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 二小姐纠缠世子,自寻死路

作者:蔓妙游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重生之侯府嫡女最新章节!

    ~日期:~11月01日~

    欧阳少弦的目光,透过层层建筑,望向忠勇侯府:“我是习武之人,没那么容易累,侯府也快要到了,不差这点时间,送你到家后,我再回府也不迟。”

    唯恐慕容雨拒绝,欧阳少弦一手握着马缰绳,一手紧紧牵住慕容雨的小手,缓步向前走:他还想和她在一起多呆会,不想与她这么早分开,更何况,慕容雨周围群狼环视,欧阳少弦必须做点事情,阻开那些狼对她的觊觎。

    欧阳少弦坚持要送她回去,慕容雨也不好再拒绝,两人手挽手迈步前行,男子英俊,女子美丽,走在一起,十分般配,引的行人纷纷驻足观看。

    李向东快速转过身,装作在看摊上物品,躲避欧阳少弦、慕容雨的视线。

    欧阳少弦和慕容雨边走边聊,心情愉快,甜蜜,眼中只有彼此,走过李向东身旁时,没有看到他,李向东暗暗松了口气,心中又莫名的有些失落。

    侧身望着两人前行的方向,李向东眸底的懊恼,悔恨,全都转化为阴冷与诡异:慕容雨已经长大,越来越美了,身为嫡出小姐的她,肯定有不少的名门公子追求,自己是不是也要想想办法,抢在所有人前面,摘下这朵鲜花……

    天色刚刚擦黑,侯府门口已经燃起了灯笼,慕容雨和欧阳少弦来到门前时,门外除了那两名守卫的侍卫,还站着慕容修,以他的神色与姿势来看,在这里站了很久了。

    “爹!”慕容雨心中一惊,快速抽手,她和欧阳少弦一没成亲,二没订亲,这样明目张胆的手挽手,会让人说闲话,更何况,以慕容修的脾气,也不喜欢性子随意,不知礼数的女儿。

    哪曾想,欧阳少弦的大手非常有力,慕容雨抽了半天,小手还在他手中牢牢握着,纹丝不动。

    “侯爷!”欧阳少弦镇定自若,仿佛早就料到慕容修会在这里等他们。

    慕容修淡淡答应一声,目光落在欧阳少弦与慕容雨交握的手上,有些无奈:“世子,我有件事情想和你谈谈。”

    “那正好,我也有件事情想和侯爷聊聊!”欧阳少弦目光深邃,语气微冷。

    慕容修轻轻笑笑:“请世子移驾书房!”

    一名侍卫快走上前,接过了欧阳少弦手中的马缰绳,将马牵去马马厩喂草料。

    慕容修客套一番,转身离去,欧阳少弦也握着慕容雨的小手走进侯府,来到内院分岔口,慕容雨望望走远的慕容修,压低了声音:“世子,你能猜到我爹找你是为何事吗?”

    欧阳少弦轻轻笑笑:“能猜到**分,你放心,侯爷对我没有恶意!”更确切一点儿说,慕容修也不敢对欧阳少弦这个楚宣王世子有恶意。

    依依不舍的松开慕容雨柔若无骨的小手,欧阳少弦温柔的目底充满关切:“你醉了一下午,肯定伤了些许元气,回去好好休息,明天我再来看你。”

    欧阳少弦不说还好,他一提醉酒之事,慕容雨还真感觉有些疲惫,等欧阳少弦与慕容修进了书房,慕容雨正欲回烟雨阁,一丫鬟来报:“大小姐,老夫人让您回来后就去松寿堂!”

    慕容雨雪眸微眯,自己和欧阳少弦刚刚回府,他便被爹请进书房,现在,祖母又请自己去松寿堂,他们两人不是事先商量好的吧……

    疑惑归疑惑,老夫人是慕容雨的祖母,她的命令,慕容雨只有听从的份,打消回烟雨阁休息的念头,慕容雨随小丫鬟去往松寿堂。

    刚刚走进松寿堂所在的小院,阵阵欢声笑语传入耳中,慕容雨淡淡笑笑:这松寿堂倒是一天比一天热闹,慕容琳毁了容,还笑的这么大声,若是好好的,肯定会翻了天……

    帘子打开,慕容雨走了进去:“祖母!”温暖的笑容,在看到竹椅子坐的年轻人时,微微僵了僵:“世子也在!”

