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 醉情楼相聚,明争暗斗

作者:蔓妙游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重生之侯府嫡女最新章节!

    ~日期:~11月01日~

    瞬间,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沐雪莲身上,嘲讽,不屑,同情,鄙视:堂堂高门千金,居然陪那下三滥的醉汉喝洒,真真是,自甘下贱。

    沐雪莲毕竟是魏国公府嫡出千金,见多识广,面对那醉汉的侮辱之言,短暂的气愤过后,很快镇定下来,“休得在这里胡言乱语,明明是你喝醉了酒,走路不看人,将我从二楼撞到大厅……”

    小手碰到一件硬物,沐雪莲潜意识的揪了下来,一枚雕刻着精致花纹的铜扣静静的躺在掌心中,沐雪莲美眸中顿时盛满了震惊:这不是自己命小甜贴到慕容雨身上的记号吗?为何会出现在自己身上?

    沐雪莲猛然抬头望向慕容雨,慕容雨淡淡的笑,笑容中带着森然冷意:沐雪莲拿香囊迷惑琴儿等人,趁她们的心思都放在香囊上时,她再命小丫鬟放那个真正的记号到自己身上,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沐雪莲果真厉害。

    如此一来,只有香囊是与沐雪莲有关的,可香囊很正常,又一直拿在琴儿手中,即便自己出了房间就出事,别人也肯定以为是场意外,绝不会怀疑到沐雪莲身上!

    只可惜,沐雪莲没想到自己会装醉,更没想到,自己故意制造混乱,将她逼出房门的同时,又将那记号贴到了她身上,并将她的丫鬟们全都堵在了房间中,让她成为被醉汉侮辱的对象。

    这就叫聪明反被聪明误,赔了夫人又折兵!慕容雨嘴角轻扬,眸底的笑意越发璀璨。

    这样的笑容看到沐雪莲眼中充满了挑衅与嘲讽:难怪那醉汉会将自己撞到楼下,原来慕容雨早就察觉到了自己的计策,将计就计让自己出丑……

    可恶,自己堂堂魏国公府嫡出千金,叶贵妃亲自调教的争斗高手,居然输给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慕容雨,都是自己太大意了,才会着了她的道!

    “小妞,小妞,给爷回来!”对沐雪莲的怒斥充耳不闻,那醉汉醉意朦胧的放声高呼,大厅多人窃笑,沐雪莲气的小脸通红。

    “事情可能有误会,小二,快去端碗醒酒汤来!”掌柜八面玲珑,什么人都不得罪,出来打圆场,醉汉神智不清,事情根本问不出任何结果,客人都堵在门口看热闹,醉情楼根本做不了生意。

    沐雪莲身份高贵,沐侍郎又在这里,掌柜得罪不起,可那醉汉也不知是何身份,掌柜也不敢得罪。

    和气生财嘛,于是,他便想了个折中的办法,拿碗醉酒汤给醉汉,让他清醒了,尽快将误会讲清楚,给所有人一个台阶下,你好,我好,大家好!

    大厅,不起眼的角落中,一道人影趁着众人不注意,悄然离去,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当那人跑出醉情楼大门,快要消失不见时,欧阳少弦轻轻回过头,望了门口一眼……

    忠勇侯府兰园,张姨娘喝着绿燕递来的香茶,口齿留香,忍不住赞叹:“绿燕温柔贤惠,娶你为妻的人,真有福气,我都有些羡慕李管家那小子了……”

    绿燕羞涩的笑笑:“姨娘夸奖了,以奴婢说,侯爷能娶到姨娘,才是真正的福气呢……”

    张姨娘笑意渐浓:“绿燕是越来越会说话了……”不过,这也加重了张姨娘要将她配给李管家之子的决心,绿燕只可成为自己的帮手,绝不能成为自己的敌人……

    “姨娘,醉情楼传来消息。”丫鬟绿锦快步走了进来,对张姨娘小声耳语几句,张姨娘脸上的微笑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满眼凝重:“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是亲眼见到的。”绿锦语气凝重:“事情到现在都没有解决!”

