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 夜王(上)

作者:方落欢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反套路系统一念永恒女配师叔修仙路莽荒纪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洪荒之太清问道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永恒剑帝最新章节!

    五更天,天已经有些微亮,两人冷冷的看着水上的尸体,搜索着尚未冻结的生命,这本就是他们的任务。

    他们两人正是济北暗夜搜查组的成员,根据之前的经验这近百米的大坑中经常漂浮着过千的尸体,这些尸体里面有大人,有少年,也有小孩。

    清澈的水已经被红色的血染得近乎浓稠,淅淅沥沥的血雨,但是落入水中就滋的一声融化下去,再也看不到它所存在的痕迹。

    两人的轻功速度很快,一身柳絮随风身法早已入门,不断的在湖水之内不断的搜索着,他们知道在这种死亡笼罩与天地磨难中孕育的生命最适合杀戮,而这被遗弃的仇恨最终将是他们之后最强大的武器。

    只是今天想来真是奇怪,就算他们两个人来来去去找寻了三遍,却依旧没有什么收获,不由的有些气馁。

    其实暗夜中获得杀手的方式有很多,有抢夺的少年,有走投无路的浪子,有被通缉的要犯……

    但是济北暗夜的阁主夜王最看重的还是在这葬尸处发现的生命,不仅冷血,生命力极为强大,而且只有从小培养他才能放心当做心腹使用。

    不断搜索,不久,他们有些失望的叹息,眼神空洞的看着水面。

    忽然间,他们看到有位死去中年锦袍妇女的尸体还在湖水之中随水漂浮。

    庞大的尸体旁,有一双苍白的小手正死死的抓着她的衣领,脸色苍白,近乎冻僵。

    两人心中一颤,相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喜色。

    其中一人双脚蹬地点水轻转,瞬间一个回旋就又回到岸边,只是此时他的手中多个大概八岁的少年儿。

    而当另一个人看到他手中少年的时候,那暗夜成员古井无波的眼神也忍不住的狠狠抽搐下。

    少年的全身是血,不知是被自己染红,还是被别人染红的,环境依旧很静,此时却静的有些吓人。

    少年的身体很冷,像冰,脸色也早就发青。

    只是他的双手握的很紧,指甲已经嵌入到肉中,红色的血在肆意的流淌着,眸子在睁开,锋利的吓人。

    另名黑衣男子急忙从口袋中拿出一颗丹药,通体呈黄色,微微一捏,变化成粉末,度如少年口中,吃下粉末丹药的血色少年脸色突然变得好些,但还是有着病态的白,惹人怜惜,又有些妖邪。

    就在这个时候,另一名黑衣男子又在池水之中发现了一个被血染红的白衣男子。

    这个时候他们眼睛一动,直接将白衣男子提了过来,略微检查一下这才发现还有一些气息。

    没有任何犹豫,又是一颗古黄色的丹药喂入丹田之中,他们两人相视一眼,其中一个黑衣男子道:“任务已经完成,咱们走。”

    说完之后,一名黑衣男子瞬间抱起少年,一名背着白衣少年快速的向着回路冲去。

    他们这时的速度更快,虽然这样会有些沙沙的声音响起,但是他们已经顾不得。

    他们手中的少年虽然暂时护住心脉,但是依旧危在旦夕,只有济北暗夜阁主夜王夜王或许有能挽救的能力。

    其实他们想的没错,这个少年是因为刚被扔下不久,再加上道袍男子的强大粉碎力,已然在鬼门关附近徘徊了。

    如果不是有高手用毕生内力护住心脉,根本不可能到现在还能活下来,不过若是再多耽搁些,或许就是神仙也回天无力。

    济北城城内有一条黎阳街,街下有条蛹洞,洞内阴寒潮湿,伸手不见五指,机关埋伏不尽,近乎无人胆敢硬闯,机关险要之尽。

    只是待到洞口出头,却有鲜花桃林,景色宜人,醉人如画,人不自知。

    这就是济北第一杀手组织的藏身地,鸟语花香,阁主夜王之下,共有左右护法,三大总堂堂主。

    “刷刷!”