    欧阳寒风放下茶杯站起身,礼貌一笑:“大小姐。”

    “姐姐终于回来了,寒风世子在这里等你大半天了呢!”慕容琳笑意盈盈的跑过去,亲亲热热的欲挽上慕容雨的胳膊,被慕容雨不着痕迹的避开了。

    慕容琳美眸中顿时升起了浓浓的怒气,贱人,装什么清高,若非为了在老太婆面前演这出姐妹情深,自己才不屑挽她的胳膊。

    心中咒骂着,慕容琳面上已堆起了璀璨的笑容:“姐姐,寒风世子是来庆祝你及笄的……”

    欧阳寒风笑着拿出一只精美的盒子:“小小礼物,不成敬意,祝贺大小姐及笄。”

    “多谢世子!”慕容雨接过盒子,欲交给身旁的丫鬟,欧阳寒风蓦然开口:“大小姐不打开看看吗?”

    “是啊姐姐,打开来看看嘛。”慕容琳笑着在一旁帮腔:“我也很想知道寒风世子究竟送了姐姐什么好东西。”

    慕容雨的及笄礼办的很是隆重,身上穿的衣服,头上戴的华冠都是经过精心准备的,慕容琳嫉妒的眼睛冒火,心中暗暗发誓,半年后,自己的及笄礼,一定要督促老夫人办的比慕容雨还要隆重,风光。

    名门贵妇们送慕容雨的礼物,丫鬟们打开盒子登记造册时,她看了一些,心中更是气愤加郁闷,都是些贵重礼品,没有下来一千两银子的……

    贵妇们只是偶尔来侯府,自己掌握不了她们所送的礼物,但欧阳少寒风可是经常来侯府,先看看他送了慕容雨什么好东西,等到自己及笄时,断不能让他送的差了。

    对欧阳寒风的礼物,慕容雨兴趣缺缺,既然慕容琳有兴趣,就让她看看。

    漫不经心的打开盒子,一对精美的龙风玉镯现于眼前,晶莹剔透的玉镯上,雕刻的龙凤栩栩如生,尤其是那双眼睛,更是鬼斧神工,刻的如同活物一般,慕容琳忍不住赞叹:“真漂亮!”真贵重,没有几千两银子,买不到这对玉镯的,如果玉镯是送给自己的就好了。

    这对龙凤玉镯,是皇帝赐给洛阳王府的,价值不菲,欧阳寒风磨了大半天,洛阳王妃才同意他送这对玉镯给慕容雨,本以为慕容雨会非常高兴,哪曾想,慕容雨面容,目光皆平静,根本没什么特殊反应:“大小姐可是身体不舒服?”

    慕容雨合上礼物盒的盒盖,阻断了慕容琳贪婪的视线,轻轻笑笑:“没什么大碍,只是有些累了。”

    欧阳寒风轻轻笑着:“大小姐累了,应该好好休息,天色不早了,礼物已经送到,我告辞了!”

    “雨儿,替我送送寒风世子!”一直没说话的老夫人蓦然开口,笑逐颜开。

    慕容雨的眼眸轻轻眯了起来,白天欧阳少弦来,老夫人让自己去招呼,现在欧阳寒风要走,老夫人又让自己去送,她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虽然欧阳寒风很想和慕容雨在一起走走,聊聊,可望见慕容雨神情疲惫,目光困倦,懒懒的不想动,欧阳寒风不愿勉强她:“侯府我来过许多次,早就轻车熟路,不必送了,我自己可以回去,告辞!”

