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 世子设计三皇子,五皇子

作者:蔓妙游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重生之侯府嫡女最新章节!

    杜幽若持家有方,动作极快,三皇子答应立正妃的第二天,她便加派人手装饰王府。[

    皇宫有太后,皇后,贵妃等等许多嫔妃都是长辈,她一名小辈,时时处处低眉顺眼,搬来王府,她就是主人,不必再看任何人的脸色,心情飞扬,做事情也格外仔细,认真。

    欧阳夜翼封王的圣旨不知何时能下,立正妃仪式应该在皇宫宫殿举行,杜幽若命人悄然又快速的将宫殿装饰重新换过,都是她和欧阳夜翼喜欢的颜色,佩饰。

    “杜侧妃,内室帘子是用珠帘,还是竹帘?”两名宫女各捧着竹帘和珠帘静立一旁,等侯杜幽若的定夺。

    “冬天天短,天色也暗,用珠帘吧,明亮些,竹帘清新透气,夜晚会有丝丝凉意渗出,先收起来,夏天再用!”

    “是!”两名宫女依言照做,一个去挂珠帘,一个去放竹帘。

    “杜侧妃,内室地毯用哪种颜色?”几名宫女捧着各式地毯的样品快步前来。

    杜幽若认真,仔细在地毯上来回扫视几遍:“就这种牙白色的吧!”以羊绒制成,绣有梅红的图案,吉祥,喜庆,铺于地面,不穿鞋走在上面也不会觉得冷。

    “杜侧妃,外室用哪种地毯?”内室是杜幽若和欧阳夜翼休息之所,选择的地毯非常高贵,外室时常有客来访,与内室不能选同样的地毯。

    “蓝紫相间的地毯!”颜色大方,样式也大方,面稍硬,高贵优雅,很适合接待客人。

    “杜侧妃,偏殿里还要不要铺地毯?”贴身宫女住的偏殿不需要铺地毯了,不过,客人住的偏殿要不要铺呢?

    “东面的偏殿铺一间,西面的偏殿铺一间……”

    在宫女们的不断改换中,宫殿渐渐焕然一新,高贵大气,沉稳内敛,俨然是王爷王妃的居室,杜幽若暗自欣喜,再过不久,自己就是正妃,搬进王府,可随心所欲,不必再像在皇宫一样,处处看人脸色,生活的小心翼翼,唯恐自己出错,被人抓住把柄,陷入万劫不复的地狱……

    搬进王府,自己和慕容雨就是邻居了,一定要好好‘拜访拜访’她,都是托了她的福,自己才能成为夜翼的妃。

    想想被欧阳夜翼选中那晚,慕容雨将她装扮的模样,精美绝仑,不似凡人,心中虽不服,却不得不连连赞叹,慕容雨的手真巧,心思着实玲珑剔透。

    夜翼与欧阳少弦是敌对的,自己和慕容雨也是敌人,不过,成为正妃那天,自己要请她帮忙装扮装扮,暂时先不与她为敌,等自己搬进王府,有的是机会与她较量。

    想到自己的容颜在慕容雨的巧手下美若天仙,在众女子羡慕,忌妒的眼神中成为正妃,杜幽若心情无限飞扬:“大家动作快些,早一天装饰完,重重有赏!”

    慕容雨有孕,不宜久站久坐,扶着丫鬟们的手在府后慢慢走动着,不知不觉间,越过重重府邸,来到热闹的大街上,一家未挂牌匾的府邸异忙碌,丫鬟,小厮们急色匆匆,拿着各种物品不停的进进出出,府内隐有叮叮当当的响声传来,昭示着正在装饰。

    这就是欧阳夜翼与杜幽若的新府邸,丫鬟,小厮好像多了一倍,这么急着装饰,难道欧阳夜翼很快就要封王了?

    身后,一辆豪华马车停下,帘子打开,杜幽若扶着宫女的手走了下来,热情的招呼慕容雨:“王妃!”