    张姨娘无声冷笑,慕容雨的确厉害,连沐雪莲都被她算计了,她绝不能再留,否则,将来定是自己的心腹大患:“侯爷在做什么?”

    “回姨娘,侯爷正在前厅与张御史饮酒。”

    张姨娘冷冷一笑,爹果然不负自己所望,快将侯爷灌醉了吧,多喝点,最好是醉的人世不醒,如此一来,他就不能出府救她的宝贝女儿了:“绿燕,你在这守着,绿锦,随我出去一趟。”

    慕容雨虽厉害,但她也是谢梓馨的女儿,三年前,自己能够悄无声息的杀了谢梓馨和慕容岸,三年后,自己照样可以不声不响的除去慕容雨。

    三年前,由于种种原因,自己没能亲眼目睹那场惨事,三年后,慕容雨的凄惨下场,自己再不亲眼看看,岂不可惜。

    “是!”绿燕奉张姨娘之命,留在兰园守侯,眸底闪过一丝诡异,自己的机会,终于来了。

    张姨娘急着出府对付慕容雨,并未注意到绿燕的异常……

    灌下醒酒汤,醉汉轻按着额头,神智清醒了许多:“小妞跑哪去了,快给爷滚回来……”三句话,不离美人。

    “这位公子,你的酒醒的差不多了吧,请你睁大眼睛看清楚,我是魏国公府的嫡出小姐沐雪莲,你撞了我,应该向我道歉。”沐雪莲语气微傲。

    那醉汉睁开了眼睛,眸底色光闪闪:“想不到刚才陪爷喝酒的竟是魏国公府的嫡出小姐,爷真是三生有幸……”

    “你……”沐雪莲气的七窍生烟,那些个蠢货从哪找的这人,只认记号不认人么?

    沐雪莲忘记了,当初她交待下人时,特意嘱咐,千万不能让人知道,醉汉是被魏国公府收买去设计贴着记号之人……

    忠勇侯府也是高门贵族,一般人得罪不起,为防没人敢接这活,沐雪莲也慎重嘱咐过,不能告诉醉汉她要设计的是何人,只说了看记号……

    自以为聪明的沐雪莲聪明反被聪明误,又一次自食了其果……

    沐侍卫也被气的面色铁青,身体微微颤抖着,眸光却是越凝越深,这种场合,他不适合帮沐雪莲训斥醉汉,否则,定会让人以为他在包庇自己的女儿。

    慕容雨的眼眸却在瞬间眯了起来,常年混迹京城的三教九流,虽然凶狠,却都害怕得罪贵族,看这名醉汉的穿着打扮,就是一小混混,他居然不害怕得罪叶贵妃的娘家魏国公府,事情有些蹊跷……

    醉汉一口咬定是沐雪莲陪她喝酒,沐雪莲百口莫辩,眼睛转了转,楚楚可怜的求救目光转向慕容雨:“雨儿,你可以为我做证,刚才咱们两人一直都在地字一号房间用膳……”

    沐雪莲虽带了许多丫鬟,但丫鬟哪有千金小姐的话可信,更何况,那些丫鬟又是她自己的,即便帮着她澄清,别人也未必相信。

    慕容雨虽是沐雪莲的朋友,也是忠勇侯府的千金小姐,她的一言一行,皆代表了忠勇侯府,所以,她言语的可信度,比丫鬟们强了上千倍。

    沐雪莲和慕容雨有过节,但她不怕慕容雨撒谎,因为谎话说的再圆满,也有一定的漏洞,比不上实话那般天衣无缝,若慕容雨实话实说,帮她度过眼前的难关便罢,若慕容雨敢撒谎陷害她,她一定会让慕容雨身败名裂!

