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五 天赐怒咬慕容琳

作者:蔓妙游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重生之侯府嫡女最新章节!

    欧阳天赐小小年龄,精神很不错,一般都是子时睡,清晨醒的晚些,睡饱睁开眼睛,神清气爽,沐浴,梳洗,换上一身干净衣服,慕容雨喂他吃了饭,带他去了欧阳少弦的书房,轻声叮嘱着:“娘整理书房,天赐自己玩吧。”

    书房是重地,丫鬟,侍卫们不能轻易进入,欧阳少弦事情多,繁忙,书房被翻腾的有些乱,他没空整理,慕容雨只得亲自来。

    “嗯!”欧阳天赐记事起,书房都是慕容雨亲自整理,每每此时,慕容雨总会将他放在大堆玩具中,让他自己玩,等他玩烦了,慕容雨也差不多整理完书房了。

    欧阳少弦在内室处理事情,乱的是内室,外室很干净,也很整洁,欧阳天赐坐在外室门口,晒着暖暖的太阳,摆弄着身旁的各种玩具。

    玩具他已经玩过许多遍了,很快就玩烦了,不过,珍珠九连环他一直没完全解开,胖乎乎的小手拿着九连环,摆过来,拆过去的细细研究着,神情专注。

    呼呼的风声响起,欧阳天赐不经意间抬头,碧蓝的天空中,飞翔着一只漂亮的蝴蝶风筝,翅膀上长长,细细的流苏随风飘动,煞是好看。

    欧阳天赐眼睛一亮,拿着珍珠九连环,摇摇摆摆的跑出书房,紧追风筝:“哇,好漂亮的风筝。”

    慕容雨听到声响,以为欧阳天赐去院子里玩了,也没在意,继续整理凌乱的书房。

    风筝飞的不高不低,引着欧阳天赐一路向前,欧阳天赐调皮,喜欢在府里跑动,丫鬟,侍卫们在路上遇到他,也不意外,行个礼,各司其职,继续做事。

    不知不觉间,欧阳天赐被风筝引到了非常偏僻的地方,四下望望,空无一人,天空漂亮的蝴蝶风筝也消失不见了,欧阳天赐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漆黑的眸底闪过一丝疑惑,奇怪,明明看到风筝飞来了这里,怎么会不见了?

    “哎呀!”一道凄惨的惊呼传入耳中,欧阳天赐心中疑惑更浓,这是什么声音?

    “蹬蹬蹬!”欧阳天赐一时好奇,捣腾着两条小短腿跑向后门,声音是从后门外传来的。

    厨房采购食材的人都从后门进出,后门并没有侍卫把守,大门紧闭着,中间还上了铁链,铁链有些松散,门开着一条小缝,欧阳天赐凑上前,悄悄向外望去,一名老婆婆坐在地上哀嚎,声音甚是凄惨。

    “婆婆,你怎么了?”欧阳天赐满目疑惑不解,她怎么哀嚎的这么悲惨?

    “我不小心摔了一下,可能是腿骨断了,腿好疼,走不动了,好心的小朋友,来扶我一下吧!”老婆婆手抚着自己腿,说的可怜兮兮,泪眼朦胧,好像那腿断了钻心的疼。

    “好!”慕容雨曾教欧阳天赐要助人为乐,看到老婆婆这么悲惨,欧阳天赐同情心泛滥,没有多想什么,小小的身体从门缝中钻了出去,门缝小,他身体大些,钻出门缝费了不少力气,身上的纽扣也挤掉了一颗。

    “婆婆,小心点!”老婆婆虽是粗布衣服,却很干净,身上没有什么怪味道,欧阳天赐走上前,胖乎乎的小手抓着老婆婆的胳膊,用力扶她。

    老婆婆艰难的站起身,眼泪汪汪,感激的望着欧阳天赐:“谢谢小朋友,你人真好,我腿很疼,走不了路,你能不能好人做到底,扶我回家……”

    “好啊,婆婆家在哪里?”得了夸奖,欧阳天赐非常高兴,想也没想,就答应了老婆婆的条件。

    “就在前面,不远的,走上十几米就到了,我家有许多好吃的……”老婆婆边走边诱惑欧阳天赐,不知不觉间,两人远离了楚宣王府,走上了人烟稀少的小路,欧阳天赐沉浸在老婆婆编织的谎言中,并未发现不妥。

    大约走了一刻钟,老婆婆转过弯,推门走进一间破落的院子,快速关上院门,微笑的脸瞬间阴沉下来,一把将欧阳天赐甩到一边,冷声道:“人我带来了!”

