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十三

作者:蔓妙游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重生之侯府嫡女最新章节!

    “欧阳天赐是命定之人,我不过顺从天意,让他去找出应该出现于天地间的东西……”银面男子回答着慕容雨的问题,目光却是一眨不眨的望向欧阳少弦,欧阳少弦武功高强,他不敢轻视或放松警惕。

    “直接说你想要无声琴就行了,何必找这种冠冕堂皇的理由!”慕容雨冷冷注视着银面男子,一字一顿:“你可知道无声琴上有咒,开启无声琴者,死!”

    慕容雨开启无声琴时,清析的听到这声警告,她不知道警告是琴发出的,还是出现了幻觉,却知道,警告是真的,她能存活,是因有楚宣王府的邪恶诅咒相助,可欧阳天赐就是个普通人,没有任何外力帮忙,开启了无声琴,他会没命的。

    银面男子冷冷吐出一句:“人的命,天注定!”欧阳天赐是因无声琴而生,他带欧阳天赐去找无声琴,并没有做错。

    慕容雨扬唇冷笑:“照阁下的意思,天赐拥有找到无声琴的能力,是他的不是了?”

    “我并没有这么说过!”银面男子飞快的望了慕容雨一眼,矢口否认。

    “但你是这个意思!”并且已经付诸行动了,说与不说,有又何区别。

    “你究竟是谁?”银面男子说话的语气非常陌生,但他的身形,慕容雨有些熟悉,尤其是他望慕容雨那一眼,冷酷,绝情之中,暗带着异样的情愫,慕容雨总觉得以前曾见过,可是一时之间,她又想不起来那目光是属于谁的。

    “你们很快就会知道……”男子狠绝的话语未落,随风飘来一阵激烈的打斗声,银面男子目光一凛:“你们问那么多问题,只是在拖延我的时间……”暗中早派人去救欧阳天赐了。

    “彼此彼此!”欧阳少弦站着未动,可一怒而出的浓烈杀气将衣服舞的烈烈作响,衣袂飘飞,墨丝飞扬:“你站在这里,和我们说那么多废话,还不是想让属下带天赐跑的远远的……”

    “你们找不回欧阳天赐的!”银面男子低沉的语气自信满满,他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即便欧阳少弦再厉害,也救不回那个小家伙。

    “就算侍卫们救不到天赐,抓了你,就可以换回天赐了!”欧阳少弦冷冷一笑,修长的身形瞬间来到银面男子面前,凌厉的招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攻向银面男子。

    银面男子抬手迎上欧阳少弦的攻击,目光深不见底,凌厉的招式中,暗藏着犀利的杀机,慕容雨站在一旁,观看两人打斗,她看不到两人是如何出手的,只看到两人的身形在空地上来回窜动,两人手中的兵器在半空中挥划出一道又一道虚幻的弧度,快速刺向对方的死穴,要害,激烈的兵器交接声不绝于耳。

    “雨儿,这里我能应付,你快去救天赐!”在欧阳少弦看来,慕容雨的武功虽然不是特别高,但比侍卫们厉害,对付那些刺客,还是不成问题的。

    “你要小心!”银面男子武功高强,和欧阳少弦过了几十招,丝毫不显败势,并且,他好像和欧阳少弦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招招狠毒,大有不杀死欧阳少弦绝不罢休之势,慕容雨担心欧阳少弦出事,故而,一直没有离开。

    慕容雨转身欲走,打斗中的银面男子眸光微闪,快速挥招,将欧阳少弦逼退几步,银白色的身影如同灵蛇一般,虚幻着道道身影,瞬间来到慕容雨面前,伸手抓住了她的肩膀。

    慕容雨雪眸微眯,反手一掌打向银面男子紧扣在她肩膀上的魔爪,男子面具下的嘴角上扬起一抹诡计得逞的笑,十指快如闪电,迅速点向慕容雨的穴道。

    银面男子在声东击西,抓慕容雨的肩膀是假,引她出招,在她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点穴抓人是真。

    慕容雨的武功,轻功,速度都不及银面男子,虚光幻影间,她已经不能动,也发不出任何声音了,腰间扶上一条强有力的胳膊,却不是欧阳少弦的。

    纤细的身体被带离地面,升至半空,就欲向着一个方向腾飞,一条银龙自向后袭来,薄薄,柔韧的剑刃,看似漫不经心的轻划过慕容雨腰间的胳膊,剑刃所过之处,衣服与肌肤瞬间开裂。

    银面男子受伤吃痛,胳膊一松,慕容雨直直坠向地面,耳边,呼呼的风声刮过,慕容雨掉落在地,没有预期的疼痛,因为她落入熟悉,温暖的怀抱中,身体一松,穴道全解开。

    半空,几滴鲜血滴落,瞬间渗入泥土,消逝不见,慕容雨抬头望去时,银面男子银色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遥远的天际。

    “他逃了!”银面男子的武功和欧阳少弦相差无已,他不可能在欧阳少弦面前抓走慕容雨,相同的,欧阳少弦也不可能在救下慕容雨的同时,再抓到他,也可以说,他抓慕容雨,只是为了逃离。

    “没事,总能抓到他的,你没事就好!”欧阳少弦抬眸望向漆黑的天空,目光越凝越深,银面男子用的招式他很熟悉,真的是那个人吗?他没死,要回来报仇了?

