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 大小姐巧妙设计杜幽若

作者:蔓妙游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重生之侯府嫡女最新章节!

    “少弦,你的暗卫应该遍布大半个清颂国,重要人物的身家底细,都调查的一清二楚了吧!”慕容雨清的眸底,诡异目光渐浓,这件事情,她定要好好计划计划,争取将杜幽若推离翔表哥。

    “你准备怎么做?”欧阳少弦低头望望怀中的慕容雨,心中暗叹,这小丫头,准备整治人了。

    “这要等你的暗卫传来消息后才能确定,你帮我查个人……”慕容雨低声道出一个姓名,欧阳少弦听后,利眸闪着疑惑:“你推开杜幽若的计划,和他有关?”

    “不但有关,关系还大了去了,晚上就是洗尘宴,时间紧迫,快让人帮我查他的事情……”现在已是午时,距离天黑没多少时间了。

    “他的事情早就入了档,回去我拿给你!”顿了片刻,欧阳少弦有些不放心:“他可不是简单角色,你一定要小心再小心,若没有十成的把握,就不要……”

    “放心,我有分寸!”慕容雨的计划早就开始思索,只差一些细节需要完善了,实施时,绝对完美,他不会察觉到是慕容雨设计了他,就算某天,他知道了真相,也怪不到慕容雨身上。

    马车外,响起一道极其轻微的异声,熟悉的亲切感再次袭上心头,慕容雨猛然直起身体,快速拉开车帘向外望去,官道上,前后望去空荡荡的,只有楚宣王府的马车在行驶,道路两边皆是花草树木,除此以外,再无其他。

    难道自己刚才感觉错了!带着重重疑惑放下车帘,慕容雨回头,正对上欧阳少弦深邃、凝重的目光:“你也听到外面的声音了?”

    声音很轻微,一般人听不到,但慕容雨和欧阳少弦都是习武之人,丝毫异动都逃不过他们的耳朵。

    慕容雨轻轻点头:“刚才一瞬间,我又有了小时候与哥哥在一起时的熟悉亲切感,越过马车的,是那名买走滕花玉佩之人。”她不止一次对他有亲切感,这绝不是偶然,他极有可能就是慕容岸,她的亲哥哥,可是,他为什么不认识她呢?

    强盗暗杀被救后,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我已经让人去调查他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你有了身孕,要好好养胎,不要整天胡思乱想!”

    欧阳少弦开解着慕容雨,沉下的眸底,利光渐浓,那人武功极高,若非怕他在用调虎离山计,欧阳少弦早就起身去追他了,先是金铺,再是楚宣王府,现在又改成官道,他这么频繁的出现在欧阳少弦,慕容雨身边,绝对有目的。

    “有关他的信息,还一点儿都没查到吗?”那他也太厉害了,居然能多次避开少弦亲自培养的暗卫。

    欧阳少弦凝深了目光:“我已经命人去别处调查了!”那人不但武功高强,还很聪明,凭空出现在京城,从未与人联系接触过,又总能想到方法甩掉悄悄跟踪他的暗卫,所以,京城的暗卫们查不到与他有关的任何信息。

    不过,欧阳少弦培养的暗卫也不是吃素的,只要他是生存于天地间的人,就算将世间翻过来,暗卫也一定要查到他的底细。

    谈话间,稳速前行的马车进了城门,城内人多,马车放慢了速度,不快不慢的行驶着,慕容雨有些乏了,微闭着眼睛,正欲休息片刻,一道熟悉的声音透过层层人群,传入耳中:“事情就这么定了,你们可都记清楚了?”

