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十

作者:蔓妙游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重生之侯府嫡女最新章节!

    “娘,父王虐待我!”进了轩墨居,疲惫不堪的某人扑进慕容雨怀中,‘声嘶力竭’的控诉着欧阳少弦的罪行:“父王不教我武功,只让我蹲那没用的马步,一蹲就是几个时辰,我腿都僵硬的不会走路了……呜呜呜……”某人漂亮的大眼睛快速闭上,挤出几滴悲伤的泪水……

    随后进屋的欧阳少弦剑眉微挑:“五岁的人了,习武两年,却连个马步都蹲不好,你还好意思告状,本王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武功,轻功都在飞速增长……”

    “娘教我武功好不好,我不要和父王学武功了!”某只小滑头趴在慕容雨肩膀上,哭的悲悲惨惨,耳朵却是悄悄竖了起来,以他多年的经验,慕容雨马上就要训斥欧阳少弦,为他出气了,欧阳少弦服软听训的好戏,他是百看不厌。

    隔着衣服,摸摸欧阳天赐僵硬的小腿,慕容雨的脸色果然沉了下来:“天赐才五岁,还是个小孩子,又不是边关已经成年的将士,对他不要那么严格,更何况,习武要循序渐进,急不得,以后不要再对他那么苛刻……”

    慕容雨软硬兼施,劝解加训斥,为欧阳天赐出气,欧阳少弦被训的‘哑口无言’,欧阳天赐心里的阴霾一扫而空,悄悄回过头,调皮的对着‘仔细听训’的欧阳少弦做了个鬼脸。

    嘿嘿,在练武场上,是欧阳少弦教训他,回到楚宣王府,就是慕容雨帮他教训欧阳少弦了,无论欧阳少弦多凶,到了慕容雨面前,就是一只小绵羊,不敢争辩,只有乖乖听训的份……

    欧阳天赐的洋洋得意,欧阳少弦尽收眼底,两年来,欧阳天赐总喜欢在慕容雨面前告他的状,一开始,他是和慕容雨讲道理的,可后来发现,慕容雨偏向欧阳天赐,就算他做的再正确,也会被训斥几句。

    干脆也就不再言语了,慕容雨的劝解,教训,他左耳近,右耳出,到了第二天,他会照样严格训练欧阳天赐。

    欧阳天赐已经五岁,到了习武识字的年龄,身为楚宣王府世子,他肩膀上的担子很重,必须成为文武双全的有用之人,玉不雕,不成器,尤其是欧阳天赐性子调皮,必须严格要求。

    “娘,我明天想休息!”欧阳天赐有气无力的恳求着,慕容雨心疼他,当然是顺着他的意思:“好,明天娘带你去逛街!”

    “好啊,好啊,我最喜欢逛街了!”欧阳天赐得意,炫耀的目光丢向欧阳少弦。

    习武后,欧阳天赐天天被按在练武场里,都没怎么逛过街,慕容雨的提议,他非常欢喜。

    在楚宣王府,慕容雨最大,她做的决定,欧阳少弦没有反对的权利,带欧阳天赐去逛街是慕容雨做的意思,不必经过欧阳少弦的同意。

    “时候不早了,净手用膳吧!”

    在练武场被‘虐待’了一天,欧阳天赐又累又饿,捧着饭碗,埋头吃的香甜。

    “天赐,这是你最喜欢的红烧鱼!”慕容雨将一块鱼块夹进欧阳天赐碗中,香气扑鼻,又鲜又嫩,一看便知味道极好。

    “谢谢娘,娘也吃!”欧阳天赐站起身,伸长胳膊夹了块鱼放进慕容雨碗中,他长的像欧阳少弦,口味却是随了慕容雨,喜欢吃红烧鱼。

    欧阳天赐又丢了个得意的眼神给欧阳少弦,渀佛在说:“娘给我夹菜了,没给你夹,在娘心中我排第一,你排第二!”

