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 太妃中媚药

作者:蔓妙游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重生之侯府嫡女最新章节!

    ~日期:~11月01日~

    南宫漠眸底的厉光瞬间消失无踪,恢复了刚才的彬彬有礼,冷冷扫了慕容琳一眼:“我突然记起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没空送你,你自己回去吧!”

    转过身,南宫漠头也不回的大步向前走去,他怕他一回头,会忍不住把慕容琳杀了,慕容琳是慕容雨的妹妹,忠勇侯府小姐,暂时还不能死,否则,事情闹大,倒霉的可是他。

    从小到大,从离月国到清颂国,南宫漠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愚蠢又白痴的女人,让人讨厌透了,南宫漠甚至有些怀疑,她真的是慕容雨的妹妹?

    两人的性格,脾气,以及做事方法,根本就是天差地别。

    南宫漠离她远去,慕容琳成为皇子妃的机会渐渐变小,心中暗暗着急。

    她本想追上去,和他说几句话,暗中透透忠勇侯府的位置,或者旁敲侧击着找个机会两人单独相处相处,可一想到刚才南宫漠眸底闪烁的寒光,慕容琳就不寒而栗,哪还敢再去追他,心里不停的自我安慰着:

    离月国七皇子,绝对是做大事的人,他可能是想到了什么烦心事,所以才会如此反常,自己还是耐心的等几天,到时,他怒气消了,脾气就会好了。

    南宫漠走进茶楼后,径直奔向他常去的那间雅间,面色阴沉。

    雅间中,小二正在打扫,察觉到有人进来,慌忙转过身,堆起笑脸迎客:“客官您……七皇子……”

    看清面前所站的人后,小二愣了愣,南宫漠的生活很有规律,每隔几天来一次茶楼,呆一两个时辰离开,一个多月来,都是如此,今天居然反常的走后又回来,难道是出了事?

    南宫漠淡淡扫了小二一眼:“你出去吧,在门口守着,没有我的命令,不许任何人进来!”

    南宫漠冷漠的语气中带着无须质疑的命令口吻,小二没敢再多加询问,答应一声,快步走出房间,并带上了房门。

    南宫漠将门窗仔细检查一遍,确认都关好了,冷冰的俊脸上突然浮现出痛苦的神色,快速按下墙壁上的机关,一道小小的暗格自动打开,暗格中各色药物应有尽有。

    大致望了几眼,南宫漠拿出两个小瓷瓶,关上暗格门后,快步走到桌前,放下瓷瓶,颤抖着手,以最快的速度解开了上衣,左肩上,一道深深的伤口触目惊心,隐隐,有腐烂的痕迹。

    望着惨不忍睹的伤口,南宫漠眸底寒光闪现,左肩上的伤,是拜谢轻扬所赐,这一剑刺的很深,险些伤到筋脉,虽然他用了最好的伤药,但是想要痊愈,需要时间,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

    拉起衣袖,手臂上也有一道伤口,是被轩墨居的机关所伤,不知欧阳少弦在利器上抹了什么东西,无论他用什么药,伤口一直不愈合。

    伤口处腾起一阵阵灼热,如同针扎一般,非常难受,伤口的颜色也渐渐变深,南宫漠心急如焚,拔开药瓶,将整瓶药倒在了伤口上,眸底,怒火燃烧,慕容琳,那个愚蠢又白痴的女人,若非她紧盯着自己,自己也不会被逼喝十几杯的离魂,若自己真因伤口腐烂而死,定要拉她做垫背。

    药物倒在伤口上,灼痛感不但没有减轻,还越发的强烈起来,纵使南宫漠忍耐力超强,也快有些受不了!

    如果伤口真的腐烂,要怎么办?南宫漠如热锅上的蚂蚁,急的团团转……

    这种伤势,普通的大夫根本看不了,要医治,必须找医术高超的大夫,放眼整个京城,最厉害的医者,非陈太医莫属,可他是皇室太医,心性高傲,想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让他为自己治伤,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害武国公重伤,闯进楚宣王府盗取火镯的果然是你!”伴随着冰冷的声音,欧阳少弦自屏风后走了出来,目光深邃,俊美的容颜寒冰一片。

    南宫漠一惊,快速拉好了衣服:“欧阳少弦,你怎么会在这里?”眸光微闪,瞬间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今天的事情,是你故意安排的?”

