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 宇文明之死

作者:蔓妙游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重生之侯府嫡女最新章节!

    夜色渐浓,欧阳少弦处理完事情,出了书房,大步走向轩墨居。

    轩墨居里亮着灯,一道窈窕的身影被烛火清析的投在窗子上,女子的一举一动,表露无疑。

    “雨儿,怎么还没睡?”推开卧室门,欧阳少弦快步走了进去。

    慕容雨有身孕,早睡晚起,为了不打扰她休息,欧阳少弦都是在书房处理完事情,沐浴后才回房间的,本以为慕容雨已经睡着了,哪曾想,她居然坐在桌边,凝眉思索。

    慕容雨回过神,抬头望去,惊讶道:“这么晚了!”月亮都升到正空了。

    “是啊,已经子时了,你怎么还没睡?”欧阳少弦抱起慕容雨,大步走向床边:“熬夜对身体不好,以后别再熬了!”

    “我没想到时间过这么快!”她只是坐着思考问题,不知不觉间,就到了子时。

    “遇到什么难事了?”小心翼翼的将慕容雨放在床上,欧阳少弦也躺了上去,拉过薄被盖在两人身上,并伸手将慕容雨抱在怀中。

    有孕后,慕容雨一直都很小心,每天准时用膳,睡觉,像今天这般,出神的熬到子时,还是第一次,肯定是遇到很难解决的事情了。

    慕容雨抬起头,望着欧阳少弦的眼睛,一字一顿:“欧阳少陵承诺给宇文明缓解花柳梅毒的药,明天就会来到京城,如果宇文明服了药,病好了,他一定会和欧阳少陵联合起来对付咱们的……”

    “所以呢?”欧阳少弦知道,慕容雨有计划了。

    “我准备在药送到镇国侯府前,杀了宇文明!”慕容雨清冷的眸底,闪过一丝冷冽:“不过,最近两天,宇文明闷在镇国侯府,闭门不出,我找不到机会设计他……”是欧阳少陵对他说了什么,还是……

    欧阳少弦抱着慕容雨胳膊的手臂不知不觉间紧了紧:“这件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交给我吧!”引宇文明出府而已,小事一桩。

    “夜深了,快睡吧,否则,对你和孩子都不好!”

    欧阳少弦是沐浴后回来的,淡淡的墨竹香夹杂着清冽的热水余温萦绕鼻端,慕容雨莫名心安,点点头,闭上了眼睛。

    夜已经很深了,早过了慕容雨的休息时间,宇文明的事情得以解决,慕容雨放下心来,安然入睡。

    怀中传来均匀的呼吸声,欧阳少弦低头望去,慕容雨双眸微闭,樱红诱人的唇轻抿着,鼻梁秀挺,呼出的温热气息透过薄薄的衣服渗到欧阳少弦肌肤上,痒痒的,心神荡漾间,欧阳少弦有些心猿意马。

    运功压制体内不断奔腾的**,欧阳少弦闭上了眼睛,强迫自己入睡,孩子的危险期未过,他们是不能行房的。

    血气方刚的年龄,禁欲两、三个多月,滋味很不好受。

    柔若无骨的娇躯在怀,感受着她温软的身体,轻嗅着若有似无的梅花香,欧阳少弦体内的**不但未能压制,反而越来越强烈。

    欧阳少弦慢慢低下了头,轻轻亲吻着慕容雨香软的樱唇,心中不停告诫自己,只是亲亲香唇而已,不会做其他事情的。

    可有些事情,一旦开了头,接下来的事情,根本不受控制。

    不知不觉间,欧阳少弦已不满足于只亲香唇,灵舌探入口中,轻巧的启开慕容雨的贝齿,不断开疆扩土,追逐着她的丁香小舌,一同戏嬉,略显粗糙的大手,也不受控制的解开了慕容雨的睡袍衣带,探入衣服内,轻轻摩挲着她如绸缎般细滑的肌肤。

    胸口被重物压着,沉闷的难受,慕容雨喘不过气,悠悠转醒,眼神迷蒙着,神智也不是特别清醒,望着欧阳少弦近在咫尺的容颜,疑惑的轻唤道:“少弦!”

