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八

作者:蔓妙游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重生之侯府嫡女最新章节!

    “不是毒药,!”府医小心翼翼的望了望欧阳少弦冷峻的脸色,沉声道:“是……断子绝孙药!”

    “断子绝孙药!”府医的声音不大,却足够欧阳少弦,慕容雨听清楚:“你确定没有弄错?”

    “卑职怕弄错,仔细确认过,就是断子绝孙药!”府医的目光坚定不移,语气铿锵有力,就差举手发誓了。

    “药混在食物中吃进体内,不会引起任何不适,药在体内慢慢发挥作用,人也察觉不到丝毫异常,三天后,药效发挥到极致,人就会丧失生育后代的能力!”人废了,药也消耗怠尽,毫无残留,想查都无从查起。

    此药极其歹毒,能让人断子绝孙,无论在哪个国家,都是禁止炼制的。

    欧阳少弦的面色阴沉的可怕,服用断子绝孙药三天后,药发挥作用,到时,欧阳夜辰随便找个借口,以关切的名义让太医为他诊脉,得知他不会有子嗣,那欧阳天赐的身世,慕容雨的品性,都会受到世人的质疑……

    欧阳夜辰是铁了心思想拆散他们一家三口。

    “少弦,你最近都是在宫里用午膳的,那些食物里会不会也被做了手脚?”欧阳夜辰在楚宣王府也敢明目张胆给少弦下药,皇宫可是欧阳夜辰的地盘,他岂不是更加肆无忌惮!

    “在皇宫用膳时,我一直很小心,不会有问题的,。”皇宫的厨子也好,端饭菜的宫女,太监也罢,都不是欧阳少弦的对手,如果他们敢在饭菜中做手脚,欧阳少弦早就看出来了。

    “天赐,欧阳夜辰的酒里,可有怪味?”欧阳少弦沉下眼睑,眸底冰冷流转,欧阳夜辰独自一人前来楚宣王府,别人应该是不知道他的行踪的,可刚才,居然有名皇宫侍卫来楚宣王府请他回去,看来,今天的事情,是早有预谋的。

    做完坏事,找个合适的借口立刻离开,出事也怪不到他身上,真是聪明。

    欧阳天赐摇摇头:“没有,就父王的酒是臭的!”

    欧阳少弦凌厉的眼眸瞬间眯了起来,欧阳天赐撞翻了欧阳少弦的酒杯,欧阳夜辰知道他没喝被下药的酒,绝对不会轻易善罢甘休,一定还会有动作,他必须要先发制人:“来人,速速进宫请陈太医!”

    欧阳夜辰不顾情面,想夺他妻儿,他也绝不会再对欧阳夜辰客气!

    话说欧阳夜辰回到皇宫,换上龙袍,前往御书房,路遇出来走动的太皇太后,上前问了安。

    “皇上可是要去御书房?”太皇太后所站的地方,是去御书房的必经之路。

    “有些事情急需朕处理!”皇帝处理国家大事,都是在御书房!

    “皇上日理万机,非常劳累,精神很不好,理应让太医为皇上调理调理!”现在的欧阳夜辰,眼神疲惫,面容憔悴,明显是过度劳累所致:“来人,去请陈太医!”

    先皇出家为僧,皇宫其他子嗣死亡大半,就剩下欧阳夜辰这个独苗,后宫佳丽三千,却没有子嗣,太皇太后想抱重孙,自然要让太医为他好好调养,放眼整个太医院,陈太医的医术是最高的!

    一名太监快步上前:“禀太皇太后,刚才楚宣王府来人,将陈太医请走了……”

    “奥,楚宣王府谁病了?”王府里都有府医,医术和皇宫太医不相上下的,大病,小病都可医治,急急请走陈太医,只能说明一件事情,楚宣王府有人得了急病,重病,。

    “据请人的侍卫讲,是楚宣王病了……”侍卫语气很急,看来楚宣王病的不轻,可午后回府时,他还好好的,怎么突然间说病就病了?