    “没错!”事到如今,欧阳少弦已经没有隐瞒的必要,南宫漠表面看来彬彬有礼,实则性子偏激,最看不得别人幸福,甜蜜,欧阳少弦和慕容雨故意出现在南宫漠面前,是为引他进醉情楼。

    人受了伤,本就不能喝酒,若饮酒之事由欧阳少弦提出,就有试探之嫌,南宫漠必定会起疑,所以,就有了陆皓文和王香雅的‘碰巧’来到,让性子大大咧咧,与这些事情毫无关联的王香雅提出,大家只会觉得她是直肠子,藏不住话,自然不会起疑。

    酒上桌,欧阳少弦询问陆皓文和南宫漠有没有伤,若南宫漠回答身上有伤,欧阳少弦和陆皓文必定会继续追问,他受伤之事就会暴露,为了隐瞒这件事情,他只得打落牙齿和血吞的回答没伤,也就等于自动钻进了欧阳少弦为他设好的圈套里……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想通了前因后果,南宫漠胸中怒火翻腾,咬牙切齿,早知欧阳少弦起了疑,自己就找理由离开,断不会自讨苦吃的陪他们玩这傻瓜游戏。

    “在你害武国公的时候,我就开始起疑,因为你的武功太高,放眼整个京城,武功与谢轻扬不相上下的,不超过五个,逐一排查后,你的嫌疑最大!”欧阳少弦一字一顿,声音冰冷的让人如临腊月冰窖。

    南宫漠扬扬嘴角,高深莫测的望着欧阳少弦:“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杀武国公?”

    “那是你的事情,与我无关!”对于外人的事情,欧阳少弦向来没心思关心,对南宫漠那有违天理的的做法,他也没兴趣倾听。

    “我喜欢林思璇,但武国公准备将她配给谢轻扬,我不甘心……”南宫漠咬牙切齿,他喜欢的东西,凭什么总要被别人抢去。

    一道轻微的脚步声传入耳中,欧阳少弦眸光闪了闪:“林思璇是克亲灾星命之事,也是你指使林文凉故意说的吧!”

    “没错!”欧阳少弦都调查清楚了,他自然不会再隐瞒:“你是不是觉得,我喜欢人的方法很特殊?”

    岂止是特殊,根本就是没有人性:“你对林思璇的不是爱,只是占有而已,像你这种人,不配谈感情!”

    南宫漠嗤笑一声,眸底闪着阴冷与狠毒:“感情,不过是骗人的东西,我才没兴趣拥有,欧阳少弦,你要小心你最信任的人,说不定哪天,她就会在你转身时,反手给你一剑,将你打进十八层地狱……”

    “我的事情,不劳七皇子费心,把火镯交出来!”那是他送慕容雨的礼物,就算放在仓库里长毛,也不能被别人偷走,抢走。

    南宫漠不慌不忙的坐到椅子上,悠然自得:“欧阳少弦,你来找我,只是为了火镯吗?”

    “你以为呢?”欧阳少弦不答反问。

    “欧阳少弦,你来找我要火镯,一定是知道无声琴中有秘密了!”南宫漠抬眸,压低了声音,目光凝重:“许多年来,凡是破解那个秘密的人都会死,如果让你在秘密和慕容雨之间挑,你会选择留哪个?”

    欧阳少弦眸光沉了沉:“南宫漠,你少吓唬我,我对无声琴的了解,并不比你少多少……”

    “不相信就算了!”南宫漠倒了杯茶:“我可是在好心的提醒你,如果秘密揭开时,慕容雨真的死了,你可不要怪我……”

    欧阳少弦嘴上说着不信,暗中还是有些担心,稍稍分了分神,趁此机会,南宫漠目光一寒,手中茶杯对着欧阳少弦扔过去的同时,手中凌厉的招式也到了他面前……

    欧阳少弦瞬间回神,嘴角轻扬起一抹森冷的笑意,微微侧身躲过茶杯,挥手与南宫漠对了一掌,只听:“砰!”的一声响,欧阳少弦稳稳的站着没动,南宫漠却是后退了两、三步方才停下……