    这是慕容岸的声音!慕容雨猛然睁开眼睛,掀开车帘,向外望去,金铺里,除了慕容岸外,还站着十多名掌柜,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唯唯诺诺的,连连称是:“是是是,小的们一定按照大少爷说的做……”

    目光淡淡扫过所有掌柜,慕容岸微微笑着,礼貌谦虚:“祖母和爹有意考验我的能力,方才让我掌管所有铺子,我刚回京,许多事情都不懂,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请各位掌柜不吝赐教……”

    掌柜们笑着,恭恭敬敬:“赐教不敢,大少爷是我们的主子,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就好,小的们一定尽力去办……”慕容岸是忠勇侯府的正牌大少爷,老夫人,侯爷最宝贝的孙子,他们未来的主子,在他面前,他们哪里敢造次。

    楚宣王府的马车在金铺前缓缓驶过,慕容岸和掌们忙着‘交心’,没有看到慕容雨和欧阳少弦。

    放下帘子,慕容雨陷入沉思,自古以来,商比官低微的多,慕容岸是忠勇侯府嫡子,将来的忠勇侯,就算祖母和爹要考验他的能力,也应该是给他个小官做,而不是从商管理铺子。

    当然,如果是慕容岸全力要求的话,以老夫人对他的宠爱,绝对会答应,也就是说,管理铺子一事,应该是慕容岸主动要做,绝不是老夫人和慕容修的意思,他究竟想做什么?

    腰间一紧,慕容雨后背靠上了温暖的胸膛,淡淡墨竹香萦绕鼻端,欧阳少弦坚定、好听的声音自头顶响起:“别担心,我立刻命人调查此事!”如果这个慕容岸真是假的,他潜入侯府的目的,一定不简单。

    回到楚宣王府,欧阳少弦拿了一人的资料给慕容雨,细细翻看着资料上记载的大小事情,慕容雨清冷的眸底隐有笑意闪烁,计划中不足的细节,慢慢填补。

    “你的计划,到底是什么?”看慕容雨那诡异的笑容欧阳少弦就知道,她整治的计划很精彩。

    “晚上你就会知道了!”慕容雨收起资料,对门外吩咐着:“来人,去杜尚书府,请杜幽若!”

    慕容雨是第一次私下邀请杜幽若来楚宣王府,杜幽若自是受宠若惊,装扮妥当,坐着马车,越过条条道路,赶往楚宣王府。

    慕容雨邀请自己,会不会是因为轻翔的事情?自从杜幽若为慕容雨抱不平,痛斥秋若颜后,慕容雨对她就亲近了起来,每隔几天就会找机会掇合她和谢轻翔。

    虽说每次谢轻翔都与她说不了几次话,但能见到心上人的面,杜幽若也很知足,心中却有些纳闷,丞相、丞相夫人明明早就暗示过家父家母,要轻翔迎娶自己为正妻,可时间都都过了大半个月了,他们为何还不去尚书府提亲?

    莫不是出了什么变故?

    但愿慕容雨找自己前去,说的是好事,不是坏事……

    马车猛然停下,杜幽若来不及适应,身体猛然向前一倾,险些栽倒,直起身体,美眸中怒火燃烧,正欲怒斥车夫:“你是怎么赶车的?”

    车外抢先响起一道浑厚的男声:“三皇子,高焰五皇子到,让开,都让开!”

    杜幽若凝凝眉毛,高焰五皇子应该是高焰国使者,可三皇子又是谁,自己从小在京城长大,怎么都没听说过他?

    “三皇子,你酒量如何?”温柔的男声,优雅迷人。

    “尚可!”冷酷之中透着邪肆的男声,让人心神一震。

    “那今天晚上咱们比比酒量,不醉不归……”温柔的声音,是高焰五皇子。

    “在边关,我千杯不醉,今晚你输定了……”冷酷的男声,不带一丝感情。

    “那可未必,在高焰,能在酒量上赢我的人,还未出现……”

    三皇子,高焰五皇子,声音真好听,杜幽若掀开车帘,急急向外望去,侍卫们分列两队,将百姓们隔在道路两旁,不远处,两名身形挺拔的男子坐在快马上,被众人簇拥着,优雅前行,男子们是背对着杜幽若的,她看不到他们的样子。

    不过,看女百姓眼中那震惊,爱慕的目光,她就知道,两人定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三皇子,三皇子,杜幽若努力搜索着以前的记忆,可无论她怎么想,脑海中依然没有关于三皇子的任何记忆……

    怎么回事?京城怎么突然冒出了一名三皇子,是自己太孤陋寡闻了吗?连这名皇室皇子都没听说过?

