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 怪胎吓坏人

作者:蔓妙游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重生之侯府嫡女最新章节!

    最新最快的189

    “夫人,出什么事了?”侯夫人惊声高呼,院中焦急等候的镇国侯猛然一惊,身为公公,他不方便进儿媳妇生产的房间,可侯夫人的惊呼太过尖锐,他十分担心,顾不了太多的规距。

    “没事,没事……是个男孩,母子平安……”侯夫人强做镇定的声音响起时,镇国侯已大步走进房间,他在外室站下,没进内室,淡淡血腥味透过微开的帘子飘入鼻中,镇国侯微微皱起眉头,流了这么多血,母子真的平安吗?

    “侯爷,您怎么进来了?”女子生产之地,血气浓,喻意不祥,官场大臣很是忌讳,为了以后的高官厚禄,他们绝不会踏进产房一步。

    “母子真的平安吗?”侯夫人焦急的眸光有些躲闪,镇国侯知道事情并非她所说的那般轻松:“把孩子抱来我看看!”

    慕容琳昏迷不醒,大夫在施针,镇国侯不宜进内室,但孩子已经平安生下,是可以抱到外室来见见人的。

    “这……”侯夫人沉了眼睑,似在进行激烈的思想挣扎。

    侯夫人的犹豫,让镇国侯心中的疑惑更浓:“孩子不能让我看吗?”

    “不是,是那孩子……”侯夫人重重的叹了口气,侯爷早晚都会知道这件事情,没必要过多隐瞒:“嬷嬷,把孩子抱出来,让侯爷看看!”

    “是!”弱弱的答应着,嬷嬷抱着一个襁褓走出内室,胳膊微微颤抖着,目光躲闪着四下望去,就是不敢看孩子,镇国侯读懂了她眼中的神色,害怕。

    刚出生的婴儿,柔嫩弱小,嬷嬷害怕什么!

    嬷嬷来到镇国侯面前,慢慢伸出手臂,将婴儿抱给他看,刚生下不久,孩子闭着眼睛,大声哭泣,大颗的眼泪溢出眼睑,沾在睫毛上,极是可爱。

    镇国侯轻轻笑着,心中感慨万千,麟儿已经平安生下,明儿有了后人,他在天之灵,也可以瞑目了!

    突然,孩子睁开了眼睛,用力挣扎着,小小的襁褓被拱开一些,露出大片柔嫩的肌肤,镇国侯震惊当场,用力眨了眨眼睛,再三确认自己没有看错,眸底除了震惊就是难以置信,孩子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稍顷,镇国侯走出房间,谢云浮等大臣围了上来:“侯爷,究竟是怎么回事?”

    镇国侯笑笑:“没事,儿媳生了儿子,内子一时高兴,才会惊呼!”若是细看便会发现,他笑的有些不自然。

    “恭喜侯爷……”谢云浮和其他大臣微笑着向镇国侯道贺,亡故的儿子有了后人,身为祖父,肯定十分高兴。

    镇国侯笑着回礼:“多谢,多谢……”

    宇文振看出了镇国侯的不自然,不过,有谢云浮等几位大臣在此,他心中疑惑,却没有过多询问,镇国侯府的事情,外人知道的越少越好,等大臣们走了,他再询问便可,不差这会儿时间。

    天空凌散的白云渐渐汇集一处,一眼望去,就像是人的脸庞,宇文振抬头望去,目光迷蒙:二弟,小侄已平平安安出世,我和爹一定会好好将他抚养成人,你在天有灵,可以安息了!

    身后,小厮快步来报:“大少爷,门外有位姑娘找您!”

    宇文振收回思绪,微微皱了皱眉:“什么样的姑娘?”不会又是她吧?

    “那位姑娘说,她叫薛涩涩……”薛涩涩性子彪悍,下人不敢有所隐瞒,据实禀报着。

    宇文振瞬间沉下眼睑,长舒一口怒气,冷声道:“出去告诉她,就说我不在!”