    身体刚刚停稳,南宫漠又集中精力使出了下一招,凌厉的招式快的让人来不及反应,欧阳少弦打起了十分的精神,与南宫漠过招,一时间,整个房间响起了激烈的打斗声……

    隔壁房间,林思璇高悬的心稍稍放了下来,一双温暖的大手轻轻握住了她冰凉的小手,抬眸,正对上谢轻扬深情的目光:“思璇,你都听到了,你的克亲命之说,是南宫漠故意造谣,并不是真的……”

    林思璇还是有些不太放心:“可是父母,祖父真的是因为我方才……”

    谢轻扬修长的手指放到了林思璇唇上,成功制止了她的话:“那些都是巧合,与你无关!”

    “我还是有些担心,我不想害你和你的家人!”祖父重伤,哥哥死心,武国公府只剩下林思璇一个人了,她一名弱女子,独自支撑着整个武国公府,真的很累。

    她也想找个肩膀靠靠,找名爱她,疼她的男子,幸福快乐的过一世,可是,她的幸福不能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如果她真是克亲的灾星命,她就算累死,苦死,也不会连累谢轻扬的。

    “我相信你不是克亲命,我会一直等你的!”谢轻扬信誓旦旦的保证着,这一生这一世,他只认定了她一人,就算她是克亲的灾星命,他也认了。

    隔壁,激烈的打斗还在继续,谢轻扬握着林思璇的手向外走去:“世子和南宫漠的武功旗鼓相当,打斗短时间内停不下来,事情已经清楚了,咱们走吧!”

    慕容雨曾交待过,如果想顺利迎娶林思璇,听过这件事情后,必须尽快带她离开,谢轻扬心里诸多疑惑,却没有多问,毕竟,他和林思璇的婚事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事情,都可以向后排,原因他早晚有一天会弄清楚的,不必急于一时。

    雅间中,欧阳少弦和南宫漠的打斗已经到了白炽化状态,南宫漠肩膀,手臂上有伤,出手依然快速,动作灵活,多变,让人防不胜防。

    不过,他遇到的是完好无损的欧阳少弦,讨不到便宜不说,还处处受打压,心情是气愤加郁闷,尤其是,欧阳少弦与他过招时,似乎还有些分神,这让南宫漠更加恼火,出的快速。

    隔壁,轻微的脚步声渐渐远去,知道谢轻扬和林思璇走了,欧阳少弦的注意力终于全部转到了南宫漠身上,眸底闪过一丝不耐烦的神色,快速出手钳制住了南宫漠的双手,将他按到了墙壁上,语气冰冷:“南宫漠,在你完好无损的情况下,或许能与我过上一百招,现在的你绝对赢不了我!”

    “欧阳少弦,你准备怎么处置我,将我交给林思璇,还是清皇?”事到如今,南宫漠还是不肯死心:“你没有证据能证明是我杀了武国公,就算你将我交给他们,也治不了我的罪……”

    欧阳少弦冷哼一声:“你肩膀上的剑伤就是最好的证据,谢将军的剑法,世间没几个人精通……”

    “欧阳少弦,你不要忘了,我可是离月国七皇子,那武国公不过是清颂一名大臣,如果清颂还想继续和离月保持表面上的友好,和平,清皇就不会为了他,杀我……”对这一点,南宫漠是相当自信的,离月国那些老家伙正愁找不到理由开战,如果自己一死,他们必定会以此为理由,欣喜若狂的大举来犯……

    “清颂已经休养生息六年,边关又有谢将军、陆将军等一些忠心爱国之士守卫,你离月想进犯,可不是容易的事情!”欧阳少弦对清颂,离月的国情非常了解,南宫漠哪能骗得了他。

    “那你想怎么样?”左右骗不了欧阳少弦,南宫漠只得暂时妥协。

    “把火镯交出来,再亲自去皇上面前,取消你的求婚,成全谢轻扬与林思璇……”

    南宫漠有一点说对了,离月国的确有野心勃勃之人等着找理由进军清颂,如果南宫漠害武国公之事捅到皇上面前,皇上因此赐婚给谢轻扬与林思璇,也就是南宫漠求娶林思璇不得,虽说事情是南宫漠的错,但对离月国的大臣来说,是一个很好的进攻清颂的借口。