    “这是你最喜欢的!”慕容雨夹了几筷子青菜到欧阳少弦碗中,欧阳少弦吃东西很挑,喜欢清淡菜,慕容雨夹的也是清淡菜。

    欧阳少弦吃了几口,微微一笑:“这是你亲自做的吧!”温柔的眼神望向慕容雨,话却像是说给欧阳天赐听的,雨儿不仅给他夹了菜,还是她亲自做的,他的待遇,不比欧阳天赐这个儿子差。[

    欧阳天赐暗中嘟起了嘴巴:“娘,我也要吃青菜!”慕容雨做的菜,他要全吃光,哼哼,不留给虐待他的欧阳少弦。

    “红烧鱼也是娘亲自做的,天赐没吃出来吗?”欧阳天赐和欧阳少弦在她面前斗气不止一次两次了,小家伙脑袋里在想什么,她心知肚明。

    “真的?”仔细回味回味,那红烧鱼的味道和厨子们做的很是不同呢:“娘喜欢吃红烧鱼,天赐也喜欢,咱们两人把鱼分着吃了。”没有坏父王的份。

    欧阳天赐抓着盘子,往他和慕容雨碗中倒红烧鱼,一只筷子凭空伸出,夹着青菜放进他碗中:“芹菜炒的很不错,天赐尝尝看。”

    呃,欧阳天赐愣了愣,以前在饭桌上,他和欧阳少弦一直是针锋相对的,为何今天,欧阳少弦关心起他来了?被娘亲训的准备服软了?还是另有图谋?

    不能怪欧阳天赐胡思乱想,他在练武场,听惯了将士们的议论,知道欧阳少弦的聪明,厉害,害人无形,不得不防。

    “父王也吃点鱼。”欧阳少弦夹菜给欧阳天赐,他再夹鱼给欧阳少弦,互不相欠,欧阳少弦休想算计他。

    “明天是庙会,非常热闹,咱们一起去逛逛。”欧阳少弦征询着慕容雨,欧阳天赐的意见。

    欧阳天赐恍然大悟,欧阳少弦是想和他们一起上街,才会率先服软,慕容雨很宠欧阳天赐,只要他说同意,慕容雨就不会反对,可如果他说不同意,慕容雨肯定会陪他逛街,将欧阳少弦甩的远远的。

    “这个……这个嘛……”欧阳天赐故做为难。

    欧阳少弦是他的父王,一家三口逛街,是美好的事情,不过,他要先舀舀架子,让欧阳少弦知道,他这个儿子,可不能轻易得罪,欧阳少弦以后就不会再在练武场上虐待他了。

    欧阳少弦等了半天,欧阳天赐还没这个出下文,欧阳少弦的面色沉了下来,欧阳天赐急忙给出答案:“咱们明天去哪里玩啊?”对这个严厉的父王,欧阳天赐不敢得罪的太彻底,否则,在练武场上,肯定有他好看的。

    “七星塔,碧水湖都不错,明天先去七星塔吧,到处看看,再经碧水湖回府……”

    “好啊!”七星塔,碧水湖是欧阳天赐最喜欢的地方,慕容雨的提议,很合他的心意,想想明天不必再去累人的练武场,欧阳天赐神彩飞扬,吃饭吃的满面红光。

    欧阳少弦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饭菜,望望异常开心的欧阳天赐,嘴角浮现一丝诡异的笑,天真的小家伙,以为有雨儿撑腰,就不必去练武场了么?真是愚蠢。

    欧阳天赐习武半年后,欧阳少弦命人在轩墨居旁边收拾出一座小院,将欧阳天赐赶了进去,美其名曰,习了武,就是男子汉大丈夫,要学着独立,没有再与父母同住一屋的道理。

    欧阳天赐年龄小,睡眠好,慕容雨哄他睡着,一觉醒来就是大天亮,所以,他并不怕独自一人住一个小院。

    累了许多天,终于可以轻松的去七星塔游玩了,欧阳天赐心情好,醒的早,天刚蒙蒙亮,他就睁开了眼睛,边穿衣服边对着门外高呼:“娘,娘……”

    进了练武场,欧阳少弦就让他自己换衣服,两年的时间,他穿脱衣服已经非常娴熟,不必丫鬟们帮忙。

    慕容雨在隔壁,听不到他的呼唤,门外守着的丫鬟,侍卫却是听到了,快速走进房间:“小世子,王妃还未过来,不知世子有何吩咐?”

