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 世子拒婚,宇文振动情

作者:蔓妙游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重生之侯府嫡女最新章节!

    ~日期:~11月01日~

    ,nbsp;夜色宁静,宇文明凄厉的惨叫声显得格外清析,镇国侯和宇文振最先跑了过来,撞开房门,望着疼的在地上打滚的宇文明,急声高呼:“快去请陈太医!”

    片刻之后,陈太医来到屋内,将所有人请出房间,为宇文明诊治,镇国侯,宇文振在外室来回走动着,心急如焚。

    而站在院外的慕容雨,望着灯火通明的院落,嘴角轻扬着冰冷的笑意:刚才宇文明吃下的果子,名叫刺果,慕容雨前世曾见过,刺果属热性,像太后这种因受伤,体质虚寒的人,可用来温补,正常人或一般的伤者多吃些都没关系。

    可宇文明却是伤到了关键部位的,吃多了,虚火萦绕,直冲关键部位,能让他快要痊愈的轻伤恢复成原来的重伤不说,虚火的上涨,他承受不住,一不小心,就会成为废人……

    所以,陈太医所列的食品禁忌中,排第一位的,就是刺果,可惜,宇文明并不知道此事,才会中了自己的计!

    白天,慕容雨和王香雅在亭子里品尝、讨论刺果之事,是慕容雨一手策划的,因为她知道,宇文明伤势好转后,喜欢去亭子边散步,宇文振在食物上把关很严,能吃什么,不能吃什么,他都安排的清清楚楚,她没办法做手脚,便透了这个消息给宇文明,让他去偷吃太后的刺果,宇文振不知道宇文明去偷吃东西,自然没办法再把关,自己的计策当然成功实施。

    不过,也是宇文明自己贪心,若他老老实实听陈太医的话,正常的吃饭,喝药,而不是走这种快速恢复的捷径,他也不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你打算让宇文明成为废人?”淡淡墨竹香飘过,欧阳少弦的人与声音同时来到慕容雨身侧。

    慕容雨眸光闪了闪:“能不能让他成为半个太监?”宇文明风流成性,若他成为真正的太监,对美人,看的见吃不到,短时间的难过后,说不定他会渐渐适应。

    可若让他成为半个太监,美人能看,也能吃,却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能吃,时间长了,他没病,也会憋出病来,说不定为了恢复正常,他还会做出一些有违常理之事,自己有的是机会抓他把柄,对付他。

    欧阳少弦没有说话,目光望着慕容雨,一眨不眨,慕容雨被他望的后背发凉,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宇文明肯定吃了不少刺果,他还有救吗?”若他没救了,自己的要求,的确是在强人所难。

    欧阳少弦收回目光,唇角微扬:“陈太医出手,他一定有救!”半个太监的确比完全太监更折磨人!

    内室,陈太医刚刚为宇文明诊治完毕,镇国侯快步走上前,目光焦急:“陈太医,犬子如何了?”明明那里的伤势都快好了,为何无缘无故的突然加重,难道这混账背过所有人,与女子乱来了……

    陈太医语气凝重:“侯爷,二少爷是因吃了刺果,方才突然加重病情,我明明将刺果列为第一禁食品,二少爷痊愈前根本不能食用……”

    “二弟的膳食,我一直都严格把关,没给他吃什么刺果。”宇文振心中大为疑惑,他连刺果的样子都没见过,绝不可能有此疏忽:“陈太医,什么是刺果?”

    陈太医一指桌边的袋子:“那里面装的,就是刺果,袋子旁边的,是刺果皮!”刺果皮堆了小半堆,宇文明吃的不少啊。

    “这……这不是皇上命人运来给太后温养身体用的果子吗?”镇国侯瞬间明白了一切:刚才偷盗刺果的小偷,就是自己的儿子宇文明……

    “你这个不孝子!”镇国侯冲到床边,对着痛苦不堪的宇文明一顿拳打脚踢:堂堂镇国侯府嫡出二公子,好的不学,居然学这些下三滥的手段,偷东西不说,还偷到了太后身上,最后,因偷的东西不适合他吃,轻伤变重伤,被迫呼救,事情传出去,整个镇国侯府的脸面都让他丢尽了!