    欧阳少弦猛然惊醒,低咒一声,该死,自己怎么会这么忘形!

    翻身躺到一边,欧阳少弦为慕容雨拉好了衣服,紧抱在怀中,柔声道:“夜深了,睡吧!”

    慕容雨困意连连,本就不是很清醒,胸口不闷了,窝在欧阳少弦怀中,很快又进入了梦乡,欧阳少弦就没那么好过了,抱着慕容雨,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子时过,丑时到,天亮后,欧阳少弦还有事情要做,必须睡觉,埋首在慕容雨馨香的颈项间,轻叹一声,小宝宝还要好几个月才能出世,他煎熬的日子长着呢,早知如此,就过几年再要孩子了!

    翌日,阳光灿烂,缓解病情的药下午就到,宇文明心中欣喜,太好了,自己马上就有救了,服下药,花柳梅毒好了,自己定要将设计自己的幕后主谋揪出来,碎尸万段!

    宇文明心情好,看什么都觉得顺眼,拿着本书,在装模作样的看,心中思索着教训幕后主谋的方向,书上的内容自然是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几道轻微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紧接着,门被推开,镇国侯与几名大臣走了进来:“这件事情咱们在书房详谈……”

    抬头,镇国侯望到了书桌后的宇文明,惊讶道:“明儿,你怎么在这里?”宇文明除了吃喝嫖外,对其他的事情都不感兴趣,尤其是书,翻上两页,他就烦了,安安稳稳坐在书房看书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我闲来无事,找几本书看!”宇文明站起身,卷起了书本,故意将有字的那面凸起,书的名字,大臣们看的一清二楚:“你们聊吧,我先回去了!”

    拿着书本走出书房,宇文明举止优雅,飘然远去,大臣们轻声赞叹着:“二公子好才学,年纪轻轻就看那么深奥的书……”

    “是啊,二公子才华横溢,若是考科举,必定是新科状元……”

    “虎父无犬子嘛,有镇国侯这般厉害的父亲,二公子岂会差……”

    镇国侯被他们夸的有些汗颜,不了解宇文明的人,都以为他是翩翩君子,才华横溢,可镇国侯府的人却知道,他是不学无术的花花公子,捏不得他们这般夸奖。

    “那小子心性散漫,年少气盛,做事莽撞,必须历练两年,才敢让他入朝做事,否则,好事也能让他搞砸了……”不愿再继续谈宇文明,镇国侯快速转移了话题:“别说他了,谈谈咱们要商量的这件事情吧!”

    出了书房,走在诺大的镇国侯府,想到即将拿到的药,宇文明的心情莫名的喜悦,天比平时蓝了,云比平时白了,就连平时讨厌的叽叽喳喳的鸟鸣声,也变的悦耳动听了。

    “宇文兄!”几名年轻公子笑容满面的走了过来。

    “你们怎么在这里?”这里是镇国侯府,自己的家,这几个家伙什么时候进来的,自己都不知道。

    “最近几天,不见你踪影,我们以为你病了,就来看看你,刚才在门口遇到了你大哥,是他告诉我们,你在这里的!”将宇文明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打量一遍:“宇文兄这不好好的嘛,最近怎么窝在家里不出门,不像你的风格啊。”

    “外面太热了,我怕热!”宇文明随口敷衍着,他心情好,看什么都顺眼,说事情也有耐心!

    “戏班里新来了名花旦,宇文兄要不要去看看?”贵族纨绔子弟,除了跑马,遛鸟外,还喜欢看戏,当然,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想看的,是演戏的漂亮花旦,青衣。

    “有多漂亮?”宇文明见惯了美女,对美已经有了一定的免疫力,再美的女子,他也提不起太大的兴致了。

    “是个妩媚温柔,风情万种,又清纯可人的美丽女子!”经常在一起捧花旦,朋友自然了解宇文明的喜好:“以前见的都是清纯女子,集合这么多特点的,还没见过吧,不如,一起去开开眼界?”

