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 自取其辱

作者:蔓妙游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重生之侯府嫡女最新章节!

    ~日期:~11月01日~

    黑衣人高大的身躯从柜子上慢慢滑落,狼狈的跌落在地,胸口与关键部位传来阵阵尖锐的疼痛,额头青筋暴出,虚汗满布,眸底难掩痛苦之色。

    伤势很重,不容耽搁,他必须尽快回去治疗,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至于慕容雨……

    黑衣人慢慢侧目望去,眸底寒光与阴霾萦绕:总有一天,她会是自己的!

    趁着欧阳少弦不注意,黑衣人强忍疼痛,纵身一跃,窜出窗子,快速消失于夜色之中……

    欧阳少弦冷冷一笑,并未理会,无论黑衣人跑多远,只要他想查,不出一个时辰,就能将其揪出来,当务之急,是安抚慕容雨。

    欧阳少弦低头望去,慕容雨美丽的小脸在微弱的烛光下更显出尘,漂亮的睫毛长而卷,大颗泪珠自睫毛内渗出,悄然滑落于脸颊,柔软馨香的身子紧靠在他胸膛中,轻轻颤抖。

    欧阳少弦拥着慕容雨的手臂,不知不觉间又紧了紧,一直以来,出现在他面前的慕容雨都是狡猾如狐,冷傲倔强,坚强不屈的,如今天这般温顺惊慌的她,他是第一次见。

    轻轻叹口气,一个人再坚强,也会有柔弱的时候,何况,她还是个女孩子,危险时刻,更需要有人照顾。

    下巴轻触着她柔软的发丝,如同呵护稀世珍宝一般,小心翼翼的呵护着怀中女子,轻声呼唤着她的名字,安慰道:“别怕,别怕,我在这里……”

    以手为梳,轻轻为慕容雨理顺有些凌乱的发丝,如绸缎般顺滑,美好的感觉让欧阳少弦爱不释手,流连忘返。

    若这一幕被他的侍卫们看到,肯定会惊掉下巴,他们那漠视一切,冷血无情的世子,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细心体贴,温柔多情了。

    大手拂过一缕墨丝,悄然握紧,欧阳少弦沉下的眼底厉光闪现,若刚才自己晚来一步,后果……不堪设想,找到黑衣人,定要将他碎尸万断!

    慕容雨两世为人,刚才的事情还真是第一次经历,慌乱害怕在所难免,黑衣人逃走后,房间静了下来,令人心神安宁的墨竹香萦绕鼻端,慕容雨的心情渐渐平复,神智也慢慢清醒过来。

    “世子!”意识到自己被人紧抱在怀中,慕容雨小脸一红,轻轻推开了欧阳少弦:“谢谢你!”

    被慕容雨推开的瞬间,欧阳少弦心中闪过一丝莫名的失落,却并未表现出来,淡淡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如今已是冬天将至,夜晚比白天更加寒冷,欧阳少弦是急着赶过来的,没穿多少御寒的衣物,唯一的外衣又给慕容雨披上了,他只着白色里衣站在冰冷的地面上,身体很暖,慕容雨却觉得他一定很冷。

    慕容雨本想将外衣还给欧阳少弦,猛然想起,她的衣服都被黑衣人撕破了,外衣下的她,衣不蔽体:“世子,能帮我从柜子里拿件衣服过来吗?”

    欧阳少弦没有说话,走过去,打开了柜子,水绿色,浅蓝色,淡紫色,鹅黄色的衣服各有一套,都属于清淡雅致的颜色,不落俗套,欧阳少弦的目光闪了闪,随便取出一件,递给了慕容雨。

    慕容雨接过衣服正欲道谢,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快快快……抓盗贼,千万不能让他跑了!”

    慕容雨的雪眸瞬间眯了起来,眸底寒光迸射,若刚才欧阳少弦没有闯进来救下自己,此时此刻,自己正在被黑衣人糟蹋,外面的人再以抓贼的名义进来查看,自己的一生就彻底毁了。

    这一切,都是早有预谋的,那黑衣人根本就不是什么采花贼,他是故意来毁掉自己的!是他,自己绝不会看错,一定是他!

