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 大小姐斗南宫雪晴

作者:蔓妙游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重生之侯府嫡女最新章节!

    雪园,杜幽若带来的宫女和南宫雪晴的丫鬟,正站在房门不远的地方,悄声说话,灿烂的脸庞,调皮的话语昭示,她们已经很熟了。

    秋若颜低垂着头,轻提着水桶,沿着墙角,悄悄走向门口的那两坛花朵前,姿势非常低调,一点儿也不显眼,丫鬟们热火朝天的聊着天,似乎,也没注意到她。

    南宫雪晴和杜幽若在内室谈事情,声音很小,秋若颜站在花坛旁,什么都没听到,正欲再悄悄向里走走,一道怒斥响起:“你,干什么的?”

    秋若颜悄悄抬眸,是南宫雪晴身边的丫鬟,此时正狠狠怒瞪着她,其他丫鬟们也停止了聊天,齐齐望向她,目光戒备:“谁让你到这里来的?”

    秋若颜低眉顺眼,扬了扬手中的水桶和木瓢:“回姐姐,奴婢是来浇花的!”

    丫鬟望望那两坛鲜艳的花朵,语气更加凌厉:“你是新来的吧,这里是雪园,世子妃的院落,没有允许,闲杂人等不得入内!”一个低贱的粗使丫鬟,竟然敢私自闯进世子妃的院落,真是不懂规距。

    为方便暗中偷听事情,秋若颜做了许多装扮,穿丫鬟粗布衣,梳丫鬟发髻,并且,发髻梳的不够利落,低垂头时,两缕头发垂下,遮住她大半张脸,别人看不清她的模样。

    “是是是,姐姐教训的是,是奴婢不懂规距,奴婢以后再也不敢乱闯了,求姐姐不要告诉世子妃……”秋若颜楚楚可怜的哀求着。

    大丫鬟的优势显出,训斥人的丫鬟心中有些得意,面色缓和了下来:“快走吧,记住,以后不要再到这里来了!”

    “是是是,多谢姐姐,多谢姐姐!”秋若颜道着谢,提着水桶,快速离开,在丫鬟们看来,她是害怕了,落荒而逃,实际上,秋若颜却是急着从另一个方向偷听消息。

    杜幽若和南宫雪晴防备的如此严密,一定在商谈机密事情,秋若颜想和慕容雨交换条件,就必须弄清楚,她们两人在谈什么。

    低贱丫鬟,她只是做一时的,等查明事情真相,她翻身做了主人,一定会让这些曾经嘲笑过她的人,全部下地狱!

    雪园后面,也是个院子,秋若颜出了雪园,快速拐来了这里,悄悄走上前,秋若颜站在窗下,偷听南宫雪晴和杜幽若的谈话。

    不过,里面的两人很聪明,谈话的声音极低,秋若颜的耳朵都贴到墙上了,仍然听不清她们具体在说什么,隐隐,有几个低低的音符传入耳中:“楚宣王府……欧阳少弦……慕容雨……封王……”

    什么意思?秋若颜沉下眼睑,想不出这几句话的完整意思,正欲将耳朵凑近窗边,一道冷冽的女声传出:“什么人!”

    窗子猛然推开,一根木棍对着秋若颜狠狠打了下来。

    秋若颜心知不妙,快速躲闪,棍子子重重打到了墙壁上,秋若颜一惊,正欲逃离,几名丫鬟出现在门口,手拿着各种木棍滕条,对着秋若颜劈头盖脸就是一阵暴打。

    滕条抽到身上,衣衫瞬间裂开,一道深深的血痕惊现,伤口,火辣辣的疼!

    “打死你这个贱丫头……”

    “不知礼数……”

    “打死你……”

    “饶命,奴婢只是来浇花的,什么事情都没做过……”秋若颜一边求饶,一边躲闪着丫鬟们的暴打,衣衫破损,发髻凌乱,模样甚是狼狈。

    南宫雪晴和杜幽若也来了这里,远远的望着众丫鬟打人,看了半晌,幽幽吐出一句:“是她!”