    “就是就是,天天闷在家里,你也不嫌闷坏了……”

    “戏班子里有冰的,嫌热的话,咱们多要几盆放着……”

    朋友们七嘴八舌的劝解着,宇文明心动了,药要下午才送到,自己在府里,的确是闲来无事,不如就去戏院看看,自从得知有病后,他心情暴躁,好久没有细细观赏过美丽女子了。**

    “走吧,去看美人!”转过身,宇文明快步向前走去,集合了这么多优点的女子,会是什么模样的呢。

    身后的纨绔子弟们也喜笑颜开的紧跟上来,大家好朋友,好事,坏事一起做,跑马遛鸟一起,捧花旦当然也要一起。

    满含期待的来到戏院,花旦扮的戏中人物,果然柔情似水,风情万种,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透着与清纯女子完全不同的风情,宇文明坐在雅间,看的漫不经心,心中暗暗定了她为下一个目标。

    戏散,看戏的客人三三两两的离开,宇文明的朋友们起着哄:“怎么样,对她满不满意!”

    “还可以吧!”宇文明敷衍着,拿起一颗花生扔进口中,眸底隐有色光闪现。

    “喜欢的话,要不要兄弟们牵线搭桥?”多年的好朋友嘛,自然了解宇文明的喜好。

    “不必,我自有办法!”宇文明自信满满,一名戏班花旦而已,凭他的手段,不出三天,就能到手。

    “这位公子,我家小姐有信给您!”一名打杂的小厮走了过来,递向宇文明一封信。

    “你家小姐是谁?”宇文明可不想招惹贵族女子,她们有身份,有地位,出了事,请爹娘出面,他会被训不说,还得为女子负责。

    “我家小姐,就是刚才演戏的花旦!”小厮恭恭敬敬,语气沉稳。

    “快接过来看看,上面写了什么?”一朋友起哄。

    “就是就是,千万不能辜负了美人的一番心意……”朋友们抢着替宇文明接过信件,打开来看,满目赞叹:“她约你今晚在碧水湖相见!”

    夏天天热,碧水湖是纳凉的好去处,也是幽会的最佳场所,才子,美人单独相见,想想也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难怪宇文兄不要咱们帮忙,人家花旦已经看上他了……”

    “宇文兄英俊潇洒,风流倜傥,那花旦也算有眼光……”

    朋友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走出戏院,戏院位于相对偏僻的地方,旁边也有不少铺子,不过,夏天天热,许多人闷在家里不出来,这里就显得有些冷清。

    想到下午的解药,晚上的幽会,宇文明心中得意,漫不经心的四下观望着,一道窈窕的身影映入眼帘,眼眸瞬间一紧。

    “那花旦,风情万种,柔情似水,宇文兄今晚可要好好享受,千万不能错过了那良辰美景……”身旁的朋友滔滔不绝的夸奖着花旦的各种优点,宇文明提不起半分兴趣了:“你们接下来准备去哪里?”

    “还能去哪里,当然是进茶楼听曲了……”朋友们听出了宇文明的话外音:“你不会是现在就想……”天气炎热,下午人们极少出门,戏班是不唱戏的。

    “咱们先走吧,不要打扰宇文兄幽会美人!”

    “就是,咱们不能站在一旁发亮,打扰人家兴致!”

    “走走走!”朋友们调侃着,快速走远。

    宇文明望望四周,没什么人,转过身,没进戏院,而是走向不远处的那名女子:“世子妃,怎么独自一人在此挑选东西?世子呢?”

    没理会宇文明,慕容雨吩咐琴儿和瑟儿拿着买好的东西,转身离去。

    “世子妃,世子妃……”宇文明在后面紧追不舍,眸底,隐隐闪着诡异的森冷笑意。

    转过弯,慕容雨走上了另一条道路,前后空无一人,宇文明眸光闪了闪,快走几步,来到慕容雨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世子妃,怎么说我也是你妹夫,和你说话,你怎么不理人?”

    慕容雨冷冷扫了宇文明一眼:“我不喜欢不守礼法之人!”

