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 赏花灯,勾心斗角

作者:蔓妙游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重生之侯府嫡女最新章节!

    ~日期:~11月01日~

    “马夫人,皇宫可是皇上、娘娘,皇子们的居住之所,高贵,神圣,必须是有身份,地位的人方可来去自如,若是随便一只癞蛤蟆都能蹦达进去,那皇宫和街头人来人往的菜市场又有什么区别?”慕容琳早就看雷氏,马重舟不顺眼了,如今找到嘲讽两人的机会,岂会轻易放过。

    原以为看在马姨娘的情份上,再加上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慕容雨和慕容琳多少会给些面子,带马重舟进宫赏花灯,哪曾想,慕容琳想也未想就严词拒绝不说,话还说的很难听,雷氏非常不悦:“二小姐,大小姐在这里,事情轮不到你做主吧!”上不得台面的庶女而已,居然敢在自己面前如此嚣张,无法无天了。

    “你……”慕容琳手指着雷氏,气的说不出话来,依附侯府生存的哈巴狗而已,居然敢对自己出言不逊,敢情她觉得自己住在侯府,就是主子了,自己不好好教训教训她,她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慕容雨轻轻笑笑:“马夫人,其实,琳妹妹说的没错,皇宫身为皇上居所,戒备森严,盘查更是严厉,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更何况,现在又处于非常时期,若是未以允许,便私自进宫,查出来,可是杀头的死罪……”雷氏想让马重舟出人头地想疯了吧,私自进宫这种事情都敢做。

    “那怎样才能进宫呢?”皇宫宫宴,去的可都是厉害人物,若重舟能与他们结识,得到提拔,荣华富贵,高官厚禄,享受不尽。

    “拿到这张贴子,就能进宫!”慕容雨晃了晃欧阳少弦给她的请贴:“马大人已经是从五品官员,夫人可以找他问问,是否收到了这张请贴,若是有,马公子便可拿着进宫了!”

    “那劳烦大小姐稍等,我去问问马大人有没有请贴。”公公已经这么大年纪了,做不了几年官就得告老还乡,他拿着贴子进宫,根本就是浪费,还不如将贴子给重舟,重舟年龄小,很有发展的潜力,结识各色达官贵人对马家来说,是天大的好事……

    马大人刚到京城,府邸尚未建好,更别提豪华马车了,所以,雷氏准备让马重舟搭乘慕容雨的马车前去赴宴,慕容雨是侯府嫡出千金,身份高贵,马重舟与她一起进宫,必定会引起人们的好奇,到时,说不定不必重舟厚着脸皮去认识别人,别人会主动前来结识他……

    “马夫人,男女不同车,即便马大人有请贴,我也不可能与马公子同车进宫,更何况,这是楚宣王府的马车,等不等人,不是我说了算的。”

    慕容修身为忠勇侯,都没收到请贴,身为从六品官的马大人更加不可能有贴子,慕容雨这么说,是想让雷氏和马重舟知难而退,哪曾想,雷氏的脸皮比城墙都厚,无论她说什么,人家都坚持让她带马重舟进宫。

    雷氏停下脚步,转过身,望着马车上绣的,皇室特有的标记,再看看马车旁站着的,威武不凡的车夫及侍卫,暗暗吃惊:自己刚才只顾着说服慕容雨带重舟进宫,居然没注意到这马车是楚宣王府的……

    “慕容小姐,时候不早了,赏灯宴半个时辰后就要开始!”侍卫走上前来,沉声提醒着,临来前,世子再三叮嘱,一定要对慕容雨礼貌、客气,所以,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却强忍着没上前提醒,但现在,时间真的不早了,再不走,就赶不及宴会了。

    慕容雨没有再多说什么,前行几步,准备上马车:“姐姐,带我一起去嘛!”慕容琳走上前来,不依不饶的对慕容雨撒娇:“咱们都是爹的女儿,忠勇修府的请贴,足够咱们两人进宫的……”爹爹真偏心,居然把请贴给慕容雨不给自己,哼,等从宴会回来,一定吵死他。