    走到门口,欧阳寒风好像想到了什么,又转身走了回来,在慕容雨疑惑不解的目光中,拿出一张请帖:“过几天,洛阳王府设宴,老夫人和慕容小姐一定要到……”

    设宴,好事啊!慕容琳眼睛一亮,快步走上前来,笑意盈盈的替慕容雨接过贴子:“世子放心,府上开宴时,祖母,姐姐,我一定到!”

    老夫人冷冷扫了慕容琳一眼,到底是姨娘教出的庶女,上不得台面,人家没请她,她却自告奋勇的要去,真是丢尽了侯府的脸面。

    望着被慕容琳紧捏在手中的请帖,欧阳寒风的笑容微微僵了僵:“宴会定在十天后,一定要到。”说出这句话时,欧阳寒风的目光一眨不眨的望着慕容雨。

    慕容雨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去洛阳王府参加宴会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大大方方的前去,绝对不会出事,若是一再推托,反而会让人起疑……

    “告辞!”慕容雨答应参宴,欧阳寒风欣喜若狂,带着一肚子的快乐走了。

    向老夫人问过安,慕容雨神色疲惫,回到烟雨阁,简单用了点饭菜,沐浴更衣后,正准备休息,琴儿快速来报:“大小姐,二小姐去了侯爷的书房外等少弦世子。”世子喜欢的明明是大小姐,二小姐却恬不知耻的跑去外面等候,她们这些丫鬟都对她的厚脸皮佩服至极。

    “少弦世子还在书房与爹谈事情吗?”慕容雨透过窗子望向夜空,已经亥时(晚上九点到十一点)了,原以为他已经走了,哪曾想还在聊事情呢。

    “是的,世子与侯爷一直在书房商谈,没出来,也没用晚膳。”琴儿据实回答,二小姐正因为得知了这一消息,方才带着食物去了书房外准备讨好世子。

    慕容雨摆摆的动作停了下来:“更衣,我去书房看看!”两人究竟在谈什么事情,这么久都没谈完。

    夏天凉爽,慕容雨换了件单薄的夏衣,简单挽了个发髻,便去了书房,远远的,看到慕容琳在书房院外,焦急的来回走动着,跟在她身后的桃儿,提着一只大大的食盒。

    “姐姐不是累了么,不在烟雨阁休息,怎的又来了这里?”望到慕容雨,慕容琳瞬间有了危机感,目光中满是警惕。

    “睡不着,出来走走。”慕容雨敷衍着,欲走进小院,慕容琳抢先一步,挡在了慕容雨面前,高昂着下巴,目光挑衅:“姐姐,爹和少弦世子在谈事情,不许任何人前去打扰,姐姐在外呆了一天,肯定累了,你先回烟雨阁吧,等世子出来了,我再命人叫你……”

    慕容雨冷冷一笑:“我不会打扰他们的,只是想知道他们会商谈到什么时候。”

    慕容琳忽的笑了:“是妹妹逾越了,姐姐请进。”

    慕容琳让出道路,慕容雨狐疑的望了她一眼,她今天怎么这么反常?居然好心的让路给自己。

    院门两边,站着两名英武不凡,如雕像般的侍卫,慕容雨没有在意,快步走向院内。

    慕容琳眸底闪过一丝浓浓的诡异与嘲讽,爹爹特意吩咐过这两名侍卫,任何人都不许进院子,自己被他们挡下来了,慕容雨也一定会被阻拦,丢脸的同时,自己再明嘲暗讽她一番,不愁她不哭回烟雨阁,自己就可与世子亲密接触了……

    慕容雨距离院门越来越近,慕容琳幸灾乐祸的心情也越来越高,那两个死侍卫,要出手拦人了吧。

    岂料,慕容雨径直走进了小院,侍卫们仍然像雕像一般,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慕容琳震惊过后,是怒气冲天的抓狂,上前,对着侍卫怒吼:“你们不是说这院落不许进人吗,为什么姐姐进去了,我却不能?”