    宇文明扬扬眉毛,她在暗讽自己和慕容琳私通,未婚先孕:“我很守礼法的,是慕容琳勾引我,我才会犯了错……”

    “苍蝇不盯无缝的蛋,如果你真是正人君子,别人又岂能勾引的到你!”嘲讽的望望宇文明,慕容雨起身欲走,宇文明胳膊一伸,挡住去路,琴儿,瑟儿上前一步:“宇文公子,请自重!”

    “我一向都很自重的!”两掌挥下,琴儿,瑟儿被甩到两边,宇文明的大手直奔慕容雨而去。

    慕容雨成亲后,比以前出落的更加美丽,宇文明看到她,总会有瞬间的失神。[

    想到相国寺那晚,欧阳少弦英雄救美,俘获美人心,他却撞到桌角上,伤了关键部位,每月只能三次房事,心中更加痛恨,都是慕容雨和欧阳少弦,害他变成这样的,他受苦,他们也休想好过。

    女子最重的是名节,如果失了名节,肯定痛苦万分,可为了身份地位,她又不敢告诉别人,只得打落牙齿和血吞,自认倒霉。

    想到那晚,慕容雨柔软馨香的身体,宇文明就莫名的兴奋,眸底色光更浓,那样的身子,抱在怀中绝对舒适,在自己身下承欢,肯定**蚀骨,欲仙欲死,不像慕容琳那具死板身体,他提不起几分兴趣!

    狠狠蹂躏慕容雨,让欧阳少弦戴绿帽子的想法,充斥着宇文明的整个头脑,恶爪潜意识的对着慕容雨的小脸伸了过去。

    慕容雨柳眉微皱,侧身躲过恶爪的同时,翻手一掌,狠狠打到宇文明脸颊上,俊脸被打偏过去,小小的五指山赫然显现,下巴处,还被长指甲划出一条血痕。

    “你居然敢打我!”宇文明侧过头,恶狠狠的紧盯着慕容雨,眸底阴狠的厉光闪现,从小到大,没人敢打他,慕容雨吃了熊心豹胆了,居然敢动手打他。

    慕容雨目光挑衅,隐带不屑:“无耻之徒,就应该狠狠教训,怎么,你还想打过来吗?”

    宇文明诡异的笑笑:“你说对了!”嚣张的女人,就是欠修理。

    抬手正欲扇慕容雨耳光,身后响起熟悉好听的男声:“出什么事了?”语气冷漠,不带一丝感情。

    宇文明一惊,抬到半空中的手猛然停了下来,欧阳少弦怎么来了这里?欧阳少弦出神入化的武功,他到现在都心有余悸,若是交手,他肯定走不过二十招。

    “少弦!”慕容雨狠狠瞪了宇文明一眼,越过他,径直走到欧阳少弦身侧:“宇文明正准备教训我,你就到了,真及时!”

    “宇文明教训你?”欧阳少弦皱了皱眉,毫不避讳,轻扶着慕容雨的小腰,冷冷望着宇文明,不怒自威:“宇文公子能解释一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吗?”

    宇文明眸光闪了闪,轻笑道:“一场误会,刚才世子妃发髻上有片叶子,我只是想帮忙摘下来而已……”

    “宇文公子刚才分明想调戏我!”慕容雨冷声反驳着。

    “世子妃听错了吧,我只是开了个玩笑……”诡辩的功夫,宇文明可是十分精通:“世子妃有了身孕,听错话在所难免,琳儿也是这样的,时时听错我话中的意思……”

    据说,孕妇有些神经质,与平常人不同,欧阳少弦守着慕容雨这么多月了,应该知道这些,自己这番话,可是驳的慕容雨哑口无言,看她还如何告状。

    “男女授受不亲,雨儿和你又都是成亲之人,更加不能逾越了规距!”欧阳少弦声音也冷漠的没有一丝温度。

    “世子教训的是,在下受教了!”宇文明满面苦涩,目光无奈,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我并未碰到世子妃的发髻,世子妃已经打了我一巴掌……”

    欧阳少弦凝凝眉,冷声下了逐客令:“事情已了,宇文公子请回吧!”

