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 上香,遇世子,遇渣男

作者:蔓妙游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重生之侯府嫡女最新章节!

    ~日期:~11月01日~

    如霞是十年前从牙婆手里买来的,如今,牙婆年势已高,早就销声匿迹,不知去了哪里养老,谢云衍命人按照文书上所写的,如霞的出生地去找人,却见那里早已是荒草一片,不见半个人影。

    如霞之死,将所有秘密都带进了棺材,一点线索都没有留下,正因为这样,谢云衍更觉得事情不简单,丞相府全面戒备起来。

    老太君和罗氏将相府所有下人的出生地再次排查,有点儿可疑的,就发卖出去,不够的丫鬟,再从牙婆手中买,整个相府,进行大调换。

    三天后,老太君和罗氏终于将相府下人调换完毕,身家清白的下人们一排一排的聚到安顺堂,听候教导。

    老太君立于台阶上,轻扶着罗氏的手,居高临下的望着下人们,耳提面命,着重强调,相府需要能干,忠心的下人,若是吃里爬外,欺上瞒下,全家陪葬,下人们从未见过如此疾言厉色的老太君,无不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答应下来。

    相府事情已了,慕容雨出来的时间也不短了,向老太君等人打了招呼,坐马车回了侯府。

    慕容雨一大早就从相府出发,回到侯府时,时间尚早,下了马车慕容雨扶着琴儿的手,准备去松寿堂向老夫人问安。

    路过马姨娘所在的梨园时,里面传来一阵吵闹:

    “绿燕,姨娘要的是乌龙茶,你怎么泡成红茶了?”红菱语气气愤,愤愤不平。

    “红菱姐姐,乌龙茶的味道,香气,都很一般,不及红茶,更何况,马姨娘是孕妇,红茶温补的,最适合胎儿成长,我泡红茶给她,绝对没错。”绿燕语气微傲,根本没将红菱放在眼中:“即便是闹到老夫人面前,你们也是没有道理的。”

    “你……”红菱手指着绿燕,气的七窍生烟:“红贝,你少在我面前装蒜,你以为你画个美人痣,换个名字回来,我就不认识你了么?一个人再变,眼神不会变,为人处事不会变,你无论跟着哪个主子,都改变不了你那令人恶心的风骚相……”

    身份被拆穿,绿燕居然没有半分不自然,得意的笑着:“红菱姐姐,我是张姨娘身边的大丫鬟绿燕,不是你口口声声的二等丫鬟红贝,我卖身进侯府,可是有文书的,若你不信,可以去找张姨娘要来看看,若你以后再这么说我,我可是会告你诬陷的噢……”

    无视红菱越来越难看的脸色,以及冒火的双眼,绿燕接着炫耀:“还有啊,红菱姐姐,请注意你的用词,我这叫风韵,不是风骚……来侯府这么短的时间,我就掌握了这门非常独特的气质,连老夫人都夸奖我学东西快呢……”

    慕容雨无声冷笑:这个绿燕,还真不是一般的自信!

    “啊,时间这么晚了……”绿燕惊呼一声,匆忙收拾起茶具来:“老夫人那里还等着我泡茶呢,红菱姐姐,我先走一步了,明天再来照顾马姨娘……”

    慕容雨淡淡笑笑,眸底冷气萦绕:绿燕倒是很会见风使舵,逢高踩低,想方设法讨好掌权的老夫人,对身份,地位一般的马姨娘,却是不怎么尊敬……

    “大……大小姐……”绿燕抱着茶具向外跑,突然看到了站在梨园门外的慕容雨,顿时停下了脚步,磕磕巴巴的开口,目光有些慌乱。

    马姨娘没什么身家背景,在侯府也就是一个小小的姨娘而已,虽怀了孕,可肚子里还不知道是男是女,再加上有张姨娘撑腰,绿燕才敢对她不尊敬。

    可慕容雨是侯府嫡出小姐,身份比马姨娘高了不止一个档次,再加上慕容雨手段高明,张姨娘都望尘莫及,所以,绿燕对她始终都有一份畏惧!