    侍卫微微弯腰,恭敬的回答着:“回二小姐,侯爷的确吩咐过,任何人不许进院子,不过,楚宣王世子也吩咐,如果是大小姐来了,不必阻拦……”

    慕容琳握紧了拳头,眸底怒火燃烧:可恶,可恶,为什么慕容雨处处比自己幸运,凡事都享有特权……

    慕容雨进了院子,却没进书房,远远的望了望书房中商谈的两人,目光闪了闪,转身走出了院子。

    “姐姐怎么出来了?”慕容琳压下心中的嫉妒,笑问道。

    “爹和世子在谈事情,我不好进去打扰,只能出来等候了。”慕容雨轻轻笑笑:“时候不早了,我先回烟雨阁,这里就交给琳妹妹了。”

    慕容琳先是一愣,随即笑道:“姐姐慢走!”奇怪,慕容雨怎么这么容易就离开了,她不想见世子了吗?

    还是说,她知道爹和世子一时半会的谈不完事情,就先跑回去休息,等养足了精神,再神采奕奕的来见世子……

    一定是这样的,慕容雨真是聪明,无耻到了极点,让自己在这里空等,她跑回去休息,世子和爹爹可能凌晨才会谈完事情,到时,自己神色疲倦,根本没有精神和世子多说什么,她就可以霸占着世子,满世界的畅聊了。

    幸好自己聪明,识破了慕容雨的诡计,否则,自己可就倒霉透了:“桃儿,去搬张躺椅来,我要休息。”自己就在这里睡,世子出来后,就能看到自己,慕容雨从烟雨阁来到这里,可是需要一定时间的,到时,自己早就和世子聊熟了,世子就不会再理会她了……

    桃儿放下食盒,去搬躺椅,回来后,神必兮兮的对慕容琳禀报;“二小姐,奴婢搬躺椅回来时,看到琴儿在前面探头探脑的向这里张望,肯定没安好心……”

    慕容琳得意的笑笑,果然不出所料,慕容雨将琴儿留在这里,自己跑回烟雨阁休息了,她万万想不到,自己会棋高一招,搬躺椅在这里睡,自己真是太聪明了……

    夏天,蚊子多,慕容琳躺到躺椅上不久,就遭遇到蚊子们的袭击:“桃儿,去拿顶蚊帐来!”再这样睡下去,自己会被咬的满头包,见到世子,也很难看了,世子哪会喜欢……

    撑蚊帐需要支柱,桃儿拿来蚊帐,又寻了四只长棍子,将棍子埋进土中,蚊帐角挂在棍子上,忙碌大半夜,总算消停下来,慕容琳又累又困,躺在躺椅上,很快进入了梦乡。

    月上中天,书房门打开,欧阳少弦和慕容修一前一后的走了出来:“世子……”慕容修面露难色,欲言又止。

    欧阳少弦转过身,目光凝重:“侯爷请放心,我以人格向你保证,说到做到!”

    慕容修重重的叹了口气:“世子莫怪,我只是,希望雨儿将来能生活的快乐!”

    “我明白侯爷的良苦用心!”所以,请相信,自己一定会尽一切努力,给雨儿幸福:“夜深了,告辞。”

    “我送送世子!”

    慕容修和欧阳少弦并肩向前走去,到得门外,望到在一旁蚊帐中睡觉的慕容琳,慕容修眉头皱了皱:“这里哪是睡觉的地方,扶二小姐回去休息。”

    “是,侯爷!”睡意朦胧,坐在石头上,不断打磕睡的桃儿猛然惊醒,快速站起身,来到蚊帐外,急呼道:“二小姐,醒醒,快醒醒!”

    “深更半夜的,再吵小心我打你!”慕容琳翻了个身,继续睡,桃儿心急如焚,却碍于慕容修和欧阳少弦都在这里,不能大声呼唤慕容琳:万一二小姐醒来,少弦世子已经走了,她可是会责罚自己的,想想慕容琳罚人的手段与方法,桃儿就不寒而栗。

    “世子请!”

    “侯爷请!”

    欧阳少弦和慕容修客套着,渐行渐远,桃儿狠了狠心,在慕容琳耳边大吼道:“二小姐,少弦世子走了!”