    “你本事的确不小,真的把这小家伙骗来了!”大批乞丐涌出,将欧阳天赐团团围住,欧阳天赐四下环顾:“你们是昨天那些乞丐?”

    “小家伙记性不错,我们就是那些乞丐,穷的没钱花了,想找你父王借些银子用!”中年乞丐冷笑着,步步逼近欧阳天赐。

    老婆婆袅袅婷婷的走到门口,脱下一身灰布衣,拿棉帕擦擦去脸上的伪装,一张年轻的小脸现于眼前,正是慕容琳,她从小和慕容雨一起长大,对慕容雨的性子有所了解,对付慕容雨的儿子,也是手到擒来。

    “你是假婆婆,你的腿没事!”欧阳天赐意识到了不对,看准空隙,快速向外冲去。

    “快,抓住他,重重有赏!”到嘴的鸭子,中年乞丐可不会让它飞了。

    两名乞丐动作快,一前一后将欧阳天赐堵住,冷笑着向他扑去,前后有敌,欧阳天赐小身子快速向左边闪去,乞丐们没扑到他不说,自己人重重撞在一起,头昏眼花,眼冒金星,扑通一声,掉落在地……

    其他乞丐见状,纷纷伸手去抓欧阳天赐,欧阳天赐身体小,动作活,在乞丐们之间来回穿梭着,躲避他们的魔爪,小身子擦着他们的手指滑过,就是让他们抓不到。

    “抓住他,赏五十两银子!”望着鸡飞狗跳的院子,中年乞丐怒火中烧,这么多人,连个孩子都抓不住,真是愚蠢。

    重奖之下,必有勇夫,一名乞丐看准机会,对着欧阳天赐扑了过去,将他扑倒在地,大手紧紧抓住了他的腿踝,得意洋洋的高呼着:“我抓住他了,抓住他了!”

    欧阳天赐翻过身,小脚狠狠踹那乞丐的头,让你抓我,让你抓我。

    乞丐们傻了眼,这小家伙,真彪悍。

    欧阳天赐年龄小,气愤之下的脚劲不小,乞丐被踹的眼冒金星,下意识的松了手,欧阳天赐快速爬起来,趁着乞丐们怔愣,快速向门口奔去。

    “想跑,没那么容易!”中年乞丐眸光一寒,瞬间来到欧阳天赐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伸手揪起欧阳天赐的衣领,甩向乞丐们,真是一群废物,如果他再不出手,欧阳天赐可能真的会逃掉。

    乞丐们接住欧阳天赐,拿过早就准备好的绳子,七手八脚的将他绑了起来。

    “你们这些坏蛋,快放开我!”欧阳天赐一边挣扎,一边高呼。

    “小家伙,别叫了,等我们拿到银子,自然会放了你的!”乞丐们用力将他绑好,又拿了个破布塞住他的嘴巴,有了刚才的前车之鉴,他们不敢小看欧阳天赐。

    破布不知是从哪里寻来的,散发着阵阵臭味,欧阳天赐险些被熏昏过去,身体不能动,嘴巴不能言,只能以眼睛狠瞪着乞丐们,眸底怒火翻腾。

    “咦,这小家伙,手里还拿着个值钱的宝贝。”一名乞丐抢下了欧阳天赐手中的九连环:“镶满了珍珠的九连环,价值不菲啊,啧啧,楚宣王府真有钱,给小孩子的玩具都这么贵重……”

    中年乞丐一把抢过珍珠九连环,冷冷命令着:“把他扔进小黑屋,定时喂点水,别让他死了!”这可是他赚钱的肉票,银子没拿到前,绝对要好好的活着才行。

    话说慕容雨整理着书房,心神有些不宁,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会发生。

    放下手中信件,慕容雨来到外室,倒了杯茶饮下,平静心神,侧目望望门外,安安静静的,不见半个人影。

    “天赐,天赐!”慕容雨轻声呼唤着,无人应答,心中疑惑,天赐去哪里了?

