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十四

作者:蔓妙游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重生之侯府嫡女最新章节!

    “雨儿!”慕容雨停顿的瞬间,远在十多米外的欧阳少弦已来到她面前,望望完好无损的慕容雨,暗暗松了口气:“银面男子武功高强,你不是他的对手,下次不要独自一人前来追赶……”责备的话中充满担忧与关切。

    银衣男子与慕容雨的速度都很快,欧阳少弦抛开阻碍,追出成衣铺时,两人都快消失无踪了,幸好他轻功好,否则,肯定会跟丢两人的。

    “我把人跟丢了!”慕容雨追到这里,银面男子就消失不见了,一面是皇宫,两边是道路,慕容雨不知道银面男子究竟去了哪里。

    欧阳少弦上前一步,望望庄严肃穆的皇宫,再看看空荡荡的四周,眼眸凝深,银面男子非常小心谨慎,在铺子里,为避免与欧阳少弦正面交锋,更怕陷入他布的陷阱,方才跳窗逃离。

    银面男子最擅长声东击西,他在这里消失,未必是进了皇宫,更何况,旭国虽是小国,皇宫戒备也很森严,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进入的,银面男子进皇宫的可能性又小了几分……

    左右两边,他会逃往哪个方向?

    欧阳少弦凌厉的眼眸沉了沉,紧紧握住慕容雨微冷的小手:“走吧,咱们进宫!”

    “进宫干什么?”慕容雨和欧阳少弦的见解相同,以那名男子的性子,应该不在皇宫才对……

    “旭国的皇帝,与我有几分交情,咱们来到旭国,当然要见见老朋友!”银面男子武功高强,能力也很不错,这里是旭国,如果他没进皇宫,欧阳少弦准备让旭皇帮忙,将那男子揪出来,如果他能力超群,出乎意料的进了皇宫,欧阳少弦更不会轻易放过他!

    守卫皇宫的侍卫威武不凡,见陌生人前来,横出长剑,挡住了欧阳少弦和慕容雨去路,冷声道:“何人如此大胆,竟敢擅闯皇宫?”

    银面男子身法诡异,可避过侍卫们悄然进宫,欧阳少弦轻功也极高,不过,他要见皇帝,自然不必偷偷摸摸的进去。

    楚宣王府的侍卫快速现身,神情冷漠,对守门的侍卫轻斥道:“清颂楚宣王携王妃来访,还不速速前去禀报!”

    清颂楚宣王欧阳少弦!侍卫们吃了一惊,指挥三十万大军,攻陷大半个离月国的人,他们虽未见过,对他的大名,却是如雷贯耳。

    仔细望望,欧阳少弦气势高贵,冷漠,神情傲然,很符合传言中的楚宣王,侍卫不敢怠慢:“王爷,王妃稍等,卑职这就前去禀报!”

    一名侍卫留下守卫宫门,另一名侍卫快速跑进了皇宫,一盏茶后,侍卫飞速跑了过来,恭敬的做了个表的姿势:“王爷,王妃,皇上有请!”

    旭国皇宫清华,高贵,绿草青青,芳草鲜美,亭台楼阁,小桥流水,风土人情不同,皇宫的格局与清颂皇宫大相径庭,慕容雨心忧欧阳天赐,无心观赏,以最快的速度和欧阳少弦去御书房面见旭皇。

    旭皇是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相貌俊美,身形挺拔,斜飞入鬓的剑眉,彰显狂妄与豪情,书房门推开的瞬间,他已经迎了上来:“楚宣王,王妃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失敬失敬……”

    平静之中暗带凌厉的眸光望向慕容雨,慕容雨身着浅蓝色夹袄,下着同色的梅花罗裙,乌黑的墨丝仅用一支绿雪含芳簪轻轻挽起,粉色的珍珠耳环,衬的她美丽的容颜更加明媚,眼眸虽有疲惫,却遮挡不住眸底萦绕的清冷与睿智,淡漠,清华,高雅的气质,一看便知是大家闺秀。

