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 世子字字珠玑,严拒逼婚

作者:蔓妙游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重生之侯府嫡女最新章节!

    ~日期:~11月01日~

    慕容雨端到唇边的茶杯猛然顿住,凝重的目光透出丝丝寒意,从南宫雪晴进楚宣王府听琴那天起,她就猜到会有这天的到来,只是没想到,会到的这么快,南宫雪晴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嫁给欧阳少弦?

    欧阳少弦望了慕容雨一眼,见她虽然目光幽深,面容还算平静,没有气的甩袖离开,也没有愤怒的狠狠瞪他,方才放下心来,语气微冷:“七皇子,雪晴公主为国为民来清颂和亲,的确令人心生敬佩,但我已经成亲,不能再迎娶公主……”

    南宫漠笑道:“世子莫要再隐瞒了,雪晴来到清颂,时常出入楚宣王府,与世子情投意和,两情相悦之事,已经传遍大街小巷……”

    “七皇子,雪晴公主来楚宣王府只是听我弹琴,与少弦没有任何关系!”慕容雨微微笑着,礼貌客气:“若是七皇子不信,可将王府与公主身边的下人叫来询问……”

    南宫漠摆明了是来逼欧阳少弦娶南宫雪晴进门的,慕容雨岂会让他如愿,王府的下人他若是信不过,就将南宫雪晴身边的丫鬟叫来询问,她们总不会撒谎吧!

    “此话当真?”南宫漠微微怔愣。

    “绝无半句虚假!”慕容雨语气慎重,这种事情,多人见证,她哪用得着撒谎。

    “可是,整个清颂都在传雪晴与世子情投意和……”言下之意,若是欧阳少弦不娶南宫雪晴,她的名誉与未来就要尽毁,试问,哪位皇子或世子愿意娶一名与其他男子有过暧昧传闻的女子为妻。

    欧阳少弦手中的茶杯当的一声,重重的放到了桌子上:“传言而已,不足为信!”

    欧阳少弦冰冷的语气,冷漠的态度,让南宫漠明白,他不会娶南宫雪晴,礼貌的目光望向慕容雨,笑容得体:“世子妃对雪晴印象如何?”从欧阳少弦这里找不到突破口,他便将目标转到了慕容雨身上。

    “雪晴公主美丽大方,高贵端庄,性子温柔,集和了世间所女子的优点……”慕容雨顺着南宫漠的话,将南宫雪晴夸的宛若人间仙子。

    南宫漠笑容加深:“如此说来,世子妃与雪晴关系融洽……”

    “那是自然。”若是关系不融洽,她们两人岂会相安无事的弹琴,听琴。

    “既然如此,世子妃与雪晴共侍一夫,彼此之间,也是会情同姐妹的吧……”南宫漠的眼眸中,隐隐透着诡计得逞的笑意。

    “七皇子,雪晴公主身为离月国公主,身份高贵,嫁少弦为侧妃,不太好吧!”南宫漠的目的,慕容雨岂会不知,刚才装不知道,只是在试探他,当然,这个侧妃这位,也是试探的一个环节。

    南宫漠淡笑依旧,雪晴是公主,慕容雨只是重臣之女,若欧阳少弦真娶了雪晴,她绝对要让出世子妃的位子,张口说让雪晴做侧妃,她倒是会先发制人:“雪晴身为离月国公主,身份高贵,做侧妃,着实委屈了她,反正世子妃与她情同姐妹,不如就许个平妻……”

    “七皇子,这是楚宣王府,不是普通的大臣之家,可以娶平妻,楚宣王世子妃的位置上,只能有一个人!”南宫雪晴身份高贵,若是以正妻之礼娶进了楚宣王府,慕容雨这个世子妃,绝对要让位的。

    “这……”南宫漠有些为难:“雪晴的名誉已经和楚宣王府息息相关,为此,我婉拒了洛阳王的提亲,若是世子不迎娶她,只怕皇上那边,不好交待……”