    “少弦得了什么病?”欧阳夜辰沉下眼睑,欧阳少弦杯中的酒全被天赐撞洒了,酒落到地面上,颜色很正常,没有丝毫不妥,他应该不知道那酒有问题才对,突然间重病,是怎么回事?

    “回皇上,陈太医去楚宣王府未归……”太监的声音越来越小,他不是神算,不会未卜先知,诊治结果出来前,他不知道楚宣王得了什么病。

    “那等陈太医来了,请他去朕的御书房!”欧阳少弦的病情,他要好好了解了解。

    一柱香后,陈太医急急忙忙赶回皇宫,不等太监来请,径直去了皇帝所在的御书房:“皇上,快让微臣为您把把脉!”

    “出什么事了?”欧阳夜辰惊讶间,陈太医已经搭上了他的脉搏:“楚宣王喝酒喝多了,醉的不醒人世,府医开了好几副醒酒汤,他都没醒,微臣诊治方知,他被人下了断子绝孙药……”

    “什么?断子绝孙药?”门外响起一声惊呼,是太皇太后,陈太医回宫,急急忙忙赶来御书房,说要给皇帝看诊,太皇太后觉得不对,方才来御书房看望,刚到门口,就听到这惊天消息。

    欧阳夜辰想要收回的手,僵硬放在桌子上,神情冷冽,陈太医急冲冲的闯进来把脉,是为他好,尤其是当着太皇太后的面,他更没有拒绝的理由。

    “你没有诊错?”太皇太后眸底,是从未有过的凝重,给楚宣王下这种禁药,是存心想绝了楚宣王府的后人,何人如此胆大包天?

    “回太皇太后,微臣为楚宣王诊治时,府医也在检验王爷喝过的酒,里面的确被人下了断子绝孙药,!”陈太医一字一顿,语气铿锵有力。

    太皇太后望望满目凝重的陈太医,楚宣王被下断子绝孙药,陈太医怎么这么急着给夜辰诊脉?莫不是怀疑下药者是欧阳皇室的敌人,夜辰也可能被下了药?

    稍顷,陈太医暗暗松了口气,收回捏着欧阳夜辰脉搏的手腕:“皇上虽与楚宣王一同饮酒,却是没有被下药,极有可能是有人在楚宣王的杯子上做了手脚……”

    太皇太后的眉头微微皱了皱:“楚宣王如何了?”

    “回太皇太后,微臣已为王爷清除了毒素,基本没什么大碍了,再休息几天,就能恢复如初!”陈太医据实回答。

    “陈太医辛苦了,皇上虽未中毒,但日理万机,极是劳累……”

    “微臣马上为皇上开方子,调理身体!”太皇太后转移话题,是为支走陈太医,常年居于皇宫,陈太医自是听出了太皇太后的意思,客套一翻,背着药箱离开了御书房。

    “哀家想和皇上聊聊,你们都下去吧!”祖孙俩谈的隐秘内容,当然不能让外人听了去。

    “是!”太皇太后和皇帝谈的事情,绝对机密,他们这些宫女,太监不方便听。

    “祖母,您想说什么?”自从登基为帝,太皇太后就没用这么严肃的眼神看过他。

    “少弦酒里的药,是不是你下的?”欧阳少弦和欧阳夜辰一起喝酒,欧阳少弦出了事,欧阳夜辰却毫发无伤,怎么看都有问题,。

    欧阳夜辰幽深的眸底流转着阴冷与戏谑,欧阳少弦将实情告诉陈太医,让陈太医急急进宫为他诊脉,明着看,是欧阳少弦关心他,实则是,变相告诉别人,欧阳少弦喝的酒里被下了药,皇上喝的酒却没事,再联想到清颂朝堂的局势,聪明人心中都会产生怀疑,王爷的酒,会不会是被皇上做的手脚……

    欧阳少弦真是聪明,太皇太后已经起了疑,对他发难了!

