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 张姨娘设诡计

作者:蔓妙游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重生之侯府嫡女最新章节!

    ~日期:~11月01日~

    欧阳少弦明明被沐雪莲算计,喝下了有问题的酒,随侍卫去了乾清宫,可刚才,他居然安然无恙的从未央宫回来,不怀好意的沐雪莲却被反设计,和李向东纠chan在了一起。

    事情连在一起,有些复杂,慕容雨一时半会的想不明白,便直接问当事人欧阳少弦。

    欧阳少弦扬扬唇角,眸光深邃,冷冽:“我喜欢喝酒,因而,对酒的味道十分敏感,那杯有记号的酒,举至唇边时,我便知道它有问题……”

    “盘子里那么多酒,你怎么偏偏端了那一杯被做了手脚的?”这一点儿,慕容雨想不通,如果说是偶然,那沐雪莲就算是未卜先知。

    “回京后,我受邀参加过几次宴会,每次取酒杯时,我都会选择最中间那一杯!”为了靠近、设计自己,她们肯定花了不少心思了解自己的生活习惯,真是用心良苦。

    “你为什么喜欢拿最中间那一杯?”这么多杯子放在一起,选最中间那只,肯定要费时间细算,万一在此期间,那酒已经被人端走了呢?

    看出了慕容雨心中疑惑,欧阳少弦无奈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低头望向盘子时,一眼就可知道哪杯是最中间的……”

    呃,可能是与生俱来的某种特殊能力,慕容雨不再在这件事情上多做纠chan,接着询问:“后来发生的事情呢?”

    “我把那杯有问题的酒与普通酒调换,带着它去了乾清宫,迎接我的,不是欧阳夜辰,而是沐雪莲,我将做了手脚的那杯酒灌进她口中,让侍卫将其扔进了乞丐堆里……”

    “咳咳咳……”慕容雨不自然的轻咳几声,欧阳少弦,万万得罪不得,不过,沐雪莲做的也太过份了,若是被她的诡计得逞,欧阳少弦的名誉也就彻底毁了,被人戳着脊梁骨,一辈子抬不起头来,欧阳少弦这般教训她,并不为过。

    “那沐雪莲又是如何与李向东纠chan在一起的?”乞丐应该是在大街上的吧,可他们两人却是在乾清宫附近被发现的。

    “乞丐是我命侍卫抓进宫来的,就在乾清宫附近,他们羞辱沐雪莲时,李向东不知怎的突然跑了过来,将乞丐们全都打跑了……”

    难怪众人在外面说说笑笑,灌木后的两人还在激战,沐雪莲是受药物控制,神智不清,李向东则是故意想让众人看到,好做魏国公府的孙女婿。

    慕容雨冷冷一笑:“李向东这个人,很精明,有野心,更懂得把握机会!”相国寺火龙珠一事后,他被贬成庶民,不能再做官,娶到魏国公府的嫡女沐雪莲,可保他前程无忧,真会算计:“李向东是世子的人吗?”

    “当然不是!”自己怎么可能会有这般不知羞耻的属下。

    “那世子为何不阻止李向东救人?”让沐雪莲被乞丐羞辱,比配给李向东要解气吧。

    “沐雪莲毕竟是魏国公府的嫡出千金,即便是她聪明反被聪明误的被别人设计了,为了给魏国公府一个交待,皇上也定会一查到底,事情总要找人来顶罪,乞丐出现在皇宫,是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的,李向东,是自己送上门来的替罪羊……”自己当然不会再赶他回去,更何况,他也在这件事情中捞到了好处……

    欧阳少弦和李向东双方互利,只有沐雪莲一人吃了大亏而已……

    “李向东野心勃勃,不是简单角色!”沐雪莲,只是他升官发财的踏脚石而已。

    欧阳少弦目光幽深:“放心,李向东不可能升官发财的!”欧阳夜辰一直在打压叶贵妃一方的势力,岂会容许魏国公府的孙女婿入朝为大官,参与朝政!