    慕容雨扬扬眉毛,南宫漠在以皇帝压制,以楚宣王府的名声威胁,逼迫少弦娶南宫雪晴,更强逼自己让出世子妃的位子,真是聪明又可恶。

    “七皇子,雨儿是我三书六聘,明媒正娶的世子妃,更是皇上亲自赐婚,百官祝福,刚刚大婚不久,我就迎娶别的女人,夺她正妃之位,是对雨儿不公平,更是对皇上的不敬!”欧阳少弦语气凌厉。

    “雪晴公主每天前来楚宣王府不假,但她来时,我有事外出,与她根本没见过面,陪她听琴的,是我堂弟欧阳少陵,为雪晴公主的名誉负责之事,少陵才是最合适的人选!”

    “此话当真?”南宫漠没想到会出现此种变故,怔忡片刻,方才反应过来。

    “楚宣王府和公主身边的人都可以做证!”慕容雨目光清冷:“若是七皇子不信,也可请公主和堂弟前来询问!”

    瞬间,局势大转变,南宫漠费尽心机要塞给欧阳少弦的南宫雪晴,被他轻易的踢给了欧阳少陵。

    “雪晴公主的确与楚宣王府的某位主人情投意和,不过,那人不是我,而是少陵!”相较于南宫漠的暗自焦急,欧阳少弦气定神闲。

    “公主时常进出楚宣王府,大街小巷更是流言四起,平息流言的最好方法,确如七皇子所说,就是公主嫁入王府。”南宫漠用来逼迫欧阳少弦的理由,被他反过来利用,成功堵住了南宫漠尚未出口的反驳。

    “少陵与公主男未婚,女未嫁,身份也算相配,的确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慕容雨笑着接下了欧阳少弦的话,懊恼道:“最近太忙,我的思绪有些慢了,在他们两人天天一起来听琴时,我就应该想到他们是两情相悦的……”

    欧阳少弦望了面色难看的南宫漠一眼,端起茶杯:“七皇子和少陵是至交好友,若是不方便提及此事,我可以帮你去说……”

    南宫漠目光阴沉:“楚宣王府的主人是世子……”雪晴为何没将此事告诉自己,欧阳少弦紧揪着这件事情,化被动与主动,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受他牵制!

    “但与公主两情相悦的人是少陵,且不说我这个做堂兄的已经成了亲,就算还是独身一人,也不能抢自己堂弟的心上人啊……”

    欧阳少弦的嘴角,轻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南宫雪晴嫁定欧阳少陵了:“少陵也住在楚宣王府,算得上是半个主人,雪晴嫁给他,也应了大街小巷的传闻,别人不会再非议什么的!”

    南宫漠淡淡笑了笑,笑容非常不自然,欧阳少弦视而不见:“事关雪晴公主与楚宣王府的名誉,不宜再拖,七皇子若是无事,这便随我进宫面圣,将少陵与公主的婚事订下……”

    “世子,世子妃!”南宫雪晴在小丫鬟的引领下,笑意盈盈的走了进来:“咦,七皇兄也在这里,在谈什么聊的如此热火朝天?”

    欧阳少弦和南宫漠都是男子,不方便解释,慕容雨温柔浅笑:“我们正在商谈公主和少陵的婚事!”

    “我和欧阳公子的婚事?”南宫雪晴明显吃了一惊:“世子妃不要开玩笑了,我和少陵只是朋友,没有连理之意……”

    “可是大街上巷都在传闻,雪晴公主与堂弟情投意和!”慕容雨将南宫漠的话中的男主角换了换,反讲给了南宫雪晴。

    “京城有这种传闻吗,我怎么都不知道?”南宫雪晴不自然的笑了笑,美眸中闪烁震惊。

    慕容雨摇摇头:“我和少弦也不知道,是七皇子说的!”算账也好,质问也罢,都去找南宫漠吧!

    南宫雪晴望了南宫漠一眼,无奈的叹气:“七皇兄,你又喝醉了吧,你这一喝醉酒就乱说话的样子还真是一点儿没变!”