    慕容雨看也没看绿燕一眼,冷声道:“时间不早了,你不是还要去给祖母泡茶吗,别在这里忤着了,快去吧,耽搁了祖母用茶的时间,你可吃罪不起!”

    “是……是……”绿燕恭敬的回答着,端着茶具,微低着头,在慕容雨面前唯唯诺诺的走过,前往松寿堂。

    “大小姐!”红菱快步走了过来,对慕容雨行了一礼:“您回来了。”

    慕容雨答应一声,望着绿燕渐渐远去的身影,若有所思:“绿燕在侯府一直这样吗?”

    “是的,大小姐。”提到绿燕,红菱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您是不知道,绿燕仗着老夫人喜欢她的茶技,在府里嚣张跋扈,趾高气昂,从来不将奴婢们放在眼中不说,对姨娘也是三言两语的敷衍,您瞧瞧,姨娘明明要的乌龙茶,她偏给泡红茶,若不是绿茶性寒,孕妇不宜食用,估计她会泡绿茶给姨娘……”

    “红菱,不得在大小姐面前乱嚼舌根。”马姨娘扶着红烛的手走出房门:“大小姐回来了。”

    “姨娘近来可好?”马姨娘面色红润,头发乌黑盈亮,眼睛漆黑有神,可见吃的好,睡的好,绿燕的事情,她并不是太伤神。

    “托大小姐的福,一切都好。”马姨娘微微笑着:“绿燕只是名丫鬟,我又不是特别喜欢喝茶,她不爱给我泡茶,我不再叫她便是……”

    “姨娘真是大度!”马姨娘的身孕,已经引起张姨娘的嫉妒,特殊时期,她这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作风,倒是不错。

    “可是姨娘,无论咱们请不请她,绿燕每天都会准时来梨园泡茶的,赶都赶不走,她根本就是故意来这里打扰您……”红菱愤愤不平。

    “真有此事?”绿燕的所作所为,是在挑衅,根本没将马姨娘这个姨娘放在眼中。

    “若她明天再来,我让人请她回去便是。”马姨娘的目光不自然的闪了闪。

    慕容雨高深莫测的笑:若马姨娘能请得动绿燕,绿燕就不会天天都来梨园泡茶挑衅了……

    “大小姐,太阳已经升起来了……”不愿再提绿燕之事,马姨娘转移了话题。

    慕容雨回神:“时候的确不早了,咱们一起去给老夫人问安吧!”

    松寿堂里,一片欢声笑语,帘子打开,慕容雨和马姨娘走了进去。

    “雨儿回来了。”老夫人坐在暖塌上,笑容满面,目光在慕容雨和马姨娘身上转了转:“雨儿在相府可以拿到了什么保胎的方子?”

    张姨娘站在一旁,笑盈盈的接过话:“是啊,大小姐,听闻您回了侯府,直奔马姨娘的梨园而去,丞相夫人可是生了两个十分优秀的儿子,若是马姨娘也用上那药,老夫人的孙子肯定十分聪明……”

    慕容雨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有人在老夫人面前告状,说她回来后先去了马姨娘的梨园,再次,才是来松寿堂向老夫人请安。

    要知道,整个侯府最大的是老夫人,其次是慕容修,然后才到姨娘们,慕容雨忽视老夫人,转而亲近姨娘,老夫人肯定反感。

    碰巧自己与马姨娘又是同一时间来松寿堂请安,老夫人自然相信了那告状人的话,于是,才会有她那意味深长的一眼,目光看似平静,实则,是暗带了寒气的。

    身为侯府老夫人,她就是侯府的最大主子,即便是再期盼孙子,也绝不会允许一名姨娘爬到她头上。

    慕容雨淡淡笑着:“我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哪能拿到什么保胎方子,回侯府后,碰巧在梨园外遇到了马姨娘,便和她一起前来请安。”回侯府后,不止一个下人见过自己,但他们进不来松寿堂,不可能在老夫人面前告状……

    慕容雨的目光,淡笑之中蕴含着冷然寒气,不着痕迹的望向茶香飘来的方向,可以自由出入松寿堂的,只有绿燕……

    不过,绿燕又是张姨娘的人,离计自己和老夫人关系的计策,是她们两人一起实施的,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配合的天衣无缝,否则,老夫人不可能对自己这么冷淡!