    慕容雨避过慕容琳伸来的手臂,轻轻笑笑:“这张请贴是楚宣王世子送我的,不是爹给的,如果妹妹想进宫,可向爹爹要贴子,然后坐侯府马车前去……”

    慕容琳胸中怒火燃烧,若非初一那天,自己出了事,少弦的请贴绝不可能落到慕容雨手中:“王府的请贴比侯府的更具威慑力,咱们姐妹两人用一张并无不妥……”

    “世子送我贴子时说,一张请贴,只能进一个人!”慕容雨微微笑着,收好请贴:“妹妹还是去找爹爹要请贴吧,否则,会赶不及赏灯宴的!”

    帘子打开,慕容雨上了马车,慕容琳本欲跟上去,可侍卫一记冷眼扫过,吓的她心脏狂跳,抬起的脚步,又放了下来,雷氏到了嘴边的说服之言也没敢说出,侍卫的气势和气度皆带着森寒冷意,一看便知不是好惹之人,雷氏不敢得罪。

    车夫扬起缰绳,马车绝尘而去,很快便消失在街角处,慕容琳强压着胸中不断翻腾的怒火,转过身,大步向府内走去:先去找爹,拿请贴进宫再说……

    雷氏也拉着未收回目光马重舟,急步向府内走去,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拿请贴,进宫赴宴。

    无独有偶,三人向府内奔时,幕容修和马大人并肩走了出来,边走边聊,相谈悦快。

    慕容琳和雷氏皆眼睛一亮,快步迎了上去:“爹,你的入宫请贴呢?”

    “公公,你已是五品官位,应该有请贴吧……”重舟的未来,全靠这张贴子了。

    “什么请贴?”慕容修和马大人皆满面疑惑。

    “就是入宫赏花灯的贴子啊。”慕容琳焦急万分:赏灯宴马上就要开始了,自己再不去,就晚了。

    慕容修瞬间明白过来:“那贴子除了皇室的世子,郡王外,只发给了三品以上官员家的,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公子们,我都近四十岁的人了,哪里会有!”慕容修是年龄大了没有,马大人不只年龄大,品级也不够。

    雷氏气的牙痒,皇室太子,皇子,世子,郡王,三品官以上官员家的年轻公子,随便走出一个,都是厉害人物,若重舟能进宫,肯定前途无量。

    重舟是感恩之人,他日飞黄腾达,定不会忘记侯府恩情,只是举手之劳的事情,为什么慕容雨推三阻四,不肯帮忙……

    慕容琳也恨的咬牙切齿,慕容雨居然抢了自己大展风采,惊艳亮相的机会,真是可恶,可恶……

    “姑丈!”好听的男声响起,谢轻翔快步走进侯府,英俊的脸上,洋溢着暖暖的笑容,无视在场的其他人,修长的身形直奔慕容修而去。

    “是轻翔啊,找姑丈可是有事?”谢轻翔是谢府未来主人,性格脾气,为人处事都很不错,慕容修十分欣赏他。

    雷氏彻底无语,暗暗叹了口气:这京城的世家公子,相貌,气质都是如此出众,相比之下,重舟这孩子,的确差了些……

    如往常一样,马重舟低垂了头,自惭形秽,不敢正眼看谢轻翔。

    “雨儿在吗?”藏在袖中的手里,拿着一张请贴。

    “雨儿进宫赏花灯了,你找她有事?”慕容修和蔼的笑着,心平气和。

    谢轻翔眸底隐隐闪过一丝失落,瞬间已恢复正常:“不是什么大事,既然她不在,那我就先回去了!”