    欧阳少弦没有说话,眸光越凝越深,那些人是有备而来,并且已经到了院子里,欧阳少弦想避过他们离开是不可能的。

    现在夜色已深,若被他们看到慕容雨和欧阳少弦这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即便欧阳少弦担下所有罪责,慕容雨的名誉也会被毁,毕竟,高门之中最重名声,清白、自重的千金小姐,岂会在深更半夜留男子在闺房。

    今日过后,慕容雨在高门贵族眼中,已成为轻浮女子,再无地位可言,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人指指点点。

    欧阳少弦与慕容雨沉思片刻,几乎是同一时间抬头:“解决的办法倒是有一个……”

    “你们两人的解决办法再好,也不如我的厉害!”戏谑的声音从旁响起,慕容雨抬头望去,无奈的笑了笑:“你怎么也来了这里?”

    来人轻轻一笑:“别说这么多了,等会再和你解释,过眼前这关要紧!”

    院中,火急火燎带人前来捉贼的不是别人,正是张姨娘:“大小姐……你怎么样了啊大小姐……你可千万不能出事……”唯恐别人不知道贼进了慕容雨的房间,张姨娘放声高呼,以丝帕轻捂着眼睛,急急向慕容雨屋内冲去……

    “张姨娘,大小姐好好的,你喊什么?”琴儿走了出来,眼神还有些迷蒙,小脸上带着倦意。

    张姨娘一愣,这丫头刚才不见人影,现在怎么又回来了,无妨,只要那采花贼还在,自己就稳赢:“琴儿,今晚值夜的丫鬟不是你吧,刚才你不在这里,不知道咱们这院子里进了贼,大小姐不知怎的,被贼抓了……”

    自己从出院到现在,不过一盏茶的时间,那采花贼绝对走不了,屋子里倒是静了下来,难道已经完事了……

    琴儿满头雾水:“张姨娘,您说什么呢,大小姐在屋子里好好的,哪有被贼抓。”

    “不可能啊,刚才我明明听到大小姐高呼救命,才急急忙忙跑出去叫人的!”琴儿越说慕容雨没事,张姨娘就越怀疑她出事:“那贼若是个求财的普通盗贼倒还好……”若是个采花贼,慕容雨就惨了。

    后一句张姨娘没有说出来,但众人也猜到了那层意思,更何况,即便里面的是普通贼,慕容雨也和他深更半夜共处一时这么久了,就算不出事,名誉也毁了。

    想想慕容雨那明媚的脸孔,众人摇头叹气:真是可惜了那倾国倾城的相貌了:“刚才我们赶来这里时,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

    “附近全是厢房,里面住满了客人,就算有人惨叫,也不能确定就是大小姐房间传出的吧,说不定是有人做恶梦呢。”知道张姨娘趁机毁坏慕容雨的名誉,琴儿心中气愤,却碍于她是主子,不能与她争吵,强压怒气解释:

    “张姨娘,奴婢刚从房间出来,对房间里的情况,难道还不如你们这些远道而来的人清楚。”琴儿扫了众人一眼:“房间里没进任何贼,大小姐安然无恙……”

    张姨娘叹口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琴儿,我知道你这么做是为大小姐名誉着想,可名誉再重,也重不过性命不是,若你真的为大小姐好,就应该让我们进去帮忙,而不是故意隐瞒,让大小姐一人应付那穷凶极恶的盗贼,要知道,他们都是没有人性的,万一大小姐有个三长两短,你、我都担待不起……”

    众人也附和着,连连点头,这慕容雨也太固执了,居然为了名誉,连命都不要了。

    突然,张姨娘好像想到了什么,刻意压低了声音:“琴儿,你实话告诉我,是不是盗贼以大小姐的性命威胁你,让你不要实话实说的?”