    护着两位皇子的侍卫走过,百姓们脱了隔离,汇到街上,遥望两位皇子远去的身影,啧啧称赞:

    “三皇子,高焰五皇子真是英俊潇洒,气度不凡……”

    “人家是皇室皇子,身份高贵,修养良好,当然会气度不凡……”

    “杜小姐,真巧,居然在这里遇到你!”温柔的女声响起,杜幽若神游九天的思绪被拉回,抬头一望,北郡王府的马车就在对面,与她的马车隔着三、四米左右的距离,南宫雪晴透过车帘望着她,温柔浅笑。

    杜幽若嘲讽秋若颜,相当于和北郡王府结了仇,南宫雪晴居然还对她笑意盈盈,绝对没安好心,不过,南宫雪晴的地位比她高,又主动招呼她,她断没有不理会的道理,轻笑道:“世子妃,真的很巧!”

    “杜小姐这是要去哪里?”杜尚书府在西边,马车是朝东的,杜幽若绝不是回府。

    “今日无事,出来买些东西,世子妃是要回府吗?”杜幽若急着赶去楚宣王府,没空和南宫雪晴闲聊。

    “是啊,时候不早了,告辞!”礼貌道别后,南宫雪晴淡笑着放下车帘,马车驶向北郡王府。

    杜幽若也放下车帘,吩咐车夫前往楚宣王府,马车转过弯的瞬间,北郡王府的马车停了下来,车帘再次打开,南宫雪晴美丽的小脸显现,目光幽深,杜幽若去了楚宣王府,她和慕容雨关系,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好了?

    楚宣王府宴会那天,杜幽若不惜得罪北郡王府,为慕容雨仗义执言,嘲讽秋若颜,之后,南宫雪晴又无意间看到,慕容雨和杜幽若如同姐妹般,亲密的坐在一起用膳。

    今日,杜幽若更是毫无顾及,大摇大摆的去了楚宣王府,慕容雨究竟在干什么?下如此大的功夫,拉拢一名小小尚书,可是个赔本的买卖,慕容雨应该没那么蠢……

    “世子妃,要回府吗?”南宫雪晴目不转睛的望着前面的转角,久久不语,车夫只得出言询问。

    南宫雪晴回过神,敛眸思索片刻:“去楚宣王府!”

    慕容雨早就交待过下人,杜幽若下了马车,无须禀报,丫鬟引领着,一路畅通无阻的到了慕容雨所在的轩墨居。

    “世子妃!”欧阳少弦去了书房,轩墨居里只有慕容雨一人,坐在贵妃榻上为小衣服绣花。

    杜幽若轻轻笑着,袅袅婷婷走进内室,正欲行礼,却被慕容雨伸手拦下:“以后咱们都是一家人,我还要尊称你一声表嫂,这些繁文缛节就免了……”

    杜幽若顿时羞红了小脸:“我和轻翔的事情,还八字没一撇呢……”

    “放心,很快就会有结果了!”结果与杜幽若想像中的完全相反。

    慕容雨拉着杜幽若坐下,丫鬟们快速端上两杯茶水,又迅速退了出去,站在门外伺候着,外室只有慕容雨和杜幽若两个人。

    “不知世子妃叫我前来,可是有事?”杜幽若一直在做事情讨好慕容雨,慕容雨虽有表示,却并未主动请她来楚宣王府,这一次请她前来,定是有事。

    “昨儿个舅母向我报怨,说翔表哥这么大年龄了还未成亲,和他差不多年龄的贵族公子,孩子都一两岁了,舅母准备尽快将你和翔表哥的亲事订下来……”

    慕容雨悄悄望了眼暗自欣喜的杜幽若,装作不知:“我下贴子,请你还有翔表哥来楚宣王府,是想你们两人多聊聊,相互了解了解,选个吉日,就可订亲……”