    谢轻翔转身欲走,慕容琳眼睛转了转,快走几步,挡在了谢轻翔身前,眸底,隐有泪水转动,模样煞是楚楚可怜:“表哥,你有进宫的请贴对吧?”自己喜欢的是世子,不过,世子的贴子被慕容雨抢走了,自己拿谢轻翔的进宫也一样,只要能见到世子,打败慕容雨,谁给的贴子都无所谓。

    侯府未有继室,谢梓馨虽死,却仍是名义上的主母,所以,慕容琳也随着慕容雨,称呼谢轻翔为表哥。

    表哥这一称谓从雨儿口中喊出,带着亲切与依赖,可从慕容琳口中叫出,怎么听怎么别扭,尤其是慕容琳那副双目盈泪的模样,看到谢轻翔眼中不是楚楚可怜,而是矫揉造作,让他有一种说不出的厌恶:“我的确有进宫请贴,不过已经送人了……”

    看慕容琳那诡异闪闪的目光,谢轻翔就知道她没安好心,请贴给谁也不能给她,更何况,这请贴可是有着特殊含义的,岂能草率行事,轻易送人:“我还有事,先走一步!”越过伤心失望的慕容琳,谢轻翔大步向外走去。

    “这位公子英俊潇洒,气质不俗,定是名门公子。”身份高贵的名门望族之人都有傲气,不会随便与比自己身份低的人攀谈,所以雷氏识趣的没有上前自我介绍,而是望着谢轻翔远去的身影,毫不吝啬的夸奖着,旁敲侧击。

    慕容修礼貌的笑笑:“丞相府的嫡长子,岂会平凡普通!”心中忍不住暗暗叹气,若是岸儿还活着,也和轻翔差不多大了。

    雷氏顿时惊若雷击,丞相府的嫡长子啊,慕容修怎么不早点说,自己也好让重舟与他攀攀关系,套套交情,这么好的机会,居然错过了……

    “马大人,这件事情有些复杂,咱们去书房谈吧,请!”

    “侯爷请!”

    送走谢轻翔,慕容修和马大人客套着,前往书房商谈事情,慕容琳和雷氏,马重舟则垂头丧气的向回走去,没有请贴,就不能进宫参宴,不回房间,还能干什么。

    前行的脚步很轻,三人默不作声,马重舟还好些,拿着书本径直向前走,慕容琳和雷氏很有默契般,相互对望一眼,两人皆在对方眼中看出了浓浓的怨恨:若她好心一些,自己(重舟)就可进宫赴宴了,等她回来,自己定要让她好看……

    “你们看,那是什么?”马重舟的惊呼声突兀响起,打断了雷氏与慕容琳的沉思,两人抬头望去时,马重舟已走到树前,捡起一张请贴:“这贴子和大小姐那张很像……”

    慕容琳眼睛一亮,快步上前,一把夺了过来:“我看看!”细细打量着,眸底,闪过一丝诡异:哪里是像,分明就是一模一样,这张也是进宫的贴子,不过,这么重要的贴子,是谁不小心落在了这里……

    慕容琳并不知道,欧阳寒风与欧阳少弦谈事情时,一气之下将贴子扔进了雪堆中,雪是堆在树下的,背阴,化的慢,半月过去,树下的雪方才完全融化,贴子现了出来……

    “二小姐,这是进宫的贴子吗?”慕容琳拿贴子的姿势十分有技巧,整张贴子几乎被她护了起来,雷氏根本无法抢夺,只得语气焦急的询问。

    慕容琳将贴子收好,抬起头:“没错,的确是进宫的贴子。”

    回头,欢快的对着桃儿吩咐:“桃儿,命人备马车,我要进宫赴宴。”

    “二小姐,这张贴子可是我家重舟看到的……”理应由重舟进宫赏灯才对。

    慕容琳不屑的嗤笑一声:“马夫人,你睁大眼睛看清楚了,这是忠勇侯府,发现的任何一样东西,都是属于侯府的,我是府里的二小姐,有权处置这些东西,而你们,不过是暂住在这里的客人而已,根本没资格与我争抢侯府的东西……”

