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二小姐想嫁陆皓文?

作者:蔓妙游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重生之侯府嫡女最新章节!

    ~日期:~11月01日~

    ,nbsp;

    陆皓文没有说话,刚毅的面容,坚韧的眼神,嘴角扬起的灿笑让慕容雨赞赏的同时,又有些吃惊:陆皓文不再是以前那个可任人欺负的文弱书生,在外历练两年多,他成功蜕变,带着一身的本事和骄傲重回京城,他的回归,肯定会掀起轩然大波,以前嘲笑过他的那些人,绝对会对他刮目相看!

    大批精兵随后前来,和黑衣人战到一起,激烈的兵器交接声响起,欧阳少弦收回软剑,跃出战圈,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他站到了慕容雨和陆皓文之间,隔开两人的同时,大手紧握着慕容雨柔若无骨的小手:“看来,陆公子这两年,在边关过的很不错!”

    欧阳少弦一头墨的黑发垂在肩头,仅在发顶束了一只镶嵌着明珠的发带,露出宽阔光洁的额头,下面是一双斜飞的浓眉,宛若天际翱翔的鹰,自由而尊贵,锐利、深邃的眼眸顺着眉上挑,透出一泓幽深的眸光,身着剪裁得体的紫色滚边长袍,露出里面白色的衣襟,神秘,高贵。

    陆皓文眸光暗了暗,即便是除去身份和地位,在欧阳少弦面前,也没有任何一名男子不自惭形秽:“需要留活口吗?”

    欧阳少弦望望打斗激烈的精兵与黑衣人:“这些黑衣人都是死士,任务失败,不必精兵们动手,他们也会全部自尽,活口根本留不下!”

    精兵越聚越多,将黑衣人重重包围,形成瓮中之鳖之势,黑衣人的体力被消耗怠近,站着对敌的同伙也是越来越少,绝无逃离的可能,眸光一寒,黑衣首领下了命令,黑衣人当着精兵们的面,全部服毒自尽!

    “欧阳少弦……雨儿……”远处,王香雅身骑快马,飞奔而来,焦急的目光在看到完好无损的两人时,快速平静下来:“还好,还好,你们没事。”

    “香雅,你怎么也来了?”欧阳少弦消息灵通,得知慕容雨有危险并不奇怪,王香雅一般情况下是只爱吃喝,不爱管大事的,她现在也赶到了这里,难道事情闹的很大?

    “事情说来话长了,我是跟着欧阳少弦来的!”望望气定神闲的欧阳少弦,王香雅暗暗佩服,他的速度可真不是一般的快,自己的骑马术已经很是不错了,紧追慢追,硬是没能追赶上他。

    翻身下马,望着满地的黑衣死尸,王香雅眨眨眼睛,惋惜道:“全死了啊,就没留个活口下来,逼问逼问幕后主谋?”

    慕容雨叹口气:“他们是服毒自尽,留不下活口!”应该也不必留活口,欧阳少弦肯定已经知道幕后主谋是谁。

    王香雅的目光也沉了下来,喃喃自语道:“幕后主谋还真不是一般的厉害,居然培养出死士了……”不过,再厉害也没用了,他得罪了欧阳少弦,只有死路一条,逍遥得意的日子不长了……

    “大小姐,谢将军就在前面,你要不要见见他?”陆皓文蓦然开口,礼貌之中暗带崇敬。

    “轻扬表哥班师回朝了!”前世,谢轻扬也差不多就是这个时候回的京城,不过,当时慕容雨已经嫁人,对谢轻扬的事情不是特别关心,不知道他回来的具体日期是哪一天。

    慕容雨顺着陆皓文的目光望去,不远处的官道上,走来大批将士,正中一辆马车,庄重却不张扬,高贵却不华丽,很适合边关将士的风格。

    “轻扬表哥怎么是坐马车回来?”边关将军们回京城,都是骑马,行走速度快,马车日行的路程可是远远比不上马匹的。

    “谢将军在最后一战中受了伤,不能骑马颠簸,但他急着回京禀报军情,故而,坐马车回京!”陆皓文轻声解释着,慕容雨暗暗叹口气,舅舅一家对欧阳皇室真是忠诚,带着重伤回京。

    欧阳少弦紧握着慕容雨的小手不放,慕容雨去见谢轻扬,他自然也跟了过去。

    陆皓文带着精兵出现在队伍最前端,将士们停下脚步:“陆先锋!”