    “什么,世子走了。”慕容琳猛然睁开了眼睛,翻身坐了起来,神智是从未有过的清醒,眸底,怒火显现:“走去哪里了,你怎么不早点叫醒我。”

    “世子和侯爷去大门口了。”桃儿小心翼翼的回答着:“奴婢刚才叫您来着,您睡的熟,没听到……”桃儿不敢告诉慕容琳,她因为太困睡着了,才没有提前叫醒慕容琳。

    慕容琳钻出蚊帐,快速整理着身上的衣装:“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快随我去追世子!”

    慕容雨站在内院分岔口,望到欧阳少弦和慕容修散步前来,轻轻笑着,迎了上去:“爹,世子,你们聊了这么久,都没用晚膳,我做了些食物给你们!”

    琴儿,瑟儿每人提着一只食盒,食盒的盖盖着,却掩饰不住阵阵香气冒出,刚才慕容雨回烟雨阁,不是去睡觉,而是去做食物了。

    慕容修赞许的点点头:“闻味道很香,我还真的饿了,琴儿,拿来我书房吧。”雨儿的性子也越来越像梓馨,很孝顺,有了心上人,也没忘记自己这个爹。

    慕容修识趣的回了书房,将空间留给欧阳少弦和慕容雨,瑟儿提着食盒,站的远远的,不仔细看,都能忽视掉她的存在。

    “世子是回去用膳,还是在这里吃?”慕容雨神色有些疲惫,馨香的身体上冒着淡淡的烟味。

    欧阳少弦轻轻笑笑:“饭菜是你亲自做的,我自然是拿回去慢慢品尝。”断不能在这里囫囵吞枣的狠吞虎咽了,更何况,慕容雨的面容很疲倦,欧阳少弦想让她早点休息。

    “那我送送世子吧。”夜很深了,慕容雨也不好再挽留欧阳少弦:“用膳时,世子好像吃的不多,是饭菜不合味口吗?”慕容雨和欧阳少弦同桌用膳多次,每次他都吃的很少,可以说,每样菜,他尝过一筷子后,绝不再夹第二筷。

    “那些饭菜的确不合我的味口。”慕容雨做的饭菜,他会一点不剩的吃光,因为很合他的口味。

    “世子,烟雨阁做的饭菜不合你味口,不如尝尝我月琳阁做的。”慕容琳火急火撩的赶了过来,由于刚刚睡醒,她的发髻有些凌乱,蓬松,衣服倒是整齐,与那发髻配在一起,显的不伦不类,而她自己,丝毫没有察觉到这些。

    “桃儿,快打开食盒!”慕容琳兴高采烈的催促着,未发现欧阳少弦眸中的凌厉与不悦。

    桃儿以最快的速度揭开了食盒,却猛然一震,结结巴巴道:“二……二小姐……”

    “月琳阁的饭菜,都是顶尖大厨做的,保证合世子口味……”慕容琳滔滔不绝的夸奖着,对着慕容雨,得意的笑,世子对她的印象肯定坏了,居然敢送普通饭菜来讨好世子,那岂不是找死,自己的饭菜可是从醉情楼订的,花了自己半支发簪钱呢,虽然心疼,但为了讨好到世子,也值得了……

    “桃儿,还愣着干什么,快把饭菜端给世子尝尝!”久不见桃儿的身影,慕容琳催促着,讨好世子的大好机会,自己岂能错过。

    桃儿狠了狠心,提醒道:“二……二小姐,这饭菜,凉了……”最后两字,桃儿压低了声音,慕容琳没听到:“你说什么,大声点!”

    桃儿一急,也顾不得遮掩了,大声道:“二小姐,饭菜凉了!”

    慕容琳心中一惊,饭菜送来时,明明是热的,怎么会凉了,抬头望向天空,子时都过了……

    慕容雨轻笑道:“琳妹妹,咱们侯府又不是买不起食物,你怎么能让世子吃残羹冷饭,就算再合味口,凉的东西吃入腹中,可是会生病的……”她那食盒,买回来大半天了,不凉才怪……

    “这……这……我没想害世子得病……”慕容琳眼睛急转着,思索说词:“世子没吃晚膳,我只是想给他准备些宵夜……”慕容雨居然往自己身上泼脏水,可恶:“桃儿,我不是让你守着食盒的吗?你怎么让它凉了?”