    “在下告辞!”离开,宇文明求之不得,转过身,头也不回的大步向前走去,身后传来慕容雨愤愤不平的告状声:“少弦,他刚才明明对我无礼,你怎么不罚他……”

    “雨儿,你有了身孕,比较敏感,刚才可能感觉错了,宇文明对你没恶意的……”

    宇文明得意的扬起了嘴角,果然不出所料,慕容雨有孕后,非常敏感,在楚宣王府,肯定做了许多离谱的事情,欧阳少弦都不相信她了。

    摸摸下巴上的小血痕,宇文明轻哼一声,等下次找到机会,再好好教训她,就算她告诉欧阳少弦,他也未必会信……

    宇文明转过弯,消失不见,慕容雨眸底的气愤瞬间转为森森冷意,死到临头,还色心不改,让他死在色上,一点儿没错!

    “雨儿,你的计划成功了?”宇文明下巴上那条血痕虽然不长,也是流了血的伤口。

    慕容雨望望长长的指甲:“成功了大半!”药已经渗入宇文明体内,却不是要人命的毒药,想让他死,还需要做另一件事情。

    约宇文明出府的人是他的好朋友,却也是欧阳少弦故意安排的,带他去看花旦,只是想激发他心中暗藏的**,出了戏院,看到美人,他当然会压制不住,前来调戏,慕容雨就趁机打他一巴掌,让药渗入体内。

    “接下来,你准备去哪里?”欧阳少弦一直都在附近,暗中保护着慕容雨,她去哪里,他就会跟去哪里。

    “去京城最繁花的街道!”她要设计的那个人,会在最繁花的地方出现。

    大街,人来人往,热闹非凡,道路两旁,铺子林立,小摊无数,慕容琳坐着马车,来到宝斋行。

    昨天,宝斋行的伙计去镇国侯府通知她,为小孩打造的长命百岁锁已经做好了,无奈昨天不是吉日,不能送过来,今天阳光明媚,鸟语花香,是吉日,又是亲生母亲亲自取来,小孩子戴上,肯定吉祥如意,长命百岁!

    铺子的掌柜,伙计说了一大堆吉祥话,慕容琳被恭维的笑逐颜开,赏了掌柜伙计几两银子,拿着打造的长命百岁锁和漂亮首饰,高高兴兴的出了宝斋行。

    为孩子打造长命百岁锁,她也有关油水可捞,十成金的锁,被她换成了五成,剩下的银子,她又添了些,在宝斋行打造了一只绞丝金簪,很是漂亮。

    等孩子出世后,自己会被扶正,别人送的金银礼物肯定也堆成了山,到时,自己不愁没钱花,没首饰戴,没漂亮衣服穿。

    憧憬着未来的美好生活,慕容琳正欲上车回镇国侯府,身侧响起熟悉的女声:“小姐,小心点!”

    慕容琳停下脚步,侧身望去,琴儿扶着慕容雨的手,缓步走向一家药铺。

    “姐姐!”慕容琳笑着,亲亲热热的走了过去,漂亮的眸底,晶晶亮亮的,炫耀似的轻抚着她高高隆起的小腹:“姐姐身体不舒服吗?”

    慕容雨停下脚步,脸色有些苍白,轻轻笑笑:“出来的时间长了,有些难受,来医馆看看大夫,琳妹妹这是要去哪里?”

    “我来拿孩子的长命百岁锁!”慕容琳炫耀的摇了摇手中的小锁:“大夫已经把过脉了,确认是名男孩!”等他生下来,自己就可以扶正了,慕容雨肚子里的,还不知是男是女。

    “有了身孕就这样的,时时难受,轻易会累!”慕容琳一副很有经验的模样,教导慕容雨:“姐姐啊,平时,您要多喝几味药,再注意些吃法,就能生儿子……”

    慕容琳兴致勃勃,滔滔不绝的给慕容雨讲解如何生儿子之法,慕容雨细细听了她说的一些食物和药,轻轻笑笑:“琳妹妹根本没吃过这些药吧!”