    “雪晴姐姐认识她?”

    南宫雪晴淡淡笑着,高深莫测:“她是少陵曾经的侧妃,秋若颜,现在被贬成了粗使丫鬟!”

    杜幽若嫌恶的皱起眉头:“打死她算了!”身为女子,都想夜夜守着夫君,不想夫君有妾室姨娘。

    三皇子虽然只有杜幽若这一名侧妃,但,许多见风使舵的大臣,准备献美女给三皇子,讨好,巴结他,只是想想,杜幽若就气愤万分。

    秋若颜已经是过欧阳少陵的侧妃了,南宫雪情必定是更加讨厌她的,杜幽若才会有此建议。

    南宫雪晴淡笑依旧,她不会无缘无故杀人,也不会轻易放人,秋若颜刚才在这里,是真的在浇花,还是另外在做事,她没兴趣知道,丫鬟们的暴打,她也不会阻止,秋若颜能否活得过今天,就看她的本事和造化了。

    “想不到北郡王府的家法中,还有众丫鬟暴打的刑罚,与其他府里,真是不同,什么时候添上去的?”慕容雨扶着琴儿的手,在北郡王府丫鬟的引领下走了过来,清冷的眸底闪着戏谑的光芒。

    “这丫鬟,不识抬举,触犯了家法,嫂子怎么有空来北郡王府!”南宫雪晴笑着迎了上前,早不来,晚不来,偏在秋若颜被打的半死的时候来,是想救她一命吗?

    南宫雪晴只说秋若颜触了家法,却没说她犯了哪种家法,别人不知道她犯的错是轻是重,无论南宫雪晴如何惩罚,别人都找不出理由制止。

    “楚宣王府从高焰国采购了一些绸缎布料,我给太妃,二婶还有你送来一些!”高焰国的风土人情与清颂很是不同,所以,布料的花色,质地与京城的也完全不一样,高门贵族之人,就爱新鲜,高焰国的特有物,到了清颂,更是稀罕。

    慕容雨微微笑着,只说前来的目的,闭口不再谈秋若颜被罚之事。

    一般人,都不会太关系别人的家事,如果慕容雨口口声声询问秋若颜所犯之错的轻重,以南宫雪晴的聪明,一定会怀疑她和秋若颜有联系。

    南宫雪晴此举,分明就是在试探她,慕容雨当然不会上当。

    “有劳嫂子了!”南宫雪晴笑容灿烂,望了望半死的秋若颜:“看在嫂子的情份上,饶你一命……”

    慕容雨温柔浅笑,南宫雪晴还在试探,若自己真顺着她的话说饶过秋若颜,以后,秋若颜在北郡王府的日子绝对不好过,并且,自己和她的合作关系,也会被掀出来。

    “雪晴妹妹是北郡王府的掌权人,赏罚分明,丫鬟犯了错,受罚是应该的,没必要宽恕!”

    慕容雨淡淡扫了杜幽若一眼,笑道:“杜侧妃和弟妹的关系,比和我还要亲近,真真是让我羡慕不已!”

    慕容雨的话连嘲带讽,杜幽若自然是听出来了,却又不能反驳,气憋在胸口,非常难受,不自然的笑了笑:“世子妃谬赞,我和雪晴姐姐只是投缘!”

    杜幽若一开始讨好的是慕容雨,甚至于,为了攀上慕容雨,她还曾嘲讽过北郡王府的人,如今,她成为三皇子侧妃后,和慕容雨的关系疏远了,却和慕容雨的敌人南宫雪晴亲近起来,慕容雨心里不舒服,嘲讽她,也在情理之中。

    南宫雪晴沉沉眼睑,难道慕容雨来北郡王府不是为秋若颜解围,而是来嘲讽杜幽若的?

    慕容雨微笑着,话里有话:“杜侧妃和弟妹相处融洽,的确比和我投缘!”

    杜幽若不自然的干笑两声:“世子妃说笑了!”