    宇文明重伤,无力反抗镇国侯,被打的鼻青脸肿,痛的直哼哼,陈太医是外人,不方便管镇国侯府的事情,宇文振急步上前,拉开了镇国侯:“爹,二弟重伤未愈,您别再打了,否则,他会伤上加伤……”

    镇国侯心思软了下来,放轻动作,任由宇文振将他拉到一边:“陈太医,那个不孝子,究竟怎么样了?”

    陈太医犹豫片刻:“侯爷,我说了,您可一定要沉住气,二少爷伤势未好,却吃了大量刺果,只怕会落下残疾……”

    虽然镇国侯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却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惊了半晌,方才反应过来:“陈太医,您一定有办法治疗对不对?”

    陈太医叹口气:“二少爷吃了太多的刺果,虚火太强,我的医术有限,只怕……”

    “陈太医,求您一定要救救他,千万不能让他成为废人啊……”镇国侯语气哀求,险些就要跪下来求陈太医了:若陈太医不肯救人,宇文明就真的完了。

    陈太医重重的叹了口气:“我尽力而为!”就算不能让宇文明恢复正常,也要让他看起来像个男人。

    “多谢陈太医!”在镇国侯的万分感谢中,陈太医拿了银针去救宇文明。

    半个时辰后,陈太医收起银针,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缓步走出内室:“侯爷,我已经尽力了,至于二公子,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陈太医此言何意?”难道那个混账真的没救了?

    陈太医叹口气:“我虽已银针为二公子引出虚火燥热,但他吃了太多的刺果,已经伤到了……那里,若是恢复的情况好,二公子一月可行房三次,若是不好……一月只能一次……”

    二弟一向风流,若一月只能行房一次,还不得将他憋出内伤来:“陈太医,若是二弟不小心,超过了行房次数会如何?”宇文振问的小心翼翼。

    “那他就会成为真正的废人,今世休想再行房!”陈太医语气肯定,目光凝重:“我是站在一名大夫的立场上为其诊病,并非在开玩笑!”

    “我们明白!”镇国侯除了叹气就是叹气,事情变成这样,都是那混账自找的,行房次数减少也好,免得他再在外面拈花惹草,只是,一月三次,也太少了些。

    送走陈太医,宇文振犹豫片刻:“爹,若二弟真的成了半个废人,那和忠勇侯府的婚事……”慕容雨可是侯府嫡出大小姐,以她的性子,嫁过来后,发现夫君不正常,还不得将镇国侯府搅翻天,到时,镇国侯府与忠勇侯府不是结亲,是结仇,还是不能化解的深仇。

    镇国侯府心里乱成一团,哪还有心思想这些:“等你二弟的身体恢复恢复再说吧!”

    宇文振张了张嘴巴:“若爹想和忠勇侯府结亲,我愿意娶慕容雨!”这句话到了嘴边,硬是没有说出口:原本爹是想让二弟与慕容雨成亲的,如今二弟受伤,正在伤心,的确不是商议这件事情的时候。

    此时的宇文振早就忘记,当初镇国侯向他提及,打算让他娶慕容雨时,他是多么反感!

