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1章 动荡

作者:方落欢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反套路系统一念永恒女配师叔修仙路莽荒纪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洪荒之太清问道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永恒剑帝最新章节!

    初入寒秋的天气,是寒冷的。但这种冷,并不像寒冬那般,冷的彻心扉。

    这时的纪钧在行走着,麻木的行走着,他现在烦躁极了,不说是感情之事,就是黑衣人,都足以头痛很久!

    昨日的巅峰对战,虽然对方尽力掩饰自己的武功路法,但纪钧也从蛛丝马迹之中推断出了黑衣人,必定是济北城五大势力之一的天音寺内一位高僧!

    他听闻天音寺的高僧注重休养生息,就连夜王在谈论天音寺的时候都不把他们作为势力纷争的一脉,可是为什么天音寺的人会出手?

    纪钧很难想明白,但是纪钧必须要去天音寺看看才能有新的线索,所以纪钧出了青云门之后,便风雨兼程的向着天音寺冲去。

    纪钧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既然确定了目标,便自然会风雨兼程。

    不久之后,时间已经到了晌午,晌午时的太阳没了往日的那么咄咄逼人,却是多了些轻柔。

    纪钧走进了一间客栈,叫了些饭菜开始吃食起来,近一个月的亚饥饿状态,让纪钧感觉现在的任何食物都美味极了。

    喝些小酒,纪钧心情开心极了,古人早就说过借酒消愁,这自然是有些道理,用酒麻醉自己的思想,也就不再深刻的感觉到那种撕裂心肺的痛。

    热闹的客栈,来往的众人总是人鱼混杂的,纪钧自然不会去关心这些市侩所聊得街头小事,自顾自的喝酒,吃饭。

    但突然之间,纪钧的看向门外的表情却变化了起来。

    这倒不是说纪钧看到了美女,而是他看到了两个和尚,本来看到和尚也没有什么,不过在他去天音寺的路上碰到了两个和尚,这倒是让他有了兴趣。

    一眼望去,这两人都长的清秀的很,从前门走进了这客栈,边走还在争吵着些什么,声音虽然不大,但恰好纪钧听力惊人,还听得到。

    纪钧自然认得这两人,左面微微胖些的是惠清,而右侧些的叫做惠明。

    这两个和尚都是当今少林年轻一代的绝顶高手,早些时间,纪钧也曾经在江湖青年排行榜争斗的时候见过他们。

    此时,这两人施施然的前行时,竟还不断的探索着佛法。

    惠清边走边问道:“我们为何走?”

    惠明答道:“我们未曾离开,何谓走?”

    惠清又问:“初始街头,今时街中,何谓不走?”

    惠明笑着答道:“我心于腹脏,一直如此,何曾动?”

    惠清这时皱着眉毛,暗自想到:“心不动,路途皆虚妄,这时不由的叹息道:“看来还是自己参悟的佛法不深啊,比之师兄,还差了一截!”

    惠明点了点头,说道:“佛法无边,我们都还差得远呢,既然路很长,那暂时的谁前谁后又有什么关系呢?”

    和尚的嘴是应该紧紧闭上的,但是他们却不一样,满满桌子的素菜也没有塞住他们的嘴,这虽然不是一个好习惯,但一顾的吃饭不是更无趣些呢?”

    吃了不久,惠清开始说道:“师兄,不知道方丈急招我们回去,有什么大事?”

    惠明这时眉头皱了皱,说道:“唉,方丈本来身体就不好,如今更是病危,恐怕……!”

    惠清急了,说道:“怎么可能呢,方丈虽然有伤,但他功参造化,那伤也早已经被他压制住了!”

    惠明叹道:“我也觉得这其中必有蹊跷,我们现在必须极力赶回去,要知道不到一个月下一届的济北城的盟主就要开始选举了,我们如果不能再选举之前解决此事,那定会与之无缘!”

    惠清点头,说道:“恩,师兄所言极是,我们快点吃饭吧!”

    在他们谈论的同时,纪钧现在已经走出了客栈,同时也买了一匹骏马,一支好鞍,快马加鞭,纪钧如今的速度达到了极限。

    刚才惠清惠明的谈话,纪钧自然是听到了,正是因为听到了,所以他生出了一种紧迫感,这其中必定有着一个天大的阴谋!

    方丈病危,济北城的盟主换届在即,神剑钥匙丢失,五大势力的纠缠!

    这一串串的迷雾后面到底有着什么,纪钧现在想不通,但他肯定的知道一点,那就是到了天音寺之后这个谜团一定会有新的突破。

    傍晚时分,纪钧已经到达了嵩山,接近了天音寺的大门。

    纪钧下马之后,立刻施展身法,登山而上,就以纪钧如此速度,与骏马无异,但就是如此快速的速度,也是一个多时辰才看到了天音寺那恢弘的殿宇。

    天音寺是帝都太极门的分支之一,自菩提达摩时东渡中士,二十八传至神僧迦叶,太极门才辈出,到了如今,已然是整个天风国六大势力之首。

    天音寺作为少林寺的分支之一,虽然只是分支,但是实力依旧很强。

    上次济北城济北盟主的选举虽选中少林,但方丈淡泊名利,这才转然让给了青云门!