    陆皓文答应着,急步来到马车前:“禀大将军,刚才的打斗声,是有黑衣人刺杀慕容大小姐,黑衣人被围剿,逃离无望,服毒自杀,大小姐无碍!”

    马车内传来几声轻咳,随即,帘子打开,一身戎装的谢轻扬走了出来,英气逼人,俊美无筹,相貌与谢轻翔有三四分的相似,气质冷漠森严,与谢轻翔的温文儒雅截然不同,面色有些苍白,眸光却深沉内敛,气势逼人。

    慕容雨身着水绿色的对襟衫,下着同色的梅花长裙,腰间的云锦腰带上点缀着几颗红宝石,发髻整齐,发丝有些凌乱,镶嵌着大颗亮钻的发簪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明月珠的耳环,衬着她明媚的脸庞,美的让人移不开眼睛,谢轻扬眸底闪着震惊与疑惑:“你是……雨儿?”

    慕容雨笑着点点头:“扬表哥伤势可好些了?”许多认识谢梓馨的人,不经意间看到慕容雨时,会将她当成谢梓馨,谢轻扬有这种反应,慕容雨并不觉奇怪。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谢轻扬沉下眼睑,轻咳几声:“已经没什么大碍,雨儿怎会来了这里,还被人追杀?”

    “若无意外,是有人想抓了雨儿来要挟我!”欧阳少弦蓦然开口,解决掉黑衣人后,慕容雨只顾着和陆皓文,谢轻扬说话,都没理过他,他心情非常郁闷。

    “世子!”谢轻扬惊讶欧阳少弦出现在这里的同时,目光又望到了他和慕容雨交握的手上,心中的震惊,已经不能用言语来形容:欧阳少弦喜欢雨儿?可他不是一向冷漠,绝情,对女子从不多看一眼的吗,如今,居然为了雨儿,留在京城……

    谢轻扬承认,慕容雨的确很美,虽然她长的像谢梓馨,可她清灵似水的气质,与谢梓馨的温柔善良截然不同,就连他常年征战沙场,这位不喜近女色的人,第一眼看到慕容雨时,都有瞬间的失神……

    慕容雨的目光在欧阳少弦和谢轻扬身上来回转了转:谢轻扬守卫边关六七年,极少回京,欧阳少弦喜欢四处游历,三年前回京城,就没再离开,但他性子冷漠,不喜与人结交,如今,看欧阳少弦和谢轻扬的反应,他们两人不仅认识,还很熟悉……

    欧阳少弦望望天空:“谢将军进京后,还要进宫面圣,时间已经不早了……”这句话,明着是为谢轻扬着想,可细细想想,总觉得有下逐客令的意思。

    “多谢世子提醒!”谢轻扬客套着,目光望向慕容雨:“雨儿,上马车吧,我送你回府!”

    “谢将军处理好自己的事情便可,我会送雨儿回忠勇侯府!”慕容雨尚未说话,欧阳少弦已给出回答,语气微冷,目光幽深似潭。

    谢轻扬不以为意:“世子是准备让雨儿骑马回城吗?”大家闺秀哪会骑马,若是欧阳少弦骑马载人,慕容雨和他可是无名无份,走在大街上,定会惹人非议!

    欧阳少弦皱皱眉:“不劳谢将军费心,马车很快就到!”

    “扬表哥,你身上有伤,不能颠簸,如果马车让给我,你怎么办?”男女不同车,慕容雨坐上马车后,谢轻扬自是不能再坐在里面的,若是骑马进城,伤口肯定会裂开,步行的话,速度太慢了,天黑前肯定进不了城!

