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六 古怪的皇帝

作者:蔓妙游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重生之侯府嫡女最新章节!

    入夜,用过晚膳,慕容雨早早哄欧阳天赐睡觉,欧阳少弦处理那些乞丐的事情还没有回来,慕容雨坐在桌前,一边刺绣,一边等欧阳少弦。

    子时将近,欧阳少弦带着一身寒气推门进来,慕容雨入下手中刺绣,快步迎了上去:“可用过晚膳?”

    “简单吃了些!”欧阳少弦望望大床上的小凸起:“天赐睡着了?”

    “天赐在小黑屋里冻了大半天,感染了小风寒,吃过药,已经睡着了。”

    慕容雨为欧阳少弦倒了杯茶,揭开桌上倒扣的两只小盘,露出里面所盖的糕点:“这是我晚上做的云片糕,还热着,你吃些吧,就当宵夜。”欧阳少弦在外用膳一向很挑剔,再加上有事情要处理,肯定没吃好。

    “好!”欧阳少弦净了手,一边喝茶,一边吃云片糕。

    慕容雨拿起了刚才放下的刺绣,有一针没一针的绣着:“少弦,乞丐们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慕容琳斩断手脚扔到了大街上,小喽罗全杀了,抓了四、五名首领,逼供得知,他们曾是先太子的部下,先太子死后,他们趁乱逃离京城,为躲避先皇的搜捕,整日昼伏夜出,战战兢兢,没有了经济来源,渐渐沦为乞丐,半年前,他们在江西遇到慕容琳,听从她的建议,以诈钱之法,慢慢走来了京城……”

    “他们抓天赐,只是为了钱么?”抓楚宣王小世子,要挟楚宣王,真是胆大包天。

    “据他们招供,只是为了银子,主意是慕容琳出的!”一盘散沙的乞丐,敢绑架楚宣王府小世子,果真是想银子想疯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用在他们身上,一点儿也不为过。

    “慕容琳怎么会去江西?”欧阳夜翼失势后,慕容琳随即失踪,事情有些怪异,就好像她未卜先知,早知道欧阳夜翼会输。

    “慕容琳招供,是一名道士说她有血光之灾,带她去江西避难,一路上,吃喝住全是慕容琳拿银子,两人到了江西,银子用完了,那道士也不见了踪影,慕容琳没有银两,沦为乞丐,直到遇到这群乞丐,一同前来京城……”

    “他们招供的内容,没有太大的用处。”就是一群乞丐,绑架欧阳天赐要挟慕容雨和少弦拿银子赎人……

    欧阳少弦眸光沉了沉,放下手中茶杯:“慕容琳还招供,那道士有一次喝多了酒,透露了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慕容雨不以为然,事情表明,那道士就是骗人钱财的江湖术士,说不定还是冒牌的道士,他透露的秘密,不必放在心上。

    “皇宫,楚宣王府都被人下了咒……”

    “真的?”慕容雨一惊,尖锐的绣针险些扎到手指上,楚宣王府被下咒的事情慕容雨知道,可皇宫也被人下了咒吗?

    “楚宣王府的诅咒是世代单传,王妃早殒,皇宫的诅咒是下在太子身上的,每一任太子,都得不到他们最心爱的女子……”即便他们登基为帝,成为万人之上的九五之尊,能得到天下,却永远都得不到自己心爱的女子。

    先太子与太妃被绥晋王算计,痛苦了三四十年,先皇与谢梓馨被叶贵妃拆散,阴阳相隔,至于欧阳夜辰,他后宫那些嫔妃,都非他所爱……

    “这些都是慕容琳说的?”看来那名道士也有些本事,楚宣王府的诅咒,他说对了。

    欧阳少弦嘴角微挑,冷冽的眸底闪过一丝戏谑:“慕容琳口口声声‘好心提醒’,天赐不是我的孩子……”那个蠢货并不知道,楚宣王府诅咒已解,世子生下,王妃不必死亡。

    “那你有没有反驳她,天赐和你长的一模一样……”欧阳天赐的相貌,是最好的证明,酷似欧阳少弦的神情与小脸,谁敢说他不是楚宣王府小世子。

    “本王和慕容琳那个疯子没什么好说的。”未出阁前,慕容琳和慕容雨是死对头,出嫁后,慕容雨是楚宣王妃,还生了活波可爱的儿子,慕容琳是妾,生了怪胎,还被休弃出府,怪胎死了,她沦为乞丐,妒忌慕容雨生活美满,恶意挑拨,腹黑如欧阳少弦,岂会上她的当。

    “雨儿,咱们赶快生个女儿吧!”欧阳少弦轻拥着慕容雨,声音低沉,暧昧。

    慕容雨忙着整理书房,没顾到欧阳天赐,才会被慕容琳钻了孔子,拐走欧阳天赐,如果他们生个女儿,欧阳天赐有了玩伴,就不会淘气的四处乱跑了。

    “我觉得,咱们还是等天赐再大一些,生女儿比较好。”慕容雨整理房间的空隙,欧阳天赐就不见了,万一她有了身孕,放在欧阳天赐身上的时间会少许多,无声琴现世,皇宫诅咒等各种事情扑朔迷离,这种危机时刻,实在不适合怀孕生女儿。