    “既然杜侧妃和弟妹投缘,那你们就多聊聊,太妃和二婶还在客厅等我,我就不打扰雪晴妹妹执行家法了,等会记得来客厅看看布料……”

    看也没再看杜幽若一眼,慕容雨转过身,缓步向外走去,她有了身孕,走路要稳,不能太快。

    南宫雪晴疑惑的目光在慕容雨,杜幽若,秋若颜身上来回扫了扫,慕容雨来北郡王府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世子妃,救命……”秋若颜被打的遍体鳞伤,虚弱的呼救。

    慕容雨猛然停下脚步,望向秋若颜,疑惑道:“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是我认识的丫鬟吗?”

    “奴婢……秋若颜……”秋若颜菩提尽最后一丝力气,报出了自己的名字,慕容雨不能为她求情,她却可以向慕容雨求救,因为在她们这些知情人眼中,楚宣王府和北郡王府是对立的,慕容雨为打压南宫雪晴救她,在情理之中。

    “秋若颜,堂弟的侧妃?”慕容雨难以置信,慎重的确定着。

    秋若颜没有多余的力气说话,重重点了点头,憔悴的眸底,充满希冀。

    慕容雨转过身,淡笑道:“弟妹,将秋侧妃贬成粗使丫鬟,是你的意思,还是堂弟的意思啊?”

    秋若颜是皇帝亲赐的侧妃,如果没犯大错,没有皇帝的命令,谁也不能动她,无论是谁将她贬成粗使丫鬟,都是违抗了圣旨!

    “秋家是叛军,秋若颜肯定也是,皇上不会袒护叛军吧!”南宫雪晴没回答慕容雨的问题,而是委婉的将事情扯到叛军上,聪明人都知道,皇上最痛恨叛军。

    “弟妹的意思,你们了解皇上心中所想,于是,替皇上下了命令,处罚秋若颜!”

    圣心难测,皇帝最痛恨别人猜测他的心思,若是南宫雪晴答是,就是触了皇上大忌,若答不是,就是与现实自相矛盾,秋若颜这副惨兮兮的模样可是摆在眼前呢!

    南宫雪晴暗带凌厉的目光一眨不眨的望着慕容雨,慕容雨毫不示弱,清冷的目光迎上去,凌厉的视线在半空中交汇,电光火石间已过了上百招,无边的冷意迅速向四周漫延,明明是夏天,丫鬟们却感觉后背阵阵发凉,不由自主的抱了抱胳膊。

    “是若颜自己主动要求做丫鬟,为叛军家人赎罪的!”南宫雪晴率先妥协了,不过,她将问题推到了秋若颜身上,不是南宫雪晴或欧阳少陵违抗圣旨,而是秋若颜自己想赎罪。

    南宫雪晴不了解皇帝的脾气,自然不想将这点小事闹大,否则,一发不可收拾时,后悔也来不及,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真的?”慕容雨望着南宫雪晴,实则,是在问秋若颜。

    “是……”秋若颜的声音细若蚊蝇,心有气愤不甘,却不能直言表述。

    慕容雨是楚宣王妃,她是北郡王府的人,救得了她一时,救不了她一世,并且,秋若颜是皇上赐给欧阳少陵的,不能离开北郡王府,以后,她还要继续在南宫雪晴手下讨生活,断不能得罪了南宫雪晴,否则,南宫雪晴一气之下,处死了她,再随便找个理由糊弄过去,她就是真的含冤莫白了。

    “就算是秋侧妃主动要求,弟妹也应该对她宽大些才是,像今天这样,将她打成重伤,知道她犯错的还好些,万一不知道的,还以为弟妹是故意挑事教训她呢!”保下秋若颜一命便可,慕容雨也没准备将事情闹大,不然,事情一发不可收拾时,闹到皇上面前,秋若颜的小命可能就真的保不住了。

    “嫂子教训的是,是我疏忽了!”南宫雪晴微笑着望向秋若颜,目光真诚:“你们扶秋妹妹回房,找最好的大夫给她治伤……”

    “是!”丫鬟们答应一声,扶起秋若颜,快步向外走去,在慕容雨面前,她们十分温柔,出了小院,远离了主子们,她们的动作瞬间变的粗鲁起来,连拖带拽的揪着秋若颜大步向前。

    秋若颜怒气冲天,却没有过多言语,沉下的眸中,厉光闪烁,秋家蒙冤,枉死法场,她一定要忍辱负重,为秋家申冤,总有一天,她要将所有嘲笑过她的人,狠狠踩进无边地狱,让他们痛不欲声,生不如死!