    第一次见面,薛涩涩大胆向他表白心迹,还撕坏了他的衣服,之后,拿了件新衣服赔他,他没收,连人带衣服一起赶走了,可薛涩涩毫不气馁,隔三差五的跑来找他,并且风雨无阻,天气再坏,到了时间,她就会出现在镇国侯府门外。

    宇文振很佩服薛涩涩坚韧的毅力,屡败屡战,坚强不屈。

    “可是,那位薛姑娘说,她有很重要的事情找少爷,如果少爷不出去,她就要闯进来!”小厮怯怯的回答着,不时偷看宇文振的脸色。

    京城的女子,无论是大家闺秀,还是小家碧玉,都很矜持,出门见到男子,无不遮遮掩掩,羞羞答答,这位薛涩涩倒好,不但不遮掩,还主动上前说话,别说是少爷受不了,就是他这个下人,也很是不习惯。

    宇文振凝凝眉毛,慕容琳刚生产完,又在大臣在此,侯府已经很乱了,薛涩涩是言出必行之人,如果他不出去,她一定会进来,到时,肯定是乱上加乱。

    皱紧眉头,宇文振快步向外走去,先出去打发走薛涩涩!

    门外,薛涩涩抱着件衣服,慢腾腾的来回走动着,目光清亮,身后,响起轻微的脚步声,转身望去,是宇文振出来了。

    “找我何事?”没有多余的客套话,宇文振直接开门见山,薛涩涩是直接的人,他也没必要说那些虚言。

    薛涩涩走上前来:“随我回云悠山吧,我娘催急了……”当初她母亲让她十天内带个男人回去,她喜欢宇文振,奈何他对她没心思,任她说破了嘴皮子,他也不肯随她上山。

    无奈之下,她飞鸽传书,说了宇文振的脾气坚韧,以及她非君不嫁的决心,再加上荷花从旁作证,她母亲终于放宽政策,三个月内搞定宇文振,否则,不许回家。

    宇文振目光凝重:“薛姑娘,你、我脾气不合,性子不对,我们之间不可能,你还是打消这份心思吧!”

    “你都没和我说过几句话,根本不了解我,怎么知道咱们不合适!”薛涩涩怒气冲冲的反驳。

    “你、我生长的环境不同,对人对物的看法不同,根本不可能走到一起的!”家世,身份,地位不同之类的话,宇文振没有说。

    镇国侯府选儿媳,首先就要门当户对,身为未来镇国侯,宇文振一定要娶朝中某位大臣的嫡女为妻,薛涩涩显然是不符合这个条件的。

    “京城的名门闺秀大多都是木头,除了绣花,写诗,画画,没有半分情趣,天天对着一块木头,你不觉得无趣吗?”京城的男子真怪,个个喜欢娶木头美人。

    “一个女人是木头,多娶几个,木头多了,就会变成活物!”三个女人一台戏,内院的激烈争斗,就是这么来的。

    “你不喜欢我,肯定更加不喜欢京城的木头美人,我有办法让你爱上我的,先别急着成亲,否则,娶个不喜欢的女人天天朝夕相对,岂不是很无聊!”居然贪多,想三妻四妾,哼,只要进了她薛涩涩的门,就休想再娶其他女人。

    宇文振扬唇淡笑,笑容有些苦涩,他喜欢的女子,已为人妇,感情已经深埋,他不会再喜欢上其他女子了,京城的嫡出小姐们,娶哪个都是一样的。

    “大少爷,侯爷请您去书房!”小厮站在门口,轻声禀报着,不敢去看薛涩涩愠怒的眼神,小厮打扰了她和宇文振的约会,她当然不高兴,可他也是职责所在,没有办法。

    “薛姑娘请回吧,我有事,先进府了!”转过身,宇文振头也不回的大步走进镇国侯府。

    “宇文振,你给我站住!”薛涩涩怒吼一声,就欲追上去,每次见面,他说上几句敷衍的话就走,没和她畅聊过,就说他们不适合,气死她了。

    “小姐,小姐……”荷花急急忙忙跑了过来,薛涩涩动作微停,小厮已趁机快速关上了大门。

    “出什么事了?”薛涩涩怒气冲冲,荷花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时候跑出来耽搁她的好事,真是气人。

    “夫人的飞鸽传书!”荷花拿出一个信封,上面夹着一只漂亮的羽毛,是急件。

    薛涩涩目光一沉,所有怒气瞬间消失无踪,一把抢过信件,撕开信封,快速浏览着上面的内容,雪眸微微眯了起来。

    “小姐,出什么事了?”荷花问的小心翼翼,她很少见薛涩涩有这么凝重的目光,肯定是出大事了。

    敛眸思索片刻,薛涩涩抬起头,沉声道:“荷花,你先回云悠山,告诉我娘,无论我追夫成不成功,三天后我一定回去!”

