜时,场面有几分混乱,玉蝴蝶,应该是那个时候被小怜借机拿走的,她是一时贪财,还是早就和人密谋好了,想要设计自己……

    “这只玉蝴蝶通体透亮,是玉中上品,一般人家买不起,贵族小姐们十分喜爱……”疑犯的范围小了一些。

    “我们来到洛阳王府,就进了花厅,后来去花园赏花,也是众人结伴而行,无人落单,不可能有人去杀小怜的。”又是宇文倩抢先开口。

    众千金连连点头表示赞同:“更何况,小怜是王府丫鬟,我们只是来做客的,与她无冤无仇,为何要杀她……”

    “是啊,我们是主,她是仆,她又没得罪我们,我们干嘛和她一名下人置气……”张玉菲刚刚接过话,洪灵月猛然想到花厅里发生的事情:“慕容小姐倒是撞到了小怜,不过,也没必要因这点小事杀人吧……”

    “我记起来了,慕容小姐身上有玉蝴蝶的佩饰。”宇文倩惊呼,眼底写满了幸灾乐祸:“当时我觉着好看,还特意多望了两眼……”

    “是啊,是啊……我也看到了……”一千金附合。

    “我也是……很羡慕慕容小姐的穿着打扮呢……”又一千金确定。

    慕容雨勾唇冷笑:洛阳王妃对自己的‘特殊照顾’,让自己成了众矢之的,也让众人仔仔细细打量自己,看清了自己身上的佩饰,从而成了有力的证人,若她们知道自己真少了只玉蝴蝶,这杀人的罪名,自己便要坐实了。

    幕后主谋故意让陆皓文之事漏洞百出,就是为引出自己,他的目的,不是单一的针对某个人,而是想要一箭双雕,将自己和陆皓文一网打尽……

    “我相信雨儿的为人,事情一定不是她做的。”张玉菲淡笑着走向慕容雨:“雨儿,将玉蝴蝶拿出来给她们看看,证明你的清白……”

    “咦,雨儿,你的玉蝴蝶怎么只剩下一只了?那只哪去了?”望着慕容雨腰间那只孤零零的玉蝴蝶,张玉菲压低了声音询问,说是压低,还是能让附近几人听到的。

    慕容雨浅笑不语,笑容中带着蚀骨的冷然寒意,张玉菲轻轻低头,不敢正眼看她,声音也是越来越小。

    “那只在仵作手中,还能去哪里。”宇文倩笑的不怀好意:“如此一来,所有事情都解释的通了,事情并非陆皓文一人所为,而是陆皓文与慕容雨联合起来所致。”

    “陆皓文喝醉了酒,趁小怜不备,自背后偷袭她,奈何小怜抵死不从,两人起了争打,慕容雨恰好看到这一幕,为防事情泄露,与陆皓文联合起来杀了小怜,却不知,小怜趁着两人不备,拿了两人身上的物品。”

    “这也就是为何陆皓文酒醉不醒,小怜还会被丢在这里的原因,是慕容雨搬她来这里的,两个人做的坏事,只推给一个人,当然漏洞百出了,慕容小姐,我说的对不对啊?”宇文倩目光挑衅:敢和自己抢少弦世子,找死。

    慕容雨淡笑依旧:“故事很精彩,宇文小姐不去说书,真是可惜了。”

    “你!”宇文倩气的咬牙切齿:自己可是堂堂镇国侯府小姐,身份高贵,哪是那些下贱戏子所能比的,慕容雨一定是被自己逼急了,慌不择言。

    “慕容雨,出了花厅之后,王大小姐与你分开过一段时间吧。”慕容雨气自己,无非想让自己愤怒,自己就偏要高高兴兴的,气死她。

    “是又如何?”王香雅独自一人跑去前厅拿画卷,肯定有许多人看到了,如果自己撒谎,就是欲盖弥彰,谎言被拆穿时,全身是嘴也说不清。

    “那这独身一人的这段时间,你去哪里了?”交待不清楚,就有杀人嫌疑。

    “自然是在院子里走动赏景了。”慕容雨不慌不忙:自己遇到欧阳寒风,宇文振,欧阳少弦的时,各隔了一些时间,即便将三人叫来为自己做证,也无法将时间补全,倒不如什么都不说了,见机行事。

    “慕容小姐的意思,你一直是独身一人,没有遇到丫鬟,小厮。”证据确凿,看你还如何狡辩,难怪她刚才极力帮着陆皓文脱罪,是怕定罪之后,陆皓文觉得不公平,会将她咬出来吧。

    “没错。”慕容雨点点头,目光似笑非笑:“宇文小姐是不是想说,物证和时间全部对上,我的罪名已经坐实了?”

    宇文倩得意的笑笑:“死者是洛阳王府的丫鬟,事情需要太妃亲自己定夺,我只是客人,哪有治人罪的权力。”证据确凿,事实胜于雄辩,定罪只是迟早的事情。

    慕容雨笑的格外璀璨,但看到众千金眼中,她的眼神冷的可怕,让人不寒而栗:“只是一只玉蝴蝶而已,只要有银子,就能买得到,更何况,上面又没写我的名字,为何确定那就是我的?”

