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 坠崖

作者:方落欢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反套路系统一念永恒女配师叔修仙路莽荒纪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洪荒之太清问道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永恒剑帝最新章节!

    李莫凡看着纪钧现在已经离开了自己原来的位置,叹口气道:“唉,你这又何必呢?”

    看着眼前的李莫凡,纪钧心中一横,就算逃脱不了,他也不会放弃反抗,拼一拼或许还有希望。

    此时李莫凡的右脚轻轻蹬地,仿若一阵清风一般,后发先至,快速的向着纪钧的方向迎了过去。

    强劲的拳风,极速的身法,自信的面庞,拳头很强,也很有劲道。

    纪钧没有用剑,一来是自己真气消耗殆尽,难以施展剑招,二来则是用着马惊涛的长剑,会让他心中愧疚。

    李莫凡自然也没有用剑,他觉得对付一个炼气境的小辈,还不至于让他使用剑术,但是就算只是用拳头,威力依旧不容小觑。

    没了真气,纪钧只能用自己的身体的力量,好在这段时间的锻炼让他身体力量强了很多。

    纪钧打算伸手去挡,可是却发现,自己的手在不住的颤抖,纪钧知道这一拳并不是李莫凡的全力,但就算如此,也得有一千多斤的巨力。

    李莫凡修练多年,加上耗费不少的灵石,如今更是抱元前期,几千斤的巨力,根本不是纪钧所能抵挡的!

    但如今拳已经到了眼前,纪钧就算是想躲也难以躲掉,既然如此,那就索性去战!

    纪钧的右手瞬时打了出去,拳风很快,也很随意,但却并不是绝对普通的一拳!

    此时只见纪钧右拳虚握凝实,同时身体向左旋转,右臂顺着腰的力量挥洒出去,就在接近李莫凡拳头的时候,瞬间使出了自己腰的力量!

    外家散术,直拳!轰轰轰!

    一阵撞击的声传来,让李莫凡惊讶一番,他没想到这小小少年竟还有这一份实力!

    当两拳相撞的时候,纪钧手掌颤了颤,他感受到了一种别样的力量,那是内劲!只有拥有了千斤巨力之后才能产生的内劲!

    但同样的是,李莫凡也惊讶起来,因为他的手掌竟然有些刺痛感,这是一种穿透力,这与修为无关,只有长久的锻炼才可能修行成功!

    “嘭!”当飞烟消失的时候,纪钧已经倒在地上,嘴中满是血迹。

    而李莫凡却只是退后了三步,气息有些紊乱,当然也仅此而已,此时李莫凡看纪钧的眼中此时少了一些散漫,却多了一丝冷冽。

    转而李莫凡阴森森的说道:“不错不错,除了剑道天赋,没想到你的身体力量还能到这种地步!虽是有些实力,但是你惹我不悦,老夫就废掉你的修为,扔下去喂狗!”

    此时的纪钧却洒脱的笑了,轻拭着嘴角的血迹,笑道:“很好,既然如此,我也不必担惊受怕,生死有命,大不了就是一死,今天我们就战个痛快!”

    初冬的夜,晶莹的雪,映照着孤独的身影,纪钧与李莫凡相对而视,皆是慢慢调节自己的气息,随时准备展开最强的一击。

    忽然,纪钧苍白的双手开始动起,只是并非前去攻击,而是慢慢的揭开了自己的衣襟。

    衣襟展开,冷风洌冽,看得出衣襟内绑着的的一身铁块,纪钧反手放在自己的衣背,来回旋转几下,直接解开了铁衣般的背心。

    “嘭!”随意将铁块给扔在了地上,激起尘土飞扬,看这重量少说也会有几十斤的重量!

    李莫凡冷冷的看着,眼中闪过一丝不可置信,他没想到这少年为了修炼,竟然一直背着大铁块生活,战斗!