    事情很棘手,一时半会处理不完,如果她回去了,短时间内是回不来的,宇文振早到了成亲年龄,他又没喜欢上她,如果在她离开的这段时间,他娶了别人,她岂不是很惨。

    用这三天时间尽量和宇文振接触,如果实在不能打动他,哼哼,就把他绑回去,慢慢培养感情,她有信心,宇文振和她接触多了,了解了她,一定会喜欢上她的!

    镇国侯府书房,镇国侯坐在桌后,目光低沉,宇文家世代忠良,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为何后代子嗣,会是那副模样……

    轻微的敲门声过后,宇文振推门走了进来:“爹,找我有事?”

    镇国侯重重的叹了口气:“是关于你二弟孩子的问题……那个孩子……很特殊啊!”四十多年来,他是第一次见到那样的孩子。

    宇文振眸光微闪:“孩子是什么样子的?”从侯夫人的惊呼,镇国侯不自然的神色中,他已经猜出那孩子与众不同,没有亲眼见到,他不知道孩子究竟是何地方与其他婴儿不同。

    镇国侯又是一声无奈叹息:“等你见到,就知道了!”孩子的特殊之处,他不想形容。

    朦胧中,慕容琳感觉嗓子异常干渴,低呼道:“水……水……”

    一名丫鬟倒了杯清水,半扶起慕容琳,快速喂食,她喂的快,慕容琳喝的慢,咽不下,就喝呛了,猛然睁开眼睛,不停的咳嗽着。

    侧目,慕容琳狠狠瞪着丫鬟:“有你这么喂水的吗?”她是产妇,是生下宇文明儿子的功臣,区区一个侯府低贱丫头,居然敢对她不敬,活的不耐烦了。

    “奴婢在侯府伺侯主人,就是这么喂水的,慕容姑娘觉得不合适吗?”丫鬟的语气不冷不热的,隐隐,还暗带嘲讽。

    “什么慕容姑娘,我是二少夫人!”慕容琳怒吼着纠正丫鬟的用词,她生下孩子,一觉睡来,这侯府下人应该对她恭恭敬敬,有吩咐必应才是,为何会是这般的不冷不热,还明嘲暗讽,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还是说,宇文家只在意孩子,根本不在乎她这个二少夫人,孩子生下了,她没了利用价值,他们就想将她一脚踢开……

    “我饿了,去厨房帮我拿血燕窝来!”慕容琳不知自己昏迷了多久,肚子很饿,全身没有力气,她急需吃些良好的补品,补充一下亏损的元气。

    “血燕窝先别吃了!”侯夫人缓步走了进来,目光凝重之中暗含怒气:“慕容琳,想不想看看你的孩子?”醒来后,不是要喝的,就是要吃的,半点都不关心自己的孩子,若非侯夫人亲眼看到慕容琳生下孩子,她都怀疑慕容琳根本没做母亲。

    “孩子!”慕容琳眼睛一亮:“快抱来让我看看!”高门贵族选奶娘,要求非常严格,慕容琳早产,众人都没有预料到,奶妈还没找,没办法喂孩子,难道是孩子饿了,侯夫人她们想让她先喂饱孩子,再让她吃饭?

    早说嘛,她是孩子的亲生母亲,岂会苛刻孩子……

    侯夫人摆摆手,嬷嬷抱着婴儿走向慕容琳,慕容琳的满心欢喜在看到孩子的模样时,瞬间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满目惊恐,忍不住惊叫:“不,这不是我的孩子……”

    “哇!”孩子被惊吓,大哭起来,眼睛圆睁着,只有眼白没有眼瞳,一眼望去,十分吓人,小身子不停扭动着,将襁褓拱开,细细长长的四条胳膊,四条腿在空中不停摆动着,让人头皮发麻,后背发凉!

    “不,这是怪物,是怪物……不是我的孩子,不是我的孩子……”慕容琳目光惊恐,躲闪着,快速向床内退去,自己的孩子肯定非常正常,岂会生成这副怪模样。

    “慕容琳,这就是你生的孩子!”侯夫人怒声提醒着,有眼无珠,是暗示她宇文家错娶了慕容琳么?四条胳膊,四条腿,这哪是孩子,分明就是个怪物!