    “后来呢?整件事情还没有说完。

    ”后来的事情你也知道的差不多了,我回来水塘边,遇到了小皇子,与他一同去了未央宫,做了把木剑给他后,再回去乾清宫,遇到你们……“欧阳少弦目光望向远方:”我在乾清宫耽搁的时间并不长,沐雪莲之事,大多数都是我下命令,别人处理,所以,小皇子的嬷嬷,并未发现时间上的不对!“

    这计划设计的真是天衣无缝,慕容雨眸底闪着浓浓的赞赏:”你能猜出事情的处理结果吗?“

    ”很简单,沐雪莲嫁给李向东!“众目睽睽之下,两人偷着纠chan被抓,明天一早,魏国公府嫡出小姐放荡一事就会传遍大街小巷,平息谣言归好的方法,就是让两人尽快成亲,不出一月,魏国公府定会有喜讯传出!

    ”沐雪莲很讨厌李向东啊!“李向东娶沐雪莲又是为高官厚禄,他们两人成亲后,日子绝对不会平静,还有那些作为证人的名门公子,千金,原本是沐雪莲设计,引来捉欧阳少弦罪证的,没想到被欧阳少弦将计就计,成了见证沐雪莲与李向东chan绵的人证。

    这就叫聪明反被聪明误,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

    慕容雨樱红、水润的唇瓣轻扬起一抹优美的弧度,映着身后,月光倾洒的波光粼粼的水面,清新出尘,美丽不可芳物,欧阳少弦瞬间失神,忍不住慢慢倾下身体,薄唇轻轻向她诱人的樱唇凑去。

    美妙的芬芳气息徐徐飘来,欧阳少弦的心神更加荡漾,薄唇马上就要吻到香软的菱唇了,慕容雨突然开口:”下雪了!“馨香的身体瞬间转了过去,紧追下落的雪花……

    欧阳少弦直起身体,抬头望向天空,利眸中闪过一丝懊恼与挫败,居然在这个时候下雪,真是,大煞风景!

    不远处,宫女送来许多孔明灯,名门公子与千金们成对的站在一起,燃放着孔明灯许愿,慕容雨将走马灯放在假山上,快步过去拿了一盏,小心翼翼的点燃灯内烛火:”世子许愿吗?“

    ”对灯许的愿望,会实现吗?“欧阳少弦将信将疑。

    慕容雨轻轻笑着,将孔明灯递到欧阳少弦面前:”心诚则灵!“

    欧阳少弦笑了笑,没有说话,与慕容雨一起举着孔明灯缓缓升空,八月十五云遮月,来年元宵雪打灯,半空中,白色的雪花飘飘洒洒,纷纷扬扬下落,与升空的红色孔明灯形成鲜明的对比,慕容雨和欧阳少弦站在地上,仰望孔明灯带着他们的愿望越升越高,越行越远……

    相对于花灯旁,水塘边的无声浪漫,慕容琳所在的客房,那叫一个热闹非凡:”你们这群没用的庸医,滚,全都滚出去,去叫陈太医来……“

    屋内,一件又一件的装饰物被扔出来,掉落在地,摔的粉碎,太医们站在门外,相互对望一眼,面面相觑,宫女们手端着托盘,战战兢兢的站在门外。

    太子欧阳夜辰命他们医治慕容琳,他们早已诊治完毕,受伤的肌肤也用过药,并开了相配的内服中药,照理说,这里没他们什么事了,可慕容琳发疯般,大呼小叫着要找陈太医,精神不太正常,也算是病,没医治前他们不能离开。

    慕容琳在屋内大吵大闹,无论说什么都不让他们诊治,他们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站在门外,尴尬万分。

    眼着着时间越来越晚,一太医忍不住走上前:”慕容小姐,陈太医告假回乡了,要过了正月才会回来,不如让我们为慕容小姐诊……“

    ”砰!“太医话未落,一只精美的花瓶重重的砸在了太医脚下,若非他退的快,这花瓶就砸他身上了:”我不管,我的脸是在皇宫受的伤,你们有责任治好我,否则,我让太子杀了你们全家,陈太医呢,还不快去请陈太医……“