    转身望向慕容雨和欧阳少弦,南宫雪睛歉意的笑了笑:“不好意思世子,世子妃,给你们添麻烦了,我这就送七皇兄回去休息,改日再来听琴!”

    慕容雨心中暗自腹诽,事情到了这一步,她还打算来听琴,脸皮真不是一般的厚:“公主,要不要叫几名侍卫送七皇子回去?”

    南宫雪晴礼貌的笑着:“多谢世子妃,七皇兄还能走路,不必麻烦了,告辞!”

    南宫雪晴拉着南宫漠的衣袖离开了轩墨居,速度很快,怎么看都像是落荒而逃。

    “南宫雪晴来的真是时候!”慕容雨端着茶杯,似笑非笑: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就在少弦欲强带南宫漠进宫请婚时‘恰好’来到,成功阻止了两人进宫。

    “她若再不出现,婚姻大事就要被定下了!”欧阳少弦利眸中射出两道凌厉的光芒:“南宫漠来轩墨居时,她就在附近!”否则,哪能来的这么凑巧。

    “来楚宣王府逼婚,并非南宫漠一时兴起,而是他和南宫雪晴共同设计,联合起来,准备演一出好戏!”欧阳少弦眼眸中的厉光渐浓。

    若是南宫漠逼婚成功,南宫雪晴会出现扮好人,大谈特谈欧阳少弦与慕容雨的优点,给他们留个好印象,为以后在楚宣王府站稳脚步打下基础,若南宫漠逼婚失败,南宫雪晴会现身打圆场,就如刚才那样,给双方一个下台的台阶……

    “少弦,事情是不是你故意设计的?”这段时间,慕容雨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不知道外面的传闻不足不奇,欧阳少弦却是天天在外面奔走,岂会听不到大街小巷的传言。

    欧阳少弦扬扬嘴角:“谣言不是我散布的,我只是将计就计,将南宫雪晴设计给欧阳少陵!”整个房间只剩下慕容雨和欧阳少弦两个人,他也就直言不讳了。

    “那你为何隐瞒我谣言之事?”谣言都传遍京城了,她还一点儿消息都没得到。

    欧阳少弦的声音柔和了下来:“我怕你胡思乱想!”万一慕容雨一气之下不再理他,他每晚睡冷床冷板,岂不是很难受。

    “我相信你的为人,怎么会胡思乱想!”慕容雨佯怒:“南宫雪晴如此费尽心机的想嫁你,是知道了坠马一事,想报复你,还是对你一见钟情,喜欢上你了?”

    “不知道!”欧阳少弦武功高强,实力强势,做事干脆利落,却唯独不懂女人心:“无论她是真喜欢我也好,假喜欢我也罢,我都不会喜欢她,由始至终,我心里只有你一个!”

    欧阳少弦试探着伸手轻拥慕容雨的小腰,慕容雨虽然心情不好,却没有躲闪,欧阳少弦心中喜悦,趁火打劫的急声解释着:“京城许多名门千金爱慕我,我一个都没理,专等着你长大了,在我心里,南宫雪晴和她们一样,都比不上你十分之一的好……”

    谁说欧阳少弦不会说甜言蜜语的,这不是说的很哄人心,慕容雨的气本就消了大半,欧阳少弦这番话说完,她的气是完全不见了:“如果让欧阳少陵娶了南宫雪晴,只怕不太好吧。”

    “为什么?”慕容雨聪明伶俐,对许多事情都有自己独特的见解,欧阳少弦也想听听她的意见。

    “南宫雪晴是离月国公主,其和亲的对象,基本是太子,皇子,最差也要是世子,若她真嫁给欧阳少陵,整个离月国就会是欧阳少陵的坚实后盾,皇上也不会允许一个只有郡王之子身份的欧阳少陵做驸马,即便皇上不插手楚宣王府的王位之争,欧阳少陵也会更有筹码抢夺你的楚宣王之位!”