    书房,欧阳少陵和老者正在畅聊。

    “少陵,你有什么打算?”老者端起茶杯,轻抿一口,姿态优雅。

    “父亲让我抢欧阳少弦的王位!”欧阳少陵沉下眼睑,眸光沉着:“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欧阳少弦就要封王!”

    老者微微敛眸:“欧阳少弦势力如何?”

    “很强!”欧阳少陵的目光,是少有的凝重:“他的暗卫思想敏捷,武功高强,比皇帝培养的那些,有过之而无不及……”

    老者轻吹着杯中,飘浮在水面上的茶叶:“皇权天下第一,不允许任何人逾越!”

    欧阳少陵脑中灵光一闪:“师傅的意思是……”

    “呵呵,我什么都没说!”老者笑容亲切,欧阳少陵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绝不能比欧阳少弦差。

    欧阳少陵凌厉的目光充满自信,这是个扳倒欧阳少弦的大好机会,不过,他培养的暗卫,数目众多,想打败他,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少陵可是在担心人手的问题?”欧阳少陵是老者看着长大的,看他脸上的表情,老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父亲这里的暗卫,都太普通了,没有什么特别出彩的地方!”欧阳少陵也在暗中培养了一些,不过,时间太短,他们还未出师,力量很弱,根本不能与欧阳少弦的暗卫相提并论。

    老者轻轻笑着,放下茶杯,站起身,快步向外走去:“随我来!”

    “师傅,你要去哪里?”欧阳少陵疑惑着起身,紧跟在老者身后出了书房。

    “到了,你就知道了!”到得院中,老者腾空而起,快速向着一个方向飞去,欧阳少陵来不及细想,紧跟着飞出了北郡王府。

    慕容雨,南宫雪晴,杜幽若三人扶着丫鬟们的手路过这里,望着半空中快速消失的两个黑点,慕容雨的雪眸微微眯了起来,欧阳少陵的师傅,真是位高人,来无踪,去无影,轻功出神入化,根本不用走门。

    客厅,太妃和北郡王妃坐在上座,房间中央的桌子上,摆满了丝绸,轻纱等各式各样的布料。

    太妃,北郡王妃都是皇室儿媳,各种贵重料子的衣服都穿过,不是特别稀罕布料,不过,高焰国的布料的确有些与众不同,她们倒是提起了些挑选的兴致。

    “祖母,二婶!”慕容雨扶着琴儿的手走进客厅,微微笑着向太妃和北郡王妃行礼。

    “祖母,婆婆!”

    “太妃,郡王妃!”

    随后进来的南宫雪晴和杜幽若也向太妃和北郡王妃行礼。

    “这些是少弦派人特意从高焰国买回来的料子,为祖母,二婶,二叔,堂弟,弟妹都带了一份,料子的质量还算不错,花色与咱们清颂的完全不同,做成衣服,肯定别有一番风味!”

    太妃微微笑着:“雨儿有心了!”

    慕容雨淡笑道:“百顺孝为先,孝敬长辈,应该的,祖母不必客气,少弦有事情在忙,实在脱不开身,就让我带了布料前来,祖母,二婶千万不要介意!”

    “你们记得我这个老婆子,还在百忙中抽空过来看看,我已经很满足了,哪里还会介意!”太妃笑的和蔼可亲。

    北郡王妃的脸色,却在瞬间沉了下来,太妃是在怪罪自己这个做儿媳妇的没有孝顺她么?

