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 李渣男魅惑单纯妹

作者:蔓妙游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重生之侯府嫡女最新章节!

    ~日期:~11月01日~

    丞相府距离楚宣王府不算太远,半柱香后,慕容雨的马车在相府门口停下。

    “世子妃!”慕容雨扶着琴儿的手下了马车,沈太君身边的孟嬷嬷早就等在门口,快步迎了上来。

    “究竟出什么事了?”普通的事情,外祖母绝不会这般火急火燎的请自己过来。

    孟嬷嬷小心的四下望了望,轻叹口气:“一言难尽,世子妃请随奴婢来!”

    慕容雨在孟嬷嬷的引领下来到安顺堂时,沈老太君和谢云衍正坐在客厅中,面容凝重:“外祖母,舅舅!”

    沈老太君答应着,犹豫片刻,狠了狠心,递来一只信封:“雨儿,你看看这个!”

    “这是什么?”慕容雨狐疑的接过信件,打开来看,雪眸瞬间眯了起来,眸底危险气息涌动。

    沈太君摆了摆手,孟嬷嬷带着琴儿,瑟儿等丫鬟们退了下去,客厅只剩下太君,谢云衍,慕容雨三人。

    “信件是昨晚子时一名黑衣人送来的,武功极高,轻翔巡视相府时发现了他,与他过招,被他打伤,不过,只是轻伤,可能他对相府没有恶意!”顿了顿,太君语气低沉,凝重:“雨儿,这上面写的是不是真的?害死梓馨的真凶,不止是张玉兰,还有……”信上写的另一个名字,太君不敢提及!

    “原本,我是不准备告诉你的,可你舅舅说,你是梓馨的女儿,有知道的权力!”沈老太君苍老的眸底闪过一丝悲伤:“雨儿,这上面写的,可是真的?”

    快速看完信件,慕容雨清冷的眸底寒光闪烁,信件上写的,正是谢梓馨与慕容岸被害一事,时间,地点,以及幕后主谋都写的清清楚楚。

    慕容雨早就知道张玉兰背后还有人,却没想到那人竟是她—魏妃,已经诞下皇子,圣宠不亚于,甚至更在皇后和叶贵妃之上,她身份高贵,不是他们轻易能动的。

    “张玉兰临死前,曾说过,她背后的确有人,但她并没有见过那人的真面目,甚至于,连她是男是女都不知道!”欧阳少弦一直在帮慕容雨暗中调查害死谢梓馨与慕容岸的幕后真凶,却一直没有结果,为何这人知道的如此清楚:“送信的是什么人?”

    “应该是年轻男子,二十岁左右,武功很高……”能将轻翔打伤的,武功岂会差。

    “他为什么不将信件送去忠勇侯府或楚宣王府,反而送来了丞相府?”出嫁从夫,谢梓馨已经嫁给了慕容修,就是忠勇侯府的人,无论她出什么事,慕容修都是挺身而出的不二人选。

    就算顾及着谢梓馨过世已久,慕容修有了新欢,可能不愿意再理会这些陈年旧事,也应该将信件送给她唯一的女儿,楚宣王世子妃慕容雨,而不是直接送进丞相府。

    “侯府除了侯爷,就只剩下了老夫人,他除了忙朝堂之事外,还要处理侯府琐事,若是再调查害死梓馨的幕后真凶,有些力不从心,雨儿刚刚嫁进楚宣王府,又接掌了管理内院大权,许多事情等着你去处理,也是没有多少空闲能调查此事的……”

    谢云衍抬头望向窗外,目光凝重:“相府里除了我,还有轻扬和轻翔,我们父子三人,倒是有时间调查事情真相……”

    慕容雨沉着眼睑:“看来,送信之人对丞相府,忠勇侯府和楚宣王府非常了解,对母亲、哥哥被害之事又是如此清楚,她(他)的身份有两种可能,一是,偶然的知情者,二是,幕后真凶的同伙或她身边的人……”放眼京城,年纪轻轻,武功又在轻翔表哥之上的男子,没有多少人……

    “信的最后一句写着,‘小心相府小人’,是想提醒我们小心谨慎?”谢云衍与谢云庭,谢云浮一向不合,信上的小人,是暗示他们两人,还是另有所指?