    为了尽早得知宇文明的真实惨状,慕容雨并没有回房休息,而是坐在距离镇国侯院落不远的亭子中等候消息。

    欧阳少弦走进亭子时,就看到这样一副情形,慕容雨坐在木凳子上,轻倚着身旁的木柱,睡的香甜。

    欧阳少弦没有叫醒她,走到她身旁,轻轻坐了下来,小心翼翼的移动她香软的身体。

    夜色已深,慕容雨也困极了,欧阳少弦移动她时,她只是轻轻动了动,并未睁开睁眼,身靠着欧阳少弦的右臂,头枕着他的肩膀,呼吸再次均匀。

    柔若无骨的身体紧挨着欧阳少弦,若有似无的梅花香萦绕鼻端,如丝般顺滑的青丝轻触他的脖颈,欧阳少弦没来由的一阵心神荡漾。

    微微侧目,慕容雨出尘的小脸,长长的睫毛,秀挺的鼻梁,樱红诱人的嘴唇映入眼帘,宛若初生婴儿般恬静的睡颜让人不忍亵渎。

    慕容雨不知梦到了什么,嘴唇微微张了张,再次合上,鬼使神差,欧阳少弦低下头,薄唇慢慢向慕容雨樱唇上凑去……

    眼看着就要碰到香软的樱唇了,身后闪过一道身影:“世子……”侍卫道出称呼后,方才望到面前的一幕,惊讶的同时,大睁着眼睛,忘记了应该如何反应。

    欧阳少弦蓦然惊醒,却没有惊慌,眉头皱了皱,慢慢坐直了身体,而慕容雨在听到侍卫的声音时,悠悠转醒,潜意识的远离欧阳少弦,坐直身体:“陈太医的诊断结果已经出来了吗?”

    侍卫瞬间回神,为防欧阳少弦和慕容雨看到他的异常,快速低下头:“是的,宇文明已成为半个废人!”

    不错,事情在按照自己预想的发展。

    亭外站着的侍卫有些异常,慕容雨以为他有事要禀报欧阳少弦,不方便让自己听,便识趣的告辞离开:“世子,多谢你帮忙,夜深了,我先回房休息了。”

    慕容雨的神智还不是太清醒,不过,走回厢房却是不成问题。

    慕容雨窈窕的身影消失不见,欧阳少弦站了起来,深邃的目光望向那名前来报信的侍卫,侍卫的头垂的更低,急忙撇清:“卑职刚才什么都没看到。”

    欧阳少弦收回目光,踏出亭子,大步向前走去:“看到了也无所谓!”

    侍卫腿一软,险些摔倒在地,望着欧阳少弦走远的身影,眸底除了震惊,还是震惊:冷心绝情的世子,什么时候开始如此喜欢一名女子了,虽说那女子很美丽,可世子身边一直不缺美人的,为何以前他未曾动过心?

    冷风一吹,慕容雨的神智清醒了许多,想想已成为半个废人的宇文明,美眸冰冷闪烁:以宇文明那风流的性子,成了半个废人,比杀了他还难受吧,这才是自己送给宇文明的第一份礼物,至于第二份,会比这一份,更狠更毒,不久的将来,找个合适的机会,就送出,宇文明,你就等着倒霉吧……

    “哗啦啦!”前方小路上,有人撒了东西,新鲜的荔枝掉的满地都是,一名中年妇人急忙半蹲在地上,神色慌张的快速捡着荔枝,慕容雨缓步走着,捡起脚边一束荔枝递了过去。

    “谢谢你!”中年妇人道着谢,双手接过荔枝,不经意间抬头,望到了慕容雨,眸底的笑意顿时变成了无限的恐惧,仿佛看到了十分可怕的事情,全身颤抖着快速向后退去:“鬼,鬼啊……”

    中年妇人提起篮子,连落在地上的荔枝都来不及捡,连滚带爬快速的跑远了,独留慕容雨一人立于原地,满眼疑惑:她不会是被自己吓跑的吧?

