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大小姐技惊群臣

作者:蔓妙游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重生之侯府嫡女最新章节!

    ~日期:~11月01日~

    ,nbsp;

    欧阳少陵回京后,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宴会,名门公子们对他奇特的经历甚是好奇,将他围在中间,问个不停,李向东官职低微,不敢与贵族公子拥挤,礼貌的站在一边,微笑着竖耳倾听。

    “李向东这芝麻小官,是不够资格参加宴会的吧!”身体站的很直,却是一副想上位的小人模样,难道他想攀附欧阳少陵?

    王香雅淡淡扫了他一眼:“应该是持魏国公府的贴子来的,男子汉大丈夫,却事事依靠岳父,传出去,也不怕被人笑掉大牙!”

    王香雅站在慕容雨身边,沐雪莲不敢再轻易找她麻烦,坐到宴席上,与认识的人闲话家常,目光有意无意望向慕容雨,敌意尽显。

    “雨儿!”身后,传来男子轻柔的呼唤,慕容雨回头,谢轻翔,谢轻扬,陆皓文三人走了过来,英俊的脸上,洋溢着璀璨的笑容。

    谢轻翔久居京城,习惯了轻袍缓带,谢轻扬与陆皓文征战沙场,回京后时常是一身戎装,三人走在一起,是一道奇异的景色。

    “世子呢?”到得近前,谢轻翔望望四周,不见欧阳少弦的身影。

    “太子有事找他,请他去东宫了……”提起欧阳少弦,慕容雨美丽的小脸上洋溢着温暖,幸福的笑容,清冷的眸底,也有笑意萦绕,谢轻翔失落的同时,也替她高兴,嫁给世子,雨儿很幸福,这就已经足够了。

    陆皓文也沉了沉眼睑,大小姐比自己想像中的还要幸福,快乐,自己必须学着遗忘了!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叶贵妃娘娘驾到!”太监特有的尖细嗓音响起,众臣皆下跪行礼:“参见皇上,皇后娘娘,贵妃娘娘!”

    皇帝坐于龙椅,皇后与叶贵妃一左一右的伴于皇帝身侧:“平身!”

    “谢皇上!”众臣起身,坐回原位,太监的尖细嗓音再次响起:“宣离月国使者觐见!”

    慕容雨沉下眼睑,离月国使者,难道是她?

    门口,缓步走进两道身影,一男一女,男子年轻英俊,高贵不凡,慕容雨不认识,女子不出她所料,正是那年元宵赏灯节上与她有过一面之缘的离月国公主南宫雪晴。

    “参见清皇,皇后娘娘,贵妃娘娘!”男子与南宫雪晴俯身行礼,优雅,礼貌。

    “七皇子,雪晴公主不必多礼,平身!”

    “谢清皇!”南宫漠,南宫雪晴站起身,嘴角,扬着礼貌的笑容。

    南宫漠一举一动皆优雅,彰显着皇室特有的高贵,皇帝笑着点头“七皇子器宇不凡,用兵如神,离月国果然是人才辈出……”

    南宫漠轻轻笑笑:“清皇过奖……”

    “原来他就是离月国七皇子,南宫漠……”

    “是离月国皇后所出,很厉害的一位皇子呢……”

    席位上,有人悄声议论。

    “南宫漠和南宫雪晴来清颂干什么?”王香雅沉了沉眼睑。

    “看他们的架式,像是和亲……”若只是一般的来访,派名位高权重的大臣即可,若是再看重些,让皇子率众臣前来,公主是女子,哪能随随便便的就去某个国家造访,除非是和亲。

    侧目望向门口,不见半个人影,欧阳少弦走了一柱香了,皇上,皇后都到了这里,他和太子还未来,难道是有重要的事情商议?

    “这里是皇宫,有重兵把守,欧阳少弦绝对不会出事的!”看出慕容雨的担忧,王香雅宽慰着:“若你实在不放心,我陪你出去找找人!”