    纪钧看此时已然天黑,便从后门偷偷入山,夜空之下纪钧的躲藏隐蔽的很,再加上他的轻功绝顶,一时竟没人发现纪钧的踪迹!

    天音寺之内,全部都是一阵祥和的气息,就仿佛没有了世外的争斗,就连纪钧这种为了杀戮而生的人,内心都平静了许多。

    前行不过几丈,便又看到了一座座塔,这都是得道高僧的埋骨之地,舍利子助人。纪钧抬头望着,不由得敬仰的多,双手合十,慢慢的享受着这宁静。

    不久之后,天音寺竟然出现了一阵骚动,纪钧难知道,必然是惠清惠明赶回来了,略微思考一阵,便直接施展身法,冲了过去!

    纪钧毕竟是初次来天音寺,对于内部的方位一无所知,而要想完成自己的任务,就务必找到那个黑衣人,或许跟着惠清惠明,会简单一些!

    纪钧想的的确不错,惠清惠明来到之后,便立马被带着前去方丈的禅室,禅室之内,经书林立,蒲团之上还有着被压的痕迹。

    床上,方丈躺在上方,气息微弱极了。

    惠清惠明走进去之后,看到师叔在此,略微行礼一番,便急忙来到了方丈的身旁。

    方丈的确是有暗疾,至于来自于何方,方丈从来不提,也没人知道。

    方丈看着来此的惠清惠明,点了点头,说道:“你们回来了!”

    惠清惠明点了点头,答道:“是的,不知道方丈您为何会突然暗疾发作?”

    方丈叹息一声,说道:“是病就总有发作的时候,虽然忍得了一时,也不能消除啊!”

    惠清惠明闻言皆是一阵伤心,方丈为人自然很好,他的病危就算是素未相识的纪钧都是一阵伤心,更何况他待惠清惠明就如同亲生父亲一般?”

    惠清惠明看着方丈的脸上有着些灰尘,鼻子都酸了起来,之后慢慢的打了一盆热水,替方丈做着擦拭,很缓慢却也很仔细。

    一旁的师叔此时也显然难过极了,看着惠清惠明如此乖巧听话,也不由的欣慰的点了点头。

    惠清惠清慢慢的擦拭着方丈的面颊,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竟然发现方丈曾经俊秀的面庞也变得苍老极了,难道说时间就是这样无情?”

    惠清惠明擦拭的很仔细,方丈也感觉到自己面颊,脚背,手臂都有着一阵阵的温热,从他那舒爽的表情也可以看得出他开心极了。

    然而,在楼上的纪钧却不是这样想。因为他竟然看到了方丈的手臂之上竟然有一道细长的暗伤,那伤口和自己所造成的伤一般无二。

    纪钧皱眉,莫非这天音寺的方丈是凶手?还是说他只是黑衣人而已?

    不久之后,惠清惠明擦拭完成之后,慢慢的和师叔一起退了出去,整个禅室之中,又慢慢的恢复了宁静。除了床上的方丈之外,就只有在窗粱之上的纪钧!

    纪钧现在焦虑极了,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应不应该下去,他隐隐知道那钥匙必然是在方丈的身上,但是他也知道自己这一下去,可能会引来天大的灾难。

    烛光在风中摇曳,有些要熄灭的迹象。

    纪钧最终咬牙,跳了下去,接近方丈的时候,纪钧看的更清楚了些,那迟暮一般的老人,此时已经奄奄一息,但是脸上却有着说不出的宁静。

    纪钧顿了顿,抱手说道:“在下纪钧,不知前辈手上的伤因何?”

    方丈听到有人说话,这才抬起了自己沉重的双眼,说道:“你就是暗帝吧,我手上有神剑的钥匙,你快快拿去,便离开吧!”

    纪钧惊讶极了,因为他发现方丈此时并不是用嘴来说话,这是腹语,纪钧此时再看,方丈手中竟然真的有一把小剑,那赫然就是神剑密室的钥匙。

    纪钧现在确定的很,方丈必然知道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焦急的询问着:“还请方丈把这事的来龙去脉告诉我!”

    方丈笑了笑,道:“缘起缘灭,万事皆有定数!之后便祥和的开始睡着了。”

    纪钧叹息,他知道方丈这一睡便不会再起来了,犹豫了下,纪钧迅速拿起方丈手中的钥匙之后,便快速的向外冲了出去!

    然而就在此时,整个天音寺之内,灯火通明极了,有一僧众突然大声叫道:“不好了,方丈被人害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