    身后,跟着大批宫女,手中捧着古董瓷器花瓶,名贵笔洗,上等黑墨,精美纸张,还有红木桌椅,都是书房所用之物。

    “杜侧妃的府邸装饰好了?”先搬欧阳夜翼的书房么?

    “屋内基本装饰完毕,可以安放家具了,院中的假山,花草点缀还没有装饰好,不过,以工匠们的速度,最多十天,就能将整个府邸修饰的妥妥当当。”杜幽若眸底,是掩饰不住的欣喜与炫耀,很快,她就会成为这座府邸的女主人。

    “恭喜杜侧妃!”看来,十天后欧阳夜翼和杜幽若就要搬过来了,速度还真快,十天内就封王么?杜幽若会被扶正吗?

    “现在府里很乱,王妃有身孕,就不请王妃进去了,乔迁那天,王妃一定要过来喝酒喜酒……”想想即将成为王妃,杜幽若心中无限喜悦,恨不得立刻让全世界都知道此事,与她一超分享这份狂喜。

    “喜酒?”乔迁新居是喜事,但那酒不能称之为喜酒,难道……

    “三皇子封王当天乔迁,双喜临门,那杯喜酒,我和少弦一定来喝!”慕容雨微微笑着,旁敲侧击。

    “不止是三皇子封王,还有侧妃扶正……”一名多嘴的宫女轻声解释着,眸底满是得意,身为宫女,她跟的主子荣华了,她的地位也跟着升高。

    杜幽若凝凝眉,训斥道:“这件事情,八字还没一撇呢,别多嘴!”语气中却没有半分训斥的意思,隐隐,还透着丝丝得意。

    “三喜临门,真是恭喜三皇子,恭喜杜侧妃!”欧阳夜翼真的要扶杜幽若为正妃?

    若在平时,尚书的女儿做王妃不是不可能,但是,现在的三皇子正处于拉拢势力的特殊阶段,他真的不准备用正妃之位拉拢朝中重臣吗?

    尚书一职在朝中不算高,也不算低,却算不上重臣,三皇子真的这么器重他?

    “王妃,府里很乱,摆设也不全,暂时无法招待客人,我要亲自安排府中的一草一木,书房摆设也是亲自指挥,暂时也没空招待王妃,不如王妃先去前面的茶楼里等我,我忙完了,立刻去找王妃……”

    慕容雨是楚宣王妃,来到她的府邸前,就是客人,杜幽若不能不理会,扶正之事,她已经散出去了,慕容雨的反应很平常,没有丝毫震惊与反常,她觉得十分无趣,不想再和慕容雨多说废话,炫耀的同时,委婉的下了逐客令。

    慕容雨怀着孕还跑来自己府邸前,是来和自己交好的吧,做正妃和侧妃真是完全不同!

    “我在府里闷的时间长了,随便出来走走,路过这里,一时好奇,停下看看,杜侧妃不必理会我,进府装饰吧,我还要去其他地方走走,看看!”

    慕容雨故意咬重了‘杜侧妃’三字,意在提醒杜幽若现在还是侧妃,地位不及慕容雨,慕容雨没有巴结她的必要,慕容雨是散步时无意间走到这里来了,不是专门来看杜幽若的。

    话落,慕容雨没再多言,扶着琴儿的手向前走去,将自作多情的杜幽若晾在了一边。

    杜幽若气的七窍生烟,慕容雨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她下不来台,可恶,可恶!

    慕容雨渐行渐远,杜幽若还站在原地,气的全身发抖,一名宫女走上前来,小心翼翼的询问着:“杜侧妃,这些瓷器,笔墨纸砚……”

    “你是猪脑子啊,这么简单的事情还用问我,笔墨纸砚当然是送去书房……”杜幽若被慕容雨嘲讽,恶气憋在胸口,正愁找不到人发泄,宫女主动撞上来了。

    “是是是……奴婢马上送去书房……”杜幽若正在气头上,蛮不讲理,宫女知道,继续呆下去,她会被骂的很惨,急忙找理由离开。

    “你们几个,愣着干什么,还不快些把东西搬进去,想耽搁到天黑啊,摆设不到位,谁也别想吃午膳……”