    如果由南宫漠亲自开口,主动放弃林思璇,离月国之人,就没有理由进攻清颂。

    皇上为整个清颂大局着想,如果牺牲一个武国公,能换来整个清颂的安全,他根本不会介意,也就是说,即便皇上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也不会处置南宫漠,并且,为了防止这种局面的发生,他一定会派人在暗中行动,阻止别人将这件事情揭晓。

    不是清皇怕离月,只是现在还不到开战的时候,等到合适的时机,即便离月不开战,清颂也会找借口打过去。

    欧阳少弦耳力敏锐,他察觉到,附近埋伏着大量的皇宫暗卫,只等他的处置结果了,如果不合皇上心意,那些暗卫就会涌进茶楼。

    将南宫漠所做的恶事大白于天下,讨不到任何好处不说,还会将局面弄僵,皇上,离月两面受敌,聪明如欧阳少弦,自然不会愚蠢到自掘坟墓,以此为条件,向南宫漠索取最大的利益才是最明智之举。

    当然,武国公不会白死,欧阳少弦的计划中,南宫漠绝不可能活着走出清颂。

    “好,我答应你!”这两个条件,很简单嘛,南宫漠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他对林思璇只是想要占有和打击,又没有爱的死去活来,她嫁了人,他倒是能够找到更厉害、残忍的方法打击她,至于火镯,交就交吧,反正冰镯和无声琴都在欧阳少弦那里,自己受了伤,轩墨居的机关又非常厉害,自己再次潜入楚宣王府,也未必能得手,倒不如将火镯交出,等慕容雨打开无声琴中的秘密时,自己再暗中行动便可。

    欧阳少弦放开南宫漠,南宫漠自袖中取出火镯交给欧阳少弦:“明天我就进宫,请求成全谢轻扬与林思璇……”南宫漠说的漫不经心。

    “空口无凭,立字为据!”欧阳少弦挥掌吸来了不远处小桌上的笔墨纸砚:“写退出信给皇上,你总会吧!”欧阳少弦信不过南宫漠,万一他走出房间后,南宫漠变卦了,他刚才所做的一切,岂不是前功尽弃。

    “好!”欧阳少弦意志坚定,南宫漠身上有伤,打不过他,也逃不出去,男子汉,大丈夫,自是能屈能伸,写信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今日欧阳少弦这般折磨自己,找到机会,自己定要十倍,百倍的讨回来……

    在南宫漠的暗自愤怒中,退出成全信写好,南宫漠署了名,盖了章,欧阳少弦确认无误,方才收到衣袖中,转身向外走去。

    “欧阳少弦,我都照你说的做了,你把解药给我吧!”既然事情是欧阳少弦早就设计好的,南宫漠诸定,离魂酒里肯定被动了手脚。

    “离魂酒里下的不是毒,而是的的确确放了特殊的材料,我早就提醒过你了,想让伤口痊愈,找大夫吧!”放眼整个京城,能治这种伤的,只有陈太医,可是陈太医回乡探亲去了,要一个月后才能回来,不知到时,南宫漠的伤势会腐烂到哪种速度。

    欧阳少弦出了茶楼,欧阳夜辰‘恰好’从另一家茶馆里走出:“少弦,怎么有空在此闲逛?”

    欧阳少弦拿出南宫漠写的信,递给欧阳夜辰:“既然你在这里,事情就交给你吧,我也不必再跑一趟皇宫!”

    欧阳夜辰轻轻笑着,拿在手中,不必打开,他也猜到了里面的内容是什么:“少弦,相信我,忠臣的血,不会白流!”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早晚有一天,清颂会主动向离月宣战,并且,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到时,即便离月不制造矛盾,清颂也会制造。

    欧阳少弦没有说话,扬扬嘴角,转身离开,欧阳夜辰的野心,他当然知道,如果清颂的下一任皇帝是欧阳夜辰,他绝对不会满足于一个清颂国,攻打别国,开疆扩土是必然之事!

    快马加鞭回了楚宣王府,快步走进轩墨居,打算将事情的经过告诉慕容雨,岂料,房间里面空荡荡的,不见半个人影:“世子妃呢?”

    “回世子,世子妃随王大小姐回了将军府!”空气中,传来暗卫的禀报,欧阳少弦也没在意,去将军府,晚膳前一定会回来的!