    太医们彻底无语,陈太医家远在荆州,一来一回,最快也要大半个月的时间,岂是说到就能到的,这慕容二小姐脸受了伤,精神真是不错,闹腾了大半个晚上了,还是如此神采奕奕……

    ”王太医,孙太医,怎么都愁眉不展的?“宇文明调侃着走进院落。

    王太医长叹口气:”别提了,里面那位,真是个难伺候的姑奶奶……“

    宇文明望望碎片满地的门口,淡淡笑笑:”忙了大半夜,你们肯定累了,都回去休息吧,这里交给我好了……“

    王太医顿时瞪大了眼睛:”你能应付的来吗?“慕容琳脾气坏的狠。

    孙太医狠狠剜了王太医一眼:”咱们都是四五十的老头子了,当然劝不下人家姑娘,宇文公子与慕容小姐都是年轻人,彼此之间,有共同话题,咱们就不必担心了,走走走,元宵佳节,我请你喝几杯……“

    孙太医推着将信将疑的王太医离开了院落,宇文明对宫女们吩咐着:”把门口打扫干净!“话落,高大的身形飘进屋内。

    ”滚,请不到陈太医,别来见我!“一个不明物迎面飞来,宇文明急忙伸手接住,定晴一看,是一只古董笔洗,白色为底,深蓝色描边,周身点缀着一些漂亮的花花草草,啧啧,这笔洗拿到古董铺子,最少也值近万两银子,就这么摔碎了,真是浪费……

    目光扫到满地狼籍的瓷器碎片,宇文明暗暗叹息:这些东西随便拿来一件,都够普通百姓吃上一辈子的,这么轻易的就被慕容琳打碎了,真是败家……

    ”滚,没听到我的话吗?“慕容琳坐在床上,转过身,对着宇文明怒吼,在看清面前人时,稍稍愣了愣,随即再次狂吼:”你来干什么,看我笑话?“

    吼到最后,慕容琳眸底居然盈上一层水雾,眼泪不急气的流了下来:”你们都欺负我,呜呜呜……“

    此时的慕容琳半边脸包着白布,半边脸露在外面,像只独眼龙,想到她脸上那块黑褐色的疤痕,宇文明只觉胸中一阵翻江倒海,晚膳险些要吐出来,深深呼吸着,不停告诫自己,为了自己的计划一定要忍住,忍住……

    宇文明慢慢靠近慕容琳,尽量不去看她那滑稽的搞笑模样:”我代小倩向你道歉,她不是有意的……“

    ”道歉有什么用?“慕容琳抬起头,眸底怒火燃烧:”大夫说我脸上会留疤,会变成丑八怪,我恢复不了以前的容貌了,若是宇文倩真想道歉,就把脸也毁了,拿点诚意出来让我看看……“

    拆开绷带,让伤势未愈的脸受风,是自己不对,但害自己毁容的元凶,却是宇文倩泼来的那杯酒,否则,自己又岂会变成现在这副样子,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自己让她毁容,并不过份。

    宇文明眸底一丝厉光一闪而逝,随即开口劝解道:”这都是些庸医,他们的话你也信?“

    宇文明来到床边,小心翼翼的坐了下来,慕容琳没有再赶他离开,宇文明松了口气,暗道,第一步计划成功:”除了陈太医外,京城还有好几名厉害大夫,改天我带你,保证你娇嫩的肌肤可以恢复如初,绝不会留下任何疤痕的……“

    ”真的?“慕容琳抬起泪眼,将信将疑。

    ”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宇文明睁着眼睛说瞎话:”若你不信,咱们现在就出宫,我带你去医馆……“

    ”好,咱们马上离开,去找大夫!“慕容琳非常珍爱她那无双的美貌,容不得半点瑕疵,听到太医宣判她脸上会留疤时,她的心都要碎了,如今,得知可以恢复如初,她欣喜若狂,恨不得立刻去到大夫面前,让他们为她诊治。

