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七

作者:蔓妙游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重生之侯府嫡女最新章节!

    “天赐喜欢放风筝?”欧阳夜辰望着欧阳天赐,眸底是少有的温柔。

    “嗯!”放风筝可以在天地间来回奔跑,欧阳天赐喜欢那种自由自在的感觉。

    “那叔叔陪你放风筝好不好?”欧阳夜辰语气低沉,眸底闪过一丝莫名的情愫,不知在想些什么。

    “好啊!”欧阳天赐小孩心性,只想着玩,只要陪他玩的,不是特别讨厌的人,他一般不会拒绝。

    “天赐,皇上要处理国家大事,很忙的……”慕容雨不知道欧阳夜辰到底想干什么,直觉告诉她,欧阳夜辰这么做,肯定有目的,慕容雨不想让欧阳天赐和他走的太近。

    “只是陪天赐放放风筝而已,不会耽搁太长时间的。”欧阳夜辰轻轻笑着,缓步上前,一手拿着风筝,一手牵着欧阳天赐的小手,向前走去:“这边风小些,风筝飞不起来,咱们去那边试试!”

    欧阳夜辰手势沉稳,蜻蜓风筝在他手中稳稳飘飞,徐徐升空,将风筝线放到欧阳天赐手中,欧阳夜辰站在他身后,暗中帮忙扯线,欧阳天赐以为是自己放飞了风筝,开心的直跳:“风筝飞起来了,风筝飞起来了……”

    侧目,望到不远处的慕容雨,欧阳天赐急声招呼着:“娘,快来看,我会放风筝了,风筝飞的好高……”

    慕容雨笑笑,稳步走了过去,心中疑惑更浓,欧阳夜辰放着国家大事不理,跑来这里陪天赐放风筝,他到底想干什么?

    “当!”一件物品自欧阳夜辰身上掉落,低头一望,是块九龙玉佩。

    “皇帝叔叔,你的东西掉了!”欧阳天赐捡起九龙玉佩,胖乎乎的小手伸到欧阳夜辰面前。

    欧阳夜辰没有伸手去接,只是微笑着望着欧阳天赐:“天赐喜欢这块玉佩吗?”

    九龙玉佩是圆形的,有三四枚铜钱合起来那么大,通体透亮,上面雕刻着九条神情各异的龙,栩栩如生:“玉佩很漂亮。”欧阳天赐是个孩子,只看东西漂不漂亮,不懂它的价值。

    “既然天赐喜欢,玉佩就送给天赐了!”

    慕容雨一惊,急步走了过去:“多谢皇上美意,九龙玉佩是皇室信物,断不能随便送人……”九龙玉佩代表皇帝,见玉佩如见人,一直以来,都是在皇室皇子们之间流传的,欧阳夜辰居然眼睛都不眨的送给天赐,他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天赐,把玉佩还给皇上吧!”欧阳夜辰已经言明,玉佩送给欧阳天赐,只有欧阳天赐亲自送还给他,他才不会再继续纠缠。

    “皇帝叔叔,玉佩!”欧阳天赐胖乎乎的小手托着玉佩送到欧阳夜辰面前,他在楚宣王府见的漂亮东西不少,不差这一块玉佩。

    欧阳夜辰并没有接玉佩,幽深的眼眸望向欧阳天赐:“天赐不喜欢这块玉佩?”

    “喜欢,不过它是皇帝叔叔喜欢的,天赐不能夺人所爱!”欧阳天赐稚嫩的声音回荡在耳边,欧阳夜辰伸手捏捏欧阳天赐胖胖的小脸,扬唇淡笑道:“天赐小小年纪,知道的事情很多嘛……”

    一个三岁的小孩子,断说不出不夺人所爱这种话,莫不是别人刻意教过他……

    “雨儿……天赐!”温和,熟悉的男声响起,欧阳天赐眼睛一亮,将玉佩塞到欧阳夜辰手中,转身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父王,父王……”

    跑到近前,欧阳天赐接过欧阳少弦手中的糖葫芦,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由于吃的急,小小的嘴巴周围沾了不少的糖沫。