    “不是,不是,这不是我的孩子……”慕容琳狂吼着:“我的孩子呢,你们把他弄到哪里去了,快把孩子还给我……”

    “慕容琳,你老实告诉我,这孩子,究竟是不是明儿的!”侯夫人语气冰冷,美眸中怒火燃烧。

    有些家族有非常特殊的病史,生出的孩子,就会异于常人,可宇文家的孩子,世代正常,从未有过怪胎,眼前这个小怪物,很有可能不是宇文家的。

    “我没有做过对不起明的事……这个小怪物不是我们的孩子……”慕容琳凄惨的惊呼声穿透云层,响彻云霄!

    皇宫,三皇子和欧阳少陵喝酒畅聊。

    “欧阳少弦很快就要封王了!”三皇子饮下一杯酒,不咸不淡的提醒着。

    欧阳少陵轻轻笑笑:“我知道!”欧阳少弦封王之事,朝中大臣人尽皆知,其中的细节,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不想取而代之吗?”亲王和郡王之间,是有一定差距的,同为楚宣王府嫡孙,三皇子不相信,欧阳少陵没有取代欧阳少弦的想法。

    “想也要有机会才行!”欧阳少弦能力非凡,又深得皇上信任,想抢他的王位,难度很大。

    “少陵,你不能再坐以待毙,要学会主动出击,在皇上面前,好好表现表现你的能力!”清颂正值用人之际,皇帝欣赏有才能之人,若是欧阳少陵的能力超过了欧阳少弦,楚宣王的位子由谁来做,就是未知。

    欧阳少陵放下酒杯,轻轻叹了口气:“眼下清颂风平浪静,我想表现,也没机会啊!”欧阳少弦比他早回京城三年,占尽先机,他回来后,一直被遮在欧阳少弦的光环下,毫无出头之日,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三皇子冷冷一笑,目光深邃:“机会不是等来的,而是制造的!”等机会,无疑于守株待兔,机会非常渺茫,只有自己制造的机会,筹划到天衣无缝,一定能达到预想的效果。

    夏天天热,碧水湖边的观景院内,有一片花海,里面只种了一种花,每到盛开季节,花开灿烂,分外美丽,迷花人眼。

    花海旁有凉亭,有大树,是乘凉的好地方,慕容雨闲来无事,喜欢到那里坐坐,迈步在重重紫荆花里,望着眼前青青的草,绿绿的树,慕容雨仿佛回到了小时候,母亲微笑着牵紧她的小手,在紫荆花丛里慢慢走动,口中讲着各式各样的珍奇故事。

    小手轻抚上隆起的小腹,慕容雨扬唇浅笑,娘,我也要做母亲了,当年,你为了救哥哥,牺牲自己,不久之后,我的选择也会和你一样,不惜一切代价,保住孩子!

    微风轻轻吹过,淡淡龙涎香扑面而来,慕容雨瞬间回神,顺着香气飘来的方向望去,五、六米外,一位中年男子背对着她而立,身影落寞,周身充满忧伤。

    慕容雨沉沉眼睑:“琴儿,瑟儿,你们去那边等我!”

    “是!”琴儿,瑟儿等人望望慕容雨,再看看那名中年男子,有些不放心,前行时,一步三回头,严密注视着前面的男子,唯恐慕容雨出事。

    琴儿,瑟儿远离后,慕容雨缓步走到中年男子身后:“皇上!”

    皇帝淡淡答应一声:“怎么一个人,少弦没陪着你?”

    “他有事情要忙,一大早就出府了,我在府里闷的慌,才来这里赏景的!”

    慕容雨眸光微沉:“紫荆花是我母亲最喜欢的花,皇上也喜欢吗?”皇帝日理万机,大白天,不在皇宫处理国家大事,来这片紫荆花丛干什么?缅怀过世的母亲吗?

    皇帝轻轻笑笑,目光忧伤,他是男人,从小到大,只爱舞文弄墨,不喜欢娇弱的花花草草,可是,那一年的这一天,他在紫荆花丛里邂逅了最爱的女子,从此,便喜欢上了这美丽的紫荆花。

    “雨儿,你爱少弦吗?”皇帝突兀的问了这么一句。

    慕容雨愣了愣:“当然爱了!”如果不爱,她根本不会嫁给他。

    皇帝笑笑,能和喜欢的人成为夫妻,是一生中最快乐的事情,可是,当年的他身为太子,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却连这种简单,快乐的事情,都做不到……

    “嗖!”一支利箭迎面射来,慕容雨一惊:“皇上小心!”