    之前,杜幽若与谢轻翔见过不少次面,不过,大多数时间都是谢轻翔和欧阳少弦喝酒,她和慕容雨闲谈,两人没说过几句话,听慕容雨的意思,这次是专门制造了机会,让她和谢轻翔单独相处……

    “我与谢公子未订亲,私下见面,不太好吧!”杜幽若强压着欣喜,努力保持着温柔娴静的良好修养。

    慕容雨笑道:“我,少弦,你,轻翔表哥是朋友相聚,哪是什么私下相见,我已经命人去请翔表哥了,不过,他有事要做,可能来的晚些……”

    谢轻翔的亲事,丞相、丞相夫人早就打算给他订下,不过,谢轻翔听了慕容雨的建议,采用拖延之法,将订亲之事,向后推了一个月,慕容雨才得到找到推走杜幽若的契机。(

    “男人应该以国事为重!”她等等,没有关系的。

    再过不久,就能与轻翔单独相处了,想到这点,杜幽若就压制不住心中的喜悦,慕容雨近在咫尺,她要顾礼仪,形象,不能有太大的动作,目光悄悄望望身上的衣服,自己的衣服还算合体吧,发髻没有凌乱吧……

    杜幽若身着鹅黄色轻纱衣,下穿同色罗裙,精致的流云髻上,戴着红玉发簪与粉色珠翠,抬头低头间,闪过一道道桃色光芒。

    慕容雨望了杜幽若一眼:“幽若,昨天我问过舅母,翔表哥是非常挑剔的人,不是特别喜欢罗裙与粉色首饰……”

    杜幽若猛然沉下眼睑,杜幽若喜穿襦裙和罗裙,发簪也偏爱银,粉,青色,难怪自己几次与轻翔见面,他都极少理会自己,原来是不喜欢自己的装束,今晚自己要与他单独相处,定要留个最美丽的印象给他……

    到了楚宣王府,再回去换衣服,有些不太礼貌,更何况,她柜子里的衣服,首饰基本是同色调,想换谢轻翔喜欢的衣服,必须去铺子买现买。

    衣服是量身定做的穿着合体舒适,但短时间内,做不出来,成衣虽美丽,想找个适合自己并完全合体的并不容易……

    怎么办?

    杜幽若如热锅上的蚂蚁,急的团团转,如果给轻翔留下坏印象,婚后自己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去弥补,万一他在这段时间,喜欢上别人,纳了妾,自己可就弥补不了了……

    “幽若,看看这些衣服你喜不喜欢?”慕容雨打开衣柜门,顿时,各式各样的湘裙映入眼帘。

    夏天将至,湘裙所用的布料不再是绸缎,而是雪纺纱,轻盈,透气,比杜幽若穿的经纱贵了好几倍,样式是贵族之中最流行的,并且衣服都是成套的,抹胸,内衣,外衣都有,不必自己再花费心思去配衣服……

    杜幽若连连赞叹,皇室贵族就是不一样,豪华,奢侈,衣服一做就是一柜子,所用的布料是最贵重的不说,颜色,款式还没有重样的,相比之下,杜幽若的衣着,首饰,显的十分寒酸……

    “刚才下贴子时,我忘记让人通知你了,现在回尚书府,一来一回,再加上换衣梳妆,要耽搁不少时间,到时,翔表哥来了,你却不在,有些不太好,这些衣服都是前些日子刚做的,适合夏天穿,我有身孕,不能着凉,衣服都还没有穿过,喜欢哪一件,就送给你了!”

    天气已经开始转热,可以穿这些雪纺纱的湘裙了,不过,慕容雨有身孕,日常生活需格外小心,湘裙过段时间才能穿。

    “这是世子妃的衣服,我穿,不太好吧!”杜幽若谦虚着,目光有意无意,望向柜子中的漂亮湘裙。

    “咱们是好朋友,将来又是一家人,相互之间,不必客气!”慕容雨笑容璀璨,眸底却如千年寒冰,冷的蚀骨,像杜幽若这种爱慕虚荣之人,是禁不住诱惑的,漂亮衣服,贵重,美丽的首饰,就是她的最爱。

    “时候不早了,快选一件吧,否则,翔表哥来了,就晚了!”