    “我的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骑短距离的马不碍事!”谢轻扬悄悄望向面色铁青的欧阳少弦,心情莫名的好,欧阳少弦身为冷面战神,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是沉着冷静,面不改色的,想不到牵扯到雨儿的事情,他就乱了分寸,看来,他是真的很喜欢雨儿。

    自己试探他对雨儿真心的同时,也可借机报报被他打压的私仇,一举两得,不过,欧阳少弦的脾气很难琢磨,自己不能做的太过了……

    “世子,我有急事,想快些回城,等不到马车前来了!”王香雅走到欧阳少弦身边,低声道:“你孝期未过,要避嫌,以免被洛阳王妃抓住把柄!”

    一边是欧阳少弦,一边是谢轻扬,慕容雨肯定左右为难,自己来解围吧。

    王香雅伸手挽住慕容雨的胳膊:“时间不早了,雨儿和我一起坐车回去吧!”

    王香雅的提议,打破僵局,圆满解决了事情,也给谢轻扬,欧阳少弦下台的台阶,只要不是愚蠢之人,都不会反对。

    欧阳少弦凝凝眉,嘱咐道:“好好照顾雨儿!”虽然他很不想让慕容雨离开他的视线,但王香雅说的没错,洛阳王妃不简单,又在想千方设百计的对付他,他必须小心谨慎,只有他安全了,才能保护慕容雨!

    “我办事,你放心!”王香雅保证着,挽着慕容雨的胳膊走向马车,王香雅上了马车后,慕容雨立于马车前,脑中灵光一闪,快速转过身:“我的两名丫鬟,琴儿和瑟儿还在前面的树林中,麻烦你们去找找!”

    寻来琴儿和瑟儿,先锋陆皓文带着几名精兵在前开道,谢轻扬,欧阳少弦,骑马走在中间,再往后,就是慕容雨和王香雅坐的马车以及近千名精兵,一行人浩浩荡荡驶往京城。

    谢轻扬身为大将军,进城第一件事情,进宫面圣,忠勇侯府的方向与皇宫不同路,他不能亲自送慕容雨回侯府,欧阳少弦为了避嫌,也不能明目张胆的送人回去,于是,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落到了陆皓文身上。

    忠勇侯府,慕容琳打扮的光鲜靓丽,准备出门,宇文明无论是身材,相貌,身份,地位都比马重舟高了一筹不止,自己又是**于他的,他断不能推卸责任。

    最近这段时间,他总对自己避而不见,幸好自己聪明,买通了一名镇国侯府的小厮,今晚见到他,一定要让他给自己一个明确的答复,否则,自己就将镇国侯府搅翻天,自己受苦,凭什么让他好过……

    慕容琳刚刚走近大门,一辆马车稳稳的停在门外,慕容琳不屑的撇撇嘴,这是谁家的马车,这么寒酸,半点值钱的点缀物都没有,不会是停错地方了吧。

    正欲趾高气昂的走过去吆喝马车离远点儿,别玷污了侯府门口,车帘打开,慕容雨、琴儿,瑟儿三人走了下来。

    “大小姐,侯府已到,我还有事,先走一步,改日再来拜访!”陆皓文背对着慕容琳,她看不到他的模样,不过,他身着戎装的挺拔身形,让慕容琳顿感好奇:如此威武不凡的男子,相貌定是不俗的吧!