    谢云衍站起身,接过慕容雨手中的信件:“这上面所写的,可信,但不可全信!”清颂正值多事之秋,虽说太子已立,但娘娘,皇子们之间明争暗斗的非常激烈,不排除哪位有心人想利用丞相府除去自己的对手。

    丞相府虽是百年望族,却也抵不过**的皇权,一步走错,就会万劫不复,谢云衍不得不小心行事,魏妃是不是真正的凶手,还有待调查,就算要报仇,也要将所有证据集齐了再说,绝不能盲目行事。

    “外祖母,我一定会查出害死母亲和哥哥的凶手,为他们报仇,您不要太伤心了!”慕容雨语气肯定,清冷的眸底,隐隐闪过一丝仇恨的光芒。

    沈老太君重重叹气:“雨儿,我知道你孝顺,但你只是名弱女子,这种危险的事情,就不要再插人已经送走了馨儿,不能再送走你了……”

    “轻翔表哥伤势如何了?”知道沈太君关心自己,慕容雨微微扬唇,没有再在此事上多做计较,但她早就下定决心,谢梓馨,慕容岸被害一事,她一定会查下去的。

    “小伤,不碍事,休息几天就好!”送封信而已,居然选一名这么厉害的高手潜入府内,他们的目的,非常值得怀疑。

    “那我轻翔表哥!”得知女儿的死亡真相,沈老太君非常悲痛,按照丞相府的做事手段,谢云衍会安慰她,再与她商议,如何调查害死谢梓馨,慕容岸的幕后主谋,沈太君不想让慕容雨插手此事,在事情真相大白前,不会让她知道具体计划,所以,慕容雨识趣的告辞离开。

    刚刚走出安顺堂,迎面碰上了谢轻翔:“翔表哥,你受伤了,不在房间好好休息,跑出来干什么?”

    谢轻翔不以为然:“那黑衣人只是轻轻打了我一掌,根本不算伤,哪用着着躺在房间休养……”

    慕容雨眸光闪了闪:“那人的力道有多轻?”

    “最多也就用了两三成的功力,他意在送信,而非伤我……”谢轻翔轻轻叹息,那人究竟是谁,送信件给自己的真正目的又是什么?

    “雨儿这是要去哪里?”从安顺堂出来,定是见面太过和谢云衍了,不必再进去问候。

    慕容雨轻轻笑笑:“外祖母和舅舅在商谈事情,我出来走走!”

    “一个人走很无聊的,我陪你一起吧!”谢轻翔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不愿意看着慕容雨独自一人在院子里晃来晃去。

    “好!”慕容雨微笑着答应下来,与谢轻翔并肩向前走去,丫鬟们不紧不慢的跟在两人身后。

    “翔表哥,最近都在忙什么?”谢轻翔身为谢府的嫡长子,将来是要继承家业的,忙的事情,应该是围绕谢府的。

    “处理一些爹交待的事情,没什么大事要忙……”谢轻翔温和的微笑着:“反倒是轻扬,明明已经回到京城了,每天得空时还去城边的军营里巡视,真真是尽职尽责……”

    “翔表哥也很尽责,晚上巡视到了黑衣人……”谢轻翔和谢轻扬不愧是两兄弟,做事时,心思缜密,有许多相同之处。

    “扬表哥是去城边巡视,还是去做其他事情了?”天色将晚,无论谢轻扬去做什么,应该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

    “去城边巡视,今天府里没什么事情要忙……”慕容雨和谢轻翔聊着天,渐行渐远,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两人刚才相遇的地方,目光望向前行的两人,嘴角扬着诡异的笑,趁着现在,好好聊聊吧,以后可就没机会了……

    相府后门被人自外向内轻轻推开,一名年轻女子的小脸露出,四下观望无人,暗暗松了口气,推开整扇门走了进来,一名男子紧随其后,走进丞相府。

    “谢谢你送我回来!”女子低垂着头,声音含羞带怯。

    男子轻轻一笑:“不必客气,天色将晚,你一名女孩子,独自走在大街上,我不放心……”

    大手轻抚过女子的肩膀,温柔之中,暗带着其他情绪,女子抬头望向男子,疑惑不解,男子笑着解释:“你肩膀上有片落叶!”

