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 沐雪莲掉耳朵,李渣男成乞丐

作者:蔓妙游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重生之侯府嫡女最新章节!

    ~日期:~11月01日~

    北郡王妃紧紧皱起了眉头,杏眼微眯,气愤的目光怒瞪南宫雪晴,如同炸了毛的公鸡:“你嫌我老了?”

    人到了某个年龄段,对老字非常敏感,最讨厌别人说她老,北郡王妃显然是到了这个年龄。百度搜进入索-<3 8 看 书 网^ >-快速进入本站 广告 全文字

    “不是,婆婆正值中年,精神抖擞之时,哪里会老。”南宫雪晴笑的亲切可人:“您养育少陵这么多年很不容易,少陵事情繁忙,无法在您身前尽孝,我这个做儿媳妇的自当代替少陵,尽心尽力孝敬您。”

    “府中事情繁多,处理起来,非常繁琐,更有甚者,事情棘手,需要劳神伤身的思索着最合适的解决方法,我是年轻小辈,劳累些理所应当,可您是长辈,本该好好享福的,如果因为这种事情,把您累病了,我怎么向少陵交待!”

    “身为掌权人,处理内院事情要快,准,正确,迅速,在最短的时间内,处理掉最棘手之事叫本事,拖拖拉拉,半天处理不完一件小矛盾,那叫愚蠢,活了三十多年,我还从没见过能把人累病的事情,你说说看,究竟是什么事?”

    北郡王妃一番话,夸奖自己能力出众的同时,也在嘲讽南宫雪晴能力不足,不自量力。

    嫁给北郡王后,楚宣王府一直是太妃掌权,哪天事情繁多,太妃实在忙不过来了,方才让北郡王妃做帮手,处理些小事情。

    来了北郡王府,渴望了二十年的管家大权终于落到她手中了,可她才管了几天,掌权的瘾都没过够,就被南宫雪晴抢走了,她不甘心,怎能甘心。

    “我只是防患于未然,暂时还没遇到那么棘手的事情!”无论北郡王妃说什么,南宫雪晴就是不肯交权。

    北郡王妃气的咬牙切齿,却又不能发作,忍了半天,想出了诱惑折中之法:“雪晴,你身为公主,肯定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十指不沾阳葱水,从没操心过其他事情,处理府中大小事务不够沉稳、老练,北郡王府的大权,你先交一半给我,我慢慢教你如何掌管王府!”

    南宫雪晴继续微笑:“多谢婆婆关心,在离月皇宫时,我曾和皇后学过如何管理内院,也曾帮她处理过后宫之事,您不在的这段时间,我将王府打理的还算可以,像我这种小辈,最需要的不是传授,而是磨练……”

    北郡王妃想要一半大权,无非是想利用那一半大权再与南宫雪晴争权,南宫雪晴又不是傻瓜,才不会上她的当。

    离月国皇宫可是比北郡王府复杂的多,皇后教她的东西,也比北郡王妃教的深奥,南宫雪晴都已经管理过后宫了,再管理北郡王府,根本就是小菜一碟,哪里来需要人教。

    北郡王妃的提议被南宫雪晴毫不犹豫的驳了回来,心中非常气愤,烦燥,郁闷不止,端起茶杯饮茶,思索着反驳南宫雪晴的好方法。

    门外,丫鬟来报:“郡王妃,世子妃,管家前来请示府内采购之物。”

    北郡王妃眼睛一亮,放下茶杯,正欲开口,南宫雪晴已抢先一步接过了丫鬟呈上的纸张,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正是王府所需的物品。

    先机被抢走,北郡王妃气的双眼冒火,却又无可奈何,继续端着茶杯喝茶,并暗暗观察南宫雪晴的处理方法,只要一有不对,她便立刻出言打断,教训南宫雪晴。

    南宫雪晴将单子上罗列的物品大致浏览一遍,点了点头,将单子递给小丫鬟:“去库房里领两千两银子吧!”

    小丫鬟低了头,小声道:“管家说要领二千一百两银子!”

    南宫雪晴淡淡笑着:“上面的东西虽多,却不是特别贵重,两千两银子已经足够!”