    慕容雨望向他时,目光只有略略吃惊,并没有其他女子见到他时的痴迷与爱慕,也难怪,有欧阳少弦这般英俊潇洒的夫君,再优秀的男子,也难入她的眼了。( 无弹窗广告)

    欧阳少弦那般清心寡欲之人也未能免俗,慕容雨真是万里挑一的奇女子,他真是好福气:“王爷带王妃前来旭国,一定要多住几日,旭国风景优美,山清水秀,让人流连忘返,乐不思蜀……”

    “你这皇帝什么时候改做推荐人了……”欧阳少弦和旭皇说话很随意,仿佛是多年的好朋友。

    “因为是你欧阳少弦携王妃前来,我才充当推荐人,如果是别人,我可没心情理会……”旭皇说话时也很随意,并没有用代表他皇帝身份的朕,和欧阳少弦,不是一般的熟悉,并且,在欧阳少弦,慕容雨面前,他没有半分皇帝的架子,就像是个闲散人。

    “看来这些年你过的很不错!”欧阳少弦加重了语气,意味不明。

    “如果当初我没当皇帝,过的肯定更加不错!”旭皇坐回奏折堆里,不满的报怨着:“自从当了皇帝,天天批阅这些堆积如山的奏折,国家小,事情却不少,还不如当个闲散王爷逍遥自在,像你一样,来去自如,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不必担心什么百姓子民……”

    “你在怪本王当初说服你做皇帝?”欧阳少弦凌厉的眼眸透着丝丝危险气息。

    “没有!”旭皇暗暗叹了口气,当初形势严峻,就算欧阳少弦没有劝解他,他也逃避不了当皇帝的命运:“你还没介绍王妃……”

    欧阳少弦不悦的瞪了旭皇一眼:“本王大婚的消息你早就知道了,还用介绍……”

    “消息还传,你有个五岁的儿子,他人呢?”旭皇望望空空的四周,眸底闪过一丝戏谑,有慕容雨这般貌美优秀的妻子,欧阳少弦肯定是疼在手心里的,可就算想过两人世界,也不必将五岁的孩子独自扔在王府吧,丫鬟,嬷嬷们照顾的再周到,也不及亲生父母啊……

    欧阳少弦冷酷,淡漠,慕容雨皆清华,高贵,不知道他们的儿子如会是哪种类型?像欧阳少弦,还是像慕容雨?

    欧阳少弦的目光暗了下来:“本王来旭国,正是为了天赐……”

    “出什么事了?”认识欧阳少弦多年,旭皇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么凝重的神色。

    “天赐被人抓走了……”欧阳少弦简单扼要将事情讲述一遍,旭皇锐利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抓走天赐的人来了旭国?”敢得罪欧阳少弦,那他绝对没有好日子过了。

    “他是去离月,途经旭国,刚才本王在街上看到他了,紧跟着他追到皇宫……”

    “放心,只要他还在旭国,我就能将他找出来!”旭皇看似平静的眸底折射出凌厉的光芒:“来人!”语气尊贵,高傲,俨然常年发号施令的尊者,与刚才闲散随意的他,判若两人。

    房门打开,一名侍卫快步走了进来,全身萦绕着浓烈的肃杀之气,一看便知是训练有素之人:“皇上有何吩咐?”

    “从京城开始,全国戒严,寻找一名银面男子,和一名五岁的孩子……”

    “欧阳少弦,天赐长什么样子?”旭国虽不大,但五、六岁的孩子也有不少,茫茫人海,没有画像,可不好找。

    欧阳少弦不自然的轻咳几声,递出一张画像:“我们画了天赐的画像,沿路找过来的……”

    银面男子等人神出鬼没,画像并没起太大的作用,欧阳少弦和慕容雨是凭父子,母子间的亲情直觉,追来了这里。

    旭皇接过画像,望着欧阳天赐可爱的小脸,再看看欧阳少弦冷漠的俊脸,用力眨了眨眼睛,再三确认,自己并没有看错,欧阳天赐就是欧阳少弦的缩小版,这父子两人,长的简直就是一模一样,不过,天赐漆黑的眸底闪烁着点点亮光,一看便知是调皮的类型,肯定比冷漠的欧阳少弦可爱多了……

    合上卷轴,旭皇甩手抛给侍卫:“速速去找人!”