    女子瞬间红了小脸:“谢谢!”他们站的正是树下,如今已是秋天,有落叶很正常。

    “这里落叶真多,你头发上,又落了一片!”男子伸上的落叶,猛然看上去,大手像要轻抚上女子美丽的小脸。

    “秀清!”愠怒的男声响起,女子猛然一震,快速侧目望去,慕容雨和谢轻翔正站在不远处,惊讶的望着她,两人身后,跟着大批丫鬟:“大哥,雨表姐……”

    “你们在干什么?”谢轻翔大步走上前来,愤怒的目光望向谢秀清身侧的男子—李向东:“李公子好雅兴,随女子从后门进别人府内,这就是府上教你的规距?”他怎么也想不到,陪慕容雨闲逛,听到有人说话,好奇之下转了个弯,居然会看到这般亲密的情景!

    谢秀清挺身挡在了李向东面前,着急解释:“大哥,都是我不好,悄悄上街,不小心摔了一跤,崴了脚,所以,李公子才送我回来的,我怕被责怪,才没敢走正门……”

    “让开,听到没有!”谢轻翔温润的声音中充满了怒火。

    “大哥,真的不关李公子的事……”谢秀清着急的快要哭出来了,在她的印象中,谢轻翔就是一名彬彬有礼的贵族公子,极少发脾气,谁曾想发起脾气来,这么可怕,似要将李向东生吞活剥了:“李公子,你快走,快走啊……”

    望望满眼怒气的谢轻翔,悠然看戏的慕容雨,再看看哭的梨花带雨的谢秀清,李向东重重的叹了口气:“谢公子,我只是送令妹回来而已,没有其他意思,请你不要责怪秀清小姐,是我硬要送她回来的,与她无关,你要怪,就怪我好了……”

    “李公子……”谢秀清声音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慕容雨扬唇冷笑,李向东掳获女子心的手段倒是高明,如果说刚才的谢秀清对他只是感谢,现在应该已经在倾心了……

    “李公子,秀清是清清白白的姑娘家,还没有订婚,名誉非常重要,翔表哥只是着急你们两人在一起被人看到,秀清的名誉就要毁了,将来,不能再许配人家,并非有意责怪李公子,还望李公子见谅……”

    谢轻翔也瞬间明白过来,刚才他被气昏了头,冲动之下,不但不能让秀清与李向东彻底了断,反倒会促成两人在暗中继续来往……

    李向东轻轻一笑,风度翩翩:“世子妃言重了,谢公子爱护家人的心情,我能理解,不会责怪他的……”

    “大哥,你不会再责怪李公子了吧?”谢轻翔安静了下来,谢秀清仍然问的小心翼翼。

    谢轻翔的眉头几不可见的皱了皱:“不会了,刚才大哥的确是太冲动了……来人,送小姐回房!”

    “大哥!”谢秀清望望李向东,欲言又止。

    “放心,李公子算是你的恩人,我会感谢他,不会再责备他!”他这个妹妹,笨就笨在性子太单纯,谁说的话都信。

    谢秀清将信将疑,一步三回头的随丫鬟回了房间,后门就剩下慕容雨,李向东,谢轻翔三人,丫鬟们站在不远处,窃窃私语。

    “秀清虽是庶女,却是丞相府的人,将来会嫁庶子为正妻,绝不会给人做妾,李公子是有妻室的人,不应该再纠缠于她……”谢轻翔满面正色,沉声提醒着李向东。

    李向东来京已有三、四年的时间,谢轻翔虽和他接触不多,却知道他是不安份的主,心思玲珑,能够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机会升官发财,所以,当他看到李向东和谢秀清亲密的瞬间,第一反应就是,李向东想利用谢秀清。

    谢秀清虽是庶女,却也是丞相府的人,若她被李向东欺骗,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来,整个丞相府都会跟着遭殃,所以,刚才他才会失控……

    李向东笑笑:“谢公子放心,我只是助人为乐,才会送谢小姐回府,没有其他意思,以后,也绝不会主动来找谢小姐……”若是谢秀清主动去找他,事情可就怪不得他了。

    “如此最好,请记清楚你今日说过的话!”谢轻翔面色阴沉,毫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天色已暗,时间不早了,李公子请回吧!”

    李向东的目光轻轻扫过,谢轻翔、慕容雨,众丫鬟,礼貌的告辞后,转身离去,后门关上,脚步声走远。

    慕容雨目光闪了闪:“李向东只是个小小的七品官而已,寒门学子,又有妻室,秀清绝不会看上他的,翔表哥不必担心……”婚嫁之事,他们这些年轻人不宜谈论,但现在情况特殊,也顾不了太多了。

    谢轻翔叹了口气:“李向东年轻英俊,很会哄女孩子,马上就要升任五品官位,秀清思想单纯,肯定会被他骗的团团转……”

    “李向东又要升官了?他立了什么功?”京城的才子多如牛毛,若非有关系或立大功,根本没有升迁的可能,沐雪莲和李向东闹的很僵,再加上太子的故意打压,他不可能靠关系升迁,只剩下另一种可能了,立大功!