    慕容雨出了书房,四下观望,没有看到欧阳天赐的身影,心中升起一股很不好的预感,以前,她整理书房时,欧阳天赐最多在院子里玩,今天怎么跑的没影了?

    “来人,来人!”慕容雨急声呼唤着,丫鬟侍卫们快速跑了过来:“参见王妃。”

    “看到小世子了吗?”

    “回王妃,奴婢一柱香前,看到小世子向那边去了。”丫鬟指了指后门的方向,楚宣王府戒备森严,四处都有侍卫把守,丫鬟觉得欧阳天赐就是四处跑着玩,不会跑出府,就没在意。

    慕容雨没有多言,快步向后门走去,心中不好的预感越发浓烈:“天赐,天赐!”

    后门空荡荡的,不见半个人影,慕容雨焦急的呼唤,没有任何回音。

    “王妃,您看。”一名眼尖的丫鬟捡起一颗纽扣,正是欧阳天赐掉落的那颗。

    慕容雨接过纽扣,细细观看,这是颗珊瑚扣,小小的,上面是自然形成的圈圈图案,慕容雨亲自缝到欧阳天赐衣服上的,岂会不记得:“天赐从后门出府了!”

    后门开着的缝隙,正好容一个小孩子通过,慕容雨由此联想到,欧阳天赐挤出门缝时,挤掉了这颗纽扣,天赐是淘气,自己出了府,应该不会出什么事。

    慕容雨自我安慰着,命人将后门的铁链打开,正欲派侍卫出去找欧阳天赐,一名侍卫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禀王妃,刚才有人在王府门口放了封信,卑职问他是谁送的,他不肯多言,快速跑没影了。”

    慕容雨拆开信件,快速浏览着上面的内容,雪眸微微眯了起来,清冷的眸底闪烁着道道寒光:“小世子被人抓走了,快去皇宫告诉王爷!”

    “天赐被人抓走了,怎么回事?”欧阳少弦正在皇宫议事,听到侍卫禀报,急急忙忙赶了回来。

    慕容雨将信件递给欧阳少弦,美眸中全是凝重:“是绑架,勒索,他们要十万两黄金的银票……”

    “十万两黄金,味口不小!”欧阳少弦浏览完信上的内容,凌厉的眸底闪烁诡异:“天赐是咱们的孩子,只要他平安归来,别说是十万两黄金,就算他们要一百万,一千万两,咱们也给!”

    “我已经吩咐韩毅去钱庄兑换银票了!”慕容雨也是这么想的,钱财乃身外之物,欧阳天赐的命,才是最重要的。

    “交银票的时间,定在午时!”楚宣王府是皇室,金银珠宝多,权利也大,一个时辰的时间,足够他们兑出十万两黄金的银票,呵呵,绑架的人,算计的可真精准。

    绑架的人很聪明,制定了好几个交银票的地点,并且,明确指出,让慕容雨独自一人带着银票,在他们指定的时间,指定的每个地点放一万两黄金的银票。

    如此一来,欧阳少弦就不能派人抓取走银票的人,否则,欧阳天赐性命不保。

    更何况,午时的醉情楼,人来人往,银票是放在门口某处的,每个进出醉情楼的客人,都可能是拿银票的绑匪,就算欧阳少弦想抓,也未必抓得到人。

    欧阳天赐落在别人手中,随时都有危险,慕容雨担忧着,坐着马车,准时来到醉情楼,将一万两黄金的银票,放进指定的地方,醉情楼客人来来往往,络绎不绝,慕容雨也不知道银票有没有被取走,不过,这些她并不关心,她只要欧阳天赐平安就好。

    一刻钟后,慕容雨按照信件上要求的,上了马车,赶往下一个地点。

    醉情楼某间雅间的窗前,坐着一名英俊男子,望望渐行渐远的楚宣王府马车,冷冷笑着,喝下杯中酒,站起身,大步向外走去:“回宫!”