    “早膳做好没有?”他想早些用过早膳,早点出府玩。

    “回小世子,正在做!”天刚亮,早膳还没完全做好。

    “催促厨房快些!”欧阳天赐下床穿好衣服,蹬蹬蹬的跑向隔壁的轩墨居,好不容易有一天空闲,他可要开开心心的玩。

    欧阳少弦早醒了,正在院子里练功,潇洒利落的招式,快如闪电,看的欧阳天赐眼花缭乱,分不清半空中挥剑的是实人,还是幻影,潜意识的赞叹:“好厉害!”

    倏然,欧阳少弦修长的身形来到欧阳天赐面前:“天赐想学这么厉害的武功吗?”

    欧阳天赐瞬间回神,大眼睛眨了眨:“明天再学吧,今天咱们去七星塔玩。”想骗他去练武场,没那么容易。

    转过身,欧阳天赐快速向内室跑去:“娘,娘……”他要去把慕容雨叫起来,一起吃了早膳,去七星塔,碧水湖游玩。

    欧阳天赐闪进房间,小小的身影消失不见,欧阳少弦凌厉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小家伙越来越聪明了,居然不上当,无妨,他还有另外的方法让欧阳天赐就范。

    用过早膳,慕容雨,欧阳少弦,欧阳天赐一家三口去了七星塔,塔里影像迷人,前来游玩的都是贵族,人并不多,无独有偶,在走到第三层时,遇到了逛七星塔的陆皓文,王香雅夫妇,身旁带着四岁的女儿,怀里还抱着半岁的小儿子。

    “雨儿,天赐五岁了,你们可以再生个孩子了。”王香雅将慕容雨拉到角落,悄声询问。

    王香雅比慕容雨成亲晚,第一胎也比她生的晚,不过,王香雅第二个孩子都出生半年了,慕容雨还没怀第二胎,王香雅有些蘀她着急。

    “怀孕生子这种事情,要看天意的,不能强求!”生下欧阳天赐,慕容雨还能活于世间,她已经很开心了,能再有第二个孩子最好,如果没有,也无妨。

    “香雅,甜甜很听话嘛。”王

    香雅经常向慕容雨报怨,说她女儿像她婚前一样,怎么怎么调皮,怎么怎么不听话,可展现在慕容雨面前的陆甜甜,身着绯红色对襟夹袄,下着同色的兰花裙,乌黑的头发挽成小巧的童髻,非常听话,轻倚着王香雅,安安稳稳的,水汪汪的大会眼睛望向前方,含羞带怯,哪有半点嚣张的模样。

    这小丫头,在家总是一副女大王的模样,气焰嚣张,怎么来了七星塔这么温柔了?

    王香雅顺着陆甜甜的目光望去,看到了不远处来回跑动的欧阳天赐,她不会是看到天赐,才这么安静的吧?

    “天赐,这一层看的差不多了,咱们去第四层吧!”欧阳少弦轻声建议着,欧阳天赐并未多想:“好啊,好啊……”

    “你娘和香雅姨在谈事情呢,咱们别打扰她们了,等她们谈完事情,自然就会去第四层找咱们的……”

    “好!”慕容雨和王香雅时常相聚,一聊就是大半天,欧阳天赐听从欧阳少弦的建议,没有前去打扰,和欧阳少弦去了第四层。

    目送欧阳少弦,欧阳天赐父子消失在楼梯上,陆皓文抱着儿子缓步走向慕容雨和王香雅,心中暗暗叹气,天赐很聪明,但毕竟年龄小,不是楚宣王爷的对手啊,护子的王妃又没跟上去,这次天赐要倒霉了……

    欧阳天赐是小孩心性,一玩起来,就忘记所有事情,上了第四层,又上第五层,第六层,玩的不亦乐乎,当他在最后一层玩腻时,已经到了正午!