    在慕容雨戏谑的催促中,杜幽若选了件枣红色的湘裙,胸口以上是半透明的薄纱,不透明的部分,镶嵌着颗颗碎钻,闪闪发光,由上至下,一颗比一颗大。

    望着镜中美丽异常的女子,杜幽若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这是自己,真美啊,人,果然是要衣装。

    “幽若的首饰与这湘裙不是太配,先用我的吧!”慕容雨打开首饰盒,各色漂亮发簪,耳环,玉佩,跃然显现,这些首饰都是欧阳少弦命人为慕容雨打造的,慕容雨可以用来设计人,至于楚宣王府祖传的首饰,她才不会让外人戴。

    首饰盒中的首饰异常精美,杜幽若眼睛都看花了,不知道应该选哪一个,慕容雨拿起一支累丝金珠簪,金珠镶嵌其中,如同花苞一般,片片金叶摇曳生辉,煞是好看:“用这支发簪吧,与你身上这件湘裙很配!”

    杜幽若也很喜欢这只累丝金珠簪,正欲点头答应,门外丫鬟禀报:“世子妃,北郡王世子妃求见!”

    南宫雪晴,她来干什么?

    杜幽若心中一惊,南宫雪晴不是回北郡王府了么,怎么又来了楚宣王府?

    “请她进来!”堂弟妹求见,断没有拒之门外的道理。

    “嫂子,我带了青……”南宫雪晴袅袅婷婷的走进内室,笑声在望到杜幽若时,戛然而止,瞬间转换了内容:“咦,杜小姐也在……”

    杜幽若轻轻笑着向南宫雪晴打招呼:“世子妃!”

    南宫雪晴答应一声,捧着盒子,径直走向慕容雨,美丽的小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嫂子,这是离月国特有的青藤,安胎养颜,我知道楚宣王府进补的药材应有尽有,不过,这是我的一份心意,希望嫂子不要推辞……”

    “雪晴有心了!”慕容雨接过南宫雪晴手中盒子望了望,递给一旁的小丫鬟:“上茶!”

    “杜小姐和嫂子的品味,喜好真是相同,身上衣服的款式相差无已!”南宫雪晴望望慕容雨,再看看杜幽若,眸底的笑意,荡漾开来。

    杜幽若来楚宣王府时,穿的是鹅黄色罗裙,若无意外,她身上这件枣红色湘裙是慕容雨的,让杜幽若穿上她的衣服,慕容雨到底想做什么?

    杜幽若美丽小脸上的笑容僵了僵,南宫雪晴刚才已经见过自己,绝对知道这件湘裙不是自己的,她这么说,是在嘲讽自己,买不起衣服,只能穿别人的么?

    “杜小姐的衣服刚才不小心滴上了茶水,晕染的厉害,总不能让她穿着件脏衣服和我聊天吧!”慕容雨为杜幽若解围,衣服脏了换下来,现所当然,比为了吸引某位男子注意,改换衣服,好听的多了。

    “嫂子手中拿的发簪,可是要给杜小姐戴的,很配杜小姐呢!”又是换衣服,又是换首饰,将杜幽若装扮的花团锦簇,慕容雨绝对别有用心。

    慕容雨微微笑着,将累丝金珠簪戴到了杜幽若发髻上:“衣服换了,自然也要换相配的首饰,否则,不伦不类的,岂不是很难看!”

    镜中的杜幽若美丽,华贵,连她自己都看直了眼睛,不过,飘荡的两只银珠耳环与衣服,发簪不太相配,大煞了风景。

    “换这对耳环吧!”慕容雨拿出与累丝金珠簪相配的耳环,丫鬟快速戴到了杜幽若耳朵上,顿时,发簪,耳环交相辉映,衬的杜幽若完美无缺,美丽的让人不敢直视。

    南宫雪晴目光惊艳着,意味深长:“杜小姐真美!”将杜幽若打扮的这么美,慕容雨的目的肯定不简单,她究竟想做什么?