    “皇上,您不是来看楚宣王如何救小世子的吗?”随身的太监愕然,小世子还没救出来,皇上怎么就要走呢。

    “这出戏不必看了,朕已经知道谁是赢家!”势力悬殊很大,这出闹剧,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谁是赢家,根本没有看头。

    小黑屋里常年不见阳光,阴暗潮湿,欧阳天赐被扔在冰冷的地面上大半个上午,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

    “吃饭了!”乞丐拿下欧阳天赐口中的破布,将一只包子按向他口中,绑匪绑人是为钱财,没拿到银票前,他们会好好养着欧阳天赐。

    “噗噗噗!”欧阳天赐用力将包子吐了出来:“这是什么东西,这么难吃,臭死了!”欧阳天赐的嘴巴被臭布塞了大半个上午,满嘴巴都是臭味,当然是吃什么什么臭。

    “小家伙,吃个东西还挑三拣四的,不吃拉倒,饿死你!”乞丐拿着着包子转身欲走,眼角撇到了欧阳天赐的衣服:“啧啧,这小衣服,衣领上居然嵌了宝石,真是奢侈!”

    刚才在阳光下,宝石不明显,在这小黑屋里,宝石发光了。

    乞丐眸底闪烁着浓浓的贪婪光芒,伸手去剥欧阳天赐的衣服:“楚宣王府好衣服多的是,这件衣服就送给我吧,我拿回去,给我儿子穿……”

    “你光棍汉一个,哪来的儿子!”又一乞丐走出,边嘲笑那个乞丐,边用力剥欧阳天赐的衣服:“见者有份,这衣服上的宝石,咱们平分……”

    “你们这两个坏蛋,我一定要让父王狠狠教训你们!”欧阳天赐挣脱不过,温暖的外衣很快被剥了下来,穿着单薄里衣倒在冰冷的地板上,冻的瑟瑟发抖。

    两名乞丐快速抠着衣领上的宝石,嘲讽道:“我们已经收到七,八万两楚宣王府的黄金了,很快就会离开,等你父王找到这里,我们早就远走高飞了……”

    慕容琳从门外走了进来,那两名乞丐的话,一字不差的听进了她的耳朵:“黄金收的差不多了,咱们很快就要离开,你们去收拾收拾,这个孩子我来看着!”

    要十万两黄金银票的主意,是慕容琳出的,十万两黄金太重,也太明显,且不说他们人少,背不动这么多,就算能背得动,鼓鼓的一包金子,他们也逃不掉追捕。

    银票很轻,别说是十万两,就是一百万两,放在身上也看不出来,很方便他们逃离。

    不得不说,欧阳天赐在欧阳少弦和慕容雨心中的地位很重啊,十万两的黄金,他们乖乖送上门来了。

    “你这个坏女人,等我娘和父王来了,一定打得你面目全非!”欧阳天赐气呼呼的怒斥着,他好心好意帮她,她居然与人合伙绑架他,真是可恶。

    慕容琳冷冷笑着,逼近欧阳天赐:“可惜,你见不到你娘和你父王了!”

    手腕一翻,手中现出一条寒光闪闪的匕首,直逼欧阳天赐:“我的孩子要砍去两条胳膊,两条腿,才算正常,而你嘛,砍去胳膊和腿后,就成残废了,哈哈……”

    慕容琳邪恶的笑着,目光诡异,暗带怒气:“我和你娘是亲生姐妹呢,我生了个怪物,她以后要养个怪物,这才像是亲姐妹啊……虽然你很可爱,但我会狠下心下手,要恨,就恨你的母亲吧,谁让她那么幸福,让人羡慕忌妒的发狂……”

    楚宣王府人见人爱的小世子即将变成怪物,受尽世人那鄙视,不屑的目光,只是想想,就振奋人心……

    眸光一寒,慕容琳手中的匕首对着欧阳天赐的小胳膊刺了下去,欧阳天赐小身体一滚,避过慕容琳的匕首,小脚用力踢慕容琳,慕容琳毫无防备,险些摔倒,不过她是大人,欧阳天赐那点小力气,撼动不了她,快速站稳后,眸底寒光更浓。