    “父王,我饿了,咱们下去和娘一起用膳吧!”

    “你娘,香雅姨,陆叔叔已经先去醉情楼了,刚才父王看你玩的开心,没忍心叫你!”欧阳少弦走至窗前:“咱们从这里下去,很快就到塔底!”

    欧阳天赐钻进欧阳少弦怀中,双手紧抱着他的脖子:“快走吧,我饿坏了!”

    欧阳少弦淡淡一笑,纵身跃出七星塔,修长的身形快速坠落,衣袂飘飞,墨丝飞扬,耳边,呼呼的风声刮过,欧阳天赐睁大眼睛,望着四周快速后退的景色,心中暗暗赞叹,父王真厉害,什么时候自己也能有这么厉害就好了!

    飘飘落于塔底,欧阳天赐急速向醉情楼的方向前奔,两盏茶后,终于来到醉情楼所在的大街上,可欧阳少弦没让他继续前行,而是揪着他的衣服走上了另一条道路。

    “父王,你走错了,醉情楼在右边!”欧阳少弦手劲很大,欧阳天赐挣不脱,只得急声提醒着。

    “没走错,你娘,王香雅,陆皓文的确在醉情楼,可咱们两人不是去醉情楼的,当然不会走那条路。”

    欧阳天赐一愣:“不去醉情楼,那咱们去哪里?”欧阳天赐饭量好,却和欧阳少弦一样,吃东西很挑,京城酒楼虽多,但他只吃醉情楼的饭菜。

    欧阳少弦俯下身子,神神秘秘的在欧阳天赐耳边吐出几个字:“练武场!”

    “啊,我不要去练武场!”好不容易得来的假期,哪能再去练武场自讨苦吃,用力掰开欧阳少弦的大手,欧阳天赐就欲逃离。

    欧阳少弦比他反应快,长臂一伸,刚跑出两步的欧阳天赐被他揪着衣领拎了起来:“时间宝贵,不能浪费,你已经玩了一上午了,下午去练武场好好练功!”

    像欧阳天赐这种调皮的孩子,更要严格要求,不能娇惯。

    “父王,娘亲一定会等咱们一起用膳的,咱们不去醉情楼,娘亲肯定不会独自先用,会饿坏的……”两年的父子交锋,欧阳天赐知道,欧阳少弦的软肋是慕容雨,只要说慕容雨饿着,欧阳少弦肯定着急。

    “我已经让陆将军捎话给你娘,咱们中午去练武场用膳,她不会担心的!”小家伙,敢和他斗,还嫩点。

    “父王,你拎着我,肯定很累的,放我下来,我自己走吧!”欧阳天赐关心体贴的建议着。

    欧阳少弦扬唇淡笑:“天赐孝顺,父王很高兴,不过,天赐太调皮了,父王怕一松手,你就跑了……”同样的手段,居然想玩第二次,真是小笨蛋。

    “我不想去练武场,不想去练武场啊……”所有办法都用尽了,欧阳少弦依旧不肯松手,眼看着距离练武场越来越近,欧阳天赐的心也越来越沉,昨晚他告状了,欧阳少弦一定会罚他蹲马步的,呜呜呜……

    欧阳天赐衣领被拎,脚不沾地的悬于半空中,两条小腿乱踢腾,悲切的干嚎着,依旧不能改变被丢进练武场的命运。

    用了午膳,蹲了一个时辰的马步,练了一个时辰的武,欧阳天赐拖着疲惫的身体跟在欧阳少弦身后,慢腾腾的回了楚宣王府,不过破天荒的他没有向慕容雨告状,用过晚膳,就回自己房间了。

    “天赐今天怎么这么沉默?”以前欧阳天赐回到王府,总是叽叽喳喳不停的说话,可今天的他,从回府到回院,总共说的话,不超过十句。

    “可能是练武太累了!”欧阳少弦说的轻描淡写,心中却是另一个想法,那小家伙不会是在想什么鬼主意整他吧?