    脱下铁块的纪钧,虽然力量的增幅并不大,但是对于灵活度却增加了太多,几乎瞬间,纪钧就已经开始主动出击,向着李莫凡的身旁飞去,速度之快,让李莫凡升起了一丝认真对待的想法。

    李莫凡低喝一声,陡然左手探出,偌大的手掌激起阵阵狂风,同时右手向着地上的飞雪猛然一击,震得周围树木摇晃连连。

    纪钧飞速转动的身子微微一滞,强大的冲击力让他感到一丝致命的威胁感,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情况危急,这个时候根本没有时间去思考。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纪钧此时没有想到退缩,直接低吼一声,眼中寒芒乍现,道:“无论如何,我都要拼一拼!”

    在即将接近李莫凡的一刻,他直接翻身一转,竟直接从那男子宽大的手旁穿了过去,很难相信是一个人做的出来的动作!

    突然冲进的纪钧,反手就是向着李莫凡的腹部打上一拳,角度刁钻的很,李莫凡此时想挡,但是手已经挥了出去,再难收回!

    “哼,本不想这么快的让你去死,不过既然你找死那就怨不得别人了!”李莫凡此时左拳微凝,一股强大的气势弥漫在他左拳的八方境位,而隐于其中的三股强大冲劲直接让纪钧有种死亡的危机感!

    强大的压力充斥而来,不仅让纪钧那志在必得的一拳落空而去,就连他的身子在空中翻转了四五个圈,轰隆一声倒在地上,浓浓的吐了一口鲜血。

    李莫凡看着躺在地上难以动弹的纪钧,他冷笑起来,厮厉道:“死在我的八荒掌下,也不算委屈了你!

    纪钧此时苍白的面颊有些潮红,八荒拳的强烈气劲狂躁的冲着他体内的经脉,若不是经过在铁剑山上一个月左右的锻炼,让他的经脉稳固起来,他连说话的力气都使不出来!

    但是就算是如此,他的经脉也损伤大半,难以运转真气。

    李莫凡缓缓走近,周围的落叶缓缓起伏,八荒掌的劲气飘散,他叹息:“一切都要结束了!”

    倒在地上的纪钧想动却没有力气,内伤外伤都已经严重到影响他的生命,纪钧嘴中溢出很多的鲜血,他万万没有想到一次出门,竟然会遇到这么多的变故,而且,到了此时,就算再反抗也改变不了碎尸山谷的结局。

    李莫凡靠近之后,转而熟练的点住纪钧全身的大穴,顺势反手一提,大手向着悬崖的山底一挥,就将纪钧的瘦弱的身体抛向了深邃的丧尸崖下。

    轻轻一推,李莫凡就仿佛是干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般,没有一丝不忍与犹豫,甚至一点也不觉得那就是一条人命,随后拿着黑色长剑,真气运转,踏着皎洁的月,晶莹的雪,仿若神明一般潇洒从容!

    断崖间飞速降落的纪钧缓缓闭上了双眼,眼中满是不甘,他从五岁开始修炼,为了让自己的身体足够使出厉害的剑招,酷暑时曾在瀑布之下锻炼身躯的力量,寒冬时曾在雪中刺激肌肉强度,甚至在曾击打巨石时骨折过八次之多。

    进到了铁剑门之后,有了很多的资源,他可以修炼内功和更大的剑法,而他也仿佛看到了人生的希望,所以在他进入铁剑门之后,便开始疯狂的修炼,剑术,功法,武技,外功。

    可是到了这个时候,他才知道自己小小的得意在这个时候是多么的可笑!