    “祖母,这是外祖母让我给您带回来的礼物。”琴儿递来一只小匣子,柴嬷嬷接过,放到老夫人面前,打开来看,玻璃杯,琉璃盏,一个比一个新奇,老夫人看的笑逐颜开:“老太君真是有心了!”

    “马姨娘,这是给你的。”慕容雨拿出一块暖玉戴到马姨娘脖子上:“这是暖玉,常年佩戴,强身健体……”

    老夫人眼底的笑意渐浓,事到如今,她相信慕容雨没有提前去梨园,不然,这礼物她早就送出去了,哪还会当着自己的面再送一次,雨儿虽需要和未来弟弟搞好关系,却也是知道分寸的……

    “张姨娘,这是你的。”也是一块玉,颜色,质地,都和马姨娘差不多,彰显她对姨娘们一视同仁,不偏不向,老夫人的笑意更深……

    “送给爹爹,琳妹妹,莉妹妹的礼物,等会我亲自去送,很久没见他们了,怪想念的……”目光扫到缩在角落中的绿燕,慕容雨笑的格外璀璨:“绿燕,你每天都照顾老夫人,爹爹等人的饮茶,辛苦了,这是赏你的!”

    慕容雨摆摆簪送了过去,发簪价值虽不高,却是今年最流行的样式,绿燕受宠若惊,喜笑颜开的接过:“多谢大小姐,多谢大小姐……”

    慕容雨笑的温暖:“绿燕,听马姨娘说,你喜欢给她泡红茶,可有此事?”

    绿燕的面色顿时一白,可事情摆在眼前,她不能不承认:“回大小姐,确有此事。”心里已经思量好了应对之策。

    “可马姨娘喜欢的是乌龙茶,你怎么自作主张给她泡红茶呢?”马姨娘怎么说也是姨娘,是主子,而绿燕只是名下人,以下犯上的罪名可是不小。

    老夫人,张姨娘的目光瞬间集中到了绿燕身上,一个悠闲,一个着急的等候她的答案。

    绿燕面不改色:“回大小姐,红茶属热性,马姨娘又有身孕,喝红茶可温宫养子!”老夫人很是在意这个孩子,自己这么说,她一定会很高兴。

    慕容雨目光微冷:“红茶属热性,温宫养子不假,却容易上燥,乌龙茶性温,长期饮用,可平燥驱寒,胎儿忌冷也忌燥,若马姨娘长期服用红茶,胎儿也会不保的……”

    “当!”绿燕簪掉落在地,身体一矮,跪倒在地:“大小姐饶命,奴婢不知这些……”

    慕容雨冷冷的笑,身为泡茶高手,怎会连这些最基本的事情都不懂,红茶一事,定是张姨娘在背后指使,想以这种特殊的方法,除去马姨娘腹中胎儿……

    “大小姐说的可是真的?”马姨娘轻抚着自己微隆的腹部,面色苍白。

    “若是不信,可叫太医前来。”怀孕期间,寒,燥都是要不得的,世人只懂避寒,往往忘了防燥,才会被小人钻了孔子:“马姨娘也不必担心,红茶的燥,要连服几个月方才有效……”

    马姨娘暗暗松了口气,放下心来,还好,还好!