    望着站起身,小脸微红却又自信满满的杜幽若,慕容雨笑着赞赏:“翔表哥见了,一定会被幽若惊艳的……”

    南宫雪晴的美眸瞬间眯了起来,谢轻翔和杜幽若之间的事情,她也略有耳闻,不过,谢轻翔可是慕容雨的表哥,杜幽若却与慕容雨没有半点关系,慕容雨没必要帮着杜幽若吸引谢轻翔,事情会不会另有原因……

    帘子打开,琴儿拿着一张烫金贴走了进来:“禀世子妃,皇宫送来贴子,邀请您和世子晚上去皇宫参加三皇子,和高焰五皇子的洗尘宴!”

    杜幽若暗自焦急,如果世子和世子妃去参加洗尘宴,自己就要回尚书府,今晚不能与轻翔相见了,怎么会这样……

    慕容雨凝凝眉毛,惊讶道:“高焰国使者居然在今天到达京城?怎么这么巧,三皇子又是谁?”

    “这……”琴儿摇摇头:“奴婢也不知道,贴子上是这么写的!”

    “姐姐身为楚宣王世子妃,都不知道清颂三皇子是谁么?”南宫雪晴是离月国人,以前,欧阳夜翼与离月没少开战,故而,她是知道欧阳夜翼的。

    “我真的不知道三皇子是谁?”慕容雨满面正色,目光真诚:“幽若,你知不知道三皇子?”

    “刚才我坐马车赶来楚宣王府时,倒是看到了三皇子和高焰五皇子的背影,在此之前,我也没听说过三皇子这个人!”放眼整个京城,像慕容雨,杜幽若这般年龄的女子,估计没几个人知道清颂三皇子欧阳夜翼。

    “世子妃,奴婢刚才拿贴子进来进,世子正好有事外出,他说他会直接进宫,让世子妃不必等他!”琴儿禀报着,望了望外面的天色:“世子妃,时候已经不早了!”装扮完毕,也差不多到了起程时间了。

    “世子妃有事进宫,我就不打扰了!”唉,今晚是见不到轻翔了,叹息着,杜幽若伸手去摘发髻上的累丝金珠簪,她回尚书府,自然不能戴着慕容雨的首饰回去。

    “别摘!”慕容雨急忙制止:“幽若装扮的这么美丽,不让翔表哥见见,岂不是太可惜了,今晚接风洗尘宴,翔表哥应该也会去,不如幽若与我一起进宫……”

    杜幽若沉下的眼睑,瞬间亮了起来,自己可以随慕容雨进宫见轻翔,这是真的吗,不是在做梦吧。

    “嫂子,贴子邀请的是堂兄与嫂子,杜小姐不是楚宣王府的人,如果跟着嫂子进宫,有些不太妥当……”南宫雪晴说的极是委婉,未经允许,擅自进宫,那可是大罪,进宫之人,带她进宫之人,和放她进宫的人,都会受到非常严厉的惩罚。

    慕容雨一向诡计多端,南宫雪晴不知道她将杜幽若打扮的这么漂亮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却知道,自己阻止慕容雨,就是打乱了她的计划,慕容雨吃瘪,南宫雪晴就是赢家。

    至于杜幽若,她不怕得罪北郡王府,南宫雪晴又怎会怕得罪她一名小小的尚书之女。

    杜幽若眸底燃烧的盈盈光亮瞬间暗了下来,咬牙切齿,南宫雪晴,今天的账,自己记下了,改天定会十倍百倍奉还:“郡王世子妃说的没错,我不在邀请之列,不能擅自进宫……”如果皇上怪罪下来,倒霉的不止自己,还有整个尚书府。

    “少弦有块金牌,可以随时进宫,我拿金牌带你进去,别人不会说什么的!”慕容雨微微笑着,礼貌周到:“听舅母的意思,你和翔表哥订亲的日子不远了,今晚,你更应该去见见翔表哥,免得他对你有所误会……”

    自己的计划下午才订下来,没和任何人说过,甚至就连少弦,也不知道具体计策,南宫雪晴应该是不知道的,她阻止杜幽若进宫,只是想和赶快做对么?