    说是压低,其实,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能让院子里的人听到,屋内的人也能听的一清二楚,若盗贼真在房间里,肯定会因张姨娘高明的猜测,重伤慕容雨。

    说的倒是冠冕堂皇,其实,还不是想进屋看我家小姐出丑!琴儿愤怒至极,反而平静了下来:“姨娘,奴婢只是实话实说,并非受坏人胁迫不敢讲出事情真相……”

    “若真是如此,那你就更应该让我们进去查看,确认大小姐安然无恙了,大家自然会离开。”无论琴儿怎么解释,张姨娘都坚持要进屋查看,眸底闪着胜券在握的诡异光芒:慕容雨,这一局,你输定了!

    “张姨娘的好意我心领了。”帘子打开,慕容雨自屋内走了出来,明媚的脸庞,高贵,出尘的气质,让院中的人为之一震,目光沾在她身上,再也移不开。

    慕容雨不是应该在屋里和那个男的……怎么会如此轻松的就来了院子中?张姨娘的目光在慕容雨身侧来回打量,想找到一些破绽,却始终一无所获。

    目光淡淡扫过院中的每一个人,慕容雨樱唇轻启:“现在姨娘可以相信我的房间并没有盗贼了吧?”

    张姨娘笑了笑,笑容有些尴尬,正欲开口,窗子上隐隐闪过一道高大的身影,张姨娘心思一转:“大小姐的话,我们自然相信,不过,刚才有盗贼一事,我亲眼所见,绝不会出错……”慕容雨啊慕容雨,今天就是你身败名裂之日。

    “张姨娘怀疑我窝藏盗贼。”慕容雨似笑非笑。

    “大小姐误会了,我并非怀疑大小姐。”张姨娘微微笑着:“只是,大小姐为人和善,对丫鬟们也很好,我是怕,大小姐为了她们,做出什么对自己不好的事情来……”

    众人心中明了,那盗贼只怕还在屋里,将慕容雨和丫鬟们一起控制住了,张姨娘坚持要进屋搜查,那人才不得不放了慕容雨出来说服张姨娘……

    大小姐心地善良,张姨娘也是个好姨娘啊!

    张姨娘轻轻叹口气:“大小姐,丫鬟们的性命要紧,可你也要保重啊,更何况,只有将此隐患彻底解决掉,大小姐和丫鬟们才算真正安全了……”

    慕容雨冷冷一笑,说来说去,还不是想找尽一切理由进屋检查,可屋里有位特殊的客人,暂时不能让他们进房间:“我的房间并没有盗贼,就算姨娘不信,也没必要带这么多人吧,他们之中,男子居多,深更半夜的,进入女子房间,说出去,没事也变的有事了……”

    言下之意,张姨娘是故意带这些男子前来,以抓贼的名义,来找茬,破坏她名誉的。

    慕容雨的厉害,张姨娘领教过不止一次,知道再说下去,她未必能赢,唇枪舌剑没有效果了,她再换别的招式:“你们看那里?”连天都在帮自己。

    张姨娘突然惊呼,众人顺着她的指向望去,一道身影映在窗子上:“身材高大,虎背熊腰的,那是男子啊。”一人惊呼!

    “是啊,女子哪会长成这个样子……”又一人出言,其他人也随声附和,堂堂忠勇侯府未出阁的大小姐,深更半夜,有男子在闺房,想想也知道不是什么好事。

    虽说那盗贼可能杀人不眨眼,可他们有这么多人不是,大不了遇到危险时,将别人推出去做挡箭牌,慕容大小姐的闺房可不是随时都能进的,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岂能错过。

    房间有男子的事情被众人看到,慕容雨的名声已经臭了,若她再阻止他们进去搜查,更加坐实了夜会男子的罪名,臭上加臭,以后都不用再出来见人了。

    当然,若慕容雨坚持不让他们进屋,张姨娘也不会再强求,毕竟,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重重叹了口气,焦急道:“大小姐,您怎么……唉,如果没什么事,我们就回去了……”表面上装作一副恨铁不成钢,生气又无奈的慈母样,心中却冷笑,不必自己出手,众人的唾沫就能将慕容雨淹死!