    年龄都这么大了,即将入土,还不知羞耻的做那些为老不尊的事情,哪值得自己尊敬孝顺,不在她自己身上找原因,还将事情怪到自己身上来,脸皮当真是厚到了极点。

    “祖母,二婶,看看这两样花色,你们可还喜欢?”

    根据人的年龄,下人买来了不同花色的料子,慕容雨命两名丫鬟,捧了太妃和北郡王妃的料子走上前,让两人查看。

    嘴角,轻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北郡王府主人之间的关系真是脆弱,自己不过稍稍挑拨,她们之间勉强维持的和平,就裂开了缝。

    “弟妹,这是你的,这是堂弟的,这是二叔的!”慕容雨将料子分配的七七八八,还剩下两匹很漂亮的布料:“这两匹本是送给秋侧妃的,秋府出事,秋妹妹贬为下人,不能再穿这种料子了,既然杜侧妃在这里,料子就送你吧,是年轻女子时兴的花色,希望杜侧妃不要嫌弃。”

    “送给我?”杜幽若有些难以置信,刚才慕容雨还嘲讽她来着,怎么眨眼的时间,这么友好的送她料子了?

    “杜侧妃不喜欢?”

    “不是!”杜幽若不自然的笑了笑:“是有些受宠若惊!”

    慕容雨笑着将布料递给杜幽若,抓起布料的一角,在她身上比了比,笑道:“这个花色,果然很适合杜侧妃……”

    清冷的目光,不着痕迹的望向太妃和北郡王妃,她将秋若颜的布料送给杜幽若,不知这两位是何反应?

    太妃和北郡王妃的脸色,微微有些难看,慕容雨送来北郡王府的东西,断没有再拿回去的道理,秋若颜不能收布料,布料就会被南宫雪晴收起来,放划库房,她们随时都可找个理由拿出来,现在倒好,直接给了杜幽若。

    身为皇室儿媳,她们不小气,也不心疼布料,只是,慕容雨拿着布料,在她们家里送给杜幽若,相当于,以她们为踏脚石,直接巴结上了三皇子侧妃,她们还说不出理由反驳,嘲讽,真真是令人郁闷。

    悄悄瞪了瞪杜幽若,早不来,晚不来,偏在今天来,真会挑时候。

    又暗暗望了眼南宫雪晴,眸底隐有怒气萦绕,杜幽若是客人,慕容雨来了,应该直接送她离开,居然将她带来了这里,真是不会办事。

    “祖母,料子的花色,您还喜欢吗?”慕容雨微微笑着走上前,清冷的眸底,闪着让人猜测不透的情愫。

    太妃拨了拨丫鬟手中的料子:“料子质地不错,不过,我年龄大了,再穿这种颜色,不太适合。”

    太妃所拿的料子,是极浅的红色,隐隐,泛着蓝,上面绘着树叶图案,每隔一尺,串着三分金丝线,极是漂亮,做成衣服,绝对好看。

    慕容雨拿过衣料的一角,在太妃身上试了试,笑道:“在高焰国,衣服的颜色,样式,象征着身份,地位,像太妃这种浅浅的红色,是身份尊贵之人才能穿的,大红是皇室的嫔妃们所穿,暗红以及黑红在咱们清颂没什么忌讳,但在高焰国,这两种颜色只有偷汉子被抓的女孩子,浸猪笼时才会穿……”

    “砰!”太妃手中的茶杯掉落在地,摔的粉碎,茶水四溅,污迹染了大半个衣服下摆。

    “太妃,您怎么了?”北郡王妃漫不经心的询问着,太妃的失态,是因为众所周知的解媚药之事,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把柄拿捏在慕容雨手中,失态,慌乱有什么用。

    “没事,不小心,茶杯掉落!”太妃故做镇定,眸底隐隐闪过一丝慌乱。

    慕容雨清冷的眸底闪过一丝戏谑,太妃年轻时,果然与人偷过情。

    抬头,正对上南宫雪晴的美眸,眸底闪烁的不是戒备与凌厉,而是一抹淡淡的疑惑与思量。

    慕容雨雪眸微沉,南宫雪晴好像在算计什么事情,是北郡王府的事情,还是对付自己的少弦的事情?