    北郡王妃当的一声,放下了手中茶杯,不悦道:“东西很多,难免会有差价的时候,先领二千一百两给他,用不完可以再剩回来,如果不够,还要再跑回来一趟,浪费时间,费神费力……”

    南宫雪晴笑着,不急不恼:“婆婆,我看过东西上标的浮动价格,按照最贵的在心里默算过,两千两绝对足够,根本没必要再多领一百两!”

    北郡王妃扬扬眉毛,南宫雪晴会心算,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不必借助算盘等其他外物的助力,就将所有账目点算清楚,果然厉害,在这一点儿上,自己不是她的对手。

    “时候不早了,我太妃,你忙吧!”北郡王妃站起身,离开了房间。

    北郡王妃一人斗不过南宫雪晴,就把太妃拉进来,一起与她争斗,太妃可是个人精,看人看事非常准确,出手毫不留情,就算南宫雪晴与太妃打成平手,自己再从旁相助,绝对能赢南宫雪晴。

    北郡王妃去见太妃,南宫雪晴自然知道她在想什么,毫不在意的笑笑,让丫鬟拿着单子送去给管家:那两个老女人不过是慕容雨的手下败将,自己的能力不在慕容雨之下,肯定也能斗得过她们……

    慕容雨将她们赶出楚宣王府,无形中给自己增添了麻烦,欧阳少陵快要出招对付欧阳少弦了吧,自己也要尽快整治那两名老妖婆,免得到时她们给自己添乱……

    静心堂是太妃在北郡王府的新居,院落坐北朝南,照射阳光充足,是老年人休息居住的最佳地方。

    望着大开的院落门,北郡王妃脑海中浮现出太妃解媚药那晚,春情萌动的迷离眼神,**蚀骨的低吟,忍不住一阵恶汗。

    老不正经,老不知羞的老太婆,多大年纪了,还为了活命失贞,找的还是那讨不到婆娘,又老又丑的小厮,啧啧,真是饥不择食,若非自己想不出办法夺权,才懒得来这里找她。

    静心堂中的太妃也在生闷气,她来北郡王府已经好几天了,东西不缺,丫鬟也不少,服侍的尽心尽力,可是,北郡王,郡王妃,欧阳少陵,南宫雪晴这四名主子,早晚来请安,请完安就找各种理由离开,好像她这里是蛇穴狼窝,他们连一秒钟也不想多呆。

    更让她气愤的是,北郡王暗中下了命令,所有小厮、侍卫只许在外院走动,敢擅闯内院者,重打一百大板,赶出北郡王府!

    表面上看来,北郡王不希望小厮、侍卫进入内宅打扰女眷,但太妃却明白,他担心她会再次红杏出墙。

    自己可是他的亲生母亲,从小含辛茹苦将他养大,劳心劳力为他安排着一切,从不说苦说累,他倒好,没有半句感激不说,还这般对待自己。

    那种媚药,只有一种解法,自己那么做实属被逼无奈,又不是故意为之,为什么他就不能信任自己!

    “太妃,北郡王妃来了!”丫鬟的禀报响起时,帘子已经打开,北郡王妃笑容满面的走了进来:“婆婆今天精神不错!”

    太妃淡淡嗯了一声,没有半句客套话,直接开门见山:“有事?”无事不登三宝殿,以前北郡王妃对静心堂避如蛇蝎,今天居然主动前来找她,绝对是有事相求。

    北郡王妃的笑容顿了顿,果然是老狐狸,什么事情都逃不过她的眼睛:“没什么大事,就想问问婆婆在静心堂住的是否习惯,若是缺了什么,直管说……”

    “北郡王府不是南宫雪晴掌权吗?我缺了东西跟你说没太大的用处吧!”只两句话,太妃就明白了北郡王妃来静心堂的目的,想让太妃帮她夺权。

    北郡王妃勉强笑笑:“我是雪晴的婆婆,长辈,就算不掌权,下的命令也是做数的!”