    “是!”侍卫领命而去,御书房又剩下欧阳少弦,慕容雨,旭皇三人。

    窗外,夕阳西下,旭皇轻声道:“抓走天赐那人,肯定隐藏的十分严密,一时半会儿搜不到人,天色不早了,你们两人今晚就在皇宫住下吧……”

    旭皇帮忙,找到欧阳天赐的机会又多了几分,慕容雨紧绷的神情放松了些,突然间感觉很累,很想好好睡一觉。

    “雨儿,有旭皇帮忙,天赐很快就会有消息的,日夜不停赶路,你也累了,去休息会儿吧,如果找到了天赐,你却累倒了,怎么照顾他!”慕容雨美丽的小脸有些憔悴,眼神也非常疲惫,欧阳少弦知道,她累了。

    旭国戒严,银面男子一定走不出旭国,他们可在皇宫住一晚,等消息。

    “有了天赐的消息,你一定要叫醒我!”旭皇是旭国之主,他派大批侍卫帮忙,想必很快就会找到蛛丝马迹。

    “放心吧,找到天赐,第一时间通知你!”在欧阳少弦的安慰声中,慕容雨随宫女前往宫殿休息。

    旭皇羡慕忌妒,欧阳少弦和慕容雨说话时,眼中只有彼此,根本看不到他的存在,他想插话都插不进去:“你真是好福气,在哪寻到的这奇女子?”

    “雨儿是清颂忠勇侯之女,她没有其他姐妹了,你就别想着和亲了!”和旭皇认识多年,欧阳少弦自然知道他在想什么,提前给他提个醒,免得他胡思乱想:“咱们来谈谈天赐的事情,银面男子不简单,他与我交手时,招招狠毒,毫不留情,誓要置我于死地,他应该是我以前的敌人……”

    连日奔波劳累,慕容雨非常疲惫,进了宫殿,沐浴洗去一身灰尘,换上干净衣服,躺到床上不久,就进入了梦乡。

    晚膳时,欧阳少弦来宫殿看她,见她睡的熟,没忍心叫醒她,小心的为她掖好被角,独自去赴旭皇的宴。

    说是赴宴,其实就是旭皇,欧阳少弦,慕容雨三人在一起用膳,欧阳少弦不想太多人知道他在这里,旭皇就没有声张。

    旭皇望望独自走进饭厅的欧阳少弦,不解道:“怎么只有你一人?”来旭国寻他时,少了小世子,晚上来赴他的宴,又少了王妃,就剩欧阳少弦一人了。

    “雨儿很累,睡的很熟,估计不会用晚膳了!”明天早些用早膳即可。

    “这样也好,咱们两人可以多喝些酒了!”慕容雨在,他们这两个大男人总得收敛些,不能喝的太多,失态。

    旭皇和欧阳少弦各自谈着分别后的经历,一聊就是大半个时辰,桌上的饭菜没动几口,美酒却是喝了两坛,旭皇微微有了醉意:“只这样喝酒,也太无聊了,咱们看看歌舞,助助兴……”

    “啪啪!”旭皇轻轻拍了拍手掌,七八名身着青色舞衣的舞女款款走进房间,精致的妆容,美丽的容颜,得体的微笑,挥洒着长长的白色水袖,在红色的羊绒地毯上翩翩起舞,身上的轻纱随着舞蹈轻轻飘飞,如梦似幻,迷醉人眼……

    宫殿,慕容雨睡的正熟,一道银色身影凭空出现,悄无声息的来到床边,锦被,锦褥是胭脂色的,映的慕容雨疲惫的小脸略显苍白,乌黑的墨丝如同花瓣一般,散了大半张床,远远望去,如同一副美丽的水墨画。

    银面男子深深的凝望着熟睡中的慕容雨,慢慢伸出手,似要轻抚她的小脸,银色面具掩映下,冷冽的眸底闪着莫名的情愫。

    略显粗糙的大手,蜻蜓点水般,在慕容雨侧脸上轻轻划过,停在她欣长的脖颈处,白皙脖颈非常纤细,他一只大手轻轻罩下,柔嫩的肌肤轻触,他能感受到她脖颈的脆弱,慕容雨疲惫,睡的很熟,没有丝毫防备,他只需稍稍用力,她就会死于非命!