    欧阳天赐小小年纪,也分得清亲近,疏远,其他人给的东西,他不会轻易收下,但自己父母给的东西,他是想也不想,拿过来就吃。

    欧阳夜辰低头望望手中的九龙玉佩,在欧阳天赐看来,他这块象征高贵身份,地位,权利的玉佩,居然比不上欧阳少弦手中一串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糖葫芦重要……

    “皇上也在!”欧阳少弦抱着啃糖葫芦的欧阳天赐,缓步走向慕容雨,欧阳夜辰,脚步沉稳有力。

    刚才欧阳少弦在宫里和大臣们议事,商量出结果后,去求见皇帝,却被告知,皇上身体有恙,歇下了,大臣们各自散去,太监却找了几种理由让欧阳少弦留下,欧阳少弦将事情交待给其他大臣,自己回府了。

    买了糖葫芦准备给欧阳天赐惊喜,到了府中得知慕容雨和欧阳天赐在府后,他来到府后的瞬间,看到欧阳夜辰,慕容雨,欧阳天赐站在一起,远远望去,就像一家人。

    欧阳夜辰谎称身体不适,强留欧阳少弦在宫,只是为了悄悄接近自己的妻儿么?

    慕容雨也快步走向欧阳少弦,关切道:“怎么这个时候才回来?用过午膳了吗?”

    “简单吃了些,雨儿,怎么不请皇上去府里?站在府后聊天,可不是待客之道!”欧阳少弦特意加重了待客之道四字,明着,他在责备慕容雨,实则,在变相警告欧阳夜辰,慕容雨是他的,他们才是真正的一家人,就算欧阳夜辰贵为皇帝,在他们一家三口面前,欧阳夜辰也是外人。

    “朕一时烦闷,出宫走走,不准备打扰任何人,走到附近,看到掉落的风筝,方知王妃和天赐在此!”欧阳夜辰简单扼要,讲述着事情。

    “皇上既然来了,就进府坐坐吧,我命人准备些膳食。”欧阳夜辰贵为皇帝,但身为楚宣王的欧阳少弦并不怕他,今天,他会突然冒出,打扰慕容雨和欧阳天赐,明天,后天可能也会突然出现,搅乱他们的生活。

    欧阳少弦看到欧阳夜辰时,眸光很是阴寒,如果欧阳夜辰进了王府,以欧阳少弦的性子,肯定会暗讽或警告他,打消他再神出鬼没在慕容雨周围的念头。

    “娘,我想喝雪梨汁!”慕容雨炖的雪梨很美味,王府厨子都比不上,欧阳天赐喝了一次,记住了那种美味,每隔段时间,都会吵着要喝。

    “好,娘为你炖雪梨汁!”慕容雨接过欧阳天赐,抱着他快步走向王府。

    “娘,你多做些,我能喝一大碗……”欧阳天赐啃着还没吃完的糖葫芦,目光璀璨,酷似欧阳少弦的小脸,泛着耀眼的光芒。

    “那娘做两大碗给你,先喝一碗,消化完了,再喝另一碗……”

    “好啊,好啊……”欧阳天赐满脑子就想着吃,有好吃的东西,自然开心:“娘,再多做两碗吧,一碗给父王,一碗你喝……”欧阳夜辰被他排除在外了。

    “王府诅咒的事情,你可听说了?”走在后面的欧阳夜辰率先开口,楚宣王府诅咒,世子生,王妃殒,可欧阳天赐都三岁了,慕容雨还活的好好的,如果诅咒是真的,那欧阳天赐极有可能不是欧阳少弦的儿子。

    人的相貌是可以改变的,当年,冒牌的慕容岸,就是以这招骗取了慕容修,老夫人的信任。

    慕容雨和欧阳少弦感情深厚,她不会背叛欧阳少弦,可难保不会有哪个色胆包天的人,伪装成欧阳少弦欺骗慕容雨。

    刚才欧阳夜辰捏欧阳天赐的小脸,就是想知道,他脸上有没有贴面具,欧阳天赐的小脸胖胖的,嫩嫩的,捏上去,非常细滑,是人的真皮肤,没有戴某种面具。

    种种迹象表明,欧阳天赐是欧阳少弦的亲生儿子无疑,可楚宣王府的诅咒又是怎么回事?