    宴会是为南宫漠和南宫雪晴接风洗尘,又有皇上在此,相互之间,客套话绝对是一句接着一句来,王香雅不喜欢这种场和,出去寻人,正给了她离开的合适理由。

    “宴会才刚开始,我们离开,不太合适吧!”慕容雨望望正前方,南宫漠,南宫雪晴还在礼貌与皇上攀谈。

    “如果确如你所说,南宫雪晴是来和亲,接下来他们无非就是饮酒,选驸马,和咱们没有丝毫关系,离开一小会儿,也没事的!”唯恐慕容雨不答应,王香雅伸手拉起她的胳膊,悄悄向外走去:“走吧走吧!”这里这么闷,出去走走,透透气,才是真的。

    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南宫漠和南宫雪晴身上,无人注意王香雅和慕容雨,两人得以顺利走出宴会厅,身影消失的瞬间,欧阳少陵回头望了一眼,随即又转过身去,微笑着倾听南宫漠,南宫雪情与皇上的问候之言。

    “三年不见,雪晴公主出落的更加婷婷玉丽了……”皇帝的目光从南宫漠,转到了南宫雪晴身上,此次前来清颂,南宫雪晴才是主角。

    南宫雪晴微笑:“清皇过奖,清颂美女如云,才女更是不在少数,雪晴自愧不如……”

    “雪晴文武双全,马术精湛,更到各国游历,见多识广,清颂的名门千金,一直养在深闺,其视野,绝对比不上雪晴……”皇帝和蔼的笑着:“七皇子与公主一路奔波,来到清颂,朕特设宴,为两位接风洗尘!”

    皇帝话落,宫女们端着各色美食和美酒鱼贯而入,洗尘宴正式开始。

    慕容雨和王香雅出了宴会厅,迈着优雅的步子前往太子东宫,她们出来的主要目的是散心,透气,欧阳少弦武功高强,又是在皇宫之中,绝对不会出事。

    宴会厅距离太子东宫有段距离,两人边走边聊,近柱香的时间方才到达:“世子妃,王小姐!”守在门口的侍卫恭敬的向两人问候。

    “太子和少弦世子还在谈事情吗?”慕容雨是明事理之人,若欧阳少弦和欧阳夜辰有要事相商,她不会无理取闹的硬闯进去。

    “回世子妃,太子和世子一盏茶前刚刚离开东宫!”

    “离开了,那我们来的时候,怎么没碰到他们?”慕容雨的心有些悬了起来,他们没去宴会厅,会去哪里?

    王香雅走上前来:“皇宫里的路差不多都通,咱们从宴会厅来这里,走了最近的路,太子和世子不一定也走这条路的……”

    “他们是去宴会厅了。”慕容雨高悬的心,稍稍放了下来:“香雅,咱们也快点回去吧。”她出来就是找欧阳少弦的,如今,欧阳少弦去了宴会厅,她自然也要快些回去才是。

    王香雅点点头:“好,回去!”她出来纯粹就是散步的,走了这么长时间,步也散够了,的确应该回去吃点美食了!

    宴会厅,觥筹交错,说笑声,恭维声此起彼伏,清颂不少大臣上前给南宫漠敬酒,南宫漠笑着,一一应下。

    “七皇子!”欧阳少陵端着一杯酒走了过来,嘴角扬着浅浅的笑。

    “少陵!”南宫漠端着酒杯,笑着迎了上去:“咱们有一年多没见了吧。”

    “是啊,一年零三个月了!”欧阳少陵笑容璀璨。

    “你倒是记得清楚……”

    想不到欧阳少陵与离月国七皇子如此熟悉,在外历练就是好啊,不但可以走遍所有的名山,大川,还可以认识厉害人物,一时间,许多名门贵族子弟,望向欧阳少陵的目光,充满羡慕。

    南宫雪晴清幽的目光淡淡扫视了宴会厅一周,微笑着走至房间中央:“清皇,此次前来清颂,雪晴还带来一件宝贝。”

    “什么宝贝?”离月国临海,海的那边就是波斯,国内经常会出产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有些的确是难得一见的宝贝。

    “就是这架琴!”南宫雪晴从丫鬟手中接过一把白玉琴,众人细细观察,就是一架古琴嘛,没看出什么特别之处,古琴名贵是一定的,可与宝贝二字,实在扯不上什么关系。

    “无声琴!”欧阳少陵惊呼出声。

    众人也皆惊,何为无声琴,看欧阳少陵震惊的模样,此琴很是与众不同!