    “绿燕!”老夫人急言厉色:“你居然胆敢谋害姨娘腹中胎儿?”那可是自己一直期盼的孙子,若是雨儿不说,可是会不明不白的没了。

    “老夫人饶命,奴婢是真的不知道要防燥……”绿燕跪在地上,不停磕头:“饶命啊,老夫人……”

    “张姨娘,您快帮奴婢向老夫人解释解释……奴婢是真的不知情……”老夫人不为所动,绿燕改求张姨娘。

    计划被破坏,张姨娘的心情本就不好,绿燕的吵闹,让她更加心烦意乱:“别吵了,老夫人英明果断,你有罪没罪,她比任何人都清楚!”拍老夫人马屁的同时,等于想要放弃绿燕了。

    一名下人而已,死了一个,她可以再买一个,若因一名下人,得罪了老夫人,她在侯府可就没好日子过了,虽说绿燕是她精心培养的,就这么死了有点可惜,但事已至此,只好弃卒保帅,别无他法。

    绿燕的身体瞬间软了下去,目光呆滞,张姨娘准备放弃自己了,谋害侯府子嗣,可是死路一条……

    老夫人紧抿着嘴唇,一言不发,眸底怒气萦绕,慕容雨眸光微闪:看老夫人的意思,不想处决绿燕,绿燕的手艺的确不错,老夫人又爱喝茶,习惯了绿燕手艺的她,只怕瞧不上其他下人。

    老夫人的特别看重,无形之中,已经让绿燕成为众矢之的,张姨娘又和绿燕有了矛盾,瞬间,慕容雨又不想让绿燕死了,让她活着,将侯府这些虚伪的人都折腾一番,也是个很不错的主意。

    “祖母,红茶上燥之事,是医书所记载,外祖母病重,我也是翻医书时,无意间看到的,绿燕不懂医术,可能真的不知道……”

    慕容雨为她求情,绿燕又看到了生存的希望,眼睛闪闪发光:“是啊,是啊……大小姐说的没错……奴婢不识字,没看过医书,真的不知道这些……”

    老夫人的面容微微缓和了下来:“看在大小姐为你求情的份上,暂且饶你一命,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去刑房领三十大板,罚俸一年!”

    “多谢老夫人,多谢大小姐!”命保住了,绿燕哪还敢在意板子和银子,千恩万谢的退出松寿堂,领罚去了。

    慕容雨淡笑,以绿燕那高傲的性子,在侯府是不会交到朋友的,张姨娘出卖了她一次,她一定不会再信任、忠诚于张姨娘,自己可以好好想个计策,让她们两人内斗……

    “雨儿,我们正打算去相国寺上香,你也一起去吧。”老夫人扶着柴嬷嬷的手下了暖塌,披上披风。

    难怪张姨娘会来松寿堂,原来老夫人要去上香:“不逢年也不过节,祖母怎么想起来要去上香了?”

    老夫人微微笑着,昂头指向马姨娘:“你马姨娘不是有了身孕么,我们都去佛前拜拜,保佑孩子平安出世……”

    那也没必要兴师动众的全家去相国寺,突然,慕容雨脑中灵光一闪:老夫人一直想给慕容修纳几个通房,此次应该是去诉愿的,回来后,就要确定通房人选了,等佛祖保佑那些通房们生下儿子,她再去还愿……

    “爹爹,琳妹妹和莉妹妹也去相国寺吗?”既然是全家上阵,断没有少哪个的道理。

    老夫人轻轻摇头:“你爹有事,一大早就出门了,琳儿在禁足,莉儿年龄尚小,就都不必去了,只,你,我,马姨娘,张姨娘四人前去便可!”

    目光转向马姨娘和张姨娘:“东西可收拾好了?”

    “回老夫人,早已收拾妥当。”张姨娘的脸色有些难看,给慕容修安排通房,她心里肯定气愤,马姨娘则笑意盈盈,她有了身孕,不能服侍,夫君身边一定要有通房的。

    “雨儿呢?”