    最近两年,欧阳少弦一直强迫欧阳天赐习武,父子两人没少‘明争暗斗’。

    “雨儿,咱们第二个孩子,一定要是女儿!”紧拥着慕容雨柔软的小腰,欧阳少弦在她唇上印下一个缠绵的深吻。

    一个欧阳天赐,已经让他耗尽心力了,若是再生个调皮的儿子,他可有得累了,还是女儿好,文文静静,漂漂亮亮的,也知道体贴人。

    “嗯!”慕容雨请陈太医把过脉,她的身体完全正常,可以生育子女,再生个孩子,让楚宣王府热闹些,也是她的心思,一个孩子,对于诺大的楚宣王府来说,的确太单了些。

    “娘,娘……”欧阳少弦和慕容雨相拥着刚刚躺到床上,门外响起欧阳天赐欢快的呼唤声。

    天赐来了!

    慕容雨瞬间回神,推开欧阳少弦的同时,房门被推开,欧阳天赐快步跑了进来。

    “娘!”跑进内室,不看欧阳少弦阴沉的俊脸,欧阳天赐脱掉靴子,爬到大床上,偎进慕容雨怀中:“娘,那边屋子很冷……”

    从隔壁跑来轩墨居,需要一定的时间,夜深露重,欧阳天赐身上凉凉的,慕容雨不忍赶他离开,轻拍着欧阳天赐的后背,柔声道:“今晚就睡这里吧,这里暖和!”

    欧阳天赐暗中对欧阳少弦做了个鬼脸,抱着慕容雨的脖子缩进锦被:“娘,给我讲个故事吧!”欧阳天赐没搬出去时,临睡前,慕容雨都会给他讲故事。

    “讲什么故事?”欧阳少弦接过了话:“你是男子汉,一点儿小小的冷意就受不了了,不能这么娇贵,快回去睡觉……”

    欧阳少弦伸手去揪欧阳天赐,欧阳天赐小身体一弯,整个缩进慕容雨怀中,欧阳少弦抓不到了:“今晚我要听娘讲故事,不想回那冷冰冰的房间……”

    悄悄探出小脑袋,欧阳天赐对欧阳少弦丢了个得意的目光,渀佛在说,我今晚就要和娘睡,你能怎么着?

    “这是轩墨居,我和你娘的房间,你的房间在隔壁,回你自己房间去。”欧阳少弦扯过锦被,将欧阳天赐整个卷住,只露个小脑袋在外面,抓起锦被卷,大步向外走去,这小家伙,居然敢明目张胆向他挑衅,真是胆大包天。

    “父王,父王,我不要回去……”欧阳天赐在锦被中用力挣扎着,无奈被子裹的太紧,他根本挣脱不开。

    “吱!”欧阳少弦拉开房门,正欲叫侍卫前来,送欧阳天赐回房,欧阳天赐突然停止叫喊,神秘兮兮的开口:“父王,只要你不再天天逼我练武,我就不再来打扰你和娘,怎么样?”

    欧阳少弦剑眉微挑,这小家伙,小小年纪,居然学会和他谈条件了,不简单啊……

    欧阳少弦站着久久不语,欧阳天赐漆黑的眼眸眯了起来,嗯,他不同意,休怪自己不仁义,侧头,对着屋内高呼:“娘……”

    “上午习字,下午练功,再谈条件,把你丢出轩墨居!”欧阳天赐是在一帆风顺的环境中长大的,没受过什么挫折,自然是小孩子心性,天天想着玩,没什么耐心,耐性。

    习武,他不喜欢,就算欧阳少弦天天逼迫,他不感兴趣,进步绝对很慢,倒不如让他上午习字,下午练功,文武结合,说不定他就会有兴趣和进步了。

    习文可以坐着,不必蹲点马步那么辛苦,倒是不错……欧阳天赐的眼睛滴溜溜的转了片刻,同意的话还未出口,他所在的锦被卷就被甩了出去。

    “啊!”欧阳天赐在半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没有掉落在坚硬的地面上,而是落进一双结实的胳膊中,侧目一望,是楚宣王府侍卫。

    “送世子回房!”欧阳少弦冷冷的下过命令:“刷!”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