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9章 战夜王

作者:方落欢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反套路系统一念永恒女配师叔修仙路莽荒纪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洪荒之太清问道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永恒剑帝最新章节!

    夜王看着纪钧的到来,本来嚣张张狂的语气忽然一顿,接着亲切的说道:“无血,你不是要去隐居吗?你怎么来了?”

    纪钧看着眼前的夜王,深深的吸了口气,接着淡淡的说道:“这几十天,我在修炼之余,还想明白了一件事情!”

    夜王看着纪钧明亮的眼眸,忽然一顿,接着挑了挑眉说道:“哦,不知道你想明白了什么事情?”

    纪钧有些沉痛,但还是说了出来,道:“我想明白了你的身份,你就是当初的那一个黑衣人,楼畔的黑衣人!”

    众人皆是不解,此时就连夜王也笑了,说道:“你在开什么玩笑,黑衣人是谁,我和他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纪钧笑了笑,似乎他也知道夜王不会承认,这本是人最本能的反应,想了想,纪钧之后慢慢的解释道:“你之所以让我去抢夺神剑,目的并不是说要那柄剑,而是想要我破坏神剑山庄和青云门的联合,因为你知道,如果他们联合,武盟的选拔你必定不占优势!”

    “可是你没有想到,李小花竟然会把我和周若慧困在一起,本来我也不理解为什么李小花明明可以杀了周若慧,为什么非要让她和我困在山谷?“

    纪钧说到这里,看了看一旁的李小花,接着说道:“其实她的目的一直都不是周若慧的性命,而是我,她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让我爱上周若慧,或者是,让周若慧爱上我。“

    深吸口气,几句吗看向夜王,接着说道:“其实对于这一点,你比我看的更清楚,所以你也知道李小花的目的只不过是导致我开始动情,你知道,我不能动情,动情之后的我,便不再是一个杀人工具,而是一个人!”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你去抓住了若慧,想要毁了我,因为你本来就是那种得不到便要毁了的人,但是你没有想到,我的功力达到了凝真境后期的境界,不施展剑意的情况之下,你一时之间也奈何不得,但我必须死!”

    “为了让我死你可算是费劲了心机,你在和我战斗的时候,在最后时刻你直接暴露出一招大力金刚掌,这一招本来就是天音寺的招牌武技,所以你知道我为了找寻神剑钥匙必须会去天音寺一趟。“

    夜王听到纪钧分析到这里,忽然拍了拍自己的手掌,虽然他一直觉得纪钧实力不凡但是心机还是太浅,但是现在他不得不佩服纪钧的推理能力。

    “虽然我不知道天音寺的圆通和你有什么关系,但是有一点我可以确定,就是你们两个人绝对有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也就是因为这个秘密,所以圆通肯为你办事。“

    纪钧说到这里,看着夜王接着又道:“正如我之前所说,等我到了少林,圆通抱元境前期巅峰的实力自然察觉得到,所以他完全有机会陷害我,甚至是扼杀我!当然,方丈的死我不知道真正的死因,但是觉得和圆通有一定的关系!”

    “最后你见我无心追逐武林势力,所以打算暂时先放过我,把我困在血剑池内,因为你不想再费力对付我,武盟选举将至,你必须准备充分,马虎不得。”

    夜王此刻却笑了笑,道:“解释的不错,而且还很合理,我没有想到你竟然能够从血剑池之内逃离出来,不过现在你来了倒也无妨,你是我造就的,所以也应该由我来毁灭掉。“

    纪钧看着眼前的夜王,深吸口气,虽然他自己也知道自己是不是夜王的对手,但是现在这个时候他也不得不现身,否则就是让他们死在这里。

    “唉。“

    若是说这济北城中纪钧最不想和谁为敌,夜王必定算得上首屈一指,看着眼前相处过数月的夜王,纪钧身上竟然有一股股寒意。

    夜王终究是夜王,虽然有些略微的失态,但还是反应了过来,但是神情却变得冷了下来,丝毫没有了之前的亲切!

    “来吧,让我看看你现在的实力!“

    纪钧听到夜王的腹语,眼中没有一丝惧怕之意,甚至还有一股强烈的战意!

    “砰砰砰!“

    暗雷九闪直接施展而出,虽然还是当初的那种功法,但是现在在纪钧领悟剑意之后的心境来施展,却是多了一种灵性。

    夜王看着身体竟然慢慢扭曲起来的纪钧,眼神中自然也多了一股凝重之意,他穿着盔甲,他的手上没有武器,因为他身上每一处地方都是武器!

    “铛铛铛!“

    简单的碰撞,真正的夜王战斗纪钧才知道了夜王的实力,一身抱元境中期的修为莫说是在这简单的二流势力之中,就算是在一流势力铁剑门之内都算得上拔尖的战力。

    纪钧和夜王简单的对招之后,直接后退了起来,虽然刚才只是简单的剑拳相交,但是他们两个人完全感受得到对方身上的实力。

    他们都没有绝对的把握战胜对方。

    寒冷,寂寞的气氛忽然凝聚了起来,七十二泉之上,忽然有风吹来,吹的落叶缤纷而下,枫叶红似火。

    纪钧和夜王互相看着对方都没有动,他们都在等着实力恢复最巅峰的时刻!

    他们当他们气息不再紊乱的时候,他们都已经开始出手了,几乎是同一时间!

    纪钧的拔剑速度很快,快的惊人,就连是当今的绝顶高手都难以看得清,就仿佛是闪电一般!

    夜王根本就没有兵器,他也不需要兵器,浑身的盔甲早就把他全身护的结结实实!