    欧阳少弦心知肚明,欧阳夜辰在挑拨他和慕容雨的关系:“皇上可还记得天赐出生那天,天降异象……”

    当时,慕容雨所在的山上乱石纷飞,欧阳少弦一心想着救慕容雨,没顾及其他,事后听人说,天空出现了五彩祥云,漫天的彩光璀璨生辉,让人不敢直视。(

    “雨儿生天赐时,无声琴的诅咒和楚宣王府诅咒激烈碰撞,两相抵消,天赐平安生下,雨儿不必死,并且,楚宣王府以后可以多子多孙,儿女成群……”

    才过了一晚,慕容琳的话,就传到了欧阳夜辰耳中,看来他在京城势力越来越强了,欧阳少弦知道欧阳夜辰的手段,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他已经命人将当年的事情传扬了出去,以免不明实情的世人知道楚宣王府诅咒后,冤枉慕容雨。

    人言可畏,就算是欧阳皇室,也经不起众人的各种非议,慕容雨是欧阳少弦的妻子,他不想让她受半点委屈。

    “皇宫诅咒,想必皇上也听说了吧!”解释完慕容雨之事,欧阳少弦暗嘲欧阳夜辰,欧阳夜辰现在是皇帝,原来可是太子,皇宫的诅咒没解,他就永远都得不到自己喜欢的女子。

    当然了,就算皇宫诅咒解了,他也得不到,因为欧阳夜辰喜欢的是欧阳少弦的妻子慕容雨!

    欧阳夜辰轻轻一笑,没有答话,心中暗暗有了计较,无声琴的诅咒与楚宣王府诅咒硬拼两相抵消,那它与皇宫诅咒相撞,应该也是可以两相抵消的吧……

    炖雪梨汁需要一定的时间,王府厨子做出六,七样小菜后,慕容雨方才将雪梨汁炖好,饭厅中,一道道精致小菜呈上,欧阳少弦与欧阳府辰举杯对饮,却极少吃菜。

    欧阳少弦是不喜欢吃,欧阳夜辰是不饿,吃不下。

    欧阳天赐在厨房外等候雪梨汁,没来饭厅,对饮的两人,气氛有些压抑。

    欧阳少弦喝下一杯酒,满唇上沾着一滴透明的美酒,目光冷冽,语气低沉,似警告,又似宣誓:“雨儿是我名媒正娶的王妃,今生今世,她只属于我一个人,如果有人敢对她起坏心思……”

    ‘卡’欧阳少弦手中的酒杯应声而碎,残片掉落一地:“我会让他像这只酒杯一样,粉身碎骨……”无论他是什么人,何种身份,只要敢觊觎慕容雨,就只有死路一条!

    欧阳夜辰笑笑,没有说话,举杯饮酒时,眸光却是阴沉了下来,皇宫诅咒,太子永远得不到自己最喜欢的女子,他是九王之尊,万人之上,只要他想要的,就一定要得到,就算是诅咒,也不能阻止!

    一壶酒喝完,下人又上了新酒,欧阳夜辰拿起酒杯,给他和欧阳少弦各倒了一杯,轻轻晃晃,香醇的酒气飘散:“这女儿红酒,可是王妃陪嫁来的?”楚宣王府世代单传,没有女儿,根本没酿过女儿红酒。

    欧阳少弦淡淡扫了一眼:“是从醉情楼买来的!”慕容雨陪嫁来的女儿红酒,他要独自慢慢品尝,哪会让别人分享。

    “二十年的女儿红,味道肯定不错!”欧阳夜辰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悄悄望向欧阳少弦,眸底,隐有光芒流转。

    “父王!”欧阳少弦端起酒杯,正欲饮下,一道小小的身影突然冒出,小脑袋撞到他胳膊上,杯中酒全洒了出去:“天赐又淘气!”这小家伙,什么时候来的?