    “欧阳公子好眼力,此琴的确是无声琴,名如其琴,一般人弹奏皆无声,传闻,只有有缘人方能奏响!”南宫雪晴微微笑着,目光在宴会厅内的所有人身上扫视一遍:“在离月国无人能弹出声音,不知清颂能否有人弹响此琴?”

    众人相互对望一眼:“真的弹不响吗?”对琴弹无声一说,有些不太相信。

    南宫雪晴温柔浅笑:“到现在为止,还没人能弹响这把无声琴!”

    “我可以试试吗?”沐雪莲站了起来,从小到大,她一直苦练琴棋书画,尤其是琴,闭着眼睛都能弹出优美的乐声,从外表上看,无声琴与其他古琴没有任何不同,琴弹无声,怕只是空穴来风吧!

    “夫人请!”南宫雪晴礼貌的对沐雪莲做了个请的姿势:离月国无人能弹响无声琴,这清颂,也定然是弹不响的。

    “多谢公主!”沐雪莲袅袅婷婷的走上前,十多年来,她以琴为伍,质量再差的琴,到了她手中,稍稍调试,也能奏出动人的乐声,对这无声琴,她也是抱着征服的态度,世间,没有她弹不好的琴。

    当然了,既然这无声琴在离月国无人能弹响,若是她弹出声音了,那她可就不再只是魏国公府千金沐雪莲了,名声大振,追捧者肯定无数。

    太监们抬来琴桌,无声琴置于桌上,沐雪莲优雅落座于无声琴前,纤纤十指如羊脂玉葱,不染纤尘,轻轻捏起琴弦,将音律一一调试。

    一盏茶后,琴调试完毕,沐雪莲扫一眼目不转睛的望向她的众人,微微一笑,带着点高傲的味道,仿佛在说,看好了,我是如何将无声琴弹出声音的!

    十指轻轻拨动琴弦,寂静无声,预想中的美妙声音没有响起,沐雪莲心中大骇,这怎么可能。

    手指再次慌乱的用力抚动,琴依然无声,这琴怎么会无声,怎么会无声!

    沐雪莲急的满头大汗,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手指都快被磨掉一层皮了,琴依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南宫雪晴轻轻笑着,走上前来:“这位夫人,看来你也没有弹响无声琴!”

    沐雪莲的气急败坏众人都看到了,若是南宫雪晴再不上前制止,估计这琴弦就要被她的大力拨断了。

    “无声琴是宝贝,离月国无人弹响,咱们这清颂之人,想弹响,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千金掩嘴轻笑,暗嘲沐雪莲的不自量力。

    “就是,若是无声琴能这般轻易便被奏响,那就不是宝贝无声琴了……”又一千金接话。

    沐雪莲这七品小官之妻,根本没有资格进宫,她之所以出现在这里,肯定是借了魏国公府的关系,出嫁从夫,可她这嫁了三年的人了,还在依靠娘家,名门贵族之人,很是看不起她。

    再说了,你依靠娘家进宫,做事低调些啊,可她却是唯恐别人不知道她进了宫,大摇大摆的在人前走动不说,还自告奋勇的前去弹奏无声琴,想出风头的结果却是欢天喜地的去,垂头丧气的回,外带被人奚落,嘲讽。

    沐雪莲心不甘情不愿的站起身,远离了无声琴:“我琴技不好,未弹响无声琴,妹妹们何不上去试试?”等她们也弹不响时,自己再狠狠的嘲笑回来。

    千金们掩口轻笑:“我们自知弹不响无声琴,就不上去出丑了!”言下之意,她们有自知之名,不像某些人,爱出风头,自以为是!