    “就在大前天,他抓到了几名混在朝堂中的叛军小首领……”谢轻翔凝凝眉:“照理说,抓到那般小的人物,不应该升迁这么快才对,真不明白那些大臣是怎么想的,居然一下子让他从七品,升到了五品……”

    最近几天,慕容雨生活的黑白颠倒,白天睡觉,晚上服侍太妃,和欧阳少弦聊天说话的时间少之又少,李向东升迁一事,她自然不知道:“升迁的公文已经下来了吗?”

    谢轻翔摇摇头:“还没有,有些大臣想让他升迁,有些大臣却认为他的功劳没这么大,两派人争持不下,他升迁一事会耽搁段时间,不过,魏国公一派极力支持他,再加上朝堂的一些特殊事情,他升迁五品官的可能性很大……”

    慕容雨沉下眼睑,李向东和叛军有联系,却抓到了叛军来领赏,会不会是有人故意给他制造升迁的机会,让他升迁?若真是如此,叛军极有可能是制定了某种计划,想让李向东来实施……

    升迁公文没有下来,事情就有改变的可能!慕容雨清冷的眸底闪闪发光:“翔表哥,你觉得,李向东会如他承诺的那般,轻易放弃秀清吗?”

    “当然不会!”谢轻翔想也没想,就给出答案,来京的几年里,李向东的所作所为谢轻翔是一清二楚:“如他那般野心勃勃之人,怎会放弃一座坚实的靠山,李向东依靠一个魏国公府还不够,还要再拉上丞相府……”真真可恶!

    慕容雨轻轻笑着,若无意外,刚才李向东那番维护之言,已经掳获了秀清的芳心,以他的聪明和狡猾,肯定会制造些机会或事端,让秀清主动去找他:“翔表哥,我想找秀清聊聊,劝劝她!”

    “秀清性子虽单纯,却是一倔脾气,她认定的事情,谁劝也改变不了!”谢轻翔除了无奈,还是无奈,李向东利用了秀清,就等于利用了丞相府,若他做些恶事,后果不堪设想,如何才能改变,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

    “我和秀清都是女孩子,彼此之间,有许多共同话题,我去劝劝她吧,说不定,她会听我的话呢!”慕容雨已经想好了全套的计划。

    “好吧!”事到如今,谢轻翔没有想出好办法,让慕容雨去试试,会不会有效,试过了才知道。

    话说谢秀清被送回房间后,一直惴惴不安,焦急的在房间来回走动着,但愿大哥真的没有为难李公子才好,李公子是个好人……

    “禀小姐,楚宣王世子妃求见!”门外,响起小丫鬟的禀报,谢秀清眼睛一亮:“快请!”

    慕容雨刚刚走进房间,谢秀清已快步迎了上来,美眸中闪着急切:“雨儿表姐,大哥没有为难李公子吧?”

    慕容雨轻拍着谢秀清的手背笑道:“放心,翔表哥的为人你又不是不清楚,他说不再为难李公子,就一定不会再为难的!”秀清真的被李向东迷惑了,连自己的亲人都不再信任。

    “那他们人呢?”他们是指谢轻翔和李向东。

    “翔表哥去安顺堂向外祖母问安了,天色已晚,李公子回府了!”慕容雨简单将两人去向交待清楚,拉着谢秀清在桌前坐下,丫鬟上了两杯茶后,退了下去,内室只剩下慕容雨和谢秀清。

    “秀清,你和李公子,是怎么认识的?”看两人熟识程度,今天绝不是第一次见面。

    谢秀清含羞带怯:“就是表姐和少弦世子大婚那天,人很多,我险些被挤倒,是李公子帮了我……”

    慕容雨眼眸微沉,一个多月了……

    “不过,从那之后,我们两人没见过几面……真的没见过几面……”唯恐慕容雨误会,谢秀清不停解释,这些都是她的秘密,她本是不愿意告诉任何人的,可刚才慕容雨出言劝解谢轻翔,为李向东解了围,她已将慕容雨划入好人一列,愿意与慕容雨分享这些秘密。

    慕容雨轻轻笑着:“我相信你!”秀清是女子,居于丞相府,出府并不容易,与李向东见面的次数,肯定有限。

    犹豫再三,慕容雨放轻了声音:“秀清,关于李公子的传闻,你有没有听说过……”传闻中的李向东,可是无耻下流,手段狠毒,无所不用其极的小人一名!