    一场喜气洋洋,兴高采烈的搬家布置,由于杜幽若的气愤,不甘,变成了沉闷的郁闷,气氛很是僵硬,宫女们安安静静的各司其职,连大气也不敢出,唯恐杜幽若一个不顺心,将怒气发泄到她们身上。

    走远后,慕容雨停下脚步,回望人来人往的府邸,眸中疑惑渐浓,回去后一定让少弦的暗卫仔细查查,三皇子是否真的要立杜幽若为正妃。

    转过身,慕容雨正欲回府,侧面走来一道熟悉的纤细身影:“南宫公主!”

    “王妃!”南宫雪晴礼貌微笑,眸底隐隐闪过一丝莫名的情愫,快的让人来不及看清。

    “公主最近没休息好吗?”南宫雪晴面带疲惫,眼神憔悴毫无光彩,很明显是精神不好。

    “最近天气转冷了,晚上睡不着!”南宫雪晴微微低头,前襟轻轻下滑,锁骨处现出几小朵清析的红痕,慕容雨猛然一惊,那是,吻痕!

    慕容雨每次和欧阳少弦恩爱缠绵后,身上都是这种痕迹,她绝对不会看错,可是,南宫雪晴的府邸里不是只有她自己吗?服侍她的除了宫女,就是嬷嬷,她锁骨上怎么会有吻痕的,难道……

    清冷的目光在南宫雪晴身后的丫鬟们身上来回扫视,这些丫鬟都是清颂宫女吗?

    “今天天气不错,太阳暖暖的,很适合睡午觉,王妃,我先回府睡回笼觉了,改天有空,再去楚宣王府看望王妃!”南宫雪晴礼貌周到,语气轻快,面露微笑,沉下的眸底,两道凌厉光芒射出,震慑人心。

    “公主请便!”除却锁骨上的吻痕,南宫雪晴一切正常。

    天冷,衣服穿的厚,锁骨也是盖在衣服下的,吻在上面,别人也看不到,南宫雪晴衣服下滑,是故意让自己看到那些吻痕的吗?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带着重重疑惑,慕容雨回到楚宣王府,欧阳少弦也处理完事情回府了,准备和她一起用午膳。

    慕容雨将遇到南宫雪晴时的发现告诉欧阳少弦,欧阳少弦微沉着眼睑:“事情可能不简单,我立刻派人去查!”

    “还有杜幽若,她真的要被扶正了吗?”白天,杜幽若的炫耀与得意,无不昭示,她即将成为正妃!

    “这个,不太确定,三皇子即将封王倒是真的!”杜幽若扶正,太子不必着急,可如果三太子另娶正妃,他们就不得不重视了。

    “我会命人在最短的时间内查明此事!”就算杜幽若被扶正,三皇子的势力并没有增强,她也没什么值得炫耀的。

    “三皇子和上官昭还是天天喝酒?”每天都用同一种招式掩人耳目,时间长了,肯定会令人起疑的。

    “最近几天他们两人分开了,三皇子倒算平静,处理日常要务,反倒是上官昭,在悄悄拜访高官大臣……”

    上官昭和欧阳夜翼白天各司其职,晚上会聚在一起,两人武功极高,暗卫们不敢靠的太近,听不清他们谈话的具体内容,不过,以两人凝重的面色来看,他们在商量重大事情。

    慕容雨眸光微沉:“上官昭拜访的都是几品大臣?可有共同特点?”