    欧阳少弦微微一笑,抱着慕容雨的胳膊,不知不觉间紧了紧:“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其实,离月国皇室十分复杂,朝廷内部,也跟着分成几派,有主张和平的,也有野心勃勃之人。”

    “南宫雪晴前来和亲,皇上和太子之所以不让她做太子妃,就是避讳这点,避免离月国的不安分子趁机进攻清颂,娶南宫雪晴的人,有利也有弊,如果清颂和离月国一直和平,驸马肯定节节高升,万一两国交战,驸马的权力会被驾空不说,身份尴尬,还会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慕容雨目光凝重:“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万一清颂和离月国不开战,而是长期和平共处,欧阳少陵步步高升,岂不是会威胁到你的楚宣王之位?”

    慕容雨并非贪恋权势之人,可太妃和北郡王铁了心的要抢楚宣王之位,慕容雨和欧阳少弦是他们前行路上的绊脚石,早被划入了必除之列,如果楚宣王之位真让欧阳少陵抢走了,她和欧阳少弦只有死路一条。

    欧阳少弦诡异的笑笑:“我有办法让太妃和二叔不能再打楚宣王位的主意。”

    “什么办法?”慕容雨顿时好奇起来,欧阳少弦和太妃,二叔对峙这么多年,都没想到扳倒他们的好办法,为何突然间如此自信满满:“难道是从南宫雪晴和亲一事上想到的?”

    “没错!”欧阳少弦深邃的眸底闪过一丝狠厉:“他们在楚宣王府横行霸道了这么多年,也是时候受点教训了!”

    “是什么方法?”慕容雨的好奇心更浓。

    欧阳少弦眸光诡异:“你想知道事情真相,是不是应该有所表示?”

    慕容雨轻哼一声,踮起脚尖,吻了吻欧阳少弦的眼睑:“这样可以了吧?”

    和欧阳少弦认识三年,慕容雨也了解了他的脾气,他用诸如此类的语气与她谈条件时,想要的交换物,是某些非常亲密的举动,不是云片糕或小菜,更不是其他东西。

    欧阳少弦摇摇头,眸底明显闪着不满:“不够!”

    慕容雨再次踮起脚尖,轻吻了他的眉,他的眼,他高挺的鼻梁,英俊的脸颊:“这样总可以了吧!”

    欧阳少弦再次摇头:“还是不太够!”

    慕容雨双臂攀着欧阳少弦的脖颈,将他拉低下来,樱红诱人的嘴唇,气呼呼的含住了欧阳少弦的薄唇,用力吸吮,发泄怒气,将你嘴唇咬出血来,看你满不满意。

    欧阳少弦无奈的叹口气:“成亲这么久了,你居然连吻都没学会!”伸手紧箍住慕容雨的小腰,欧阳少弦回吻了过去,手固定着她的后颈,不允许她逃避、后退,深深吮吻着她香甜的唇瓣,一遍又一遍,尤不知足,灵舌探入口中,贪婪的吸吮着独属于她口中的芬芳气息,灼热的气息,激烈的拥吻,吻的慕容雨险些窒息。

    不知过了多久,慕容雨双脸颊绯红,气息紊乱,欧阳少弦方才依依不舍的松开了被他吻的红肿的嘴唇,望着慕容雨有些愠怒的眼神,欧阳少弦的心情格外好。

    “世子,卑职已照您吩咐,将南宫漠前来逼婚之事透给北郡王和太妃知道!”门外,传来侍卫的禀报,欧阳少弦扬唇冷笑:“很好!”

    “你准备做什么?”休息片刻,慕容雨恢复了气息。

    欧阳少弦神秘的笑了笑:“天黑之前,你就会知道!”太妃,北郡王,欧阳少陵一直都觊觎他的楚宣王之位,绝对不会让他迎娶离月国公主南宫雪晴的!