    谢秀清猛然抬起眼睑,眸底充满锐利:“表姐,那些传闻都在抵毁李公子,你可千万别信,和李公子相处这段时间,我已经了解了他,他才华高绝,心性高尚,淡泊名利……”

    慕容雨暗暗叹气,谢秀清是被李向东完全迷惑了,无论自己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的,刚才,自己不过随口提了一句传闻,她就这么大反应,如果自己再说李向东的坏话,她绝对有可能赶自己出去。

    洞之以情,晓之以理,劝谢秀清放弃李向东是不可能的了,慕容雨便改变了策略:“秀清是不是很喜欢李公子?”

    谢秀清瞬间红了小脸,摇着慕容雨的手嗔怒道:“表姐!”

    慕容雨轻轻笑着:“秀清很快就要及笄,谈婚论嫁很正常啊,不过,秀清啊,表姐劝你一句,宁为寒门妻,不为贵门妾!”

    “嫁人,就要做正妻,千万不能给人做妾,妻是正室,无论年龄多大,相貌如何,夫君会时时尊重你,孩子也会处处敬重你,若是为妾,身份便低了一等,时时受正妻打压不说,人老珠黄了还会被夫君嫌弃,子嗣不敬,甚至于,自己的亲生孩子,叫着别人娘亲,却叫自己一声疏离的姨娘,那种心酸与心痛,让人难以忍受……”

    “表姐,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放心,我谢秀清终身只为人妻,不为妾!”谢秀清生于名门望族的丞相府,经常见到正妻打压妾事之举,虽然性子单纯,也知道做正妻比做妾强百倍,做妻可以随便欺负别人,做妾只有被欺负的份。

    更何况,她虽是庶女,却是谢云庭正室夫人的掌上名珠,从小备受宠爱,哪受得了被正室打压的苦。

    慕容雨笑着点点头:“如果一名男子是真心爱你,他一定会娶你为正妻,绝不会让你委屈做妾……”李向东不是很会掳获人心么?不是天天口口声声说着喜欢谢秀清吗,那就看看他的诚心,会不会娶谢秀清回去做正室!

    沐雪莲可是魏国公府真真正正的嫡出小姐,脾气又不好,如果李向东纳妾,她或许可以忍受,但如果李向东娶一名庶女回去与她平起平坐,她绝对受不了的。

    李向东官小职微,处处受制于魏国公府,不敢与沐雪莲翻脸,娶名庶女回去做平妻,谢秀清又铁了心,誓不为妾,啧啧,这出好戏,有得看了!

    太阳西斜,天色将晚,慕容雨从谢秀清房间出来后,去往安顺堂向沈老太君,谢云衍,谢轻翔告了别,坐上了回楚宣王府的马车,晚膳时间将到,百姓们都回家做饭,用膳了,路上行人稀少,马车跑的很快。

    信件上所写的事情,一直困扰着她的思绪,魏妃真的是害死母亲和哥哥的凶手吗?那她害母亲的理由是什么?如果母亲、哥哥真是她所害,那她就是叛军……

    “砰!”剧烈的声响传来,马车猛然停下,慕容雨前后一个踉跄,幸好抓住了马车棱角,否则,定会摔到一边。

    琴儿快步走上前,打开车帘:“出什么事了?”

    “回姑娘,前面拐角,有一匹马和马车相撞了!”幸好他及时停了马车,否则,也会撞上去的,行人少了,马的速度难免会加快,在拐角处,谁也看不见谁,相撞也不足为奇。

    马和马车相撞,不知会是何种模样,慕容雨正欲打开车帘看看,外面传来激烈的争吵:“你是怎么赶马车的,把我的马撞坏了……”

    宇文振?怎么是他?难道又在演戏?慕容雨扬扬眉毛,扶着琴儿的手,下了马车。

    不远处的地面上,一匹马倒在地上,努力半天也没爬起来,显然是被撞坏了,马匹的一侧,停着一辆朴素的马车,车上没有任何标记,显然是不属于高门贵族,只是一般人家的马车。

    “对不起,我们急着赶路,不是故意的……”车夫站在马旁边,道着歉。

    宇文振不依不饶:“道个歉就算完了,我的马不能骑了,怎么回家?”目光扫到了拉马车的马匹,宇文振目光闪了闪:“把你的马送我一匹吧,反正你是两匹马拉车,少了一匹,还有一匹……”