    宇文明那番话只是客套,是为安慰慕容琳,没想到她居然当了真,说风就是雨,现在就要去找大夫,宇文明暗暗撇嘴,就她那副模样,即便恢复容貌,也好看不到哪里,这么在意干什么。

    ”你先在这等会,我去命人备马车。“不等慕容琳说话,宇文明已快步走了出去,心情有些郁闷,慕容琳心急容貌,又刁蛮任性,蛮不讲理,容貌不恢复,绝不会轻易善罢甘休,弥天大谎自己撒下了,要怎样才能自圆其说呢?

    花灯旁,水塘边,一盏盏孔明灯冉冉升空,一对对男男女女微闭着眼睛,双手合十,许着心中的愿望。

    ”刚才许了什么愿望?“慕容雨刚刚睁开眼睛,欧阳少弦隐带戏谑的询问已在耳边响起。

    慕容雨一本正经:”许的愿望不能说,否则就不灵了……“

    ”你们看,那里什么东西着火了?“一男子惊呼,慕容雨与众人都顺着男子的目光望去,顿时一惊:”是走马灯燃烧了……“

    来不及细想其他,慕容雨快步跑了回去,欧阳少弦目光微沉,跟在她身后来到假山旁。

    走马灯的骨架是用干竹所制,外罩也是易燃的材质,再加上晚上有风,走马灯燃烧起来,一发不可收拾,慕容雨来到近前时,大半个灯已被火焰吞噬。

    慕容雨准备上前将火焰踩灭,却被欧阳少弦紧紧拉住胳膊,走马灯虽小,燃烧的火焰却不小,上前扑救,肯定会被烧到:”灯已经烧掉大半,即便火灭了,也是废品一个,不能用了,既然你喜欢,改天,我再送你一只便是!“

    慕容雨没有说话,微微笑了笑,笑容有些苦涩。

    火势很猛,再加上又有夜风相助,半柱香不到,走马灯彻底燃烧怠尽,寒风猛然的吹过,地上的灯灰随风飘远……

    ”我明明将走马灯放在了假山上,它怎么会掉地上着火了呢?“慕容雨喃喃自语,是有人嫉恨自己有走马灯,故意损坏吧。

    欧阳少弦笑笑:”夜晚风大,将走马灯吹到地上也不稀奇。“眸底闪过一丝厉色,他(她)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烧毁自己送给雨儿的礼物。

    慕容雨轻轻笑着,凌厉的目光在人群中来回扫视,走马灯放在了背风的地方,根本不可能被风吹落在地,刚才名门公子,千金都在放孔明灯,是谁趁自己不注意,烧毁了走马灯……

    名门公子,千金都站在较远的地方,附近也没有宫女,太监,走马灯被烧,一时半会儿的,找不到嫌疑人……

    燃放孔明灯是宴会压轴,皇上,皇后等人已经回宫休息,三三两两的名门公子,小姐们也结伴离开,欧阳少弦望望沉思的慕容雨,轻声道:”雨儿,时候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

    宴会结束,太子欧阳夜辰前往养心殿向皇帝问安,皇帝一身轻袍缓带,坐于软塌之上,望着欧阳夜辰年轻俊美的面孔,微微笑笑:”夜辰是否对雪晴公主有意?“

    欧阳夜辰轻轻一笑:”父皇何出此言?“

    ”南宫雪晴来到宴会后,你们两人一直在一起,那孔明灯,也是一起燃放的吧,这么明显的举动,谁都看得出,你们两人关系不错!“

    ”父皇,公主是离月国的人,离月国,很复杂,若儿臣娶公主,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欧阳夜辰意有所指,皇帝自然也听出来了:”清颂的国情正在渐渐稳定,将来的太子妃,最好是清颂女子!“堂堂离月国公主,岂会甘居人下。