    “放心,我会将所有事情安排好,不会让你和天赐受到任何伤害的!”欧阳少弦轻吻着慕容雨香软的樱唇,抱着她大步走向柔软的大床,欧阳天赐感染风寒,服药睡着了,不会再突然醒来打搅他们的好事。

    一夜缠绵,欧阳少弦一大早就神情气爽的起床上朝了,慕容雨全身酸疼,又累又困,睡的很熟。

    朦胧中,慕容雨感觉有双胖乎乎的小手在轻抚她的头发,用尽全力睁开眼睛,欧阳天赐正趴在床边,扑闪着两只漂亮的大眼睛,担忧的望着她,见她醒来,欧阳天赐欣喜若狂:“娘,你醒了,要不要喝药?”

    “喝药,喝什么药?”慕容雨满目疑惑。

    “娘亲感染了风寒,当然要喝药了。”欧阳天赐平时精神很好,感染风寒后,才会时时想着睡觉,慕容雨一直睡不醒,欧阳天赐以为她也感染了风寒。

    以前,欧阳天赐感染风寒时,慕容雨都是轻抚他的小脑袋,哄他吃药,欧阳天赐也如法炮制,想让慕容雨也喝药。

    眼角望到屋外明媚的阳光,慕容雨猛然翻身坐起,小腰传来一阵酸痛:“现在什么时候了?”

    “快到午膳时间了!”

    慕容雨一惊,她居然睡了这么久!美眸中染上丝丝怒气,都怪欧阳少弦,天亮才肯放过她,她睡到午时起,已经很不错了!

    “今天天气很好,天赐想去哪里走走?”慕容雨边换衣服,边转移欧阳天赐的注意力,慕容雨身上全是欧阳少弦制造的吻痕,如果被欧阳天赐看到,肯定会问个不停。

    “娘感染了风寒,不能吹风!”虽然欧阳天赐很想出去玩,但慕容雨生病了,他要顾及。

    “娘是太累了,才会睡过头,没事的,天赐想去哪里逛逛!”谈话间,慕容雨已穿好了里衣,外衣,掀开被子下了床。

    “我想去放风筝!”有轻轻微风的温暖天气,欧阳天赐最喜欢放风筝。

    “咱们先用午膳,然后去放风筝!”慕容雨没吃早膳,很饿。

    “好!”欧阳天赐也饿了,当然不会拒绝慕容雨的提议。

    “王爷还没回来吗?”午膳很丰盛,但慕容雨和欧阳天赐两个人吃,不是特别温馨。

    琴儿微微福福身:“回王妃,刚才王爷派侍卫前来回禀,他在忙,不回来用午膳了。”

    “那侍卫有没有说王爷在哪里忙?”乞丐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少弦还在忙什么?

    “回王妃,侍卫说王爷在皇宫议事……”

    慕容雨轻叹一声,原本她打算给欧阳少弦送些可口饭菜的,既然他在皇宫,她就不能去送了,少弦在皇宫商议的,是关于诅咒的事情吗?

    慕容雨筷子上的热菜转个弯,进了欧阳天赐碗中:“天赐,多吃点,吃完了,咱们去放风筝!”

    “嗯嗯嗯!”欧阳天赐埋头吃着饭菜,嘴巴周围沾满了饭粒,模样十足可爱。

    膳后,休息两刻钟,慕容雨拿着一只蜻蜓风筝,带着欧阳天赐来到相对偏僻的府后,慕容雨拉线,风筝快速飞了起来,欧阳天赐高兴的在地上来回蹦蹦跳跳:“风筝飞起来了,娘,让我放放,让我放放……”

    慕容雨将风筝线交给欧阳天赐,可他人小,不会放风筝,风筝到了他手中,晃了几下,直直下坠,无论欧阳天赐怎么拉,那风筝还是不听使唤的栽到了地上……

    “可恶啊,风筝怎么不听我的话……”欧阳天赐抱怨着,快步跑向落地的风筝。

    “天赐,别跑那么快,小心一点儿!”风筝距离两人较远,慕容雨怕欧阳天赐出事,也跟了过去。

    蜻蜓风筝静静的躺在地上,欧阳天赐正欲上前,一只大手先他一步捡了起来,抬眸,正对上欧阳夜辰温暖的笑容,欧阳天赐一愣:“皇帝叔叔!”

    慕容雨一惊,欧阳夜辰不是应该在皇宫和少弦议事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快步上前,揽住欧阳天赐:“参见皇上!”

    “这不是皇宫,不必多礼!”欧阳夜辰语气温柔,深邃的眸底闪过一丝莫名的情愫。

    “多谢皇上!”慕容雨刚刚站起身,蜻蜓风筝递到欧阳天赐面前,欧阳夜辰温柔浅笑:“天赐,你的风筝!”

    “多谢皇帝叔叔!”欧阳天赐伸手接过蜻蜓风筝,漆黑的眸底闪着喜悦,慕容雨望望空荡荡的四周,心中疑惑更浓,欧阳夜辰身边没有侍卫跟随,他独自一人来这里干什么?

    ------题外话------

    ~(>_<)~家里停电了,才来电,今天只能更这些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