    慕容雨不在,欧阳少弦也没在轩墨居久留,去了书房处理事情。

    书房中燃着檀香,清新怡人,茶水也是新换过的,气味极是清冽,欧阳少弦倒了一杯,稍凉后,唇沾了一些,味道有些不对他的口味,皱皱眉,将茶杯放到一边,继续处理事情,对那壶新茶,未再沾半分。

    将军府,慕容雨和王香雅坐在院中的亭子里饮茶:“雨儿,事情应该处理的差不多了吧。”欧阳少弦的能力,她半分都不敢怀疑,有他出手,没有成不了的事情。

    慕容雨望望外面的天:“若无意外,事情应该已经结束了!”距离轻扬表哥和思璇成亲的日子不远了……

    “扑腾腾!”一只信鸽扑腾着翅膀落到了假山上的陆皓文手里,将信鸽腿上的纸条摘下,陆皓文放飞了信鸽。

    “上面写了什么好消息?”王香雅对着假山高呼一声,陆皓文笑笑,修长的身影瞬间来到亭子里,手中纸条展于王香雅面前:“自己看吧!”

    “今日几时用晚膳!”王香雅将纸条反复看,就是这几个字:“谁这么无聊,以信鸽询问何时用晚膳。”

    “这上面的字迹,还有另一层意思!”陆皓文接过纸条,从袖中拿出一样东西,滴进茶水中,两指端着水杯,轻轻将杯中水慢慢洒于纸条,顿时,纸条上原来的字迹慢慢消失,另一行完全陌生的字出现在三人视线中。

    “真是神奇!”王香雅赞叹不已。

    “这是军中一种非常特殊的联系方法,有时纸条是空白的,有时则写些无关紧要的话,万一信鸽落在别人手中,也得不到消息!”陆皓文轻声解释着,慕容雨沉下了眼睑,脑海中,浮现苏侧妃的遗书以及空白信:“陆将军,你刚才往茶里放的是什么?”

    “是军中太医配制的一种中药,再配以特殊墨写出的字,可以隐藏或显现字迹……”显字药和特殊墨缺一不可!

    “楚宣王年轻时,曾带兵打过仗吗?”书房中,楚宣王的画像,身着戎装,必定是文武双全的。

    “打仗是没打过,不过,他在军营里历练过两三年!”对楚宣王,王香雅知道的最清楚,因为她的母亲是公主,喜欢和她讲皇宫的事情,楚宣王和楚宣王妃,是最让人羡慕和惋惜的一对,所以,她母亲的话中,没少提过两人。

    慕容雨猛然站起身,目光凝重:“我有事,先回楚宣王府,陆将军,能将你这中药借我用一下吗?”若无意外,苏侧妃的那两封遗书,肯定另有内情!

    没有过多的客套话,陆皓文将剩下的半瓶中药全部交给了慕容雨,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慕容雨的事情,他一名大男人,不方便过问。

    “是不是出大事了?”王香雅非常聪明,看慕容雨凝重的面色她就知道事情不简单。

    “我现在我也只是怀疑,不是特别肯定,等我将事情理顺,处理完了,再和你们细谈!”慕容雨边解释边大步向外走去,事情紧迫,不容耽搁。

    当年,楚宣王那么宠爱苏侧妃,肯定告诉过她显字中药与特殊墨的事情,更有甚者,这两样东西,苏侧妃都有,那两封遗书的内容,是迷惑众人视线的障眼法,真正的遗愿,需要特殊方法才能看到。

    楚宣王府书房,欧阳少弦还在处理事情,轻微的敲门声后,微闭的房门被人轻轻推开,一张美丽的容颜露了出来:“世子!”

    欧阳少弦抬起头,冷冷扫了来人一眼:“来人,来人……”苏梦微进来,居然没人拦他,侍卫眼瞎了,没看到人吗,又或者,侍卫们全部……

    苏梦薇低了头,小声提醒着:“世子,外面好像没人……”

    欧阳少弦停止呼唤,凌厉的目光望向苏梦薇:“你不是已经回苏府了吗?怎么又来了楚宣王府?”还擅自闯进了他的书房。

    “我父母为我选好了夫家,过几天,就要订亲了,此次来楚宣王府,是告诉祖姑母这个好消息的!”苏梦薇抬起了头,目光诚恳:“世子,世子妃感情深厚,令人羡慕,我不会拆散你们的,世子妃对我有些敌意,所以,我前来向她解释,可她不在轩墨居,我只好来书房找世子,请世子代为转达我的歉意……”

    “说完了?”欧阳少弦语气冰冷,不为所动,。

    苏梦薇笑笑:“一切麻烦世子了,告辞!”

