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 巧施手段,整坏心男

作者:蔓妙游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重生之侯府嫡女最新章节!

    ~日期:~11月01日~

    ,nbsp;“爹,二弟!”走进小院,宇文振收回思绪,轻声呼唤着两人,四周静悄悄的,无人应答。

    房间中,昏迷了不知多长时间的宇文明,因宇文振的呼唤,手指微微动了动,慢慢恢复知觉,可他全身如同万针穿刺一般,疼的厉害,尤其是关键部位,疼的麻木,都没有知觉了。

    心惊的同时,他拼尽全力想回应宇文振,让他进来救自己,可无论他如何努力,就是发不出任何声音,更别提做其他事情了,目光焦急如焚,额头,虚汗、冷汗密布。

    怎么没人说话,难道都不在房间?

    宇文振疑惑不解的敲了敲镇国侯的房门,毫无动静,轻轻推开门,里面空荡荡一片,不见半个人影,爹真的不在,可能是与人商议事情去了,二弟呢。

    宇文振走到宇文明的房间门口,轻轻敲了敲,里面也没有任何反应。

    屋内的宇文明如同死鱼一般,直挺挺的躺在冰冷的地面上,焦急万分,心中不停祈祷:大哥,你一定要推门进来,一定要进来啊!

    可不知为何,宇文振敲门过后,再也没有了其他动静,宇文明心急如焚,难道大哥不准备进来了?那自己岂不是没救了?不行,一定要想办法让大哥进来。

    宇文明眼睛急转,思索解决方法,不经意间,望到了身侧的高桌,桌上摆着烛台等一些东西,眸光闪了闪,心中闪过一丝犹豫。

    他现在有伤在身,身体十分虚弱,万一再被东西砸到,伤上加伤,性命保不保得住,是个未知数,可是,若他不以这种方法请宇文振进来,他的性命和一世幸福也很危险,总之一句话,无论他用不用这种办法,都会性命堪忧……

    门外响起宇文振远去的脚步声,宇文明心中一惊,大哥不要走啊,也不知从哪来的力气,他猛然翻身撞到了桌角上:“啊!”凄厉惨叫声响起的同时,桌子上的物品噼里啪啦的掉了下来,不偏不倚,正巧砸到了宇文明身上,再次将他砸昏了过去……

    门外的宇文振刚刚走出一段距离,心中还在纳闷,二弟又没有事情需要处理,怎么也不在房间,难道是去用早膳了?

    身后突然传来宇文明的惨叫声,宇文振心中一惊,转过身,快速奔向房屋:“二弟,二弟!”

    顾不得礼貌,宇文振一脚踢开房门,望着倒在地上,衣衫不整,模样狼狈,又被高烛台,果盘等东西砸昏过去的宇文明,急声高呼:“来人哪,快去请大夫,有人受伤了!”

    慕容雨回房换衣服,准备去找王香雅时,王香雅急冲冲的来到欧阳少弦的房间,没有多余的客套话,直接开门见山:“欧阳少弦,借我两名暗卫用用。”

    欧阳少弦端着茶杯,却没有喝茶:“你武功不错,又住在将军府,还要暗卫干什么?”

    “当然是保护慕容雨了。”王香雅边说边暗暗观察欧阳少弦的反应,可令她失望的是,欧阳少弦俊颜冷峻,眼神深邃、却平静无波,让人猜不出他究竟在想什么。

    “你不是在教慕容雨武功吗?还需要暗卫保护?”清颂京城的事情,逃不过他的眼睛。

    王香雅眸光闪了闪:“我的武功非常差劲,对付一些小角色还成,与高手过招,必败无疑,慕容雨与我学武,对付内院的女人不成问题,要应付高手,不太现实……”

    “香雅,若你的武功算差劲,这京城就没有高手了。”撒谎,也请看看对象。

    王香雅笑了笑,丝毫没有谎话被拆穿的尴尬:“就算是这样,慕容雨刚刚开始习武,充其量,也只有三脚猫的功夫,京城可是藏龙卧虎,说不定在大街上随便揪出一人就是高手,慕容雨哪会是人家的对手,昨晚的事情,就是最好的例子……”

    这个笨蛋欧阳少弦,听不明白自己在帮他们两人牵红线,拉近关系吗?