    “多谢陆先生相送,侯府已安全,先生快些去办其他事情吧!”陆皓文身为先锋,退敌功不可没,必须和谢轻扬一起进宫面圣,若无意外,谢轻扬正在宫门口等着他呢。

    谢轻扬身为主帅,一举一动被上千的将士盯着,不能擅自离开军队送慕容雨回府,否则,定会惹人非议,被冠上藐视皇上的罪名,陆皓文是先锋,被谢轻扬派去办事并无不妥,只要不耽搁太多时间,能和众将士一起进宫面圣,基本不会有什么大碍。

    “告辞!”陆皓文转身离去的瞬间,慕容琳看到了他冷峻的面容,配以肃杀的气势,英挺出众的让人赞叹,慕容琳顿时瞪大了眼睛,颗颗桃心冒出,好英俊、好出色的男子,比宇文明还要优秀,从战场上回来的人,就是与众不同。

    等等,他的模样很熟悉,自己好像在哪见过,他是谁呢?陆皓文和精兵们骑了快马飞速离去,慕容琳凝眉思索着,将她认识的男子一一排查,眼睛猛然一亮:“姐姐,刚才送你来的,是陆皓文?”

    “是啊,陆先生是先锋,此次在战沙上立了战功回来,皇上肯定会大肆奖赏的!”升官发财,是一定的!慕容雨越过木然、崇拜的慕容琳,大步走进侯府。

    慕容琳不会是又对陆皓文有意了吧,那她绝对是自讨苦吃,当年她百般嘲笑,挖苦陆皓文的事情,慕容雨到现在都记忆犹新,陆皓文更加不可能忘记。

    慕容雨没去相国寺上香,回来后,自是快步去了老夫人的松寿堂禀明情况,慕容琳站在侯府门口,忘记了要去找宇文明算账,脑海中不时的浮现出陆皓文冷峻,出众的脸庞,暗暗算计:

    陆皓文是孤儿,即便是立了战功,身份,地位在这望族遍地的京城,也不算太出众,自己这侯府小姐配他,绝对是绰绰有余的。

    陆皓文的地位虽不及宇文明高,但他的相貌,才情,气质,官位,绝对在空有虚名,无所事事的宇文明之上,他无父无母,自己嫁过去,就是两人过日子,不必侍奉公婆,慕容琳的眼睛晶晶亮亮的,就选他为夫吧。

    慕容雨遇刺,非同小可,又事关她的名誉,事情没有传扬出去,只有数的一些人知道。

    谢轻扬打了胜仗,班师回朝,皇上龙颜大悦,奖赏大堆金银珠宝,绫罗绸缎,他身边的有功之人,也都论功行赏。

    陆皓文书生变先锋,在边关立下不少战功,百官赞许的同时,又暗暗纳闷,两年多的时间,从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成为身经百战的先锋,他是如何做到的,肯定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罪吧?品性与韧性的确值得嘉奖。

    之前上书弹劾过陆皓文的官员却是暗中焦急,自己以前得罪过陆皓文,如今他立功归来,会不会报复自己?

    小心翼翼的观察一段时间后,发现陆皓文对以前的事情只字不提,仿佛已经忘记了,官员们这才放下心来,自己当年也不过是就事论事,当时的他的确犯了错,自己并没有夸大其词,他以新身份回来,的确不应该再翻旧账。

    醉情楼,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午膳时间,谢轻翔前来赴约,走进早就熟知的雅间,望着里面的熟悉的人,谢轻翔轻轻笑着:“世子今天怎么这么早到了?”以前欧阳少弦也很守时,不过,他喜欢踏着时间点进房间,今天居然早早的等在了这里,谢轻翔的确有些意外。

    欧阳少弦放下手中茶杯,目光凝重:“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

    “都在这里!”谢轻翔将一本小册子递了过去:“世子怎么突然想起来调查张御史的事情了?”

    “一时好奇!”欧阳少弦不咸不淡的回答着,目光在打开的小册子上流连。

    谢轻翔坐在欧阳少弦对面,径直倒茶,喝茶:“如果世子没让我去查张御史,我还真不知道,他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更可气的是,他居然伙同张玉兰,私吞姑姑留给雨儿的嫁妆,姑丈居然也不管,任由他们联合一起欺负雨儿,还有前些天,刺客刺杀雨儿一事,我觉得可能也和这张御史脱不了关系,不过,他已经变成半个废人了,头脑不清醒,还失了记忆,指派人杀雨儿的可能性不是太大……”

    “派刺客刺杀雨儿的,应该是另有其人!”欧阳少弦接了一句,目光依然望着小册子上记下的事情。

    放下茶杯,谢轻翔轻轻叹了口气:“姑姑过世,岸表弟也走了,姑丈事情多,顾不到雨儿,老夫人只是妇道人家,也保护不了雨儿,实在不行,我就把雨儿接回丞相府,谅他们也没胆量在丞相府动手害人!”