    慕容雨望向那名醉汉,目光诚恳:“这位大哥,雪莲说的都是事实,虽然刚才我喝了酒,眼神有些迷蒙,但雪莲一直都是坐在我对面用膳的……”

    慕容雨!沐雪莲气的咬牙切齿,慕容雨的确十分诚恳的为她做了证,却也在暗中透了漏洞给别人……

    “雨儿不是只喝了一口酒么?”沐雪莲似笑非笑:这句话是慕容雨亲口说的,再加上她现在的神智又如此清醒,刚才又怎会眼神迷蒙。

    “沐小姐,你刚才不是说我家小姐喝了许多酒,你怎么劝都劝不住吗?”琴儿目露疑惑:“为何现在又变成一口酒了,小姐,你究竟喝了多少啊?”

    众人猛然反应过来,沐雪莲在撒谎,她根本不知道慕容雨究竟喝了多少酒……

    慕容雨轻轻笑笑:“我只喝了一口,不过,我从未喝过酒,所以,酒入口后,我的头一直都有些昏沉,看东西也不太清楚,直到刚才,摔了一跤,头脑和目光才清楚过来……”

    堂堂嫡出千金小姐喝醉酒,摔跤是很丢人的事情,可慕容雨也说了,她只喝了一口,只是没有酒量,才会跌倒,再加上她长的美,气质出众,众人对她的行为只觉好笑,不是嘲笑。

    “你喝的是什么酒,一口就醉了?”大厅中,一人出言,这也是众人都想问的问题。

    “是琼花酿。”那酒的后劲的确很大,自己只喝了一口,眼神就有些迷蒙,头也阵阵发昏。

    来醉情楼的客人,大多是喝酒的,对酒谈不上精通,也多少有些研究,琼花酿,慕容雨这深居内宅的千金小姐不知道,他们可是清楚的很,虽然没什么酒味,后劲却是比酒大的多了,喝上一杯,醉一天一夜,难怪慕容雨只喝了一口就头昏眼花。

    “这位姑娘的意思,你喝下酒后,就看不清面前所坐的人了……”一名食客坐在椅子上,轻按着太阳穴,悠然自得。

    “用膳时,雪莲一直在和我说话,声音是雪莲的没错……”言下之意,慕容雨的确没有看清面前的人。

    “你们两人的丫鬟们呢,没在屋里服侍吗?”又一人询问。

    “雪莲说想和我单独聊聊,将丫鬟们遣到了门外……”慕容雨心中升起一种危险感:这怎么像是一场早有预谋的局,大厅中食客们所问的问题,看似无关紧要,实则句句关键,就像审案时的主审,没有半句废话,字字都是精髓,而自己,则是证人,至于沐雪莲,就是罪犯了……

    众人心中也在瞬间产生一个奇怪的想法,沐雪莲约慕容雨来酒楼是为掩饰她陪人喝酒,为防慕容雨发现端倪,她就灌醉了慕容雨,并让人代替她坐在慕容雨面前说话,让慕容雨以为她还在,等她办完事情了,再跑回来……

    只是,她堂堂魏国公府嫡出千金,为何要做这种事情呢,只能用下贱一词开形容了吧!

    “慕容雨,在地是一号房门口,是你把我撞到门外的,难不成,你和这醉汉联合起来设计我?”沐雪莲也是聪明人,很快就冷静下来,开始反扑。

    慕容雨淡淡笑笑:“雪莲,虽然当时我神智不太清醒,却也知道,摔跤时,是我的两个丫鬟为我做了人垫,若我有撞人的力气,哪还能压倒她们。”

    “我从地字一号房间出来时,是有许多人看到的!”沐雪莲退出房间撞到栏杆上时,弄出了不小的声响,许多人都看到、听到了。

    “说不定是她回到房间时,正赶上慕容小姐向外走,怕被发现端倪,自己跑出来了……”有食客在暗中偷笑。

    沐雪莲气的小脸通红,愤怒的目光如刀子一般,狠狠剜向慕容雨,若眼神能杀人,慕容雨已经死了不下百次。

    “慕容小姐真是实诚!”沐侍郎冷冷的盯了慕容雨半晌,突然冒出这句话:若慕容雨回答问题时说的肯定些,便可还雪莲清白,偏偏慕容雨的答案没棱两可,让人浮想连翩,雪莲的名誉,因此损毁大半,这个慕容雨,不简单。