    “昨晚那名黑衣人之事,你真的不插手了吗?”王香雅的小眼睛中,好奇闪烁。

    欧阳少弦将杯中茶水放至桌上:“我答应过慕容雨不插手。”

    明里你不会插手,暗中做小动作还是可以的!王香雅的小眼睛闪闪发光。

    丫鬟来报:“大小姐,慕容大小姐去找您了。”

    “我马上回去。”王香雅将目光转回欧阳少弦身上:“暗卫借不借我?”

    “不借!”欧阳少弦语气坚定,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小气,不借就不借,将军府也有暗卫,虽说比不上你那些厉害,保护个人,还是不成问题的。”王香雅边走边叹气:“慕容雨真是命苦,平白无故树立了这么多敌人,还摊上一个喜欢坐视不理的朋友……”

    王香雅渐行渐远,直至消失不见,她的报怨声自然也听不到了,欧阳少弦手指轻点桌面,目光越凝越深,自己只说不借她暗卫,何时说过对这件事情坐视不理!

    一名侍卫自门外快步走了进来:“禀世子,属下已查清昨晚那名黑衣人的真正身份!”

    慕容雨换过衣服去找王香雅,半路,见到几名和尚匆匆忙忙的拿着一些物品向前赶:“小师傅出什么事了?”

    “有香客受了伤,小僧们拿药给他!”

    慕容雨目光闪了闪,这么多药拿过去,那人伤的肯定不轻,不知道还有没有救……

    “雨儿,在想什么呢?”王香雅带着丫鬟走了过来。

    慕容雨轻轻笑笑:“没什么,你怎么从那个方向走过来?”那不是她房间的方向,也不是膳房的方向。

    “去找人商量事情了。”王香雅不以为然。

    “可商量通了?”看她凝重的样子,商量的事情好像很重要。

    “别提了,那人是个死脑筋,我提醒了大半天,他都没猜出我的用意。”欧阳少弦做其他事情时,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为何到了感情上,就变的这么愚蠢了,喜欢慕容雨,不但不直说,还天天掖着藏着,生怕被别人知道。

    不知是何人这么愚蠢,被王香雅这般批判?慕容雨正欲询问,太监特有的尖细嗓音响起:“太后到,皇后娘娘到,叶贵妃娘娘到……”

    王香雅喃喃自语:“奇怪,昨天楚宣王百日祭她们都没到,为何今天一大早的来了相国寺?”

    太后,皇后,贵妃都到了,主持大师亲自前来迎接,众僧行礼,太后笑的和蔼可亲:“大师不必多礼,哀家带着儿媳妇来祈福,还要多劳烦大师。”

    “阿弥陀佛!”主持大师双手合十,佛珠握于双手间:“太后客气,这边请!”

    “太后,皇后娘娘,贵妃娘娘,你们是来为皇上祈福的吗?”王香雅走了过去,笑容满面,由于高兴,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香雅也在!”太后已经五六十岁了,由于保养得当,看上去,只有四十来岁,笑容亲切:“为皇上,也为魏妃祈福,你还不知道吧,魏妃醒了,还被诊出有了身孕……”

    皇后走上前来,笑道:“太后,香雅还是个姑娘家,这种事情还是……”

    太后手指轻点额头,一副失言的模样:“你看我,一高兴,恨不得将这件喜事告诉所有人知道,香雅,我们要去佛堂祈福,你去不去?”

    王香雅头摇的像拨浪鼓:“不去不去,祈福那么长时间,我会被闷死的……”

    太后无奈的笑笑:“这孩子……”总是没有耐性。

    皇后笑着劝解:“香雅性子开朗,一向喜欢自由自在,不喜欢被约束……”

    “也不全是。”再被她们说下去,王香雅的性子就接近男子了:“我有朋友在,总不能说走就走,丢下朋友不理,去佛堂祈福吧……”

    “香雅也有好朋友?”香雅讨厌漂亮女子,她的朋友,难道比她还丑?太后并未参加赏花宴,自然不知道王香雅与慕容雨要好一事。

    “当然了,人都会有朋友的嘛。”王香雅跑回慕容雨身边,得意的向太后介绍:“太后,这就是我好朋友,慕容雨。”

    太后的目光转向慕容雨,猛然一怔,笑容不着痕迹的收敛了几分,眸底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你是忠勇侯慕容修的千金?”