    话说欧阳少陵与老者出了北郡王府,一路急飞,半个时辰后,来到一座小院内,四下望去,院落里空荡荡的,不见半个人影,欧阳少陵不解道:“师傅,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老者轻轻笑着:“为师准备送你一份礼物!”摆摆手,空无一人的地面上凭空出现数十名黑衣人,满身寒气,目光肃杀,气势强盛,一看便知武功不弱。

    “师傅,他们是?”黑衣人们身上萦绕的气息欧阳少陵非常熟悉,心中隐隐有了答案。

    “他们都是为师训练出的暗卫!”老者严厉的目光在黑衣人身上慢慢扫过:“实力不在欧阳少弦的暗卫之下,你可以试试!”

    欧阳少陵缓步走到黑衣人中央,利眸猛然抬起,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各出了两名黑衣暗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向欧阳少陵攻来,手中长剑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幽幽的光芒,锋利,快速,稍有不慎,就会被置于死地。

    欧阳少陵腾空而起,八名暗卫,紧追其后,闪剑挥舞,配合默契,天衣无缝,上下,前后,左右出其不意的围攻着欧阳少陵,几十招后,欧阳少陵方才将八人打败!

    八人退下,又八人上前,与前八人的攻击不同的是,这八人好像摆了个奇怪的阵,将欧阳少陵重重包围,长剑有进有守,有退有攻,欧阳少陵颇费了一番力气,方才将八人打败……

    八人,再八人,足足了九轮,方才打完,欧阳少陵内力消耗大半,却是连连夸赞:“师傅,你训练的这些暗卫,着实厉害!”要培养出这般厉害的暗卫,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更需花费不少人力物力……

    老者捋捋胡须,迈步走到场地中央,冷冷望着四周的黑衣人:“从今以后,欧阳少陵就是你们的主人,听到没有?”

    “是!”暗卫们答应着,语气坚定,严厉,也是对新主人的宣誓。

    转过身,老者望向欧阳少陵,呵呵笑着:“少陵,为师送你的这份礼物,可还满意?”

    “多谢师傅,弟子非常满意!”欧阳少陵道着谢,回头望向这些厉害的暗卫,微笑的眸底,自信满满,这些暗卫,的确比他培养的那些厉害多了,有了这暗卫的帮忙,在一个月内打败欧阳少弦,不是难事。

    “师傅,你多年细心教导我,又送我七十二名暗卫帮我对敌,是我的大恩人,也是我们全家的恩人,咱们回府去,我和父亲好好敬您几杯!”

    老者到了北郡王府,直接去了书房找他,都没见过他北郡王他们,欧阳少陵准备将老者接进北郡王府居住,以示尊重!

    老者不自然的轻咳几声:“为师还有事,不能随你回北郡王府了,这七十二名暗卫,你切记要妥善使用,对付欧阳少弦,不能大意,一定要小心谨慎!”

    欧阳少弦那张倔强,冷漠,不服输的小脸现于眼前,老者眸底闪过一丝冷冽,早知道十年后他会是少陵最大的阻碍,当初老者就会一掌了结了他,断不会让他活到现在给少陵添堵!

    话落,老者不再耽搁,快速起身离去,欧阳少陵急声询问:“师傅,你什么时候再来看我?”

    空气中,飘来老者的回答:“为师有空,就来看你!”

    老者的身影快速远去,片刻后,消失不见,欧阳少陵心中浮上一丝疑惑,师傅好像不太愿意见他的父母家人!

    送完衣料,慕容雨回了北郡王府,躺在软塌上,一动也不想动。

    “你很累?”欧阳少弦倒了杯热水给慕容雨,水不冷不热,正好喝,慕容雨伸手接过:“在北郡王府里,我站着和她们说话,试探,站的时间太长,腿都快软了。”

    “你的身孕都五个月了,站的时间长,当然累!”欧阳少弦修长的大手轻捏着慕容雨柔软的肩膀:“我早说过让别人去试探的,你偏要自己去……”

    慕容雨喝完杯中水,微闭着眼睛,享受欧阳少弦力度刚好的按摩:“别人未必能试探出咱们想知道的事情!”