    沐雪莲气愤难忍,一时间却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反驳,气呼呼的坐在座位上,怒瞪着那把无声琴,自己弹不响无声琴,别人肯定也是弹不响的,清颂有的是爱出风头的人,自己不愁嘲笑不到人!

    沐雪莲败下阵后,的确是有几名千金上去试弹,不过,她们事先都说了一番客套话,诸如,才疏学浅,弹不响无声琴,献丑一下,莫笑云云,当她们真的弹不响无声琴时,别人自然也不能再多说些什么。

    沐雪莲准备好的嘲讽之词无法吐出一个字,胸中的怒火当真是快要将她燃烧怠尽了。

    众人还在兴致勃勃的试琴,门口,来了两道身影,一道是王香雅,一道是慕容雨,迈步走进宴会厅,快速扫视一遍,没有看到欧阳夜辰和欧阳少弦的身影:“他们两人没来宴会厅!”慕容雨有些担忧。

    “放心了,这里是皇宫,他们可能是去做别的事情了,绝对不会出事的!”王香雅宽慰着:“现在到了用膳时间,咱们先吃些东西,有了力气,再去寻人!”

    “慕容小姐!”王香雅拉着慕容雨还未走到座位上,南宫雪晴温柔的呼唤在宴会厅中响起,顿时,众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王香雅和慕容雨身上:她们两人干什么去了,居然才回来?

    “慕容小姐,元宵赏灯节一别近三年,还认识我吗?”南宫雪晴走上前来,嘴角含笑,温柔有礼。

    慕容雨轻轻笑笑:“雪晴公主天人之姿,让所有人一见难忘,我又岂会不记得,三年不见,公主更加美丽,迷人了!”

    “慕容小姐谬赞!”南宫雪晴微笑:“慕容小姐出尘、出众,与众不同,即便是站在万人中央,也能让人一眼认出……”

    “公主谬赞,我只是清颂一名普普通通的女子,当不得公主如此夸奖!”慕容雨美丽的小脸上带着温暖的笑容,望着众人不悦的目光,心中明了:南宫雪晴这番夸奖,将自己捧上天的同时,将其他人都踩了下去,她想让自己成为众矢之的么?

    “慕容小姐可懂琴?”南宫雪晴突然改变了话题。

    “懂些皮毛!”慕容雨不知道南宫雪晴为何要问这个问题,不过,凡事小心些总没错,便谦虚了回答。

    南宫雪晴手指无声琴:“雪晴想听听慕容小姐弹奏的乐声,不知可否赏脸?”

    “我的琴技很糟,怕会污了公主的耳朵!”慕容雨隐隐觉得,南宫雪晴对她暗藏了敌意,她必须小心应付。

    “慕容小姐身为贵族千金,琴棋书画肯定是从小就修的,绝对糟糕不到哪里!”南宫雪晴微微笑着,对慕容雨做了个请的姿势:“慕容小姐,赏个脸,弹奏一曲吧!”

    南宫雪晴话已至此,慕容雨再推辞,就显得有些做作了:“恭敬不如从命,若是弹的不好,公主不要见笑!”

    “那是自然!”南宫雪晴的眼眸中,有阴谋的光芒在流转。

    沐雪莲更是开心的差点没叫出声来,慕容雨虽然也说了客套话,但是,她句句只言琴技差,没说弹不响无声琴,等她抱着那把哑巴琴站在原地不知所措时,自己就可狠狠嘲讽了。

    她可是准备了一肚子的嘲讽之言,一句未出,都给慕容雨留着呢。

    欧阳少陵微微笑着,沉下眼睑,轻抿着杯中美酒,无声琴,琴无声,世间只怕无人能弹响吧!

    谢轻翔眸底闪过一丝担忧,雨儿刚回来,根本不知道无声琴之事,别人弹不响无声琴,她肯定也弹不响,万一有人借机嘲讽,雨儿岂不是会很难堪。

    正欲出言提醒,谢轻扬急忙伸手拦住了他:“那么多名门千金都没弹响无声琴,雨儿弹不响也很正常,如果真有人敢出言嘲讽,咱们帮她顶回去便是,若是你现在提醒她,会显得很突兀,雨儿才是真正的丢面子!”