    “这……”车夫非常为难。

    慕容雨侧目望去,那两匹拉车的马,皆是白色,大概是奔波的时间长了,马的毛上沾了不少灰尘,神色也有些疲惫,但眼晴亮亮的,非常有神,一看便知是两匹好马。

    再看宇文振的马,虽然也很不错,但和这两匹马,没法比的。

    “对不起公子,这马是借别人的,小的不能自作主张送给公子……”车夫声音很轻,明显底气不足。

    “借别人的马拉车?”宇文振有些不太相信:“骗谁呀,哪有人肯借给你马拉车的?”

    这边出了事,三三两两的行人都围了过来,看热闹,宇文振的步步紧逼,车夫的为难,人们指指点点:“这里是转角的三岔口,经常会有马车相撞呢……”

    “是啊,以后赶车绝对要小心了,撞了人家的马,赔不起呀……”

    “就是,天黑时,转这个弯,绝对要放慢速度,小心再小心……”

    众人的议论传入耳中,慕容雨站在最外圈,抬头望去,果然如他们所说,这是转弯的三岔口,三面皆是墙挡住了路,如果这辆普通马车没有突然冒出来,慕容雨的马车一定会和宇文振的马撞上……

    “贤叔,给他一匹马吧!”寂静的马车内,突然传来一道声音,清灵若空谷幽兰,瞬间迷醉人心,瞬间,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马车上。

    宇文振眼睛一亮:“原来车里坐的是位姑娘,早说嘛!”

    整整衣装,清清嗓子,宇文振对着马车道:“姑娘,其实,我也不是胡搅蛮缠的人,虽然您的马撞坏了我的马,但是念在姑娘的情份上,我也不再追究了,您出来一下,咱们认识认识,就算是朋友了,马就不必赔了……”

    “对不起公子,我乃女流之辈,实在不宜多见众人,望公子见谅!”女子的声音,美妙动听,礼貌客气,显然是知书达理之人。

    “那你可就要赔我一匹马了!”宇文振半戏谑,半威胁:“出来见一面,可抵过一匹马呢,我也不逼你,你自己好好想想!”

    “多谢公子好意,不必再想,马匹您拿去吧!”女子果断拒绝了宇文振的提议,车夫着急道:“小姐,这马匹可是……”

    “无妨,若他知道真相,不会怪我的!”

    “那我不客气了!”宇文振扬扬嘴角,大步上前,去解马匹的绳子。

    “宇文公子!”慕容雨越过人群,走进马车,众人瞬间看直了眼睛,何时来了位如此美丽的女子啊,自己居然没注意到……

    “慕容雨!”宇文振解绳子的动作猛然停下,原本戏谑的眸光瞬间变的黯淡无光,眸底深处,闪过一丝失落。

    随即,宇文振又恢复了刚才的纨绔模样:“世子妃有何指教?”

    世子妃,众人捕捉到了这一敏感字眼,望向慕容雨的眼眸再次震惊:“参见世子妃!”

    “这里是大街,诸位不必多礼!”慕容雨微笑的走到宇文振面前:“宇文公子,你的马,与人家的马相撞,人家的马好好的,你的马却撞坏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什么?”宇文振想不到答案,只好再反问过去。

    “意味着你的马不如人家的马,撞坏了只能怪你没喂养好,怪不得别人啊……”

    “慕容雨!”宇文振气的咬牙切齿,他没想到,慕容雨的答案竟会是这样。

    众人全都捂嘴偷笑,就连刚才郁闷的车夫,也忍不住笑了。

    “我说的是事实,同样都是马,只是喂养的地方、方法不同,如果你的马喂养的很好,身强体壮的,被撞坏的就是人家马了不是……”

    慕容雨能言善辩,宇文振自知说不过她,刷的一声打开一面折扇,轻轻摇晃着:“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马没养好,被撞坏,我认倒霉,但是,你得想个办法,让我快点回家……”

    “你急着回家干什么?”宇文振为他主子做事,不是天天呆在青楼妓院么,什么时候这么顾家了?