    “出什么事了?”欧阳少弦急步走了过来,漆黑的眸底闪着凝重与焦急,在望见慕容雨安然无恙的刹那间,眸底的神色转为平静无波,刚才,距离那么远,他听到那人的惨叫,还以为是慕容雨出事了。

    “没什么,是一名宫女不小心洒了荔枝!”中年妇人穿的是宫中的宫装,她绝对不会看错:“世子,我现在的样子,很像鬼吗?”这附近没有其他人,也没有镜子,慕容雨看不到自己的模样,只好问欧阳少弦了。

    欧阳少弦眸底闪过一丝古怪的神色,凝望慕容雨,水绿色的披风,随风飘动,长至腰间的乌黑墨丝轻轻飞扬,可能是夜太深的缘故,慕容雨美丽的小脸略显苍白:“看上去,的确有些像鬼。”

    或许连欧阳少弦都没有发觉,他说出这句话时,看似平静的语气中带了戏谑。

    慕容雨有些郁闷欧阳少弦的答案,自然也未听出他话中的不同,正欲说些什么,远处走来一队巡逻的僧人,慕容雨眸光闪了闪:“世子,时候不早了,咱们各自回去休息吧!”

    对付宇文明可是招暗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若被那些僧人发现,他们两人三更半夜站在一起,少不得会议论议论,到时,他们的计划岂不是要露馅了。

    果然不出所料,宇文明苏醒后,得知自己成了半个废人,如同暴怒的狮子,大发雷霆,将整个厢房里的东西全砸了。

    “混账,你这是干什么?”镇国侯踏进厢房,望着满地的狼籍,气的全身发抖:“这里是相国寺,不是镇国侯府,太后,皇后都在祈福,你偷吃刺果害病情加重之事已经闹的人尽皆知,整个镇国侯府的脸面,都被你丢尽了……”

    “脸面,脸面,你一天到晚,就知道顾全镇国侯府的脸面。”宇文明歇斯底理的怒吼:“在你心里,我的终身幸福都比不上那些虚名重要,我已经成为半个废人,还有比这更丢人的事情吗?”

    “那还是不你自找的。”听到这件事情,镇国侯就气不打一处来:“若你没有偷吃太后的刺果,哪会落到今天这副田地?”

    “若非太后仁慈,格外开恩,不再追究此事,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朝我大吼大叫?”昨晚,宇文明病情稳定下来后,镇国侯带着剩下的刺果,去了太后的厢房,为他那不孝的儿子,亲自请罪,大内侍卫在此,宇文明因吃刺果害病情加重之事,根本瞒不住。

    宇文明的身体瞬间软了下来,跌落在地,一言不发,眼底闪着痛苦与绝望:自己居然成为废人了,多么可笑的事情……

    镇国侯心疼儿子,却故意板起脸,不去理会他,让他受受教训也好,免得性子再如此暴燥。

    闻声赶来的宇文振,走进房间,望着坐在地上,悲伤萦绕的宇文明,心中闪过一丝不忍,缓步走上前,轻声安慰着:“二弟,其实你不必如此颓废,清颂有很多名医,我们只请了陈太医一人,他的诊断,不一定是百分百准确的,不如,让爹请求皇上广发名贴,邀各地太医进京为你诊治病情,一定能治好你的……”

    “真的?”宇文明眼中重新燃起了希望之光。

    “当然是真的,我骗你干什么?”话虽这么说,可宇文振心里却没底,陈太医是整个清颂最厉害的大夫,若他治不好的病,就无人能医了。

    “二弟,相国寺太简陋,条件不够好,药材也不是特别齐全,咱们回去侯府养病吧。”宇文明偷吃刺果之事传遍整个相国寺,若他继续留在这里养伤,少不得会被人指指点点。

    宇文明成了半个废人,脾气十分暴燥,万一与人一言不和,肯定会打起来,到时,事情会越来越糟,倒不如让他回侯府养伤,耳根清静。

    “好,一切都听大哥的。”如果他的伤能好,别说回侯府,就是让他掉一条胳膊,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事后,后不后悔另当别论。