    慕容雨微微一笑:“沐叔叔客气,我学识不高,却也知道,诚信乃做人之本!”自己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又没有添油加醋损坏沐雪莲的名誉,事情变成今天这副模样,都是沐雪莲自找的。

    醉汉终于完全清醒了过来,四下望了望,扑通一声,跪在了沐侍郎面前:“都是我不好,醉酒闯祸,损坏了贵府小姐的名誉,我愿意负责……”

    沐雪莲眼睛一翻,险些气晕过去,这个满面胡须,相貌猥琐,邋遢不堪的中年男子,居然妄想娶自己为妻,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是个什么东西,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泪水盈盈的目光望向欧阳少弦,希望他能为自己说句话,岂料,欧阳少弦早已将目光转向旁边,看也未曾看她一眼……

    沐侍郎也气的面色发青,自己的女儿年芳十五,正是青春大好年华,上门追求的年轻贵族公子不计其数,可面前这男子,邋邋遢遢,相貌猥琐不说,最少也得四十岁了吧,年龄和自己差不多,怎能做自己的女婿。

    可是刚才,他抱着自己的女儿跌到一楼之事,许多人都看到了,传出去,雪莲的名誉严重受损,不会再有哪家公子来提亲了……

    “小甜,刚才去陪他饮酒的人是你吧?”沐雪莲一声怒喝,将所有人震住:“前些日子你告诉我,说你有了心上人,想不到竟然是他……”

    小甜的嘴巴张了张,辩解之言尚未出口,已被沐雪莲厉声打断:“果然是你,想不到我如此信任你,你却背着我做这种事情,害我被人撞到一楼,名誉受损……”

    “小姐,事情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小甜跪倒在地,不解释,小姐的意思,是要牺牲她了吗,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震惊过后,众人回过神,目光望向小甜,不可否认的是,小甜长的也很漂亮,与沐雪莲的身形也极有相似,更重要的是,她们两人的衣服,除了料子不一样外,颜色非常相近,若说醉汉在醉眼朦胧时,将小甜认成沐雪莲,极有可能……

    沐雪莲望向醉汉,趾高气昂:“既然你和小甜是两情两悦,我也不怪你的冲撞之罪了,带小甜回去,好好过日子吧……”

    醉汉的眼睛转了转,急忙谢恩:“小的多谢大小姐恩典!”沐雪莲是魏国公府嫡出小姐,大好的年华,绝不会下嫁于自己,若自己纠chan的紧了,说不定还会被暴打一顿,什么也捞不到。

    如今,不花一分一毫,讨个漂亮丫鬟做老婆,已经很是不错了……

    醉汉站起身,拉着小甜的胳膊向外走去,小甜哭的声嘶力竭:“小姐,你救救奴婢……救救奴婢吧……”小姐明明说过,她嫁给少弦世子后,会让自己做通房,可现在,居然要将自己送给这个又老又丑的男人,自己不甘心,怎能甘心!

    醉情楼中,有人叹息,有人无语,有人幸灾乐祸: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事情是沐雪莲挑起来的,与小甜无关,可魏国公府为了面子,牺牲了小甜,没办法,谁让小甜只是一名丫鬟了,为身为主子的沐雪莲挡罪,理所当然!

    众人虽然都没说什么,但沐雪莲的名声也已经随之臭了!

    “小姐……”眼看着就到门口了,小甜不知哪来的力气,挣脱了醉汉的钳制,哭喊着,直直扑向沐雪莲。

    沐雪莲大惊:“侍卫,快来保护我!”

    侍卫没来,也没发生事情,因为小甜没扑到沐雪莲面前,就被那醉汉抓住,死拖了出去,门外,传来小甜绝望嘶哑的哭喊,沐雪莲无奈叹气:

    小甜聪明能干,是她的左右手,她也不想让小甜顶罪,可是,众多丫鬟中,只有小甜的身形,衣着与她相似,若不想被人看出破绽,必须牺牲小甜……

    事情处理完毕,沐侍郎暗暗松了口气,猛然想起他请欧阳少弦前来一事:“少弦世子……”

    “出了这种事,想必沐侍郎也没心情陪我喝酒了!”欧阳少弦起身向楼上走去:“恰好我也有朋友在此,恕不远送!”