    “一到三品不等!”大臣们的年龄,职务不尽相同,身份,地位也不是很一样,共同特点是他们都是朝中重臣,深受皇帝器重,上官昭应该是在为三皇子拉拢他们:“暗卫一直在暗中调查他们,若是发现端倪,一定会快速来报……”

    “扑腾腾!”猎鹰拍着翅膀飞了进来,停在慕容雨肩膀上,锐利的目光在房间内来回扫视着。

    欧阳少弦顺着猎鹰的目光望到一处地方,眼眸越凝越深,猎鹰为何一进内室,就四下扫视,好像在……

    “王爷!”一名暗卫凭空出现在外室,在欧阳少弦耳边轻声低语几句,欧阳少弦的面色越来越凝重,听完禀报,摆摆手让暗卫退下。

    “少弦,出什么事了?”慕容雨隐隐感觉到,事情不简单,否则,欧阳少弦英挺的剑眉不会凝这么紧。

    “明天三皇子封王,咱们一起进宫祝贺!”三皇子的动作还真快,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说服了皇上封他为王。

    “贺礼带双份!”望望猎鹰,欧阳少弦目光诡异:“封王,立妃的圣旨会一起下!”

    “那正妃人选是?”杜幽若,还是其他人?

    “正妃不是杜幽若,圣旨下来你就知道正妃的名字了!”欧阳少弦拿过慕容雨手上的猎鹰:“孕妇身体弱,要多休息,少碰这些小动物!”

    欧阳少弦猛然甩手,猎鹰被他从窗口扔了出去:“回去找上官昭,没事少来楚宣王府!”

    “如果欧阳夜翼封王,他的势力会越来越强!”有王爷封号,代表着一定的实力,大臣们也愿意靠拢。

    “放心,我不会让他的势力强起来的!”欧阳夜翼暗害他们的孩子,挑拨欧阳少弦和欧阳夜辰之间的盟友关系,还嫁祸给叶贵妃,想要一箭三雕,欧阳少弦岂会轻易放过他。

    皇上下旨封欧阳夜翼为王,全朝大臣为证,欧阳少弦无法阻止,不过,他可以通过其他事情重重打击欧阳夜翼!

    欧阳夜翼是直接封王,与欧阳少弦的继承王位仪式不同,但也非常隆重,慕容雨和欧阳少弦来到皇宫时,许多殿里都站满了人,聚在一起,聊着京中事情。

    杜幽若一袭梅红长裙,头戴紫金发簪,耳佩紫金耳环,最下端的水滴环上镶嵌着大颗亮钻,随着她的动作,闪闪发光,极是耀眼,站在人群中,格外惹人注目。

    远远的,慕容雨一眼就看到了她:“杜侧妃!”杜幽若装扮的这么隆重,不会以为被封正妃的人是她吧!

    “王妃!”杜幽若礼貌的微笑中,透着高傲与炫耀,目光淡淡扫过慕容雨降起的腹部,仿佛若有所思:“王妃有孕,应该在府里好好休息才是,怎么还颠簸着前来观礼?”

    慕容雨是侯府嫡女,杜幽若是尚书府嫡女,她的身份低慕容雨一等,嫁人后,慕容雨是楚宣王世子正妃,她是三皇子侧妃,又低了慕容雨一等。

    论心机,论才貌,她都不在慕容雨之下,可她却时时处处输慕容雨半筹,她不甘心,真的很不甘心,她协助欧阳夜翼发展势力,努力讨他欢心,只为证明自己的能力,让他心甘情愿扶她为正妻。

    费尽心机,历经千辛万苦,这一天终于到来了,圣旨一下,杜幽若就是王府正妃,与慕容雨平起平坐,再也不会低她一等!

    “都是一家人,三皇子封王,我岂有不来观礼的道理!”若说刚才慕容雨还在怀疑,那现在她已经十分肯定,杜幽若不知道被封正妃的人是别人,不是她,否则,别人要抢她的正妃之位了,她哪还会如此欣喜。

    “杜侧妃妆扮的真是美丽,整个宫殿,杜侧妃最耀眼!”慕容雨连声赞叹着,飞的越高,摔的越惨,慕容雨先把杜幽若捧上去,等她从高高的云端摔到地面,肯定会摔的粉骨碎身,痛不欲生。