    “我急着赶回去,全家吃团圆饭,没了马,我的速度肯定非常慢,回到家,饭菜都凉了,或让人吃光了……”

    “那我借你一匹马!”慕容雨摆摆手,楚宣王府的车夫解下马车上的其中一匹马走了过来:“这马只是借你的,改天有空,记得还给我!”

    “你是楚宣王世子妃,马多的数不清,还这么小气!”宇文振接过缰绳,翻身上马的同时,不满的嘀咕着。

    “马是楚宣王府的,不是我一个人的,哪能随便做决定送人!”慕容雨说着,远离了快马,宇文振一扬缰绳,快马急驰而去,临走前,宇文振暗暗望了慕容雨一眼,目光,无奈,痛楚各种情绪尽显。

    闹事的人走了,众人四下散去,慕容雨正欲转身离开,车内传来女子清灵的声音:“多谢世子妃解围!”

    慕容雨轻轻笑笑:“姑娘不必客气,举手之劳而已,时候不早了,姑娘快些赶路吧!”车帘遮的很严,慕容雨看不到车内的情形,却知道,那名女子一定在注视着她。

    车夫坐上马车,扬起缰绳,快马急驰而去,空中传来女子美妙的声音:“世子妃,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面前的一幕,被不远处,茶楼雅间的两人尽收眼底,南宫漠端着茶杯坐回桌前:“雪晴,你这位堂嫂,可是个厉害角色!”举手投足,漫不经心的几句话,就收买了人心。

    南宫雪晴坐到南宫漠对面:“那是自然,少弦的品味,岂会差!”话出口时,带着浓浓的嫉妒与不甘。

    南宫漠微微一笑:“只要你照我说的做,总有一天会得到欧阳少弦的,北郡王府的事情如何了?新婚之夜,可曾成功骗过欧阳少陵?”

    “我办事,你放心!”南宫雪晴自信满满:“我灌醉了欧阳少陵,又制造一些假证据,他以为,已经和我圆房了……”

    倒茶喝了几口,南宫雪晴目光闪闪:“太妃摔伤了,北郡王妃要赶去楚宣王府照顾,北郡王府内院之事,全部交给我来处理……”这大权到了自己手中,北郡王妃想再拿回去,可就难了……

    “摔伤了。”南宫漠皱皱眉头:“好好的怎么会摔伤?”

    南宫雪晴将慕容雨讲的原因复述一遍:“事情大致就是这个样子的,具体的情形,我也不是特别清楚!”

    南宫漠轻笑一声,目光高深莫测,又是慕容雨,她还真是不简单!当然了,她是欧阳少弦选中的人,又岂会是简单角色:“你入住了北郡王府,与慕容雨的关系也算近,看着点那把无声琴……”它可不能再落入其他人手中。

    南宫雪晴一愣:“无声琴有问题吗?”为何她看了十多年,都没发现端倪。

    “据闻,无声琴里有秘密,只有有缘人才能解开,但也有人说是误传,一切都是谣言!”离月国无人奏响无声琴,自然解不开其中的秘密,慕容雨虽然弹响了,却也没发现什么不同。

    南宫雪晴沉下眼睑,难怪当初他天天让自己去楚宣王府听无声琴,设计嫁给欧阳少弦倒在其次,主要的是看看慕容雨有没有破解无声琴中的秘密。

    放下茶杯,南宫漠站起身:“以后你多注意着楚宣王府和北郡王府的动静,方便我们的计划进行,尤其是那架无声琴,一定要看好了,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说着,南宫漠纵身一跃,跳窗离去,南宫雪晴急步追至窗边高喊:“七皇兄,你去哪里?”

    “去查查那普通马车里的女子是何人!”南宫漠头也不回的回答着,以声音来判断,应该是名绝色美人!

    南宫漠的身影迅速远离,很快已消失不见,南宫雪晴眸底的疑惑瞬间转为蚀骨冷意,阴霾乍现,南宫漠,你以为我还是以前那个不懂反抗,可任你利用的南宫雪晴么!

    “公主!”一名身负长剑的黑衣男子快步走上前来,语气恭敬。

    南宫雪晴收敛眸光,淡淡答应一声:“事情如何了?”

    黑衣人手中凭空出现一把卷轴:“回公主,卑职不负公主所望,全部安排妥当!”

    南宫雪晴拿过卷轴,打开来看,眸底诡异与阴冷闪现,望着南宫漠消失的方向,冷冷一笑,南宫漠,不久之后,你就会知道,利用我的代价是什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