    小甜的哭喊声渐行渐远,直到消失不见,热闹结束,食客们各自回桌继续饮酒吃菜。

    沐雪莲站在二楼楼梯口,心中阵阵泛酸,想到害小甜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沐雪莲猛然抬起头,急步走向慕容雨,眼睛冒火,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慕容雨。”

    “雪莲,小甜嫁了意中人,你应该为她高兴才是,干嘛这么怒气冲冲的?”慕容雨笑意盈盈。

    沐雪莲气的咬牙切齿:为小甜嫁个又老又丑的男人高兴,慕容雨在幸灾乐祸吧,若非自己聪明,拿了小甜做挡箭牌,现在被那老男人拉走的,就是自己了,慕容雨,好毒的心思!

    “风华正茂的女子,都喜欢年龄相当的男子,雨儿喜欢老男子啊,这喜好还真是与众不同!”沐雪莲明嘲暗讽。

    慕容雨微微笑笑:“刚才不是你将小甜配给那名老男子的吗?”这么快就忘记了,是你沐雪莲喜欢老男子吧!

    “你……”沐雪莲自认,狡辩之功无人能及,可为何在慕容雨面前,她频频失败。

    “雪莲,时候不早了,随我回府。”还嫌丢人丢的不够吗?沐侍郎面色阴沉。

    沐雪莲狠狠瞪了慕容雨一眼,心不甘,情不愿的转身下楼:事到如今,自己身处劣势,的确不宜再留于此地与慕容雨硬碰硬,回府,从长记忆,重新思索对付慕容雨的方法才是上策。

    欧阳少弦上楼,沐雪莲下楼,两人擦肩而过时,沐雪莲泪水盈盈的目光转向欧阳少弦,希望他可以停下来,安慰安慰她,她有好多的委屈想对他说……

    可欧阳少弦就像没看到沐雪莲哀求的目光,目不斜视,径直上了楼。

    沐雪莲心有不甘,贝齿咬了咬嘴唇,正欲追上欧阳少弦,沐侍郎面色阴沉的走了过来,拉着沐雪莲快步走出醉情楼。

    欧阳少弦在慕容雨两步外停下,待魏国公府的马车走后,手指一弹,一枚不明物如离弦之箭一般,直奔天字一号房而去,瞬间穿透窗子,落于房中:“在里面坐了这么久,都不准备出来见见老朋友?”欧阳少弦语气低沉,眼眸幽深,让人猜不透他究竟在想什么。

    “少弦果然厉害,什么事情都逃不过你的眼睛。”伴随着熟悉的戏谑声,天字一号房的帘子打开,一名英俊男子走了出来。

    慕容雨心中一惊:太子欧阳夜辰,他居然也在这里!

    脑中突然闪过一道灵光,慕容雨心中除了震惊还有不安,刚才的一慕,会不会是欧阳夜辰一手策划?

    宫廷看似平静,实则,暗中分了许多派系,其中,以皇后与叶贵妃两派为最大,欧阳夜辰是当今太子,皇后所出,叶贵妃的儿子虽说只有十岁,却也是个聪明伶俐的小孩,若不出意外,长大后,也是个能人。

    魏国公府是叶贵妃的娘家,沐雪莲嫁了位高权重之人,叶贵妃一派便会增加一定的力量,到时,皇后一派就要分一定的心神去对付,若太子毁掉沐雪莲的名誉,就没有名门公子敢上门提亲,魏国公府就增加不了力量……

    这计策应是沐雪莲想起,用来破坏自己名誉的,没想到却被欧阳夜辰反过来利用,毁了沐雪莲的名誉,真是聪明,不过,这也说明,魏国公府所有人的一举一动,皆在欧阳夜辰的掌握之中……