    ”夜辰,你年龄也不小了,是时候娶正侧妃了,心中可有合适的人选?“皇帝问的十分巧妙,是合适的人选,不是中意的人选。

    生于皇室,享受荣华富贵,却也要牺牲一些东西,不可能事事尽如人意,太子所娶的正侧妃,无论喜不喜欢,都必须是位高权重的重臣之女,借以拉拢他们,对清颂忠心。

    ”侧妃人选倒是有几个,不过,正妃,尚未找到合适之人!“

    皇帝点点头:”太子正妃,非同小可,的确是要慎重考虑,不可儿戏,时候不早了,跪安吧,改天有空,将侧妃人选写下来给朕!“甄选后,找个合适的日子,开纳侧妃。

    大街上,慕容琳和宇文明坐着马车,一家接一家的找大夫,子时将近,药铺里的大夫全都回家了,迎接他们的,是一扇又一扇紧紧关闭的木板门,无论怎么拍,里面都无人回应。

    ”呜呜呜……大夫都不在,我要毁容了,怎么办呢?“慕容琳哭的伤心至极。

    宇文明强忍着阵阵困意:”别哭,总会找到大夫的,你的容貌一定会恢复的,别着急!“等到明天早晨,药铺开门了,自然就能找到大夫了,宫中太医都治不好的伤,外面的大夫也不可能治得好的,又不是人人都是陈太医!

    不远处,一家药铺散发着盈盈光芒,慕容琳眼睛一亮:”你说的很对,真的有大夫在!“

    ”是吗,那赶快过去。“宇文明无聊的打了个哈欠,半闭着眼睛走了过去。

    药铺的门关了大半,只留下两扇过人,一名老者坐在柜台后,不知在写些什么:”大夫,快看看我的脸。“慕容琳如风一般,快速冲了进去。

    经过刚才的大闹,慕容琳发髻,衣衫皆凌乱不堪,大半脸又被包住,只露出一只光芒闪闪的眼睛,猛然看上去,有些怪异,老者吓了一跳,战战兢兢道:”你是人,还是鬼?“子时,很晚了,鬼怪出现并不稀奇,稀奇的是,元宵节他们也出来,不是说鬼怕节日的吗?

    ”我当然是人了。“慕容琳怒斥:”罗嗦什么,快来给我看伤!“

    宇文明坐在稍远的椅子上,昏昏欲睡,慕容琳则和老者坐在房间中央的圆桌上,老者小心翼翼的拆开慕容琳脸上绑的白布,望着那块黑褐色的疤痕,心中惊了惊:”这伤,我医治不了……“

    ”什么,治不了?“慕容琳猛然站起身,眸底怒火燃烧,手指宇文明:”他说你能医治的好……“

    ”他不是大夫,说的话怎能做数,小姐还是另请高明吧!“站起身,老者就要送客。

    慕容琳怒火燃烧:”你这什么破药铺,连我的伤都治不好!“腾的一声站起身,伸手将桌子掀翻了。

    ”砰!“桌子落地声,将快要进入梦乡的宇文明惊醒:”出什么事了?“

    ”我让你治不好伤,治不好伤……“慕容琳跑到柜台后,将柜子中的药材全都扔了出来:”庸医,要这么多药材何用……“

    ”小姐,冷静,冷静!“老者在一旁着急上火的劝解着,慕容琳不为所动,继续扔砸。

    宇文明重重叹了口气,这泼妇,还真不是一般的泼,上前将慕容琳拉了出去:”走吧走吧,再找别的大夫……“

    老者快步追了出去,急声道:”小姐,公子,我的药材、药材……“

    ”连我的伤都治不好,还药你个头的材!“慕容琳手中一颗人参,对着老者狠狠砸了过来,头上瞬间肿起一个大包……

    ”这是怎么回事?“慕容修将好几张单子狠狠拍在慕容琳面前,怒气冲天:”在宫里打碎那么多值钱的东西,深更半夜跑到外面,大闹药铺,将人家半个铺子砸了不说,还把人大夫砸伤了,谁给你的胆子,这么无法无天!“