    慕容雨轻哼一声,饭菜的冷热,哪是人能掌握的了的:“世子,夜深了,我送你出去!”

    慕容雨和欧阳少弦并肩向外走去,瑟儿提着食盒远远的跟着,独留慕容琳在原地训斥桃儿,等慕容琳将所有错误成功推到桃儿身上,将她训哭,准备以主人的身份向欧阳少弦请罪时,方才发现,面前哪里还有欧阳少弦的影子。

    侯府门外,侍卫牵来了欧阳少弦的汗血宝马,瑟儿将食盒挂到马鞍上,欧阳少弦依依不舍的和慕容雨告别离开。

    走出几步后,欧阳少弦好像想到了什么,转过身,又走了回来,在慕容雨疑惑不解的目光中,欧阳少弦轻拥着她的小腰,在她额前印上轻轻一吻,笑道:“早点休息!”

    慕容雨怔立当场,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小脸微红,欧阳少弦怎么会这么特殊的分别礼,在哪个国家学的?他们还没订亲,就做这么亲密的动作,幸好他们站在阴影中,侍卫与瑟儿没看到他们在做什么,否则,慕容雨肯定脸红的滴出血来。

    慕容琳追出侯府时,欧阳少弦早已离开,望着空荡荡的门外,慕容琳急的直跺脚,与世子相处的机会,又错过了,气死了,气死了……

    侧目,望到了悠然走回府内的慕容雨,慕容琳气不打一处来:“姐姐好本事,居然将世子骗的团团转。”

    慕容雨冷哼一声,头也不回的回答着:“多谢夸奖,妹妹费尽心机也未能让世子多看一眼,狐媚的功力还是不够啊。”

    “你……”慕容琳手指着慕容雨,气的说不出话来。

    “别你、我的了,十天后洛阳王府设宴,妹妹还是好好准备准备,以免到时失了礼数,丢尽侯府脸面!”自己已经成年,又可得欧阳少弦帮忙,哥哥和母亲的死亡真相,是时候彻底清查了。

    洛阳王前往太原,尚未回来,洛阳王府的宴会并未大办,只请了一些相对熟识的名门望族女眷前去参加。

    慕容雨用过早膳,前往松寿堂问安,顺便与老夫人一起去洛阳王府赴宴。

    夏天亮的早,慕容雨来到松寿堂时,老夫人已经用过早膳,正在接待客人。

    “雨儿!”慕容雨刚刚走进内室,一道绯色的身影已快速迎了上来:“前段时间我不在京城,无法前来侯府为你庆祝,这份迟到的及笄礼,希望你不要介意。”

    张玉菲递来一只精美的礼盒,慕容雨淡笑着接过:“玉菲肯送及笄的祝福给我,我已经很开心了,哪还会怪你!”张玉菲和御史夫人,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赶在今天来送及笄礼,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慕容琳站在一旁,盯着慕容雨手中的礼物,目露嫉妒,鼻孔轻哼,自己及笄那天,一定让玉菲表姐送更重的礼物,她可是自己的亲表姐,与慕容雨没什么关系,她对慕容雨这个外人都如此大方,对自己这亲人,断不能小气……

    丫鬟在外禀报:“老夫人,大小姐,二小姐,马车备好了!”

    御史夫人目光闪了闪:“老夫人与大小姐,二小姐准备出门啊,我们还的真不是时候,耽搁了你们出去的时间……”

    老夫人微微笑着,正欲说话,慕容琳已抢先开口:“夫人不必自责,我们是去洛阳王府参加宴会,若是不嫌挤,不如与我们一起去洛阳王府吧!”