    刚才众人看到的身影,是独自站立的,四周没有人,也就是说,他并没有胁持任何人,也就不存在慕容雨被威胁。

    可慕容雨费尽心机不想让人知道她房间有男子的存在,再加上张姨娘刚才的话,隐晦之中带着后悔,众人纷纷明了,慕容雨与男子在此私会,张姨娘不知实情,以为人家房间来了盗贼,才会跑出去向他们呼救……

    张姨娘这姨娘做的很尽责,可慕容雨这位侯府大小姐,品性也太差了……

    慕容雨站着未动,淡淡笑着,一言未发,眸底冷光萦绕:张姨娘今天的目的,就是毁坏自己的名誉,只可惜,她注定要满怀希望而来,满带失望而去……

    “谁说女子不能长成这个样子啊?”就在众人鄙视慕容雨时,窗子上映出的身影慢慢移到了门口,映入眼帘的,并非是哪个男子的相貌,而是将军府千金王香雅那胖胖的小脸。

    慕容雨转过身,无奈道:“香雅,你怎么出来了?”

    “你的事情半天都处理不完,没人陪我下棋,我还坐在里边干什么,等着被人说长相难看,没有半点女人样,虎背熊腰的像男子啊?”王香雅小眼微眯,眼缝中寒光闪闪,了解她的人都知道,这是她发怒的前兆,众人吓的全都低下头,连大气也不敢出:天哪,房间里的,怎么是这位姑奶奶,闯大祸了!

    “王……王小姐,你什么时候来的?”房间里的人是王香雅,张姨娘也大大的吃了一惊,下意识的有此一问,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王香雅拿鼻孔横了她一眼:“我什么时候来相国寺,还需要支会你吗?”刚才张姨娘所说的话,王香雅在房间中听的一清二楚,所以,她对张姨娘是越看越不顺眼,和她说话自然也没好气。

    张姨娘低下了头:“王小姐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声音越来越小,心中急思解决方法,居然惹到这尊瘟神了,事情有些难办,可恶,自己又被慕容雨设计了一次!

    王香雅优哉游哉:“我一时无聊,半夜来相国寺找人下棋,没想到棋没下成,却看到了这精彩一幕。”抬眸,冷冷扫视着院中的众人:“刚才是谁说我虎背熊腰的?”

    王香雅长的又高又胖,远远望去,就像是个男人,正因为如此,她更加讨厌别人将她比喻成男子。

    “王小姐息怒……小的,是一时眼拙……才会看错……”那人吓的战战兢兢,不停抹着额头冷汗,回答也是小心翼翼的,唯恐触怒王香雅,自己会倒大霉。

    虽然他不想承认,可他周围的人可是听到他说这句了的,万一王香雅用上什么特殊手段逼供,自己也会被揪出来,与其等着被揪,还不如自己主动承认,如此一来,惩罚也许还会轻些。

    “是啊,小的们是一时眼拙,看错了……”刚才他们也说了王香雅是男子的混话,就是犯了错,必须提前补救,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王香雅的手段,他们可是见识过的……

    目光望到领他们前来的张姨娘,众人的气就不打一处来,真是蠢货,连进慕容小姐房间的人是男是女也能看错,若非她眼拙,自己也不会跟着受罪……

    王香雅观将目光转向张姨娘:“张姨娘的话,我在屋里可是听的一清二楚,我长的很像盗贼吗?”