    ”呜呜呜……人家只是着急自己的伤势嘛……“慕容琳哭的伤心欲绝,元宵看伤时,坐的是忠勇侯府的马车,才让那大夫钻了孔子,早知道,就坐镇国侯府的马车去了:”我的脸是被皇宫的酒泼伤的,他们要负责任……“

    ”那你也没必要把满屋子的贵重物品全砸了,物品又不是药,它们没了,你的伤势也好不了啊……“慕容修怒吼着,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元宵节才过去两天,各种单子飞来,居然都是慕容琳打破的东西,忠勇侯府的脸,都让她丢尽了。

    ”爹,伤我的人是镇国侯府宇文倩,你一定要为我讨回公道啊……“让她也毁容,尝尝做丑八怪的滋味。

    ”我可没那个脸,跟你去丢人现眼!“慕容修紧捏着单子,在慕容琳面前晃了晃:”你打碎的东西,我先替你赔了,不过,所出的银子,要从你的份例中扣!“

    慕容琳打碎的东西虽然贵重,但忠勇侯府绝对赔的起,慕容修这么做,只是想让慕容琳长长记性,免得一天到晚的在外惹是生非,这次只是砸碎了东西,万一下次重伤了人怎么办?

    张姨娘没什么额外的收入留给慕容琳,慕容琳每月的例俸是五十两银子,若是用来偿还这些贵重物品,估计一辈子也还不清……

    ”爹,没有了例俸,我吃什么,穿什么?“大厨房里统一做饭,但每个小院都有小厨房,方便饿的时候,或大厨房饭菜不合口时,另外做饭菜来吃,所以,小厨房其实就是自己拿钱的私人厨房,慕容琳没了月俸,不能再另外开灶,心情自然郁闷。

    ”放心,侯府大厨房里统一做饭,饿不死你的!“慕容修狠狠瞪了慕容琳一眼,快步走了出去,单子上的物品,他必须让管家清算一下,拿银子赔给人家……

    ”二小姐,该换药了!“桃儿端着药和白布走了进来,却被慕容琳一枕头砸到了脸上:”我的脸都毁了,还换什么药,滚……“

    月琳阁发生的事情,绿豆一字不差的禀报给了慕容雨,临了,幸灾乐祸:”二小姐的脸是彻底不能恢复了!“要成为真正的丑八怪了。

    慕容雨轻轻笑笑,不知毁了容的慕容琳,会不会还像以前那么自信,她和宇文倩之间的仇怨,算是彻底结下了,宇文明是否能哄平她……

    ”大小姐,大小姐……“琴儿慌慌张张的从外面跑了过来,累的上气不接下气,语气急切。

    ”出什么事了?“琴儿很少有这么慌张的时候。

    ”刚才奴婢去库房拿水果,听到两个小厮说,那个离月国的公主出事了……“

    慕容雨眸光微沉:”出什么事了?“南宫雪晴在清颂出事,非同小可。

    ”据说她去野外骑马,一不小心,从马上掉了下来,摔断了腿……“

    慕容雨猛然抬起眼睑:南宫雪晴七岁骑马,马术精湛到许多男子都自愧不如,坠马一事更是从未有过,不小心从马上掉下来,摔断腿,鬼才信,只怕是有人故意为之吧……

    可害她之人的目的是什么呢?

    ”大小姐,还有一个好消息。“琴儿神神秘秘:”下月初六,魏国公府嫡出小姐沐雪莲要嫁李向东!“李向东虽是新科状元,却犯了错,连一官半职都没有,怎么养活那生活骄奢的千金小姐呢?