    太妃沉沉眼睑:“我是雪晴的太婆婆,更是长辈,我的命令,下人也会听从,我需要什么,直接告诉下人就可以,不必再通过你……”对北郡王妃,太妃是越看越不顺眼。百度搜进入索-<3 8 看 书 网^ >-快速进入本站 广告 全文字

    如果那天北郡王妃机灵些,提前给她提示,她也不会被欧阳少弦,慕容雨抓奸在床,不会颜面尽失的被赶出楚宣王府,更不会和北郡王母子失和。

    还有,北郡王妃找给她的那名童子,货真价实是没错,却丑的要命,身体也脏的很,不知道多少天没洗过澡了,身上散发着阵阵臭味,天知道太妃解了媚药后,在安延堂沐浴了整整一夜,三天没吃下任何东西……

    总而言之一句话,北郡王妃是害太妃丢脸的间接帮凶,太妃自然不会给她好脸色看。

    北郡王妃的笑容彻底僵在了脸上,心中暗暗气愤,死老太婆,给脸不要脸,年纪一大把了,还玩童子,传扬出去,绝对会让人笑掉大牙,被慕容雨赶出楚宣王府也是活该,若非我们收留你,你只能去睡大街……

    “太婆婆,婆婆!”南宫雪晴笑眯眯的走了进来,身后跟着的丫鬟手中,端着两只小盅。

    北郡王妃微微笑着:“雪晴不是在忙府里的事情么,怎么有空来这里?”她来这里,肯定也有目的。

    “听闻太婆婆最近胃口不好,我命厨房做了八宝粥,养颜开胃!”南宫雪晴笑的真诚:“厨房做了许多,婆婆也一起尝尝吧!”

    “雪晴百忙之中还抽空来关心我这个老太婆,真是有心!”北郡王妃讨厌南宫雪晴,太妃就偏要抬举她,凡是能打击到北郡王妃的事情,太妃都喜欢做。

    “不像有些人,就知道说空话,一点实际行动都没有!”太妃望向北郡王妃的目光带了寒意。

    “太婆婆说的哪里话,您是长辈,我是晚辈,晚辈关心长辈是应该的!”南宫雪晴笑的更加灿烂。

    南宫雪晴来静心堂,本打算小小打击一下太妃和北郡王妃,暗示她们不要妄想夺她的权,可她怎么都没想到,太妃会向着她,帮她教训北郡王妃。

    刚才想好的计策,不能实施了,不过她反应极快,若无其事的为太妃殷勤盛粥,先静观其变,看看太妃和北郡王妃接下来的动作,再对症下药不迟。

    北郡王妃的笑容僵到极点后,居然恢复了正常,老太婆心里对权力的向往不比自己差多少,既然她向着南宫雪晴,自己就暂时按兵不动,等她憋不住,出手夺权,肯定会和南宫雪晴争的两败俱伤,到时,自己就可坐收渔翁之利。

    “雪晴,你还年轻,经验不足,做事时一定要小心谨慎,以免出错,遇大事,沉着冷静,三思后行,切不可盲目下决定,否则,怕会铸成大错……”

    太妃对南宫雪晴,欲抑先扬,先夸奖她几句,再打压打压,让她认清她自己的身份,以免她高兴过头,眼睛上了天,肯定连太妃都不放在眼中。

    太妃在北郡王府最大,她想捧谁就捧谁,她想摔谁就摔谁,北郡王妃,南宫雪晴都不能爬到她头上去。

    闲话家常一碗八宝粥的时间后,北郡王妃告辞离去,走在府中小路上,胸中怒气翻腾,太妃和南宫雪晴短时间内会联合,气死了,真是气死了,如果她们两人一直合作下去,自己何年何月才能掌权……

    不远处闪过一道熟悉的身影,北郡王妃眼睛一亮,快步追了上去:“少陵,你今天没有重要事情需处理吧!”