    谢轻翔细细想想也是,到了嘴边的话,转了个弯,没有出口,目光却是望向了众人,看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哪个想嘲讽慕容雨,等会他若真的敢开口,定会让他们好看。

    王香雅坐回了座位上,享受美食,慕容雨的琴技如何,她并没有见识过,不过,慕容雨是传统的贵族千金,琴棋书画绝对是样样精通的,弹个琴而已,手到擒来的事情,哪用得着她担心。

    慕容雨在南宫雪晴殷勤的招待中,优雅落座于无声琴旁,纤纤玉指轻抚上白色的琴弦,顿时,一股莫名的熟悉感从指尖,传到心里,慕容雨全身猛然一震,就好像遇到了失散多年的好朋友。

    “慕容小姐,可以开始弹琴了!”南宫雪晴笑着提醒,慕容雨瞬间回神,淡淡一笑:“我先试试琴音!”

    玉指抚着琴弦,轻轻拨动,琴弦发出一道冗长的低吟,仿佛睡了许久,醒过来一般。

    众人瞬间震惊当场,不是说无声琴弹不出声么,为何突然响了!

    宴会厅外,欧阳少弦和欧阳夜辰大步前行,听到这道琴音后,欧阳少弦猛然停下了脚步,目光望向宴会厅,深邃的眸底莫名的光芒闪动。

    “少弦,出什么事了?”欧阳夜辰不解,也跟着停下了脚步。

    欧阳少弦没有说话,幽深的眸子,深不见底,身形一闪,瞬间进了宴会厅!

    “七哥,这琴,活了……”在南宫雪晴震惊的目光中,慕容雨轻轻拨动琴弦,如天籁般动听的乐声自她手中倾泻而出,如高山流水,如啾啾鸟鸣,如河水急流,如万马奔腾……

    琴声婉转悠扬,悦耳动听,正可谓是余音绕梁,三日未绝,众人陷在震惊中无法自拔。

    曲毕,慕容雨抬眸望向石化的众人,心中不解,自己的琴技固然不错,琴声也好听些,但也不至于让他们震惊到这种程度吧!

    眼前蒙上一层阴影,慕容雨抬头望去,欧阳少弦正站在她面前,一向冰冷的利眸中,萦绕着柔情与疼惜的伤痛。

    慕容雨心中一喜,站起身:“少弦,你回来了!”

    欧阳少弦没有说话,望向她的目光却是越发的温柔,大手紧握住她的小手,暖暖的温度自手上传入心中。

    “此音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啊!”众人回过神,赞叹着,目光望向南宫雪晴:“看来,楚宣王世子妃就是这无声琴的有缘人哪!”离月国的宝贝,有缘人却是清颂世子妃,啧啧,离月国的面子也丢大了吧!

    清颂国,离月国,高焰国看似和平友好,相互之间,还是有些矛盾的,不费一兵一卒,只弹一曲琴,就能打击对方的高涨气焰,大臣们自然高兴。

    沐雪莲怒气冲天,美眸中更是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怎么可能,慕容雨怎么可能弹响了无声琴,自己都弹不响的琴,她怎么可以弹响!

    欧阳少陵瞬间的震惊过后,又恢复正常,低头,喝酒,仿佛宴会厅里的事情,与他完全无关。

    南宫雪晴不自然的笑了笑:“慕容小姐琴技惊人,雪晴自愧不如……”

    “公主,雨儿现在已是世子妃!”欧阳少弦目光冰冷,语气低沉。

    南宫雪晴淡笑依旧:“不好意思,我没有注意!”