    雷氏气的牙痛,不过是小妾生的庶女而已,居然在自己面前如此嚣张,但慕容琳是主,她是客一事无法改变,雷氏不能与其争吵,眼睛急转着,思索片刻,下定决心:“贴子毕竟是重舟发现的,否则,二小姐也进不了宫,我不求别的,只希望能让重舟与二小姐一起进宫……”

    慕容琳撇撇嘴:“马夫人,你当我是傻瓜,姐姐曾说过,一张贴子只能允许一个人进宫,万一我一时好心,让你儿子与我一起前往皇宫,到了宫门口,他却抢了我的贴子,我可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想骗自己的贴子进宫,门都没有,更何况,马重舟那相貌,气质怎一个凄惨了得,自己带他进宫,还不得被有笑掉大牙。

    “可二小姐承了重舟的恩,却一点儿不知回报,也太没良心了吧……”雷氏已经降低要求了,慕容琳不但不肯答应带马重舟进宫,还夹枪带棒,嘲讽他们娘俩,雷氏怒气攻心,说话也冲了起来。

    “我没有良心?”慕容雨陡然提高了声音,将雷氏和马重舟上下打量一遍,怒火燃烧的眸底夹杂着嘲讽与不屑:“你们来京城多久了,每天吃我家的,住我家的,我可是没收过你们一文钱,到头来,你们不但知恩不报,还说我没有良心,我看你们的良心才让狗吃了呢!”

    “你……”雷氏怒瞪着慕容琳,气的说不出话来。

    “娘,咱们回去吧!”马重舟知道慕容琳脾气坏,又死不讲道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们吃住都在侯府,的确理亏,进宫赴宴的机会,就让给慕容琳好了,正欲劝雷氏回去,息事宁人,慕容琳却不依不饶起来。

    “马夫人,我知道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让你儿子出人头地,可是你想过没有,京城不是云南,这里的名门望族,能人异士不知比云南多了多少倍,看你这自信满满的样子,你儿子在云南可能是顶尖的,但在京城,不是我挫你们锐气,他根本就上不得台面。”

    雷氏面色阴沉,眸底怒火燃烧,马重舟低垂着头,一言不发,只有慕容琳喋喋不休的嘲讽话语回荡耳边:

    “宫里的是皇上,此次前去赴宴的又都是名门贵族的公子,你儿子懂得贵族礼仪吗?知道如何与人交谈吗?了解名门公子都喜欢做什么吗?否则,他进了宫也只能做远离人群的哑巴。”

    “这些还在其次,你看看你儿子的相貌,气质,普通的连大街上要饭的人都不如,扔到乞丐堆里绝对找不到,身上的衣服,几百年前的衣料了,还穿,被宫里的人看到,肯定会笑掉大牙的,你儿子进宫赴宴,攀不到什么高官,也得不到厚禄,成为众人茶余饭后的笑料,倒是极有可能……”

    雷氏的脸色阴沉的可怕,幕容琳还在继续嘲讽:“要我说,还是让你儿子在家里安心读书,秋季参加科考,如果运气好,得个倒数第一名,也上榜了不是。”

    慕容琳眨眨眼睛,眸底得意更浓:“先从芝麻、绿豆大的跑腿做起,慢慢向上爬嘛,如果官运亨通,说不定在告老还乡前,还能和马大人一样,做几天从五品的官员,过过瘾……”

    雷氏气的咬牙切齿,全身颤抖,强忍着没有发作:这里是侯府,自己一定要冷静,冷静,千万不能因慕容琳的疯言乱了分寸……

    “二小姐,马车已经备好了!”丫鬟桃儿来报,慕容琳对着雷氏和马重舟,得意又挑衅的笑笑:“马夫人,马公子,赏灯宴即将开始,我就先走一步了,若是你们有空,就等我回来,如果到时,我心情好的话,一定会将我在宴会上认识的名人,和发生的趣事告诉你们!”