    “既然知道,你现在就告诉我吧,别等到晚上了!”慕容雨好奇心重重,敢情少弦一早就开始布局了,居然连自己也瞒着,等会定要让他好看。

    “我有急事要进宫面圣,晚上回来再告诉你!”俯身吻吻慕容雨红肿的樱唇,欧阳少弦眸底闪着晶亮的光,转身,大步向外走去。

    “欧阳少弦!”慕容雨气呼呼的追出房间时,欧阳少弦已经走远了:他肯定是故意吊自己胃口,等晚上回来时,就有与自己谈判的筹码了,可恶,每隔几天,都会被他算计一次,今晚,自己是不是应该试着反击过去。

    安延堂,北郡王,郡王妃,欧阳少陵聚齐了。

    “少陵,南宫漠让欧阳少弦娶南宫雪晴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吧!”北郡王面容凝重:“欧阳少弦娶了慕容雨,无形之中,已经得到了忠勇侯府和丞相府的支持,若是再让他娶到南宫雪晴,拥有了离月国的支持,楚宣王的位子,他就坐定了,咱们就算有通天的本领也悍动不了。”

    欧阳少陵轻抿着杯中茶水,微微笑笑:“南宫雪晴是离月国公主,身份高贵,慕容雨则是欧阳少弦明媒正娶的世子妃,身份也是不容小视,若是南宫雪晴真的嫁给了欧阳少弦,她和慕容雨之间必定会有一场激烈的世子妃之争,欧阳少弦休想安宁,咱们可以坐在一旁看热闹,抓他的把柄,争夺楚宣王之位……”

    北郡王微微皱了皱眉:“最近几天,南宫雪晴每天都去轩墨居听慕容雨弹无声琴,两人之间相处的极是融洽,万一她嫁给欧阳少弦后,和慕容雨和平相处,不分大小,欧阳少弦的实力再次高升,咱们后悔已来不及!”

    任何一种有利于欧阳少弦继承楚宣王之位的事情,他都不允许发生,娶慕容雨为世子妃是皇上亲自下旨,他知道时已经晚了,来不及阻止,这一次,提前得到了消息,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再让欧阳少弦娶到南宫雪晴。

    “欧阳少弦答应迎娶南宫雪晴了吗?”欧阳少陵没再和北郡王争辩,转移了话题。

    “暂时还没有!”北郡王眸底凝深:“欧阳少弦与慕容雨刚刚大婚,若是即刻就迎娶南宫雪晴,难免会惹人非议,就算他对南宫雪晴有意,也要等一个月后才能再次成亲!”

    欧阳少陵端着茶杯思索片刻:“娶南宫雪晴,有利也有弊!”他和欧阳少弦一样,从小在各国游历,见多识广,欧阳少弦想到的事情,他也想到了。

    “就眼下的情形而言,你娶南宫雪晴,既平息了谣言,又为皇上分了忧,皇上龙颜大悦,定会对你大肆封赏,咱们对付欧阳少弦的筹码,又多了几份,万一哪天,离月国和清颂真的开战了,咱们可以交出南宫雪晴要挟离月国,此举动,是舍妻救国的美事,皇上,百官,百姓们赞扬你还来不及,岂会非议排斥你!”别人有张良计,他北郡王也有过墙梯。

    欧阳少陵沉下眼睑,端着茶杯,笑而不语!

    “少陵,你意下如何?给个准信啊。”欧阳少陵久久不言不语,太妃有些急了。

    嘴角扬起的弧度,似无奈,又似苦涩:“谣言四起时,南宫漠找的是欧阳少弦,南宫雪晴未必愿意嫁给我……”

    北郡王顿时笑逐颜开:“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你不必担心,我即刻进宫面圣,你们准备准备,楚宣王府又要办喜事了!”