    “慕容雨是忠勇侯府小姐,侯府的侯爷和老夫人都还在,她长期住在舅舅家里,名不正,言不顺吧!”如果有心人再故意使使坏,这种小事极有可能会被说成数十个不同的版本,忠勇侯府和丞相府名誉受损是一定的。

    “也对,侯府是名门望族,雨儿的确不能长时间住在丞相府!”谢轻翔拿起茶壶倒茶,在凫凫上浮的茶香中叹道:“雨儿再出事,我绝不能坐视不理,如果实在想不到好的办法,我就把雨儿娶回丞相府保护,这样总该名正言顺了吧!”

    欧阳少弦孝期未满,不能谈情说爱,他和慕容雨的两情相悦,只有有限的几个人知道,皇上指婚给欧阳少弦和慕容雨的事情,也只在皇室中传扬,外人并不知晓。

    虽然每年的元宵赏灯宴,慕容雨都持楚宣王府的鸳鸯贴进宫,但众目睽睽之下的欧阳少弦是客气,礼貌的,对慕容雨并未有亲密的举动,谢轻翔并不知道欧阳少弦喜欢慕容雨。

    “啪!”欧阳少弦手中的小册子狠狠拍到了桌面上,谢轻翔手一抖,茶水溅出许多:“世子,你怎么了?”小册子上记下的事情,并非人神共愤,不可能让他如此气愤吧。

    “你不是只把慕容雨当妹妹吗?”欧阳少弦语气微冷,眸底怒气萦绕。

    “是啊。”所以自己必须好好保护她。

    欧阳少弦强压怒气:“娶自己的妹妹为妻,你不觉得别扭?”

    呃,会吗?谢轻翔凝凝眉:自己和雨儿聊天时,很自然,没感觉有什么别扭的地方!

    “妹妹和妻子,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你仔细想清楚了,不要一时冲动,做下错事,婚后发现不对已经晚了,到时,受害的不是一个,而是两个人。”别人开解人,都是温声细语的,欧阳少弦却是声势凌厉,怎么听都像是在训斥:“好心却做了坏事,是世上最悲惨的事情!”

    谢轻翔一直在凝眉思索着妹妹和妻子的不同,半晌没有说话,欧阳少弦扫他一眼:“这件事情,你可以慢慢想,不必急着找答案,先来看看小册子上记载的这件事情,非常可疑,我已经想到了计策拆穿……”若是计划成功,就能揪出黑衣人的幕后主使,雨儿也就会安全了。

    距离自己孝期满还有一个多月,时间怎么过的这么慢!

    御书房,龙颜大怒,奏折乱七八糟的扔了一地:“张御史当年的救驾是故意为之,究竟怎么回事?”

    “回皇上,那张御史应该是叛军的人,故而知道绥晋王刺杀的时间,地点,当时,叛军已经节节败退,他不想被我军斩于剑下,便设计了这出救驾计,投靠皇上……”一重臣直言不讳。

    “这些事情是如何得知?”皇帝目光阴冷:“不会是空穴来风吧?”

    “回皇上,是张御史慢慢记起了一些事情,无意间自己说出来的,臣命人调查了他说的其他事情,件件属实,这件事情应该也不假!”大臣据实禀报,安排在小院周围的暗卫,负责监视张御史,绝不会撒谎。

    “能记起事情,是好事,再等段时间,让他将做的所有坏事都一一细说了,汇总,定罪!”皇帝目光阴霾。

    其实,只这一条欺君之罪,就够张御史全家抄斩的,不过,现在的张御史神智还不是特别清醒,就这么斩了他,太无趣了,等他记起所有事情,完全清醒了,再斩他,能让他从高高的云端,跌进地狱,心情,地位的落差,就足以折磨的他发疯!