    皇帝沉着眼睑,猛然转身避开羽箭,浓烈的杀气顿起,一名黑衣人,手持长剑,直奔皇帝而去,目光肃杀,眸底寒光闪闪,仿佛和皇帝的仇不共戴天。

    黑衣人招招狠毒,步步紧逼,大有不杀死皇帝不罢休的架式,皇帝目光沉静,不慌不忙,侧身躲闪黑衣人的攻击,只守不攻,游刃有余。

    “来人,有刺客……快来人……”不是慕容不想救人,而是,她有了身孕,不能有太激烈的动作,看皇帝的武功,应付刺客,一时半会的不会有问题,叫来侍卫帮忙抓人便可。

    慕容雨的高呼声惊动了观景院中的客人,最先赶到的不是侍卫们,而是欧阳少陵。

    修长的身形越过高墙,在半空中挥划出一条悠美的弧线,飘飘落入紫荆花中,长臂一伸,挡下,刺客刺向皇帝的杀手,欧阳少陵与黑衣人战到一起。

    刺客的招式快,狠,准,招招致命,欧阳少陵躲闪,还击,身形飘逸,凌厉的招式打得刺客应接不瑕。

    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欧阳少陵武功高强,刺客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杀不了他,就动不了皇帝,若是再继续拖延下去,等侍卫们来了,刺客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狗皇帝,算你命大!”刺客狠狠瞪了皇帝一眼,快速挥招逼退欧阳少陵,起身就欲逃离。

    “想走!”没那么容易,欧阳少陵微微笑着,挥掌打向黑衣刺客,黑衣刺客迅速躲闪,掌力擦着刺客的衣服扫过:“叭达!”一只木牌被打落在地……

    “快快快,刺客在那里,千万不要让他跑了……”大批侍卫涌来,黑衣人顾不得其他,快速起身离去,欧阳少陵淡淡笑着,运用轻功前去追赶……

    一名看起来像是首领的男子,跪在皇帝面前:“卑职救驾来迟,还请皇上降罪!”

    “事情与你们无关,平身吧!”皇帝淡淡答应着,对刚才的事情不以为意:“刺客武功不错,为人奸诈,狡猾,你们去帮帮北郡王世子!”

    “是!”侍卫统领留下一半侍卫保护皇上,另外一半则随他去帮欧阳少陵,一名侍卫走上前,捡了刺客掉落在地上的牌子,恭敬的呈给皇帝,皇帝接过,仔细看了看,目光越凝越深。

    慕容雨微微笑着,站在原地,一言不发,光天华日之下前来行刺,那刺客是和皇帝有深仇大恨,还是……

    “皇上,卑鄙无能,让刺客跑了!”两盏茶后,侍卫统领带着侍卫们快步走了回来,向皇帝请罪!

    欧阳少陵轻咳几声:“事情与统领无关,是我太大意,放走了刺客……”

    慕容雨侧目望去,欧阳少陵紧捂着左臂,露在外面的衣衫,染着斑斑血迹。

    “堂弟受伤了?”那名刺客武功虽高,却不是欧阳少陵的对手,他这伤受的,有些蹊跷啊。

    欧阳少陵淡淡笑笑“一点儿小伤而已,不妨事!”

    “都是卑职不好,帮忙抓刺客,却放跑了刺客,还害北郡王世子受伤!”侍卫统领低头请罪:“卑鄙愿立下军令状,三日之内,将刺客捉拿归案,若是没抓到人,任凭皇上处置!”

    欧阳少陵轻轻笑着:“是我太大意,才让刺客有机可趁,统领不必自责,要立军令状,也是我立……”

    三天,抓一名毫无线索的刺客,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统领立军令状,是为弥补过失,他放走了刺客,就应该再抓回来,如果抓不到,他被斩首,也是自找的。

    欧阳少陵则是以宽大为怀,将他的温文尔雅表现的淋漓尽致,被统领害的受伤了,他不但不恼怒,还向着统领说话,真是高尚的人哪。

    慕容雨扬扬眉毛,太子,叶贵妃,三皇子的势力,她听欧阳少弦提过,欧阳少陵是三皇子的人,这名侍卫统领,好像是叶贵妃的人,敢情他们两人是为了抢功,才会让刺客逃脱,如今,又争着抓人,肯定也是为了立功……

    “堂弟怎么会在这里?”碧水湖边的观景院,闲人才会来此,欧阳少陵和三皇子合谋,应该计划诸多大事才对,来这观景院,不像他们的风格。

    “我在隔壁和太子,三皇子,李公子等人一起喝酒,他们几人喝多了,在房间休息,我正准备休息,听到这边有呼救声,就赶过来了……”

    仿佛为了验证欧阳少陵的话,太子,三皇子和几名贵族公子走了过来,眼神还有些迷蒙:“父皇出什么事了?”