    忽的,有两道从蛹洞中一闪而过,正是昨夜葬尸下的两人,他们经过一夜的赶路,如今竟未显得多过疲惫。

    轻轻嗅着清晨的芬芳,两个人背着在血池中找到的两人,径直的来到了前方的一座府邸,前后共有八重院。

    两人轻车熟路的向着主殿快速冲去,他们耗得起时间,但是怀中的少年却不能。

    一路上众人有些恭敬的打着招呼,眼中都充满着崇拜恭敬之色,他们对此却没有太过在意,直接就是闪身而去。

    主殿之中,布置并不繁琐,除了一道屏障之外,只有一床四椅。

    两人轻轻敲门,纵然有天大紧急的事情,他们也不敢扰阁主夜王歇息,在暗夜中,等级是有着致命般的严格性的。

    “进来吧!”一道乏味的声音响起。

    两人闻言直接冲去,顺手关门,强大的冲力控制的极为到位,木门竟以最快速的静声合门。

    “很好,你们这次竟然有收获,而且还是大收获,这倒真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阁主夜王忽然有些欣慰的笑笑。

    两人闻言看了看屏障,心中也有些颤抖,他们虽然在暗夜的地位极高,但是面对着济北城最神秘的一个人,也是有些胆颤。

    说起济北暗夜阁主夜王的神秘,济北城上应该没有人否认,反而都是很是赞同。

    不说别人,就连是他们两个人跟随着夜王已有十年,依旧是从未见过此人的相貌,也不知道这人真正的身份。这等神秘,也难怪济北城内的江湖之人无不想解开他的这层面纱。

    两人对视一眼,忽的想起什么,轻轻的把手中血色的少年和染成血色长袍的白衣男子举起来,不再说话。

    夜王慵懒起身,仿若是一阵微风轻抚,两人再看手中之时,已然空空,只有一阵微弱的气旋在不停地飘转,仿若是淡青色般。

    “你们退下吧。”夜王疲惫的说出这句话,便不再言语。

    两人闻言很有的默契的转身离开,不忘顺手带上身后的门,谦卑有礼,丝毫不像一个杀手应有的冷酷。

    两人静悄悄的离去,此时的主殿又恢复了往日的凄凉般的寂静,仅存的声响只有夜王右指间轻轻的叩坢,不知道正在想着些什么。

    忽的,阁主夜王看向手中血色的少年和地上的血袍纪钧,仔细的想了一会。

    叩坢的右指忽然停了下来,阁主夜王夜王叹了声便直接左手化指,顺着鲜红的肌肤轻轻抚摸着手中的少年。

    不久之后阁主夜王夜王脸露喜色,心中忍不住的赞叹道:“很好,大凶之地,果然善于孕育好苗子!”

    乍然间,他化指的双手就直接盖住少年的太阳穴,嘴中念念有词的说着什么类似佛家的咒语,场面竟突然变得有些说不出的诡异。

    血色的孤儿睁大眼睛看着满是面具盔甲的阴翳男子,满是坚定与不屈。

    与此同时,他体内陡然默默燃烧起熊熊烈火,就如他瞳孔中久久不消的无边斗志,虽然微弱,但经久不息。

    阁主夜王夜王自然没有把自己的心思放在少年体内,这个符咒乃是暗夜总舵传授下来的咒语,也是夜王每一个吸纳暗夜成员必走的一个程序。

    这咒语叫做噬心咒,咒语种下之后再喂其噬心丹,到时候一旦施咒成功,就代表着可以驱动噬心蛊,让中蛊之人生不如死,只会有三个月的寿命。

    不久之后,阁主夜王夜王看着渐渐熟睡的血色少年,笑了笑,笑完之后,阁主夜王夜王又把自己的目光看向纪钧。

    深吸口气,阁主夜王又将自己的双手放在纪钧的脉搏之上。

    越是把脉,阁主夜王的目光就越来明亮起来,到了后来,直接爽朗的笑了起来,接着直接将怀中的一枚丹药放入了纪钧的嘴中。

    接着如法炮制,也给纪钧种下咒语,计划着等他们两个人的伤势痊愈之后便带领他们测试,接着带他们入门。

    看着身前的两个人天资卓越的少年和青年男子,不久后,阁主夜王微松口气,得意的笑笑,暗道:“老麻子,你且好好等着,我终有一天会让你知道我济北城也能走出惊羽之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