    “不是,天色暗,我也是一时眼拙,没看清……”王香雅是将军府小姐,和皇室又有亲戚,张姨娘可不敢招惹她。

    “可我怎么听张姨娘说,你是听到雨儿的高声呼救,方才出去叫人的。”王香雅可不打算轻易放过张姨娘:“我和雨儿是好朋友,我会打骂她到高声呼救吗?更何况,雨儿好端端的站在这里,身上绝对没有伤,若是姨娘不信,可以过……”

    “王小姐恕罪。”事到如今,张姨娘严重怀疑,刚才之事就是慕容雨故意设计她的,为了摆脱王香雅的追问,张姨娘打算剑走偏锋:“我白天忙了一天,太累了,精神不太好,可能是将梦境与现实弄混了……”这样的理由,王香雅总找不到训斥自己的理由了吧。

    众人皆气愤难忍,望向张姨娘的目光,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什么,她居然愚蠢到把现实和梦境弄混了,却害自己大半夜的跑来这里听人训,真是蠢笨到家了,以后她说的话,自己再也不会相信……

    王香雅淡淡笑笑,语带戏谑:“俗话说的好,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张姨娘梦到雨儿出事,莫不是日思夜想的希望她出事?”

    慕容雨淡淡笑着,目光望向王香雅:香雅也是内院争斗的高手,手段、心机,不比自己差!

    众人猛然醒悟过来,难怪慕容雨出事,张姨娘这么着急,原来她找自己前来不是帮忙的,而是看慕容大小姐出丑的,最毒妇人心这句话,用在她身上真是一点儿没错……

    “王大小姐误会了……”张姨娘着急解释,若是不说清楚,自己就会名誉扫地:“我只是太累……”

    王香雅摆了摆手,打断了张姨娘的话:“事实摆在眼前,无需狡辩,我还想再和雨儿下会棋,你们该干嘛干嘛去……”

    还好,还好,这王香雅今天心情好,居然没有发飙。就在众人松口气,准备离开时,王香雅发了话:“记得回去后,每天领十大板……”

    “啊!”众人皆惊,一人磕磕巴巴道:“王小姐……这里是相国寺……”佛祖面前,不能罚人。

    “那就等回到京城再打。”王香雅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的水,绝无收回的可能,见众人还有些犹豫,王香雅手掌交握,手指捏的嗑巴嗑吧响,小眼睛内寒光迸射:“你们是自己回去领板子呢,还是让我现在动手……”

    “回去领板子,回去领板子……”那些人重重点头,无丝毫迟疑:十大板的刑罚并不重,可如果让王香雅动手,他们绝对重伤……

    王香雅眯眼望了他们片刻,漫不经心的摆摆手,众人如得特赦一般,迅速向外走去,唯恐走的慢了,王香雅会改变主意。

    慕容雨微微笑笑:“香雅,张姨娘是我姨娘,她的处罚,就免了吧!”

    王香雅眸光一闪,明白了慕容雨的用意,诡异的笑着,响指一弹:“慢着!”

    众人心中一惊,如被施了定身法般,保持着各种各样的姿势静立不动,眸底闪着苦笑:难道这位姑奶奶又改变主意了……

    王香雅戏谑的目光望向张姨娘:“张姨娘,虽然你是雨儿的姨娘,但此事因你而起,这些人也都是你带来的,你也要受罚!”

    “是我不好,让大家误会、受惊,我甘愿领罚!”慕容雨是故意让王香雅惩罚自己,无妨,自己可以受罚,却不会白白受罚。

    张姨娘此番话,是想证明,她与他们会同甘共苦,意在拉拢人心,王香雅却不给她这样的机会:“张姨娘误会我的意思了,张姨娘引领众人前来,算是首领,理应领双份的惩罚。”

    别人都领十板,张姨娘却领了二十板,她被孤立了起来,让人印象深刻,每每提及此事,众人都会清楚的记着,是张姨娘害他们被打了板子。

    张姨娘心中一惊,正欲求情,王香雅已摆了摆手:“都回去吧,我要下棋,不许再来打扰。”就算她不说这句话,也没人再敢来这里挑事。

    内室帘子打开,慕容雨和王香雅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内室里凌乱的家具已经排放整齐,只是丫鬟们还没有清醒,整齐的躺在一侧昏睡着,欧阳少弦修长的身形立于窗前望向窗外:“都走了。”