    这里是旭国皇宫,慕容雨莫名横死,欧阳少弦肯定伤心至极,为了给她报仇,肯定会不顾一切带兵攻打旭国,到时,欧阳少弦就没空追捕他,抢夺欧阳天赐了,并且,清颂,旭国大乱,就是他翻身的大好时机……

    慕容雨是这场战争的导火索,她死了,对他百利无害,为何他却在迟疑,久久不肯动手杀人。

    “天赐……少弦……”熟睡的慕容雨好像做了不好的梦,皱皱眉头,说出了两个名字,银面男子迟疑的眼眸瞬间凌厉起来,做梦,说梦话都是欧阳少弦,欧阳天赐,她心心念念的就是她的夫君,她的儿子,除此之外,别无他人,她无情无义,他还何还要手下留情。

    眸光凌厉间,银面男子集中十二分的力气,狠狠掐住了慕容雨的脖子,手指骨节泛白,手背上青筋脉络突出,大有不掐死慕容雨绝不罢休的架式。

    熟睡中突然窒息,慕容雨快速清醒过来,猛然睁开眼睛,狠瞪着银面男子,挣扎间,艰难吐出几字:“天赐……在哪里……”慕容雨脖子被掐,呼吸困难,说出口的话,也是一字一顿,美丽的眼眸却亮的骇人。

    旭皇派了那么多人在旭国搜查,却没想到他们要找的人,就在皇宫,还跑进宫殿杀慕容雨。

    银面男子扬扬眉毛,死到临头,她关心的,不是她的安危,而是欧阳天赐的安全,呵呵,母爱真是伟大!

    手中的力道,不知不觉间又加重几分,欧阳天赐开启无声琴后,肯定会没命,他先送慕容雨离开,再送欧阳天赐前去团聚!

    宴厅,歌舞还在继续,身材曼妙的舞姬足底抬起,只用足尖轻触地面,快速旋转着,身上的环佩叮当作响,半透明的轻纱四下飘飞,一条长长的青色丝带脱离舞姬柔软的小手,直直飘向欧阳少弦。

    舞姬美丽的小脸上洋溢着魅惑人心的笑,紧追着青色丝带,飘向欧阳少弦,美妙的足尖踩在地毯的边缘,柔软的身体缓缓倒向欧阳少弦怀中。

    手指轻弹,酒杯落于桌面的瞬间,欧阳少弦已站起身,目光凌厉,面容冷峻,大手轻扬起一道优美的弧度,眼前银光闪过,鲜血飞溅,那名舞姬柔软的身体连他的衣角都没碰到,就被他斩成两截,鲜血洒落一地。

    旭皇怔愣,欧阳少弦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坏脾气,遇到不顺心的人,杀无赦!舞姬的确是太大胆了些,居然敢去勾引欧阳少弦,根本就是自寻死路,真不知道慕容雨怎么受得了他的坏脾气。