    “回太后,臣女慕容雨,确是忠勇侯之女。”太后看到自己时,反应有些奇怪。

    “太后,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叶贵妃走上前来,语气担忧。

    太后笑了笑:“没事,上山时有些颠簸,老毛病又犯了……”

    “那要不要叫陈太医来看看?”皇后眉宇焦急,好像太后得了什么重病。

    太后摆摆手:“小毛病而已,不必叫太医,时候不早了,咱们去祈福吧。”

    目光转向王香雅,轻轻笑着:“香雅,好好招呼慕容小姐!”

    太后等人转过身,正欲前行,镇国侯急色匆匆的从拐角处走了过来:“微臣参见太后,皇后娘娘,贵妃娘娘!”

    太后轻咳几声:“镇国侯不必多礼……”

    镇国侯却跪着未动:“太后,微臣斗胆一问,陈太医可曾一同前来相国寺?”为了宇文明,他顾不了太多了。

    皇后与太后对望一眼:“为了照顾太后身体,陈太医的确来了相国寺,镇国侯可有事?”

    镇国侯眸底闪过一丝喜悦:“微臣恳求太后,让陈太医为小儿宇文明治伤……”

    “宇文公子受伤了?”太后有些惊讶,那孩子看着很稳重的,怎么会受伤了:“伤的很重?”否则,镇国侯也不会来求自己。

    “是的,臣找了好几名大夫前来,都说……”不知是不是众人的错觉,镇国侯的声音有些哽咽。

    太后叹口气:“周长顺,去请陈太医!”重臣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请求,断没有见死不救的道理。

    “多谢太后,多谢太后……”镇国侯高兴连连道谢。

    可怜天下父母心,若是宇文明知道,昨天还和他大吵的镇国侯,为了救他心急如焚,不知会做何感想。

    宇文明受伤是咎由自取,即便是陈太医出手,自己也绝不能让他安然无恙的恢复如初。

    慕容雨心里想着计策,察觉到有两道视线落在了她身上,目光闪了闪,猛然抬头望去,正对上叶贵妃来不及收回的视线,微微一笑:“贵妃娘娘。”

    “慕容小姐。”注视别人被抓,叶贵妃瞬间惊慌后,快速恢复正常,自自然然的和慕容雨打招呼,慕容雨笑着应下,心中思绪翻飞:后宫这些女子,都不是简单角色,并且,一个比一个奇怪。

    魏妃醒了,不知她知不知道自己被何人算计,还会不会再有其他动作?

    还有欧阳少弦,是放魏妃,不再计较那件事情,还是,再次动手教训?

    说曹操曹操到,慕容雨刚想到欧阳少弦,欧阳少弦就到了:“少弦也在这里。”太后笑的温暖真诚。

    “太后,您不记得了,楚宣王还在超渡,世子当然会在相国寺。”叶贵妃笑意盈盈,目光有意无意望向欧阳少弦。

    “太后,皇后娘娘,贵妃娘娘!”欧阳少弦目光肃然,周身萦绕着森寒之气,太后微微笑着:“少弦有事就去忙吧,不必理会我们!”

    欧阳少弦答应一声,越过了太后,皇后等人,经过慕容雨和王香雅面前时,仿佛没有看到两人,目不斜视的大步向前走。

    王香雅目光闪了闪,快步追了上去:“少弦世子,我刚才问你的问题,你要不要再考虑考虑?”