    敢欺君,就要承受足够悲惨的后果!

    忠勇侯府,烟雨阁,慕容雨将做好的云片糕装篮,递给欧阳少弦:“你找人借张御史之名,说出那些事情,不会被皇上察觉吧?”欺君之罪,没人承担的起。

    欧阳少弦轻轻笑笑:“张御史原本就是在装傻,即便皇上派人调查,也查不出什么!”更查不到自己身上。

    “通过张御史,真的能扳倒洛阳王妃吗?”这一点儿,慕容雨有些怀疑,不是怀疑欧阳少弦的能力,而是怀疑张御史的利用价值,以张玉兰所讲,张御史和给他们信息的人,并没有太多交集……

    “洛阳王妃诸定张玉菲偷听了她和李向东的谈话,才会对御史府下毒手,如今张御史苏醒,以往的秘密,一点点儿记起,她当然会慌乱……”若是她的秘密也被张御史‘无意间’说出,她这洛阳王妃的位子可就不保了!

    欧阳少弦提提小篮,目光沉了沉:“忘了告诉你,欧阳寒风病了!”

    “病了?什么病?”慕容雨心中惊讶,前几天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间说病就病了?

    按照前世的时间来算,欧阳寒风还有一个月可活,看来,他的死,不是重病,而是另有原因!

    “陈太医说是心情郁结,理气不顺,才会生病!”言下之意,欧阳寒风是因为不能娶慕容雨,郁闷病了:“依我看,他十之**是被洛阳王妃害病的。”

    “洛阳王妃想抓你要挟我,却未能得手,如今,你又呆在侯府,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她更是无法下手,唯今之计,将洛阳寒风弄病,再四处宣扬,让整个皇室的人都知道,洛阳寒风是因你而病,若你不去看望,很多人会谴责你……”雨儿名声尽毁,自是没资格做世子妃,皇上断不会再为自己和她赐婚。

    “若我去了洛阳王府,洛阳王妃就会找机会抓我,要挟你!”慕容雨接下了欧阳少弦的话,眸底亮光闪闪。

    欧阳少弦目光深邃:“洛阳王府,你去还是不去?”去,被抓,可能有生命危险,不去,名声尽毁,自己和她做不成夫妻了,洛阳王妃的手段可真是高明,让雨儿进退两难。

    慕容雨勾唇一笑:“别人设了圈套给我,若我不跳进去,岂不是辜负了人家的一番良苦用心,洛阳王府又不是蛇穴狼窝,我怕什么!”

    欧阳少弦揽了揽慕容雨的小腰,轻轻叹气:“早知道你会这么说,我都安排好了,洛阳王府你尽管去,小心谨慎一些,绝对不会出事!”

    “多谢了!”慕容雨踮起脚尖,戏谑般轻轻吻了吻欧阳少弦的薄唇:“时候不早了,我吩咐琴儿,瑟儿做准备去洛阳王府,你也早些回去休息吧,眼睛都熬出黑眼圈了……”

    慕容雨后退一步,转身欲走,小腰突然被紧箍住,熟悉的墨竹香带着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慕容雨急忙推他:“我还要去洛阳王府……你收敛一点儿……唔……”慕容雨挣不过欧阳少弦,接下来的话,被他悉数吞入腹中,难得慕容雨主动吻了他,尝到美味后,他哪能轻易善罢甘休。

    不知过了多久,欧阳少弦终于依依不舍的放开了慕容雨香甜的唇瓣,美丽的小脸嫣红,目光迷离之中透着气愤,嘴唇红肿着,拍打欧阳少弦:“我这个样子,还怎么去洛阳王府……”