    欧阳少弦只顾着警告欧阳夜辰,都没注意到欧阳天赐来了饭厅。

    欧阳天赐轻揉着撞疼的小脑袋,漆黑的眸底闪着哀怨:“雪梨汁马上就做好了,我来叫父王去喝!”

    “撞疼了?”欧阳少弦放下空酒杯,轻揉着欧阳天赐的小脑袋:“雪梨汁做好了,可以让丫鬟们端来这里喝……”

    两名丫鬟端着四个小盅走进饭厅,放在欧阳夜辰,欧阳少弦面前:“这是王妃亲自做的雪梨汁,皇上,王爷请用……”

    欧阳夜辰轻轻揭开盖子,迷人的食物香甜萦绕鼻端,让人食欲大振,雨儿的手,真是巧呢!

    “我的呢?”欧阳天赐眨眨眼睛,他最喜欢的就是雪梨汁了,眼看着雪梨汁做好了,千万不能没他的份啊。

    丫鬟福福身:“厨房里还有许多,王妃让奴婢带小世子去厨房喝!”

    “真的!”欧阳天赐眼睛闪闪发光,胖乎乎的小手紧拉着欧阳少弦的衣服不放:“父王,陪我去厨房喝雪梨汁……”

    “天赐乖,自己去厨房,父王还要招呼皇上……”欧阳少弦很讨厌欧阳夜辰,但身为王爷,待客时的礼数,他会做到无可挑剔。

    “父王!”欧阳天赐紧揪着欧阳少弦的衣服,小嘴巴厥起,非常不情愿。

    争持间,一名侍卫快速来报:“禀皇上,王爷,门外有皇宫侍卫求见皇上。”

    欧阳夜辰喝了几口雪梨汁,起身向外走去:“朕出来的时间够久了,先行回宫!”皇宫侍卫跑到楚宣王府找他,肯定是有大事禀报。

    “恭送皇上!”欧阳少弦话虽恭敬,语气里却听不出丝毫恭敬的意思。

    欧阳夜辰快速走远,直至消失不见,欧阳天赐摇摇摆摆的小身影映入眼帘,他准备独自一人去厨房吃雪梨汁了。

    欧阳少弦快走几步,跟上欧阳天赐:“天赐,你刚才不是让父王陪着去厨房吗?现在怎么又独自一人前去了?”莫不是自己刚才没陪他,他在生自己的气?

    “皇帝叔叔走了,不会逼父王喝臭酒了,我自然就不必拉父王出来了……”欧阳天赐稚声稚气的回答着,快速前奔,他想早些喝到雪梨汁。

    “天赐年龄还小,闻不惯酒味,长大就知道酒不臭。”欧阳夜辰和自己喝臭酒,天赐还真是……

    “父王平时喝的酒不臭,就刚才那杯酒,臭死了,父王都没闻到吗?”欧阳天赐怕欧阳少弦喝了臭酒肚子疼,才会想着拉他出来。

    欧阳少弦凌厉的眼眸瞬间眯了起来:“你看到欧阳夜辰动手脚了?”欧阳夜辰觊觎慕容雨,肯定视欧阳少弦为眼中钉,只是他怎么都没想到,欧阳夜辰居然敢在楚宣王府对他下手。

    刚才倒酒时,欧阳少弦一直注意着欧阳夜辰,没看到他做小动作……

    欧阳天赐抬起头,茫然不解:“什么叫做手脚?我只是闻到那酒里有股很难闻的怪味,以为是酒放的时间长了,坏掉了,当然不能再喝了。”

    在楚宣王府,欧阳少弦,慕容雨,欧阳天赐经常一家三口一起吃饭,午膳,晚膳时,欧阳少弦时常会浅啄几杯,欧阳天赐几乎是天天闻酒味,这次闻到的味道与平时完全不同,他就以为是酒放坏了。

    “酒里有怪味?”欧阳少弦半点都没闻到,酒洒在地面上,也没什么特殊的事情出现:“来人,本王酒杯里应该还有一点点儿酒没洒,拿去给府医检验。”欧阳夜辰就这么迫不及待想让他死么?好,很好!