    “不必考虑,我还是那个答案,不行!”就算要派暗卫保护慕容雨,也应该是自己亲自指派,哪有假他人之手保护她的道理。

    王香雅停下脚步,气呼呼道:“不行,不行,就知道说不行,冰山一座,不解风情,有你后悔的时候……”

    原来刚才被王香雅骂愚蠢的人是欧阳少弦!慕容雨只觉额头冷汗直冒:放眼整个清颂,也只有王香雅敢这般直言欧阳少弦吧……

    目光不经意间扫到了目光阴冷的叶贵妃,慕容雨雪眸微眯,顺着叶贵妃的目光望去,王香雅胖胖的身材现于眼前:叶贵妃恨王香雅?可叶贵妃刚见到王香雅时,眸底明明是眼着笑意的,绝不是这种表情……

    欧阳少弦修长的身影渐行渐远,慕容雨的眼眸也越凝越深,因为叶贵妃的目光从王香雅那里转到了欧阳少弦身上,眸底的阴冷,瞬间转为浓浓的笑意与高深莫测:叶贵妃是因为欧阳少弦,才讨厌王香雅的……

    这副模样的王香雅和欧阳少弦说了几句话,叶贵妃就恨成这个样子,若换了身材,相貌姣好的女子同他说话,叶贵妃还不得生吞活剥了人家……

    不过,叶贵妃看欧阳少弦的目光,不像恋人间那么灼热,也不像朋友间那般友好,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更确切一点儿说,是叶贵妃在心里为欧阳少弦留有什么样的位置?

    前世,欧阳少弦一直生活于人们的传说中,慕容雨并未见过他,却知道,以他的高傲与能力,他不会,也不屑多加注意叶贵妃,叶贵妃出身魏国公府,年龄比楚宣王小几岁……

    欧阳少弦走后,太后,皇后,叶贵妃去了佛堂祈福,慕容雨和王香雅则准备去镇国侯的小院里看看热闹:宇文明究竟伤到了什么程度,才会让镇国侯跪求太后赐太医。

    原本,慕容雨觉得她们是女孩子,去镇国侯的小院有些突兀,可当两人来到院门口时,她就不这么认为了,因为院落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满了人,男女老少皆有,个个伸长了脖子,等待陈太医的诊断结果:陈太医诊病啊,他们没能有此荣幸,看看总不为过吧!

    慕容雨眼眸微沉,不必等到陈太医诊治完,她已经猜到了诊断结果,陈太医出手,没有解不了的毒,也没有治不好的病,更没有医不好的伤,无论宇文明伤的多重,他都会安然无恙的醒过来。

    果然不出慕容雨所料,房门拉开,陈太医满头大汗的走了出来,镇国侯急步上前询问:“陈太医,犬子伤势如何了?”

    陈太医淡淡笑笑,眸底难掩疲惫:“侯爷放心,宇文公子已无大碍,幸好大公子发现的及时,若是再晚上半个时辰,大罗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他……”年轻就是好,在冰冷的地面上躺了大半夜,只得了点风寒,并无其他病发症。

    “多谢陈太医。”镇国侯眸底闪着喜悦:“陈太医,犬子苏醒后,身体会恢复正常吧?”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镇国侯问的很是隐晦,不知情的人,以为他说的是宇文明身上的伤,慕容雨和陈太医却知道,镇国侯主询问宇文明的关键部位。

    “侯爷放心,等伤势完全好了,宇文公子会像以前那样生龙活虎,看不出曾受过伤。”陈太医拿出一张纸,递给了镇国侯:“宇文公子内服,外用的药我都已经开好了,等会让人前去抓药即可,不过,宇文公子伤势特殊,这张纸上所列的东西,一定要忌口,半点都不能碰。”

    镇国侯接过纸张,大致望了一遍,点点头:“陈太医放心,我会亲自监督犬子,不让他吃这些东西。”

    陈太医轻轻笑着:“如此甚好,宇文公子的伤,想必很快就可痊愈!”

    诊治已完,宇文明无碍,众人没有热闹可看了,三五成群,议论着陈太医高超的医术,相继离去。

    陈太医本想离开,思索片刻,又留了下来,四下望望,压低了声音:“侯爷,我斗胆问一句,宇文公子可有仇家?”

    镇国侯满眼疑惑:“陈太医此话怎讲?”

    陈太医目光凝重:“实不相瞒,贵公子除了关键部位被重伤外,肋骨也被打断了三根,除了仇家,别人应该不会下如此重手。”

    镇国的目光不自然的闪了闪,那个臭小子,不但在外面乱闯祸,还被人追来相国寺,打成这副模样,丢人丢到家了:“多谢陈太医提醒,我会多加注意!”