    转身离去的瞬间,苏梦薇身上的淡淡香气随风飘入鼻中,欧阳少弦的心情莫名的烦燥起来,挥手打落了桌上的所有信件,噼里啪啦的东西落地声吓了苏梦薇一跳,潜意识的停了脚步,疑惑道:“世子,你怎么了?”

    体内,狂血沸腾,**如潮水般凶猛,根本压制不住,欧阳少弦双目赤红,猛然抬头望去,苏梦薇在他眼中刹那间变成了慕容雨的模样:“雨儿!”欧阳少弦呢喃着慕容雨的名字,修长的身形瞬间到了苏梦薇面前……

    话说慕容雨回到楚宣王府后,快速奔进轩墨居,命丫鬟取来苏侧妃那封有字迹的遗书,按照陆皓文的方法将纸张浸湿,第一张,没什么特殊反应,字干着湿着依然是字,第二张,第三张依然如此,慕容雨耐着心性试了下去,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后一页被弄湿后,原来的字迹退去,显出了新的字迹……

    望着上面显出的内容,慕容雨十分震惊:“世子呢?”

    “回世子妃,世子在书房!”

    慕容雨快速收好最后一张遗书,正欲起身去书房找欧阳少弦,嬷嬷的惊呼声在门外响起:“世子妃,不好了,世子他……出事了……”

    “世子出什么事了?”慕容雨急步走出房间,清冷的眸底,隐隐闪过一丝冷冽。

    嬷嬷面色焦急又无奈:“奴婢……唉……您快吧……”

    嬷嬷是府里的老人,极有可能是听从太妃命令的,她故意卖关子,慕容雨暂时没空理会,先欧阳少弦:少弦那么聪明,应该不会被太妃轻易设计……

    自我安慰着,慕容雨快步走向书房,心中却是焦急万分,书房所在的小院近在咫尺,转过弯,进院门的瞬间,慕容雨迎面碰到了带着大批人赶来的太妃和北郡王妃。

    “太妃和二婶怎会来此?”若说刚才只是猜测,现在几乎可以百分百肯定,太妃在设计欧阳少弦。

    北郡王妃叹了口气:“听闻少弦出事,太妃关切,拖着病体非要来看看他,我说我带人去就可以,太妃却不放心……”

    “少弦是我的孙子,我不关心谁关心!”太妃说的理直气壮。

    慕容雨心中冷哼,有你这种派人暗杀孙子的继祖母,少弦已经算是倒透了霉:“多谢太妃、二婶关心,少弦没什么大碍,不必如此劳师动众……”

    “可刚才下人来报,少弦出事了,除非见到平安无事的他,否则,我不放心……”

    “雨儿啊,你一定要沉住气,少弦那么厉害,绝对不会出事的……”北郡王妃与慕容雨说话的空隙,太妃已经带着人走进了小院。

    知道北郡王妃在阻拦自己,慕容雨微微笑着,清冷的眸底突然迸射出强烈的魔魅之气,北郡王妃只觉轰的一声,大脑顿时一片空白:“二婶,少弦有没有事,总要看过之后才知道,他是我的夫君,我很关心他的情况,请不要挡着我的路好吗?”

    不等北郡王妃反应过来,慕容雨已越过她,大步走进小院,虽然她的速度很快,却未能阻止太妃,她来到门前时,太妃已经命人推开了房门……

    外室干净整洁,欧阳少弦慵懒的躺在窗前躺椅上,微闭着眼睛晒太阳,太妃等人闯进来后,他睁开了眼睛,眸光不悦:“祖母有事?”

    “这是怎么回事?”房间怎么这么整洁,就只有一个欧阳少弦,梦薇去了哪里?

    “这句话应该是我来问祖母!”欧阳少弦面色阴沉的走了过来:“祖母带这么多人过来,所谓何事?”