    “天赐,你能不能闻出这雪梨汁是用哪些材料做的?”欧阳天赐的话,慕容雨半信半疑,以欧阳夜辰的聪明,就算想害少弦,也不会这般明目张胆的在酒中下毒,更何况,少弦时时注意着他,没看到他动手脚,会不会是天赐闻错了。

    欧阳天赐闻闻雪梨汁,跑到材料架面前,手指着小筐中的各种食材:“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再加上那个……”他不知道那些食材叫什么名字,只能以手来指。

    慕容雨震惊,她做雪梨汁时,欧阳天赐是坐在院子里玩的,没见过她拿材料,却这般精准的指出了做雪梨汁所放的各种物品,没有多一个,也没有少一个。

    慕容雨随手端出一盘红烧茄子:“那这盘菜呢,都放了些什么?”

    欧阳天赐张嘴吃了一口,转身跑到食材前,将所需材料一一指出:“少了一样麻麻的材料!”欧阳天赐环视一周,没有看到他想找的那样食材。

    “花椒做这道红烧茄子时正好用完!”欧阳天赐当然找不到。

    慕容雨又拿了几样菜来试,欧阳天赐全部指出了它们所需的材料,慕容雨已完全相信欧阳天赐说的话了,只是心中非常震惊。

    “能闻出,尝出饭菜里所放的材料,嗅觉,味觉真是敏锐,欧阳夜辰下在酒中的药,应该是无色无味的吧,天赐居然也能闻到,真是……”不可思议!

    欧阳少弦味蕾敏感,吃东西非常挑剔,欧阳天赐的嗅觉,味觉更是异于常人,只凭闻就可知道食物的配料,这两人,还真像父子……

    欧阳少弦摸摸欧阳天赐的小脑袋,语气低沉:“天赐像祖父!”

    “老楚宣王?”少弦不是没见过他么?怎么知道天赐像他?

    “我虽然没见过祖父,却听母亲讲过,祖父的嗅觉,味觉异于常人,虽然吃东西挑剔,但天地间,无人能下毒害他……”欧阳少弦味蕾敏感,除却太妃等人的陷害外,也有一部分遗传自老楚宣王,没想到他的儿子,这么像楚宣王,嗅觉,味觉灵敏的惊人。

    “天赐吃东西不挑!”这一点儿和老楚宣王,欧阳少弦的挑剔不同。

    欧阳少弦扬扬眉毛:“天赐吃东西的地方,除了楚宣王府,皇宫,就是醉情楼,厨子们手艺那么好,他当然不会挑!”

    “你买的糖葫芦是百姓做的吧,天赐不也吃的津津有味!”慕容雨毫不客气的反驳,欧阳少弦每次回府,几乎都会给欧阳天赐带糖葫芦,他回来的时间不确定,买的糖葫芦肯定也不是同一个人做的,欧阳天赐每次都吃的半点不剩,没有半分挑剔。

    欧阳少弦诡异的笑:“那糖葫芦不是百姓做的,是我吩咐醉情楼的厨子特意准备的!”上好的食材,上好的手艺,天赐当然不会挑剔。

    呃,好吧!慕容雨败下阵来,天赐的习性,越来越向少弦靠近了。

    “看来,有个吃货儿子,也很不错!”如果欧阳天赐没有天天吃个不停,即便味觉,嗅觉再敏感,也分不出好坏,这个爱吃的儿子,凭借吃出来的本事,救了他一命。

    “父王,什么是吃货啊?”雪梨汁不冷不热,正好喝,欧阳天赐抱着小盅,吃梨喝汁。

    “爱吃东西的人,通称吃货!”欧阳少弦简单扼要的解释着,凌厉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天赐没接触过毒药,能嗅出酒不对,却不知道酒里究竟被放了什么东西,只要府医的检查出来,就可知晓结果。

    如果欧阳夜辰下在酒中的是毒药,欧阳少弦绝不会放过欧阳夜辰!

    “禀王爷,检验结果出来了,您的酒中,果然被人放了东西……”

    门外,府医的禀报响起,欧阳少弦瞬间回神,凌厉的眸底,厉光闪烁,冷声道:“酒里被放了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