    “你少了一只玉蝴蝶……”

    “宇文小姐怎知别人没有少?”慕容雨淡笑依旧:“我将玉蝴蝶佩在了外面,别人一眼便可看到,万一有人将玉蝴蝶佩在衣服内,少与没少,外人可是无法知道……”

    这里的,都是贵族小姐,名声最重要,绝对不能搜身,所以慕容雨才敢以此为借口。

    “慕容雨,你少狡辩……”见宇文倩不是慕容雨的对手,洪灵月也帮了腔,只因她是她们共同的敌人。

    “我没有狡辩,只是在阐述事实!”慕容雨冷然的目光,淡淡扫过在场的每一位千金:“我同各位一样,是千金小姐,终日养尊处优,十指不沾阳葱水,我没那么大力气将比自己重的死者从客房移到这里……”

    “不是还有陆先生帮忙嘛……”洪灵月脱口而出。

    “陆先生已经醉的人世不醒,如何帮忙?”慕容雨得理不饶人:“更何况,我的身高不及小怜,若我背着她,她的双脚少不得要拖到地上,可你们看看四周,除了水池边,哪里有脚拖地的痕迹……”水池边的拖痕,应该是凶手将她从背上放下来时所致。

    “聪明人做案,是会将痕迹抹去的。”宇文倩嘲讽:真是愚蠢,再笨的人也知道掩饰罪行。

    “京城不久前下过雨,路面不软不硬,若真有拖痕再抹去,便会有新的痕迹产生……”设局之人虽高明,却也疏忽了这点儿……

    淡淡墨竹香随风飘散,慕容雨手中突然被塞进一个微凉的物体,低头望去,居然是……

    猛然抬眸望向来人,却见欧阳少弦站在她五、六米外,淡漠的目光望向水池边:好快的速度,若非这物品出现在慕容雨手中,她也不会知道欧阳少弦靠近过她。

    再次抬头望向众人,慕容雨淡笑依旧,笑容中多了几分挑衅:“更何况,我的玉蝴蝶根本没丢,只是丝线断了,我将它收起来了而已。”

    纤手展开,一枚小巧精致的玉蝴蝶在阳光下折射出璀璨的光芒,映花了众人的眼,慕容雨解下腰间的那只放到手中,两只蝴蝶交相辉映,熠熠生辉,好似比翼双飞。

    “这……你的玉蝴蝶没丢,你怎么不早说……”宇文倩感觉自己被耍了,怒气冲天:慕容雨不会未卜先知,不可能提前带三只玉蝴蝶来赴宴,她的玉蝴蝶的确没丢,那这只玉蝴蝶又是谁的?

    宇文倩怎么也没想到,慕容雨手中的另一只玉蝴蝶是欧阳少弦塞给她的。

    “宇文小姐一上来就指责我的不是,我总要辩解一二,还没机会拿出玉蝴蝶。”慕容雨的眼神,要多无辜有多无辜。

    “刚才慕容小姐也说了,洛阳王府距离商铺很近,发现玉蝴蝶丢了,大可以再去买一只。”洪灵月倒是比宇文倩反应的快。

    “想查清事情真相,简单的很,府里的门口都有下人守着,太妃可命人询问,我以及我的丫鬟有没有出过王府,这里是洛阳王府,太妃才是主人,下人们绝对不敢欺瞒。”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看看谁才是最后的赢家。

    太妃摆摆手,一侍卫领命而去,太妃将目光转向慕容雨:“以雨儿之见,此事是何人所为?”

    慕容雨稍稍沉思:“杀人者尚猜不出,不过,搬尸体来此处的人,身形较高,至少比小怜要高,身体要壮,文弱之人也搬不动她,女子们应该都没有这个能力……”

    “小怜是男子所杀。”洛阳王妃突然冒出一句,众人没有接话,心中暗道:如果是女子,哪还会强行小怜……

    “陆先生,你有玛瑙核桃之事,有几人知道?”陆皓文的玛瑙核桃一直放的很是严密,总是贴身戴着,若非有一次,线松了,掉落在地,慕容雨也不会看到。

    陆皓文在京城认识的人并不多,知道他有玛瑙核桃的,更是少之又少……

    “我在京城不认识什么人,有玛瑙核桃之事,应该没人知道。”陆皓文思索片刻:“不过,在扬州,随身佩戴玛瑙核桃是习俗,据说可以避邪……”

    慕容雨勾唇一笑,果然不出所料:“除了陆先生外,这里还有扬州人吗?”若陆皓文是冤枉的,那另外的扬州人,就有很大嫌疑……

    一客人犹豫片刻:“新科状元李向东,好像也是扬州人……”

    “确定?”太妃眼眸微闪:事情倒是有些复杂。

    “无意中听他提起过。”客人回答的没棱两可,这滩混水不好趟,若真出了事,自己还是置身事外的好。

    张玉菲的面色,微微有些苍白,慕容雨关切道:“玉菲可是身体不舒服?”