    老夫人狠狠瞪了慕容琳一眼,眸底隐藏着滔天怒火,这上不得台面的贱东西,与她娘一样下贱,处处向着张家人,丢尽了侯府脸面……

    慕容雨轻沉下眼睑,看来御史夫人和张玉菲,是打着给自己送及笄礼的幌子进府,趁机去参宴洛阳王府的宴会。

    御史府已经没落,张玉菲早就过了出嫁年龄,至今还没人上门提亲,她和御史府的人,都着急了,想通过宴会,攀附权贵,让御史府东山再起,御史府在京城早已是臭名远扬,贵族的宴会,没人会下贴子给他们,无奈之下,他们便将主意打到了忠勇侯府身上……

    母亲和哥哥的死,是张姨娘一手策划,与御史府定然脱不开关系,既然他们想去参加宴会,自己就成全他们,至于在宴会上会发生什么事,就与自己无关了:“洛阳王府请的都是名门望族,女眷属和年轻人居多,御史夫人、玉菲可想与我们同去?”

    慕容琳出言邀请在先,她是慕容府的人,说的话也代表着慕容府,即便老夫人再不情愿,也会照着她的话圆谎:“夫人和玉菲都一起去吧,人多了才热闹!”

    这两人也真是不知羞耻,居然妄想借着侯府攀附权贵,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御史府的人,以后都不许再进侯府,暗中,又狠狠瞪了慕容琳一眼,这个吃里爬外的东西,回来再和她算总账。

    御史夫人和张玉菲暗中对望一眼,眸中闪着胜利的笑意:“老夫人,大小姐,二小姐如此盛情邀请,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侯府的马车很大,老夫人,慕容雨,慕容琳,御史夫人,张玉菲五人坐在里面,丝毫不觉拥挤,张玉菲和御史夫人没坐御史府的马车,怕洛阳王府的人不让进,他们随忠勇侯的请贴赴宴,自然要坐侯府马车。

    一路上,老夫人和御史夫人皆闭目养神,张玉菲和慕容琳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不着边际的话题,时不时的,再问慕容雨几句,不知不觉间,来到洛阳王府。

    说是小宴会,其实并不小,名门贵族的女眷几乎全到了,年轻的公子们也来了不少,老夫人,御史夫人等人直接进了花厅,慕容雨、慕容琳,张玉菲三人则在花园中走动着,时间尚早,绿树成荫,走在青石路上,非常凉爽。

    远远的,望到凉亭下的诸多名门公子,好几名都是认识的人,欧阳寒风,谢轻翔,宇文振,宇文明……

    “雨儿!”谢轻翔最先看到了慕容雨等人,笑着迎了过来:“我让母亲带去的及笄礼,你喜欢吗?”谢轻翔是男子,慕容雨的及笄礼他不便参加,礼物只好让丞相夫人转交。

    “喜欢是喜欢,不过那礼物怎么有两份?”这一点儿,慕容雨非常不解,自己一个人及笄,谢轻翔怎么送了两份礼物。

    谢轻翔扶扶额头:“忘记告诉你了,礼物一份是我的,另一份是轻扬送的……”

    “轻扬表哥回来了吗?”前世,他可是要一年后才会回来!这位神秘莫测的二表哥,慕容雨前世只见过他几面,每次见面,慕容雨都被他处事的干练、稳重、细心周到折服。

    “还没有,不过也快了,他在边关打了胜仗,高焰国求和,不久后,他就会搬师回朝……”

    慕容雨和谢轻翔聊天时,欧阳寒风,宇文振,宇文明走了过来,张玉菲先望了望谢轻翔,身为丞相府嫡长子,他很聪明,很有主见,对沈太君和父母也很教孝顺,身为名门望族的他,不会忤逆长辈的意思,娶没落御史府的嫡长孙女……