    楚宣王府的马车在皇宫门口停下,慕容雨步行进宫,门口负责收贴子的太监,接过慕容雨递来的请贴,打开看了看,抬头望了她一眼,眸底闪着让人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慕容小姐,世子在赏灯的假山旁,请随卑职来!”护送慕容雨来皇室的侍卫并没有离开,对她做了个请的姿势,引领她前往假山水池边。

    元宵佳节,皇宫里串起大片各式各样的花灯,一路走来,争奇斗艳,成对的才子佳人不时从身旁走过,慕容雨心生疑惑:这是赏灯宴吗?怎么看着像七夕,那些女子,明明都是没有成亲,也没订亲,居然明目张胆的和男子走在一起,说说笑笑,这宴会怎么看怎么古怪……

    假山近在咫尺,慕容雨缓步走着,护送她前来的侍卫,快走几步,来到欧阳少弦身前禀报:“禀世子,属下护送慕容小姐安全到达皇宫!”

    欧阳少弦和欧阳夜辰正在谈事情,话题被打断,欧阳少弦没有丝毫不悦,抬头望向慕容雨的方向,嘴角轻扬起一抹浅浅的笑。

    欧阳夜辰望了慕容雨一眼,调侃道:“少弦,你今晚邀请的女子,不会是慕容雨吧?”

    “有何不可?”欧阳少弦不答反问。

    “她……只有十三岁……你已经十八岁了……年龄上,不太相配吧……”欧阳夜辰委婉的说出理由。

    欧阳少弦不以为然:“雨儿到六月十四岁,我到九月才满十八,差四岁而已,不算大,更何况,我还有两年多的孝要守,孝期满时,她正好到嫁人年龄。”

    欧阳夜辰没再说反对的话,轻笑道:“喜欢的,就是最好的,年龄差多少,倒也无所谓……”语气微重,意有所指,眸光,隐隐有些黯淡。

    “没错,喜欢的,就是最好的。”欧阳少弦呼唤着慕容雨的名字,缓步迎了上去:“有没有看到喜欢的花灯?”

    慕容雨轻轻笑笑:“宫里的花灯都很漂亮。”假山旁,各种花纹的花灯绕着水塘串了一圈,各色光芒映着波光粼粼的清水,非常梦幻迷人……

    “雨儿!”王香雅吃着一颗大大的苹果,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目光在欧阳少弦和慕容雨身上转了转,诡异的笑笑:“雨儿是拿楚宣王府的请贴进的宫吧。”

    “你怎么知道?”慕容雨微微吃惊。

    “猜的。”王香雅洋洋得意,侧目望到欧阳夜辰站在不远处:“世子,花灯宴还未开始,你有事就先去忙吧,我会照顾雨儿……”

    “香雅,你是拿谁的贴子进的宫?”欧阳少弦和欧阳夜辰走到一边谈事情去了,慕容雨感觉事情大有蹊跷,旁敲侧击的询问王香雅。

    “我进宫还需要拿贴子吗?”王香雅狠狠咬了一口苹果:“我的身份在那摆着,只是轻轻一站,宫门口那些人,谁敢拦着我,除非他们活的不耐烦了……”

    慕容雨心中暗笑,王香雅的确是个强悍的存在……

    不远处,谢轻翔走了过来,和一群名门公子站在一起,相互打趣:“轻翔,贴子给谁了?”

    “就是,快说说看,喜欢上哪家千金了?”

    谢轻翔无奈叹气:“没遇到喜欢的姑娘,浪费了一张贴子。”唯恐他们不相信,谢轻翔将手中紧捏的贴子拿出:“看看,证据在这里!”

    名门公子们失望的叹息:“轻翔,你就不会随便找个漂亮的千金送出去么,贴子浪费了,多可惜……”

    “就是,也可以让我们饱饱眼福嘛……”

    “先别说我,你们呢,贴子都送出去了吗?”谢轻翔佯怒。

    “那个……那个……”名门公子眼睛急转,思索合适的说词。

    “什么这个那个的,要么指人给我,要么拿贴子出来!”谢轻翔步步紧逼,名门公子们无奈,几人指了指喜欢的女子,几人拿出了没送出的贴子,谢轻翔笑出声:“看来,贴子没送出的,不止我一个嘛……”

    “你们在聊什么?”欧阳寒风大步走了过来,名门公子们的目光瞬间转移到了他身上,集体围攻:“世子,贴子送给谁了,从实招来!”