    他想起李莫凡冷冽的嘴脸,才知道自己的无力,他想要报仇,却似乎没有了机会,这永久的坠落,就仿佛是无底的深渊,让人渐渐迷失何时开始,又将在何时结束。

    一片树叶惊起鸥鹭,嘶咛声格外凄凉,仿佛是为纪钧的死在悲伤,也或许是对自己的命途感到迷茫。

    ……

    此时,丧尸崖底,崖底荒凉但不寂静,只因这本只有冰凉尸体存在的地方,竟出现了人,不仅有人,而且是十个人。

    下方两派人马对立而站,左面九人皆是黑衣,长长的细剑通体漆黑,在深夜的幽光中就仿佛是慑人的毒蛇。

    他们的对面有一位白衣男子,男子身材壮阔,体型高大,只是那白色的长袍上沾满了鲜红色的血迹,一看便是受了很重的伤!

    这场战斗很激烈,丧尸崖底的尸骨已然被剑气震得粉碎,就算是粗壮的树木都有不少被横腰斩断,周围剑气纵横,到处都有着浓烈的肃杀之气。

    对峙片刻,忽然黑衣人开口,沙哑的说道:“暗帝,如今你已身负重伤,又何苦再挣扎,不若束手就擒,我定让你死个痛快!”

    白衣人冷笑一声,只是笑的有些无奈,苦笑一番:“夜王的为人我如今已经看得透彻,我今日的经历也或许就是你们的明天,不需多说什么,就算是死我也不会再回到夜王的身边!”

    为首的黑衣人闻言,顿了顿,不久后又道:“说实话,夜王这事做得的确是意料之外,但仔细想想又是情理之中,夜王的性子大家都明白,他绝对不会允许自己掌控之外的东西存在他身旁,你如今突破剑道领域之境,又不愿再待在暗夜阁中,他自然不会放过你!”

    白衣男子苦笑一番,不甘道:“也枉我尽心为他战斗十年之久,没想到最后换来的竟是这个结果,唉,看在之前的情义上,你们走吧,我不愿杀你们,今日就留你们一条生路!”

    黑衣人摇了摇,道:“老大,你既然在暗夜呆过,也自然知道暗帝的规矩,完不成任务的结果那将是比死更加残酷的惩罚!”

    白衣男子冷芒一闪,喝到:“既然你们是要找死,那也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只见那白衣男子握住剑的右手忽然反手相持,左手合一,放在双腿的中间,一股股超过冰雪寒冷的肃杀之气在丧尸崖底开始蔓延起来,倒立的古树在此时也陡然泯灭。

    九名黑衣人皱起眉头,他们的周围同时开始凝聚着不同的气势。或冰或寒,或猛或软,皆不相同,但是相同的是他们全都冷冷的盯着前方的白衣男子,还有着些许紧张。

    十秒之后,见白衣人还尚未有所动静,就名黑衣人相视颔首,同时冲了过去,同时手中的剑也已然刺了出去。

    “冰封领域!”看着飞速来临的九名黑衣人,白衣人叹了口气,本来站立的他陡然开始变得一场虚幻起来,以他为中心的十里之内全部都被冰霜所覆盖着,紧紧的笼罩着前进的九名黑衣人。

    覆盖三里,三里之内全部都被强大的冰雪漩涡所覆盖着,强大的撕扯力让整个天地都仿佛要裂开来,动荡不安,陡然,灰白眼眸的白衣人眼中却慢慢生气了一道亮光,他仿佛是看到了生的希望,有些欣喜,也有些激动。

    只见白衣男子左手挥展,将左半方的冰雪之气全部加持在右手边的九位黑衣人旁,同时有凝练出一条漩涡通道直至他的脚底。

    接着凝实的右手对着九位黑衣人微微一点,这看似简单的动作却仿佛让白衣男子承受了巨大的伤害般,双脚一晃,经跪倒在地上。

    “噗通~噗通~噗通~……。”白衣人每一指都对应着每位黑衣人的生命的结束,九指杀九人,一处无活口,九指点出,白衣男子苍白的面色竟也开始缓缓泛黑。

    咳出一口鲜血,到了此时,白衣男子再也难以支撑自己的伤势,身体一软,便直接倒在地上,只是在最后失去意识的时候,他看了一眼山崖之上,希翼的想到着,希望崖上那人会救我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