    镇国侯,宇文振,宇文明收拾东西,准备等会就起程,争取赶在午膳前回到镇国侯府。

    要走了,不知为何,宇文振突然间有些舍不得离开,吩咐几名下人整理行装,心绪烦燥的出了厢房,在寺中走动。

    八角亭子中,慕容雨正在品茶,未借下人之手,她亲自持起茶壶,纤纤玉手稍稍倾斜,壶中茶水缓缓流出,淡淡茶香顿时萦绕整个亭子。

    有那么一瞬间,宇文振觉得,像慕容雨这种大家闺秀,最适合做为正妻养在内院中,每天早晨,与她一起品品茶,聊聊天,心情愉悦的去外面做事,劳累一天,回到家里,有她温柔的关心与问候,全身的疲惫定会消去许多,那可真是人生一大幸事。

    察觉到宇文振的目光,慕容雨放下茶壶,侧目望来:“宇文公子!”

    “不好意思,打扰慕容小姐雅兴了。”宇文振走了过去,眉宇间带着抹不去的忧伤。

    “令弟病情加重,宇文公子在担心?”担心也没用,他已经成为废人,就算神仙来了,他也恢复不成正常人了。

    “是啊。”宇文明关键部位受伤一事,都是隐瞒着的,外人都以为宇文明是与人打架时身体受了内伤。

    “陈太医医术高明,没有治不好的病,宇文公子不必担忧。”慕容雨劝慰着。

    “借你吉言。”宇文振在慕容雨对面坐下,目光直视她的眼睛:“和我说话,一定要这么客气吗?”慕容雨的每一句话都带着客套,明显是将他当成了客人对待。

    “有什么不对吗?”慕容雨笑着反问:“人与人之间,本来就应该客气相对的,难不成要横眉冷对?我们又没有深仇大恨。”以后说不定会有。

    宇文振的笑容有些无奈,人与人之间,他们的关系居然这么生疏:“我们认识的时间不短了,可以算是朋友了吧?”朋友之间,说话可是不用这么客气的。

    “两个相识的人,可能是朋友,可能是敌人,也可能是毫无关联的陌生人,一切全看机遇,与认识的时间长短没有关系。”对镇国侯府的人,慕容雨全都没有好印象,没心情与他们做朋友。

    “那我们之间,是哪一种关系?”宇文振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不过,他还是想听慕容雨亲口说出来。

    “第三种!”毫无关联的陌生人!慕容雨想也没想张口就答:“当初我对宇文公子说的话都是真的,我不会嫁进镇国侯府,所以,宇文公子不必担心会被镇国侯逼婚。”

    宇文振笑了笑,笑容略带苦涩,他还真希望镇国侯能对他逼婚,可宇文明出了这种事,短时间内,镇国侯是无心再谈与忠勇侯府的婚事了。

    张了张口,宇文振正欲说些什么,一下人来报:“大少爷,侯爷和二少爷都已收拾妥当,叫小的来问问大少爷,何时能够起程。”

    “马上就来。”宇文振站起身,对慕容雨歉意的笑笑:“不好意思,失陪了。”

    “宇文公子慢走,现在这个时间起程,午膳前能够赶回府上。”宇文振倒是很会打算。

    宇文振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告辞!”

    “不送!”慕容雨淡淡笑着,坐着未动,当宇文振的身影消失不见后,她放下了手中茶杯:“我们离开忠勇侯府,也有段时间了,是时候回去了。”老夫人要为慕容修选通房丫头,等人选好后,张姨娘脸上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太后身体弱,祈福的事情却亲力亲为,不过,祈福也用不了多长时间,最多半个时辰,太后最重视祈福之事,所以,在她祈福时,无人敢上前打扰。

    祈福完毕,宫里的嬷嬷扶着太后站了起来,缓步走至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一名宫女机灵的端出一杯清茶递上去,太后喝了茶,嗓子舒服许多,望望身侧,心思明显不在这里的叶贵妃:“叶贵妃可是有事?”