    欧阳寒风不自然的笑笑:“贴子不小心弄丢了,没办法送人……”

    “这么重要的东西丢了,你那心上人可是没法进宫赏灯的,怎么不再去宫里领一对贴子……”此次皇宫所发的贴子,是成对的,男的拿一张,另一张送给喜欢的女子。

    欧阳寒风眸光闪了闪:“当时一忙,就忘了这事……”

    一名小太监满面喜悦的跑了过来:“世子,慕容二小姐来了!”

    欧阳寒风愣了愣:“她来和我有什么关系?”来的是慕容琳,又不是慕容雨。

    小太监也愣了:“她是拿着世子的贴子进宫的呀!”

    “世子,你不是说贴子丢了么?”名门公子们皆疑惑不解。

    “贴子的确是丢了……”欧阳寒风沉下眼睑,自己明明把贴子扔了,怎么会落到慕容琳手中。

    “难道被那慕容二小姐拿走了?”一名门公子道出怀疑,若是平常,他们断不会怀疑一名高门小姐会做偷盗之事,但张姨娘被侯府休弃之事闹的人尽皆知,正因为不知道她被休的原因,事情才更具想象力,肯定是做了让人无法容忍的事情,否则,岂会被休。

    慕容琳身为张姨娘的亲生女儿,名声自然会被连累,她偷贴子一事,也变的名正言顺:“想不到慕容二小姐竟是这样的人……”为了进宫,不择手段。

    “都被那张姨娘教坏了吧……”

    “这贴子虽不贵重,代表的意义却不一样,人家不想给,也不能偷啊,寒风世子是没再进宫领贴子,万一他的心上人也拿着贴子进宫,遇到同样持着洛阳王府贴子的慕容琳,误会可就大了……”

    宇文振,宇文明,宇文倩兄妹三人从旁路过,正好听到了名门公子们的议论,宇文倩不屑的撇撇嘴:“慕容家的千金小姐,也就这点出息了,别人不给,就偷,抢着也要弄到手,什么人品……”

    宇文振皱了皱眉:“小倩,不要乱说话。”

    宇文倩嘟起了嘴巴:“我是实事求是,哪有乱说!”抬头,望到不远处的慕容雨,宇文倩眸光闪了闪,快步走了过去,宇文振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

    “慕容小姐,好巧,居然在这里遇到!”宇文倩说出口的话非常客气,但她眸底闪烁的目光,让慕容雨感觉,她是不怀好意。

    “的确很巧,宇文公子和宇文小姐兄妹三人一起来参加宴会,真是奇景!”放眼整个宴会,还真没有一家的公子、小姐如宇文家这般齐整。

    王香雅将吃剩的苹果核扔掉:“不知宇文小姐是拿哪位公子的贴子进宫赴宴?”

    宇文倩洋洋得意的小脸,瞬间拉了下来,眸光不自然的闪了闪:“名门公子们送来的请帖我都没接,直接拿大哥的贴子进的宫……”

    “别家公子都将贴子送给心上人,你大哥却将贴子给了你,啧啧,你宇文家真是与众不同……”王香雅明嘲暗讽。

    “大哥没有心上人,我也不喜欢别家公子,拿他的贴子进宫,有什么好奇怪的?”宇文倩急声解释着。

    王香雅满眼无辜:“我也没说奇怪啊,你这么着急上火的干什么?莫不是心中有鬼……”

    “我……”

    “小倩,咱们还有几位朋友要打招呼!”宇文振冷声打断了宇文倩的话,小倩根本不是王香雅的对手,再说下去,肯定更丢面子。

    目光转向慕容雨,宇文振的面色瞬间缓和下来:“慕容小姐也在!”