    “祖母说你出事了,特意前来看望!”慕容雨高悬的心放了下来,顺着欧阳少弦的话,嘲讽太妃。

    “前来探望,只祖母前来便可,带这么多丫鬟,嬷嬷干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您来捉奸呢!”欧阳少弦眸光冷酷,似笑非笑,仿佛洞察了一切。

    “我这个做祖母的,想来孙子书房看看都不可以吗?”太妃语气不悦。

    慕容雨轻轻笑笑:“当然可以,祖母是楚宣王府的主人,哪里都可以去,不过,有丫鬟谎称少弦生病,骗您火急火僚的赶来这里,就是欺主之罪,祖母年龄大了,不适合快走,万一您一着急,摔着,碰着了,伤势很难痊愈的,一不小心,留下后遗症,更是难治,到时阴天下雨,吃苦受罪的可是祖母……”

    贱人,居然敢诅咒自己摔倒、受伤、留后遗症!

    “来人,将谎报事情的丫鬟,嬷嬷拉出去,杖毙!”老虎不发威,太妃当自己是病猫,既然身为长辈的太妃喜欢观赏自己心腹被杖毙,自己这个做晚辈的岂有不成全之理。

    “世子妃,饶命,饶命啊……”报信的两人哭的凄凄惨惨,慕容雨不为所动,北郡王妃有些看不过去了:“雨儿,念在她们是初犯,就饶了她们这次吧!”

    “无规距不成方圆,欺主是死罪,我不过是在按家法办事而已,如果我今天饶了她们,改天所有丫鬟们也都来个初犯欺主之罪,那楚宣王府还不得乱套!”

    慕容雨淡淡扫了太妃一眼:“欺骗我的嬷嬷,我是一定要杖毙立家法的,如果太妃心慈,我可以放过为您报信之人!”

    “太妃气的咬牙切齿,如果她放过那名丫鬟,就是在向楚宣王府所有下人宣布,都来欺骗我吧,初犯是不会被治罪的。

    可若是她下令杖毙那名丫鬟,就会让其他心腹寒心,毕竟,她们忠心耿耿的为她办事,到头来,得不到任何好处不说,还被她亲自下令处决,谁人还会再愿意跟着她。

    慕容雨手段果然高明,自己还真是小看她了:”楚宣王府是雨儿做主,一切就照雨儿的意思吧!“太妃虽然没有亲自下令处决,也相当于将那名丫鬟抛为弃子,跟随她的人,心寒了大半。

    慕容雨没有说话,淡淡笑着摆了摆手,立刻有粗使嬷嬷走上前来,拉了那两人下去杖毙。

    门外响起丫鬟,嬷嬷,凄厉的惨叫声,太妃的面色阴沉的可怕,目光仔细扫过外室的每一个角落,没有看到她期望的人,怎么回事,梦薇明明来了书房,为何不见踪影?被藏到内室了,还是出事了?

    以欧阳少弦对她的恨意以及残酷的手段,太妃完全相信完事后,他会杀人灭口……

    若真是如此,时间非常紧迫,欧阳少弦应该还来不及将尸体运走,无论是找到他杀人或自己设计之事的证据,他都休想有好日子过。

    内室与外室隔着串串珠帘,隐隐能看到内室的情形,却看不真切,太妃心中冷笑着,正欲找理由进内室仔细察看,门外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怎么这么多人,出什么事了?“紧接着,苏梦薇挤开人群走了过来,发髻有些凌乱,漂亮的眸底闪着迷蒙,显然是刚刚睡醒。

    ”梦薇,你刚才去哪里了?“太妃先是一愣,脸上快速浮上一丝担忧,她怎么是从外面回来。

    ”我来书房向世子告过别后,准备回安延堂向祖姑母告别,走到半路时,被太阳晒的有些迷茫,就到前面的亭子里休息,没想到居然睡着了!“苏梦薇不好意思的笑笑:”一觉睡醒,就看到许多人跑来这边,一时好奇,我就跟了过来,出什么事了?“

    ”没事!“太妃看似平静的声音中带着咬牙切齿的味道,蠢货,真是蠢货,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一场误会而已,都是丫鬟乱传话惹起的,我有些累了,北郡王妃,扶我回安延堂!“苏梦薇从外面回来,事情和欧阳少弦扯不上任何关系,她继续留在这里,只会丢人现眼。

