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0章 檐上共饮

作者:方落欢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反套路系统一念永恒女配师叔修仙路莽荒纪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洪荒之太清问道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永恒剑帝最新章节!

    走出大殿,纪钧看着自己浸湿的长袍,微微舒口气后,直接向着自己的屋子走去。

    简单的洗过了澡之后,纪钧决定先去赵宝宝那里看看,他自己也知道这黄金任务接触的便是抱元境的强者了,就算是他都难保自己是否可以生还。

    不过无论如何,纪钧都会竭尽全力,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漫步前行,因为之前在左护法的带领下,纪钧已经记得当初的路,因为没有了左护法的陪同,所以这一次纪钧遇到了不少的阻碍。

    不过因为纪钧暗帝无血的名声在外,虽然有些阻碍,但是依旧走了进去,应该是夜王给他们下过一些命令吧。

    靠近天牢,纪钧远远看到了赵宝宝,这几日不见,纪钧似乎觉得赵宝宝的实力又有了一些精进,深吸口气,纪钧慢慢的前行。

    “宝宝。”纪钧轻声道。

    “纪钧哥。”赵宝宝惊喜道。

    恍惚之间,纪钧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把自己的真名告诉了眼前的少女,他对赵宝宝的感觉一直很舒服,有种让自己信任的感觉。

    或许是因为赵宝宝自己才领悟了半步剑意,也或许是赵宝宝的确可爱纯洁,触碰到纪钧心中的柔软。

    纪钧强行让自己睁开疲惫的双眼,接着道:“明天我便要去执行黄金任务了,等我成功之后我便来放你离开,再坚持坚持。”

    赵宝宝听到纪钧对自己的嘱咐,抿抿嘴道:“纪钧哥,你要小心,虽然你很强,但是抱元境强者的强大和凝真境完全是两个概念。”

    纪钧听到赵宝宝的话语,若是以前自己必然会给她一个放心的表情,但是和李莫凡一战之后,纪钧才明白自己真的是小瞧了抱元境的实力。

    就连李莫凡都这么强了,那比他气势还要雄厚的夜王又是什么水平呢?

    微微暗叹,纪钧对着赵宝宝微微一笑,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眼神,接着道:“我先回去准备准备了,你自己也要小心。”

    赵宝宝点了点头,不舍的看着纪钧的身影离开之后,才又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不断的修行着功法,在她身前正是一颗妖丹。

    离开天牢之后,纪钧快步的来到了自己的房间,大战一场之后再加上一夜没有好好休息,纪钧似乎疲惫到了极点。

    关上房门,纪钧瘫软的倒在床上后,眼睛一闭,便开始熟睡了起来。

    人生最幸福的事莫非就是睡觉?一旦睡着了之后,天下之事再也难以进入思绪。

    有时候纪钧真的想一直这样睡下去,整日杀戮的日子让他感觉到了疲惫,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就算是他想退出,又怎是那么容易的事!

    时间如水,不断的流逝,不久之后便到了傍晚,但是今日的傍晚和昨天不同,今日的夜空繁星满天,让人深深的迷醉着。

    睁开了自己的双眼,纪钧看着窗外已经黑了的天空,酸爽的伸了一个懒腰,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让他浑身都伸展了起来。

    起床,纪钧背起自己的长剑,在执行任务之前纪钧首先要让自己的思绪清醒,走出房门之外,感受着狂风,这才让他冷静起来。

    “咕咕。”

    睡了一天,纪钧倒也觉得有些饥饿,轻车熟路的走到了食堂,随便点了一些自己爱吃的饭菜直接食用起来。

    酒足饭饱后,纪钧轻快的走出了食堂,因为时间还早,所以打算在这暗夜的庭院里慢慢的散步消食,踏着月光的星华让他感受到自己内心的宁静。

    焦急降临的夜幕,在明月的光辉下,恍若白昼。漫漫的黑夜之中还不时传来阵阵的哀鸣,空谷传响。

    忽的,纪钧盯着屋顶上的明月,但是自己的脚下的步伐却是停在了屋下。

    屋上瓦片参差林立,一身青衣的周重此时正盘坐在这瓦片之上。

    他的左手提着一罐十多年的女儿红,右手的酒杯之中闪烁着晶莹的月华,一饮而尽之后随意的看着下方,正好对上了散步的纪钧。

    纪钧微微一笑,在周重还没有说话之前便轻轻一踏,转身之间便来到了屋顶,身形诡异而又快的惊人。

    周重看着纪钧的身法,在惊诧之余也敬佩极了,除了青云门的周掌门,他还从未见人能够达到这个地步。

    其实每次执行任务之前,纪钧都会大睡一场,之后再大喝一场放松自己的身心,本来他打算散步之后一人回到房间尽情的独饮,如今看到有人带来美酒,又岂会放过?”