    “放心,我王香雅出马,哪有摆不平的事情。”王香雅得意一笑,随即好像想到了什么,收敛了笑意,转身望向慕容雨:“雨儿,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们两人怎么会衣衫不整的出现在同一个房间,丫鬟们为何都被打昏了,房间也弄的乱七八糟的,若非自己及时赶到,这场较量的赢家,还不知是谁。

    慕容雨叹口气,将黑衣人闯进她房间后发生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王香雅惊呼:“你的意思是,有人故意要毁你清白?”目光悄悄望向窗边,那家伙要倒大霉了,欧阳少弦至少有成百上千种方法折磨死他,看欧阳少弦那悠然的模样,已经派人前去调查此事了吧。

    慕容雨点点头:“寺庙里住了那么多香客,侍卫众多,采花贼绝不敢明目张胆的潜进来……”

    王香雅怒气冲天:“那人真是吃了熊心豹胆,连你也敢动,若是被我抓到,一定将他碎尸万断……”即便世人不知道她和欧阳少弦的关系,她也是忠勇侯府的嫡出大小姐,丞相府的外甥女,连她的主意都敢打,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慕容雨的目光转向窗边:“世子,今天多谢你……”

    “你已经向我道过谢了!”欧阳少弦语气微冷,机械的回答着,让人猜不出他究竟在想什么。

    “几个谢字,表达不出我对世子的感激之意!”慕容雨说的是事实,若是没有欧阳少弦,她早就失去清白,名誉尽毁,无颜再回忠勇侯府了。

    王香雅坐到一边,无奈的翻翻眼睛:以现在的情况来看,慕容雨以后少不得需要欧阳少弦的帮忙,谢来谢去的多麻烦,直接以身相许不就行了……

    望着欧阳少弦的背影,慕容雨眸光闪了闪,犹豫道:“世子,今天的事情……”

    欧阳少弦转过身:“我不会告诉别人的!”事关慕容雨的名誉,即便她不提醒,他也不会透给别人知道。

    “世子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慕容语抬起头,目光坚定:“我想自己解决这件事情!”不想再有劳世子。

    “你知道那名黑衣人是谁!”慕容雨只是一名千金小姐,毫无权势,可她却要自己亲自处理这件险些毁掉她的事情,唯一的解释就是,她知道想害她的人是谁,不需要再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调查。

    “是的,我知道他是谁。”慕容雨知道欧阳少弦的能力,也知道,清颂的事情,没有一件能瞒得了他,自己能认出那名黑衣人,他也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查出那人的真正身份。

    欧阳少弦望了慕容雨半晌,转过身,仰望天空:“我尊重你的决定,不会再插手此事。”眸光越凝越深,不知在想些什么。

    “雨儿,我觉得,你应该让少弦世子帮忙,把那人折腾的只剩下一口气了,你再亲自结果他,这样才解气……”王香雅望了望窗边的欧阳少弦,轻声建议着,以欧阳少弦的脾气,表面说着不会插手,暗地里还是会有所动作的。

    慕容雨轻轻笑笑:“放心吧,我绝对不会让他好过的!”自己折磨人的手段,不比任何人差:“香雅,帮我个忙。”

    “什么忙,尽管说,只要我做的到的,一定不会推辞。”王香雅拍着胸脯保证着。

    “你认识京城最厉害,关系最广的那名牙婆吧。”慕容雨微微笑着,眸底寒光迸射:“你让她帮我留意个人,一个非常特殊的人……”

    将事情向王香雅稍做解释,慕容雨前行几步,站到了欧阳少弦身后:“世子,我还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黑衣人逃出慕容雨房间后,在寺内稍稍转了转,确认无人跟踪,方才快速跑回自己房间。