    慕容雨轻抿着杯中茶水:”日子这么快就定下来了?“魏国公还真心急。

    ”大小姐最近没出门,您是不知道,外面关于李向东和沐雪莲之事传的沸沸扬扬,几十种版本呢!“谈到这件事情,烟雨阁的丫鬟们,眼睛闪闪发光:

    ”有的说沐雪莲和李向东早就私定了终身,魏国公嫌弃李向东出身贫寒,没有官位,不肯将女儿嫁给他,才会出现两人在皇宫偷情被抓……“

    ”还有的说,李向东觊觎沐雪莲美貌,一时鬼迷心窍,非礼了她,害她不得不嫁……“

    ”更有的说,沐雪莲天生好色,淫(和谐)乱,不甘饥渴,在皇宫赴宴时,没忍住,勾引李向东……“

    慕容雨无奈的翻翻眼睑:这群小丫鬟,个个都是八卦高手……

    过了年,距离马姨娘的产期越来越近,除却侯府之人外,身为母亲和娘家嫂子的杨氏和雷氏也忙了起来。

    ”想吃什么,尽管说,我让厨房去做!“杨氏对马姨娘腹中的孩子,比老夫人看的都重,这可是她女儿扶正的筹码,不可有丝毫马虎。

    马姨娘摇摇头,笑道:”最近没什么胃口,吃不下东西……街上有做糖炒栗子的吗?“

    ”应该有了。“杨氏点点头,往年都是过了年就有糖炒栗子,今年也不会例外:”你想吃糖炒栗子?“

    马姨娘点点头:”我让红菱去买……“

    ”丫鬟们哪知道好坏,还是让你大嫂去买吧,她选糖炒栗子最在行!“

    雷氏心中不悦,面上还是一副亲亲热热的模样:”是啊,喜欢吃什么,尽管说,我亲自去买。“暗中狠狠瞪了杨氏一眼,雷氏轻哼道,女儿不过是个侯府姨娘,居然让自己这原配正室的儿媳妇伺候,这老太婆的心,偏的没边了!

    马姨娘笑笑:”有劳大嫂了,只买糖炒栗子就好!“其他的东西,她也没什么胃口。

    雷氏提了小篮,拿着银子,笑容满面的出了梨园,前往大街上买糖炒栗子,路过月琳阁,听着里面传来的阵阵摔打声,心中的不悦顿时一扫而空,哈哈,慕容琳,再让你和重舟抢请贴,受到报应了吧,那请贴是我家重舟的,你抢了进宫,不出事才怪……

    带着幸灾乐祸的好心情,雷氏出了忠勇侯府。

    清颂京城繁华,大街上人来人往,十分热闹,雷氏边走边寻找糖炒栗子,终于看到一家卖的,快步走了过去。

    马姨娘喜欢吃这种口味,为防自己再多跑一趟,雷氏买了满满一大包,身上的铜钱不够用,就将一锭十两的银子递了过去。

    摊主散碎的银两少,找不开,去隔壁摊位上换碎银两,雷氏站在摊前等候,一阵清风吹过,摊桌上盖着的油纸被风吹起,露出一件叠放整齐的女式美丽成衣,和一支金灿灿的发簪。

    发簪的样子很普通,只打造了点形状出来,上面也未镶嵌任何其他装饰,但雷氏的眼睛却在瞬间亮了起来,她生活于官员之家,自然看得出,那发簪是十足的金,应该是自己存金子,然后让人加工成发簪的,否则,不可能不镶嵌其他东西。

    雷氏的首饰虽精美,却是夹杂了许多不太纯净的东西,只能算三等货,这只金簪,金量足,就这个样子拿出去,也可算是二等货了,若是再配些珍珠之类的来装饰,那就是上等货。

    抬头望向摊主,还在与人换银两,雷氏的眸光闪了闪,伸手将金簪拿了过来,塞进袖中……

    摊主换完银子,回到摊前,将碎银子找给雷氏,雷氏接过银两,逃离般,快步离开了摊位……

    走至无人的角落,雷氏将金簪拿了出来,仔细打量着,心中欣喜,发簪的样式太普通了,不喜欢,改天拿到铺子里让人融化掉,重新加工一下,就可以戴着它出门了,虽然比慕容雨的首饰成色差些,可也算很不错了……