    水池边正静着,众人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慕容雨的话,成功将众人的目光转移到了张玉菲身上:刚才明明好好的,一提李向东,她面色就苍白了,难道事情另有蹊跷……

    张玉菲淡淡笑笑,笑容有些不自然:“站的久,有些累了,没什么大碍。”慕容雨在试探自己。

    慕容雨笑的格外温暖:“那就好,玉菲,你也喜欢蝴蝶饰品吗?你发簪是的装饰,可是一只振翅欲飞的蝴蝶。”

    张玉菲心中一惊,糟糕,自己怎么这么大意,戴了蝴蝶发簪来赴宴:“一时兴起,我对蝴蝶不是特别偏爱……”

    “不对吧,我记得在侯府花园里,见到蝴蝶时,你是第一个跑过去捉的……”有些事情,解释就是掩饰,听到别人耳中,就是欲盖弥彰,现在慕容雨基本可以确定,是张御史在设计她和陆皓文。

    难怪自己刚进花厅时,张玉菲热情的邀请自己去她身边坐,想来是准备借机拿自己身上的东西,却不料自己拒绝了她,她无法下手,就让小怜来……

    “禀太妃,门口守卫都说客人们只进未出过。”也就是说,慕容雨及其丫鬟绝对没有出过府。

    太妃的脸色瞬间变的十分难看:“李状元现在何处?”居然以洛阳王府为介,对别人栽赃陷害,当我府里都是死人吗?

    “回太妃,李状元也喝多了酒,正在客房醒酒……”一侍卫小声回答着,不时偷看太妃的脸色:太妃待人和蔼可亲,极少发怒的……

    “去请他前来。”别人醉酒,他也醉酒,说他心里没鬼,谁信:“张小姐认识李状元吗?”太妃的话虽和蔼,却带着公式化的询问,不似对慕容雨那般亲切,柔和。

    张玉菲原本心里就有鬼,太妃的话,更给她一股无形的压力,压的她喘不过气,心中暗暗告戒自己:镇定,一定要镇定,千万不能自乱了阵脚。

    平复半晌,张玉菲恢复正常:“回太妃,我不认识李状元,只是听人提起过。”李向东有了嫌疑,自己当然要和他撇的干干净净。

    “可我怎么听说,张御史好像和李状元走的很近呢。”洛阳王府毕竟是皇室之家,在京城里,消息还算灵通。

    “他们可能是在谈公事吧,我久居内院,不曾见过李状元。”张玉菲回答的滴水不漏。

    “张小姐可曾买过玉蝴蝶佩饰?”

    “没有!”要推就要将事情推的一干二净,若自己说有,他们少不得要怀疑。

    “不对吧张小姐,半个月前我去宝斋行,亲眼看到掌柜的账册上记着张小姐定制了成套的蝴蝶饰品,包括耳环,发簪,手镯等等。”李妙盈悠然开口:“你发上戴的发簪,就是那时定制的吧,这么快就打造好了……”

    若说刚才只是有些怀疑,那现在众人几乎可以肯定张玉菲是杀人案的知情人,若她真是无辜,大可像慕容雨一样实话实话,没必要撒谎,急着撇清。

    “难怪刚才咱们怪罪慕容小姐时,张小姐急着帮倒忙,想来是准备让慕容小姐替她背黑锅……”一千金反应过来,小声嘀咕。

    “是啊,见过黑心的,没见过这么卑鄙的,自己做错了事还不承认,想千方设百计的让别人替她承担……”还堂堂御史千金呢,就知道陷害别人,一点儿担当都没有,连街上的泼妇都不如。

    “事情真的不是我做的,如果不信,你们可以搜身。”张玉菲蓦然开口,众人皆是一愣:千金小姐最重名声,若是搜了身,就是污了名,再难找门当户对的婆家了,是她真的冤枉,还是以为太妃不会搜身,故意以此证明她的清白?

    “死一名丫鬟而已,比不上张上姐的名声重要,搜身就不必了。”更何况,如果杀人者发现少了块玉蝴蝶,大可以将另一块暗藏到别处,谁会蠢的还戴在身上被人抓。

    慕容雨勾唇冷笑:张玉菲是真的被逼急了,连这种话都说的出来,洛阳太妃是什么人,岂会看不出她的窘态,即便只是为了洛阳王府着想,太妃也不会搜她的身,否则,传扬出去,别人少不得要非议王府苛刻客人,王府成了虎穴狼窝般的危险之地,哪还有人敢来王府做客……

    可太妃不搜张玉菲的身,张玉菲就无法洗清罪名,若张御史知道他的计策没能设计到自己和陆皓文,反倒将他的亲孙子算计了进去,脸上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一侍卫上前禀报:“禀太妃,李状元到了!”

    慕容雨侧目望去,李向东微闭着眼睛,神智不清,由两名侍卫扶着,身体的重量也全压在了侍卫们身上,轻颤的睫毛让慕容雨知道,他在装醉。

    慕容雨冷冷一笑:李向东,你以为这样,就可以逃避制裁了吗?痴人说梦!

    , 00100* dus00100a*  rg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