    纪钧盘膝而坐之后,对周重讲道:“你在此发愁,所为何事?”

    周重苦笑道:“呵呵,还不是因为小慧嘛?”

    纪钧点头,叹道:“也是,古往今来,多少豪杰都是为情所困,又为情所死!”

    周重看了看纪钧,道:“江湖传言你没有情感,又怎么多愁善感起来?”

    纪钧苦笑的说道:“是人都会有情感,只是我隐藏的深罢了,也或许说,在我做任务的时候,的确是没有情感的。须知,做我们这行,不能有情人,不能有朋友,否则就离死亡不远了。”

    周重点了点头,说道:“那的确是悲哀多了,一个人如果没有感情,那活着的意义又是什么?”

    纪钧这次却没有说话,他暗暗想:“是啊,自己每天就这样杀戮真的快乐吗?每天在这势力争斗之间仿若浮萍一般不断的飘摇真的开心吗?”

    周重仿佛觉得自己提到了他的伤心事,连忙把自己手中的酒递了过去,似是转移话题般的说道:“不知道暗帝是否有兴趣听我讲讲小慧的事情?”

    纪钧接过了美酒,道:“请说吧!”

    周重看着前方明亮的月,思绪仿佛回到了很久之前,嘴角微微上扬,接着又慢慢的说道:“小慧是一个非常好的女孩,从我九岁第一次见到她,我就喜欢上她了,不,那个时候应该算是好感吧。”

    说到这里,周重仿佛没有了悲伤,接着道:“随着我们俩的年龄越来越大,我就越来越不可自拔,直到我十二岁那一年,我暗自鼓起勇气,给她写了情书!”

    纪钧看着周重又渐渐悲伤的脸,也不去打断,有时认真的倾听岂非更是对人的尊重?

    周重喝了一大碗酒后,又开始说道:“可惜,当小慧看到我的情书之后,她断然的开始拒绝,到现在我还能依然记得那一刻我心碎的声音。”

    深吸口气之后,周重又开始说道:“从那之后,小慧也开始对我疏远了起来,但我并没有放弃,也不想去放弃,我虽然家世不好,但我会努力,我会用尽一辈子保护小慧给她幸福。”

    “从那以后,虽然小慧不肯见我,但是我却每天都坚持给她写一封情书。”

    “每天晚上,我都会痴痴的站在书桌之旁,右手执着一支笔,待到笔尖上的墨汁恰好平缓,将干未干,我都会奋笔疾书,为她下下一首情诗,托我的信鸽送去。”

    “直到今天,这仿佛已经成为了我的习惯,当乌云在明亮的光华下微微泛蓝,当窗外微红的桃花散着芳香,当清爽的夏风带来一阵阵的清凉,我都会想起那一个个夜晚,那一次次不眠夜。”

    看着目露痴情的周重,纪钧也泛起一阵无奈,所谓英雄难过美人关,可能并不是说女人的诱惑多大,更多的可能是情感对人心的折磨。

    纪钧虽然失去了白发尤姬之后便没有再遇到让自己心仪的女子,但是白发尤姬对他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举了举酒杯,一醉解千愁,虽然透露出了太多的无奈,但也是躲避现实的神酿。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纪钧和周重一边喝着佳酿,一边互相聊起天来,越喝越多,但是纪钧却迟迟没有醉意。

    “哈哈,酒逢知己千杯少,咱们再喝一杯!”周重笑道。

    纪钧看着眼前的周重红彤彤的脸,本来不想欺负他的酒量,但是耐不住周重一个劲的催纪钧,纪钧便打算小小教训他一番。

    论酒量,纪钧还没有怕过任何人,自从自己六岁的时候他便开始尝试喝酒,到现在已经喝了近十年的时间,酒对于他来说更像是一个老朋友。

    “起来,咱们再喝一杯!”

    看着躺在屋檐之上的周重,纪钧推了推他的肩膀,他们已经喝光了一大壶酒,纪钧又从自己的纳戒之中抽出了不少的好酒,最后又是喝个精光。

    酒似乎就是一个奇怪的东西,你越是想醉的时候,它就偏偏不让你醉,可是你越是想要逞强的时候,它就偏偏让你醉的厉害。

    看着已经躺在屋檐之上,迷迷糊糊的周重,纪钧得意的笑笑,不过虽然他现在还睁着眼睛,但是他也特别想睡。

    他的脑海很乱,酒可醉人,又可让人清醒通明,强者乱于情,纪钧自然也是因为情。

    睡梦之中,纪钧似乎又梦到了很多和自己有羁绊的女子,黑发尤姬,白发尤姬,赵宝宝,独孤小艺……

    想着和他们的一些经历,纪钧有时笑了,有时哭了,有时紧张的不行,有时又开心的不得了,到了最后,纪钧竟也在这迷迷糊糊中睡着了,最后连自己怎么回到房间的都忘于脑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