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章 噬心丹(上)

作者:方落欢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反套路系统一念永恒女配师叔修仙路莽荒纪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洪荒之太清问道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永恒剑帝最新章节!

    冷月天皱起眉头,看着眼前的纪钧,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只是想激怒眼前的少年让他露出破绽,竟让他他突破到了凝真境中期。

    纪钧抬头看着冷月天,轻声说道:“你现在不是我的对手。”

    冷月天抬头,笑道:“对,我现在断然不是你的对手,你突破了而我没有。”

    纪钧看着惨然一笑的冷月天,叹道:“你走吧,我不想杀你,只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打赵宝宝的主意!”

    “呵呵,走?上哪走?”冷月天没有看向纪钧,反而自言自语说了一句极度凄凉的话道:“天下之大,再也没有让我心安之地。”

    纪钧皱起眉头,看着眼前的冷月天,冷月天嘴角微寒,等到纪钧仔细看去,这才发现冷月天已经服毒自杀了。

    “砰砰!”冷月天还带着温度的尸体渐渐坠落下去,倒地声响起。

    纪钧看着眼前满含泪水,慢慢倒在自己身前的冷月天,心里竟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一代天骄竟然就这么服毒自杀了。

    就在纪钧沉默的时候,忽然夜王身影闪现,速度极快直接一个转身便来到了纪钧的身旁,单手举起纪钧的右手。

    夜王单手持着纪钧右手,同时对着院内众多的杀手证名道:“从今以后,咱们济北暗夜的暗帝便是无血!”

    这个时候,夜王的一言刚毕,顿时整个院内的杀手全部都对着纪钧高呼暗帝,声音此起彼伏煞是壮观。

    纪钧对此倒没有太多的在意,他太累了,累到只想好好的睡一觉,轻轻的挣开夜王的手,纪钧转身慢慢的向着自己的小屋走去。

    夜王看着离去的纪钧倒是没有阻拦,直接转身对着身后的堂主道:“把冷月天的尸体扔到火化池,从此也就没有他这个人了。”

    前行的纪钧听到夜王这句默无表情的一句话,顿时身影抖擞,顿了下便又接着向着自己的屋子走去。

    夜色冰凉如水,小屋之内冷清的让人浑身不自在,纪钧轻轻推开屋门,这才看到赵宝宝还坐在地上,动弹不得。

    长舒口气,纪钧快步向前,熟练的解开了赵宝宝的穴道,砰砰两声清脆的声音响起,赵宝宝的身体开始微微松动了起来。

    “主人,你回来了,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赵宝宝穴道被解,看到纪钧心中一喜,接着想要站立起来,谁知道长时间的穴道让她双腿发麻,身子竟然一软又重新倒了下去。

    纪钧看着快要倒下的赵宝宝,直接伸出了自己的双手抱住了赵宝宝的腰,看着泪花闪烁的赵宝宝,满是宠溺之色。

    赵宝宝抬头看着纪钧,忽然有些失神道:“主……纪钧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纪钧看着怀中的赵宝宝,心中也有些疑惑,如果说刚开始是因为自己看不惯冷月天的所作所为,而赵宝宝的楚楚可怜激起了自己保护弱者的欲望。

    那么今天为了赵宝宝而和冷月天生死对决又是为了什么呢?到底纪钧对赵宝宝是兄妹之情,还是男女之情呢?“砰砰砰!”

    就在纪钧抱着赵宝宝沉思的时候,忽然清脆的敲门声响起,落在纪钧耳朵之内敲得他心神震荡。

    慢慢的把赵宝宝扶了起来,纪钧转头看到来人,正是常常呆在夜王身旁的右护法。

    “现在你已经通过了生死门的考核,我是奉夜王的命令,前来通知你去暗夜大殿进行身份授予。”

    纪钧听着右护法的声音,心中沉思一番,接着道:“跟你走也不是不可以,有一件事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解释。”

    右护法闻言似乎有些诧异,顿了顿道:“哦?有什么事,但说无妨?”

    纪钧深吸口气,接着道:“在我去生死门考核期间,你们明明知道赵宝宝是我的人,为什么还任由冷月天胡作非为?”

    右护法听着纪钧质问甚至怒火中烧的语气,神情一愣接着狂笑起来道:“哈哈,我当是什么事情,原来是这件事。”

    听到右护法的大笑声,纪钧的神情越来越冷,陡然之间,纪钧直接施展了自己的暗雷九闪,半步剑意的威压直接施展而出,重重的击打在右护法的身上!

    “轰隆隆!”