    驿馆,南宫漠气呼呼的坐到了软塌上:“想不到欧阳少弦这么厉害,一开始不动声色,彰显弱势,等我将所有逼迫的言语说完了,步步紧逼着,以为他会落败时,他却尖锐的开始反驳,字字珠玑,每次都戳到要点,三言两语就将局面扭转了过来,更是将计就计的将事情都推到了欧阳少陵身上……”

    目光转了转,南宫漠侧目望向南宫雪晴:“欧阳少陵到了年龄,却尚未娶亲,相比之下,倒是更适合你……”虽然暂时的身份不及欧阳少弦,但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

    南宫雪晴微皱了眉头:“我不喜欢欧阳少陵!”

    “所以你没将与他一起听琴的事情告诉我,害我被欧阳少弦驳的哑口无言……”说到这件事情,南宫漠满肚子气。

    南宫雪晴低了头:“弹琴的是慕容雨,听琴的除了我还欧阳少陵外,还有许多丫鬟,嬷嬷,这么多人在一起,我以为生不出什么事端,所以……”

    “一件小事,往往是成败的最关键,轻视不得,就因为你这点疏忽,我在欧阳少弦和慕容雨面前惨败……”想到这件事情,南宫漠就怒气难消,从小到大,他还从未失败的如此彻底过。

    “七皇兄,事情是我不对,还有没有办法让少弦改变心意?”南宫雪晴眼含期待。

    “暂时还没想到。”刚刚从欧阳少弦那里碰了壁,南宫漠思绪烦乱,哪里还有心情思索逼迫欧阳少弦娶亲的理由:“你先回去吧,我需要好好静静!”

    “那我不打扰你了!”南宫漠的意思,还会帮南宫雪晴,她知道南宫漠的厉害,只要他还肯帮忙,她就还有机会。

    刚刚转过身,帘子打开,一太监走了过来:“七皇子,雪晴公主,皇上有请两位前去御书房!”

    南宫雪晴心中隐隐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请问公公,皇上可有说是何事?”

    太监微笑道:“回公主,皇上没说,只催促七皇子和雪晴公主赶快前去。”

    “多谢公公,我们即刻动身!”知道从太监口中打听不出什么来,南宫雪晴不准备在他身上浪费时间了。

    “七皇子和公主尽量快些,奴才先行退下!”太监退出房间,南宫雪晴语气快速且焦急:“清皇突然请咱们进宫,只怕事情不简单,七皇兄,你能猜观清皇的意图和目的吗?”

    南宫漠眼睑沉了沉:“这里虽是清颂,咱们却是贵客,清皇不敢把咱们怎么样的,别胡思乱想了,装扮一下,准备进宫!”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们是以离月国使者的身份前来清颂的,两国边关和平的很,他们怕什么。

    南宫漠,南宫雪晴来到御书房时,除了皇帝外,北郡王,洛阳王都在,见到她后,两人还都笑眯眯的,态度非常和蔼可亲,南宫雪晴心中无端的生起一股恐慌,行过礼,南宫雪晴强压着心中的不安,询问道:“不知清皇请我和皇兄前来所谓何事?”

    皇帝放下手中的奏折,轻轻笑着:“是关于雪晴公主的婚事,朕虽未出宫,但大街小巷的流言,多少听大臣们说了一些,北郡王也向朕解释过了,公主时常进出楚宣王府,是因与少陵两情相悦,相邀着一起听世子妃弹琴……”

    南宫雪晴急了:“清皇,我去楚宣王府听琴,只是欣赏世子妃的琴技,并非是与欧阳少陵两情相悦……”多人在这里,爱慕欧阳少弦之言,不是她一名女子能随便说的!

    皇帝的神色微微变了变:“公主的意思,不喜欢少陵!”眸底,隐有危险的情绪流转!

    “咳咳!”南宫漠重重的咳嗽了几声:“清皇,雪晴是女孩子,害羞,哪能直说喜欢某个人啊,就算她和少陵两情相悦,在咱们这么多男子面前,她也要保持矜持不是……”

    皇帝眸底的危险快速散去,取而代之的,是和蔼微笑:“七皇子言之有礼,是朕操之过急了!”