    几十名侍卫自远处快速飞奔过来,衣服上沾满了血,将衣服原来的颜色盖住,分不清是他们的,还是敌人的:“禀王爷,王妃,属下追到黑衣刺客,全部斩杀,没有看到小世子……”

    “那人做事非常小心谨慎,最擅长的,就是明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侍卫们追到的刺客,只是刺客,天赐肯定是被他们带着走另一条路逃离的……

    银面男子逃了,刺客被杀了,抓着欧阳天赐的刺客们不知在哪里:“少弦,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关心则乱,慕容雨担忧欧阳天赐的安危,乱了心神,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连夜赶路,前往离月边关!”欧阳少弦猜测的没错,银面男子带欧阳天赐去的地方,就是离月对清颂边关,连夜赶路,能追上他们救下欧阳天赐最好,就算追不上,也距离他们不远,肯定可以阻止惨事发生。

    银面男子的做法,也确如欧阳少弦所说,让一部分刺客悄悄带走了欧阳天赐,欧阳天赐被点了穴道,扛在肩膀上快速飞奔,头脑一直昏昏沉沉的。

    不知过了多久,身体飞了出去,一阵天晕地转后,欧阳天赐慢慢清醒过来,睁眼一望,是在一间陌生的房间里,他被扔到了床上,窗口,门口都站着两名黑衣刺客,神情严肃,目光低沉,好像在防止他逃跑。

    “你们是不是都很害怕我父王?”银面男子揪着欧阳天赐进房间,说欧阳少弦来了时,欧阳天赐清楚的看到那些人眼眸中的凝重与严厉。( 无弹窗广告)

    “不是害怕,楚宣王是我们的敌人,我们只是在防备!”一名黑衣男子冷冰冰的回答着。

    欧阳天赐撇撇嘴:“少嘴硬了,只是防备,会吓的手发抖吗?”银面男子布置任务时,客房的角落中,有几名黑衣人拿剑的手在发抖,明显是害怕欧阳少弦。

    欧阳天赐和欧阳少弦斗智斗勇时,只知道自己的父王比自己聪明,比自己厉害,总能在不知不觉中让他的小阴谋诡计破灭,却没料到,他的父王厉害到只听名字,就让这些黑衣人感到害怕。

    “识相的,就赶快放了我,否则,我让父王杀了你们!”欧阳天赐圆瞪着眼睛,恶狠狠的威胁着,欧阳少弦的名字这么具有威慑力,他当然要好好利用。

    “臭小子,再叫唤,就毒哑你!”黑衣人们被追赶着,神经焦燥,脾气急爆,尤其是心中的弱点被人揭出来,他更加烦乱。

    “如果我成了哑巴,父王肯定让你们死无全尸!”欧阳天赐迷迷糊糊间,听到黑衣人们相互之间谈论着事情,隐约说过这些话语,他虽没有完全了解是什么意思,却也知道,这是狠毒的话,黑衣刺客们吓唬他,他当然要反吓唬过去。

    有欧阳少弦这人人畏惧的父王,黑衣人不敢把他怎么样。

    “少得意,欧阳少弦已经被我们主人甩开了,就算我们杀了你,他也找不到真凶!”

    “就是,你小子最好少招惹我们,否则,要你好看……”

    二十多岁的杀手刺客,居然被一个小毛孩子威胁,说出去,太丢人了,于是,刺客们七嘴八舌的吓唬欧阳天赐。

    “别吵了,吃饭!”一名黑衣人端着几盘菜和几盘馒头走进房间,黑衣人们依次上前,拿了菜和馒头,坐在一旁快速食用。

    “你的!”一名黑衣人将一盘菜和两个馒头放在欧阳天赐面前,阵阵菜香飘入鼻中,欧阳天赐这才发觉,肚子咕咕叫,他早饿了。

    “我要净手!”在楚宣王府时,欧阳天赐养成了良好的习惯,吃饭前净手。

    黑衣人瞪了他一眼:“荒郊野岭的,净什么手,直接拿馒头吃,又不会吃出怪物来!”