    太妃,北郡王妃带着大批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苏梦薇也疑惑不解的紧随众人离开,书房只剩下慕容雨和欧阳少弦两个人:”少弦,到底怎么回事?“

    欧阳少弦冷哼一声,眸底寒光闪烁:”还能怎么回事,太妃以卑鄙的方法暗算我,想塞苏梦薇给我做侧妃!“

    ”苏梦薇是自己走进书房的吗?“回想刚才苏梦薇的反应,好像对事情并不知情。

    ”她应该是被太妃暗算了!“欧阳少弦拿起桌上的茶壶倒茶:”太妃让人在我喝的茶水里做了手脚,幸好我不喜欢那茶水的味道,只浅尝了一滴就放下,后来,我在苏梦薇身上闻到了一股非常特殊的香气,然后,全身的血液不受控制的沸腾起来!“

    欧阳少弦目光幽深:”可能是因为喝的茶水少,我以内力控制住了情绪,然后和苏梦薇订了计策……“

    慕容雨愣了愣:”刚才的说词,是你们两人早就商量好的?“

    ”没错,苏梦薇好像知道一些太妃的秘密,对做侧妃之事,不是热衷,而是恐惧!“没错,恐惧。

    他瞬间的迷失后,险些将苏梦薇当成慕容雨,她们两人身上的味道截然不同,欧阳少弦迷失只几秒钟的时间已经清醒时,当时,他紧抓着苏梦薇的胳膊,吓的她花容失色……

    欧阳少弦端了茶水欲饮下,慕容雨急忙制止:”你不是说茶水里被放了东西么,怎么还喝?“

    ”这壶茶水是新换的,没被做手脚!“

    ”那有问题的茶水去哪了?“放眼整个书房,只有这一只茶壶啊。

    欧阳少弦笑容冷酷,诡异:”我命人把它送回了原主人身边!“让下药之人,自食其果。

    ”茶水里究竟被放了什么东西?“慕容雨有些好奇。

    ”应该是催情药之类的东西,具体的药效,很快咱们就会知道了……“

    回到安延堂,太妃怒气冲冲的坐到床塌上:”欧阳少弦喝了那杯有问题的茶,梦薇身上也熏了特殊香料,特殊的香遇到那迷心催情的药,怎么可能没有事情发生?“

    北郡王妃倒了杯热茶端给太妃:”太妃息怒,一定是哪里出了差子,我再好好调查调查,保证将梦薇塞给欧阳少弦!“

    太妃淡淡嗯了一声,将杯中不冷不热的茶水一口饮尽了:”事情一定要尽快解决,免得夜长梦多……“

    半个时辰后,天色擦黑,太妃躺在床上,难受的来回滚动,不停撕扯着自己的衣服:”来人……快来人……“声音中透着无限的妩媚,仿佛春情萌动。

    ”太妃,您怎么了?“正在外室摆碗筷的北郡王妃快步走了进来,望着面色潮红,每一声低吟都**不已的太妃,心中猛然一惊:”太妃,您不会是中媚药了吧?“

    中媚药?太妃一惊,猛然睁开了眼睛:”我什么都没吃过,怎么中媚药……“话未落,太妃突然想到了什么,侧目望去,桌上的茶壶与欧阳少弦书房摆的那只一模一样:”难道下人将两只一模一样茶壶送错地方了?“还是欧阳少弦故意将茶壶调换?

    ”您中的,是那种媚药吗?“北郡王妃问的小心翼翼,若真是如此,事情真是麻烦了。

    普通媚药可以用冰水浸泡消除热量,可那种媚药只能是男女交和,并且,那药还很特殊,男子中媚药,必须与处子交和方才能排出毒素,如果是女子中媚药,则需和童男相交……

    ”应该是的!“太妃气的咬牙切齿,一股股热浪袭上身体,让人不能自持,如果只是普通的媚药,绝不会有这么大药力。

    ”那现在应该怎么办?“北郡王妃焦急万分,太妃可是老楚宣王的继室,年龄又这么大了,找个童子来为她解媚药,事情传扬出去,会丢死人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