    杜幽若也非常想进宫见谢轻翔,她不知道他不喜欢襦裙和罗裙,否则,她一定会改穿湘裙、绫裙或百褶裙,今晚,一定要让他看到惊艳的她。

    “嫂子真是用心良苦!”南宫雪晴眸底含笑,一语双关,明指对杜幽若,谢轻翔的事情上心,实则暗示,慕容雨对她自己的目的非常上心。

    慕容雨笑着答道:“舅母叮嘱的事情,我当然要认真一些,楚宣王府收到贴子,北郡王府肯定也收到了,雪晴,不如你也挑件衣服,选些首饰,咱们三人一起进宫吧!”

    明着,慕容雨关心南宫雪晴,实则,慕容雨变相的下了逐客令,慕容雨是楚宣王世子妃,进宫穿的衣服,都是象征着身份的楚宣王世子妃服饰,而南宫雪晴则是北郡王世子妃,应穿郡王世子妃装,如果她穿了慕容雨的衣服,被人指责、嘲讽还是小事,严重了,可是会被责罚的。

    “多谢嫂子,衣服,还是自己的,穿着最合适!”南宫雪晴意味深长的望了一眼杜幽若一眼:“我先回北郡王府了,咱们皇宫再见!”

    慕容雨费尽心思让杜幽若进宫,南宫雪晴阻止不了,也就不再阻止,进宫后,众目睽睽之下,她会时时注意慕容雨,看她玩什么把戏!

    南宫雪晴走后,慕容雨换了正装,梳了发髻,和杜幽若一起坐了楚宣王府的马车,赶往皇宫赴宴。

    洗尘宴只有大臣们参加,杜幽若一名大臣之女,无权进宫参宴,慕容雨设计杜幽若,要在百官面前进行,自然要带她进宫才行。

    悄悄侧目,慕容雨清冷的眸底映出杜幽若欣喜的美丽小脸,嘴角,轻扬起一丝嘲讽的笑,趁着现在,心情开心,高兴吧,等进了宫,她可就要倒霉了……

    马车外,几名侍卫身骑快马,不紧不慢的跟着,保护慕容雨,警惕的眼神不时打量着四周的环境,欧阳少弦提前出府,并不是办事去了,而是故意离开,方便慕容雨带杜幽若进宫。

    贴子送到北郡王府,北郡王与欧阳少陵出了大门,正准备进宫赴宴,南宫雪晴的马车停在门外:“公公,少陵,你们是要进宫赴宴?”

    北郡王淡淡答应一声,接过小厮手中的缰绳,翻身上马,北郡王府被南宫雪晴管的井井有条,对这位聪明能干的儿媳妇,北郡王说不上喜欢,也不讨厌。

    “能不能带我一起去!”南宫雪晴笑容真诚。

    北郡王微微皱了皱眉,没有说话,接过马缰绳的欧阳少陵淡淡笑着:“三皇子与高焰使者的接风洗尘宴,参加的都是文武大臣,你一名女流之辈,跟去做什么?”

    “堂兄弟王府,楚宣王世子妃慕容雨能进宫,为什么我这个北郡王世子妃不能去?”难道北郡王府的贴子上,没有邀请自己,那为什么楚宣王府的请贴上,邀请了慕容雨?

    欧阳少陵沉下眼睑:“慕容雨进宫了?”正式的接风洗尘宴,不是平时的娱乐家宴,她去皇宫干什么?