    “七皇兄!”南宫雪晴焦急的目光投向南宫漠,求救:她喜欢的是欧阳少弦,不能嫁给欧阳少陵!

    南宫漠摆摆手:“雪晴放心,皇兄明白你的意思,一定会帮你配个与你情投意和的好夫婿!”

    侧目,南宫漠望向皇帝:“清皇,雪晴是女孩子,商议她的婚事,她是不是应该……”

    皇帝的笑容更加亲切:“雪晴来清颂后,还未观赏过皇宫吧,来人,带雪晴公主四处逛逛,看看景……”

    “七皇兄!”南宫雪晴美眸中充满了担忧。

    南宫漠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放心去看景吧,你的终身大事,皇兄绝对会周到仔细的,绝不会亏待你!”

    南宫雪晴点点头,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离开了御书房,事到如今,她只能选择相信南宫漠。

    当南宫雪晴的脚步声消失不见后,南宫漠望向皇帝:“清皇,雪晴是离月国最受宠的公主,嫁来清颂后,我们可不希望她受委屈!”

    北郡王笑着接话:“七皇子请放心,少陵的为人我很清楚,他喜欢公主,肯定会将公主捧在手心里呵护的,绝不会让她受半点委屈!”

    南宫漠笑道:“少陵与我相识已久,他的能力,胆识让我非常敬佩,我也相信他会疼爱雪晴,离月国以万金为雪晴的嫁妆,不知婚期定在何时啊……”

    太阳缓缓西斜,眼看着就要落山,南宫雪晴焦急不安的等待着,不知过了多久,南宫漠,北郡王走出了御书房:“七皇子,事情就这么决定了,我回去后,立刻让人送聘礼去驿馆……”

    南宫漠半天玩笑道:“雪晴就在驿馆,跑不掉的,成亲之事非同小可,郡王可要选好良辰吉日再送聘礼才是……”

    北郡王望望天空,惊呼:“太阳要落山了,唉,今日本是适合送聘的吉日,只可惜时间太晚了……”

    “无妨,这月的吉日多的是,郡王不必急于一时……”

    “七皇兄!”南宫雪晴走上前来,欲言又止。

    “走吧,咱们回驿馆,我告诉你个好消息!”南宫雪晴是女孩子,成亲之事,南宫漠可私下与她说说,断不能当着未来公公的面,大谈特谈。

    “什么?让我嫁给欧阳少陵?”回到驿馆,听了南宫漠与北郡王商议的结果后,南宫雪晴大惊,怒吼:“我明明告诉过你,我喜欢的是欧阳少弦,为什么还要让我嫁给欧阳少陵?”

    南宫漠不急不恼,慢条斯理的喝着茶:“你身为离月国公主,身份高贵,若是你说心仪的是欧阳少弦,让清皇赐婚,肯定是去做正妃,但欧阳少弦与慕容雨的婚事也是皇帝亲自赐下,如此一来,清皇岂不是赐了两位世子妃给欧阳少弦,世子妃的位子,只能有一人,你这么做,等于在逼清皇做这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若是清皇不赐婚,等于得罪了离月,若是赐婚,等于打了他自己嘴巴,堂堂清颂皇帝,岂会被你逼着犯这么明显的错误,说不定他一气之下,将你、我斩了……”南宫漠目光凝重:“清颂的实力不比离月国弱,若你触到了皇帝的逆鳞,他绝对敢杀咱们!”

    “可我喜欢的是少弦,如何能嫁给欧阳少陵?”南宫雪晴美眸中,泪水悄然滑落。

    她心心念念着欧阳少弦出孝期的时间,以和亲公主的身分,从离月国马不停蹄的赶来了清颂,本以为可光明正大,平平稳稳,毫无障碍的嫁他为世子妃,哪曾想,慕容雨在他孝期刚出时就已嫁了他,她来晚了不到一个月,却要错过一生,她真的不甘心。

    慕容雨只是重臣的女儿,她可是离月国高贵的公主,无论身份,地位,慕容雨都不如她,凭什么慕容雨可以嫁给欧阳少弦,她却要嫁给不喜欢的欧阳少陵,虽然欧阳少陵也很优秀,可她对他没有感情啊。

    南宫漠放下茶杯,嘴角轻扬起一抹诡异的笑:“雪晴,此次和亲,你会嫁给清颂皇室之人,却绝对不是欧阳少弦,我让你嫁给欧阳少陵,就是给你机会抢夺欧阳少弦的,你怎么不明白我的良苦用心!”