    “祖母,少弦是王爷,朕是皇帝,他的子嗣再多,也威胁不到朕的地位,朕为什么要下药害他?更何况,断子绝孙药都禁了百年了,朕哪里弄得到?”

    欧阳夜辰心中疑惑重重,他的确在欧阳少弦的杯子里做了手脚,不过,下的不是断子绝孙药,而是一种,让人禁欲,提不起兴致的药物。

    放风筝时,慕容雨粉面桃腮,双目含情,虽然穿了高领衣服,但衣领下,红痕若隐若现,身为一国之君的欧阳夜辰,后宫佳丽三千,自然知道那是怎么回事,心中有些小小的忌妒,他给欧阳少弦下药,只是想让他禁禁欲,一两个月内不能碰慕容雨。

    让楚宣王府断子绝孙,他真的没想这么歹毒,更何况,欧阳少弦身为王爷,势力强盛,在朝中的地位更是举足轻重,如果他与欧阳少弦开战,胜负难分。

    欧阳夜辰从不打没有把握的仗,短时间内,他不会与欧阳少弦起争执,断子绝孙药之事,一定是有人在暗中捣鬼。

    “你喜欢雨儿对吗?”当年,慕容雨也在欧阳夜辰的侧妃名单上,因为欧阳少弦喜欢她,明里暗中表示,要娶她为妃,皇帝就划去了慕容雨的名字。

    欧阳夜辰扬扬眉毛,没有说话,他喜欢慕容雨是事实,不想否认。

    “你是一国之君,凡事要多考虑考虑国家,多为大局着想,不能只想着儿女私情,雨儿是楚宣王妃,又生下了天赐,少弦很在意他们母子,如果你要硬抢,势必会得罪少弦,高焰从旁虎视眈眈,离月也有复起之势,如果你和少弦起争执,清颂不稳,离月,高焰就会趁虚而入,到时外忧内患,清颂会再起战乱,。”

    天涯何处无芳草,欧阳夜辰又是万人之上的皇帝,放眼整个清颂国,他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何必单恋一名永远也得不到的女子:“你应该学学你父皇,祝福自己心爱的女子,不是不择手段的明争暗抢!”

    “祖母,虽然朕喜欢雨儿,但朕真的没给少弦下断子绝孙药!”欧阳夜辰无奈叹气,看似漫不经心的较量,他又被欧阳少弦打败了。

    “你没下断子绝孙药,那陈太医怎么诊出少弦中了那药?”欧阳夜辰的话,太皇太后明显不信。

    “晴天白日,郎朗乾坤,少弦不可能只喝酒吧,他会吃其他东西,那毒可能是他吃东西时进入体内的……”断子绝孙药不是欧阳夜辰下的,他当然不会承认,当然了,他给欧阳少弦下那种药的事情,也不能让别人知道,否则,事情会越描越黑。

    “楚宣王府的府医检验,就是酒里出了问题……”太皇太后不依不饶,楚宣王府事非多,一直世代单传,到了少弦这代,王府平静了,本以为他们可以多生几名儿女的,哪曾想出了这种事情,还好发现的及时,避免一场祸事。

    “朕从楚宣王府回来的时候,少弦还在喝酒,可能是他后来喝的酒出了问题,又或者,是那名府医有问题……”欧阳夜辰心中暗暗有了计较:“祖母,这件事情,朕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给少弦一个交待!”

    再让太皇太后说下去,事情没完没了,欧阳夜辰先发制人,堵住了太皇太后即将出口的话。

    “药真的不是你下的?”欧阳夜辰眸底的疑惑,没有逃过太皇太后的眼睛。

    “当然不是,!”事情另有蹊跷,他一定会仔细清查,揪出故意挑拨事情的幕后主谋,碎尸万断!