    教导被打断,慕容琳非常不悦:“这些东西我全吃过,孩子健健康康,咱们是亲姐妹,我才告诉姐姐的!”如果是别人,她根本懒的说。

    慕容雨淡笑依旧:“可琳妹妹说的这些食物,大半有很大的寒性,是孕妇的禁忌品,喝下去,孩子根本保不住,哪里还能生得下来?”更何况,没病吃药干什么,腹中好好的孩子,也会被吃成傻瓜。

    慕容雨使了个眼色,琴儿心神领会,拿出一张单子:“这单子上列的,都是孕妇禁忌品,奴婢随身带着,防止世子妃吃错东西,二小姐说的食物中,有许多在上面……”

    唯恐慕容琳不信,琴儿将单子呈到慕容琳面前:“二小姐要不要看看!”

    “不必!”卖弄被拆穿,慕容琳哪会有好心情,甩手挥开了单子。

    教育慕容雨不成,反被她嘲笑,慕容琳胸中怒火翻腾,扶着丫鬟的手,转身欲走,身后传来焦急的呼唤:“这位可是宇文明公子的夫人?”

    慕容琳转过身,礼貌微笑:“是啊,不知掌柜有何指教?”慕容琳只是贵妾,比正妻差远了,这掌柜居然直呼她为夫人,慕容琳自然高兴。

    “宇文公子还好吧?”掌柜问的小心翼翼。

    “很好啊,掌柜找他什么事?”慕容琳和宇文明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低头不见,抬头见,并且,天天抱着美人在她眼前晃,慕容琳想想就讨厌。

    掌柜暗暗松了口气:“宇文公子的药,这两天都没来拿,麻烦夫人带回去吧!”钱提前付过了,一直没来拿药,掌柜的还以为他病发出事了。

    身旁的丫鬟接过药,慕容琳小声嘀咕着:“宇文明病了,精神怎么还这么好?”

    “应该是宇文公子心态好!”得了那种病,哭也好,笑也罢,都没几年可活了。

    “我得病的时候,心态也不错,为何整天没精神!”慕容琳不赞同掌柜的意见。

    掌柜轻轻笑笑:“二公子的病很特殊,与精神无关!”

    慕容琳凝凝眉毛:“宇文明得了什么病?这么特殊?”

    “夫人不知道?”掌柜皱了皱眉,目光不自然的闪了闪,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快步走向药铺:“我还有事要做,麻烦夫人了!”

    慕容琳意识到了事情不对,伸手抓住了掌柜的衣服,小声道:“掌柜,宇文明得的到底是什么病?”

    “这……”掌柜目露难色。

    “快说!”掌柜越是吞天吐吐,慕容琳心中的好奇越强:“你小声一点儿,只让我听到就行!”

    自己拿捏到了宇文明的把柄,错处,不怕他不乖乖听话,若是再敢嘲讽,刺激自己,自己绝不会让他有好日子过。

    “是……是花柳梅毒!”掌柜犹豫再三,轻声吐出答案,目光不安。

    慕容琳只觉轰的一声,大脑顿时一片空白,脑海中不停重复着这句话:“宇文明得了花柳梅毒!”

    “夫人!”脚步踉跄着,慕容琳险些摔倒在地,幸好扶住了丫鬟的手,才站稳脚步:“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大夫快帮我把把脉!”自己不会也得了花柳梅毒吧?

    大夫的手指轻搭在了慕容琳手腕上,片刻后,收了回来:“夫人不必担心,母子正常!”

    慕容琳暗暗松了好气,还好还好,自己没得那脏病:“多谢大夫!”

    转过身,慕容琳微微笑着:“姐姐,明得病了,我得回去照顾,告辞!”