    “雪晴公主多喝了几杯,眼神难免迷蒙,看错了,也不足为奇!”慕容雨已经梳了清颂新妇的发髻,衣着,首饰也与以前大不相同,这么明显的变化,南宫雪晴不可能会看不出来,她嘲讽慕容雨新妇装束不明显,慕容雨当然不会听之任之。

    女子饮酒,讲究适量,可这南宫雪晴都喝的看不清人家装束了,肯定是贪杯所致,在名门贵族中,贪杯可是很不雅的事情,若非看在她是别国公主,早就有人出言嘲讽了。

    南宫漠笑着走上前来,捧起无声琴:“父皇曾言,无声琴赠于有缘人,如今世子妃能弹响无声琴,这琴便是属于世子妃的了!”冷眸,不着痕迹的将慕容雨打量一遍,寻常美人而已,没看出其他不同之处。

    七皇子出身皇室,从小在美人堆中长大,对美,已经有了一定的抵抗力,无论多美的美人站在面前,他望过几眼后,就懒得再看,不过,慕容雨弹响了无声琴,他倒是多看了她几眼,不过,更多的原因却是,她是欧阳少弦的世子妃。

    欧阳少陵端着酒杯的手抖了一下,无声琴可是离月国的镇国之宝,南宫漠居然如此大方,将琴送人……

    南宫雪晴眸底隐隐闪过一丝不甘的愤怒,慕容雨轻轻笑着:“无声琴是雪晴公主之物,我岂敢夺人所爱!”

    “无声琴我弹不响,一世放在我这里,白白浪费了,倒不如送给世子妃!”南宫雪晴笑的礼貌大方:“若是世子妃觉得不好意思,就允许我去楚宣王府叨扰,听你弹这无声琴……”

    慕容雨笑容不变,送琴是假,借机进王府才是真的吧!

    “雨儿,七皇子和雪晴公主盛情相送,你就收下吧!”欧阳少弦蓦然开口,慕容雨眸光闪了闪:“多谢七皇子和雪晴公主了!”

    接过无声琴,慕容雨交给宫女暂时保管,端过宫女送上来的美酒,欧阳少弦与南宫漠碰杯:“多谢七皇子,公主赠送雨儿镇国之宝!”

    哗,人们瞬间又惊,无声琴是离月国的镇国之宝啊,楚宣王世子妃真有福气!

    名门贵族的公子们回过神,望着欧阳少弦的目光,充满崇拜,若说欧阳少陵是他们身边经历与众不同的朋友,那欧阳少弦就是他们遥不可及的梦想,他的经历,能力,实力,让他们非常震惊,却碍于他冷漠的性子,不敢靠的太近,不敢询问太多。

    娶的世子妃气质高贵,又是难得一见的大美人,如今更是无声琴的有缘人,看的他们非常之羡慕,嫉妒,却无人敢直言,除非他活的不耐烦了。

    在他们心中,欧阳少陵是欧阳少弦的堂弟,身份,能力也肯定是在他之下的,他们敢对欧阳少陵畅所欲言,相互调侃,却不敢对欧阳少弦说无关紧要的笑言笑语,只能在心中暗暗的羡慕,崇拜。

    无声琴的小插曲告一段落,众人各自回了座位,宴会厅又恢复了刚才的热闹,不过,许多人的目光却是有意无意的望向慕容雨,想看看她这名能弹响无声琴的人究竟有何不同。

    “刚才你什么都没吃,就跑去外面找我了吧。”欧阳少弦夹了许多菜给慕容雨。

    “你怎么知道?”上菜后,欧阳少弦根本没在这里,为何能对自己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

    “你面前的菜一筷子都还未动,我和太子回了东宫,又来了这里,侍卫将你和香雅去过的事情,告诉我了……”欧阳少弦对饭菜没什么胃口,不过,他希望慕容雨可以多吃些。

    碗中饭菜堆积如山,慕容雨哪吃的完,欲找借口让欧阳少弦分担一些,望到了正对面,聊的非常投机的几人:“南宫漠,南宫雪晴和欧阳少陵很熟悉啊。”看他们的模样,就像是许久不见的好朋友。

    欧阳少弦不以为然:“欧阳少陵在离月国历练,必定是要结识皇室之人的!”