    楚宣王府轩墨居,燃着清新的檀香,袅袅香气飘渺,让人心绪宁静,温软舒适的雕花大床上,铺着厚厚的锦褥,欧阳少弦拥被而坐,教趴在他身旁,瞪大眼睛,满目好奇的欧阳天赐如何拆九连环,气氛温馨,和睦。

    慕容雨推门走了进来,手中提着一只精致的食盒,迷人的香气透过稍开的盒盖徐徐冒出,让人食欲大振:“你们父子两个,别玩了,用膳吧!”

    欧阳天赐率先从床上滑了下来,笑嘻嘻的奔向屏风后净手,玩了一下午,终于要吃到香香的饭菜了。

    天色完全暗了下来,窗外已经看不到亮光了,欧阳少弦翻身下了床,动作干脆利落,目光凌厉有神,不见半点病态:“欧阳夜辰可有什么动静?”

    慕容雨打开食盒,将盒中精美的菜肴一一端出:“没有,皇宫一直很安静!”欧阳少弦与欧阳夜辰一起喝酒,少弦中毒,欧阳夜辰安然无恙的事情传遍了大半个京城,聪明人都起了疑,欧阳夜辰却是端坐于皇宫,纹丝不动,他可真耐得住性子,沉得住气。

    “少弦,陈太医是你的人吧!”欧阳少弦没喝下药的酒,躺在床上只是装病,陈太医把过脉后,却给出他中断子绝孙药的诊断,想想也知道究竟怎么回事。

    “嗯!”欧阳少弦答应着,走去屏风后净手,准备用膳,当年,他在外历练,实力,势力增长,也收了不少的有能之士,陈太医是其中一人。

    “父王,明天庙会,咱们去看看吧。”三岁的欧阳天赐,一向喜欢热闹,府里没有兄弟姐妹做伴,他就想着跑去外面玩。

    “父王病着呢,不能出府!”慕容雨将稍远些的饭菜夹到欧阳天赐碗中,就算是装病,也得有模有样才行,昨天中毒,今天就跑出去逛街,是人都能猜到是假中毒了。

    “那父王的病什么时候好?”欧阳天赐扒拉着碗中的饭菜,吃的欢快,小脑袋都快要埋到饭碗里去了,庙会只有七天,七天后,就没热闹可看了,。

    欧阳少弦摸摸欧阳天赐的小脑袋,柔声道:“最晚大后天,父王就能出府了!”他命人暗中做了许多事情,想害他的人,最近几天就会有大动作,或许,不必等到大后天,他就能陪欧阳天赐出府看热闹。

    “王爷!”一名侍卫轻敲房门,快步走到欧阳少弦身边低语几句,欧阳少弦吃饭的动作顿了下来,目光凝重,摆手让侍卫退下。

    “少弦,出什么事了?”难道是皇宫有动静了?

    欧阳少弦诡异的笑笑,侧目望向窗外,凌厉的眸底冰冷流转:“蛇还真是耐不住性子,这么快就要出洞!”主动送上门来的敌人,欧阳少弦当然会毫不留情的狠狠教训。

    夜深人静,整个京城陷入沉睡之中,白天热闹非凡的大街,此时静悄悄的,空无一人,风吹过树枝,发出沙沙的声响。

    “得得得!”伴随着急促的马蹄声,一匹快马从道路一端飞奔而来,步伐很急,近了,更近了,可看清马上坐着两个人,前面一人是侍卫装扮,面容冷峻,后面那人的模样也凸显出来,赫然便是楚宣王府的府医。

    府医是外地人,在京城安了家,平时吃住在楚宣王府,休沐的日子,就回自己购买的小院落,与妻儿共度美好生活。

    明天是他休沐之日,他准备一早回家,哪曾想刚才有人前来通知,他儿子生了病,让他赶快回去,欧阳少弦的身体没什么大碍,卧床休息即可,他禀明管家,准备提前赶夜路回家。

    府医的家在城边上,管家担心他一人走夜路不安全,便让王府侍卫骑马送他一程。

    漆黑的夜,静的出奇,四周没有任何声响,急促的马蹄声格外清析,阵阵冷风吹过,府医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望望前方黑漆漆的路,府医暗暗祈祷,但愿孩子没出什么事情才好……

    暗叹间,眼前黑影一闪,空无一人的道路上突然窜出两名黑衣人,手握寒光闪闪的长剑,径直刺向侍卫与府医,!