    “回太后,是臣妾娘家侄女来了相国寺。”见太后眼神迷茫,不知自己说的是谁,叶贵妃急忙解释:“就是雪莲那丫头……”

    太后想了起来:“那丫头哀家也许久不见了,就让她进来,给哀家瞧瞧。”

    “是,太后。”叶贵妃掩下眼底的诡异,对身旁的宫女命令道:“去请三小姐!”

    稍顷,沐雪莲在宫女的引领下走了进来,对太后,皇后,叶贵妃行礼,太后和蔼的笑笑:“自家人,不必多礼,起来吧。”

    沐雪莲道过谢后,站起身,美丽的小脸,嫩的能掐出水的肌肤,水汪汪的大眼睛让人一见难忘。

    “雪莲都长成大姑娘了,美丽的哀家都不敢认了。”太后笑言,沐雪莲羞红了脸:“太后过奖,臣女愧不敢当。”

    叶贵妃笑呵呵的在一旁打着圆场:“雪莲比较内向,太后您就别再排遣她了……”整个清颂谁人不知,太后最喜爱含蓄的女子,沐雪莲的性子,正对她的味口。

    门外宫女禀报:“太后,楚宣王世子来向您问安。”

    叶贵妃与沐雪莲的眼睛瞬间亮了一下,随即又恢复了正常:她们等的就是他!

    “快请!”太后笑的亲切,只想着欧阳少弦要来,没看到叶贵妃与沐雪莲的异样。

    欧阳少弦走进房间的刹那间,沐雪莲的呼吸险些停止,强压着不断翻腾的思绪,一遍又一遍的安慰自己,莫慌,莫慌,自己今天就是来结实世子的,一定要保持淑女应有的矜持。

    “少弦,这是叶贵妃的娘家侄女,魏国公府的沐雪莲小姐。”太后笑意盈盈。

    “雪莲见过世子!”沐雪莲轻轻福身,欧阳少弦看也没看她一眼,淡淡答应一声,算是回答。

    叶贵妃的目光闪了闪:“世子,天天处理事情肯定很累,太后也刚刚祈福完毕,不如让雪莲弹奏一曲,排忧解劳如何?”

    “这主意不错,哀家自从来了相国寺,还没听过琴声呢。”太后答应了此事,欧阳少弦却是一声未吭,眸底深沉的让人猜不透。

    叶贵妃摆了摆手,一名宫女抱着一把琴走了进来,欧阳少弦坐着未动,眸底隐隐闪过一丝嘲讽:原来是有备而来!

    沐雪莲对太后等人福了福身,坐到琴前,含羞带怯的目光望了一眼欧阳少弦,手指微动,悦耳的琴声充斥天地间。

    琴声婉转悠扬,悦耳动听,真可谓,余音绕梁,三日未绝,太后,皇后,叶贵妃等人听的连连点头,目光赞赏,欧阳少弦却没什么反应,端坐在椅子上,不为所动,若非他转动的眼睛,还会以为他已经神游九天去了。

    曲毕,沐雪莲起身谢礼,太后开心的赞赏:“不错,非常好听,来人赏!”

    “多谢太后奖赏!”沐雪莲大着胆子望向欧阳少弦:“不知世子觉得雪莲技艺如何?”沐雪莲对自己的琴技很自信,可欧阳少弦居然没说半句夸奖之言,她心中有些小小的不满。

    “不错。”欧阳少弦开口,语气和他的人一样,冰冷,无情。

    “那雪莲再为世子弹奏一曲可好?”得了鼓励,沐雪莲的胆子也大了起来。

    “不必,一曲,已经足够!”欧阳少弦说话简单扼要,没有半个字的废话。

    “那雪莲为世子舞一段可好?”沐雪莲想表现自己的多才多艺,恨不得将将她会的一切,尽数展现于欧阳少弦面前,让他发现她的好。

    欧阳少弦嘴角微扬,似嘲讽:“这里是相国寺,佛门清静之地,弹琴倒是可以,跳舞只怕不太妥当。”