    将手中纸张递给一旁的侍卫,镇国侯沉声命令着:“你们几个听清楚了,从今天开始,负责二少爷的饮食起居,这上面写的东西,一个都不许端来!”

    “是!”侍卫们回答的斩钉截铁,纸张展开,细心的注视着上面所写的每一个食物名,用心将它们记到脑子里。

    慕容雨不着痕迹的走了过去,站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目光飞快的在纸张上扫视,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只是单纯的站在那里:“慕容小姐也来看二弟?”

    慕容雨瞬间回神,回头,正对上宇振妖孽的俊脸,不着痕迹的后退两步,与他拉开距离,微微笑:“我见这里有很多人,还以为出了什么事,便过来看看。”她也的确是来看宇文明的,看看他有哪些弱点和孔子可让她利用。

    “原来如此。”得知慕容雨并非有意来看宇文明,宇文振的心里莫名的闪过一阵失落:“二弟的伤势已经稳定了,你要不要进?”语气平静无波,隐隐,带着一丝期盼,不似以前那般嚣张跋扈,针锋相对。

    “病人需要休息,最忌被人打扰,等宇文二公子伤势好些了,我再来看他吧。”自己需要好好想想办法,绝不会让他的伤势恢复如初。

    慕容雨转身离去,宇文振眼眸微转,正准备找理由留住她,屋内传来镇国侯的急声呼唤:“小振快进来,你弟弟醒了!”

    “好,马上来!”宇文振回应镇国侯的空隙,慕容雨窈窕的身影已转过弯,消失不见,宇文振回过头后,只看到眼前空荡荡一片,心情,莫名的失落。

    宇文明受伤,不宜远行,便在相国寺住着养伤,在外人眼中,他只是身体受了伤,断肋骨和关键部位的伤势,只限镇国侯,宇文振,陈太医知道。

    慕容雨险些被黑衣人羞辱之事并没有传出,宇文明以为欧阳少弦和慕容雨不知道那晚的黑衣人是他,大大方方,明目张胆的留在相国寺养伤。

    本来老夫人打算在相国寺祈福三天,可太后,皇后等人一来,她又改变了主意,将祈福之日延长了几天,无形之中,让慕容雨得到[宝贵时间,得以思索对付宇文明的办法。

    楚宣王三日超渡后,欧阳少弦倒是离开了相国寺,不过,隔三差五的他还会回来,住在原来的厢房中,与慕容雨的小院,只有一墙之隔。

    叶贵妃每天都陪着太后,皇后祈福,没什么特殊举动,有时走在路上遇到欧阳少弦,目光平静之中带着热情,让人猜不透她究竟想干什么。

    一日,天气晴朗,慕容雨梳洗完毕,正在用膳,瑟儿拿着东西走了进来:“大小姐,宇文二公子的喜好,兴趣,奴婢都已经让人调查清楚了!”

    一张大纸铺到慕容雨面前,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大到宇文明喜欢的佩饰,饭菜,兴趣爱好,喜欢到哪里走动,爱看什么样的风景,爱坐什么样的椅子,小到他衣服上的扣子是哪种颜色,哪种材质,都记的清清楚楚。

    从饮食中做手脚,是最好,也是最直接的办法,不过,这件事情只需成功,不许失败,宇文振,宇文明都是精明之人,自己需细细查看一番,才能定下具体的计策,可是,要以什么理由去往镇国侯院落?

    门外丫鬟禀报:“大小姐,侯爷来了。”

    “请他进来。”慕容雨快速收起桌上的纸张,暗藏到一边。

    帘子打开,慕容修拿着一个盒子走了进来:“雨儿,今天可忙?”