    慕容雨清冷的目光在年轻公子们身上来回扫了扫,这些人有三皇子的人,也有太子的人,欧阳少陵应该没有撒谎,不过,为何这以多人都喝醉了,只有欧阳少陵是清醒的?他的酒量比任何一人都好吗?

    “侍卫身上掉下了这张木牌!”

    皇帝轻握着手中令牌,欧阳夜辰接过来看,木牌正面四边雕着祥云,中间部分则刻着两个大大的字:云悠!字迹如同行云流水,十分流畅。

    太子凝深了目光:“云悠,难道是指五百里外的云悠山?”

    三皇子冷声道:“据闻,云悠山上有一伙土匪,山大王是名女子,十分凶悍,最喜欢打家劫舍,扰的民不聊生!”一伙小土匪,居然将主意打到了父皇身上,真是无法无天,活的不耐烦了!

    太子微微笑着,意味深长:“三皇弟回京不久,对云悠山的事情倒是很了解!”是特意调查过云悠山,还是,他就是云悠山的人。

    “我的属下带着物品路过云悠山时,曾被骚扰过,我便命人查了下云悠山!”三皇子语气冰冷:“皇兄的人路过云悠山,没出过事情吗?”

    欧阳夜辰淡淡笑笑:“自然是出过的!”否则,他也不会知道云悠山。

    “云悠山以前只是为难为难官吏,抢点金银了事,不足为患,如今,居然派人刺杀父皇,当真是无法无天,定要让他全寨覆灭!”否则,岂不昭示,皇室怕了那个小小的云悠山。

    “皇上,是卑职大意,才放走了刺客,卑职愿领兵前往,剿灭山寨,将功赎罪!”侍卫统领沉声请求着。

    一个小小的山寨,皇室的人,根本没将它放在眼中,派上几千精兵,一定能够剿灭,这简直就是白送的,立功的大好机会,聪明人,都不会放过!

    太子淡淡一笑:“石统领保卫皇宫功不可没,但行军打仗与守卫不同,云悠山是个山寨,地势险要,易守难攻,需要讲究行军策略,谢将军,陆将军都是在边关身经百战之人,攻打山寨,也应该是游刃有余!”

    欧阳少陵请太子喝酒时,太子已经起了疑心,暗中加了小心,酒喝了许多,他不是真醉,而装醉,在雅间里,听到慕容雨的惊呼,其他人都烂醉如泥,只有欧阳少陵一人清醒时,他就猜出了欧阳少陵和三皇子的目的,却没有说破。

    刺杀皇帝,可是死罪,三皇子做事小心谨慎,绝不会留下把柄,如果太子冒然揭穿,却又拿不出证据,倒霉的还是他欧阳夜辰。

    太平盛世,在繁华平静的京城,立功的机会并不多,既然三皇子和欧阳少陵制造了一个,他为何不将计就计,借用这个计策,让自己的人立功。

    就算有一天,查出事情真相,也是三皇子和欧阳少陵从中搞鬼,与他欧阳夜辰无关。

    “皇上,刺客逃离,都是我的错,不怪石统领!”欧阳少陵淡淡开口,只说事情是自己的错,没说主动前去剿匪。

    一名贵族公子走上前来,望望欧阳少陵流血的伤口:“少陵,你流了好多血,要不要包扎一下!”

    欧阳少陵微微笑笑:“我没事!”他的血是流给皇帝看的,没达到效果,绝不能包扎。

    皇帝抬起头,淡淡望了欧阳少陵的伤口一眼:“这件事情,就交给少陵去做吧!”

    欧阳少陵轻轻笑笑:“多谢皇上,臣子一定不负皇上重望!”回京近一年的时间,他一直在琢磨皇帝的脾气,君心不可测,全凭他的心情和理性断事情,一件事情,主动要求的多了,他会觉得你太自负,靠不住,自然不会将事情交给你来做。

    相反的,如果安安静静等他的决定,他会认为你这人深沉可靠,办事稳重,事情就非你莫属了!