    南宫雪晴猛然抬起眼睑,眸中还有热气萦绕:“七皇兄何意?”

    “雪晴,你久居皇宫,女人争宠的事情,没少耳濡目染,是真不明白我的意思吗?”南宫漠眸底的诡异渐浓。

    南宫雪晴无奈叹气:“那些娘娘们都是父皇的女人,争宠也是明正言顺,我嫁的可是欧阳少陵,如何能与慕容雨争欧阳少弦的宠?”

    南宫漠目光幽深:“欧阳少弦和欧阳少陵都居于楚宣王府,栽赃嫁祸,设计陷害的事情你总会吧……”

    南宫雪晴眼睛一亮:“七皇兄的意思是……”找个机会,做件事情,将慕容雨和欧阳少陵绑在一起,欧阳少弦定会伤心,失落,自己便可趁机接近他了……

    “当然,如果你想更近一步,成为名正言顺的世子妃,成亲后,不与欧阳少陵同房即可,等你成功设计到慕容雨、欧阳少陵时,让世人以为他们两人情投意和,欧阳少陵更为慕容雨守身,你和欧阳少弦都是苦主,结合在一起,别人定不会再非议什么……”耍阴谋,诡计,南宫漠向来是高手。

    南宫雪晴思索半晌,重重的叹了口气:“好吧,事情就照你说的做!”除此之外,她也想不出再好的办法了,自己不过是想和少弦在一起,为何这么难。

    慕容雨出嫁后,整个忠勇侯府只剩下慕容琳,慕容莉两名庶出千金,慕容莉每天都很沉默,不声不响的,慕容琳和她吵不起来,也闹不起来。

    陆皓文来侯府的次数明显减少,很多时候,他和慕容修在外面聚着,喝酒,聊天,宇文明也对慕容琳避而不见,眼看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她的年龄也越来越大,仍然找不到合适的贵族公子结识,心情非常糟糕。

    穿着漂亮衣服,戴着美丽首饰,梳着精致发髻,一缕墨丝将脸上的疤痕遮掩,一眼望去,慕容琳还是很顺眼的,只是,她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别人都不会多看她一眼。

    眼看着就要出忠勇侯府大门了,慕容琳无奈叹气,今天会不会再次无功而返呢,自己外出这么多天,一个合适的贵族公子都没遇到……

    “请问侯爷在家吗?”清爽的男声自正前方传来,慕容琳猛然顿下了脚步,声音真好听啊!

    “侯爷不在府中,请问你是?”侍卫的礼貌的询问着。

    “在下丞相府,谢轻扬!”谢轻扬离京多年,回京后只来过侯府两次,一次是和谢轻翔来送玉蜻蜓,没进门就回去了,第二次是送慕容雨出嫁,当时侯府很乱,来的客人也多,侍卫们自然不记得他。

    “原来是谢公子,侯爷早晨进宫上朝,尚未回来……”谢轻扬的容貌与谢轻翔有几分想像,侍卫们猜出了几分,并不敢确定,如今听到了肯定的答案,自然不再隐瞒慕容修的去向。

    慕容琳抬头望去,谢轻扬英俊逼人的脸庞,修长的身形,森寒的气质,让她看呆了眼睛,他是丞相府的二少爷,比陆皓文,谢轻翔还要优秀啊……

    慕容琳快速整理着衣装,再三确定无不妥之处,眨眨漂亮的眼睛,亲亲热热的迎了过去:“轻扬表哥!”

    ------题外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