    目光转向欧阳寒风,皇室世子,将来的洛阳王,自己嫁给他,只能做侧妃,或地位更低的妾,绝不可能做正室……

    再向后望,宇文明,也是乖儿子一个,半点不会忤逆父母,让自己堂堂御史府嫡孙女委身做妾,绝不可能……

    突然,张玉菲眼睛一亮,宇文振,花心风流,做事任性妄为,我行我素,从不听别人劝告,像他这种人,名门望族的女子没人愿意嫁给他的,自己的身份,完全配得上他。

    镇国侯府的势力,应该能让御史府重现往日的辉煌,自己嫁他后,生养个儿女,守着孩子和荣华富贵过一世便是,只要不散尽万贯家财,花心风流,都随他去了……

    “世子,宇文公子!”张玉菲对欧阳寒风,宇文振,宇文明三人福福身,柔美的身形,柔美的气质,温柔的眼神,让人的心弦为之一动,可不知为何,面前这几名男子没有丝毫反应,目光有意无意望向的,居然是慕容雨。

    张玉菲顿时红了眼眶,慕容雨身为忠勇侯府嫡出千金,身份、地位都比自己高贵,相貌也比自己好,男子们爱慕她,也很正常,宇文振花心风流,对女子不会动真情,自己需要好好想想办法,让他的目光转到自己身上……

    “宇文明,你看什么呢?”慕容琳走至宇文明身侧,狠狠捏了捏他的胳膊,让你再看慕容雨。

    宇文明挥手打开让他厌恶的,慕容琳的爪子,冷声道:“找我有事?”这个蠢货,以为自己是他仆人,事事都要顺着她的心,若非这么多在场,宇文明早就一脚将她踢飞出去,居然敢狠捏他胳膊,真是嫌命长了。

    “你知不知道少弦世子在什么地方?”慕容琳刻意压低了声音,除了她和宇文明外,没人听到他们说了什么,她来这里,就是为见欧阳少弦的,如今,欧阳少弦不见,她哪里还提得起兴致。

    宇文明抬头望向慕容琳,精致的飞云髻,梳理整齐,金色发簪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梅红色的纱裙勾勒出她完美的身形,脸上的疤痕被头发遮掩,放眼望去,虽不及慕容雨的高贵,脱俗,也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大美人。

    扬扬嘴角,宇文明眸底闪过一丝邪恶,慕容雨身边时时有人,不好应付,就先拿慕容琳开刀吧,这可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怪不得自己:“少弦世子有事,暂时没来洛阳王府,如果你想见他,我可以带你去。”

    “真的?”慕容琳眸底闪闪发光:“事不宜迟,我们快走吧……”

    青石路上,来来回回走着不少客人,宇文明和慕容琳离开,别人并未注意,一直注意着两人的慕容雨却是看到了,勾唇一笑,装没看见,又侧过目去与谢轻翔继续聊天……

    太阳渐渐升高,天气热了起来:“太阳马上就要照到这里了,咱们去大厅聊吧!”

    天气的确热了,进大厅乘凉,众人自然没有意见,行至半路,慕容雨眸光闪了闪:“我有事,离开一下,你们先去大厅吧!”

    慕容雨小脸微红,众人不必问,就知道她要去做什么,欧阳寒风轻轻笑笑:“外面不是太热,我们就在这里等你好了!”

    慕容雨急着离开,没再多说什么,点点头,转过身,快步向回走去,宇文明和慕容琳离开,肯定没好事,自己派个人去盯着,也好清楚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突然,眼角闪过一道熟悉的身影,慕容雨心中一惊,停下脚步,快速闪进身旁的拐角,小心翼翼的探出头,悄悄注意着那人的一举一动。

    那人小心翼翼的四下观望片刻,再三确认周围无人,方才向着一个方向狂奔而去,慕容雨自拐角走出,雪眸微眯,李向东还真是神通广大,明明身份低下,没资格拿请贴前来赴宴,可每次宴会,他都会以其他身份进来插一脚。

    当年,在忠勇侯府,他没有算计到自己,可去年在皇宫,他成功算计到了沐雪莲,若无意外,他来洛阳王府,又是来算计人的,否则,他的样子,不可能这么鬼鬼祟祟,若他设计的人又是某家名门望族的千金,阴谋得逞,他娶了她,他的身份也会跟着提高……

    眸光闪了闪,慕容雨悄无声息的向李向东消失的方向追去,,他又准备设计谁,自己绝不能让他诡计得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