    杜幽若是三皇子的侧妃,平时没少给三皇子出谋划策,暗害慕容雨孩子,借以挑拨太子和欧阳少弦关系之事,即便不是杜幽若出的主意,她也一定参与了。

    瞬间,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杜幽若身上,梅红的长裙衬着她美丽的容颜,细腻的肌肤,格外迷人,发簪,耳环,手镯都与衣服十分般配,更衬的杜幽若美丽迷人,羡慕,忌妒的眼神在杜幽若身上来回流连着。

    “王妃谬赞!”杜幽若微微笑着,直直站立,任由贵族夫人,小姐们打量。

    扶正妃是人生大事,杜幽若不敢马虎,本打算让慕容雨帮忙搭配衣服,首饰,但她和慕容雨闹了点不愉快,不想先妥协,就没去楚宣王府,衣服,首饰,装扮全部精心挑选的,穿戴在身,也非常合体,没有丝毫不对的地方,她不怕别人打量。

    “杜侧妃衣服的颜色,真是漂亮!”娇俏的女声出言赞赏,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杜幽若的衣服颜色上,轻声谈论事情的人群瞬间静了下来。

    在清颂,颜色很有讲究,出嫁时,正妃着正红色,侧妃着粉红,桃红,妾室是青衣小轿,根本不必穿红衣,杜幽若身上的衣服是梅红,不过,红的深了些,像是正红色,一名侧妃,是不能穿正红色的……

    杜幽若望望夸奖她衣服的女子,是柳御史的女儿柳含烟,今年刚刚及笄,还未许配人家,此时的柳含烟也是一身正红衣裙,颜色比杜幽若的还要漂亮,腰间的腰封以金色丝线绣着朵朵金花,正中一颗明珠,格外璀璨。

    杜幽若心中升起一阵不快,又不是嫁人,柳含烟穿正红色衣服来干什么?故意和自己做对么?

    一名宫女望望柳含烟,上前解释:“杜侧妃今日会被扶为正妃,故而穿正红衣服……”

    “真的?”疑惑,不解,震惊,难以置信的目光再次集中到杜幽若身上,扶她为正室?尚书嫡女做王妃?真是一步登天哪!

    “不要乱说,这件事情,还没确定呢!”杜幽若谦虚着,望望慕容雨,心中急切的期盼时间过的快些,快点下圣旨,扶她为正妃。

    “圣旨下来,杜侧妃就是正妃了,迟早的事情嘛!”宫女是杜幽若的心腹,自然知道杜幽若的心思,凭借她的伶牙俐齿,在众多夫人,小姐面前,为杜幽若长面子。

    “恭喜杜侧妃!”贵妇们虽然有些不太相信,但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她们不信,宫女解释原因了,杜幽若又明目张胆的穿着正红衣服,盛装打扮着,事情十之**了。

    柳含烟轻轻笑笑,没有说话,目光望向大殿外,若有所思,没再理会杜幽若。

    偏殿里,贵妇们悄声议论此事,正殿中,皇帝拟好了圣旨,太监特有的尖细嗓音开始宣读:“三皇子听旨!”

    瞬间,正殿,偏殿全都静了下来,仔细聆听着圣旨的内容。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三皇子欧阳夜翼文武双全,守卫边关,立下战功……特封瑞王,赏黄金万两,绸缎千匹……”

    三皇子封了瑞王,很快就轮到自己了,自己马上就要成为正妃了,想到这些,杜幽若的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向往已久的正妃之位立刻就会属于她,杜幽若没来由的一阵慌乱。

    “另柳御史之女柳含烟贤良淑德,才貌双全,与欧阳夜翼乃天作之合,赐为正妃,择日完婚,钦此谢恩!”

    “多谢父皇,万岁万万岁!”

    欧阳夜翼的谢恩声,如同无边的嘲讽,深深刺进杜幽若心底最深处,脑子一懵,半天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赐柳含烟为正妃,自己没听错吧!