    “不止慕容雨,杜幽若也跟着楚宣王府的马车一起进宫了!”今晚的接风洗尘宴,慕容雨一定别有用心,自己当然要进去,看看她在玩什么花招。

    “上马车吧,一起进宫!”欧阳少陵轻轻笑着,翻身上马,眸光幽深,有慕容雨在的地方,就要让南宫雪晴出现,只要欧阳少弦不死,北郡王府与楚宣王府的争斗,就一日不会熄。

    拿着欧阳少弦的金牌,慕容雨和杜幽若被引领进宴会厅,时间不早不晚,宴会厅里到了三分之一的人,基本全是男子,谢轻翔也在其中,慕容雨和杜幽若走进宴会厅时,他一眼就看到了。

    不可否认的是,今日的杜幽若清贵美丽,非常迷人,任谁见了她,都会忍不住被她的美貌深深吸引,但不知为何,谢轻翔可以欣赏她的美,却始终对她喜欢不起来。

    谢轻翔身为一名二十岁的年轻人,站在诸多三四十岁的大臣们之中,自然十分显眼,杜幽若期待的目光在宴会厅中扫了两眼,就看到了谢轻翔,含羞带怯的目光望来,谢轻翔躲不开,只得硬着头皮上前打招呼,脑海中回荡起下午时分,慕容雨对他说过的话。

    “如果你不想娶杜幽若,就好好配合我的计划,晚宴时,杜幽若也会出现在宴会厅,你一定要多夸奖夸奖她……”

    不就是夸奖人么,小事一桩,更何况,杜幽若的确很美,值得夸奖:“雨儿,杜小姐!”谢轻翔笑着走了过来,目光望了慕容雨几眼后,便停顿在杜幽若身上了:“杜小姐今天很美……真的很美……”

    翻来覆去,就这么一句,话中隐隐透出一丝心虚,幸好杜幽若忙着害羞,没空计较,否则定能听出端倪,慕容雨急忙笑着接话:“翔表哥倒是说说看,杜小姐哪里美?”

    杜幽若还等着他的夸奖呢,就这样傻站着,说同一句话可是不行的,谢轻翔以前很会夸奖人,为何面对杜幽若,他说不出那些夸奖之言了,难道是说真心话有词,说虚心话就没词了。

    “衣服美,首饰美,人更美……”谢轻翔顿了话,心虚的有些发慌,在女孩子面前撒谎,他真的不擅长。

    杜幽若心中甜丝丝的,轻翔居然主动过来与自己说话,还夸奖自己衣服好看,他以前可是从未这么做过,看来慕容雨说的没错,他不喜欢女子穿罗裙或襦裙,回去后,自己定要将柜子里那些碍眼的裙子全扔了……

    杜幽若抬起头,正欲和谢轻翔说话,清丽的女声抢先响起:“嫂子!”

    慕容雨皱了皱眉,转身望去,南宫雪晴正笑着向谢轻翔,杜幽若慕容雨三人走来,她还真是阴魂不散,居然跟到皇宫里来了。

    以南宫雪晴的神情来看,她虽不知道具体计划,却也猜出了一些事情,这么紧追不舍,不会是打算阻止自己的计划吧,看来,自己需要想办法,拖住南宫雪晴,不让她插手自己的事情!

    “雨儿!”欧阳少弦自门外走了进来,面容微冷,身后,走着许多文武大臣。

    慕容雨轻轻笑笑:“宴会快要开始了,咱们也不要在这里站着了,找地方坐吧!”

    夜幕降临,宴会厅里灯火通明,大臣们基本到齐了,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悄悄议论着今日的今日的主角,三皇子欧阳夜翼与高焰国五皇子上官昭。

    “三皇子在边关立了不少战功呢!”

    “是啊,武功高强,虽说吃过几次败仗,但胜败乃兵家常事,与他立下许多汗马功劳相比,根本微不足道……”

    “三皇子八年前离京时,还是个小孩子,能有今天的成就,很是厉害……”

    慕容雨悄悄望向杜幽若,她正仔细聆听着大臣们的议论,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轻轻转动着,时而望向谢轻翔,时而低沉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慕容雨扬唇淡笑,好戏,即将开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