    “我的东西都在马车上,没什么好收拾的。”重生后,她一直在宅院里生活,没去过别处,相国寺之行,心里隐隐是有期待的。

    “那咱们出发吧,时候不早了!”

    相国寺是清颂最大的寺庙,位于京城近郊,香火很是旺盛,侯府马车来到山脚时,一眼望去,全是马车,将整个山脚全部占满:“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马车?”看马车上的标记,全是高门贵族,怎么都赶在同一天来上香。

    说到马车标记,慕容雨猛然想起,她在相府后门看到的那辆豪华马车,上面标的是镇国侯府的标记。

    她到达后门时,马车早就走远,她也不确定与谢云浮秘谈事情的就是镇国侯,也许那辆马车只是碰巧路过,毕竟,有哪个傻瓜会笨到驾驭标着自己身份的马车去后门与人秘谈,那不是自暴身份么。

    柴嬷嬷下了马车,笑盈盈的回答着:“回大小姐,今日是楚宣王的百日祭,文武百官都来相国寺上香……”

    “难怪会有这么多人。”慕容雨扶着琴儿的手下了马车,望着无边无际的马车,心中苦涩:若叛乱那天,这里也有这么多马车,这么多人,母亲和哥哥是不是就不会死,孤零零的被刺客残忍的杀死,肯定很是悲凉,绝望吧……

    目光望到不远处的张姨娘,慕容雨美眸中闪过一丝厉色:张姨娘,你加注在我母亲,哥哥身上的痛,我会百倍千倍的讨回来……

    张姨娘正与人说话,突觉身后有寒风袭来,下意识的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外面的天,真冷。

    上山的道路崎岖,众人又都是养尊处优的高门娇贵人,没走过远路,便坐软轿上到山顶上的相国寺。

    楚宣王百日祭未在楚宣王府大办,而是依楚宣王生前的遗愿,改在了相国寺,让高僧们为他诵经,超渡他和楚宣王妃一起投胎。

    慕容雨来到相国寺时,寺里到处都是贵族之人,男女老少都有,穿着也极为素净,三五成群的小声聊事情。

    给楚宣王上了香,老夫人与她的手帕交聊天去了,张姨娘也和她娘家大嫂凑到了一起,还不时回头看马姨娘,目光轻视不屑。

    马姨娘出身稍低,不认识其他高门贵族的人,神情有些失落,再加上其他人有意无意的指指点点,她尴尬的站在原地,不知应做些什么。

    在这种重要的场合,没人与她为伍,可是很丢脸的,老夫人只顾着自己,把马姨娘记到九霄云外了。

    这个时候,自己怎么能让马姨娘输给张姨娘,慕容雨淡淡一笑,随便看了看四周,望到了舅母罗氏,拉着马姨娘的胳膊走到罗氏面前:“舅母,这是我马姨娘,马姨娘,这是我大舅母……”

    “马妹妹,雨儿在相府时,可是经常提起你!”罗氏喜爱慕容雨,爱屋及屋,自然不讨厌她介绍的马姨娘。

    慕容雨称呼马姨娘时,前面加了我,是将她看成了一家人,马姨娘心里十分感动。

    罗氏可是正宗的丞相夫人,她只是名侯府姨娘,在罗氏面前,她的地位不知低了多少倍,可人家和颜悦色的与她说话,没有半分看低的意思,马姨娘心里又是一阵感动:“夫人安好,大小姐聪明伶俐,高贵端庄,是侯府之福……”

    高门之人最重面子,丞相夫人的身份,比张姨娘娘家嫂子高了不止一截,在这点上,张姨娘又败给了马姨娘,气的她双眼冒火:慕容雨,又是你在暗中捣鬼!