    “臭小子,倒是有几分小聪明,不过,即便你再聪明,也难逃成为怪物的命运,过了今天,你休想再用那双贱脚踢人……”慕容琳一把扑到欧阳天赐身上,一手按着他的小身体,另只手中的匕首就欲刺向他的胳膊。

    欧阳天赐情急之下,张嘴狠狠咬住了慕容琳的手,慕容琳疼的大叫一声,匕首对着欧阳天赐刺了下去……

    “砰!”慕容琳手中匕首即将刺到欧阳天赐身上时,一道窈窕的身影凭空出现,一脚踢飞她手中匕首的同时,又一掌将她打了出去,本就单薄的身体重重撞到墙上,如同散了架般,疼痛难忍。

    “天赐!”慕容雨扶起欧阳天赐,快速解开他身上的绳索。

    “娘!”欧阳天赐依偎在慕容雨怀中,大哭起来,刚才那一瞬间,他以为他再也见不到爹娘了。

    “别哭,别哭,娘来救你,没事了!”慕容雨轻拍着欧阳天赐的后背,发现他穿的很单薄:“你的外衣呢?”

    “衣领上有宝石,被人抢走了!”欧阳天赐低声哭诉时,门外响起激烈的打斗声。

    糟糕,肯定是楚宣王府的侍卫找到这里了!慕容琳顾不得身体上适,捡起地上的匕首,对着毫无防备的慕容雨,欧阳天赐刺了过去。

    身侧,恶风袭来,慕容雨冷冷一笑,不慌不忙,将自己的外衣脱下,包裹住欧阳天赐的同时,飞踢一脚,将冲到她面前的慕容琳踢飞出去。

    她那一脚用尽全力,慕容琳被从屋内踢到屋外,重重的摔到地面上,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全身的力气像在瞬间被抽空,再也提不起半分。

    “哇,娘好厉害!”欧阳天赐呆愣片刻,欢呼雀跃。

    “天赐没事吧!”欧阳少弦走进小黑屋,冷冽的目光温柔下来,一群毫无根基的乞丐,哪里会是他的对手,之所以按照乞丐们的要求做,是想麻痹真正的幕后主谋,让他以为,楚宣王府是因世子被人绑架,才会出手抓捕,杀掉那些乞丐……

    “天赐没事,少弦,我想先带天赐回府。”那些乞丐对欧阳天赐起了歹心,欧阳少弦不会再让他们活着,当然,会留下几个活口逼借的,所以,屋外是杀人的血腥场景,欧阳天赐只有三岁,慕容雨不想让他这么早接触这些血腥。

    “好。”知道慕容雨在顾及什么,欧阳少弦当然不会阻止:“慕容琳怎么办?”乞丐们好处理,有价值的审审,没价值的就直接杀掉,慕容琳的处理方法,欧阳少弦想问问慕容雨的意思。

    慕容雨望了门外一眼,轻描淡写道:“刚才慕容琳想砍掉天赐的胳膊和腿,咱们就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吧。”如果慕容雨没有及时赶到,现在的欧阳天赐,肯定被慕容琳折磨的面目全非了,既然她那么喜欢怪物,就让她做怪物吧。

    “啊……”慕容雨抱着欧阳天赐从窗口跳出后,慕容琳凄厉的惨叫穿透云层,响彻云霄,不必回头,慕容雨也知道,侍卫斩断了她的胳膊和腿……

    屋外阳光明媚,慕容雨的心却冷如寒冰,这一切都是慕容琳自找的,如果她没有拐骗天赐,没有狠毒的想砍他的胳膊,腿,慕容雨也不会这般对她痛下狠手!