    “恭喜柳小姐……”震惊过后,身侧响起无数道贺声,不是对杜幽若,而是对柳含烟。

    “柳小姐身份高贵,才貌双全,温柔娴雅,赐瑞王为正妃,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

    “是啊,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柳小姐性子内敛,不骄不躁,不像某人,身份低微,还痴心妄想着做正妃……”

    “就是,就是,妾穿正红色,可是犯了大忌,瑞王整日忙于朝政,无心管理府邸,妾就胆大包天,认不清自己有几斤几两重,想要反天,瑞王府的确应该有位正妃,好好管管了……”

    明嘲暗讽的话对着杜幽若扑天盖地的袭来,她之前的炫耀都成了浓浓的讽刺,她本人更成为贵族圈中的大笑话,嘲笑之言一句接一句,永不停歇,杜幽若忍受不住,捂着小脸,快速冲出了大殿。

    慕容雨望望被众人围在中间,礼貌淡笑的柳含烟,再看看伤心欲绝,快要消失不见的杜幽若,冷冷一笑,瑞王府有好戏上演了,自己是不是应该从中添把火呢?

    失魂落魄的走在宫中青石路上,杜幽若脑中乱糟糟的,宫里的喜庆与她的悲伤形成鲜明的对比,怎么回事?怎么会变成这样,夜翼明明答应过,扶自己为正妃的,怎么会变成柳含烟了……

    不知不觉间,她走回了居住的宫殿,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她尽心尽力亲自安排的,现在却要拱手让给别人了,她是侧妃,永远都是侧妃,哈哈,正红色的衣服穿在她这个侧妃身上,真是讽刺!

    日上中天,众人散去,欧阳夜翼回到宫殿,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他,没有注意到杜幽若的反常:“幽若,瑞王府那边,装饰的差不多了吧,十天之内搬过去……”

    杜幽若强忍怒气:“搬进瑞王府,就要迎娶柳含烟吧?”

    “没那么快,我后天去柳府下聘,柳御史那边要准备嫁妆,最少也要下个月才能迎娶柳含烟,含烟过门前,瑞王府暂时由你来管……”

    “够了,欧阳夜翼!”杜幽若再也忍不住了,歇斯底里的对着欧阳夜翼大吼:“一直以来,你都只是在利用我拉拢大臣,从来没有想过扶我为正妃对不对?”

    欧阳夜翼冷冷望了杜幽若一眼:“这个问题,我以为你早就知道!”在欧阳夜翼心里,皇权重于一切,为了皇位,什么都可以拿来利用,杜幽若是他利用的对像,柳含烟也一样。

    柳含烟是御史之女,身份,地位比杜幽若高,利用价值也比杜幽若大,所以,柳含烟可做正妃,杜幽若处处比柳含烟差,当然只能做侧妃。

    “出嫁后,我奔波劳累着为你拉拢势力,你就没有半分感激,感动吗?”她想要的不多,就想着有一天能够夫贵妻荣,没想到到了最后,夫是贵了,可是荣的妻却不是她,而是别的女人,柳含烟,不费吹灰之力就夺走了她尽心尽力经营的一切,凭什么,凭什么?

    “柳含烟什么都没做过,我为你付出那么多,凭什么她是正妃,而我永远只能做侧妃?”杜幽若不依不饶,上前就欲抓欧阳夜翼要理由。

    圣旨宣完的那一刻,她被人嘲笑的抬不起头来,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最晚明天,她就会成为整个京城的笑柄。

    “啪!”小手尚未抓到欧阳夜翼的衣服,脸颊上已被人狠狠打了一巴掌,杜幽若站立不稳,重重倒在地上,美丽的小脸上顿时浮现一座五指山,火辣辣的疼。

    “杜幽若,认清你的身份,你是尚书之女,身体低微,对我的帮助,远远不及柳含烟,只配做侧妃!”欧阳夜翼的话冷酷无情:“以后瑞王府会是柳含烟做主,只要你安份守已,侧妃的位置永远都是你的,如果你敢放肆,休怪我不讲情面!”