    慕容雨收回目光:“那你在外历练时,肯定也结识了不少厉害人物吧!”

    “还可以吧,各国的皇室之人倒是认识几个!”欧阳少弦说的轻描淡写,不远处的沐雪莲,望着亲密无间的慕容雨和欧阳少弦,嫉妒的眼睛冒火,如果没有慕容雨,坐在少弦身边,被他细心照顾的人,就会是自己。

    “这么多菜,我哪吃的完,你分担些吧!”欧阳少弦总是不吃东西,也不行啊,真不明白,他的口味怎么这么挑。

    “我不喜欢吃这些饭菜的味道!”欧阳少弦望饭兴叹:“你做的云片糕还有一些,我回去吃几片就好!”

    “云片糕只能当点心用,哪能当饭吃。”慕容雨忍不住一阵叹息:“回去后,我帮你做些饭菜吃吧!”慕容雨做的饭菜,欧阳少弦都能吃完,不知是喜欢她做的味道,还是不忍拂她的好意,哪种原因不重要,重要的是,欧阳少弦肯吃东西了,这就是好事。

    “这些饭菜,你们两个不吃是吧,送我了!”说着,一双胖乎乎的手凭空伸出,端走了那碗饭菜,望着吃的津津有味的王香雅,慕容雨叹气,她的胃口这么好,不胖才怪。

    欧阳少陵与南宫雪晴聊着以前的琐事,淡淡笑着,目光无意间自慕容雨和欧阳少弦身上轻轻扫过……

    散宴后,夜色已深,回到轩墨居,幕容雨做了饭菜和欧阳少弦一起用,两人吃饭优雅快速,一刻钟后,饭菜吃完,丫鬟们撤下碗盘,两人梳洗,准备休息。

    无声琴放在桌前,慕容雨在忙楚宣王府的事情,自是没空弹琴,正准备让人将琴放到合适之处,欧阳少弦走了过来,拿起无声琴,丢到了一边:“无声琴,不弹也罢!”

    可是我能弹出声音!这句话慕容雨腹诽了一下,没有说出来:“既然不喜欢,刚才在宴会上,为什么还要让我收下?”慕容雨坐到床边,放下了帐幔。

    欧阳少弦的目光,瞬间变的幽深似潭:“牵制南宫漠!”

    慕容雨摇摇头:“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欧阳少弦躺到床上,将慕容雨拥进怀中:“南宫漠,南宫雪晴带着无声琴前来清颂,除了和亲外,还有另外的目的,并且,目的不简单……”

    “什么目的?”慕容雨顿时来了兴趣。

    欧阳少弦摇头:“不知道,不过,应该和无声琴有关!”否则,离月国奇珍异宝无数,为何他们别的东西不带,偏偏拿了一架弹不出声音的琴前来清颂。

    “无声琴这么重要,为什么他还如此轻易的就送了人?”对这一点儿,慕容雨非常不解。

    “具体的原因,我的人还没调查出来,不过,只要无声琴在咱们手中,南宫漠就不敢轻举妄动!”若是惹恼了欧阳少弦,一气之下毁了无声琴,南宫漠可就要失败归国了,离月国其他皇子的明嘲暗讽,足以让他久久抬不起头来。

    “你和太子都谈了些什么?”一个多时辰后才回来。

    “这是这次南宫漠,南宫雪晴和亲之事,离月国关系复杂,无论他们对清颂有没有恶意,皇上和太子,都不想让南宫雪晴做太子正妃!”欧阳少弦眼眸沉了沉:“雨儿,你以前,是不是过的很苦?”

    慕容雨一愣:“怎么这么问?”

    欧阳少弦目光凝重,一字一顿:“无声琴,只有浴火重生的人方能奏响!”

    慕容雨只觉轰的一声,大脑顿时一片空白,这是天意吗?她重生一世的秘密,居然被这把琴揭开!