    ”偷了别人的发簪,还在这里沾沾自喜,你有没有点羞耻之心!“拐角处,走出一名美少妇,赫然便是张姨娘。

    雷氏心中一惊,快速将簪藏了起来,目光闪烁着,警惕道:”你是谁?“糟糕,偷拿金簪,居然被人发现了,怎么办呢?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偷了别人的金簪,要被送去官府治罪……“张姨娘悠然自得。

    ”你胡说,这金簪明明是我买的……“雷氏争辩着,却明显底气不足,眼睛急转,思索着解决方法。

    ”那摊主已经发现丢了东西,正火急火撩的四处寻找呢,你敢不敢回去与我对峙?人家攒了好几年的钱,方才为娘子做了只金簪,打算做为生辰礼物送出,哪曾想被你给偷走了……“张姨娘目光凌厉,冷冷笑着,步步紧逼:

    ”若是被人知道,堂堂从五品官员的儿媳妇,居然偷拿人家小贩苦心攒钱才加工成的金簪,啧啧,欺负平民弱小啊,马府的脸,都被你丢尽了,你猜,你公公、婆婆会不会逼你相公休了你?“

    偷盗可是罪,没有哪个官员会容忍家中有手脚不干净的人,即便只是为了平息民愤,马大人也会毫不犹豫的让儿子休了雷氏!

    ”你到底是谁,怎么会知道这些的?“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雷氏眸底充满了惊恐:万一她告发自己,自己的一生,可就完了。

    张姨娘眸光一正:”还是那句话,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想拿走金簪,并继续呆在马府做你的少夫人,还是被小贩扭去见官,被休,坐牢?“

    ”当然……当然是前者了!“有谁会放着好日子不过,选择进大牢,名声尽毁。

    张姨娘嘴角轻扬起一丝诡异的笑:”帮我做件事情,你不但可以拿走这只金簪,继续过你的幸福生活,我还可以帮你儿子娶到慕容雨,得到她那不计其数的嫁妆!“

    ”真的?“雷氏将信将疑,眸底却隐有亮光闪烁。

    ”我从不说假话,也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张姨娘一字一顿,眸底寒风闪烁。

    雷氏低头思索,慕容雨身为侯府嫡出小姐,嫁妆不计其数,重舟取到她,自己也就跟着荣华富贵,享受不尽了,自己一时半会想不出设计慕容雨的方法,既然这人能想出,自己不妨与她合作一下……

    雷氏抬起头,眸底闪着坚定:”你说吧,是什么事情?“她让自己做的事情,肯定不简单,也不容易做到,否则,她大可亲自去做,没必要找自己。

    张姨娘诡异一笑,在雷氏耳边低语几句,雷氏的脸色微微变了变:”这样,好吗?“对现在的她来说,事情倒不难办,就是有点……

    张姨娘目光一冷:”还想继续过你的幸福生活吗?还想要慕容雨的嫁妆吗?“

    雷氏咬了咬牙,下定了决心:”好吧,你等我消息!“

    雷氏提着小篮,带着金簪走后,那名卖糖炒栗子的小贩从拐角处走了出来,对着张姨娘大夸特夸:”夫人真聪明,居然知道她会来买糖炒栗子,更神机妙算到她会见财起贪心,偷拿桌布下的金簪……“

    ”这是你的赏银,拿去吧!“张姨娘递上一锭二十两的银子,冷冷一笑,自己可没那么大本事,神机妙算,未卜先知,是自己留在忠勇侯府的人起了作用。

    元宵遇到雷氏和马重舟时,张姨娘就通知臧嬷嬷等人暗中观察他们,发现,雷氏不甘贫困,喜欢贪小便宜,两柱香前,侯府又传来消息,雷氏出府买糖炒栗子,自己方才故意设计了这一出戏,让雷氏钻进圈套,为自己所用……

    老夫人,慕容雨千防万防,却绝对想不到,自己会将主意打到雷氏身上,张姨娘眸底闪过一丝狠厉的光芒:这一次,自己的计划,一定会成功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