    “娘有事找我?”欧阳少陵停下脚步,英俊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

    北郡王妃笑笑:“前段时间我去楚宣王府照顾太妃,掌权之事交给了雪晴,如今我回来了,可以继续掌权,你去告诉雪晴一声,让她将大权交给我……”

    在南宫雪晴和太妃那里说不通,北郡王妃便将主意打到了欧阳少陵身上,少陵是南宫雪晴的夫君,他说的话,她一定会听,也必须要听。

    欧阳少陵轻轻笑着:“娘已经找过雪晴谈过交权之事了吗?”对南宫雪晴,欧阳少陵谈不上百分百了解,却知道她一心想掌管北郡王府的管家大权,如今,好不容易才将大权弄到手,她岂有轻易放开之理。

    北郡王妃眸光不自然的闪了闪:“还没有具体谈过,想让你和她提提,让她有个心理准备,她还年轻,没什么管家经验,许多事情处理不好,还是将大权交给我,她跟着学习好些……”

    知道北郡王妃说了谎,欧阳少陵也不拆穿,淡笑依旧:“那我回去和她谈谈!”事情不必谈,他也知道了结果,南宫雪晴绝不会交权,他的话,不过是在宽慰北郡王妃。

    欧阳少陵和南宫雪晴住的院落叫海菱居,辞别北郡王妃后,欧阳少陵回到房间,刚喝了杯热茶,南宫雪晴回来了。

    禀退丫鬟,南宫雪晴毫不掩饰刚才发生的事情:“我必须要拥有北郡王府的大权,才有资格和慕容雨较量,你告诉北郡王妃,我是不会交权的……”

    欧阳少陵砰的一声放下了手中茶杯,面色微沉:“后院女人之间的事情,你们自己解决,我没兴趣参与!”

    北郡王妃想通过欧阳少陵夺权,南宫雪晴想透过欧阳少陵保权,欧阳少陵夹在中间,左右为难,干脆什么都不管,让她们自己去争斗,胜者掌权,三代婆媳内院争权,最多也就是斗斗嘴,耍点小阴谋,掀不起多大的风浪。

    “快到午膳时间了,你准备去哪里?”南宫雪晴扬着嘴角,漫不经心的询问着,欧阳少陵不管这场权力之争,那么赢家一定是她,那两名久居内宅的老女人,绝不可能是她对手。

    “出去走走,不必等我用午膳!”成亲后,欧阳少陵和南宫雪晴,很少在一起吃饭,就算两人坐在一起,也是像陌路人一般,各用各的膳食。

    欧阳少陵和南宫雪晴的结合,是为各自的目的,两人心中,又各自有人,眼中根本没有彼此的存在,所以,就算相处的时间再长,他们两人也绝不可能因为感情走到一起。

    冬天已至,屋外的阳光虽温暖,空气中还是带了冷风,大街上照样人来人往,繁华依旧,欧阳少陵走在人群中,愁绪随风飘散,心情好了许多。

    “琴儿,去醉情楼买一盒香脆饼!”美妙动听的女子声音在耳边滑过,欧阳少陵停下了脚步,循声望去,慕容雨站在阳光下,笑容比阳光还要璀璨,迷人,欧阳少陵瞬间失神。

    “嫂子,怎么只有你一人,堂兄呢?”不知不觉间,欧阳少陵移步走向慕容雨。

    “他有事,刚刚进宫!”慕容雨礼貌之中带着淡漠与疏离。

    “堂兄喜欢吃云片糕,嫂子怎么不买些回去?”刚才欧阳少陵可是清清楚楚的听到,慕容雨只让丫鬟去买香脆饼。

    “少弦吃的云片糕都是我亲手做的,醉情楼里的,他不喜欢!”慕容雨敷衍着,对欧阳少陵多了份戒备,他旁敲侧击打听自己和少弦的事情,是不是另有目的?

    欧阳少陵轻轻笑着:“嫂子和堂兄是人人羡慕的贤伉俪,一见钟情,成就才子佳人的一段佳话!”

    “堂弟和公主是一见钟情,感情又好,郎才女貌让人羡慕!”慕容雨巧妙的将话题转到了欧阳少陵和南宫雪晴身上。

    已经成婚的堂弟和嫂子站在大街上讨论感情之事,着实不妥,慕容雨再次转移话题:“堂弟今天休沐?”