    “你试探到什么事情了?”太妃十分精明,南宫雪晴也不是简单角色,欧阳少弦不认为,慕容雨能更深入的打探到什么机密事情。

    “至少证实了咱们的猜测,太妃年轻时的确偷过情,北郡王极有可能不是祖父的儿子!”还有秋若颜,如果慕容雨没有出现,她恐怕会被打死,到时,想时时掌握北郡王府的事情,就有些难度了。

    突然,慕容雨好像想到了什么,猛然睁开眼睛:“对了少弦,我看到欧阳少陵的师傅了!”

    “是吗?”欧阳少弦没什么特殊反应,现在的他,实力不比那老都差多少,就算老者和欧阳少陵联手,他也不怕。

    “我去见太妃的时候,看到欧阳少陵和那老者飞走了!”两人速度极快,若非慕容雨练了武功,也发现不了他们两人。

    “飞走了?”欧阳少弦微微皱皱眉头:“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两人没走门,悄悄的出了北郡王府!”肯定是去办什么机密事情了,不然,哪需要这般神神秘秘的。

    欧阳少弦沉下眼睑,没有说话,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慕容雨身上力道适中的按着,看来,老者准备帮欧阳少陵,还真看得起他,师徒联手对付他欧阳少弦!

    还有一个月就要封王,这三十天,绝对不会平静。

    “雨儿,以后,无论做什么事情,咱们一定要小心,再小心!”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欧阳少陵和老者想抢王位,不会明目张胆的来,肯定会在暗中动手,他需要小心戒备,看他们两人会玩什么花样。

    “能不能让暗卫们查查,老者和欧阳少陵去干了什么?”知道他们所做的事情,就可对症下药,抓着他们的把柄或弱点,狠狠打压。

    欧阳少弦摇摇头:“暗卫虽厉害,却没到无孔不入的地步,更何况,欧阳少陵和他师傅都是高手中的高手,暗卫跟踪,一定会被他们发现的……”

    欧阳少陵和老者出府见了什么,谈了什么,只有他们当事人知道,不会再有其他知情人。

    “少弦,你觉得,欧阳少陵和老者会如何出招对付咱们?”探不到他们做的事情,就猜猜看。

    欧阳少弦按捏的动作慢了下来,凌厉的目光越凝越深:“暗算的可能性比较大!”不过,仅凭欧阳少陵和老者两人前来暗算,没有多大的破坏力,他们一定会找帮手前来。

    “暗卫不能前去试探,你也不能,咱们可以另外找个厉害的人,前去探探欧阳少陵的底!”慕容雨清冷的眸底亮光闪闪。

    欧阳少弦眸光微沉:“你指谁?”

    慕容雨樱唇轻启,揭晓答案,嘴角,轻扬起一丝淡淡的笑,以他的能力,就算探不出最具体的情形,也能套出些事情的大概。

    镇国侯府,

    慕容琳生了怪胎,下人们唯恐避之不及,为防丑事外传,侯夫人严厉训斥了下人们,他们的嘴巴都被封的死死的,没人敢多言半句。

    侯夫人没找奶娘,慕容琳也不愿意以母乳喂养孩子,负责照顾怪胎的小丫鬟,每天喂婴儿喝米汤,婴儿早产,身体本就不好,再这么一苛刻,身体更差,隔三差五的生病,大哭不止。

    “哇哇哇……”婴儿哭的凄惨,哭声一阵高过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听的人一阵心酸,慕容琳听了,却是烦上加烦,月子还没过完,就从床上跳下来,冲到婴儿面前,大吼道:“别哭了,听到没有,哭的难听死了,像死了爹一样!”