    那醉汉的目标本就是沐雪莲,即便自己不做任何手脚,出事的,也一定会是沐雪莲,自己设计了沐雪莲,并出言指证,只是让欧阳夜辰的计划实施的更顺利一些而已……

    难怪那醉汉不怕魏国公府,原来竟是有太子在背后撑腰……

    目光望向大厅,四下环视,慕容雨自嘲的笑笑,那几名问问题的食客,果然已经不见了,他们奉欧阳夜辰之命行事,事情已经做完,自然没有留下让人怀疑的必要。

    这一局,自己也被算计进去了,皇室的人,除了欧阳寒风外,果然没有简单角色。

    “慕容小姐不舒服吗?”欧阳夜辰温柔的声音如春风吹过,听到慕容雨耳中却冰冷的刺骨。

    “刚才喝了琼花酿,头还有些晕。”慕容雨敷衍着,由于琼花酿的酒性,她的小脸还有些红,欧阳夜辰望着她,好像有瞬间的失神。

    “只喝了一口琼花酿,也会醉?”欧阳夜辰似询问,又似自言自语。

    “我以前没喝过酒,没有酒量。”欧阳夜辰也是个危险人物,并且,杀人不见血,自己还是离的远些,免得被他设计了还不自知。

    “你身上有很重的琼花酒味,喝了不止一口吧。”欧阳少弦蓦然开口,慕容雨嘴唇动了动,自己倒了许多琼花酿在袖子里,身上当然会有浓重的琼花酒味……

    “醉情楼是用膳之处,不是休息之地!”欧阳少弦语气冰冷,毫无感情,慕容雨却知道,他在给自己找离开的理由。

    慕容雨低了头,所有情绪藏于心底:“我这就回府,不敢打扰太子和世子饮酒的雅兴。”

    “大小姐,我送你回去吧!”陆皓文自欧阳夜辰身后走了出来,眸底闪着关切:“你们都是女孩子,我怕路上会不安全。”

    陆皓文什么时候和欧阳夜辰走的这么近了?慕容雨心中的疑惑更浓:就算是官员,恐怕也没几人有这种荣幸,能得太子相请,与其同桌用膳。

    陆皓文只是名普通的寒门学子,虽说才华高绝,但京城里才华横溢的才子多了去了,为何欧阳夜辰独独如此看重他?事情,会不会又有阴谋?

    “丫鬟们有好几人,外面还有赶车的车夫,又是青天白日的,怎么可能会出事。”慕容雨淡淡笑着:“陆先生还是留下陪太子和世子多喝几杯吧。”在见识了欧阳夜辰的阴险后,她可不敢从他手中抢人。

    慕容雨暗中狠狠拉了拉琴儿和瑟儿,两个小丫头会意,快速扶着慕容雨下了楼:“小姐,小心点儿!”

    “少弦,雨儿是女孩子,又没得罪你,你干嘛这么凶,看看,人都被你吓跑了。”欧阳夜辰轻轻笑着,让人如沐春风,望着慕容雨远去的身影,他的眸光却是越凝越深。

    “房间有酒吗?”未理会欧阳夜辰的询问,欧阳少弦径直走向天字一号房。

    欧阳夜辰回过神,迈步走向房间:“其他东西没有,酒倒是不缺!”

    太子和世子都进了房间,陆皓文也不好在此多留,担忧了望了一眼慕容雨的方向,慢腾腾的进了房间。

    俗话说的好,冤家路窄,慕容雨刚刚走出醉情楼,迎面碰上了宇文振,宇文明两兄弟。

    “慕容小姐一介女流,居然也来醉情楼喝酒,真是稀奇。”宇文明明嘲暗讽:他的关键部位到现在还隐隐作疼,请了许多大夫,都未能医好他,拒陈太医所说,他恢复的不错,但每月的房事,绝不能超过三次。

    三次啊,对风流的他来说,只够塞牙缝,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慕容雨和欧阳少弦。他偷刺果害伤势加重之事被他自动忽略。