    宴厅死了人,洒了血,是为不祥,旭皇也没了继续喝酒的兴致,正欲命舞姬们退下,岂料,柔弱的舞姬们突然一跃而起,衣袖中暗藏的匕首,快速刺向欧阳少弦。

    “当当当!”匕首撞到青羽软剑,全都被挡了回去:“刷刷刷!”银色光芒在舞姬们之间来回穿梭一遍,欧阳少弦干脆利落的收剑回鞘,神情冷漠高傲,眸底隐带不屑。

    “扑通!”最靠近欧阳少弦的舞姬倒了下去。

    “扑通,扑通,扑通……”地毯上的诸多舞姬接二连三摔倒在地,眼睛睁的大大的,脖颈上有一道深深的伤口,却没有鲜血流出。

    杀人不见血一词用在欧阳少弦身上,再贴切不过。

    怎么回事?舞姬们要杀欧阳少弦?旭皇彻底懵了,他登基为帝后,欧阳少弦是第一次来旭国,他和舞姬们之间应该没有仇恨才对……

    欧阳少弦直视旭皇,目光如利剑一般,仿佛能够将人射穿,旭皇瞬间明白过来:“你别误会,我没有派人杀你,她们一定是别人派来,挑拨你,我之间的关系的……”

    “堂堂旭国皇帝,一国之主,对自己皇宫的舞姬都不了解?”旭皇的解释有些牵强,没有信服度。

    “我天天上朝,在书房批阅大堆奏折,从早忙到晚,根本没有空闲看歌舞,今日若非你来,我现在还在书房批奏折呢……”心中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有人想借欧阳少弦的手除掉他,又或者,借他的手除去欧阳少弦。

    欧阳少弦是清颂楚宣王,但旭国是旭皇的天下,强龙不压地头蛇,欧阳少弦与旭皇交手,欧阳少弦输的可能性很大,但他能力非凡,再加上冷酷的性子,临死也会重创旭国:“少弦,你冷静些,咱们两人相识多年,我的性子,你应该了解,我是那种暗害朋友的人吗?再说了,你是清颂楚宣王,我杀了你,就等于和整个清颂为敌,旭国离灭亡也就不远了……”

    旭国国小,国力也差些,根本不能和清颂抗衡,旭皇不怕强敌来袭,只怕莫明其妙被人利用。

    欧阳少弦猛然抬起手掌,青羽软剑对着旭皇狠狠刺了过去,旭皇惊骇,他的武功不及欧阳少弦,如果欧阳少弦想杀他,他必死无疑。

    软剑擦着旭皇的头发划过,狠狠刺进了屏风:“哧!”又是一阵鲜血飞溅,屏风后一道人影软软的倒了下去。

    欧阳少弦缓步上前,拨出软剑,轻轻擦拭上面的血迹:“他是最后一个,宴厅里的刺客都清理完了……”

    旭皇暗暗松了口气:“你刚才说的那些话,是为让他放松警惕……”

    “当然!”旭皇的为人,欧阳少弦很了解,确如他所说,他不会出卖朋友,他杀了欧阳少弦,更得不到任何好处,相反的,还会灾难连连,以他的聪明,不会做这种蠢事……

    “下次再出同样的事情,记得向我暗示暗示!”刚才那一瞬间,旭皇以为他会窝囊的死在他那聪明,厉害的朋友手中。

    “舞姬们什么来历?”擦拭干净的青羽软剑在月色中散着幽幽的光芒,寒气逼人。

    “是新来的一群舞姬,据说胡舞跳的不错……”旭皇也是第一次看她们跳舞,没想到出了这种事情。

    欧阳少弦凌厉的眼眸越凝越深,舞姬前几天才进宫,晌午时分,银面男子引自己和雨儿前来皇宫,难道是早有预谋的:“糟糕,雨儿有危险!”

    话出口的同时,欧阳少弦修长的身影已经出了宴厅,瞬间到了十几米外……

    宫殿,银面男子银掐着慕容雨的脖子,慕容雨发不出声音,无法呼救,只得拼力反抗。

    但她裹在被子里,行动很不方便,无法对抗银面男子,脖子被狠狠卡着,她呼吸困难,拼命挣扎,慌乱中,小手触到了冰冷的物体,眸光一寒,拔出枕头下的匕首,对着银面男子的胸口狠狠刺了过去……

    “哧!”慕容雨那一下倾注了全部的力气,快、狠、准,银面男子躲闪不及,被刺中胸口,锥心刺痛间,鲜血染红了衣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