    “你怎么不说像死了娘一样啊?”宇文倩缓步走了过来,满目嘲讽。

    “宇文倩,我们母子间的事情,用不着你来过问!”宇文倩住到娘家后,居然不回去了,时不时的来这里嘲讽慕容琳几句,慕容琳讨厌死她了。

    “现在知道你们是母子了,刚才你对那孩子的态度,是一个母亲应有的吗?”宇文倩连讽带刺。

    “我的孩子,我喜欢什么对待,就怎么对待,管你什么事?”慕容琳毫不示弱,生了这么个怪胎,她时时被嫌弃,母凭子贵,享受荣华富贵的梦想彻底破灭。

    过月子,每天除了稀汤,就是没味的白菜邦子,她吃够了,也吃腻了,甚至于,连一名小丫鬟,也敢对她冷言冷语,这个侯府,她真的不想再呆了,可是,带着个怪胎回娘家,忠勇侯府未必会让她进门。

    “那倒也是,这是你慕容琳的孩子,与我们镇国侯府,没什么关系!”宇文倩漂亮的眸底,闪过一丝诡异,她是在变相赶慕容琳离开。

    慕容琳美丽的小脸瞬间沉了下来,怒声道:“宇文倩,你什么意思?”

    “慕容琳,知道你为什么会生惨胎吗?”宇文倩答非所问。

    慕容琳没好气的回了一句:“我又不是大夫,我怎么知道!”肯定是宇文明生前做孽太多,报应到自己孩子身上了。

    “因为你染了花柳梅毒,胎儿在你腹中受了感染,才会长成这副怪模样!”据大夫更近一步的分析,孩子是由染病的因子形成,也就是说,在怀孕前,慕容琳或宇文明就已经染了病。

    虽然宇文明很花心,睡过的女子不计其数,但宇文倩更愿意相信,是慕容琳得了花柳病,近而害死自己哥哥的!

    “你胡说,胡说!”慕容琳怒吼着,双眸泛红:“大夫早就为我把过脉,说我没得花柳梅毒!”

    宇文倩不屑的嗤笑一声:“大夫早就把出你的脉向异常,不过,因为你有孕在身,便一直没有细细研究,还记得你难产时,为你治病的大夫吗?就是他给出了准确的诊断,你得了花柳梅毒……”

    “不可能,不可能,你骗我,骗我……”慕容琳蹲坐在地上,发疯一般,怒吼着:“大夫呢,我要看大夫……”

    宇文振摇着折扇,从不远处走过,慕容琳的怒吼夹杂着婴儿凄惨的哭声传来,宇文振叹了口气,肯定又是小倩在刺激慕容琳,她们两人,真是天生的不对盘,每次见面,不是大吵,就是大闹……

    宇文振犹豫着,要不要前去劝解,小厮快速跑了过来,呈上一封白色信件:“大少爷,您的信!”

    宇文振伸手接过,边拆边问:“谁送来的?”

    小厮微微低头,恭敬道:“是一名小乞丐!”

    宇文振扬扬眉毛,乞丐送信!真是高明!

    打开信件,快速浏览着上面的内容,宇文振邪魅的眼眸越凝越深,看完页面最后的署名,眸光凝重,深不见底。

    “少爷,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小厮小心翼翼的询问着,在镇国侯府做事多年,宇文振一向云淡风轻,极少有这么凝重的时候。

    “没事!”宇文振收好信件,沉着眼睑,大步向外走去:“告诉夫人和侯爷,我有事,中午不在家用午膳了!”

    用膳时,醉情楼内高朋满座,人满为患,大厅里人声鼎沸,觥筹交错,热闹非凡。

    宇文振走进醉情楼时,客人们吃的红光满面,喝酒划拳。

    一名伙计快步迎了上来:“宇文公子,这边请!”

    “有劳了!”宇文振跟在小二身后上了二楼,伙计轻轻敲了敲一间雅间的门:“公子,夫人,宇文公子来了!”

    真是罗嗦!

    宇文振推开伙计,拉开雅间门,快步走了进去,阵阵香气袭来,宇文振深吸几口,毫不客气的坐到了那对男女的对面:“说吧,请我到这里来,究竟所谓何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