    “醉情楼门口没写女子不能进去饮酒吧。”慕容雨也毫不客气,径直走向自己的马车,淡淡琼花香夹杂着若有似无的梅花香飘入鼻中,惹的宇文明一阵心神荡漾,却偏偏看得见,吃不到,心情要多郁闷,有多郁闷。

    “慕容小姐是有人邀约。”宇文振说出口的话,终于顺耳了些,不过,怎么听着有些试探的味道。

    慕容雨眸光闪了闪:“是啊,魏国公府的雪莲姐姐约我来喝琼花酿,不过,喝到一半,她有事先走了……”

    宇文明眸光闪了闪,沉下眼睑,不知在想什么。

    “你喝了不少吧!”面容泛红,眼神迷蒙,明显是琼花酿的后劲上来了。

    “也不是太多!”慕容雨来到马车前:“你们不是来喝酒的吗?怎么站在门口不走了,我有些头晕,先走一步,恕不奉陪。”

    慕容雨坐侯府马车离去,宇文振和宇文明依然站在门口没动:“大哥,女子喝了琼花酿,都会变得像慕容雨那般明媚动人吗?”宇文明常年混迹于美人之中,对酒,不及宇文振有研究。

    平时的慕容雨就已经很美了,可刚才的她,居然比平时更美三分,还带着一种令人无法抗拒的魔力,若非因为这是人来人往的大街,又有这么多人在,他早就扑上去,尝尝她的味道有多甜美了。

    “这还是要看各人身体状况吧。”宇文振嘴角微扬,许多名门贵族的女子都喜欢喝琼花酿,可她们喝多后,脸颊虽然泛红,却不及慕容雨这般的明艳,动人。

    宇文振收回思绪,拍了拍宇文明的肩膀:“时候不早了,咱们进去喝酒吧。”二弟变成这个样子,怕是无法再娶慕容雨,自己娶她也无妨,她现在还是议亲年龄,再加上二弟的心伤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恢复,过几个月再去忠勇侯府提亲不迟。

    忠勇侯府大厅,慕容修醉的人世不醉:“侯爷,侯爷……”张御史也喝的满面红光,大声呼唤慕容修,可慕容修醉的太厉害,一点儿回应也没有。

    张御史眼底的笑意更浓,醉成这相样子,怕是无法再出府了:“来人哪,你们侯爷喝醉了,扶他回去休息!”

    张御史话落,绿燕快步走了进来,张御史醉眼朦胧:“你是哪个院子的丫鬟?”慕容修虽然喝醉了,却也不能便宜了侯府的其他女人。

    绿燕福福身:“回御史,奴婢是张姨娘身边的绿燕,奉姨娘之命,扶侯爷回房休息!”

    是玉兰的丫鬟!张御史放下了戒备,摆了摆手:“他醉的不轻,快扶他回去吧,记得熬碗醒酒汤给他……”

    “是!”绿燕低下的眼底闪过一道诡异的光芒,走上前,扶起了慕容修。

    慕容修是男子,又喝醉了酒,人世不醒,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到了绿燕身上,绿燕是一等丫鬟,没干过力气活,体力自然也不大,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慕容修扶回房间,累的她气喘吁吁,全身酸软。

    将慕容修扶到床上躺下,绿燕将门窗全部关好,整个兰园,除了张姨娘,就只有绿燕和绿锦最大,如今,绿锦随张姨娘出府了,兰园里绿燕称大王,刚才她已经以侯爷醉酒为理由,遣退所有丫鬟,等会,保证不会有人来打扰她的好事。

    坐在床边,绿燕边休息边观察慕容修:这样一看,侯爷还蛮英俊的,饱满的额头,精致的五官,面容虽然老了一点儿点儿,比那些年轻的毛头小子多了份成熟与稳重。

    小手轻抚着慕容修唇上的青色胡须,心神荡漾,这是魅力的象征,有这胡须,侯爷又多了几分男人味……

    柔软的小手慢慢下移,轻轻解开慕容修的衣扣,外衣,里衣被银燕全部脱下,望着慕容修身无寸缕的身体,银燕双眼冒桃心,想不到侯爷的身材这么好,胸膛强健有力,肌肤散着正常的麦色,自己的选择,真是太对了!