    “你们宇文家的人能来参宴,人家慕容家的就不能来么?”王香雅和宇文家这三人扛上了,无论他们说什么,她总能找到话来反驳。

    宇文振淡淡笑笑:“小倩走了!”王香雅处处阻挠,自己也问不出什么来,等找个机会,再对慕容雨旁敲侧击吧。

    宇文明站在一旁,一言不发,但他的目光,始终停留在慕容雨身上,眸底闪着愤怒与不甘。

    “香雅,进宫的贴子,是不是有特殊含义?”宇文振三兄妹走后,慕容雨迫不及待的询问。

    王香雅诡异的笑着:“皇宫的贴子,是发给名门公子们的,每人的贴子都有两份,一份自己留着,另一份送给心上人,欧阳少弦没有告诉你吧。”小眼睛内闪闪发光。

    慕容雨的眸光不自然的闪了闪:“世子的确没有说。”难怪初一那天,欧阳寒风会和欧阳少弦争吵,原来贴子有这么特殊的含义。

    一道璀璨的烟花升空,瞬间照亮了大半个天空:“赏灯宴开始了!”不知是谁惊呼了一声,众人停止交谈,望向天空和水塘边的花灯。

    “这些花灯都太普通了,所以,你虽然喜欢,却并不钟爱哪只对吗?”淡淡墨竹香萦绕鼻端,慕容雨不必回头也知道欧阳少弦来到了她身后,侧目望去,站在她身旁的王香雅果然不见了。

    “花灯就是外面为罩,里边放烛,除却外罩所绘的画面不同,其他的没什么不同!”慕容雨有意刁难欧阳少弦,看他能不能拿个不是这样的花灯出来。

    “花灯的大致形状是这样没错,不过,有些灯,有特殊功能……”欧阳少弦难得的耐心讲解。

    “什么特殊功能?”慕容雨的疑惑尚未问出,只觉眼前亮光一闪,一盏漂亮的花灯现于眼前,灯内放的烛光仿佛活了一般,不停旋转着,透过美丽的外罩,折射出五颜六色的漂亮光芒,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那是什么灯,真漂亮!”

    “好神奇的灯……”众人议论纷纷,连连夸赞。

    欧阳少弦大手一按,灯光消失,此花灯和普通的花灯没什么两样了,慕容雨目光震惊,欧阳少弦扬扬嘴角:“这是走马灯,喜欢吗?”

    慕容雨尚未答话,太监特有的尖细的嗓音响起:“皇上驾到,皇后娘娘到,叶贵妃娘娘到,魏妃娘娘到!”

    魏妃,不就是设计欧阳少弦的那位娘娘,据说,她掉进水中,苏醒后还查出有了身孕。慕容雨侧目望去,叶贵妃身后的确走着一名盛装女子,腹部凸出,真的怀孕了。

    欧阳少弦手中的走马灯亮起时,璀璨夺目,耀花了众人的眼,他们并没有看清灯光是从哪里亮起的,灯灭后,他们还来不及寻找,皇上就来了,心中惋惜着,向皇上,皇后等人行礼。

    “元宵节宴灯宴,各们不必拘礼,尽情游玩便可!”皇上气质威严,不怒自威,他在这里,就有股无形的压力,众人口中答应着,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看花灯,却不敢随心所欲。

    魏妃还活着,欧阳少弦会放过她吗?慕容雨侧目望向欧阳少弦,却见他面容平静,深邃的目光望着手中的走马灯,不知在想什么。

    一名太监透过人群,快步走了过来:“世子,皇上有请!”

    欧阳少弦将走马灯塞进慕容雨手中,轻轻笑笑:“等我一会儿,马上回来!”