    慕容雨为欧阳天赐买了合适的衣服,牵着他的小手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想带他散散心,忘却刚才的不快,可欧阳天赐一直闷闷不乐,全然没有以前的活泼。

    “天赐吃糖葫芦吗?”欧阳天赐最喜欢的零食,就是糖葫芦。

    欧阳天赐摇摇头,无精打彩。

    “那天赐要不要吃午膳?”早过午膳时间了,不过,欧阳天赐在乞丐那里是人质,绝对吃不上饭。

    欧阳天赐还是摇头,一言不发。

    “天赐怎么不开心?可是有心事?”三岁的孩子,是活泼可爱的年龄,被绑架后再回来,居然像变了个样子,他的心里,一定有了介怀,慕容雨不希望他小小年纪,就留下阴影,轻声询问着,希望自己能解开欧阳天赐的心结。

    “娘,我是不是做错了?”欧阳天赐满目茫然:“如果昨天晚上我没有同情他们,让父王放他们离开,或者上午我没有好心的去扶那位假婆婆,我也不会被抓,害娘和父王那么担心……”

    同情心泛滥,做好人的代价是险些被人杀掉,他是不是做错了?

    慕容雨轻轻笑笑,语重心长道:“天赐,世上,有好人,也有坏人,每个人都会遇到困难,如果咱们出手帮好人,那叫做好事,如果出手帮坏人,那就是助纣为虐了,所以,在做每一件事情前,咱们一定要用心去看,用心去分析……”

    好心帮人,却被抓,险些丧命之事,在欧阳天赐心中激起了不小的波澜,他在疑惑,他的观点,也在发生改变,如果慕容雨不帮他解开这个心结,他可能会误以为,做了好人,他就会出事,好人不会有好报……

    “人有同情心,固然是好事,但同情,也要对人,不能随随便便滥发慈悲……”

    一个人,如果做了好事,却受到深深的伤害,这个世界,未免太过悲哀!

    “娘,我是不是很笨,分不清好人坏人,滥发同情心?”欧阳天赐漆黑的眸底闪着浓浓的失落,他帮了坏人,好心做了错事。

    “天赐只是心太好了,没有细细观察,才没有察觉到他们是坏人,不必自责,世间,没有人不犯错的!”慕容雨温柔的开解着:“记住这次教训,下次不犯同样的错误就可以了。”

    慕容雨望望大街:“天赐看看,这条大街上,谁最需要帮助?”一味的开解,起不了太大的作用,慕容雨准备以实际事情鼓励他。

    欧阳天赐望望大街左右,手指着两名跪坐在街角的老夫妻:“我觉得,他们最需要帮助。”整条街上,他们穿的最破,神情最差,欧阳天赐虽然是被乞丐们所骗,但他觉得,那对乞丐夫妻不像坏人。

    “那天赐就去帮帮他们吧。”慕容雨微笑着拿出两个铜板放到欧阳天赐手中。

    望着慕容雨鼓励的眼神,欧阳天赐思索片刻,慢腾腾的走到那对夫妻面前,小心翼翼的将铜板放进两人面前的小破碗中。

    “叮当。”两声脆响过后,那对夫妻抬起头,对着欧阳天赐道谢:“多谢,多谢。”他们两人只有眼白,没有眼瞳,都是瞎子。

    欧阳天赐惊讶间,夫妻身后钻出一个小男孩,望着破碗中的铜钱,惊喜道:“爷爷,奶奶,是两枚铜钱,咱们可以买东西吃了。”

    小男孩拿起铜钱,到旁边的铺子里买了两个包子:“爷爷一个,奶奶一个……”

    “小铜多吃些。”老爷爷乞丐摸索着将包子掰开,将大半递向小男孩。

    老婆婆也是这么做的,两人都把大半的包子递给自己的孙子。

    小男孩从每个包子上揪了一小块:“爷爷奶奶快吃吧,我年龄小,肚子也小,吃饱了……”

    “年龄小,才要多吃东西啊,饿着可是不长个子的。”乞丐夫妻微笑着,拥着小男孩坐到一起:“让来让去,包子都要凉了,咱们三人一起,快些吃掉这两个包子吧……”

    欧阳天赐开心的笑着,跑到慕容雨身边:“娘,我做对好事了,他们真的是很需要帮助的人。”他们没有骗自己,也没有伤害自己。

    “天赐很聪明啊,看人比昨天准了,做对了好事,帮对了人。”望着欧阳天赐明媚的笑容,慕容雨知道,他的心结解开了。

    得了夸奖,欧阳天赐非常高兴:“娘,我饿了,咱们去吃午膳吧!”呵呵,世界上,还是好人多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