    银燕快速脱下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只剩一件艳红的肚兜,轻轻躺在了慕容修身边,望着慕容修英俊的脸,痴痴的笑,过了今天,自己就是侯爷的通房丫头,张姨娘不能再强迫自己嫁给那个丑八怪了……

    慕容修喝醉了酒,温香软玉在旁,他却毫无知觉,银燕皱了皱眉头,大着胆子,趴到了慕容修身上,香舌伸出,轻触慕容修的嘴唇,无声挑逗,小手也不闲着,将慕容修身上的肌肤都摸了个遍。

    慕容修醉意朦胧间,感觉温香软玉在怀,香甜的小舌在他口中不断翻搅,柔软的小手又在他身上不断移动,身体瞬间热了起来,**突然而至,翻身将罪魁祸首压在身下,狠狠惩罚……

    室外阳光温暖,室内春色无边……

    慕容雨上了马车,闭目养神,知道慕容雨需要安静,琴儿,瑟儿等丫鬟们也没再说话,马车中静悄悄的,彼此间能够听到对方的呼吸声。

    不知过了多久,马车一阵颠簸,昏昏欲睡的众人瞬间清醒过来:“发生什么事了?”瑟儿打开帘子,惊声高呼:“这是哪里?”

    “怎么了,怎么了?”其他丫鬟也好奇的挑开窗帘,凑到门口察看,一阵又一阵的惊呼响彻马车:

    “马车走错路了吧……”

    “这是荒郊野外啊……”

    “咱们要回的是侯府啊……”

    “留人,还是留命?”粗暴、恶狠狠的男声响起,琴儿等人吓的圆睁着眼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却还是坚定的挡在慕容雨面前,保护她。

    慕容雨睁开了眼睛,眸底一片清明,丝毫不见惊慌害怕:“咱们出!”

    “小姐,外面的,怕是些山贼。”瑟儿怯怯的:“三年前,夫人和大少爷,就是被山贼杀害……”

    慕容雨淡淡一笑:“那正好,我一直都想着帮母亲和哥哥报仇呢!”

    “小姐,他们有许多人,个个身强体壮,咱们都是些弱女子啊……”一名小丫鬟都快哭出来了。

    慕容雨勾唇一笑:“你们不怕害怕,随我下车便是!”就算留在车上,他们也不见得会放过咱们不是。

    帘子打开,慕容雨扶着琴儿的手走了下来,望着正前方那一排排成扇形的恶汉,冷冷一笑:“你们是什么人?我的车夫呢?”车夫早就被人收买了,否则,怎会将回府的马车赶到了郊外。

    “我们是强盗,专门打家劫舍!”为首一人,语气凶狠,眸底色光闪闪:“我们早就盯上你了,你那车夫早被我们打晕了,驾车来这里的,是他……”

    一名穿着侯府车夫衣服的男子走了过来,脸上捂的很严实,面巾扯开,的确不是侯府的车夫:“刚才你喝多了酒,当然没发现他是假冒的。”

    为首那人洋洋得意,慕容雨却无声冷笑:“你们是求财还是另有所图?”

    “求财,也求人……”色眯眯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慕容雨。

    琴儿上前一部,挡在慕容雨前面,颤抖的身体,昭示她很紧张,很害怕:“不许侮辱我家小姐!”

    “想不到这慕容大小姐长的真美,真水灵,卖去妓院太可惜了点。”一名恶汉眼中色光闪闪,不停吞咽着口水:“大哥,不如将她赏给哥几个吧,其他的卖去妓院就行了……”

    为首一人狠狠拍了拍那人的脑袋:“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先把人抓了再说!”其他的丫鬟赏给弟兄们乐呵,至于慕容雨么,先给自己做几天压寨夫人再按那人的意思,卖到妓院不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