    抬头望望远处的皇后,叶贵妃,魏妃等人,慕容雨眨了眨眼睛,悄悄跟在欧阳少弦身后,向皇上等人走去。

    太监在前引领,不消片刻,欧阳少弦已来到皇上等人面前,不知是故意,还是巧合,沐雪莲居然站在叶贵妃身后,望向欧阳少弦的目光,含羞带怯。

    欧阳少弦微微皱了皱眉,对沐雪莲视而不见,直接向皇上等人行了礼:“不知皇上找微臣所谓何事?”

    “皇弟、弟妹皆过世,朕想看看你生活的如何!”皇上含笑打量着欧阳少弦,叹息着:“想不到转眼间,少弦已经长大成人,到了成亲年龄了……”

    叶贵妃也和蔼,温柔的笑着:“世子,今晚花灯很美,不如,你和雪莲结伴观赏……”意思很明显,想为两人牵线搭桥。

    “姑母!”沐雪莲的小脸彻底红透,不时的悄悄抬头,打量欧阳少弦俊逸出尘的脸庞,今晚的宴会,意义不同,若自己能与少弦结伴走上一晚,别人都会知道,自己是欧阳少弦的心上人。

    “不好意思,我已经约了人,不能再与沐小姐为伴!”欧阳少弦想也没想,严词拒绝。

    沐雪莲面色焦急,暗中,不时的紧扯着叶贵妃的衣袖,叶贵妃不自然的笑了笑:“不知是哪家的姑娘,有幸得世子青睐?”

    “她的身份,绝对配做楚宣王世子妃,其他的事情,不敢有劳贵妃娘娘操心!”欧阳少弦面无表情,语气微冷,毫不客气,他喜欢谁,是他的事情,不需要别人插手。

    皇上坐于上座,轻抿着杯中茶水,目光望向远处成串的漂亮花灯,对下首发生的一切,视而不见。

    皇后望望叶贵妃,眸底闪过一丝嘲讽,她还真是天真,以为送个沐雪莲进楚宣王府就可以解决所有事情了,若欧阳少弦真那么好拉拢,夜辰也不会努力了这么久都得不到他的表态。

    慕容雨站在不远处,透过人群观察魏妃,魏妃很年轻,也就是二十多岁,如同隐形人一般,低眉顺眼,安安静静的坐在众人下端,不发一言,当然了,在皇后和贵妃面前,她的身份最低,没有发言权。

    慕容雨眼眸微沉,以魏妃的年龄和资历,能在群狼环视的皇宫生存下来,并怀上子嗣,的确是件不容易的事情,她表面越是安静,心机也就越深,胆子还很大,否则,岂敢设计皇后和叶贵妃都想拉拢的欧阳少弦。

    “若是无事,微臣先行告退!”行过礼,欧阳少弦转过身,头也不回的大步向前走去。

    沐雪莲急的直跺脚,焦急求救的目光频频望向叶贵妃,可叶贵妃也想不出用什么借口挽留欧阳少弦,只得眼睁睁看着他越走越远。

    “姑母!”沐雪莲用力摇了摇叶贵妃的手臂,眸底写满恳求:快点说个理由留下他,让自己和他说说话啊……

    叶贵妃紧紧皱眉,不悦道:“你喜欢少弦世子,就自己去和他说吧,男女之间的事情,姑母帮不了你的……”都是她出的馊主意,说什么,拉拢欧阳少弦,为自己这方增加实力,现在倒好,人没拉拢到不说,还险些得罪了他,万一欧阳少弦一气之下,站到皇后那边,自己岂不是倒霉透了。

    沐雪莲原本以为,当着皇上的面,欧阳少弦多多少少会给叶贵妃些面子,陪自己四处走走看看,哪曾想,他想都没想,就胆大包天的严词拒绝。

    自尊心严重受挫的同时,沐雪莲狠下心肠,离了座位,紧追欧阳少弦而去,自己今晚就要紧跟着欧阳少弦,他堂堂楚宣王世子,总不能对自己一名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下重手,等过了今晚,自己与他结伴同游的事情,肯定会传遍大街小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