    太后的面色也沉了下来,叶贵妃眸光闪了闪:“雪莲,你不是带了西湖龙井茶嘛,快取些来让太后尝尝!”众多茶中,太后最爱西湖龙井。

    “是!”沐雪莲幽怨的望了欧阳少弦一眼,退去取茶,叶贵妃犹豫着不知如何开口,欧阳少弦眸光沉了沉,正欲告辞离开,门外宫女再次禀报:“太后,忠勇侯府大小姐慕容雨求见。”

    太后瞬间怔愣后,快速恢复正常:“请她进来。”

    慕容雨前来,欧阳少弦打消了离开的想法,坐在椅子上,端着茶杯,却是一口也没喝,思绪不知飞到了哪里。

    帘子打开,慕容雨走了进来,众人眼睛一亮,这名慕容小姐,比刚才的沐小姐还要美三分,气质,也比她高贵不少,若有似无的梅花香飘于鼻端,又飞向前方,耳边响起慕容雨的问安声:“臣女慕容雨参见太后……”

    “慕容小姐不必多礼,来找哀家可是有事?”太后笑容满面,望着慕容雨的目光却有些忧伤,仿佛在透过慕容雨看另外一个人。

    “回太后,臣女一家祈福完毕,午时便会起程回侯府,祖母身子弱,家父还在忙,便命臣女前来禀报太后……”马姨娘,张姨娘都是姨娘,身份低微,上不得台面,只能由慕容雨来辞行。

    太后在这里,若他们一家人悄无声息的走了,就是不尊太后长者,罪名不小。

    太后和蔼的笑笑:“过来坐吧。”

    “多谢太后,臣女要回去帮忙收拾东西,不敢多留!”慕容雨悄悄抬起头,目光不着痕迹的四下打量着,没有见到昨晚那名丢荔枝的宫女,心中有些小小的失望:她是谁,见到自己像见了鬼,真的只是因为自己脸色苍白了些吗?

    “既然如此,哀家也就不再多留你了,路上小心,和香雅道过别了吗?”这个时间,她还在睡觉吧!

    太后笑着嘱咐,眸底却闪着无奈与忧伤,慕容雨低下头:“多谢太后关心,臣女正准备去向香雅道别!”

    慕容雨在众人的注目礼中走出房间,欧阳少弦站起身:“太后,我有要事待办,先走一步!”

    叶贵妃嘴唇动了动,眸底闪过一丝焦急,正欲说些什么,太后已笑着应允:“去吧,别耽搁了正事。”

    欧阳少弦离开房间,太后微笑的脸颊突然拉了下来,目光转向叶贵妃,是从未有过的严肃:“雪莲来相国寺,是为少弦?”刚才沐雪莲已经表现的很明显,这里的又都是聪明人,一猜便知事情真相。

    “是!”叶贵妃自知瞒不住了,只好实话实说:“雪莲她很早之前就爱慕少弦世子,所以臣妾才会为她们牵线搭桥……”

    “楚宣王刚死不久,少弦还在孝期,你这个时候为他牵线搭桥,是想让他被世人唾骂不孝吗?”父亲刚死,儿子就迫不及待的与女子相亲,不仅是不孝,还是大不孝,欧阳少弦又是皇室的人,若此事传出,丢的是整个欧阳皇室的脸面。

    “太后息怒。”叶贵妃跪倒在地:“臣妾不是想破坏少弦世子的名誉,只是想给他和雪莲一个见面的机会……”

    “一切都是雪莲的错,请太后责罚雪莲吧,不要怪罪叶贵妃!”沐雪莲将茶水放到桌子上,跪倒在地,眼底,泪水涟涟:

    “太后,在您老人家面前,雪莲不敢撒谎,雪莲的确心仪世子,今日的相见,是我恳求叶贵妃的,雪莲已经到了婚嫁年龄,可世子还要守孝三年,若世子对雪莲无意,雪莲可另择他人,若世子对雪莲有意,只需给雪莲一个承诺,雪莲愿意等上三年……”

    叶贵妃常年与太后接触,知道她喜欢实话实说的女子,最讨厌别人谎话连篇,所以,沐雪莲知道,在她面前,在实话的基础上撒些谎,将事情编的圆满些,再装的楚楚可怜些,就会得到她的同情。

    沐雪莲对欧阳少弦的一片痴心,打动了太后,态度自然而然的也软了下来:“看少弦的态度,对你无意啊。”

    沐雪莲心中一惊,面上却是不动声色:“雪莲初次与少弦世子正式见面,没能让世子多看一眼,的确是雪莲不够优秀……”将所有错误都揽到自己身上,却只字不提欧阳少弦不喜欢她一事。

    “少弦脾气不太好,你能受得了吗?”太后说的是事实,欧阳少弦在长辈面前的确尊重,可若换了其他人,他根本不会给人家好脸色。

    “若少弦世子对雪莲有意,是雪莲的荣幸,出嫁从夫,即便世子脾气再坏,雪莲也会默默忍受!”少弦世子只是为人冷漠了一些,脾气还是不错的,太后在吓唬自己,想让自己知难而退,哪有那么容易。

    太后摆了摆手:“罢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情,自己去解决吧,切记,不可丢了皇室的脸面!”对欧阳少弦,她可是很了解的,若他不喜欢的东西,休想硬塞给他,否则,他可不管你是何方神圣,直接将东西丢出来都是轻的。

    沐雪莲的确是个不错的姑娘,可若是少弦不喜欢沐雪莲,而沐雪莲敢去纠chan他,后果……自负!自己年龄大了,管不了这么多事,还是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

    “多谢太后开恩!”沐雪莲眼睛一亮,急忙谢恩,太后的意思,她以后可以邀约少弦世子,只要太后不反对自己,事情就好办的多了。

    慕容雨出了佛堂不久,欧阳少弦快步跟了上来:“准备回府?”

    慕容雨点点头:“是啊,祖母祈福完毕,我们在相国寺也住了许多天,是时候回府了!”宇文明成了半个废人,肯定忙着四处求医,应该顾不上找自己麻烦了吧。

    “路上小心!”欧阳少弦说完这句话,快走几步,越过了慕容雨,慕容雨正在纳闷欧阳少弦的态度为何突然转变,不远处,走来几名宫女,慕容雨的眸光闪了闪,思绪回到太后等人来相国寺那天。

    当着太后,皇后,贵妃等人的面,欧阳少弦理也没理她和王香雅,私下,却毫无顾及的与两人商谈事情,今天也是,没遇到宫女时,他说话的语气很正常,宫女们出现后,他突然像变了一个人。

    难道,欧阳少弦不想让宫中的人知道他在和哪些女子接触,为什么呢?虽说楚宣王刚死,他正在孝期,许多事情不能逾越,可只与女子说说话,不算是不孝吧。

    宫女们就在不远处,慕容雨是聪明人,没有追上欧阳少弦询问,在前面的路口转了弯,回了自己厢房:祖母,马姨娘她们都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再有一柱香时间,就要起程了,自己的东西,瑟儿等人,也应该收拾的差不多了吧。

    回到侯府,慕容修纳通房丫头一事就会被提上议程,不知哪些丫头会有此荣幸,成为张姨娘算计的对象。

    突然,慕容雨顿下了脚步,脑中一道灵光闪过,妙计成形的同时,一道熟悉的身影现于脑海之中:自己要不要做做手脚,让慕容修纳她为通房丫头,以她的性子,若真的成了通房丫头,肯定会将后院搅的鸡飞狗跳,让张姨娘悔青肠子的同时,吃睡都不得安宁……

    ,00100c0010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