    抓起一旁的外衣穿上,欧阳夜翼头也不回的大步向外走去,他本打算在这里用膳的,被杜幽若搅的没有半分心情了,女人,真是麻烦。

    “呜呜呜……”杜幽若倒在地上,低声痛哭,声音悲伤,一直以来,她都以为欧阳夜翼是喜欢她的,却没想到,她在欧阳夜翼眼里,不过是个可以利用的工具而已,利用价值的大小,决定她的位置。

    之前,无人与她竞争,欧阳夜翼还看重她些,如今,来了个身份,地位比她高的柳含烟,只怕欧阳夜翼都不会再多看她一眼了吧!

    自己辛辛苦苦布置的瑞王府,拱手让给柳含烟不说,自己还得听柳含烟的吩咐,看她的脸色做事,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啊!

    欧阳少弦将猎鹰扔出窗子,它飞走了,可是第二天,时间一到,它又飞进了楚宣王府。

    欧阳少弦紧紧皱了皱眉,拿张纸条塞进猎鹰腿上的金环中,冷声命令着:“把信带给上官昭!”

    猎鹰拍拍翅膀,飞出楚宣王府。

    “少弦,你在纸条上写了什么?”这么神神秘秘的,还让猎鹰传信。

    “我约上官昭明天在醉情楼喝酒!”

    “就这么简单?”慕容雨有些不太相信,喝酒让猎鹰传话,是不是太大材小用了。

    “不然你以为呢?”上官昭和欧阳夜翼是好朋友,一心帮着欧阳夜翼对付太子和欧阳少弦,无论欧阳少弦用什么方法,他都不会来到他们这一边。

    “欧阳夜翼与柳含烟的婚期订下了!”欧阳夜翼已经在搬新居了,以后就是独立的瑞王府,可以做些隐蔽的事情,不被别人发现。

    有了正妃,欧阳夜翼就可以再娶侧妃,渐渐壮大势力,距离与太子,叶贵妃真正三足鼎立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欧阳少弦坐在床边,轻拥着慕容雨的小腰:“雨儿,我想办法赶走上官昭,你设计欧阳夜翼后院起火如何?”内忧外患一起来,到时,看欧阳夜翼还如何发展势力。

    “杜幽若不甘心柳含烟抢了她的正妃之位,柳含烟肯定会忌讳杜幽若这名侧妃在她这正妃之前嫁给欧阳夜翼,同住一个屋檐下,矛盾频频发生,就算我什么都不做,瑞王府也绝对不会平静!”瑞王府后院的火已经烧起来了,慕容雨只需要适当的时机,再浇点油,让火烧的更旺些即可。

    “少弦,你准备怎么赶走上官昭?”上官昭是高焰王皇子,身份特殊,不能打,不能杀,更不能吓,他武功不错,文才也是上等,世间也没什么事情能吓到他。

    欧阳少弦轻轻一笑,高深莫测:“赶走上官昭,其实并不难,不能用武,要用文,攻心之计即可!”

    “如何攻心?”欧阳少弦奇招百出,慕容雨猜不出,他这次要用什么招式。

    “天机不可泄露,泄露了就不起效了,等上官昭离开的时候,你就会明白了!”欧阳少弦轻轻吻吻慕容雨樱红诱人的香唇,目光诡异,深不见底:“明天我就开始实施攻心计!”

    翌日中午,欧阳少弦在醉情楼雅间中自斟自饮,桌上摆着几样小菜,却没动一筷子,他独自喝闷酒的时候,从来不吃菜,成亲后,他还是第一次喝闷酒。

    轻微的敲门声响起,欧阳少弦头也未回:“请进!”

    房门推开,上官昭缓步走了进来:“楚宣王爷!”

    欧阳少弦坐着没动:“五皇子请坐!”

    “楚宣王爷请我前来,可是有事?”优雅落座于欧阳少弦对面,上官昭直接开门见山。

    欧阳少弦持起酒壶倒酒,动作优雅快速,干脆利落:“没事就不能请五皇子来喝杯酒吗?”