    右护法还没有反应过来,纪钧手中的无血剑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之上,似乎只要右护法再笑一声他便要把右护法直接杀死。

    “这件事情等你去到大殿夜王自然会给你一个解释,甚至你身后的小女孩也了解一些东西。”

    看着纪钧冷冽的表情,似乎是动真格的了,所以右护法没有挑战纪钧的耐性,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他最是清楚,否则也不会以凝真境后期圆满的实力坐上暗夜分阁右护法的位置。

    纪钧听到右护法的解释,不算满意但是扫了一眼身后赵宝宝有些暗示的表情,才放开了自己手中的剑,让右护法带路。

    右护法见纪钧松开了自己手中的剑,这才松了口气,带着纪钧和赵宝宝一前一后慢慢的向着暗夜大殿走去。

    暗夜大殿,在夜晚中显得极度凄凉,隐隐几支红烛燃烧着,蜡油不断的低落,接着又慢慢的凝结起来。

    “夜王,人已经带过来了。”

    进入大殿之后,右护法看着眼前满是盔甲的夜王,行礼之后便示意纪钧和赵宝宝向前走去。

    夜王听到右护法的声音慢慢的转过头来,看着纪钧道:“你来了,呵呵,快过来吧,完成最后的仪式你便是整个暗夜的暗帝了!”

    纪钧看着腹语说话的夜王,眼睛微微眯起,腹语是到了大势境界之后才能慢慢掌握的一门气功法,说话之时让人难以分辨音色,没有想到这夜王竟然这么谨慎。

    不过纪钧对于夜王的腹语倒没有太过在意,直接道:“在我去生死门考核期间,你明明知道赵宝宝是我的人,为什么还任由冷月天胡作非为?”

    夜王看着纪钧微愠的脸色,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笑了起来,笑的声音不仅不小,还大的惊人,就连房间的角落里都听得到回响。

    “你在笑什么?”夜王听到纪钧渐渐冰冷的质问,接着道:“当初在你去参加生死门考核的时候,冷月天便告诉我说想要占有这个女娃娃,我知道如果不阻拦你肯定会大怒所以就和他作了一个约定。”

    纪钧扫向夜王,接着道:“什么约定?”

    夜王顿了顿道:“我告诉冷月天,等你从生死门出来的时候,我会让你们比试一场,如果他赢了,你和这个小女孩我都会交给他,如果他输了,不但他要的得不到,就算生命都岌岌可危。”

    纪钧低头看着地板,转而摸了摸自己手中的无血剑道:“这就是为什么你们看我从生死门处回到小屋却没有离开的原因,不过就算我去参加生死门考核,短短几天的时间冷月天肯定进步不大,为什么他会同意呢?”

    听到纪钧的疑问,夜王没有说话,缓了一会道:“其实这个问题你应该知道的,若是问出来倒显得你愚昧了。”

    纪钧想着忽然眼睛一亮,接着说道:“他手中的下品游蛇剑是他自己买的,不过他手中的三枚飞刀是你送给他的!”

    夜王看纪钧一点便通,心中也是渐渐有了惜才之意,不过夜王又摇了摇头道:“也不全对,我送给他三枚飞刀好让他答应我一个条件。”

    纪钧想了想,忽然说道:“就是在我进入屋门的时候,让冷月天做出想要猥亵宝宝的动作,引起我的愤怒?”

    夜王这个时候点了点头,赞美道:“不错,不愧是能够干掉暗帝的存在,无论是身手还是思维都缜密的很。”

    对于夜王的夸奖,纪钧并没有再过在意,真正根本就没有把夜王的话放在心上,夜王老谋深算,如果纪钧相信他才是自己脑子有病。

    想了想,纪钧忽然眯起眼睛道:“你之所以让冷月天激怒我,主要的目的是想让我发挥出我最强的实力,而你之所以要这样做,是想在我和冷月天之间选取一个更强的存在。”

    夜王点了点头,接着道:“不错,这正是我的想法,所以你身后的那个女孩还是清白的。”

    纪钧闻言扫了一下低头的赵宝宝,转而看向夜王:“你为什么这么确定我会受你的摆布?”

    夜王闻言呵呵一笑,接着说道:“你会服从我的,因为你有情感,这也是你的软肋。”

    正在这个时候,忽然左护法向前走了过来,拿出了一枚淡黑色的丹药放在了纪钧的面前,示意纪钧接在手上。

    纪钧看着眼前淡黑的丹药眼睛眯起,他自然感受得到丹药的不凡,接着看着夜王说道:“你当我是真傻?明知道这丹药有毒你觉得我还会服下去?”

    夜王闻言长叹一声,接着道:“为什么明明明白我的意思,还要装糊涂呢?”

    就在夜王说完之后,右护法直接身影一闪,直接用满是盔甲的右手抓住了赵宝宝的脖子,似乎只要稍微用力便能把赵宝宝杀死。

    纪钧眼睛一寒,看了一眼右护法后,长叹口气便接住了左护法手上的噬心丹,一大口便服用了下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