    欧阳少弦和欧阳少陵都是皇室之人,将来会继承各自父亲的爵位,欧阳少弦快到二十岁了,即将继承楚宣王之位,最近这段时间,他除了忙朝中事情外,也在忙继位之事。

    北郡王还在,欧阳少陵一时半会成不了北郡王,年轻人必须磨练,不能整日无所事事,北郡王在朝中为他谋了官职,暂做磨砺之用。

    慕容雨是楚宣王世子妃,知道今日绝不是休沐之日,欧阳少陵居然如此悠闲的在街上闲逛,那官职,也不过是徒有虚名而已。

    欧阳少陵淡笑依旧:“今日礼部没什么特殊事情,便出来走走看看!”

    回来几个月,欧阳少陵早将欧阳少弦和慕容雨的一切调查的清清楚楚,不过,他们两人何时产生感情的,他却是没有查到。

    刚才那番话,他成功探到了想知道的消息,慕容雨和欧阳少弦是日久生情,而非一见钟情。

    欧阳少陵的身份,地位,相貌,才情,武功,修养都与欧阳少弦不相上下,如果他也是三年前回来,慕容雨未必会是欧阳少弦的世子妃。

    “世子妃,香脆饼买来了!”琴儿提着一只食盒,从醉情楼快步跑出,慕容雨笑笑:“堂弟,楚宣王府还有事处理,我先走一步!”

    欧阳少陵很精明,也很危险,慕容雨不怕他,不过,两人毕竟是叔嫂,光天化日之下站在大街上聊天,着实不妥:欧阳少陵试探自己,看来快要有行动了,少弦再有几个月就可继承王位,他当然会着急。

    慕容雨刚刚走出几步,不远处,一辆马车转过弯急驰而来:“马狂了,让开,快让开……”

    行人熙熙攘攘着,慌忙退让,你挤我,我挤你,脚下不稳,摔倒在地,慕容雨脚下一绊,居然出了人群,站到道路中央,发狂的快马已经近在咫尺……

    “小姐……”

    “世子妃……”

    身后传来琴儿等人焦急、担忧的惊呼声,慕容雨不以为然,以她的武功,躲开这辆马车,绰绰有余。

    快马抬起前蹄,长嘶一声,眼看着就要踢到慕容雨身上了,众人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心中一阵叹息,这姑娘怕是凶多吉少。

    慕容雨沉下眼睑,脚步轻移着,正欲退到一边,身侧一阵清风吹过,淡淡桂花香萦绕鼻端,腰间一紧,她已被人抱着腾空飞起……

    眼前没了阻碍,发狂的快马继续飞速前行,欧阳少陵抱着慕容雨轻飘飘的,翩然落地,人群中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掌声,欧阳少陵望向慕容雨,一向冷静的目光,带了丝丝笑意。

    已经安全了,你可以松手了!“慕容雨压低了声音,美眸中怒火燃烧,欧阳少陵武功高强,有力的手臂紧紧圈着她的小腰,她挣脱不开。

    欧阳少陵瞬间回神,轻轻笑笑,松开了胳膊,慕容雨快步退到一边,美眸中不悦更浓,自己可以退开的,哪需要他来救,多管闲事。

    温软馨香的娇躯瞬间远离,欧阳少陵心中莫名的升起一阵失落,面上却是丝毫都没有表现出来,英俊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嫂子,失礼了!“

    慕容雨淡淡答应一声:”我还有事,告辞!“对欧阳少陵,她再次提高了警惕,他不简单,需小心应付。

    欧阳少陵淡淡笑着,目送慕容雨的马车离开,眸底,染了一种莫名的情绪,刚才,她在他怀中,身体柔软、馨香的不可思义,让人深深迷醉,小腰不盈一握,居然还不如他的胳膊长,乌黑莹亮的秀发上,散发着清雅的梅花香,清新,迷人,纵使欧阳少陵自制力再好,也有瞬间的失神。