    “回宫!”皇帝转过身,头也不回的大步向前走去,侍卫们紧随其后。

    “恭送皇上!”太子,三皇子,欧阳少陵等人跪地相送。

    皇帝转过弯,身影消失不见,太子站起身,轻轻笑笑:“恭喜少陵,将立大功!”

    欧阳少陵微微笑着:“承太子吉言!”

    “回宫!”太子望了望三皇子和欧阳少陵,也转身离开了。

    “雨儿,找你半天,原来你在这里!”修长的身影轻轻飘落到慕容雨身边,熟悉的墨竹香萦绕鼻端,是欧阳少弦:“到午膳时间了,我在这里订了雅间,咱们去用午膳!”

    欧阳少弦小心的扶着慕容雨的胳膊,缓步向前走去,视三皇子和欧阳少陵如无物。

    望着两人远去的身影,三皇子凝深了目光,并不气恼,欧阳少弦,爱美人不爱江山么?

    “少弦,你早就来了?”不然,怎会从雅间窗口跃下。

    “没错!”欧阳少弦为慕容雨夹着热气腾腾的饭菜。

    “那你怎么不出来阻止这件事情?欧阳少陵剿灭云悠山,大功一件,能力得到赏识,就会被重用,对你的楚宣王位,可是有很大威胁!”尤其是,再有一个多月就封王,欧阳少陵在这时候表现他的能力,想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欧阳少弦微微一笑,目光幽深:“俗语有云,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依,表面上看,欧阳少陵剿灭云悠山,立下大功,得到重用,是福,也是祸的开始……”

    慕容雨摇摇头:“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云悠山只是土匪窝,剿灭了,人死了,也就结束了,还怕他们会报复不成?

    “等剿灭云悠山,你就明白了!”欧阳少弦夹了瓦块鱼给慕容雨:“这里的招牌菜,尝尝看,味道很不错!”

    夜幕降临,欧阳少陵拿着兵符,领三千精兵,快速赶往五百里外的云悠山。

    快马急驰,踏起阵阵狼烟,子时将近,到达云悠山,三千精兵皆是精锐,训练有素,欧阳少陵拿出地图,布置一番,队长模样的侍卫各领着小队精兵,从几面包抄上山。

    轻松解决掉云悠山的哨岗,精兵们快速攻了进去,宁静的山寨灯火通明,喊杀声震天。

    “荷花快走,去找涩涩,这里太危险,你们再也不要回来了!”一名保养得当的中年女子拿过一个包袱,递给刚刚回来的荷花,目光凝重,相貌与薛涩涩三分像。

    “夫人,咱们与朝廷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为何这次他们要派兵来袭?”门外,山寨里的兄弟正在和精兵们拼搏打斗,不时有人倒下。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有突发事情……”中年妇女话未落,一名手持长剑的精兵冲了进来,举剑刺向中年女子。

    女子眸光一寒,伸手钳住精兵的手腕,飞起一脚,将他踢飞出去:“荷花,快走!”

    “山寨里的人,一个也不要放过!”冰冷的命令声响起,荷花怒气冲天,可恶:“夫人,您快走,荷花拦着他们!”

    荷花拿出两柄精致的匕首,就欲冲向门外,被中年女子一把拉住:“我是这里的主人,找不到我,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下山找涩涩,告诉她,找个好人家,好好过日子,不要想着报仇……”

    杀她的可是欧阳皇室,薛涩涩若要报仇,就是和整个清颂做对,无异于以卵击石,自寻死路。

    “夫人……”

    “快走!”荷花还想再说什么,被中年女子扯到窗口,用力推了出去。

    荷花出窗子的瞬间,房门再次被人推开,几名侍卫护着欧阳少陵大步走了进来:“薛寨主!”

    “你是谁?”中年女子用身体挡住窗子,冷冷注视着欧阳少陵:“我云悠山和清颂皇室近日无冤,往日无仇,为何要派精兵杀我们?”

    欧阳少陵淡淡笑着:“云悠山的人胆大包天,行刺皇上,你说应不应该被剿灭?”

    “我们没做过这件事情,一定是有人在陷害!”薛寨主将山寨管理的井井有条,寨里的兄弟都很听话,做事都会经过她的同意,绝不会有人私下做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

    “皇上命我们前来剿灭,薛寨主,对不起了!”欧阳少陵话落,侍卫们大步上前,手中长剑对着中年女子刺了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