    “娘说膳前洗手,有益健康!”欧阳天赐毫不示弱,坚持要洗手。

    “闭嘴,这里不是楚宣王府,哪有那么多规距!”黑衣人怒斥着,就是不肯为欧阳天赐打水。

    激烈争吵中,黑衣人们吃完了饭菜,低头望望欧阳天赐:“再不吃,饭菜可就要凉了……”这种天气,吃凉饭菜,味道可不怎么好。

    知道黑衣人们不会为他打水净手,欧阳天赐狠狠瞪了他们一眼,胖乎乎的小手在衣服上擦了擦,抓起馒头狠狠咬了一口,咀嚼两下,面色一顿:“噗!”的一下吐了出来:“这是什么馒头,里面这么多沙子……”

    甩手将馒头放进盘子里,欧阳天赐夹了一筷子菜,刚刚放进口中,就吐了出来:“这菜怎么炒的,材料放错了,难吃死了……”

    黑衣人们不理会欧阳天赐的报怨,收起吃空的盘子,走向房外:“饭菜就这样,爱吃不吃……”

    “饿死了我,别说我父王,就是你家主人,也不会放过你们的!”欧阳天赐人小鬼大,那银面男子既然让他去找无声琴,那在找到琴前,他是有利用价值的,他们绝对不会让他饿死。

    黑衣人气鼓鼓的手指着欧阳天赐:“你少得寸进尺!”

    “我只是想要一碗可口的饭菜而已,哪有得寸进尺!”欧阳天赐睁着小鹿般清澈的眼睛,满面可爱无辜,黑衣人气的险些吐血:“什么样的饭菜才算可口?”

    “皇宫御膳房做的饭菜不错,醉情楼厨子做的饭菜也不错,楚宣王府厨子的手艺也还行,不过,最好吃的饭菜,就是我娘做的……”

    “啪!”欧阳天赐正滔滔不绝的数着美食,冷不丁的小脑袋上被人敲了一记警钟:“咱们要去找无声琴,早就远离了京城,吃那些美食的美梦,你就少做吧!”

    黑衣人将饭菜和茶水放到桌子上:“东西爱吃不吃,我们只需要你活着找到无声琴,就算到时你饿的皮包骨头,没有半分力气,我们只要拿着你的手开启无声琴就可以了……”绝食抗议,随便欧阳天赐。

    “这里距无声琴所在地很远,我不吃东西,会饿死的!”黑衣人的威胁,欧阳天赐没放在心上。

    “我们手里有药,可让人保护着最后一点神智!”言下之意,那药能让欧阳天赐吊着最后一口气不死,找到无声琴,他的死活就与他们无关了。

    可恶!在欧阳天赐愤怒的目光中,黑衣人走出房间,正欲离开,银面男子走了过来。

    “主人!”黑衣刺客们全部俯身行礼。

    银面男子淡淡答应一声,扫了一眼屋内的欧阳天赐,大步走向一边,欧阳天赐遗传了欧阳少弦的优点,小小年龄,非常聪明,没有任何阅历,也能将这些出生入死过的黑衣刺客气的哑口无言。

    银面男子胳膊上的伤口,包扎的很巧妙,又掩藏在衣袖中,别人没看出来,转身离开的瞬间,衣袖被风吹起,欧阳天赐看到了白色的绑带,眸底充满崇拜,不是对银面男子,而是对欧阳少弦,父王真是厉害,把银面男子打伤了……

    快速滑下床塌,欧阳天赐强忍着难吃吃饭菜,他一定要力气满满的见到欧阳少弦,然后父子合力,打垮这些黑衣坏蛋!

    楚宣王府的马车和银面男子们隔的并不是太远,不过,银面男子改骑马前行,又是抄小路,近路,短时间内,走的路程多,楚宣王府的马车体形大,必须走大路,虽未绕远,但和银面男子们相比,走的路程少些。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出了京城百里后,马车上的楚宣王府标记摘了下来,少许侍卫们随车前行,大部分在暗中守护,一路上,倒也相安无事。

    “少弦,为什么不让清颂的地方将士阻拦银面男子?”清颂京城位于清颂最中央,要想到达离月,必须要在清颂走一段很长的路程,可以下令让将士们阻拦他。

    “银面男子武功诡异,轻功更是高深莫测,我与他交手,百招之内是平手,地方将士都不是他的对手,阻拦他,只能是白白送死!”得无声琴者得天下,银面男子想要无声琴,就是想得到天下。

    如果真让地方将士阻拦他,他的行踪虽会暴露,但也会重重打击清颂士兵们的士气,到时,清颂地方大乱,岂不正如了银面男子的意。

    “咱们再有半天就出清颂国了吧。”清颂国百姓安居乐业,每到一处,欣欣向荣,楚宣王府的马车在国内畅通无阻,没遇到什么麻烦,也没再遇到过银面男子他们,看来,他们走的很是隐蔽。

    欧阳少弦掀开车帘,望望窗外:“不是半天,是马上就要到清颂国边界了!”