    “楚宣王爷误会了,我的意思是……”

    “本王知道五皇子与瑞王交好,绝不会背叛瑞王,不过,本王请五皇子前来,真的只为喝酒,没有其他意思,这里是醉情楼,又不是虎穴狼窝,五皇子不必带保镖前来!”

    “唰!”手中酒杯对着房门用力扔了过去,没有听到摔碎声,因为酒杯到达房门的同时,紧闭的房门瞬间打开,门外的欧阳夜翼伸手接住了酒杯。

    “想不到五皇子的保镖居然是瑞王爷!”欧阳少弦光明磊落,字字铿锵有力,一番话连讽带刺,上官昭的笑容有些僵硬:“楚宣王爷,其实瑞王爷他不是……”

    “既然来了,大家一起喝几杯吧!”欧阳少弦大手一扬,两只酒杯分别落于上官昭和欧阳少弦面前,他刚才用的那只酒杯扔给欧阳夜翼了。

    美酒轻轻洒落杯中,香气四溢:“这是二十年的女儿红,两位尝尝看!”

    上官昭和欧阳夜翼悄悄对望一眼,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欧阳少弦与欧阳夜翼,上官昭虽是敌对,但他们诸定,他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毒害他们,酒绝对没问题……

    “好酒!”上官昭赞赏着,拿起酒壶倒酒,胳膊抬起,挡住大半张俊脸时,悄悄对欧阳夜翼使了个眼色,欧阳夜翼心神领会,手腕一翻,酒杯轻轻落于桌上:“楚宣王爷,上官兄,你们慢用,本王约了朋友,告辞……”

    房门关上,欧阳夜翼的脚步声渐渐远去,上官昭礼貌微笑拿着酒壶继续倒酒:“楚宣王爷别误会,瑞王爷是来见朋友的,与我无关,我是受您邀请,前来喝酒的!”

    可能是喝多了酒的缘故,欧阳少弦的声音有些低沉:“五皇子对酒很有研究?”

    “算不上有研究,略知一二!”上官昭又喝了杯酒,眼睛转了转,压低声音:“王爷,现在只有咱们两个人,您找我前来,究竟所谓何事?”不会又是想劝他离开吧,若真是如此,欧阳少弦就是白费心机了!

    “我早说过,请五皇子前来,只为喝酒,不为其他,来,咱们继续喝酒,其他的事情,不谈!”欧阳少弦的声音压的很低,门窗又有很好的隔音效果,门外的人,隐隐能听到两人在说话,却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

    欧阳夜翼凝深了目光,听不清也无妨,等上官昭出来,问问他即可!

    一个时辰后,上官昭出来了,面色发红,眼睛迷蒙,有六七分的醉了,踉跄着脚步下了楼,慢慢向外走去,来到一个无人的偏僻角落,欧阳夜翼闪了出来,目光凝重:“欧阳少弦都和你说了些什么?”

    “谈了酒,除此之外,什么都没说!”上官昭的脚步有些飘,欧阳少弦的酒量真是不错,喝了两大坛才醉,害他陪喝到现在……

    欧阳夜翼目光幽深,难道欧阳少弦想拉拢上官昭,今天的饮酒,是在拉拢关系,目光在上官昭身上来回扫视一遍。

    河边相遇,是三皇子故意算计的,上官昭这个人,有时聪明,可有时很糊涂,并且一根筋的认死理,不知他能不能禁得住欧阳少弦的蛊惑:“你醉的不轻,先回去休息吧,等你醒来咱们再细谈,来人,送五皇子回驿馆!”

    醉情楼雅间,欧阳少弦站在窗前,望着巷子里的一幕,无声冷笑,欧阳夜翼为人奸诈,狡猾,疑心病重,而上官昭,虽然讲义气,却不懂得变通,只要略施巧计,就可挑拨两人之间的关系,经此一事,欧阳夜翼与上官昭之间,应该有小小的裂缝了吧。

    这才只是开始,接下来,欧阳少弦会一步一步,慢慢算计,让欧阳夜翼与上官昭之间的关系彻底瓦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