    抬脚踢开房间门,又再次大力的踢上,黑衣人拉下了脸上的黑色面巾,顿时,一张熟悉的脸孔现于眼前,正是镇国侯府嫡次子宇文明。

    胸口和关键部位传来尖锐的疼痛,宇文明额头青筋暴出,冷汗直冒,强忍疼痛,大口呼吸着,踉跄着脚步来到柜子边,打开柜子,拿出了里面的药。

    他喜欢惹是生非,自然免不了和人打架,跌打损伤之类的内服外用药,他应有尽有。

    脱下夜行衣,宇文明只着里衣坐到床边,拿出一瓶药,脱下裤子,轻轻涂抹到关键部位上,刚才这里撞到了柜角上,伤的不轻,绝对要治好了,不然,自己一生的幸福就没了,可是,为什么药抹到上面,一点儿感觉都没有,难道没有效果。

    深更半夜,从相国寺到京城需要不少时间,更何况,京城的城门已关,就算现在回去,也要等到天亮后才能进城看大夫,耽搁的时间越长,伤势就会越重,不行,一定要找到有效果的药。

    宇文明发疯一般,在柜子里乱翻,每抓到一瓶药,就抹上点试试,焦急不安的注视着自己的一世幸福:动一动,动一动啊……

    可无论他如何焦急呼唤,关键部位都如同死鱼一般,没有半点反应。

    “砰!”宇文明怒极,手中药瓶被他摔的粉碎,动作太大,牵动了伤口,肩膀和胸口传来一阵阵让人难以忍受的疼痛,尤其是胸口,疼痛一阵高过一阵,如同有人拿着东西,狠狠戳他的五脏六腑:糟糕,难道是肋骨被欧阳少弦打断了!

    可恶,欧阳少弦,慕容雨,等自己恢复了,定要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怒气攻心,宇文明只觉胸口的疼痛迅速漫延到了全身,头部传来重重的晕眩感,他紧紧抱住自己的头,本想保持清醒,哪曾想还来不及做什么,已陷入无边的黑暗之中……

    翌日,阳光明媚,昨晚的事情过后,欧阳少弦和王香雅各自回了房间,慕容雨再无睡意,躺到天亮便起了床,梳洗,用过早膳后,她打算在寺院里四处走走。

    即便想要害她的黑衣人宇文明还在这里,现在可是白天,谅他也没胆子在光天华日下对付自己。

    相国寺位于山顶,景色极美。慕容雨一路走来,除了欣赏美景外,还看到许多意外的情形,许多衣衫褴褛的乞丐满怀欣喜的捧着破碗向一个方向奔去。

    “怎么会有这么多乞丐?”昨天她来到山上后,见到的都是高门贵人,未见半个乞丐的影子,可贵族们一走,山上就布满了乞丐,难道昨天是为了贵族们,特意清了场?

    “女施主。”一名小和尚走了过来:“今日主持大师布粥,接济无家可归的贫困之人……”

    “主持大师每月都布粥吗?”慕容雨曾有耳闻,相国寺接济穷困之人,却不知具体情形。

    “回女施主,一般情况下,每月初一,十五布粥,若遇特殊情况,也会增加布粥的时日……”

    “主持乐善好施,是贫困人之福。”慕容雨望望四周:“琴儿,前面有间佛殿,随我去添点香火钱!”香火钱放到佛祖那里,主持便可用它来接济贫民。

    今天不是初一,也不是十五,那就是小和尚说的特殊情况了,极有可能是因楚宣王在超渡,主持布粥,是为帮他积功德。

    慕容雨添了香火钱,走出佛殿,望望天空,时间不早了:“琴儿,你去香雅那里看看,她睡醒没有。”王香雅生平两大爱好,吃,睡,若她在吃,睡时被人打扰,就算不将那打扰之人大卸八块,也会将他打成重伤。

    为了安全起见,慕容雨决定先让琴儿去打探打探情况,若她醒了,自己再过去,若她还在睡,自己就再逛逛。

    琴儿前脚刚走,一对乞丐母子走了过来,小乞丐只有四五岁的模样,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不停扑闪着,很是可爱。