    就在这一瞬间,他们就已经对轰了数十招,每一招的威力的大得惊人,若是有一块千斤的巨石,此刻必定已经粉碎!

    高手对招,看的就是破绽,因为他们的招式本来就没有破绽,所以只有从操纵招式的人身上找破绽,所以一个疏忽,就是死!

    此时纪钧和夜王的大势都已经是施展出来,夜王的实力毕竟惊人,剑意的境界也略胜纪钧一筹,隐隐有些压制!

    夜王看着纪钧手中的剑,瞳孔都缩了起来,他又何尝看不出来,纪钧如今的剑术自然更强大了些。不过夜王对纪钧有如此感觉,纪钧对夜王又何尝不是?

    虽然曾经与夜王战斗过不少次数,但每一次夜王总是有所顾忌,未曾使出全力,而全力状态的夜王,着实惊人极了!

    战斗还没有停息,周围的枫叶已经碎了一地!

    夜王此时终于也终止了试探,使出了自己的得意绝招——大力金刚掌!

    大力金刚掌乃是天音寺的正宗绝学之一,方丈练了二十年已经大白天下无敌手,一生而未曾有一败,殊不知,夜王练习的时间更长,足有二十三年!

    拳还未至,纪钧就已经感受到了那股浩浩荡荡的阳刚之力!

    这绝对是玄阶顶级的功法,纵然现在已经是抱元境的纪钧都没有绝对的把握挡住这一招,深吸口气纪钧打算倒退躲避。

    “什么!“

    就在就能准备躲避的时候,忽然间,他感受到了夜王施展的长剑!

    没有施展剑术的夜王已经压着纪钧在打,那么施展了剑术的夜王呢?

    显然,夜王现在已经对了纪钧动出了自己的杀招,现在纪钧前方有着夜王的拳头,而自己的身后却是夜王真气操纵的飞剑!

    看着周围的这一切,纪钧叹了一口气,他知道现在如果他不使出那一招,自己一定会身陨的。所以纪钧还是打算使出了那一招,因为这一招纪钧从来都没有用过,所以纪钧自己也不知道这一剑的威力!

    “无血,今日你败在我的剑下也不算辱没了你的天资,这天风国能逼得我用剑的人还没有多少!“

    就在纪钧沉思的时候,忽然夜王冷冽的声音在他的耳边想起,纪钧皱紧眉头,忽然间他直接施展了那一杀戮剑招!

    这杀戮剑招正是羊皮古卷之中所记载的一招,在修行的时候纪钧虽然可以把剑招完全模仿出来,但是他却一直觉得自己少了一些什么。

    但是当他自己领悟出了杀戮剑意之后,他才清楚的明白自己是少了什么。

    其实武技之所以可以发挥出超过武者的威力主要是因为它其中的招式之内隐藏着天地之间的奥妙,就比如黄阶武技隐隐有些大势的意境。

    与此相同的是,玄阶武技有点剑意的味道,地阶武技有着奥义的味道。

    纵然武技可以让人发挥远超自己的力量,但是拥有大势境界的武者最多可以学会玄阶武技,却是无法领会地阶武学。

    所以当纪钧领会剑意之后,他才知道自己不能学会这招武技的原因就是因为自己的境界达不到要求,而这招剑技,其实严格的说更像是一种秘术。

    施展了之后,会让自己在三天之内无法运转真气。

    但是在这个时候,纪钧似乎没有选择,所以纪钧只能施展这个杀戮剑招,而当纪钧使出这一招的时候,夜王满眼都被深深的恐惧弥漫。

    那是来自于心底的恐惧,纪钧当然明白,因为他曾经经历过,所以当纪钧看到夜王身体停滞的时候,纪钧已经知道夜王必死无疑了!

    纪钧此剑一出,那就必然收不回了,若是收回,那必然死的是自己,纪钧现在自然还不想死,所以死的只能是夜王。

    “啊 !这是什么剑招!“

    夜 王得意的语气忽然凝固了起来,转而代替的是一种惊诧,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明明已经快要成功了,为什么会被恐惧的感觉弥漫着!

    “不!不!我不能死!我死了你也不能活着!“

    在夜王快要被长剑刺穿自己双眼的时候,夜王竟忽然放弃了抵抗,直接双手合一念起了噬心咒!

    显然,夜王这是打算和纪钧同归于尽!

    “砰砰!“

    纪钧虽然现在有心阻挡夜王念噬心咒,但是纪钧心中也明白现在自己的身体根本不是自己能够控制得了的,所以纪钧只能将自己的无血剑刺入夜王的身体之内。

    “噗噗!“

    一剑刺入夜王的身体之内,纪钧浑身的力量似乎被这一剑抽干,只能瘫倒在地上,难以动弹。

    众人看着倒下的两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是好。

    周若慧将纪钧扶起,很是关切的问起纪钧的情况,纪钧看着身边如花的美人,只能苦涩的笑笑。

    而与此同时,谢川枫直接走到了夜王的身边,直接把他的头盔拿下来,他太想知道夜王的真面目了,所以他想看看夜王到底是何许人也!

    头盔拿下之后,谢川枫微微舒口气,他现在确定夜王确实是已经死了,那露出的面容赫然是一名四十多岁的老者,他的呼吸与心跳都已经停止,就连身体也已经慢慢的冰冷起来!

    纪钧费力睁开了自己沉重的双眼,透过谢川枫的身影看着倒在地上的冰冷的面庞,忽然间,他的瞳孔陡然睁大,他陡然发现这死去的人竟然是左护法。

    “那夜王呢?“

    忽然间,在纪钧脑海之中忽然有一个极度恐怖的想法产生了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