    欧阳少弦站着没动,任由慕容雨捶打:“欧阳寒风只是理气不顺,心情郁结,小病而已,又不是得了约症,即将离世,你明天再去洛阳王府也没事……”

    慕容雨打在他身上的拳头没用内力,欧阳少弦根本没感到疼痛,也懒得制止,就当活络筋骨了,说实话,他不想让慕容雨去洛阳王府,不是担心欧阳寒风对他构成威胁,而是担忧慕容雨的安全。

    如果欧阳少弦也跟去洛阳王府,以洛阳王妃那‘单纯’的性子,还不知会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来,欧阳少弦不怕洛阳王妃,不过,慕容雨此去,可是带着目的的,不能被人破坏。

    “早一天扳倒洛阳王妃,咱们早一天安心,我就要今天去洛阳王府,你想办法让我的嘴唇恢复!”慕容雨只觉嘴唇麻麻的,没什么知觉了,不用照镜子,她也知道嘴唇肿的很厉害,无论谁见了她,都能猜出是怎么回事,她是侯府千金,要去向老夫人问安,要见丫鬟,吃饭,哪能一整天顶着红肿的嘴唇闷在房间面壁。

    欧阳少弦拿出一只小瓷瓶,递到慕容雨面前:“这是陈太医配的药,抹到嘴唇上,一盏茶的时间就能消肿!”每每见到慕容雨,他都会情不自禁,为了不让慕容雨出丑,他一早就让陈太医配好了药,今天终于派上了用场!

    “真这么灵?”慕容雨将信将疑的接过药瓶,轻轻涂抹到嘴唇上,一盏茶后,嘴唇果然恢复如初,只是较平常的颜色还有些鲜艳。

    “大小姐,陆公子来了,正在院中等候!”门外,响起琴儿的禀报,慕容雨轻轻叹了口气。

    陆皓文文武双全,在边关立功,回京后,皇上居然提其为威武将军,赐将军府邸一座。

    雪中送炭难,锦上添花易,陆皓文少年英雄,英姿飒爽,又得皇上如此重视,许多官员都动了心思,想将女儿嫁给他做将军夫人,当然了,有些名门望族之人,对他并不是特别热衷,毕竟,他是孤儿,在京城没有家族势力。

    陆皓文不喜欢应付这些烦心的事情,就跑来忠勇侯府避难,虽然侯府有个让他同样心烦的慕容琳,但比起应付大堆人,慕容琳一个显得微不足道。

    “陆将军,我久居内院,从未见过武功,你可不可以施展一下,让我开开眼界!”慕容琳站在陆皓文身边,笑意盈盈,满眼崇拜,没话找话说。

    “二小姐,我的武功是用来保家卫国,战场杀敌,不是用来戏耍的!”陆皓文立于花园前,目视着前方的鲜花,看也没看慕容琳一眼,面容冷峻,目光冷漠。

    慕容琳不甘心,继续追问:“陆将军能给我讲讲你在边关的事情吗?我一直都住在京城,没去过边关,那里与京城完全不同吧!”

    “京城是京城,边关是边关,自然是完全不同的!”陆皓文完全机械式的回答,让慕容琳非常不悦,眸底怒火燃烧,却强忍着没发泄出来:不就是做个将军么,和忠勇侯府比差远了,在自己面前拽什么?

    “陆将军在边关都喜欢做些什么?”强压下怒气,慕容琳再次换上了笑脸。

    “征战,杀敌!”陆皓文的话,简短,又说出了重点,目光依旧望向前方,无视身旁还有位佳人。

    慕容琳努力半天,陆皓文却一直当她是透明人,纵使她想忍,也忍不住了,吼道:“陆皓文,你是不是很讨厌我,不想和我说话?”