    腰间一紧,慕容雨瞬间回神,欧阳少弦低沉,爱怜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张玉兰害死了你的母亲和哥哥,暗中,她也没少害你吧,你肯定是有一次,死去,又被救活了过来……”

    “你调查过我啊?”慕容雨佯怒。

    欧阳少弦轻吻着慕容雨的嘴角:“没有,只是猜想而已,否则,你又怎么可能浴火重生呢!”

    “太子不想娶南宫雪晴,那她要嫁给谁?”南宫雪晴贵为公主,所嫁之人,肯定是清颂皇室子弟,如今,皇室中适龄的年轻男子屈指可数。

    “看皇上和太子的决定吧,咱们不要理会这些无聊的事情了!”欧阳少弦的声音有些暗哑,慕容雨一心想着事情,没有细听。

    “楚宣王府需要好好清理清理,咱们暂时,的确是没精力去管别的事情……”欧阳少弦与慕容雨已经成亲,南宫雪晴自然不会再打他的主意,皇室其他人与慕容雨没有关系,谁娶南宫雪晴,她都懒得过问。

    身上传来欧阳少弦的重量,脖颈被他吻的隐隐疼痛,慕容雨无奈的翻翻眼睛:“我在想事情,能不能让我休息一晚?”虽说两人缠绵**蚀骨,但慕容雨体力有限,经不住欧阳少弦每晚都极尽缠绵,不耗尽她最后一分力气,绝不罢休。

    欧阳少弦头也未抬,大力的在慕容雨身上制造着独属于他的痕迹:“明晚休息!”如今,他正品尝着慕容雨的甜美,哪还停的下来。

    “说话算数!”欧阳少弦的力气很大,身体很烫,慕容雨被他折腾的全身软软的,用不上丝毫力气,今晚是绝对制止不了他的。

    “一言九鼎!”明晚的事情,明晚再说,先把今晚的事情解决了!

    房间温度高涨,帐幔放下,一室春色无边。

    相对于轩墨居的安静,欧阳少陵的居所正可谓热闹非凡,北郡王,王妃回来后,并未回房休息,而是来了欧阳少陵的房间。

    “少陵,南宫雪晴前来和亲之事,你可知道?”说话的是北郡王,南宫雪晴和亲之事虽未宣布,不过,明眼人都看的出,并且,北郡王也是欧阳皇室之人,皇帝向他透了些许的风声。

    欧阳少陵微微笑笑:“公主和亲,肯定是要嫁太子,或皇子的,再退一步,也应该是世子!”自己的身份,并非其中的任何一个。

    “皇上虽未明言,却也暗示,太子不会娶南宫雪晴,皇子之中,也没有适龄的人能娶她,皇上希望亲王们出面解决这个问题!”北郡王眸底幽光闪动:“欧阳少弦已经成亲,整个清颂皇室中,只有你和洛阳王世子欧阳寒风最适合迎娶南宫雪晴!”

    欧阳少陵扬扬眉毛:“欧阳寒风会娶南宫雪晴吗?”

    “洛阳王府的事情,一向是洛阳王做主,如果不出意外,三天之内,洛阳王就会代欧阳寒风向南宫雪晴提亲,不过……”北郡王抬头望向欧阳少陵:“我希望你娶南宫雪晴!”

    欧阳少陵依旧淡笑:“欧阳寒风是世子,我的身份不如他,相比之下,他更配南宫雪晴!”

    北郡王眼眸凝深:“你在外游历十年,与南宫漠,南宫雪晴非常熟悉,并且,你的能力明显在欧阳寒风之上,我相信你有办法打败欧阳寒风,迎娶南宫雪晴!”

    “南宫雪晴是公主,娶了她,就等于得到了整个离月国的支持,对你夺娶楚宣王一位,大大的有帮助!”欧阳少弦迎娶慕容雨,无非是想借助她身后丞相府和忠勇侯府的势力,的确是聪明之举。

    自己的儿子若是娶了南宫雪晴这个身份,地位都要压慕容雨一头的公主,为皇上解了烦忧不说,对楚宣王一位的继承,比欧阳少弦更具优势,因为,公主嫁的夫君,身份最低也要是世子才行!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00100b k1 0 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