    挫了张姨娘的锐气,帮马姨娘找到聊天的人,慕容雨闲来无事,四下观望,望到了杜芬芳,也就是前世与李向东,慕容琳联合起来害死她的杜姨娘。

    杜芬芳是礼部尚书家的庶女,娘是陪房丫鬟,因为她的美貌,一直受嫡女杜幽兰的欺负和打压,前世,李向东和慕容雨去尚书府做客,遇到被欺负的杜芬芳,慕容雨一时心软,救下她,哪曾想从那之后,她就频繁的引诱李向东,还故意闹的人尽皆知,最后,李向东不得不纳她为姨娘。

    当时,李向东一再向慕容雨解释,是杜芬芳纠chan他,他对她并未动情,慕容雨傻傻的相信了,现在想想,杜芬芳貌美如花,如李向东那般想要靠着权力向上爬的人,不会拒绝尚书府的支持,他们两人搞到一起,根本就是你情我愿的……

    嘴角轻扬起一丝嘲讽的笑意,慕容雨眸光微寒,杜芬芳身份低微,没有哪家的千金小姐愿意与她说话,李向东喜欢攀附权贵,这种场合,绝对会到场的……

    杜芬芳紧揪着手中丝帕,看别人聊的热火朝天,自己独自一人,无人理会,心中十分委屈,强忍着没让眼泪掉下来,低垂着头,快步前行:杜幽兰那个小蹄子,难怪这么好说话,三言两语就答应让自己跟来上香,原来是准备看自己的笑话和尴尬……

    “砰!”急行的杜芬芳与慕容雨撞到了一起,两人各自后退一步:“对不起,对不起……”杜芬芳急忙道歉:这里的贵族,随便走出一个,都比她身份高贵,她谁也得罪不起……

    “姑娘没伤到吧?”慕容语语气轻柔,杜芬芳愣了一下,慢慢抬起头,望着慕容雨明媚的脸孔,瞬间怔忡,她以为她已经够美了,杜幽若连她的十分之一都比不上,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找她的事情,哪曾想,她居然在这里竟遇到了一名,比她还要美上几分的女子……

    “姑娘,姑娘……”慕容雨轻声呼唤着,眸底冷意渐浓:前世自己救下她时,她也是这种反应……

    杜芬芳眨了眨眼睛,瞬间回神:“不好意思,撞到你了……”

    “这里人多,不怪姑娘。”慕容雨轻轻笑着,起身欲走。

    “姑娘,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慕容雨高贵端庄,气质出众,衣着虽素净,衣料却是上好的雪缎,自己家都未必买得起,头上的发簪,耳朵上的耳环,手腕上的玉镯,都是极品,比那个李幽兰的还要贵重,李芬芳由此推断,慕容雨身份不简单,若她能够与之结实,对她益处良多。

    唯恐慕容雨误会,杜芬芳急着解释:“我撞了小姐,心有愧疚,改日定会让家父杜尚书,登门道歉。”

    只是撞一下而已,不痛不痒的,哪用得着如此隆重的道歉。慕容雨微微笑着,她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攀附权贵,与同样性子的李向东,还真是天生一对:“我叫慕容雨,家父忠勇侯慕容修,刚才你也是不小心,没必要愧疚!”慕容雨才不会告诉她,自己是故意撞她的。

    杜芬芳眼睛一亮,她居然是侯府小姐,看穿着打扮,定是嫡女无疑:“慕容小姐心胸宽广,不与我计较,但的确是我撞人在先,慕容小姐不接受我的道歉,我会很过意不错的!”

    她是身份低下的庶女,早就学会了察言观色,以及靠衣着,装扮来品评一个人身份的高低,慕容雨是身份高贵的侯府嫡女,她当然不肯放过与之结交的机会。

    慕容雨温和的笑,前世,她也是这般说的,问出了自己和李向东的身份,趁着去素衣侯府向自己道谢的空隙,与李向东,纠chan到一起……

    “你我相撞,也算有缘,杜小姐不必自责!”慕容雨望望四周:“杜小姐都没有丫鬟吗?”