    “小心!”府医的提醒声出口,侍卫已经揪着他的衣服将他带离了快马。

    稳稳落地后,府医还来不及细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两名黑衣人凌厉的招式已到,侍卫拔出佩剑,与黑衣人对打起来,府医站在一边,暗暗担忧,二对一,侍卫能赢吗?

    黑衣人的武功与侍卫不相上下,又占了人数的优势,十几招后,侍卫被擒,府医脖子上也架了个冰凉的物体,丝丝寒气渗入肌肤,冷的彻骨:“两位,我家主人有请,麻烦你们随我们走一趟吧!”

    望着黑衣人冷寒的眼眸,府医壮壮胆子:“我们是楚宣王府的人,如果你们敢对我们下毒手,楚宣王绝不会放过你们……”

    黑衣人眸底闪过一丝不耐烦,狠狠推着府医:“我家主人见你一面而已,哪来这么多废话,快走!”

    府医和侍卫被黑衣人们押进一间简陋的小屋内,踏进门槛儿,映入眼帘的是一面画着图画的墙壁,墙壁前站着一名身披紫色斗篷的高大男子,背对着两人,负手而立,气势强盛,让人无法忽视。

    黑衣人上前一些步,轻声禀报:“主人,楚宣王府的府医带来了!”

    男子淡淡答应一声,却没有回头:“欧阳少弦喝的酒中真的被人下了断子绝孙药?”

    男子的话看似自言自语,实则是在询问府医。

    “是……是的……”这件事情不是机密,府医也没必要隐瞒,。

    “那酒中的药是别人下的,还是你府医下的?”男子瞬间加重了语气,凌厉的质问着。

    府医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当然是别人下的……身为楚宣王府府医,是为王爷治病的,岂会害他……”

    “事事难料……”男子话未落,寂静的门外突然传来一阵骚动,男子紧紧皱起眉头:“出什么事了?外面怎么这么乱?”

    话刚落,一道修长的白色身影踏进房间:“阁下好兴致,深更半夜在此审问我楚宣王府的府医,你想知道什么,尽管问,本王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负手而立的男子,高大的身躯猛然一震,欧阳少弦居然带人来了这里,若是不出所料,这间房屋,已经被他的人包围了,欧阳少弦武功高强,即便他强行逃脱,也不可能全身而退,倒不如大大方方,以真面目见欧阳少弦,再找个合适的理由,谅他也说不出什么……

    打定主意,男子慢慢转过身,英俊的脸庞现于人前,赫然便是皇帝欧阳夜辰。

    “深更半夜,皇上不在皇宫安寝,怎的跑来这简陋之所,审问楚宣王府的府医?”欧阳少弦明嘲暗讽。

    “楚宣王是国家栋梁,被害中毒是大事,朕微服私访,是想找出那名幕后主谋,为楚宣王报仇!”欧阳夜辰大义凛然:“府医是最早为楚宣王诊病之人,朕想找他打听些事情……”如果这也算是较量的话,欧阳夜辰又输一局!

    “将人抓到这偏僻之地来询问,皇上做事的方法可真是与众不同!”欧阳少弦目光凌厉,似笑非笑!

    “楚宣王身体真是强壮,中毒几天,就恢复如初,四处走动!”欧阳少弦唇红齿白,面容红润,哪有半点中毒的迹象,看到他的第一眼,欧阳夜辰就知道,他上当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