    “有了身孕,怎么还到处乱跑?”欧阳少弦走了过来,拿着件薄薄的披风,披到了慕容雨身上,目光温柔,语气轻柔,看的慕容琳羡慕,妒忌。

    “天很热,怎么还给我披披风?”慕容雨皱皱眉,就欲将披风拿下。

    欧阳少弦急忙制止:“这里有风,孕妇的身体受不得寒,否则,会落下病根,进了房间或马车,没风时,再摘披风……”

    侧目,慕容雨望到了满目嫉妒的慕容琳,轻轻笑笑:“妹妹真是辛苦,有了身孕,还要去照顾夫君!”慕容雨可是在享受夫君的照顾。

    “我还有事,先走一步,告辞!”转过身,慕容琳阴沉着小脸,头也不回的大步向前走去,她是来炫耀身孕,刺激慕容雨的,哪曾想,炫耀不成反被教训,刺激不成被慕容雨刺激,气死她了,气死她了。

    都是那个不成器的宇文明,处处风流,到处留情,对她不管不问,哪及得上英俊潇洒,器宇不凡的世子,温柔体贴。

    如今,报应来了,得了这种脏病,命不久矣……

    慕容琳猛然顿下了脚步,宇文明的病,应该是瞒着家人的,否则,自己一定会知道。

    嘴角,轻扬起一抹森冷的笑,慕容琳打定了主意回去后,定要好好教训教训宇文明,看他还敢不敢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

    慕容琳坐马车离开,掌柜的暗暗松了口气:“世子,世子妃!”交待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宇文明做梦也想不到,他病急乱投医,来的这家药铺是欧阳少弦开的。

    “做的不错!”欧阳少弦摆摆手,掌柜直起身体,走进药铺。

    欧阳少弦拥了慕容雨,在她耳边吹气:“想不想去看热闹?”得知宇文明有花柳梅毒,慕容琳一定会大吵大闹,将整个镇国侯府搅的鸡犬不宁。

    “热闹会发生在镇国侯府,咱们贸然前去,有些不妥!”欧阳少弦与镇国侯府没有太大的交情,如果他一去,宇文明就出事,别人肯定会怀疑的。

    “放心,咱们不进府!”欧阳少弦目光诡异,拉着慕容雨快步向前走去,慕容雨亲自策划的热闹,不亲眼看看,岂不可惜,更何况,这场热闹,不一定要进镇国侯府,在府外,照样能看。

    慕容琳坐着马车,急急忙忙赶回镇国侯府,马车停在门外,慕容琳等不及丫鬟动手,自己挑开了帘子,快速下了马车,大步向府内走去,宇文明,今天就让你好看。

    走进后院,隐隐听到宇文振与桃儿,桔儿的笑闹声,慕容琳扬唇冷笑,尽情的笑吧,闹吧,反正他也没几天好活了。

    扶着丫鬟的手,悠哉游哉的来到三人所在的院落,慕容琳温柔浅笑:“夫君今天好兴致,居然想起来桔儿和桃儿了,三个人玩乐会不会太无聊了,要不要我再多叫些丫鬟来陪你们,人多才热闹嘛!”

    宇文明从欧阳少弦手中成功逃离,朋友们散开了,他便回了镇国侯府,进门就看到了桃儿和桔儿,心情极好的他,对美人自然是体体贴贴,百依百顺,三人就打闹起来,正玩的高兴,慕容琳回来了,真扫兴,不过,她今天的态度,有些奇怪。

    宇文明望了慕容琳一眼:“人太多了也不好,不如琳儿加入我们,四个人一起……”

    慕容琳格格的笑着,声音如同银铃,十分动听:“免了,我有了身孕,不宜多动!”自己才没兴趣与这得脏病的人一起玩乐。

    抬眼望望宇文明,慕容琳笑道:“夫君的体力有限,两名女子就已足够,多了,也满足不了!”最好是三人都得了严重的花柳梅毒,一起死掉算了,免得天天看着闹心。

    慕容琳每句话都连讽带刺,宇文明听出了不对劲,正欲询问,慕容琳率先开了口:“夫君,这是保和堂的掌柜让我交给你的,说是治一种病的药!”

    望着慕容琳手中熟悉的药包,宇文明的眼眸瞬间眯了起来,抓住慕容琳的胳膊,拽着她快步向屋内走去:“跟我来!”