    欧阳少陵走遍各国大江南北,聪明,美丽的女子他见过不少,可是,能让他失神、迷醉的,慕容雨还真是第一个。

    大牢

    狱卒拿着皮鞭,狠狠抽打着绑在刑架上的男子,男子低垂着头,满面是血,看不出原来相貌,白色的囚服上也横一道,竖一道的沾满鲜血。

    沐雪莲坐在外面的小桌前,悠闲的喝着茶水:”怎么没声音了,是不是没有用力打?“

    狱卒狗腿般跑上前:”回李……大小姐,李向东昏过去了……“

    沐雪莲扬扬眉毛,满眼不屑:”真是没用,这才打了几鞭子,就昏过去了,用冷水泼醒,继续打!“

    一旁的丫鬟递上一大锭银子,狱卒眼睛一亮,谄媚的连连答应着:”是是是,一切谨尊大小姐吩咐……“

    一盆冷水当头泼下,重伤的李向东恢复了一些神智,沐雪莲袅袅婷婷走上前,冷冷望着他:”李向东,说吧,你是如何害死莹儿的,只要招了供,就可以免受皮肉之苦!“

    李向东冷笑一声,嘴巴微张,扯到了伤口,疼的他倒吸了一口凉气:”你以为我是傻瓜么……承认了罪名……我就是死路一条……“李向东声音微弱,本就虚弱的身体被施重刑,他已经奄奄一息。

    沐雪莲淡淡笑着:”就算你不认罪,离死也不远了!“

    摆了摆手,身侧的丫鬟会意,拿着一张纸来到李向东面前,李向东定睛一看,居然是份和离书。

    ”签了吧,对你,对我都好!“沐雪莲颐气横事,语气高傲。

    李向东冷冷一笑,声音虚弱,却异常坚定:”如果……我不签呢?“想和自己和离了,再去找其他野男人么?乞丐用过的滥货而已,还有哪个男人肯要。

    ”那你就真的离死不远了!“沐雪莲咬牙切齿,望向李向东的目光,闪着嘲讽与不屑:”李向东,看在咱们夫妻多年的情份上,我给你两条路,一是,不签和离书,你会被判强暴未遂故意杀人,最多留上一两个月,就会问斩,再就是签了和离书,莹儿的事情一笔勾销,从今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目桥,互不干涉。“

    ”签了和离书,你可再娶,我可再嫁,双方互利,如果你实在不愿意签也没关系,不过,你会死在大牢里,我可以以寡妇的名义再嫁人!“

    总而言之一句话,签了和离书,沐雪莲和李向东双方互利,如果不签,倒霉的只会是李向东。

    李向东思索片刻:”签了和离书,你真的会放过我?“

    沐雪莲说的没错,就算他不签,沐雪莲照样可以嫁人,倒霉的只有他,不过,让李向东疑惑的是,签了和离书后,他会被免去害死莹儿之罪,沐雪莲何时变的这么大度了?又或者,这份和离书,有着什么特殊意义。

    丫鬟递上笔墨,李向东在上面签了字,沐雪莲仔细看了看,确定无误,摆手让丫鬟收好,她自己诡异的笑着,走上前,压低了声音对李向东耳语:

    ”我本打算让你死在大牢里,可后来一想,就这么让你死了,也太便宜你了,于是,我改变了主意,选用另一种方法送你去见阎王,和离书一签,你会被净身出府,身无分文,如果想要活命,必须像乞丐一样,去街边乞讨……“

    李向东重病重伤,身体极度虚弱,净身出府后,连饭都吃不饱,更没钱买药,极度困境中,他身体的伤会越来越重,人也会越来越憔悴,穷困潦倒时,在寒风呼啸的黑夜里,一点儿一点儿感受着死亡的到来,对他才是最大的惩罚!

    ”沐雪莲!“李向东怒吼一声,对着沐雪莲张口咬了下去:”啊!“伴随着惊天地、泣鬼神的惨叫声,沐雪莲倒在了地上,手捂着耳朵,疼的在地上打滚,丫鬟,狱卒们站在一边,犹豫着,不敢上前。

    刑架上的李向东口中含着半只血淋淋的耳朵,望着疼痛难忍的沐雪莲,狰狞的笑!

    ”给我打,狠狠的打!“受伤之际,沐雪莲也不忘让人教训李向东:”用铬铁铬他,把他的耳朵也给我拧下来……“

    李向东吐掉耳朵,大笑着,笑声凄惨震天,他的下场凄惨,沐雪莲也休想好过!