    慕容雨伸手将窗帘拉的更开一些,暖暖的阳光照在手上,如同玉制一般,美的让人移不开眼睛,美眸望向窗外,不远处,果然立着清颂界的石牌,另一块石牌雕刻着另个国家的名字,面朝前,慕容雨看不到上面写的是哪个国家:“再往前就是离月国了么?”

    “不是,是旭国!”世间除了清颂,离月,高焰三大强国外,还有许多小国,旭国就是其中一个,座落在清颂的边缘,国家很小,就像清颂的三座城池那般大。

    天色尚早,进了旭国,马车没有耽搁,快速驶向旭国的京城,旭国国家小,治理也算一般,生活在边缘的,多是贫苦百姓,衣衫破烂,房屋简陋,偶尔,有乞丐坐地乞讨。

    越往里走越繁华,房屋坚固,行人的衣着由普通到华丽,再到名贵。

    旭国的京城,商铺林立,高楼一家接着一家,其繁华,几乎可与清颂京城相媲美。

    “停车!”位于最繁华的街道,欧阳少弦命车夫停下马车,挽着慕容雨的小手走了下来,多日来风餐饮露,再加上慕容雨担忧欧阳天赐,美丽的小脸有些憔悴。

    欧阳少弦爱怜的摸摸慕容雨美丽的小脸:“别担心,天赐一定没事的,天天坐在马车里,真是闷,难得来到繁华的京城,咱们四处逛逛吧。”

    欧阳少弦是楚宣王,可以调动军队,银面男子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肯定是不分昼夜,马不停蹄的快速赶路,吃住都很粗糙。好不容易出了清颂,来到旭国,银面男子一定会有所放松。

    银面男子的银色衣服以及银制面具看似普通,实则都是特意订制的,由此可见,他很会享受生活,在清颂时,他日夜担忧,吃不好,住不好,如今到了旭国,摆脱了清颂的势力,他一定会住住豪华客栈,吃点可口饭菜,换件舒适衣服,好好享受一番。

    慕容雨和欧阳少弦在京城里乱逛,就是在暗中查看,能不能遇到抓欧阳天赐那伙人。

    旭国最北端临海,衣服的材料,质地,花色都与清颂完全不同,欧阳少弦和慕容雨并肩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四下观望着,希望能看到可疑之人。

    太阳渐渐西斜,两人走了两刻钟,一无所获,慕容雨暗暗叹气,天赐,你究竟在哪里?

    眼前景色一变,却是欧阳少弦拉着她进了一家成衣店,店内的衣服上都坠有珍珠,宝石,亮钻,一看便知价值不菲。

    “雨儿,喜欢这件衣服吗?”海蓝的布料,配以珊瑚红的宝石,腰间镶嵌名贵的黄金花饰,整件衣服,高贵端庄,傲视群芳。

    “公子真有眼光,这是今年流行的新款式,裁缝们做了三天三夜,半个时辰前方才完工,整个旭国,只此一件……”掌柜滔滔不绝的夸奖着自己店里的衣服。

    慕容雨轻轻笑笑:“这件衣服,是不是太高贵了?”慕容雨倾向于清新,淡雅的颜色,眼前这件衣服,雍容华贵,一国之母的皇后穿很是不错,她是王妃,如今又是在别国,没必要穿的这么隆重……

    欧阳少弦和慕容雨是男的俊,女的俏,举止优雅,得体又有些亲密,衣服上饰品虽少,但每样都很名贵,不比他卖的这件衣服差,掌柜见过许多顾客,自然猜到两人是贵族夫妇:“夫人穿这件衣服,雍容华贵……”

    “设计这件衣服的人,构思非常巧妙,不过,他好像不太了解女子们的心思,雍容华贵的气质,不是人人都喜欢的……”慕容雨轻轻笑着,纤手猛然抬起,手指轻弹,两枚绣花飞速窜出,射向内室……

    “当当!”银针与东西相撞,掉落在地时,慕容雨已到了内室,窗子大开,窗扇来回摆动着,窗帘四下飘飞,昭示,内室的人刚走……

    慕容雨快速来到窗边,向外望去,人群中,一道银色的身形快速远去,慕容雨,雪眸微眯,他们果然在这里!

    未加思索,慕容雨轻轻一跃,跳出了窗子,紧追那人而去。

    刚才,欧阳少弦正是察觉到铺子里有武功高强之人,方才拉着慕容雨走了进来。

    银衣男子在前面快速飞奔,慕容雨在身后紧紧追赶,不知过了多久,银面男子来到一座建筑前,身形一闪,消失不见,慕容雨快速跑到他消失的地方,抬眸望去,皇宫两个烫金大字映入眼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