    杜芬芳杜的眼睛顿时红了起来:“我身份低微,身边只有一个丫鬟,刚才幽若姐姐有事,将那丫鬟叫去帮忙了……”那小蹄子这么做,是想在这么多人面前,让我难堪。

    “寺里事情多,没有丫鬟帮忙怎么行?”慕容雨同情道:“若杜小姐不嫌弃,就与我同行吧,我丫鬟有三四个,可以分出一半帮杜小姐的忙……”

    “真的?”杜芬芳心中狂喜,眼睛闪闪发光,她还以为得费一番唇舌,慕容雨才会答应与她结交,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

    见慕容雨不说话,只是笑着望她,杜芬芳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不好意思的笑笑,推辞道:“会不会不太方便……”

    “你、我都是女孩子,怎么会不方便呢。”慕容雨转过身,眼底闪过一道诡异的笑意:“我现在要去殿里上香,杜小姐要同去吗?”

    “好啊,我现在没事,正好陪慕容小姐!”杜芬芳灿烂的笑着。

    琴儿撇撇嘴,明明是我家小姐为她解围,可话从她口里出来,倒像我家小姐求她陪伴似的,还千金小姐呢,真是不懂规距……

    慕容雨没有再说话,缓步向前走去,杜芬芳紧随其后,与她说些不着边际的巴结、奉承之言,若是前世,慕容雨定会开心不已,但现在,她只觉得杜芬芳虚伪的话让她恶心。

    去往大雄宝殿上香,需经过男宾那里,洛阳王,镇国侯,丞相,忠勇侯聚在一起,商量事情,欧阳寒风,欧阳夜辰,谢轻翔,宇文明也都在,慕容雨虽是靠着一边的走廊前行,还是被众人看到了。

    “慕容小姐真是高贵端庄!”镇国侯眉眼带笑,心中很是满意,刚才有不少女子从这里经过,前去宝殿上香,但她们的气质远不如慕容雨。

    “侯爷谬赞!”慕容修敷衍着,老夫人不同意慕容雨嫁到镇国侯府一事,他还没来得及和镇国侯说,他不知道要如何开口。

    “慕容小姐有十三岁了吧!”镇国侯意有所指,谢云衍却并不知情,接话道:“雨儿已经过了十三岁的生辰,明年就十四了……”好像到议亲年龄了。

    “呵呵!”慕容修笑的有些尴尬,不知道说什么来接话。

    洛阳王望了镇国侯一眼,没有说话,侧目望向欧阳寒风,却见他的目光一直紧随着慕容雨,慕容雨都转过弯不见了,他的目光还没有收回:这傻小子,见到那慕容小姐就没了魂。

    摇摇头,洛阳王收回目光,眼角望到一道身影悄然离去,李向东,他怎么也来了这里!

    佛堂中,欧阳少弦与白胡子方丈对弈,欧阳少弦放上一颗黑子,方丈的白子被吃掉几颗,方丈也不恼,笑呵呵的夸奖着:“欧阳施主的棋艺真是越来越高了,这盘棋,老纳怕是要输了!”

    “是方丈承让!”欧阳少弦又放上一颗黑子:“未到最后,不可轻易言败,置之死地而后生也是一招棋……”

    “慕容小姐,您经常来相国寺上香吗?”门外响起杜芬芳的询问声,慕容小姐四次传入耳中,欧阳少弦的动作猛然一顿,手中的棋子忘记应该放在哪里了。

    “不常来,这是第三、还是第四次啊,上次来相国寺,是好几年前的事情,我记不太清了……”慕容雨的声音清新,清澈,瞬间搅乱了欧阳少弦的心神,无心再思考,手中棋子随便放了个地方。

    方丈抬头望望门外,淡淡一笑,拿起白子放到棋盘上。

    欧阳少弦再下棋,明显心不在焉,没走几步,就被方丈吃掉不少黑子,片刻之后,方丈笑呵呵的停住了手:“欧阳施主承让,这盘棋老纳赢了!”