    慕容雨淡淡笑笑:“祈福都是祖母,张姨娘,马姨娘三人在做,我只是跟来看风景的,没什么事情要忙,爹可是有事?”慕容修一向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

    慕容修眼底的笑容更加亲切:“我还有事要办,既然你没事,那这盒人参,你替我送给镇国侯。”

    镇国侯的院落距离这里虽远,但也耽搁不了多少时间,慕容修让自己送东西,明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不过也没关系,自己正好可以趁机过,打探打探宇文明的情况。

    “好,人参我一定会送到!”慕容雨语气坚定,嘴角微扬,带着某种特殊的意味,慕容修一心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没有注意,见慕容雨答应了,非常高兴,简单交待几句,眉眼弯弯的笑着离开了。

    自己正愁找不到理由去探听消息,没想到慕容修送给自己一个,饭也不吃了,慕容雨漱过口,擦干手,扶着琴儿的手,去往镇国侯的院落。

    镇国侯不在,只有宇文振招呼客人,见慕容雨前来,宇文振莫名的高兴,简单应付完其他人,迎了上来:“慕容小姐来看二弟。”这次总该是来探病的了吧。

    慕容雨望望院落:“侯爷不在吗?”

    “我爹有事,出去了,慕容小姐找他有事?”宇文振似笑非笑,说出口的话,十分礼貌,少了平时的针锋相对。

    “家父让我送这盒人参,给宇文公子补身体,。”慕容雨摆摆手,瑟儿捧着盒子走上前:“既然侯爷不在,就有劳大公子收下吧。”

    宇文振笑笑,笑容有些别扭,吩咐下人收下人参,宇文明受伤,来访的客人很多,宇文振上午接待客人,镇国侯是下午,整个相国寺人尽皆知,慕容雨不可能不知道。

    若她想嫁进镇国侯府,一定会在下午来送礼物,趁机和镇国侯多聊聊,巴结巴结他,为进府铺路,可她却选择在上午来了,对着宇文振这个对她印象不好,时时与她争吵之人,可见,她对他们兄弟两人,是真的没有好印象。

    “二弟伤势好了许多,可以会客,慕容小姐要不要进来聊聊?”不知为何,宇文振想让慕容雨在这里多留一会儿,唯恐慕容雨误会,宇文振接着解释:“里面有许多访客。”不算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慕容雨笑了笑,笑容中带着淡漠与疏离:“既然宇文公子的伤都好了,我也就没必要再进去探望了,更何况,宇文公子还在恢复阶段,屋里访客多,我再进去的话,他会劳累些,伤势痊愈的速度,也会变慢的。”她怕见到那个人渣后,她会控制不住情绪,狠狠扁他一顿。

    宇文振的嘴角抽了抽,伤重时,她说他需要休息,不宜会客,伤好了,她又说无碍了,她不必再见,说来说去,她是想尽办法的不想进去看望,直说就好了,拐弯抹角的干什么,不过,这也更加说明,慕容雨当日说的话是真的,她不愿与镇国侯府扯上任何关系。

    “大少爷,早膳和药都准备好了!”几名下人端着饭菜走了过来,菜以清淡为主,合理搭配,虽然在相国寺不能吃荤,但这些素菜的营养,足够宇文明的伤势快速好转。

    宇文振走上前,将所有饭菜检查一遍,确认无误,方才摆摆手放行,慕容雨沉下眼睑:宇文明的一日三餐和药都有专门的下人负责,宇文振又如此小心,自己根本不可能在这些吃食中做手脚,需要另想办法才行!

    “……慕容小姐……在想什么?”宇文振的呼唤声音将慕容雨拉回现实。

    慕容雨淡淡笑笑:“你们要用早膳,那我就告辞了,不打扰你们用膳。”言毕,不等宇文振说话,她已扶着琴儿的手,转身离去。

    宇文振右手握着折扇,轻轻拍了拍左手心:难道刚才慕容雨一直在苦思离开这里的借口,我们兄弟两人,有那么讨人厌吗?