    在他的笑声中,狱卒手忙脚乱的拿了烧红的铬铁,狠狠铬到李向东胸口上。

    ”啊!“肉的焦糊味,伴随着李向东的惨叫声弥漫整个房间,李向东疼昏了过去。

    丫鬟们扶着沐雪莲,拿着被李向东咬掉的那半只耳朵,快步向外走去,先去找大夫,把耳朵治好,走到门口,沐雪莲突然停下脚步,回过了头:”用盐水将他泼醒,再接着打!“

    将太妃赶出楚宣王府后,慕容雨开始对整个王府大清理,太妃,北郡王,北郡王妃留在王府的心腹,内应都被她以各种借口清理掉,全部换上新人。

    安延堂,怡心园的布置,摆设,以及王府中的许多景致,慕容雨都进行了大修改,现在的楚宣王府与原来大不相同,完完全全是慕容雨和欧阳少弦喜欢的风格,很难再找到太妃,北郡王喜爱的景致。

    入夜,用过晚膳,慕容雨躺在美人塌上看书,欧阳少弦沐浴完毕,也穿着睡袍坐到塌上,将慕容雨揽进怀中,以指为梳,轻轻梳理她乌黑顺滑的墨丝:”北郡王府开始内斗了!“

    慕容雨将书翻过一页,嘴角扬起一抹悠美的弧度:”太妃,北郡王妃,南宫雪晴三人都想掌权,北郡王府却只有一个,她们不内斗才怪!“

    ”北郡王和欧阳少陵那边暂时还没什么动静!“欧阳少弦目光深邃,再过几个月,自己就年满二十,可以继承王位,他们两人不可能没有动作,难道他们在暗中进行着大计划?

    慕容雨脑海中浮现出欧阳少陵永远淡笑的脸:”欧阳少陵不简单,一定要小心应付!“一个人,天天都在虚情假意的笑,他都不觉得累么?

    ”你在看什么?“欧阳少弦目光凑到了慕容雨的书上:”各国志!“

    拿过书本扔到一边,欧阳少弦揽着不解的慕容雨躺在了塌上:”书上写的,不如我知道的多,你想听哪国的风土人情,喜好禁忌,我讲给你听,保证比书上精彩。“

    ”那你就说说清颂其他地方的风土人情吧。“清颂虽没有东临大洋,西到沙漠,北方草原,南到海边,国土也不算小,慕容雨前世今生都只呆在京城,没去过其他地方,对别处的事情自然好奇。

    ”清颂景色最美的是江南,山清水秀,美丽富庶,一望无际的青山绿水,让人心旷神怡,如临世外桃源,将所有烦恼抛诸脑后……“

    欧阳少弦娓娓讲述着江南美景,声动,精彩,一副烟雨江南的美丽画卷呈现在慕容雨面前,没有京城繁华与喧哗,青青的山,绿绿的水,两人打着漂亮的油纸伞,乘着一叶小舟泛湖,微风轻轻吹过,衣衫随风飘飞,美的让人心醉……

    屋外,一道轻微的异声响过,欧阳少弦眸光一沉,停止讲述,怀中,慕容雨均匀的呼吸声响起,低头望去,她睡着了。

    屋里升了火盆,非常暖和,但美人塌不是睡觉的地方,欧阳少弦抱起慕容雨走向大床:”雨儿,我讲的很枯燥无味?“

    ”不是,非常精彩动听!“慕容雨意识朦胧,还是能回答欧阳少弦问题的。

    ”那你怎么睡着了?“

    ”你讲的江南太迷人了,我是沉醉其中!“欧阳少弦把她放到床上时,她居然彻底清醒了过来:”再讲讲其他地方的吧,比如云南!“那可是个非常神秘的地方。

    ”夜深了,咱们明天还要去忠勇侯府,必须早起,明晚再讲吧!“欧阳少弦拿了锦被盖在两人身上,紧拥着慕容雨躺在床上,睡意全无,集中精力倾听着外面人的动静:深更半夜,他暗闯进楚宣王府干什么?