    欧阳少弦这才回过神看棋盘,自己的黑子,被子子围了个严严实实,着实是输了:“我输了!”

    方丈笑笑,打趣道:“这么多年,老纳可是第一个赢欧阳施主的人呢,若此事被外人知道,肯定十分佩服老纳,这盘棋可真是绝处逢生啊……”

    “刚才我在想心事,一时失神,才会让方丈抢了先机,咱们再来!”欧阳少弦收拾着棋盘上的棋子,方丈也不阻止,只是笑呵呵的望着他:“欧阳施主怕是没心情再下棋了吧……”

    欧阳少弦停下动作,语气低沉:“方丈何意?”

    方丈急忙改口:“老纳年龄大了,坐了这么长时间,身体有些麻,想出去活动活动,圆戒!”

    一名小和尚跑了进来:“师傅?”

    “今日是楚宣王的百日祭,为师要亲自主持超渡,扶为师去正殿!”方丈站起身,望望欧阳少弦,意有所指:“欧阳施主若是累了,可先回房休息休息。”

    慕容雨上香的地方是大雄宝殿,里面金碧辉煌,佛像是金子所制,额间的舍粒子是珍贵的火龙珠,价值连城。

    杜芬芳一直生活于尚书府内那一般的不能再一般的房间中,哪见过这等高贵的装饰,踏进殿内后,她闪闪发光的眼睛不停四下观看,恨不得能多生出两只眼睛来,看个够:这里这么华丽,居然是佛殿,不能住人,真是太可惜了……

    “啊,雨儿,佛像额前的是什么?”纵使她生于尚书府,也没有见过这么璀璨夺目的珠子,真漂亮啊!一路上,杜芬芳不停的同慕容雨聊天,很快就‘熟悉’了,一厢情愿的直呼慕容雨的名字。

    慕容雨笑笑不与她计较这些,称呼杜芬芳时,还叫杜五小姐!

    慕容雨上过香,望了一眼佛像:“那是火龙珠……”

    瑟儿将目光转向一边:大呼小叫的,真是没见过世面,都不如自己这做丫鬟的见的多。

    火龙珠啊,肯定价值连城吧!杜芬芳的眼眸瞬间眯了起来,放在这里,真是可惜了。

    慕容雨无声冷笑,和前世一样的自私,贪婪,这也是自己带她来这大雄宝殿的原因,同时,心中又有些疑惑,慕容琳究竟开了什么条件给她,让她不惜以腹中胎儿的性命做赌注,陷害自己……

    “慕容小姐,好巧啊,咱们又在这里见面了!”身后传来熟悉的男声,慕容雨冷冷一笑:李向东还真是没完没了了,紧跟着自己不放,看来自己给他的教训还不够。

    “的确很巧!”慕容雨转过身,淡淡一笑,李向东瞬间失神,他为何以前都没发现,慕容雨笑起来居然这么美!

    “李状元也来上香!”佛祖面前人人平等,不论男女老幼,都可以进来上香的。

    “是……是……”李向东回过神,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他以为慕容雨肯定会很讨厌他,而他也做好了和她好好解释的准备,就算她打他,骂他,他也认了,毕竟,慕容雨是侯府小姐,身份高贵,接触的又都是些高官贵族,他一定要和她把关系搞好了,才能得到提拔……

    哪曾想,慕容雨没有讨厌他,反而笑盈盈的与他聊天,李向东开心的同时,又有些忐忑不安,但愿他是真的原谅自己了才好。

    可是,她之前一直都很讨厌自己的,为何突然间对自己友好起来,莫不是有什么阴谋……李向东本身就是卑鄙小人,思想转的很快。

    “李状元,这位是尚书府千金杜芬芳小姐,芬芳,这就是今年科举的新科状元李向东!”前世,李向东与杜芬芳都是间接害死自己的凶手,自己就算不狠狠的算计他们,也要先讨点利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