    “轻点,轻点,我胳膊很疼!”宇文明动作粗鲁,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心中只有一个目的,防止慕容琳说出这个秘密,否则,他在京城,还如何做人。

    进了房间,宇文明随手将慕容琳甩到一边,‘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转过身,眸底寒光闪现:“你都知道了些什么?

    慕容琳轻揉着被捏的通红的手腕,疼的险些掉眼泪,没好气的回答着:”自己做了什么事,得了什么病,自己心里不清楚,还需要我再得利一遍吗……“

    话未落,宇文明已来到面前,紧紧掐住了慕容琳有脖子,眸底寒光闪烁:”这件事情,除了你之外,还有谁知道?“

    ”咳咳咳……“慕容琳被他掐的有些喘不过气,不停拍打着宇文明的胳膊,宇文明懂武,力气比慕容琳大的多,她打不开他,胸口闷的难受,只得妥协求饶:”没人知道,真的没人知道了……“

    宇文明松了手,目光深邃,暗带威胁:”慕容琳,这件事情,你最好守口如瓶,否则,我不介意让全京城的人都知道,花柳梅毒是你传给我的!“

    慕容琳捂着脖子,重重咳嗽着,狠狠瞪了宇文明一眼:”少威胁我,刚才大夫已经为我把过脉了,我根本没得花柳梅毒,哪能传给你!“他不检点,得了脏病,还诬赖到自己身上,真是不知羞耻。

    宇文明冷笑着,慢慢逼近慕容琳,笑容诡异:”你很快就会得病了!“

    说着,抓起慕容琳的衣领,像拎小鸡一样,把她拎到了床上,翻身压了上去,狠狠撕扯着她的衣服……

    慕容琳知道他得了花柳梅毒,一定会将事情四处宣扬的,到时,他一定会身败名裂,为了堵住她的嘴,他只能这么做,让她也得了花柳梅毒,她就不会再四处嚷嚷了

    ”宇文明,你这混蛋,你干什么……“慕容琳拼命挣扎着,却还是挣不过宇文明,身上的衣服,被撕碎,一件件远离身体。

    ”我有了身孕,有身孕了……“危急关头,慕容琳拿出了杀手锏,如果宇文明碰了她,就会增加得病的机率,她不要得花柳梅毒,不要得这脏病啊。

    ”孩子都四五个月了,基本稳定,行房没问题的!“宇文明不管不顾,径直撕扯着衣服。

    再过一个时辰,他就能拿到药,缓解花柳梅毒,就算慕容琳的孩子没了,他也可以找其他女子生孩子!

    如今,他脑中唯一的念头就是,阻止慕容琳说出这件事。

    夏天天热,慕容琳穿的衣服本就不多,片刻功夫,已被宇文明全部撕碎,零乱的散落一地。

    制止着慕容琳的挣扎,没有任何前戏,宇文明长驱直入,目光阴沉着,狠狠发泄怒气!

    慕容琳全身疼痛,痛苦异常,挣扎着想推开宇文明,却被他紧紧按住动弹不得,被迫承受他的兽性。

    宇文明不知是心情好,还是什么其他原因,眸底染满**,要了慕容琳一次又一次,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慕容琳全身软软的,声音嘶哑,目光呆滞,早就没有了反抗的能力,只希望宇文明快些尽兴了,放过她,心中不断祈祷着,千万不要染上那脏病……

    突然,宇文明的双眸变成了赤红色,眸底闪着疯狂的神色,用力动了几下,突然倒在慕容琳身上不动了。

    慕容琳以为宇文明发泄完了,她可以休息了,长长的松了口气。

    慕容琳还怀着孩子,宇文明压在她身上,她难受不说,也担心孩子会被压坏,毕竟,那可是她扶正的资本,千万不能出任何事情!

    休息片刻,慕容琳伸出胳膊,用尽全力去推宇文明,手指不小心碰到了他的鼻子,发现,他居然没有呼吸了……

    心中一惊,慕容琳颤抖着双手再闪探到宇文明鼻下,那里早就没有热气呼出……

    ”啊……“一声惊叫穿透云层,响彻云霄,惊动了镇国侯府的每一个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