    ”少弦,太妃,北郡王妃都离开楚宣王府了,我们可以放心的要孩子了!“来人的武功比慕容雨高,再加上他又刻意放轻了脚步,慕容雨察觉不到外面有人。

    ”我希望第一胎是个男孩!“这样欧阳少弦的地位就会更加稳固。

    ”我喜欢女孩,像你一样美丽,聪明,我们就可以把她捧在手里里宠着了。“欧阳少弦不知道那人来王府的目的是什么,他不动,欧阳少弦也不动声色,顺着慕容雨的话,麻醉那人。

    ”小孩子,不能只宠,也要好好教导,不然,好孩子也会被你宠坏的!“

    ”那以后,我们的孩子,我宠你教怎么样?“欧阳少弦调侃着,外面的人呼吸有些紊乱,欧阳少弦暗暗加了小心。

    ”小孩子都很崇拜父亲,你不能只宠,也要教……“

    ”好,一切听你的……“欧阳少弦的利眸瞬间眯了起来,暗暗做好了动手的准备,因为外面那人有了动静。

    脚步声渐近,欧阳少弦眸底隐有寒意迸射,他想死,自己就成全他。

    欧阳少弦不着痕迹的自慕容雨颈下收回胳膊,轻轻转过,突然,轻微的脚步声猛然停下,欧阳少弦的动作也跟着顿了下来,几秒后,几不可闻的的破风声响起,并渐渐远去:走了?想要动手时,居然又离开,他究竟想干什么?

    ”少弦,你想拿什么?“欧阳少弦侧着身体,手臂伸出被子,一眼望去,的确像在拿东西。

    ”渴了,倒杯茶喝,你要不要喝一杯?“深更半夜,他跑到自己和雨儿居住的轩墨居来,想出手,又跑走,肯定有问题,又或者,他有什么顾及,必须让暗卫们好好调查调查他。

    沐雪莲看完伤回府后,第一件事就是将李父李母赶出了李府,两人,两个破包袱,里面装着几身衣服,身无分文的走在大街上,看着人来人往,热闹非凡的繁华景像,心头涌上一股苍凉与无奈。

    李向东是第二天被放出大牢的,伤痕累累,奄奄一息,饿了一天的李父、李母搀扶着他,慢腾腾的走在大街上,拉下脸面,向行人乞讨:”求求你,可怜可怜吧……“

    有些心软之人,会扔一两个铜板给他们,但更多的行人是鄙视,厌恶的望他们一眼,转身离开,满身脏兮兮的,还是离的远些,免得那脏污碰到自己衣服上。

    突然,有人惊呼:”那不是魏国公的孙女婿李向东的父母吗?怎么在街上乞讨?“

    ”听说李向东奸污沐大小姐已经成婚的婢女未遂,将其害死了,大小姐气急,与他和离……“李向东被抓进顺天府的第一天,沐雪莲就让人放出了风。

    ”真是衣冠禽兽,有沐大小姐这么漂亮的美人他不知足,居然还去羞辱人家已经成亲的婢女……“

    ”他父母扶着的伤员,就是李向东吧,落到今天这种下场真是活该……“

    ”罪有应得……“

    ”杀人偿命,他怎么又给放出来了?“

    ”据说沐大小姐念在一日夫妻百日恩的情份上,安抚了那名婢女的家人,饶了李向东一命……“

    ”沐大小姐重情重义啊,可惜命不好,嫁了这么个人渣……“

    李向东迷迷糊糊的,神智不是特别清醒,但众人的议论他听进不少,眸底寒光闪闪,沐雪莲,总有一天,我会将你踩在我的脚下,狠狠羞辱……

    ”楚宣王府的马车来了!“一行人高呼一声,众人瞬间散开,让出了道路。

    李父李母动作慢,李向东是根本没有力气走路,三人直直的站在道路中间,抬头望去,标有楚宣王府标记的豪华马车正快速奔来……

    ------题外话------

    咳咳,虐了沐渣与李渣,亲们扔张票票庆祝哈!(*^__^*)嘻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