    “不敢,二小姐是侯府小姐,在下只是一名小小的将军,不敢高攀!”慕容琳的刁蛮任性,陆皓文领教了不止一次两次,早就习惯了,无论她说出多么刺激人的话,他都能应付自如。

    慕容琳冷哼一声,傲然道:“算你有自知之名,能摆正自己的身份,现在我给你机会,允许你接近我……”

    “不必,在下已经习惯了与二小姐保持远距离……”

    “陆皓文!”慕容琳气的咬牙切齿,眸底盈满了泪水,楚楚可怜:“我有哪点儿不好,你大可以直说,不必说这些拒绝的话来伤我?”

    “二小姐很好,很优秀,是我身份低微,配不上二小姐,还请二小姐另觅良人,不要将时间浪费在我身上……”

    “呜呜呜……你们都欺负我,我去告诉爹!”慕容琳凄凄惨惨的哭着跑远了,陆皓文暗暗松了口气,这个烦神,总算走了。

    转身,正对上慕容雨漆黑,清亮的目光,陆皓文轻轻一笑,迎了上去:“大小姐准备出门?”在边关的这几年,陆皓文除了领兵布阵外,也学会了察言观色等许多以前想象不到的本领,根据慕容雨的穿着,他就能猜出,慕容雨要出门。

    “我要去洛阳王府!”望着慕容琳即将消失的身影,慕容雨勾唇冷笑,想不到慕容琳真的将主意打到了陆皓文身上,以陆皓文的性子,绝不会喜欢上她这种刁蛮,任性之人,她这一次的希望,只怕也会落空!

    “我护送大小姐去洛阳王府吧!”陆皓文蓦然开口,慕容雨回过神,微微笑笑:“陆先生已是陆将军,身份不同往日,岂能让将军纡尊降贵,做我的护卫!”

    陆皓文抬起头,目光凝重:“我今日的一切,都是大小姐给的,如果两年前的除夕夜,大小姐没有救我,并安排好退路,我只怕早已横尸荒野,哪里还能做什么将军!”

    慕容雨笑笑:“前几天在郊外,陆将军也救了我一命,咱们算是扯平了,谁也不欠谁!”陆皓文应该有新的生活,不应该再执着于对自己报恩一事。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救大小姐一命,抵消不掉大小姐对我的再造之恩!”陆皓文眼睛转了转,眸底闪着从未有过的坚定:“我只是想报答大小姐的恩情,不会影响大小姐正常生活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慕容雨也不知道该如何和陆皓文解释:“你应该多为自己想想,不要一心只想着报恩,你的生活应该是丰富多彩的,不应该只为了一件事情活着!”

    陆皓文的心情顿时飞扬起来:“我明白大小姐的意思,如果遇到合适的女子,我会考虑的!”慕容雨是欧阳少弦的,两年前他就知道,现在的他虽然是将军,却还是不够强,他是不配站在她身边的,放眼整个清颂,也只有欧阳少弦能配得上慕容雨了。

    “马车已经备好了,我还是护送大小姐去洛阳王府吧!”郊外的刺杀,并未找到幕后主谋,陆皓文一直都担心慕容雨的安全,侯府的侍卫武功太一般,他不放心他们护送她。

    “有劳陆将军了!”洛阳王府有些险恶,如果陆皓文跟去,慕容雨便多一份力量,多一分胜算。

    豪华的马车行驶在街道上,再加上护送之人英俊出众,器宇不凡,吸引了不少人驻足观看。

    京城里发生了几个案件,李向东身为师爷,忙的晕头转向,拿着刚刚整理好的文档,自府衙内出来,正好看到身骑骏马的陆皓文从面前经过,那一身象征着无上荣誉的御赐戎装,闪耀了李向东的眼。

    大手悄然紧握成拳,李向东眸底寒光与不甘闪现:陆皓文居然成了将军,身份,地位远远凌驾于自己之上,还可以名正言顺的护卫在慕容雨身边,而自己,只能窝在这顺天府里,做个名不见经传的师爷,远远的观望幕容雨,同样是扬州才子,凭什么他这么耀眼,自己却活的这么卑微,不甘心,不甘心啊……

    , 00100k 00100c0010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