    走在小路上,慕容雨柳眉微皱,陈太医医术高明,宇文明的伤势很快就会痊愈,自己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想到办法,不能再耽搁下去了,否则,宇文明伤好,又会来侮辱自己。

    上次是自己运气好,被欧阳少弦所救,下次可就没那么好命了……

    不远处,几名僧人抬着几个篮子走过,篮子上贴着标记,是皇宫专用的,慕容雨一时好奇,走了过去:“小师傅,这篮子里装的是什么?”篮子上面盖着一层布,慕容雨看不到下面的东西。

    “回女施主,是皇宫送来的一种果子,给太后温养食用的。”

    慕容雨点点头,透过布料被风掀起的一角,看到了里面的东西,眼睛一亮,嘴角,轻扬起一丝诡异的笑意: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一个绝妙的计划,在慕容雨心里成形。

    如往常一样,王香雅睡到日上三杆才起,慕容雨也没打扰她,自己坐在凉亭中饮茶。

    不在过了多久,一只标记着皇宫标识的篮子放到慕容雨面前,王香雅胖胖的身形在她对面坐了下来:“这不是皇宫送给太后的温补果子吗,你怎么拿到这里来了?”

    “这可不是我偷拿的,是太后赏我的。”王香雅掀开布料,拿出一枚果子,小心翼翼的剥去外皮,放到嘴边咬了一大口,顿时,迷人的果香随风飘散,她那小眼睛也闪闪发光:“好吃,真好吃……雨儿,你也尝尝。”

    慕容雨看着果子,无从下手:“皮上全是刺,肯定扎手的,怎么拿?”

    “我教你。”王香雅三两下吃完一枚果子,将皮丢到一边,伸手去拿第二个:“看清楚没,像我这样,捏着刺的根部,就没问题了……”

    慕容雨照王香雅说的,拿起果子,剥皮,食用,香气溢满整个口腔:“真好吃,这是什么果子?”

    “我也不知道。”王香雅边吃边回答:“我只知道,这种果子产量极少,一年,也就那么几篮,全献给太后温补了……”

    慕容雨眸光闪了闪:“太后是什么病啊,陈太医也治不好吗?”

    王香雅叹了口气,看着面前的果子:“太后那不是病,是伤,三年前叛乱,她为了救皇上,被叛贼刺了一剑,再加上当时局势很乱,她的伤没得到好的治疗与照顾,落下了病根,这些果子有温补之效,可以缓解她的疼痛……”

    不远处,闪过一道熟悉的身影,慕容雨冷冷一笑,装作不知:“那若是受伤之人吃了它,是不是可以很快恢复、痊愈?”

    王香雅点头:“是啊,重伤之人,吃它很有效果,不过,这些果子都被皇上运来送给太后了,别人想吃却吃不到……”

    “那这些果子是不是放在太后的院落里啊?”慕容雨的眼睛闪关发光。

    “没错,你想干嘛?”直觉告诉王香雅,慕容雨没安好心。

    慕容雨诡异的笑笑:“我准备去太后那里多请几次安,多带些补身体的东西,让她也赐些果子给我……”目光有意无意,望向躲在不远处偷听的那人。

    “那你绝对要失望了。”王香雅丢掉果皮:“这果子,太后宝贝的很,才不会将它随便赐人,我可是在她那里软磨硬泡了大半天,她被我搅的没办法了,才赐我这篮果子的……”

    “这么宝贝?”慕容雨无奈叹气,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可以让躲在不远处的人听到。

    王香雅也不知吃了多少,身旁堆了不少的果皮:“别叹气了,你再不动口,果子就要被我吃光了……”

    “别吃太快了,给我留几个……”慕容雨开始正式和果子奋战。

    “你吃快点不就行了……”王香雅含着果肉报怨。

    微风吹起,阵阵果香飘散,躲在树后的宇文明深吸几口,眼底闪过一丝贪婪:这果子除了果香外,还隐隐有点肉的味道,为了身上的伤,他已经好久没吃过肉了,听到肉字,垂涎欲滴。

    再加上,王香雅说这果子是疗伤佳药,他很想吃一些,尽快恢复以往的雄风,然后……

    阴冷的目光转向亭子中,谈笑风声的慕容雨,嘴角扬起一抹冷笑:就该轮到她倒霉了,她害自己险些变成太监的账,自己会一次性和她清算!