    望到慕容雨,小乞丐眼底闪过一丝好奇,挣脱母亲的手,笑嘻嘻的跑了过来:“姐姐好漂亮!”尤其是起风时,衣摆轻扬,真是好看。

    一双小手轻轻扯了扯慕容雨的衣服,顿时,两个小小的,黑乎乎的巴掌印现于慕容雨鹅黄色的衣服上,轻风吹起,衣摆随风飘动,衬的那小小的巴掌印格外清析。

    乞丐母亲大惊,急忙拉回小乞丐,惊慌失措的对慕容雨道歉:“对不起……弄脏了您的衣服……”乞丐们久居京城,常见贵族之人,看慕容雨的穿着打扮,就知道她身份高贵。

    “没事!”慕容雨微微笑着并未在意,可那位乞丐母亲却吓的不轻,声音带着哭腔:“对不起……小孩子不懂事……都是我不好,没有看住他……”

    慕容雨的衣服她看不出什么料子的,可风吹起时,那柔软的质地,光滑的面料,一看便知价值不菲,她只是名乞丐,卖了她她也赔不起这件衣服。

    “我……帮您把衣服洗干净……”乞丐母亲都快哭出来了,饿了半个月,好不容易等到布粥日,以为能吃顿饱饭,哪曾想闯了大祸。

    小乞丐不明状况,见母亲这般难受,吓的‘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慕容雨无奈叹气:自己没说什么责怪他们的话呀,他们怎么这么害怕,是对贵族的畏惧吗?

    “我这件衣服已经准备要洗了,你们不必自责。”慕容雨安慰着:“主持大师已经开始布粥了,你们快去领吧,晚了,可就领不到了。”

    “你不怪我们弄脏了您的衣服?”乞丐母亲大吃一惊,她还从未见过这么好说话的贵族小姐。

    “小孩子又不是故意的!”慕容雨轻轻笑着:“主持在那边布粥,你们不要走错地方了……”

    “多谢小姐,多谢小姐……”乞丐母亲千恩万谢的带着小乞丐离开了,慕容雨望望身上的黑手印,轻轻叹口气,这可是今天早晨刚换的衣服,却不能再穿着它四处逛了,正欲回去换衣服,眼角望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宇文振,他怎么会在那里?

    相隔十米左右的转角处,宇文振手持折扇,悠然自得,俊美的脸上带着玩世不恭的笑意,不知在那里站了多久,眼底闪烁的戏谑光芒昭示,慕容雨与乞丐母子间发生的一切,他已尽收眼底。

    “堂堂忠勇侯府大小姐,被弄脏了衣服,居然没和乞丐争吵,真是……难能可贵……”贵族之中,拥有这种品质之人,少之又少,或许,慕容雨是个不错的女子。

    原本宇文振是想说些夸奖之语的,可不知为何,话出口,就变成这个样子了,他还是喜欢以这种口气和慕容雨这般讲话,若是夸奖之言,他会觉得别扭。

    “镇国侯府嫡长子,宇文振公子,不是一向只爱美人么,什么时候学会管别人闲事了?”不愧是宇文明的哥哥,品性和他一样差劲,总是唯我独尊,无论别人做什么,他们都觉碍眼,无缘无故,就找别人麻烦。

    “小姐,王小姐醒了,请您过去。”琴儿前来禀报,慕容雨收回目光:“我先回去换件衣服!”宇文明,自己绝对不会让他好过!

    慕容雨转过身,头也不回的向厢房走去,宇文振站在原地,暗暗纳闷,他刚才很清楚的看到,慕容雨离开前,望向他的眸底,闪过一丝浓浓的厌恶。

    慕容雨早就知道他寻花问柳之事,可之前两人争吵时,她看他的眼神是平静一片,为何这次,她的眼中会流露出厌恶,自己最近也没做什么让人非常讨厌的事情啊……

    带着满腹不解与疑惑,宇文振去厢房寻找镇国侯和宇文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