    仿佛没有察觉到宇文明的邪恶用心,慕容雨和王香雅边吃边聊,嘴角的淡笑意味深长,眸底,也是越凝越深。

    子时,万籁俱寂,天地万物全都陷入沉睡之中,突然,寂静的院落中窜出一道高大的黑色身影,身上背着一个大袋子,闪着寒光的眼睛,在夜色中格外清析。

    四下观望无人,黑色身影快步前行,迅速消失于夜色中。

    确认黑衣人已走远,慕容雨从隐蔽的角落中走了出来,望着黑衣人消失的方向,嘴角轻扬起一抹冰冷的笑意:他果然禁不住诱惑,前来偷果子,宇文明,你就等着倒霉吧!

    “夜深了,你不在房间休息,来这里做什么?”熟悉的声音自身后响起,慕容雨先是一愣,随即释然,转过身,轻轻笑笑:“世子不也没休息,来这里可是有事?”对望一眼,彼此心照不宣。

    “来人哪,有贼啊,抓贼……”呼叫的人,是慕容雨安排的,并特意嘱咐,要等宇文明偷走果子以后再叫。

    “贼已经走了,他呼叫的似乎晚了些!”欧阳少弦语气平静,仿佛早已洞察刚才的一切。

    慕容雨摇摇头,笑容高深莫测:“不,他呼叫的时间,刚刚好!”接下来,好戏正式开始!

    惊呼声很响亮,在这寂静的夜里也格外刺耳,附近的香客都被惊醒,各自检查自己的物品是否被盗。

    内室,太后披着外衣坐在椅子上,发髻未挽,眸底有些疲惫,明显是被惊醒的,下人们从旁忙碌,检查物品:“可丢了什么?”

    一名宫女上前一步:“回太后,首饰与其他贵重物品倒是没丢,只少了……”宫女欲言又止!

    “少了什么?”太后语气和蔼,她带来的东西虽贵重,却也并非无价之宝,丢一件两件的,无所谓,不过,这寺院的戒备,太松懈了。

    “皇上特意差人送来的,给您温补疗伤的果子,少了一篮。”宫女低垂着头:那可是太后最宝贝的果子啊……

    太后先是一愣,随即笑出声来:这小贼放着贵重物品不偷,居然偷果子,肯定是个馋嘴的家伙,会不会是香雅那丫头,她可是十分眼馋自己那些果子……

    “夜深了,大家也都累了,既然没丢贵重物品,事情就缓缓再查!”若真是香雅偷的,查出来,岂不是很落她的面子。

    太后丢果子一事,已经传遍了整个寺院,侍卫们站在门外,严阵以待,只等太后一声令下,他们便会全力抓人。

    哪曾想,太后居然说暂时不追究此事,他们将功折罪的愿望没能实现,心里有点郁闷。

    不过,幸运的是,太后没有治他们的罪,他们也就不急着表现了,私下里却在议论,如果太后下令再追查,他们一定会竭尽全力将那个偷果子的贼揪出来,狠狠教训,谁让他害他们犯了失职罪。

    侍卫们义愤填膺时,罪魁祸首宇文明,已悄悄避过寺院中的戒备,背着果子回了自己房间,将门窗关好后,他脱下衣行衣,得意洋洋的倒出果子,小心剥开皮,张口吞下了果肉,顿时,果香,夹杂着淡淡的肉味盈满了整个口腔。

    宇文明享受的眯起了眼睛,这果子的确好吃,早知如此,自己就多拿些过来。

    为了多吃些果子,宇文明没怎么吃晚饭,如今见到日思夜想的果子,自然是以最快的速度吞食着,那吃相,以狼吞虎咽一词来形容,绝对不为过。

    口中塞着果子,宇文明脑海中却浮现慕容雨美丽的小脸,以及她身上若有似无的淡淡梅花香,眸底色光闪烁:自己马上就可以恢复了,到时,慕容雨绝对逃不过自己的手掌心!

    眼看着,一篮果子下去大半,宇文明也差不多饱了,正欲找个地方将果子藏起来,明天再吃,哪曾想,关键部位居然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

    此疼痛不同以往,让人难以承受,瞬间的功夫,宇文明就疼的额头青筋暴出,冷汗直冒,躺在床上直打滚,颤抖的声音高呼:“来人哪,救命啊……”

    , 00100 5wc 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